黑白龙狼传 第三集 南宫现踪

【地部总部】
(月牙岚与真田隆三率众攻打地部,地部伤亡惨重)
(正当月牙岚挥剑欲杀赵将军之时,雪山银燕与剑无极及时赶回救下赵将军一命)
云十方:银燕、剑义士,你们终于回来啰!
雪山银燕: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云十方:看来,是地部总门的结界被破坏啰!
剑无极:喔。
月牙岚:雪山银燕,第四回合!这次,我绝对要取你的性命!
雪山银燕:废话少说,来吧!
(雪山银燕与月牙岚对峙,剑无极将目光投向了月牙岚后面的真田隆三,真田隆三亦注意着剑无极)
真田隆三:<嗯,高手!>
剑无极:<喔,有趣味!>
雪山银燕:云前辈,请你与赵将军先带大家撤退吧!
云十方:嗯,银燕,你们千万小心!
雪山银燕:嗯,我们会的!(云十方与赵将军等人离开)
剑无极:敌友,看戏精神要轻松,要放松,心情才会茫!
真田隆三:喔?
剑无极:免怀疑,与你同样,站高山看马相踢!
真田隆三:哼!
剑无极:敌友啊,嘻嘻哈哈比较不会伤肝啊!
真田隆三:既是敌,就非友!
剑无极:嗯?陪你看戏甘(难道)不是戏友吗?
真田隆三:呵呵呵……凭你?
剑无极:唉呦,零下五度的三分笑,真是会让人不自觉颤抖!
真田隆三:自知之明就好!
剑无极:再送你七分,叠做十分如何?
真田隆三:实力如何,一试便知!
剑无极:可惜啊……
真田隆三:胆怯了吗?
剑无极:胆是在在,只不过……
真田隆三:怎样呢?
剑无极:这场的主戏不是你跟我,想表现,你只要记得命留着,就有机会!
真田隆三:喔!
(月牙岚与银燕对峙中,双方拔剑)
剑无极:喔,出招了!
月牙岚:喝!
[急于抢下先机的月牙岚快速出雪山银燕则是以静制动,冷然面对,瞬间,气流笼罩四周。只见两人的身影数度交错又分开。]
剑无极:唉呀,这个笨师弟,气在前、意在后啊,出现了零点空三秒的时差!
真田隆三:你若插手,命休!
剑无极:哎呀,我有讲我要插手吗?我只是爱讲话而已。再讲,一开始咱们不就讲好啰,看戏啊!
真田隆三:那就记住,否则!
剑无极:唉呦,看戏就要入戏!若无,演戏的人会没力哦!
真田隆三:你看出什么?
剑无极:这个尖耳朵的招式是不凡啦,只不过,气较浮一点!
真田隆三:你应该知道观战的原则!
剑无极:喂喂喂,我只是盘中讲盘,不负责任啊!
真田隆三:明白就好!
月牙岚:可恶!
雪山银燕:月牙岚,希望你记得早前的承诺!
月牙岚:哼!雪山银燕,等你有本事胜出,再讲吧!像你这样只是防守没有用!能有如何的结果呢?
雪山银燕:没错!赫!
[夜色之中,只见一道道的寒光闪耀不停杀气无声,剑影飞梭旋转!身为杜门队长的月牙岚在真田隆三的注视之下,犹如芒刺在背!]
月牙岚:可恶,死来!
真田隆三:形上之剑,幻化无穷,差之毫厘,败之千里!
剑无极:漂亮喔!这以意驭剑,若是能忘招,就更加出神入化啰!
真田隆三:有程度!
剑无极:哈,你也不差!哈哈。
真田隆三:你笑什么?
剑无极:欢喜啊,欢喜你跟我一样入戏了!同齐评论,哎呀,实在有趣味!
真田隆三:我与你不同!
剑无极:我知道,我知道!你站一边,我站一边嘛!看有,看有啊!
真田隆三:你为何出现在此?
剑无极:唉呦,这个所在也没贴告示,说闲人不能进来?我欢喜就来了!说实在的,那个尖耳的,在你的压力之下有这样的演出,真正有你们东瀛忍者的水准喔!
真田隆三:生存没他法,惟有是胜出!
剑无极:这虽是极端之论,但是也是道理之一!
真田隆三:你们,是何关系?
剑无极:简单讲,有关系就是没关系;没关系就是有关系啊!
真田隆三:哼!
剑无极:敌友啊,你又忘记啰!嘻嘻哈哈比较不会伤肝啊!
真田隆三:戏完再了结!
剑无极:那就要看这出戏怎样演喽!

【西剑流】
蓝衣队长:依你看,月牙岚是不是会被废掉?
白衣队长:也许立了大功!
蓝衣队长:喔?
白衣队长: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是有可能翻盘。
蓝衣队长:他是不是能走出他大哥的保护就在此役。
白衣队长:为争一口气,他绝对会全力以赴。
蓝衣队长:讲真心话,身为休门的你,乐见吗?
白衣队长:诫灵鞭的滋味非我喜爱。
蓝衣队长:我就知,真心话难出你口!
白衣队长:注意你的言语!
蓝衣队长:想不到你的反应如此的强硬。
白衣队长:而你这般的试探又是如何?
蓝衣队长:嗯……
(风中忽然传来军师的笑声)
军师:哼哼哼……有时间争论,不如多一分了解敌人!
蓝衣队长:属下知错!
白衣队长:请军师恕罪!
军师:哼哼哼……还不各司其职。去吧。
蓝衣对峙:是!(离开)
白衣队长:是!(离开)

【地部总部】
(银燕与月牙岚的战斗越演愈烈,真田隆三身边的忍者们有了动作)
众忍者:助学长,杀!
(众忍者冲上前去欲帮月牙岚,被月牙岚横剑拦住)
月牙岚:别妨碍我!
众忍者:是!(退下)
真田隆三:呵呵呵……
(月牙岚回忆:
军师:若无法取胜,你可以使用灵属之器。不过,如果失败,后果自知!
月牙岚:请军师放心,属下绝对不负军师的期望!一定将功赎罪!
军师:呵呵呵……机会掌握在你的手中!
月牙岚:是!多谢军师。
军师:这个任务是你自己请命,拿出成绩来吧!
月牙岚:是!)
月牙岚:受死吧!
雪山银燕:有何绝招,尽管展来!
月牙岚:雪山银燕,取你之命就在瞬间!赫!(运用溘钨斯悬空上升)
[准胜不准败的月牙岚,为了保住地位,必取雪山银燕之命!
他集中心力,灵化出灵属之器——旋风刃!旋风刃在夜色之中发出特异光芒!刹那间,旋风刃以着疾快之速直向雪山银燕而去!雪山银燕命在顷刻之间!就在这个同时……]
(幽灵马车载着黑白郎君来冲入现场)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哈哈哈……
(旋风刃击中雪山银燕,雪山银燕受伤流血)
月牙岚:哼!再一招了结你的性命!赫!
(旋风刃再次出击,直指雪山银燕,就在银燕命顷之时,幽灵马车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而过,并挡下了月牙岚的攻击)
月牙岚:啊?
真田隆三:<嗯?怎有可能?溘钨斯聚集成形的马车?>
剑无极:哎呀呀呀,真是一场的好戏啊!
月牙岚:赫,混蛋!(再次攻击雪山银燕)
真田隆三:任务转变!
(真田隆三挥手示意,众忍者杀上阵去。真田隆三却化光向幽灵马车的方向追去。月牙岚见状,亦放弃与雪山银燕的战局,化光追去)
[奉令灭绝地教总部的众忍者,使出连环战阵,地教门徒非是对手,一一败阵负伤了!危急、危急、危急,精疲力尽的雪山银燕打得力不从心,云十方、赵将军,面对忍者连绵不尽的攻势,也渐露疲态了,就在危急之时……]
剑无极:哎呀,一场戏演这么久,真正是令人不耐!站到脚酸兼嘴干!(握剑,摆出攻势)来哦!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
(剑无极剑式急出,瞬间杀死所有忍者)
云十方:多谢剑义士。
赵将军:哇,好厉害的剑招啊!
剑无极:没啥没啥,速战速决而已啊!
云十方:这瞬间杀敌的剑招是……
剑无极:哎呦,这招叫做——咻,咻,咻咻咻!那只听这个效果,就知道很厉害就对了!
赵将军:呃,这……
剑无极:我看,这个地点已经曝光,要有行动哦!
云十方:事不延迟,速迁移到第二分部!
地部门徒:是!(众人离去)

【荒野】
(真田隆三与月牙岚急追幽灵马车。突然幽灵马车消失在一片月光之中,徒留黑白郎君笑声)
黑白郎君:哈哈哈……(消失)
月牙岚:什么?
真田隆三:这……
月牙岚:接下来呢?
真田隆三:报告!(两人离开)

【某村落】
[一个不与尘世相争的村落,隐匿在罕有人烟所至的所在。非虚幻、非幻影,孩童天真的笑声就在这个世外桃源响起了……]
孩童一:哈哈,抓不到,你抓不到啦!
孩童二:我抓到你,就换你做鬼啰!
孩童三:哈哈哈……
[就在孩童嬉闹之时,忽然间,山动地摇……]
孩童二:啊,地震!啊……
孩童三:走啊,走啊!
(大石滚滚,树木尽折,尘烟飞扬。众孩童抱头躲避)
黑滤滤:危险!
(黑滤滤飞身相拦,将乱飞的大石、树枝踢飞。众孩童一见,竞相跑来,黑滤滤将孩子护在怀里)
黑滤滤:免惊,免惊!你们大家都免惊!
孩童三:黑滤滤啊!
黑滤滤:(抚摸着孩童)没事了!
孩童二:啊,黑滤滤啊,刚才啊,很吓人耶!好在,有黑滤滤你,保护我们!
黑滤滤:呵呵呵,我,送你们回家!大家免惊哦!走,一起走!
(黑滤滤正欲与孩童们回村里,突然,天空中射来一道黑影直中黑滤滤眉心)
黑滤滤:啊!呃……呃……(黑气笼罩,黑滤滤不支倒地。众孩童心慌不已)
孩童三:啊,黑滤滤啊,你快点站起来,你站起来啊!
孩童四:啊!黑滤滤,昏过去了!我们快去找人来救黑滤滤!
孩童二:啊,这个……我跟小宝去,你们留在这保护黑滤滤,喔!
孩童四:好,你们快去!(两孩童结伴而去)
孩童一:哇,黑滤滤会有事情吗?
孩童四:不会有事情啦!黑滤滤啊,他很强壮啊!

【西剑流·神唤大殿】
(军师正在等待中。月牙岚与真田隆三进入回报)
月牙岚:参见军师!
真田隆三:参见军师!
军师: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是!
军师:你说,月牙岚的任务办得如何?
月牙岚:禀军师,请让属下自己回报!
军师:哈哈哈……月牙岚,我的话,你听不清楚吗?
月牙岚:啊,属下……
军师:该谁报告就谁报告!
月牙岚:是,军师!
真田隆三:禀军师,地部总门结界果真就如千鸟胜回报一样,就在朗新村东方五十里的树林之中。月牙岚一进入就阻挡其他忍者出招,他要单独与雪山银燕一分高下!
军师:哦,单独一人,要将地部总门扫平,如何呢?
真田隆三:战得难分难解!
军师:难分难解?这是雪山银燕不弱,或者,有人令人失望!
真田隆三:禀军师,属下听见,这是他们第四次的对决!
军师:经过三次还是未分出胜负,这就……
(月牙岚心惊,欲言,却还是无语)
军师:想辩解吗?
月牙岚:是,军师!
军师:好,就让你自己说明吧!
月牙岚:多谢军师!
军师:讲吧!
月牙岚:是!过去之事,属下不辩解。关于这次的任务,属下谨记军师的提醒,以取胜为第一目标。
军师:所以,你使出灵属之器。
月牙岚:旋风刃!
军师:结果呢?
月牙岚:气势万钧!
军师:人有解决吗?
月牙岚:这……
军师:呵呵呵……发生变化吗?
月牙岚:就在属下即将取下雪山银燕性命之际,被一台疾奔而至的马车破坏!
(月牙岚向军师回忆起当时之景)
军师:真田隆三,属实吗?
真田隆三:禀军师,惊异的是那台马车竟然是溘钨斯而形成的!
军师:那台马车,与你们为敌吗?
真田隆三:这……
月牙岚:禀军师,无法分辨。
军师:怎样说呢?
月牙岚:属下两人为了解马车的真相,即刻向前追去。想不到追至半途,马车忽然间凭空消失。
军师:哦,这奇妙。真如你们所言,我会如实向祭司禀报。不过,月牙岚,你自己讲,任务有完成吗?
月牙岚:属下该死!
军师:所以,结论就是失败!使用灵属之器,失败,回来,必须再受一鞭!
月牙岚:军师,属下愿领罪!
军师:嗯,领罪吧!赫!(语毕,即长鞭在手,无情打向月牙岚。月牙岚再受犹如烈火焚烧般的诫灵鞭,痛苦难当)
月牙岚:啊……啊!啊……
军师:(收鞭)好,本师看在你有承担责任之下,就让你继续保有八门队长之一的资格。
月牙岚:(痛苦)啊,多、多谢军师!
军师:你们都起来吧!”
月牙岚:啊,是!军师。(起身)
真田隆三:是!(起身)
军师:既然你们两人都去追查马车的下落,就不知道地部总门发生的变化。我奉祭司之令,向你们转达。
真田隆三:请军师转达。
军师:出任务的忍者全被一人杀害!
真田隆三:啊?什么?
月牙岚:不可能,不可能!那个臭小子不可能有这种的战力!
军师:月牙岚,你的眼界实在是太小了!
月牙岚:啊?军师。
军师:事实摆在眼前,你们仔细看来。
(幻灵眼将所收信息展开,正是剑无极一剑无敌之景)
真田隆三:啊?无极剑法!
月牙岚:无极剑法?
军师:没错,就是无极剑法!这个人是目标。月牙岚,打开你的眼界,现场只有一个雪山银燕吗?
月牙岚:是,属下谨记在心!
军师:真田隆三,你需要好好思考。
真田隆三:是!
军师:退下吧!
月牙岚:是!
真田隆三:是!(两人退下)

【树林】
脚仔王:唉……啊……呜呜……唉……
(脚仔王不停的唉声叹气,燕驼龙一个爆栗奉上)
脚仔王:(倒地)哎呦喂啊!
燕驼龙:(偷笑)嘿嘿嘿……哟,这个姿势和那个昆哥有拼喔!
脚仔王:(艰难起身)哼!不然是怎样?你突然打我一下,这很痛呢!
燕驼龙:诶,本博士打你算刚好而已。一路上啊,在那边唉来唉去,唉到我都烦起来啰!
脚仔王:烦啊?中毒的人又不是你呀,你当然也不烦!人家,我可是怕得要死呢!(燕驼龙一个爆栗又下)哎呦喂啊!
燕驼龙:哼,吓你个大头啦!下毒的人是本博士呢,要解药随时都有,你是在怕什么意思的啊!
脚仔王:对、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啊?
燕驼龙:以你的智商看起来,没想到也是很正常的啊!
脚仔王:嘿,(粘上去)大仔啊……
燕驼龙:(踢开)闪啦!
脚仔王:哎呦喂啊!
燕驼龙:赫,本博士是什么时候变你的大仔啊?
脚仔王:你,一直是我脚仔王心目中的大仔啊!
燕驼龙:诶,不是那个青面鸟头人嘎?
脚仔王:谁?谁啊!是谁这么大胆,敢说我大仔是青面鸟头人啊?
(燕驼龙不语,直直盯着脚仔王)
脚仔王:诶,不要这样啦,大仔!那是小的我一时糊涂乱讲的啦,大仔啊!
燕驼龙:啊,好啰,好啰!本博士啊,也没这个闲工夫和你计较这些啦!那!(取出一粒药丸)这有三分之一的解药,快吃一吃!我们赶紧赶路,好找出这个小空的下落啊!
脚仔王:(高兴吃下)yes,sir
(燕驼龙继续向前赶路,脚仔王左思右想,停留路上)
脚仔王:唉!
燕驼龙:啊不然解药都给你三分之一啰,是又怎么了?
脚仔王:嘿嘿,没啰!大仔,我只是有一些疑问想不通而已啊。
燕驼龙:是什么疑问啊?
脚仔王:啊就是,有关这个东瀛西剑流啊,以及史艳文的大事啊!
燕驼龙:也对啦,像你这种道行那么浅的浅角,不知道也是很正常啊!其实啦,这些事情若是不说,也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啊!
脚仔王:就是说啊!
燕驼龙:好啦好啦!我就慢慢解释给你听吧!
脚仔王:多谢大仔!
燕驼龙:嗯,我看,我就先从史艳文他们一家人的事情讲起吧!
脚仔王:这好,这好!我来去搬椅子剥土豆!等一下!
燕驼龙:嗯哼!不然你是把你大仔当作是天桥下在说故事的是不是啊?
脚仔王:没啦,没啦!我绝对没这个意思是!
燕驼龙:没就好!乖乖给我站着听!
脚仔王:yes,sir!
燕驼龙:啊,讲到史艳文啊,他算是本博士这一生的挚友,也就是阮麻吉啦!他们一家人实在是真可怜!史艳文,一生为国尽忠,但是却被奸人所害,弄得家庭流离失散。大儿子俏如来,为替其父赎罪而遁入空门修行。这第二个儿子小空,不但从小就得到这个绝世怪病——巨骨症,还因为吃药控制病症,而变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小孩;然后,还被大阴谋家八足原人以及丑孔明所利用,害他与自己的亲小弟雪山银燕互相残杀。差一点就变成逆天伦的悲惨事件!而最小的小妹鹰女,也因为自小就失散而被鹰王抚养长大。后来,又发生西剑流与东剑道为抢夺魔之甲而进军中原的事情,使得身患巨骨症的小空又再度被卷入风波之中,最后,幸的大哥俏如来再渡红尘化解了小空以及银燕之间的心结,并与小妹鹰女,四人联手组织了八足原人的野心!也将东瀛西剑流赶出中原!
脚仔王:诶诶,大仔,等一下。
燕驼龙:怎样?
脚仔王:既然这个西剑流已经被赶出中原啰,那为何现在……
燕驼龙:唉,你这个脚仔王想要三两下就从我这打听到珍贵的线索,哼!吃卡坏嘞啦!西剑流这部分啊,等你大仔我若是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讲给你听啦!现在,走啦!
脚仔王:吽,很吝啬嘞!
燕驼龙:怎样?
脚仔王:OK,NO PROBLEM!
燕驼龙:哎呦,你以为只有你会说英文吗?LET’S GO!
脚仔王:yes,sir!
(脚仔王兴冲冲的在前走,燕驼龙缓缓跟在后面)

【荒野】
剑无极:喂喂喂,到底有什么事情,在我喝酒喝到正爽的时候,叫我出来这吹风啊?(雪山银燕不语)啊不然你是给我装疯子,是吗?
雪山银燕:啊!我……
剑无极:呿,讲个话也在那龟龟毛毛、拖拖拉拉,真是不够爽快!(欲走)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停下)嗯?
雪山银燕:我,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剑无极:喔,真难得啊!今天我的心情算不错,来来来,有什么问题随你问啊!
雪山银燕:那日,在地部总门替云前辈疗伤之时,你所提起的八门队长到底是什么?
剑无极:啊?我是听对还是听不对啊!你到现在连什么是八门队长都不知道?师父教你这么久都没很你讲吗?
(雪山银燕摇头)
剑无极:不会吧?师父未必然也太过懒惰了吧,连这些事情都没跟你讲!这……呀,真是让我不爽啊!唉,算啰算啰!这个师父若是没懒惰就不像师父了。好吧,我就简单跟你讲一下。
雪山银燕:多谢你!
剑无极:八门分别为休门、伤门、生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这八门啊,乃是西剑流的祭司利用你们中原自古相传的奇门遁甲之中的八卦八个方位所设立。我想啊,应该就与设在你们中原这个超大结界有所关系。而八门的队长各自拥有不同之属性。比如,对上云十方的景门队长千鸟胜,他的属性就是火;而与你对上数次的杜门队长月牙岚,他的属性乃是风。这样你了解吗?
雪山银燕:那,祭司又为何要在中原设下结界?又为何要捉走小空呢?
剑无极:这嘛……
雪山银燕:(抓住剑无极的手不停的晃)到底是为什么呢?快说,快说啊!
剑无极:好啰,好啰!再摇下去,我酒还没吐,马上被你摇到吐啰!
雪山银燕:喔,真不住,真不住啊!
剑无极:唉呀,每次只要有事情是关系到你的二哥小空,你就失去控制。讲也讲不听,真是使人厌烦啊!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好啰,好啰!不要在那我,我……老实讲啊,师父也没向我说明,为何祭司要这样做,又为何要捉走你的二哥小空。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好啰,好啰!我知道的都跟你讲啰!走,换你陪我进去喝一杯,如何啊?
雪山银燕:对不住,我想要一人静一下。
剑无极:呿,又来了!算啰,算啰!来,记一下!
雪山银燕:记什么呢?
剑无极:零捌零零—柒捌捌—玖玖伍。
雪山银燕:这是什么?
剑无极:朝廷飞鸽传书的编号啊!啊不然你当做是门牌啊!
雪山银燕:飞鸽传书的编号?
剑无极:这个编号的飞鸽,就是专门飞自杀防治中心而已,而且是免钱的啊!
雪山银燕:自杀防治中心?
剑无极:我是看你这样愁眉苦脸,怕你等一下想不开去自杀!所以啊,给你这只飞鸽传书的编号。你若是想不开,就传过去,让朝廷的人来安慰你,而且他们是个别服务,绝对不会外传啊!这样我也省事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我要来去喝酒啰!哈哈哈……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心情闷,很爱困。酒斟满,陪我饮!(离开)

【西剑流】
真田隆三:<那个人,竟然会无极剑法,而且竟然如此的高段,在瞬间杀掉所有的忍者。他到底是谁?他与雪山银燕的关系又是什么?看他的模样,与雪山银燕有别!可是,他竟然出手帮助。这……嗯?>嗯?(感觉有人靠近,回头)
蓝衣队长:反应不差!
真田隆三:有事吗?
蓝衣队长:想跟你打探无极剑法。
真田隆三:所知有限,无可奉告!
蓝衣队长:你!
真田隆三:伤门如果领受调查无极剑法的任务,真田隆三就将其告知。
蓝衣队长:枉我将你当做朋友!
真田隆三:朋友无私情!
蓝衣队长:讲得真好!听说出任务之时,出现了神秘的马车?
真田隆三:没错!由溘钨斯所形成的。
蓝衣队长:嗯……神秘的马车就是,幽灵马车吧?幽灵马车乃是黑白郎君的座骑。
真田隆三:幽灵马车吗?疑问的是,在追逐的中间竟然消失之。
蓝衣队长:哦?
真田隆三:嗯,真是令人费解!
蓝衣队长:想不到,传闻五年前已爆发身亡的黑白郎君竟然又出现影迹。
真田隆三:哼!如果他敢与东瀛为敌,就是敌人!
蓝衣队长:静观其变吧!
真田隆三:对了,伤门的,你应该知晓,那个月牙岚队长的资格没被废。
蓝衣队长:哈哈哈……这次算他好运!

【西剑流·灵唤大殿】
军师:(走入)未知祭司,有何指示?
祭司:第一件事情,保持警戒;第二件事情,必须彻查!
军师:禀祭司,跟在雪山银燕背后的幻灵眼失去音讯喽!
祭司:被剑气破坏了。
军师:剑气?
祭司:无极剑气。
军师:这个人与雪山银燕有关。
祭司:只要出手就有线索!
军师:属下晓得。
祭司:该进行的就进行。速度就是时间。
军师:是,祭司!(祭司挥手示意)属下告退!(离开)

【荒野】
(银燕对着小空的衣服回忆起兄弟三人血亲相认的过程)
雪山银燕:啊,小空……小空到底被西剑流抓去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先说尸体?到底小空受到什么种的折磨?一口气……他说只剩一口气!嗯!赫!
(燕子剑旋飞出鞘,在大石之上刻出“空”字)
雪山银燕:啊……找不到二哥,我如何面对大哥呢?
剑无极:(走入)哎呀呀,又在这想不开了!
雪山银燕:又是你!
剑无极:哦,哦,哦……没叫师兄就算了,还没大没小!(看到石之上的“空”字)嗯?这个字……写的又急又狠,充满着不安,又略带恨意的情绪……这个“空”字,不是应该离妄想、离妄念吗?
雪山银燕:这个空字,指的是我的二哥!
剑无极:啊?想不到你这个火爆浪子与你的兄哥感情这么深啊!
雪山银燕:之前,他们就利用二哥的巨骨症,想办法要让他穿上魔之甲。这一次,不知道又有什么阴谋喽!
剑无极:哎呀,没阴谋才奇怪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希望你能助我救二哥!
剑无极:我跟他也没交情啊?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去救他呢?
雪山银燕:这……请你看在咱们同门之谊的份上。
剑无极:哦……这个时候,我们就变成了同门之谊啰!我想看看啊!(做沉思状,偷偷观察雪山银燕)我记得师父没交代这项任务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哎呀,我知道你心急如焚。我方才讲过啰,先放开,再去想,想法就会不同。危险不在一时片刻啦!你若跳的开,心情就会清啰!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银燕,你可记得,你我学武的过程吗?
(剑无极回忆:
师父:无极,你的个性,太好强!导致你出剑总是气太甚。你可知晓练武之人,如果他先天的条件不是上乘,就必须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为师讲的剑法,你除了记住之外,最重要的是,要让你的心与剑,心剑合一!你明白吗?
剑无极:师父凭什么讲我先天的条件比不上雪山银燕!他入师门比我慢,论辈分,他是师弟啊!哼!我就不相信我的剑法不如他!师父器重他,一定是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家世!他的身份好,所以就讲他的先天好。哼!有什么了不起呀?(气愤将飞鸟射下)哼,找一个机会,一定要与雪山银燕比试,用实力证明师父他是错误!
(找上银燕挑战)
剑无极:银燕,自从你入师门之后,师父就一直夸赞你有天资。说你是难得一见的练武人才!来,你与我比试一下,就单纯剑法,别使用溘钨斯!这样,对你来说才会公平。就让师兄我了解,体验师父他所说的先天资质好的人,剑术到底是到什么种的程度!
雪山银燕:剑无极,那是师父怕我没信心所讲的话。你千万不要当真!
剑无极:是吗?
雪山银燕:师父他真正是为了鼓励我,才如此说。
剑无极:哼,你没需要讲好听话来逃避比试!拿出你的本领,好好与我比试一番吧!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你不跟我比试,就代表你看不起我。在你的心中眼中,你根本就没认定过我是你的师兄!你连一句师兄也没叫过我!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误解我啰!
剑无极:那就拿出你的本领,跟我一试高下,来证明,你、我,是师兄弟!
雪山银燕:这……那,是不是先跟师父请示过,咱们再比试呢?
剑无极:师父什么时候禁止咱们互相切磋武艺啰?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银燕,你想看看,没跟人比试怎能知道练武练到什么程度?缺点,又在什么地方呢?(雪山银燕沉思)不要再想了,比试吧!
雪山银燕:啊,那就点到为止吧!
剑无极:你欢喜就好!
雪山银燕:注意啰!
剑无极:来!看剑!呀!
(两人相继出剑,激战)
剑无极:你若是程度只有这样怎样救你的二哥?怎样拯救中原?
雪山银燕:你!
剑无极:只是会让人失望!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拿出实力来。否则,你只是会让人失望吧!
雪山银燕:别再说啰!
剑无极:看三式剑招!
雪山银燕:燕子奔月!
(两人极招相对,高下立见)
雪山银燕:(收剑)承让啰!
剑无极:啊……哼!(离去)

(剑无极独坐在高崖之上)
剑无极:哈哈……难道这就是天资的差别?没使用溘钨斯,我就赢不了他吗?哈呀!(剑出鞘,在右手划一剑痕)啊……这一剑之败,永远记在心上!雪山银燕,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在武林与你相遇。到时候,我绝对会向你讨回这一剑!)

(剑无极回想师父的话:
师父:如果先天的条件不是上乘就要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就要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

雪山银燕:你,想起什么了?
剑无极:想起你,欠我一场的比试!
雪山银燕:比试?
剑无极:没错!
雪山银燕:但是,我并不记得与你有约定啊?
剑无极:这个约定是我对月娘的承诺!
雪山银燕:月娘?
剑无极:唉,你不需要了解这个约定,你只要面对我的挑战!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你难道忘却了你我当初的比试吗?
雪山银燕:当时是你让我!
剑无极:有让没让,我自己的内心明白。不需要你的啰嗦!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记住,你有使出全力,没使用全力,我一定会知道!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哎呀,真是麻烦!又不是要你的命,也不是要我的命。这么简单的事情,有需要想的那么复杂吗?听清楚,只不过是拔剑比试而已,何必面露忧色?拔剑嘛,输赢嘛,没困难吧?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
剑无极:套一句成语,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没溘钨斯,没保留,没想东想西,再次让我刮目相看吧!
雪山银燕:你一再惹我!
剑无极:就是等你生气。来呀!

【西剑流·邪阴结界】
[邪阴结界,恐怖的邪阴结界!阴森森,气沉沉,凝结的气流,变得万分的异常。]
千鸟胜:(望月)<还有半刻。(观看木桶)真是想不透,为什么祭司这样重视这个中原人?一门过一门,到底是要将他练到什么程度的灵体?真是令人费解!>
(圆月现)
千鸟胜:(挥手示意)你们都闪开!
众忍者:是!(退下)
千鸟胜:看来,时刻已到了。是时候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
(阵印显形,大量红色灵气进入木桶)
千鸟胜:这!竟然出现如此大量的溘钨斯。这是什么恐怖的体质?经过我景门的提炼,木桶再次吸收大地灵气,它的威力……
[神秘、神秘、神秘,恐怖、恐怖、恐怖,神秘又恐怖的邪阴结界又藉着月光之能炼化木桶里面的人。景门即将完成炼化,西剑流到底在炼化什么呢?]

【荒野】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别再闹啰!
剑无极:(挥剑扫过银燕身旁)雪山银燕,你再不出剑,我会杀你!

[紧张、紧张、紧张,剑无极无预警对上雪山银燕,为报一剑之恨的剑无极会使出什么绝招对付雪山银燕呢?
雪山银燕面对连救他两次的师兄,他会如何应战呢?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到底会演变如何?
木桶之内到底装的是不是小空?雪山银燕有办法突破重重难关救出小空吗?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四集——怒云袭(十)方!]

黑白龙狼传 第四集 怒云袭(十)方

【树林】
(云十方带着受伤的赵将军以及众地部教徒赶往地教分部)
赵将军:啊!(吐血)
云十方:赵将军,你无事吧?
赵将军:啊,只是有些内伤,不碍事。
云十方:我看我们还是先在此地休息一下吧!
武者一:是啊,赵将军啊,你就先坐下休息一下吧!
赵将军:我不要紧。
云十方:但是,你的身体……
赵将军:总门,我还撑得住。我们,继续前进吧!
云十方:好吧,那我们就继续前进。如果能早一日到达第二分部安置众兄弟,你也才能安心吧!
赵将军:总门……
云十方:各位兄弟,继续前进!
地教门徒:是!
(众人继续前进)

【荒野】
剑无极:雪山银燕,快出招吧!
雪山银燕:给我一个理由。
剑无极:是否有理由重要吗?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唉……理由就是,因为我很无聊!
雪山银燕:这个理由恕银燕无法接受!
剑无极:唉,真是啰嗦!好!你想要知道真正的理由,我就讲给你听!很简单,我今日要证明,除了溘钨斯,在剑术之上我也能胜过你!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还记得当年的那场比试吗?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你可能忘记啰!但是,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雪山银燕:剑无极,那只是巧合!
剑无极:巧合?一下子说巧合,一下子说我让你?呵呵呵……那,我就来一试,巧合,是否还会出现第二次?(握剑)来哦!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
(剑无极出招,银燕回闪)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哼,真是有够烦!
(剑无极迅速出剑,划过雪山银燕,直中其身后的幻灵眼,幻灵眼爆炸)
剑无极:乱疯乱屁,走!(急速带雪山银燕化光而去。剩余幻灵眼出现全数爆炸)

(西剑流·灵唤大殿,祭台水面激荡)
祭司:个剑士,有够趣味!哈哈哈……

【地部分部】
(云十方带众人来到,一人出来相迎)
天恒君:总门,你们终于来啰!一路辛苦您们啰!
云十方:天恒君,接下来就麻烦您了。
天恒君:哎呀,说什么麻烦,你实在是太过客气了!当初,如果没有总门您的努力,现在哪有我们这样避风之地呢?
云十方:天恒君,你过奖啰!这乃是大家共同努力而来啊。
天恒君:哈哈哈……总门啊,你实在太过谦虚啰!经过这么长的路途,我想大家也都累啰。(转身对一武者)你们先带总门他们下去安顿休憩。
武者一:遵命!
天恒君:属下也已准备了晚宴,要为大家洗尘。在此之前,就请你们先入内休息吧!
云十方:嗯,有劳你啰!
天恒君:请吧,这边!
(众人入内)

【树林】
(剑无极急速带着雪山银燕来到)
剑无极:唉,这些幻灵眼真是令人不爽。不过,(拔剑架银燕脖上)你的态度跟不用心,更是让我不爽!明明才教过你溘钨斯进阶的用法,但是你却是连身边的幻灵眼也无法察觉,是怎样?
雪山银燕:对不住!
剑无极:好啰,好啰!别在那对不住啰,愈听就更让我愈不爽!(一拳打过去)
雪山银燕:啊!啊……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我怎样?什么天赋异禀?依我看来,现在的你根本就只是一支废物!当初那个雪山银燕到底跑去哪啰?啊!(再出一拳击中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吐血)啊!啊……
剑无极:当初那个视死如归,为了救出你的二哥甘愿付出一切的雪山银燕跑去哪里了?
雪山银燕:我,我……
剑无极:你知道,你了解,你清楚吗?如果我想杀你,你早就死六次啰!当初比试,将我彻底打败的那个雪山银燕到底是跑去哪里了?啊!(怒气击碎大石)可恶啊可恶!你这样放荡,是将我一直以来的努力当做是什么啰?
雪山银燕:因为,因为我很怕!
剑无极:啊?怕什么?
雪山银燕:因为……因为我,怕我救不出小空!因为,我怕父亲大人会有意外!因为我是云州大儒侠史艳文之子,中原群侠对我有太多的期望,所以我怕、我怕!我怕无法到达他们的期望,我怕!
剑无极:银燕……
雪山银燕:所以,我不但很害怕,而且也很痛苦,很痛苦啊!
剑无极:雪山银燕,雪山银燕,你就是你!我才不管其他的人是怎样看你,在我的眼内,你就是你!雪山银燕!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啰,那你又何需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
雪山银燕:这……(流泪)
剑无极:银燕,现在你能为了救小空或者你的父亲牺牲自己吗?
雪山银燕:我当然愿意!
剑无极:既然你连死都不怕啰,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啊!现在的你,只要记得,只要记住,只要给他记住!拼命救出小空,找出你的父亲,就好了。不是吗?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所以你根本就没资格怕,也没时间怕!更重要的是,(扶起银燕)你已经不再是孤独一人了。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银燕,就当做这是你最后一次(流泪)。从今后的你,必须更加坚强!
雪山银燕:多谢!
剑无极:好啰!我们也应该去地部总门第二分部,与云十方他们会合啰!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还有啊,我们之间的决斗在你找回以往的雪山银燕之后,再继续吧!(两人离开)

【西剑流·邪阴结界】
千鸟胜:嗯,时候到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景门炼化,开!
(红黄诡异之光笼罩在木桶之上,吸入木桶内)
千鸟胜:想不到这个躯体,能顺利炼化景门。(背负木桶)快将这个躯体带回灵唤大殿。(离开)

【西剑流·神唤大殿】
月牙岚:啊?无极剑法?
真田隆三:这,这怎有可能?
月牙岚:无极剑法不是随着西剑流第一剑者宫本总司一同失踪,为何这套无敌的剑法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中原?
军师:这正是我们现在必须解开之谜。
月牙岚:难道那名少年就是宫本总司?
真田隆三:军师,难道真正是他吗?
军师:我也希望是,可惜,那名使用无极剑法的人并不是他。
真田隆三:想当初,我还是一名四期学员之时,就一直希望有一日能亲眼看到他。可惜,一直到他失踪,我还是无法见他一面。
月牙岚:我也一样。虽然从小,就从大哥的口中常常听到他的种种事绩,但是,我也不曾看过他。
军师:他是我这一世人最尊敬,也是最亲的朋友。想当初总司、泪以及我三人,一同为了平定东剑道而四处征战。那段日子,是我最怀念的时光。
月牙岚:<军师与大哥他……>
军师:可是!(怒火)可是宫本总司他却背叛我们!
月牙岚:背叛?
真田隆三:这……
军师:我们三人明明做好约定,要作伙为西剑流平定天下,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是我们理想中的世界呀!可是,可是他却突然不告而别,连神女的感情都不顾就离开了!
真田隆三:神女?
军师:啊!我过分啰!此事与你们无关,此后,也不准你们再提起!
月牙岚:是!
真田隆三:是!
军师:月牙岚。
月牙岚:是。
军师:我命令你,即刻前往旋风谷等待。
月牙岚:军师,是何任务?
军师:是你将功赎罪的机会。知吗?
月牙岚:是!
军师:去吧!
月牙岚:是。(退下)
军师: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是,军师。
军师:我命令你,前去调查那个使用无极剑法的年轻剑者到底是谁?又与宫本总司有何关系?另外,也必须调查那台用溘钨斯所形成的神秘马车到底有什么秘密?
真田隆三:是,军师!(退下)
军师:总司,难道你真正背叛西剑流?真正背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啰?(消失在火焰之中)

(神唤大殿外)
月牙岚:<军师与大哥,还有宫本总司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我从来不曾在大哥口中听过?>神女又到底是谁?啊,为何我身在西剑流,但却无法了解西剑流?甚至连西剑流的过去,我也一无所知呢?唉,我所作一切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哼,真烦啊!反正我只要做好组织交代之事即可!其他的事情,我也懒得去想。旋风谷,军师的计谋吗?嗯……

【树林】
脚仔王:(抱住一棵树)哦哦,实在有够饿的啦!这一路不但连一家店都没,这连民家也没几间,实在有够悲惨啰!
燕驼龙:嗯,这自从东瀛西剑流再度入侵中原之后,这种情况啊,算正常的啊!
脚仔王:不会吧?
燕驼龙:这事实就摆在你的眼前,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啊?
脚仔王:大仔啊,这样是要叫我怎样?我们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呢!
燕驼龙:哦,你实在是有够青少年呢!才两三顿没吃呢,就在那哀哀叫!
脚仔王:大仔啊,你不能这样说啊!人家我还在发育嘞!
燕驼龙:(暴打)发育?我直接把你打成发粿比较快啦!
脚仔王:(哭)不要再打我了!
燕驼龙:喔,本博士早晚有一天会被你气死啦!
脚仔王:人家真正很饿呀!(抱树哭)呜呜呜……
燕驼龙:好啦,好啦!别在那边唉了啦!前面好像有一个村落,我们一起去那看看吧!
脚仔王:啊?有村落就代表有人,有人就代表有东西!有东西就代表有吃的!(兴奋)我冲!(撞到村民)哎呦喂啊!(摔倒)喔,夭寿咧!那是哪里来的脱拉库啊?
村民一:喔,哦……(村民二将其扶起)
村民二:你有怎样吗?
村民一:没事啊!赶紧啊,快逃啊!(欲跑)
村民二:好啊!(也随着跑)
村民一:(跑却没移动)啊!(惊吓)怪、怪物!有怪物在拉我的脚啦!
村民二:(回头看)怪物呐!
燕驼龙:(捂嘴偷笑)呼呼呼……
脚仔王:怪物!怪你个头啦!怪物!
村民一:怪物会讲人话啦!
脚仔王:我是人耶!
村民一:呿,人长得这么丑就不要出门吓人啊!
村民二:就是说啊!
脚仔王:哎呦!不然现在是怎样?你撞上人不说抱歉就算了,还在那五四三!
村民一:哪有啊?明明就是你撞到我们啊!
脚仔王:哎,你是在说什么小——朋友啊!
燕驼龙:好啰,好啰!有事情慢慢讲就好了啊!
村民一:呃,你是……
燕驼龙:本博士啊叫做燕驼龙啦!
村民一:哦,原来如此啊!
燕驼龙:可不可以借问一下?
村民一:你要问什么?
燕驼龙:从刚才的情形看来,呃,你们好像是在逃命啊。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啰?
村民一:啊!对哦,我们现在逃命呢!
村民二:对啊,对啊!快走!快走啊!(两村民快速逃跑)
燕驼龙:哎,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啊!
村民一:前面的村头啊,有东瀛来的忍者在欺压村民啊!我们不得已只好逃走!你们自己小心一点啊!
燕驼龙:诶,东瀛来的忍者啊……
脚仔王:大仔啊!
燕驼龙:我们要去看一下吗?
脚仔王:对啊,凑热闹!我尚噶意啊!
燕驼龙:废话少说,走!
脚仔王:yes sir!(两人继续往前走)

【某村庄】
(村民四散而逃,一老者摔倒在地,忍者踩其身上,老者紧张不已)
忍者一:看你还敢乱瞪!
老者:(恐慌)呜呜,大爷,我、我真正没瞪你们啊!
忍者二:混账!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人误会你吗?
老者:啊,没啦!我没这个意思啊!
忍者一:不是我们误会你,那就是你看不起我们啰!可恶!看起来,我们打了还不够的样子!
老者:呃,呃……不要啦!
忍者二:那我们就再好好招待你一顿!啊!(欲打)
脚仔王:等一下!(走近)
忍者一:你是谁?
脚仔王:啊?黑妈妈的碗哪买?什么黑妈妈的碗?我又有没买啊?
忍者二:你不是东瀛的人吗?
脚仔王:哼!要问别人的来历之前啊,是不是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号呢?
忍者一:哼,那你就仔细听来!我就是,鸣人!
脚仔王:什么?鸣人?
忍者二:本大爷就是,佐助。
脚仔王:哼!我听你们在喇叭啦!你们当做我没看过火影×者是不是?
忍者一:哪有?我真正叫做鸣人!只是刚好名字一样而已啊。
忍者二:就是讲啊!
脚仔王:呿!我才不相信嘞!
忍者一:不然你到底是谁?敢干扰我们伊贺西剑流办事?
脚仔王:伊贺西剑流?
忍者一:嗯!
脚仔王:我是(甲贺)吃好到相抱!
忍者一:(轻声对忍者二)甲贺忍派里面你有听过什么“到相抱”的吗?
忍者二:不知道,我也不曾听过呢?
忍者一:那这样我们就不要太大意。
忍者二:嗯!
忍者一:呵呵呵……原来你也是东瀛来的忍者!
脚仔王:东瀛什么忍者?呿!我脚仔王啊,可是土生土长的中原土芭乐呢!
忍者二:什么?
只是中原人?可恶!
忍者一:你竟敢给我们装疯子,死来!(两忍者举刀欲砍)
脚仔王:哎?哎呦!(抱头流窜)
(两忍者举刀追杀脚仔王,脚仔王左闪右躲,受欺负的老人趁机溜走)
脚仔王:哎呦喂啊!夭寿啊!大仔啊,你怎么没跟我说,我会被杀啊!救命喔!
(脚仔王四处窜闪躲攻击,气喘吁吁,但毫发无损)
脚仔王:嘿嘿嘿……没中!哎呀……(一忍者迎面杀来)
忍者二:喝!(一脚将脚仔王踢倒在地)
忍者一:你不是很会跑?
忍者二:看我们把你的脚剁断之后,你是不是还是那么会跑?
脚仔王:啊,啊……大仔啊,大仔啊!救命喔!
忍者一:死来!
脚仔王:我不敢看!(闭眼,尿裤子)
(一阵寂静之后,脚仔王闭着眼,缓缓俯下身去,摸自己的脚是否还在)
脚仔王:(慌张)左、左脚,左脚还在!右脚、右脚……右脚还在哦!咦?怎么都还在啊?(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燕驼龙制住两忍者,扑过去抱住,哭))大仔,大仔啊!你终于出来救我了!
燕驼龙:哼,我说你啊,实在是有够没用啊!
忍者一:啊?你!你是谁?
燕驼龙:嗯,凭你们也想要知道本博士的名号啊!
忍者二:你可知道我们是西剑流的人!
燕驼龙:那不用想也知道!
忍者一:那你还敢惹我们!难道你不怕得罪西剑流吗?
燕驼龙:如果西剑流的人啊,都像你们这种只会欺负平民百姓的软脚虾,那样啊,本博士又有什么好怕的?
忍者一:可恶!你给我死来!
忍者二:死来!
(两忍者再次挥刀砍来,燕驼龙双手打暂停,两忍者停住)
忍者一:怎样?怕了吗?
忍者二:哼,中原人果然只剩一只嘴!
燕驼龙:哎,本博士的意思喔,是跟你们说,你们只剩五秒可以活。本博士讲完,也刚好五秒,你们就安心去吧!
忍者一:什么?(突然浑身疼痛)啊,啊……
忍者二:(亦毒发)啊,啊……这、这,这到底是……啊!(倒地死亡)
忍者一:啊,啊……好、好厉害啊!啊!(倒地死亡)
脚仔王:哇哇哇……夭寿咧!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啊,大仔?
燕驼龙:哼,瞎!这两名忍者真是不知死活,也不先去探听看看啊,我龙博士啊是何等的角色?魔门世家,八百年的历史不是开玩笑的!
脚仔王:夭寿喔!大仔啊,你真正是有够厉害呢!
燕驼龙:知道就好了。
脚仔王:大仔啊,你到底是怎样将这两个忍者杀死的?
燕驼龙:就一开始,我替你挡下他们攻击的时候,我早就对他们下毒啰!
脚仔王:哦!原来是……哎呦,下、下毒啊!
燕驼龙:没错啊!
脚仔王:(扑在燕驼龙身上)大、大、大仔啊,那我身上的毒呢?
燕驼龙:嘿嘿,所以啊,看你还敢不敢白目喔!
脚仔王:哪有?大仔啊,人家我尚乖的,大仔啊!
燕驼龙:(暴打)你这是成什么体统啊?
脚仔王:唉,唉!不好意思啦,大仔!
燕驼龙:好啰,好啰!我们先来去找吃的,等一下要继续赶路。
脚仔王:OK!yes sir!

【西剑流·神唤大殿】
千鸟胜:景门队长千鸟胜,拜见军师。
赤羽信之:灵体的状况如何?
千鸟胜:禀军师,景门已经顺利炼化啰!
军师:喔?呵呵呵……这是真的吗?
千鸟胜:是!属下绝对不敢欺骗军师。
军师:看来,这个躯体真正有可能顺利经过八门的炼化,蜕变成为幻体啊!呵呵呵……那灵体,现在在哪里?
千鸟胜:禀军师,属下已将灵体浸在修灵池之中,等待军师的命令。
军师:好,做的真好!
千鸟胜:多谢军师的夸奖!
军师:传令下去,八日后,进行三门炼化。
千鸟胜:是!(退下)
军师:哈哈哈……如果这个躯体真能炼化成为幻体,那西剑流一统天下的时候也终于来临啰!哈哈哈……(火焰中消失)

【树林】
黑滤滤:我到底是谁?我又为何在此?为什么我的身体又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明白……
(沉思之中,黑滤滤发生幻觉,幻象之中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黑滤滤:啊!是谁?你,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痛苦)我,我又是谁啊?我,啊……我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村里的孩子们来到)
孩童一:(抱住黑滤滤)呃,你,你叫做黑滤滤啊!
孩童二:就是说啊!黑滤滤啊,你是怎样了?
黑滤滤:(平静下来)啊,啊!对,对哦!对哦!我叫做黑滤滤,我叫做黑滤滤!哈哈……(将孩童一抱起转圈)
孩童二:(欢喜)啊,黑滤滤,我也要,我也要!
黑滤滤:好,好!好啊!(小心放下孩童一,转身向孩童二)好,好啰!现在时间不早啰,我们快回去村内喔!
孩童二:嗯!好啊,走!(三人离开)

【地部分部】
(云十方正于房内休息,突然觉得体内痛苦难当)
云十方:啊,啊!啊……(起身)奇怪,为何突然痛苦难耐呢?
(赵将军虚弱的来到云十方房间)
赵将军:总门!总门啊,总门!(艰辛的入内)
云十方:(起身扶住赵将军)赵将军,你是怎样啰?
赵将军:啊,啊……总门,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众兄弟都突然感到不舒服啊!呃……
云十方:这……
天恒君:感觉很奇怪吧!(天恒君带人入内)
云十方:天恒君,你来得正好!啊(捂胸口)……为什么各位兄弟突然之间身体都不舒服呢?
天恒君:呃……哈哈哈……这是当然啰!
云十方:天恒君,你是什么意思?
天恒君:唉,你还不了解吗?因为,是我在你们的饭菜之中下毒啊!
云十方:啊!天、天恒君,你为何要这样做?啊,呜……(吐血)
天恒君:啧啧啧,小心啊!再这样冲动,小心毒气运行加快,这是会早死喔!
赵将军:可恶,你这个小人!竟然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
天恒君:哼!卑鄙?我这叫做聪明啊!
云十方:天恒君,地部总门并没有对不起你,为何你要这样做呢?
天恒君:没对不起我?呸!云十方!你想看看,我加入地部总门有多久了?五年,是整整五年啊!这五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不是替你们找寻避身之地,就是替自己找避身之所!这种一天到晚躲躲藏藏的日子,我不想要过!
云十方:天恒君,你!……
天恒君:我怎样?好不容易啊,西剑流已经答应我,只要我能取得云十方你的人头,我就可以坐上西剑流中原分部的组长之一!你想,这么好的条件,我能不心动吗?
赵将军:可恶啊,你!竟然甘愿做东瀛的走狗!
天恒君:哼!我做一条狗总比现在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好吧?哼,原本我还为了要如何引你们中计而大伤脑筋,想不到你们马上就自投罗网啰!这,哎呀,这就是连天也在帮我啊!哈哈哈……
云十方:天恒君,你实在无药可医啊!
天恒君:你以为,以你现在中毒的情形还能斗得过我吗?来人啊!
天恒君部下:是!
天恒君:杀啊!
天恒君部下:遵命!杀啊!
云十方:赫!(运功杀死武者,自己身体不支摇晃)今天,就算云十方真要命丧于此,我也要先将你这种中原的叛徒杀掉!
天恒君:啊……(逃走)
云十方:别走!(与赵将军一起追去)

(分部外面,天恒君手下杀害地部武者,云十方与赵将军等人出来解围)
云十方:啊……(吐血)
赵将军:呜……呃……(痛苦状)
武者一:总门,你无事吧?
云十方:不才无事,你们快趁此机会跑吧!
赵将军:是啊,此地就交由我们两人,你们快逃吧!
武者一:我们怎能这样就放弃总门与赵将军你们而逃走呢?
武者二:是啊,我们中原人啊,就要有中原人的气节,要死就一起死吧!
云十方:你们大家……
天恒君:喔,真是感动人的一幕啊!
赵将军:天恒君!
天恒君:怎样?现在你们中毒在身,又有这么多的累赘,还能胜过的我吗?云十方!
云十方:你……
天恒君:来人啊,将他们全部杀掉!
天恒君部下:杀啊!杀啊!
云十方:不妙啊!众兄弟,快跑啊!
赵将军:众人快走!
天恒君:想走?没这么简单,追!
天恒君部下:遵命!
天恒君:呵呵呵……前面就是旋风谷,谷内并无退路。云十方啊,你只有死路一条啊!

【旋风谷】
[云十方与地部众人中毒在身,后有追兵,而逃入旋风谷啰!但是天不从人愿,又遇煞星拦路。]
月牙岚:辛苦你们啰!接下来,我会让你们死得无任何的痛苦!
云十方:月牙岚!不妙,快走!(带领众人回身而逃)
月牙岚:哼!你们能逃到哪去呢?(追去)
(云十方带领地部教徒躲避月牙岚,遇天恒君手下而遭围击)
天恒君部下:围起来啊!
云十方:这,这……
赵将军:总门啊!
天恒君:哈哈哈……云十方啊,你们还想逃去哪里?
(月牙岚出现,迅速站在天恒君身边)
天恒君:啊?参见月牙队长!
月牙岚:云十方,乖乖受死吧!
云十方:月牙岚,有办法就来取我之命吧,不要波及无辜的众人!
赵将军:总门……各位兄弟,我们要死,就要死得有志气!大家一起拼到最后一口气吧!
众地部教徒:好!好啦,好啦!
天恒君:哼,不自量力!来人啊,杀啊!
天恒君部下:杀啊,杀啊!
(混战)
云十方:不才云十方能有你们这群兄弟就足够啰!喝!
(云十方上阵杀敌,天恒君部下死伤惨重。天恒君见状,继续增派人员,誓取云十方之命)
月牙岚:真是一群的废物!你,死来吧!(袭向云十方)
赵将军:总门,危险!
(赵将军尽力一冲,挡下月牙岚剑气,身首异处)
云十方:啊!

【荒野】
[肃静的夜中,荒野之上,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阵阵的风声,好似在倾诉着百般的无奈,突然……月色渐变,奇异的月色之中,出现了一名神秘的人物,降临在荒野之上。]
神秘人物:哭诉三世冤,叹无人情暖。悲中寻情理,灵界一线牵。
[奇特、奇特、奇特,这名奇特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谁?又为何在此时出现江湖?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又是正是邪呢?]
神秘人物:燕驼龙!

【地部分部外】
(剑无极与银燕回来,发现一地尸体)
雪山银燕:这……这……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啊?
剑无极:难道此地也被西剑流发现了?
雪山银燕:那云前辈一行人不就危险啰?
剑无极:哎呀……
(两人四下搜寻,发现一个重伤未死之人)
地部教徒:(艰难的爬起)啊……呃……
雪山银燕:有生还者!(过去扶起重伤之人)你怎样啰?云总门他们人呢?
地部教徒:啊,啊……原、原来、原来此地,早被西剑流占据了!我们一行人也全部中毒!啊……
剑无极:中毒?
地部教徒:总门,总门与赵将军他们,已经逃往后面的山谷之内。啊……(吐血)
雪山银燕:振作啊!
地部教徒:雪、雪山、雪山银燕啊,你……你、你一定要救、救……总、总门啊!(死去)
雪山银燕:可恶!
(两人往山谷方向而去)

【旋风谷】
月牙岚:你,死来吧!(剑气袭向云十方)
赵将军:危险啊!啊!(冲过去挡在云十方之前,顿时身首异处)
云十方:啊!赵将军!
月牙岚:哦,有勇气,值得敬佩!
云十方:赵将军,赵将军啊!
地部众教徒:赵将军啊,赵将军啊!
云十方:(抱着赵将军尸体)众兄弟,赵将军啊!我,我!我实在无法原谅你们!我,实在无法原谅你们啊!(怒发冲冠,合剑提元)
天恒君:呵呵呵……云十方啊,你这样做,只会加速毒气的运行,早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线而已呀!
云十方:是吗?
月牙岚:嗯?
云十方:那你就注意看来!我将会与你们同归于尽!啊!
[云十方自封数道穴道,这招正是森组组长独门禁招!]
(云十方提真元)
云十方:木术禁招,枯木·死魂界!赫!
[云十方为救地部人员脱险,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使用禁招,要与天恒君同归于尽!]
(云十方结印开启禁招,招式犹如望天之树,藤蔓四处伸展,所遇敌人皆爆体而亡!月牙岚见状跳离现场,天恒君惶恐逃跑,就在藤蔓接近天恒君之时,云十方气力已尽,藤蔓退缩,天恒君捡回一命)
天恒君:(气喘)好、好加在,好加在!
云十方:啊……啊……(痛苦状)
天恒君:好机会,云十方,你死来吧!(袭向云十方)
[云十方用尽全力,不支倒地,就在生死一瞬,突然……]
(一道红光而至,将天恒君震飞。手持法杖,身披袈裟,一神秘白衣人缓缓降至云十方身边)
月牙岚:嗯?

【荒野】
(雪山银燕与剑无极急急而奔)
雪山银燕:<云前辈,你一定要支撑下去!>

[紧张、紧张、紧张,雪山银燕与剑无极急赶往旋风谷,解救云十方众人。他们能及时赶到吗?
出现在旋风谷之中的神秘白色人影,又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呢?
为何无极剑法又会出现在中原?这与幽灵马车又有何种的牵连呢?]
欲知一连串的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五集——七彩如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