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安胎

 

姚明月昏昏沉沉地睡起来,外面已经是傍晚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身理反应,她这两天精神状态不太好,比较嗜睡,睡起来也不想动,就想呆着发愣。饿了也不想叫外卖,这附近的外卖她都吃腻了。冰箱里空得连瓶果汁都没有。她打开看了一眼,便又烦躁地关上,便习惯性地跑到阳台上抽根烟舒缓情绪。

这时候的姚明月是罗碧最喜欢的样子,她惺忪的睡眼自然流露出勾人的迷离,未施粉黛的五官少了一分张扬的气势,显得有些柔美温婉,一身丝绸睡衣紧贴着她腻滑的肌肤,不经意间便将玲珑身段的妩媚尽展。

像这样安安静静看着多好。

罗碧在阳台下望着姚明月有些走神,他不喜欢她太过艳丽张扬,现在这摸样,他却能看一辈子也不觉腻。直到他的视线移到了她手指间夹着的烟上,一股怒意陡然而生,打破了这份安宁,他吼道:“姚明月,把烟掐了!”

姚明月正望着远方的华灯初上走神,就听到阳台下那个浑厚低沉的熟悉吼声。是他?她低头便看见罗碧提着大包小包立在阳台下,皱着眉,有些恶狠狠地盯着她手里的烟。

“你来做什么?我可不打算给你开门。”姚明月勾起一抹媚笑,她眼下正烦躁无所适从,罗碧的到来让她忽而心情莫名就好了。她极其故意地在他面前缓缓地吸了好大一口烟,然后朱唇轻启,很是性感潇洒地把烟圈吐得一个比一个圆,看得他气得眉头直跳。

“把烟掐了!”罗碧也没打算等姚明月给他开门,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地上一放,人退出好远,再快冲纵身,手脚麻利地踩踏墙壁,翻上了姚明月的二楼阳台。

这里是高级别墅公寓区,保安设施严密,二楼阳台没有安装防盗窗,所以他就这样站到了她跟前,夺了她的烟在阳台上摁灭。这一身手展露得相当帅,引得她惊艳赞叹地对他笑笑,没有像平时那样跟他吵,而是继续倚在阳台上对着天边发愣。

罗碧有些意外姚明月今夜过于安静,见她不闹,他的脾气也就跟着莫名消散了。他想起杏花君嘱咐过孕妇情绪不稳定,比平时更需要体贴呵护,无论对方言行举止变得如何反常,无理取闹,也一定要忍耐。

“你吃了吗?我给你带了晚餐。”说完,罗碧下楼去拿吃的了。

这好像算是他们认识以来,罗碧第一次说话这么温柔。姚明月诧异地追着他看,看他把她这当成了自己家,堂而皇之地把在那整理冰箱,储放食物,加热晚餐,不免看得有些恍惚,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正在做离奇的梦。

“罗碧你今天是不是有病啊!”看着饭桌上色香味俱全、热腾腾的饭菜,姚明月用勺子翻着面前的一碗馄饨汤,忍不住对罗碧翻了一个白眼。她有点饿,但却没什么胃口。或者说此刻陌生得厉害的罗碧让她难以适应。

不过很快她就猜出了其中的原因,心头不由得冒出繁殖癌三个字,于是忿忿地骂道:“那个目小温真多事,我应该现在就过去阉了他!”

“吃饱饭再去。他今晚在殿里,逃不走的。”罗碧有些粗鲁地给她嘴里塞了一块鸡腿肉。

“你……”姚明月刚想要爆脾气,结果就被口里的滋味给吸引了,她咀嚼咽下后,便改换成一副笑嘻嘻的嘴脸,起身一屁股往罗碧大腿上一坐,用纤长的手指摸着他的脸庞,语气风骚地道,“哟,看来是我走眼了,现在才知道你这个柔情铁汉做的饭菜比普通人家的小媳妇做得还好吃!”

“不是我做的。花钱请专人给你弄的营养餐。冰箱里冻着馄饨,早上起来拿来当早餐。”罗碧每次面对姚明月的卖骚心情很是复杂,他很不喜欢她这副德性,却偏偏又有些受用,他口气不耐地回答道。

“不是你做的?总不能是目小温做的吧。”说话间,姚明月就习惯性挑逗地摸上了。

“贱人,你能不能好好坐着吃饭!”罗碧终究还是没忍住,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丢到了一旁座位上。以往他都是用摔的,这一次温柔不少,看着粗鲁凶横,力道却控制精准。

姚明月觉着好玩,吃了一阵又来撩他:“你突然对我大献殷勤是吃错药还是脑子被门夹了?你以为孩子生下来就是你的啊?”

“不是我的是谁的?”

“管他是谁,反正孩子生下来没父亲,就只是我一个人的。”

“有你这样当母亲的吗?”

“我这样的母亲怎么了?反正男人就是用来爽的,出点精子配配种,完事就可以扔了,留来做什么?”

“孩子需要父亲。你和孩子也需要有男人来保护。”

“保护?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混黑社会吗?”姚明月冷笑一声,“现在又不是古代,又没有战乱,好端端的,我干嘛要为了个孩子,找个男人来管我。我这种白领高薪又不差钱养孩子。”

罗碧被姚明月一番理论堵得哑口无言,瞪了她一会,最终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随便你。”

于是姚明月笑了,今天的罗碧真的很不一样,平时说到这种地步时,他俩早就发生肢体冲突了。她进一步撩拨道:“随便我?那你敢娶我?”

罗碧看了她一眼,没做声。姚明月就憋着笑,伸出脚丫子戳他:“说话啊你!敢是不敢?”

罗碧虽然看着刚毅勇猛,但内心深处很害羞,尤其是在性事方面,他并不开放,非得姚明月撩拨刺激,他才应激地粗暴起来,完事之后会更加羞恼,十分有趣。而他也实在拿姚明月没别的方法,只有狠命地做,把她搞得消停了,自己才能安宁。两人的性和谐程度惊人的契合。这就导致了他们既舍不得离开对方,又难以避免地厌憎彼此,不能完全接受对方。

罗碧并没有自信能管得住姚明月的风流,他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这女人不给自己戴绿帽子,所以他确实不敢娶她,而且他觉得他们之间似乎也没多少感情可言。

他被她戳得烦了,就一把推开她的脚,站起身来往外走:“我没兴趣陪个疯女人发神经。”

看着罗碧摔门而逃,姚明月心情大好地笑着用完了晚餐,忽然觉得意外怀孕也没有多糟糕,看那些男人们的反应真是一个比一个有趣。

 

小狼喵喵糕点屋里,神田京一见到姗姗来迟的姚明月,连忙迎上去说道:“赤羽大人来了,有事想找你。昨天他来没能见到你。”

“哦?真难得他大驾来店里。”

姚明月和神田京一一同来到顶楼敲门时,温皇和赤羽赤身裸体地躺在一张床上睡着。被敲门声惊醒,却发现依旧浑身乏力,难以起身穿衣会客。于是赤羽没有应声,同时警告性地盯着温皇,不让他出声。温皇只是睁眼看了看他,就勾起唇角,在那似笑非笑地继续睡。

“人呢?赤羽不在这里吗?”门外,姚明月疑惑地望向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很确定赤羽在里面,现在敲门毫无动静,他一想就有些猜出了里面的状况,也不好点破,为赤羽掩饰道:“或许有事走了?我估计是忙没看见。”

“哦。”姚明月转身离开时随口问了句,“温皇人呢?罗碧说他今晚在店里,我要把他找出来给阉了!”

屋内,赤羽闻声便把手伸向温皇胯下,而温皇也在瞬间睁开眼,伸手护档。这一回换做赤羽在那无声地笑看温皇,眼里尽是你又干了什么好事的讥讽。

屋外,神田京一下意识看向禁闭的房门,结果他这一举动被姚明月看到了。她很快反应过来,回转身一脚踹上了门。砰的一声,惊得屋里的两个男人都下意识伸手去拿裤子。不过那是扇防盗门,想要破门而入并非那么容易,所以赤羽和温皇最终依旧没有动,安静地躺着,对视的目光不由自主移向了房门。

“温皇你在里面是吧?别以为你是赤羽的心肝,我就让你好过。叫你别乱说怀孕的事,你倒好,转眼连安胎营养餐都让罗碧给准备上了……”

她这一顿发飙,信息量有点大,神田京一和赤羽都听得有些目瞪口呆。温皇则笑得很是得瑟,有手指勾了勾赤羽的下巴,小声地重复姚明月的用词:“心肝?”

“怎么一回事?”赤羽拨开他勾下巴的手,小声问道。

另一边,神田京一也在拉着姚明月喊停:“等等,谁告诉你温皇是赤羽大人的心肝了?”

“难道不是吗?那你告诉我他们在里面干什么,为什么不应声?”姚明月斜了一眼始终禁闭无声的房门,继续说,“如果不是,为什么温皇在店里那么特殊?”

“呃,”神田京一一时也不能把前因后果给她说了,只好转换话题,“那你想把他怎么样?”

“不怎么样,骂几句发泄而已。免得他以为我姚明月是好欺负的,把我的警告当耳边风。”姚明月说完,神清气爽地走了。

“不愧是罗碧的女人。”温皇笑了笑,一只手撑着头,斜靠在床上看着赤羽,心情好得出奇。

“原来你打着我的心肝这种名义在店里为所欲为?”赤羽也好笑地回视着他。

“赤羽大人用不着听信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孕妇说的话。”

“温皇,你到底想干什么?”

“做你的心肝如何?”温皇凑到赤羽面前,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唇,调情的言语说得低沉醉人。

赤羽也轻轻回了他一个吻,舌尖在他的唇上浅浅地掠过,然后一把推开了他:“心肝你可以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