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那时初见

 

“干杯!”

八个盛满啤酒的玻璃杯清脆而欢快地碰在了一起。举杯欢庆的大学生们纷纷仰头灌了几大口,舒爽地呼口气后,都坐下来对着一桌菜肴大快朵颐。他们正是信计系学生会的几位部长。

“今天真是解气啊!就是有些可惜,没敢拍视频来留念。桑赞,汪徵,你们是没看见老大那惨样,哈哈哈哈。”林静笑得面肌都有些酸痛了,他兴奋得连菜也顾不上吃,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剃赵云澜胡子成就达成!耶!大学生涯无憾了!”祝红也兴奋地握了握拳。

“我们很快就要达成赵云澜女装成就了!预祝成功!”丛波举杯再贺。众人很愉悦地响应了他,又碰了一次杯。

大庆灌下一杯啤酒后便问:“话说还有什么成就要达成啊?我们已经大三了,大四有实习期,算算我们只剩一年多可以努力了。”

楚恕之闻言,想了想道:“痛揍赵云澜成就?”

“我说,我们会不会太、太过分了。”郭长城一直有些坐立不安,做贼心虚地老往门外张望,生怕会遇上赵云澜。这里是龙城大学西门附近的一家小餐馆,物美价廉,而且营业到凌晨2点,是他们信计系学生会聚餐的不二选择。

“赵老大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他胡子没长出来前应该会躲在宿舍不见人。”汪徵转对身旁的男友桑赞说道,“倒是你要小心点,别让赵云澜在宿舍楼里看见。”

“没事,让桑赞暂时去我那里挤几天,我跟他们不在一栋宿舍楼。”丛波作为主谋者,早就把方方面面的细节给考虑到了。

“太好了,那这几天我和大庆就去挤桑赞的床铺。”林静也在做着躲避台风尾的计划。

“好啦,都没什么好担心的,来,喝酒!”祝红喝完杯里的啤酒,看了一眼旁边的林静,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喝啤酒不带感,陪姐喝白的吧。”

“啊?”林静还没反应过来。

丛波立即向店家要了白酒来,大庆得了祝红一个眼色,顿时也明白过来,眼睛一亮,也开始殷勤招呼林静喝白酒。楚恕之不懂祝红他们在搞什么鬼,只是冷眼旁观,吃着菜,小口喝着啤酒,静待事态发展。

很快,林静就被大家灌得醺醺然,开始絮絮叨叨说不着边际的话了。眼见时机成熟,祝红又向大庆递了一个眼色,两人开始旁敲侧击问起赵云澜和沈巍的事来。

“说起来啊,这世间有种缘分叫赵云澜与沈巍!”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开了林静的话匣子,他终于说到众人最想探听的主题上了。一上来,他就给了这么一句评价,然后自顾自地笑得眼泪直飙。

众人见他那样子都面面相觑,只能按捺着好奇,等待他的下文,没人敢插话打扰。

 

那是暑假里的一个夜晚,暑热在夜幕里久久都散不掉,让人心浮气躁。赵云澜在H市林静家里已经呆了快两周时间,该逛的都逛过了,正百无聊赖,加上天又热得难受,两人便都整日宅在屋里吹空调打游戏。如果不是小区停电,两个人是不会大晚上跑出去游荡的。

他们一路上呼朋唤友,聚了几个那些天打游戏认识的狐朋狗友,跑去大排档里撸串喝冰啤,杯盘狼藉之时,便都有些醉意,开始胡闹起来。猜拳喝酒已经不过瘾了,他们撕纸做惩罚签,输了抽签完成大冒险任务。封签前,他们是有检查过所有任务内容,剔出一些实在出格的任务。

那张不幸被赵云澜抽到的变态签正是林静写的。由于很有趣,大家纠结了一下还是留下了,作为头彩。谁也不相信自己会从那么多签里抽到这张。所以,当赵云澜抽出着这张签时,脸部肌肉都跟着颤了颤,恶狠狠地瞪向林静。

本来林静写的是裸奔五十米,在遇到第一个人时对着那人跳半分钟天鹅湖。好在大家怕真的裸奔违反治安条例,被抓进派出所就太冤了,做了一些修改,十分仁慈地给受罚者加上一条纸裙。那是几张报纸撕成一条一条,围在腰间,像条夏威夷草裙。里面当然是不准穿内裤的。

其实整个过程算来用时不多,男生狂奔五十米用8秒绰绰有余,天鹅湖跳30秒,加起来都没超过1分钟。

“老大,反正H市离龙城那么远,这里除了我没人知道你是谁。天这么热,裸奔1分钟而已,算不了什么。我展开摊子等着你,一跳完就披上溜之大吉。”他们一行人为了完成这项壮举,特意回到僻静的住宅小区,林静狗腿地跑回家抱来了一床毯子,对赵云澜讪笑道。

有外人在,赵云澜骑虎难下,不能不受罚,只好皱着眉寻思着最妥当的完成方法,他看着昏暗的巷道,皱着眉道:“这里地形复杂,僻静昏暗,确实适合裸奔和之后的潜逃。但是,过路的人也太少了,我天鹅湖跳给鬼看吗?”

“那就等等呗,这里总会有人路过的,只要不是警察就行。”有同伴在一旁闲闲道。

“等?你要我穿成这样在路口等?等十分钟还是半小时?”赵云澜已经脱光了,穿着这群人给他整的草裙,外面披着林静家的毯子,造型喜感。

“不如这样,我们派一两个人在前面路口蹲守,如果有人过来了,就给你发信号,你就跑,然后就能遇上人跳天鹅湖了,不用浪费时间等。”

“成,就这么办。”

于是,十多分钟后,望风的同伙就看见了沈巍低头看着手机走过来了。

“请问……”

这片居民区是老城区,手机地图上交错的线路看得人眼花缭乱,沈巍好不容易遇上个人,正想问一问路,对方却是一见到他就跳了起来,撒腿就跑。转眼就留沈巍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漆黑巷道错愕不已。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禁不住想,这种地方很容易发生拦路抢劫,尤其他一看就不像本地人。他又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他要探访的人家距离已经不远了,就在百米之内。

他继续向前走,并且开始警惕起来,防备着潜藏在黑暗中的不知危险。很快,他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什么人在没命地发足狂奔。

出什么事了吗?

在走到转角的那几步路里,沈巍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他会在转角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惊喜砸中,更没想到面前再普通不过的转角竟是他人生的转角。

他在转角的另一边看见有一个人正向他狂奔而来,他仿佛在昏暗中看到了那人身后一路弥漫的灰尘。那个人留着浓密的络腮胡,五官却是年轻俊朗的,尤其那双眼睛,仿佛夏夜里闪烁的星辰,正在以银河落九天的迅猛势头向他倾泻而来。

当赵云澜咬牙切齿冲向沈巍时,他腰上的纸裙哗啦作响,被风带得不住翻舞,远远看去。赵云澜简直是裙带飞扬、飘飘欲仙,随时就要奔月的嫦、咳,吴刚。

这个人是在裸奔吗?

沈巍从上往下地打量着冲到自己跟前陡然停住的人,被对方的裸裎相待惊得有些反应迟钝。更让他张口结舌的发展还在后面,那个长相帅气的裸男居然开始踮起脚尖,踩啊踩地跳起了天鹅湖。

既然豁出去了,赵云澜也就彻底放飞了自我。他冲到沈巍面前起舞时,已经不再咬牙切齿,似乎对沈巍石化的表情很满意,玩心大起,笑嘻嘻地将天鹅湖跳得又风骚又狂野。半分钟很快就过了,他竟还对面前的美人观众舞得意犹未尽,要不是那身纸裙经不住他起劲的浪,突然断成两半滑落,他也许能跳到下一个人路过。

纸裙一落,赵云澜的舞骤停,他自己也看着沈巍愣了半秒,随即惊呼一声,双手捂裆,转身跑了。沈巍望着他那两瓣光溜溜的屁股在巷道路灯下忽明忽暗地远去,终于噗哧一声笑了。

真是太可爱了。

沈巍禁不住低下头,习惯性伸手扶眼镜,遮挡自己的笑容,在原地无声笑了好一阵才离开。

 

“我那时就在十几米开往地地方展开摊子等着老大跳完闪人,谁知道他见来人长得美,色心一起,就跳了两分多钟,我手都撑酸了。要不是纸裙给他浪没了,我大概得自己过去把老大给拖走。”

林静醉醺醺地弹着面前的空玻璃杯,口齿不清地继续说完,双眼发直地一动不动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在重温那一夜的荒唐。

“我说呢,当初赵云澜见了沈巍怎么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原来是耍流氓不成反出丑。”延宕在心这么久的谜团一朝得解,祝红却不怎么开心,有些不是滋味地说道。

“这么说来,老大还是有点羞耻心的。”大庆托着下巴,认真地思索了一阵,竟然给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地结论。

“我、我很想算、算沈巍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郭长城不愧是学习部部长,给出了极有本职特色的发言。

坐他旁边的楚恕之立即给他脑门来了一巴掌,说道:“你读的是信计系,又不是数学系,想什么呢?喝酒!”

“喝!今晚不醉不归!”丛波举杯相应。

于是大家继续举杯干了,热热闹闹地继续吃着聊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