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深度交锋

 

入夜,我正在房中伏案抄写,便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从外而来,像踩着我心跳的节拍,一步、一步、一步……让我不由顿住了笔峰,执笔的手在一点点抓紧。

是赤羽,他来了。我莫名有些发慌。明明早上醒来还心心念念地想要见他,结果,好不容易把人等来了,我却又压抑不住将人扫地出门,避而不见的冲动。

怎么办?怎么办?谁来告诉我怎么面对他?第一句话要说什么?要是他提起昨夜的事怎么办?啊~急啊!救命啊!在线等啊~~

“主上。”赤羽翩然而入,心乱如麻的我置若罔闻,头不抬手不停地继续下笔如飞,以不动应万变。赤羽也不打扰我,缓步走来,默默为我点灯添烛。顿时,桌案上一片灯火通明,将我和他的影子照淡了许多。

我余光瞥见他的影子挨着我的影子坐了下来,忍不住偏头看了他一眼,不巧与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我像是被他的目光烫到一般,迅速收了视线,假作毫不在意地继续书写。

我感到赤羽灼灼的视线先是在我身上流转不去,好一阵之后才移开。接着,就听到他富有磁性、高亢又性感的声音在问:“主上摘抄此类术法,是要改进吗?”

“嗯。若能用在战中,威能不小。”我抄完一张纸,搁笔检视,“以战中施展为前提,本座将之简化调整,只不过……”我蹙眉看着纸上的施术步骤,起身走到案边空地上,伸出一手来演练,“有些步骤,运行滞涩,会阻碍真气快速流转……”

其实,我这么热衷于翻阅秘笈和修改术法,不过是为了日后能安然渡过死关做准备。我虽有炎魔幻十姬的一身武功术法,却不能熟练掌握运用,光靠本能反应应战不是办法。而西剑流又处在多事之秋,我没办法闭关练武,只好另辟蹊径,在术法和阵法上做做文章。

我说着说着,竟真沉吟入了迷,忘了赤羽的存在,忘了与他相处的紧张不安。等我反复演练某个需要修改的步骤,翻转着手转过身来时,我看见赤羽正专注地凝望着我。他目中的温情与眷恋好像暖暖的灯火,将我笼罩其中。我一下子便失了声,住了口,情不自禁地回望着他。

灯火在我与他之间摇曳,像是调皮的眼眸在闪烁,像是无声的笑在荡漾,像是情动的光阴在悄悄潜逃。

“军师闲闲没事做吗?那就给本座抄!”半晌,我回过神,走过去将案头堆着的几本书按在赤羽面前。

“是。”赤羽二话不说,提笔翻书,低头抄了起来。

我继续演练,继续冥思苦想,但却完全静不下心来,目光老往赤羽那飘。赤羽抄书简直是一幅灯下美人图。暖黄的烛光照得他棱廓分明,那星眸愈发深邃,那红唇愈发丰润,那执笔的手也格外的勾人,手指修长,指节分明。而他的字,笔走龙蛇,颇有他张扬的风采。

我不知不觉就看痴了,直到赤羽抄完一页纸,抬头看来,我才有了反应,走去坐在他身边,抽过他刚抄完的纸,装模作样地阅看。赤羽似乎知道我在偷看他,唇角勾了勾,翻开另一本书继续抄写。

我坐在他身边,两人虽未紧挨,又彼此隔着衣物,但我却莫名感到了他炽热的体温。也不知真是他的体温,还是我自己的欲火在烧,我拿着纸张,心猿意马,看着赤羽的字,却是满眼昨夜的旖旎春色。

赤羽那披散在夜色中的火发、在火光下的肌肉、被我握在手中把玩的欲望,还有……

“幻十姬大人,”突然,我浑身一颤,不是为赤羽惊醒我的唤声,而是他不知何时抚上我脊背的手,“吾抄完了。”赤羽从背后贴近我,在我耳边吹着热气,悄声说道。他放在我背上的手在缓缓向上抚摸,我感觉他的手就好像我心底的渴望,在一寸一寸的攀升,渐渐困锁住我。

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像被拎住了后脖颈的猫,一动不动地任由赤羽爱抚。我还在适应背上撩人的感觉时,赤羽已经变本加厉地从后面搂住了我,紧紧贴着我,亲吻我的发。直到他温暖的手探入我前襟,轻轻揉抚时,我才突然解了定身咒,想要推开他,却反被他抱得更紧。

“放肆!”我一时挣不脱,转头怒瞪赤羽,喝道,“赤羽你做什么!”

赤羽不答,探头来吻我,我被他激得气性上头,气鼓鼓地一动不动,牙关紧闭地任他亲吻。他吻了一阵,见撬不开我的牙关,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吻,低低地回道:“侍寝。”

“不用。”我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本座若有需要时,自会召军师前来。”

“可是,若这段日子有所松懈,主上受孕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赤羽不为我的威势所动,紧紧搂着我,双手开始在我身上上下求索,“很快,主上下一个小日子就会到来。那时的局势可不容主上有失。”

呃……赤羽的话好有道理。天下风云碑开局后不久,炎魔就会对上黑白郎君,要是因痛经而玩完,这也太搞笑了。要死也不能这么死!我必须赶在那之前怀上才行!

可是……

我虽被赤羽说服,却仍推着他:“但,也不急在一时。本座……”

“痛吗?”赤羽轻轻一句插话,让我顿时羞涩得住了口,只是狠狠瞪着他,“让吾亲一亲,舔一舔就不痛了。”他温声哄着我,伸在衣服里的手轻轻下探,抚上秘密花径外的蓓蕾

“你当本座是三岁幼童吗?”我慌忙闭紧大腿,夹住他不安分的手,咬牙切齿地驳斥道:“哼,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掩饰不了你赤羽信之介以下犯上的野心。”

“是,吾确然……”赤羽一边轻啄我的脸颊,一边用令人骚痒难耐的嗓音在我耳畔呢喃,“……很想顶撞主上……顶撞幻十姬……顶撞你……”

每听到一声顶撞,我就不自觉地回想起昨夜的快感。身体的记忆就此被唤醒,我情不自禁地伸手环住了赤羽的肩头。而这个动作,像是无言的首肯。

等我从那让人意乱情迷的话语里回过神来时,赤羽已经干脆利落地剥光了我的衣物,将我放倒在地,双手捧起我的酥胸,忽左忽右、时轻时重地吮吻起来。

“啊~~”赤羽吸舔着我渐渐坚挺的乳首,突然的用力刺激得我娇呼出声,“啊~啊!啊~赤羽……”我有些把持不住,双手漫无目的地胡乱抓扯。

“唤吾信之介。”赤羽抬眸看着我,唇间的逗弄丝毫不减,含着我的茱萸,目光危险地说道,“看来幻十姬大人似乎总记不住。”

“信,啊!信,信……啊~”我听出了他话里似有惩罚的意味,连忙反复地叫着。与此同时,他温湿的舌滑过我的乳峰,舔了一圈后,回返进攻峰尖,同时张嘴吸住小半波峰,“啊!啊!啊~”我顿时被这种强烈的刺激弄得惊叫连连。

“嘘!”赤羽似乎很满意我的敏感,揉弄着我浑圆的双乳,星眸含笑地凑近我说,“这次没布隔音结界。这里发生之事,幻十姬大人应该不会想人尽皆知吧?”

我闻言,下意识扫了一眼屋中光景。我一丝不挂地躺在赤羽身下,而他虽被我扯得衣衫凌乱,但仍是衣冠完整。我还来不及羞愤这种反差,就被赤羽扳开了双腿,把自己的春光完全暴露给他。

“有些红肿。”赤羽轻柔地用指腹缓缓爱抚我的阴唇,语带歉意,“吾该对你更温柔更节制的。”

冷不防听他这样说,我原本压抑不住的羞愤气恼突然就熄火了。昨晚明明是我把他撩拨得失去理智的。

“我们还是先布一下隔音结界吧。”我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赤羽按了回去。

“不用。这一次吾会温柔的。”他轻轻吻了吻我的唇,然后热唇贴着我的肌肤一路向下,“相信吾。”我有些手足无措地看他吻上了我的阴唇。

“嗯!嗯!啊!”我顿时感到自己被赤羽含在了口中,一阵阵极致快感像连绵起伏的热潮,将我一点点融化。他的唇舌一寸一寸地抚慰着我的秘密花园,阴蒂在他的吮舔逗弄下变得红润欲滴。而我抽搐不已,双手紧捂着嘴,闷闷地呻吟不止。

混蛋!你是温柔了,但这跟我叫声大小根本没关系!真是信了你的邪!

好不容易,终于被赤羽放过时,我已浑身是汗,身下更是潮湿一片,淫糜的气味充盈整个房间。我侧躺在地,闭目急喘,正从之前的高潮中慢慢舒缓过来。而赤羽已不失时机地褪下自己的衣衫,抬着我的大腿,挺入他勃发的欲望。

湿滑的秘径让赤羽毫不费劲地孤军深入。一时间,我的世界里满是他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粗硬,还有那熟悉的顶撞……他的索要一如他他所言,很是温柔体贴。缓缓地深探,徐徐地抽离,我与他身体间不急不缓的吞吐往来,像一场彬彬有礼的交流,是极致的暧昧,是难堪的销魂。不同于昨夜的疾风骤雨,每一次的抽插,都让我无比深切地感受到赤羽的存在,他的形状,他的触感,他的律动,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细致入微,入木三分。

快意像温泉一样浸泡着我,阵阵暖流,舒适无比。这种舒缓的高潮比那种狂野而短暂的极乐更让我痴迷。“嗯~嗯~”我舒服得轻咬着手指,闭目微蹙,慵懒而愉悦地呻吟出声来,双腿不由自主地盘上赤羽的腰。

赤羽将这忘我的媚态尽收眼底,进出得越发勤勉,一边极尽欢好之能事,一边低声倾诉着衷肠。我早已想不起他是从何时起开始唤我幻十姬,只是下意识在听到他的低唤时,嗯嗯啊啊地给予回应。

“幻十姬,”赤羽压着我,话语随着他的抽动忽近忽远地响在耳边,“你近来还会失控动怒吗?”

嗯?我被赤羽顶了好几下,才迷迷糊糊地反应出他的话意。说起来,我好像确实还常生气,但已经不如穿越最开始那般,难以控制身体里的那股气性。

“嗯。”我有些昏昏欲睡,一脸不情愿答话的模样,只是挺了挺小蛮腰却迎合赤羽的挺进。

“很想要吗?”赤羽轻笑一声,故意退出来逗我。

“嗯~”我不悦地再次挺臀送胯向赤羽示意,可他却顶在花径之外摩挲,过门不入,我有些不耐,气恼地怒唤:“信之介!”

“吾在。”

“进来!本座想要,你不准停!”

“是。”赤羽在我脸颊上重重落下一吻,然后将我翻转,抬起我的臀部,从背后造访,仍旧是大开大合地抽插。潮润的秘径早已淫水横流,被他一阵接一阵的捣弄,水声四起。淫荡的交合声渐渐响彻满室。

“禽兽。”我听得有些羞耻,嘴上小声嗫嚅着,身体却很诚实,高高挺翘着臀部,双手撑地,配合着赤羽摇摆着腰肢,丰满的酥胸被晃得波涛汹涌。

“吾是朱雀。”没想到赤羽竟然从密集的交合声中听到了我的嘀咕,一边贴上我的背,戏谑回道,一边伸出手,抓揉我那晃得他眼花的双乳,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弄着茱萸,“主上的伟大,真是让属下念念不忘。”

赤羽的袭胸让我有些吃不消,双手脱力,颤颤巍巍地撑不住地,于是我干脆软软地趴了下来,语气娇柔,带着些委屈地说:“信之介你故意的,你在故意拖延。”

“是。吾在珍惜拥有你的时光。”赤羽见我乏力,又改了姿势,抱我在怀,继续在我体内顶挺冲撞,耕作不辍。

如此半宿过去,我已有些承受不住,心生一计,挣扎着环抱住赤羽的头颅,妩媚娇柔地贴在他耳边轻唤:“射吾吧,阿、娜、塔……”

听到这样的称呼,赤羽身形明显一滞,随即如我所愿地开始急促猛烈的冲刺。我被他困在怀中,动弹不得,被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情潮劈头盖脸地浇灌冲刷,瑟瑟如秋风中的落叶。

“再唤一次。”释放之际,赤羽拥紧我,温声低语。

“阿娜塔。”声未落,他的满腔热忱就倾泻在了我体内。

夜,犹未尽。我们,相拥而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