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还珠赌局

还珠楼里,我提着一坛酒,随着引路的杀手徐步而行,兴致盎然地打量着楼里的陈设。杀手将我领到一间厢房前,径直退去。我深吸一口气,掀帘而入。屋中,温皇早已设香备茶以待,羽扇轻摇,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西剑流流主大驾光临,温皇真是受宠若惊啊!”温皇起身,向我翩然一礼。

“知道你复生,本座特来祝贺。”我把手上的酒递给温皇,介绍道,“东瀛的梅酒,果味甜柔,酒味浓烈,一体交融,令人沉醉。本座不知你之喜好,但中原、苗疆皆无此种佳酿,可堪一品。”

温皇接过酒,笑道:“想不到流主对温皇真是青睐有加。”

寒暄之际,我们各自落座,温皇亲自为我倒茶。我强作镇定自若地端起茶,轻啜慢品。

天啊!温皇亲手沏的茶啊!就是有毒也要喝啊!冒险来还珠楼,真是太值了!

温皇一边品茶,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我。谁知,我竟比他设想的还要沉得住气,竟好似真的是为着喝茶而来。

“说起来,今日好像是天下第一术之战。流主不去观战吗?”沉默了好一阵,温皇终于开口试探了。

“此战本座虽有好奇,但没你好看,所以本座便坐在此喝茶了。”

“哈。”温皇又另挑话头,问道,“温皇有一事不明,流主如何笃定吾就是任飘渺?”

“直觉啊。本座早说过了。本座又不是智者,不会像军师作那种复杂的分析判断。对自身不利的,除掉便是,需要讲道理摆证据吗?”

“所以,温皇的一条命就此枯血荒魂断脉了。”

“打是情骂是爱嘛~”我端着茶杯,笑吟吟地斜睨温皇一眼,媚眼如丝。

温皇也回以邪魅一笑:“流主的恩宠真不是寻常人可以消受。”

“能让军师心心念念,你不可能是寻常人。”我们两人此刻言笑晏晏的情景像极了那日动手杀人的前一刻。

我放下茶杯说道:“清茶味淡,只适合智者饮,不如留待军师陪你品,本座想和你喝酒。”

“流主只是来寻温皇喝酒的?”温皇应我的要求,羽扇在桌上一抚,一桌茶水换成了酒。

我也不客气,揭开泥封,嗅了一口坛口冲出的酒香,一边赞着好酒,一边给我们两人的酒碗满上酒。

“本座就是趁军师不在西剑流,才偷跑出来找美男子饮酒作乐,你信吗?”我放下酒坛,端起酒碗,咕咕就灌了大半碗。

“那温皇当真荣幸。”温皇也端起酒碗,与我轻轻碰了碰酒碗,喝了一口,说道,“流主如此豪迈率性,或许找藏镜人喝酒,更有乐趣。”

“找他?酒还没沾唇,就已经打起来了。有西剑流做的那些事,你以为他会对本座心平气和?”

“哦?所以,流主是直觉温皇不会介意流主曾做过的事了?”

“游戏人间、玩弄生死的你,真会在意吗?”我喝完一碗酒,一边给自己续杯,一边故作醉态地歪头斜视温皇,挑逗道,“再说了,漂亮的女人总是能在男人面前得到特别的宽容。”

“唉呀,聪明的女人最懂得把握男人的心。”温皇笑着,又与我碰杯,再饮一口酒,说道,“看来,武道之外,流主也擅心计。”

“本座怎敢在你们智者面前班门弄斧。只是知晓你非绝对的敌人罢了。”闻言,温皇眸中闪过一抹锐利的流光,我继续说着自己此行的目的,“你要同西剑流玩什么游戏,本座不管,那是军师在处理的事情。本座想同你玩一个赌局。”

“赌局?”温皇语带兴味地重复道。

“赌本座会否死在你的游戏之中。若本座没死在你的杀局中,你,无论是温皇还是任飘渺,都必须出手保赤羽安然回东瀛。”

“只保赤羽一人?”温皇抚扇沉吟,“流主真有自信。”

“就是没自信,才与你赌。”

“哦?”温皇若有所悟,转而问道,“流主若是败亡……”

“本座若死,赤羽会陪你玩一场游戏。”说着,我掏出一个锦盒,递给温皇,“有此物在手,他必随你之意。”

“这是……”温皇接过锦盒,轻抚盒盖,问道。

“本座再次复生的关键。”

我虽说得肯定,但温皇却直接点破道:“不可能。”

“但他会信,也只能信。”我有些怅然地说。

“此局,吾若赌,无论输赢,总要保赤羽一命。流主真是用心良苦。”

“你若拒绝,本座也无可奈何。”说罢,我自顾自地喝起小酒,其实心里紧张得不敢看温皇。

等了好半天,才听到温皇笑道:“哈哈哈,最难消受美人恩。如此有趣的赌局,温皇岂会错过。”

“你是等着看赤羽的笑话吗?”我听出温皇话中的嘲讽,不由得抬眼瞪了他一眼,酒碗啪的往桌上一搁,“不喝了,这促狭的酒。本座要回了。”我站起身,转身就走,温皇也礼数周备地起身相送。

离开还珠楼,我走出了好几里路,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搞定了!花了几天时间想的办法,总算有效。这样一来,就算赤羽坚持陪我上天允山,无论我最终是死是活,他都能安然。

 

我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自己住的小院。远远的,我就望见了自己的房门是开着的,不由收敛起轻舞飞扬的神色,换上平常高贵冷艳的模样,走进了房间。赤羽果然在屋里等候。

“战果如何?”我早知道梁皇无忌受伤,这一场西剑流不战而胜,但见赤羽目光灼灼地审视着我,忙借着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战而胜。”赤羽根本不好糊弄,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慌,在我若无其事走过他时,一把拉我入怀,贴着我的脸一边浅吻一边轻嗅,“你去哪了?”

“只是出去走了走。怎么了?”我被他吻得酥痒难耐,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你喝酒了。”赤羽说着,用额头贴顶我的额头,逼视着我的眼,继续说道。

“是啊。碰上小酒肆,兴致来了,就随便喝了个小酒。”我眨巴着眼,暗自忐忑地回望着他。

“好喝吗?你想喝酒为什么不找吾?”赤羽开始深吻我,温热的舌很细致地舔着我口中每个角落,似乎在反复品味那残余的酒味。

我有点发慌,也不知道还珠楼的酒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万一真给赤羽尝出来,这关就不好过了。虽然害怕,但我更不敢推拒,免得引起更多的怀疑,只好乖乖地任由赤羽舔尝到满足。

良久,也许是我表现良好,也许是赤羽没找到什么端倪,他松开了我的唇,转而亲吻我的耳和颈脖。我觉得他的吻不太像平时亲热的那种吻,更像是在侦查敌情,检查我身上的气息和痕迹。

“要不要本座宽衣解带,让军师深入检查一下?”我有些哀怨地瞪着赤羽,而他笑了,轻啄了一下我的鼻头。

“你回来就好。吾等下就要出门,今夜不用等吾,好好休息,准备迎战。”赤羽停下吻,搂着我耳鬓厮磨地交代道。

“是。军师大人。”我学着众人对赤羽的恭敬模样,对他低眉顺目地点头应声,引得他又恋恋不舍地狠吻了我几下,“对了,昨天你不是说过排布之事已经妥当,现在又有什么事,需要你出门亲办?”

“一点琐事,不需要主上记挂。”赤羽松开怀抱,站起身,离开之前,他又用折扇轻敲我前额,语气严肃地叮嘱:“好生休息。”

“哼!又以下犯上。”我不悦地拍开他的扇子,嘟囔道。

等赤羽走了好半天,我才突然回过味来,按剧情,这时候赤羽是去还珠楼会温皇啊!我才去过没多久,不会被赤羽察觉吧?我上上下下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确认衣服上没有什么饰品挂件遗失,才稍微安下心来。

温皇应该不会主动告诉赤羽我见过他,更不会提我们之间的赌局。嗯,我要淡定,不能自乱阵脚。智者又不是无所不知,我要淡定,淡定……

 

还珠楼内,同样的房间,同样悠闲以待的温皇,却是不同的访客。

赤羽一踏进房间,就闻到了淡淡的酒香,立即就想到了我口中的酒味,虽比屋中的气味还要淡薄许多,但却是同一种酒无疑。

“军师大人~!”温皇玩味地看着赤羽一进来的神色,闲闲唤道。

“神蛊温皇!”

赤羽眼神一利,举掌拍向温皇,而温皇一番羽扇,从容接掌。两人对掌,彼此震退一步。

“哎,赤羽大人因何怒气冲冲、杀气腾腾呢?”

“面对一名瞒骗世人、化名诈死的人,你说吾该不该气怒?”

“气怒也改变不了事实。”

“哦?那何不化成天下第一剑?好让吾接受事实,铩羽而归。”

“温皇岂敢。”

说话间,温皇羽扇一挥,向着桌上的茶水做了个请的手势。赤羽便收了掌,款款落座,接过温皇斟来的茶,语带讽刺:“能中吾主枯血荒魂断脉掌又死而复生,又能双化温皇与任飘渺,毒、剑并行,可堪称是天下第一人的你,有何不敢?”

“耶,这是温皇的侥幸,死是事实、活也是事实。”

茶虽是新沏的,但赤羽手中的茶杯却是我用过的。只是一口,赤羽立即闻出了杯上残留的香气,不由问道:“嗯?这茶……”

“有人说清茶味淡,只适合智者饮。所以,温皇特意为军师大人沏了一壶清茶。”

“她还说了什么?”赤羽转着手中那只小巧的茶杯,看得专注。

温皇见状,假装懊悔道:“唉呀,是吾疏忽了,竟忘了美人留香,三日不绝。”

“茶也喝了,酒也喝了。”赤羽依然把玩着茶杯,看向温皇的目光,锋利如刀,“巧舌如簧的你,想来定与吾主相谈甚欢。”

“是啊。强大、聪慧、倾国倾城,这样的红颜知己,有谁能拒绝呢?”

话未落,赤羽把玩茶杯的手骤然停止了动作:“神蛊温皇,你究竟盘算为何?!”

“若是凡事都要有原因、有理由、有答案,这样的人生岂不是太无味、太无趣了?”

“若无因、若无果,如何游戏天下?”

“哈哈哈……赤羽大人真乃知音者。”

赤羽缓缓放下茶杯,改拿起扇子,一边无声点着桌面,一边心思莫名地笑看着温皇说道:“温皇若是寂寞,不如本师陪你过招解闷如何?”

“赤羽大人不用心急,温皇暂无离开还珠楼的打算。”

“如果吾执意要与你一战呢?”赤羽一把握紧折扇,将扇端指向温皇,挑衅道。

“那温皇也不免要为自保而出手了,只怕我下手不知轻重,万一伤了军师大人,吾就不免又要上西剑流向贵流主赔罪了。”

“嗯──”一言既出,顿时赤羽昂扬的战意收敛了回去……

 

西剑流内,我正没心没肺地睡得香甜,完全不知被归来的赤羽注视了好半晌。等有些干涩的秘径被一股炽热顶撑时,我才迷迷糊糊地醒来。由于周身都充斥着赤羽熟悉的气息,我便也懒得睁眼,毫无戒心地伸手环住伏在我身上的他:“阿娜塔……”

我与赤羽和好的这几日,正是天下风云碑开战之际,赤羽很克制,只要过我一次,而且极尽温柔,搞得我有些欲求不满。今夜面对他的积极挺入,半梦半身的我顺着内心的渴望,很诚实地向他舒展开身体。

没几下,赤羽就感到了我的情动,秘径里湿润起来,渐渐泛滥如潮。于是,他的欲望似乎更加壮大坚硬了。他克制着兴奋,动作轻柔,生怕彻底弄醒了我。

“还珠楼的酒滋味如何?”

我晕晕乎乎地享受着那一阵阵情爱的滋润,隐约听见黑暗中飘来一句问话,便下意识地点头,好像还砸吧了一下嘴,含糊地回答道:“勾人。”

“勾人?”那个飘忽的声音又问:“还珠楼勾人的是酒?”

“是温皇。”

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话刚答完,我就被赤羽紧紧拥住,他抱得那么紧,简直把我揉进他身体里一样,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很是难受。体内的进出也停止了,得不到快感的我不由扭动身体,挣扎着,发出不满的哼声。

“罢了。”赤羽放松了拥抱的力道,一边继续身体力行地取悦着我,一边无奈地看着我醒不过来的迷离媚态,低声呢喃着,“幻十姬,这一次就先寄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