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亡命沦心

 

只花了一个时辰,亡命水就被我配了出来。我其实一直都有意无意地囤积亡命水的药材,以备不时之需。我没想到,第一个使用的人竟会是鹧鸪翎。

不,不行!如果喝了亡命水,那将来生不如死,会比现在高烧昏迷还要痛苦千百倍。

想着鹧鸪翎带着稚气的脸,我迟疑了。

我不是在救他,我是在害他,将他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不能这么做!硬将他留下,是一种残忍的自私。我应该学着去承受失去的痛苦,而不该让一个孩子去承受非人的折磨。

我慢慢放下手中的亡命水,可鹧鸪翎的声音却在耳畔回响。

“干娘,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就等着看我做英雄吧。”

“我想当兵,我要上战场!”

“干娘,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的功勋就会让你情不自禁拿去跟别人显摆的。”

“我一直梦想着征战沙场……当一个所向披靡的大将军……”

我忍不住又拿起了亡命水,定定地看着。

“干娘,我还能好吗?还能再上战场吗?”

“结果却……连干娘也没有办法了吗……”

“我错了,我不该一心当什么大英雄。”

“对不起,我这次怕是活不了了……”

鹧鸪翎,干娘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若不想临终抱憾,你就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你愿意吗?你能承受吗?你一定不知道亡命水的代价有多恐怖……

“冥医。”突然,默苍离轻浅的叫唤在我身后响起。

我惊得连忙跳转身来,下意识地把手上的亡命水藏在了身后,一脸惶恐地看着默苍离问道:“找我什么事啊?这么晚了,你进来也没个响动,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其实我不知道,默苍离在帐外就叫了我两声,进帐后又叫了两次,我听到的已经是他的第四声唤了。他原本只是来了解最新伤亡情况,另有谋算,现在看我有些状况,便问:“你在做什么?”

“制药啊。”

“什么药?给谁的?”

原本还对答如流的我顿时沉默了,我低下头,转过身去,不敢与默苍离面对面。我下意识地不想告诉他亡命水的事,因为那将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默苍离没再追问,只是静默地看着我。

“是……”许久,我受不了他的凝视,支支吾吾地答道,“……毒药!”然后我一咬牙,发泄地一口气说道,“这是亡命水,是给鹧鸪翎的!但是,我忍不下心!”

“你救不活他,所以想他早点解脱?”

“不是。”我开始哽咽,“我从没想要任何人死。而且,亡命水只会让人生不如死,我不想用在一个孩子身上。”

“生不如死?”

“那是一种非人的折磨。”我把藏在手心里的琉璃小药瓶拿了出来,轻轻晃着里面看起来很清澈的亡命水,一边看着一边对默苍离说道,“亡命水是师尊所传的秘药。只要人还剩有一口气,无论是多严重的伤,多难缠的病,都会在片刻间,恢复如常。但是,这种效果只会维持一段时间,过了时效,人就会比饮用之前病得更重,伤得更深。必须再次饮下亡命水,才能重新恢复如常。而每次饮用,都会缩短亡命水作用的时效,到了最后,亡命水就时时不能离口了。一旦停用,就全身溃烂,痛不欲生,而且还死不了。那种痛苦不是生人可以想象。”

“亡命水配制困难吗?”

“知道配方就不难。”我下意识回答完,猛地转身看向默苍离,“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天明之前,你能用亡命水让伤兵营全员恢复战力吗?”

“策天凤!服用亡命水是什么后果,你都没听到吗?!”果然,默苍离果然是这种反应,我也不知是悲伤还是恼怒,激动地对他吼道,“我是治病救人的医生啊,我可以无视各种世俗陈规,但,我不能违背医家准则。这样做,我根本是医德沦丧。”

“那你想用多少条人命来维系自己的医德?”

“我没有……”我被他的话噎得胸口一闷,一口血涌出喉头,我来不及吞咽那口腥甜,一抹红艳便慢慢地从我嘴角渗了出来。

终究,要和默苍离在一起,便躲不过被那钜子舌说到吐血的命运。也许,我会吐着吐着就吐习惯了。

这一口血让我顿时浑身发软,我连忙扶着桌案,跌坐了下去。默苍离纹丝不动地立在那,没有一点要来扶我的意思。他一瞬不瞬地逼视着我,眼眸深邃,我不敢与他对视,只是低着头,挣扎地说:“非要走到这一步吗?在知道亡命水之前,你不是有办法吗?”

“是。但那会死更多人。”

“可是我做不到啊!”我崩溃地伏案痛哭。

“如果做不到,你就不会配制出亡命水。”

“我只是受了刺激,一时冲动。做来看看,想想而已,要拿给人喝,我是真的做不到。”我不敢想象,以后与不似人形的鹧鸪翎诀别的景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要如何去面对那满营的伤兵?

“冥医,你会帮我。”

夜,仿佛被默苍离淡淡的一句话给凝结了。我停下哭泣,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望着他默然凝视着我的眼,望着他眼中的苍凉。

“我帮你。”

“策天凤,我想帮你。”

“我要帮你,停止战争,让更多的人活下来,安宁度日。”

那是我对他说过的话,是我给他的承诺,是我要当他的战友,分担他的痛苦。如果现在我若说不,是不是很伤人?苍离,你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良久,我收回目光,别过头去,眼望虚空,语气平静地说:“好,如君所愿,我会帮你。”默苍离闻言,缓缓转身欲走,我继续说着,“策天凤,其实你知道,我爱你。”随着我的告白出口,默苍离的脚步停住了。

营帐内,两个以背相对的人,一个娓娓倾诉,一个默默聆听,却是将心在面对着面。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总会相帮。这一次我很难过,不是因为我放下了自己这一生的坚持。我可以为你,为你的理想,舍命,甚至抛却医德。我难过,是因为我说要温暖你,结果,我却反而当了推手,将你推向罪恶的深渊。策天凤,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说完,我便泣不成声。我不知自己是在为谁而哭。为那些已经死去的村民,为正在走向死亡的鹧鸪翎,为我所爱的默苍离,还有,为我自己。

我一直抽泣到浑身发麻脱力,才渐渐停下。我正用手胡乱抹着泪,准备起身去配制亡命水时,一声轻柔的低语从身后传来:“你救不了我。”

默苍离!他、他竟然还没走?!我还以为他早就走了。

我惊讶地转过头去,却看见默苍离茕茕远去的背影。

他为了回答这么一句话,等我哭半天吗?

话说我刚才是不是向他表白了?我勒个去!我竟然在情绪失控下向他表白了!啊,算了,他若提起,我就当自己是激动之下口不择言,词不达意,绝对不承认!再说他也不可能会无聊到提这种事。

 

次日,第一缕曙光尚未洒落时,军中已在为新的一天而备战。伤兵营中,一千多名重病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士兵已经喝过了亡命水,并将携带上一壶亡命水,准备突围,前往翩地营救雁王与当地百姓。

他们排着队,从我和几个伙头兵面前经过,将水囊递出,让我们装满亡命水。鹧鸪翎也在其中,他得了特许,出列来和我道别。

“干娘,你研制出的药真是太厉害了,我们都管它叫神仙水。”鹧鸪翎看起来朝气蓬勃,又恢复成了往昔那个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少年,“干娘,你看你,眼睛又红又肿,是熬夜熬的,还是哭的啊?”他伸手轻轻碰了碰我的眼睛,皱着眉道,“我就迷迷糊糊睡了几日而已,干娘怎么好像老了好几岁……”

“臭小子,你还敢说我老?!”我忍不住怒上眉梢,扬起手就要打。

鹧鸪翎嗖的蹿出老远去,笑嘻嘻地辩解道:“干娘不老,干娘是仙女下凡,怎么可能会老呢?是干娘你听错了。我是说,干娘别担心,这一次有王师亲自领兵,我们一定能打个大胜仗。大家都说王师可比雁王还厉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闻言,心如刀绞,对鹧鸪翎有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我也没时间去告诉他亡命水的真相,只好问他:“鹧鸪翎,你现在恢复了,又能上战场打仗了,高兴吗?”

“高兴!”鹧鸪翎用力地点点头,收敛起嬉皮笑脸,很认真地回答我。也许,他从我的问话中觉察到了我的郑重。

“我知道战场杀敌,做一个英雄一直是你的理想。我想知道你会为之付出怎样的代价?你怕死吗?”

“不怕。”

“那生不如死呢?如果要你承受非人的痛苦,你还会坚持,不会后悔吗?”

“我不怕,也不会后悔。我知道,当英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你是一个聪慧懂事的好孩子,既然你有觉悟,干娘我也无话可说。”我含泪紧紧地拥抱了他一会,然后恋恋不舍地放开他,双手颤抖地给他的水囊倒满亡命水,亲手递给他。

“干娘。”鹧鸪翎接过水囊,怔怔地望着泪流不止的我。

“去吧。”我怕自己再度失控,头也不回的转身跑走了。

“干娘~再见了~”鹧鸪翎反应过来,在我身后大声喊道。

不,还是再也不见吧。死在战场上,能痛快一些。

我一边哭一边漫无目的地跑,只想离鹧鸪翎越远越好,突然,我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我只来得及抬头看清那人是默苍离,就整个跌进了黑暗之中。

“雁卫。”默苍离抱住被他手刀敲晕的我,淡淡唤了一声。在他身后,便走出一人来,从他手中接过我。

“出发。”默苍离一声令下,全军开拔,兵分两路,一路突围去营救雁王,一路突围诱敌,并准备接应救援。

 

等我醒来时,我所在的那一路大军已经成功突围,在某处安全之地安营,原地待命。听完雁卫的解说,我揉着后脖颈,郁闷地嘀咕道:“下手还真是重,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的吗?说起来,他眼中是不是根本没有男女之分?根本就是个人工智能。咦?说不准还真是未来高科技化的人工智能穿越来的呢?如果有机会好好检查一下他的身体,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端倪。嗯,也不对,万一是人工智能魂穿怎么办?啊!这也太恐怖了!”

我用力摇摇头,把脑中的胡思乱想都抖干净。这一次难得是我知道的剧情,必须早做准备。我知道这一战比鹏、雁王,甚至连默苍离都会受伤。

于是,在处理完营中的伤兵后,我就马不停蹄地给这三人准备内服外敷的伤药。因为曾经救治过比鹏,对他的身体状况很熟悉,我便给他准备了治疗各种伤的药,就算这次用不上,以后也能用。默苍离还能被人逃命,看着并不吃力,只是嘴角带血,应该是不重的内伤。雁王应该内外伤都不会少,内伤看着更重。

我正思忖着,将基本辅药给配好,等到时候再视他们的状况,添加主药。这时,便有士卒来报,比鹏一个人活着回来了。我赶去医治,发现比鹏已昏迷多时,原来是他的亲兵拼着最后一口气将他拖到此地的,人一到营前,那亲兵就此断了气。士兵们见到比鹏的惨状,都窃窃私语,人心浮动起来,担心起雁王的生死。

我却知道默苍离一定会带着雁王回来的,而且会很快。果然,就在我刚刚处理完比鹏时,默苍离就背着昏迷的雁王,独自回来了。我跟着他进屋,在他放下雁王后,我立即一手把他的脉,一手把雁王的脉,片刻之后,我先掏出一颗药丸塞给默苍离,便转身忙着抢救雁王去了。

默苍离吃了药,便一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抽空瞥了他一眼,说道:“雁王没有性命之忧。他内伤沉重,气空力尽,短时间内不会清醒,你先去养伤,我还要处理好一阵。”

我又忙了一会,听不见默苍离离开的响动,不由抬头去看他。他正定定地凝视着昏迷中的雁王,嘴角上的血还没顾得上抹,眸中的神色复杂难名,这一次我感受不到他此刻的情绪,或许,是因为他的情绪并不是冲着我。

“你如果不想走,至少给我坐下等。”我看着他心疼,忍不住起身去把他按到屋里的座椅上,“你站在那会挡光,还会影响我的注意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