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征服

 

次日,我醒来时,天光已大亮,戮世摩罗正沐浴在明媚的晨光中,抱着我睡得香甜。他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覆在我的双峰上,他大片温热的肌肤紧贴着我。萦绕我的还有他那种富有朝气的性感气息。

我抬眸看向近在咫尺的戮世摩罗。他紧闭的双眼敛去了平日里的凌厉与霸道,恬静的睡颜少了几分邪魅与危险,便将原本的俊俏与可爱突显了出来。是的,我觉得他其实长得很可爱。他的脸带有些许婴儿肥,这让他撒娇耍滑时十分讨喜,把人气得牙痒痒,却就是恨不起来。真是可甜可盐,魅力十足的家伙。

我忍不住伸手轻抚那张令人着迷的脸庞,微笑着想,你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乖巧可爱啊!醒着时就像一只受伤的幼兽,警惕不安,时刻亮着利爪意图攻击,充满算计与危险。

谁知,我才刚摸了一下,戮世摩罗就毫无预兆地睁开眼来看我。他竟然醒着!他的呼吸根本没有变过,竟然是从一开始就在装睡了。我一惊,慌忙收回抚脸的手,扳开他抚胸的手,坐起身来,想要起床逃离。

“怎么不继续了?”戮世摩罗声音懒懒地,伸手揽我的腰,又将我拉回到他怀里,然后一个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轻抚我的脸,低声问道,“你爱我吗?”磁性的声音随着他呼吸的热风吹拂在我脸上,吹得我心田一片凌乱。我看着那双居高临下紧盯着我的眼眸,莫名有些惊慌失措。我想回答不爱,就被那期盼的眼眸看得说不出口来,但,假意逢迎的话,我也同样难以出口。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踌躇,原本轻柔抚脸的手猛然扳起了我的下巴。戮世摩罗的声音陡然冷冽霸道了起来:“说你爱我。快说。”我开始挣扎,想要推开他,躲避这场逼问,他却早有防备,压制我抵抗的同时,分开我的双腿,又一次强行侵入。

“啊!你!”这臭小子又不做前戏,就直接进入了。我微蹙眉头,咬着下唇,忍受体内随着缓慢抽插而来的钝痛。紧致密闭的花径还没适应戮世摩罗的再度造访,柔软的肉壁被他硕大的肉刃缓缓撑开,重重地碾压而过。

“疼,好疼。你给我出去!”我死死抓着戮世摩罗的肩头,指甲再度嵌入他的肉里,用力地推开他。不一会,他的肩头又出现一道道新的指甲划痕。他却是很享受这种挠痒痒似的微痛,轻笑着不断发力。

我未料到,只是经过昨夜数次的演练,戮世摩罗已经自行摸到了诀窍,他在缓插慢抽之间,寻到了我的敏感点,然后开始尝试不同的进攻。“啊~不要!”我被他出其不意的一击,顶得娇吟一声。

“师尊喜欢这样吗?”戮世摩罗察觉了我不同以往的反应,便放弃了舔吮我的乳峰,凑到我脸边,亲了我一下,坏坏地笑问,“是这样吗?嗯?”他一边问,一边急促地顶着我体内的某处,凭借着强有力的腰腹力量不断地让他的肉刃戳顶着,顿时让快意如决堤之潮将我席卷淹没。

“啊!啊!啊!啊……”我禁不住浑身轻颤起来,随着戮世摩罗的每一下运作而呻吟,双腿也不自觉地盘上他的腰,脚尖也在随着他的顶击而一下又一下的绷直。原本推拒的手也下意识地环抱起他的肩颈,在他背上胡乱地抓摸。强烈的高潮感让我有些窒息,我扬着头,大口喘息着,一声声魅惑的淫声也随之从口中逸出,“啊~啊~啊~”

“师尊,你湿了哦。”戮世摩罗很满意我被爱欲左右的情态,一边舔着我因仰头而绷直的脖颈,一边戏谑地道破让我难堪的事实。

“你……放开我……”我强忍呻吟,咬牙切齿地急急说道。

“想让我放过你,简单啊,说你爱我给我听。”他好整以暇地回道,同时,也在用身体狠狠回答了我。

“啊~你……你从一开始就会错意了,我对你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他放缓了进出我的速度,让我得以把话说完。

我看向他,突然灵感乍现,喘息着问道:“如果,如果有一天,网中人重生蜕变出了意外,改变了性别,你也会这样对他吗?”

“嗯?”戮世摩罗闻言,顿时脸色一沉,侵占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阴晴不定地看着我,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哼!这下你傻了吧。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很重口。我非常庆幸找到了一个比较能说明问题的比喻。

但,戮世摩罗沉吟了片刻,竟然又开始如火如荼地动了起来:“看来问题在于你还没有做我女人的觉悟。不要紧,我会做到你有这种自觉。”

“你!”我大吃一惊,“你这变态!”

“你和网中人不一样。”他从我身体内拔出沾满淫液的肉刃,起身将它戳到我唇上。我下意识偏头想躲,却被他捏住了下巴,被迫张口吞入那硕大的欲望。然后居高临下看着我吃力吞舔的模样,轻笑道,“你看,你对我百依百顺,若换成别人,早就对我动手了。”

“呜……”我郁闷地伸手去抓他的大腿,表达不满之意,在他腿上划出了数到细长的血痕来。

“乖,用力舔。”对于我的抓挠,戮世摩罗丝毫不以为意,舒服地低叹一声,又将他的欲望朝我口中深挺了一下,抵着我的喉咙。我难受得溢出泪来,但被他禁锢住头颅,只能依他所言,费力地用唇舌取悦他。

也不知是我的服从让他满意,还是我的难受让他放弃了口交,他将凶器从我口中抽出,然后用肉肉的龟头贴着我的脸一路向下滑,从双峰间挤过去。

“我的确是太过纵容你了。别以为我真的不会动……”就在我放狠话的同时,戮世摩罗却充耳不闻,兀自转换体位,抬起我的腰臀,从背后攻入。“啊~啊~”我的怒斥很快就被娇吟所取代。

柔和的晨光转为炙热的日光,再慢慢黯淡,变成了绯红的夕照。屋中的春色依旧盎然,啪啪啪的交合声络绎不绝。持续不断的高潮让我虚脱瘫软,浑身湿漉漉的,连头发也被汗水濡湿大片,下身溢出的淫水让屋中充盈着淫糜醉人的气味。我只觉得口干舌燥,连呻吟也无力发出,软软地任由戮世摩罗把玩。

我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说到做到,一整日都没放过我,他的欲望也比我预期的还要蓬勃,即便在低迷休息的时候,他也会用手指让我沉沦欲海无法自拔。眼下,他又有了兴致,抬起我一腿搭在肩头,轻车熟路地进出我身体,翻云覆雨。

戮世摩罗也同样浑身汗湿,在夕晖中,他的胴体闪着水亮的光泽,仿佛每一块肌肉都在散发着性感的辉光,尽显力与美的极致。他的俊颜在逆光中更显出一种成熟与深沉的魅力,看得我心神一荡,体内的快感在动情中又攀升了新的顶峰。

“我爱你。”在高潮迭起的抽搐中,我喃喃地说了一句。

“再说一次,我听不清,你说你爱谁?”虽然我说得很小声,但戮世摩罗还是听到了,他并没停下抽插的动作,而是将我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继续着猛烈的冲击。

“戮世摩罗,我爱你。”我软弱无力地趴在他的肩头,妥协地又大声说了一句。

“继续说,不准停。”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终于,戮世摩罗在我的告白声中结束了这一日漫长的激战。我在他退出我身体后,立即昏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已经到了新的一天。我坐起身来,看着墙壁上投影出的斑驳光影发呆。戮世摩罗人不在,但屋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还有昨日荒淫的味道也依稀可辨,没有完全消散。

“在想我吗?”我正头脑一片空白地愣神,就听到耳畔有热风吹拂,转头一看,竟然是御魂笑光辉,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进屋坐到我身边的。

我看到他端了食案进来,顿时就觉饥肠辘辘,连忙披衣起身进食。整个过程,御魂笑光辉都在饶有兴味地看着我。我快吃完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看什么!”

“师尊比初见时更动人了。”他见我不为所动,又继续撩拨道,“果然被雨露滋润过就是不一样。”

我忍不住呛他道:“说起来,你技术不行,用了一天时间才让我屈服,还是在我纵容的前提之下。身为一名帝王,而且还是魔世的君王,你的程度会被人耻笑。明天开始,我教你如何以身控心,男女通吃。”

“为何不是今天开始?”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你昨日太过分了。以后我不会再纵容你,最多让你一天一次。”

“师尊,还是一天两次吧,早晚各一次。”御魂笑光辉眨了眨眼,哀求道。

“不行!”我有些气结,“你当为师是什么?泄欲工具吗?”

“我是正常的男人,而且年轻,气血方刚。有师尊这种诱惑朝夕在侧,太过为难我了。”

“讲得好像你巨骨症治好、恢复正常身体之后,就没见过美女一样。”

“的确没见过像师尊这般绝色的美人。”

“好吧,妖族的确更能魅惑人。”我叹了口气,懒得再继续与他抬杠,“但,我从没对你施展手段,看来你还要学会禁欲,抵御媚术,抵御美人攻心。”

御魂笑光辉闻言,眸光闪了闪:“师尊会媚术?”

“当然。我是大妖,不过我实力太强,基本没什么机会用到,所以并未精修。但,用来训练你的心智足够了。”

“那徒儿就拭目以待。”

 

于是,往后的一连十数夜,我手把手地教小空房中术,他学得很快,乐此不疲地缠着我与他实战,将我前后穴都给侵占了。

“这种手段你练来,真会对男人用吗?”在经历过一番激荡的云雨之后,我瘫软在戮世摩罗怀中,声音虚弱地问道。

“师尊恢复完整时,不是可男可女?届时,师尊若变成男人拒绝我,我正好动用这种手段逼你就范。”他正调皮地揉捏着我的酥胸,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你!”我有些气结,狠狠地瞪他一眼,“你还真敢讲!竟然打算用我教你的手段来对付我!你真不愧是背骨仔联盟的创始人。”

我勉力坐起身来欲走,他连忙抱紧我哄道:“师尊别生气,我开玩笑的。”

“放手,我要回房休息了。”

“为何不留下陪我一起睡?”

“好让你明早偷偷进入我吗?说好一天一次,你偷吃我都还没罚你,你还想再来?”我没好气地挣脱开他的纠缠,披衣起身,“你现在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防不胜防。我也没有可以再传授你的了。明天开始,学习禁欲吧。”

“是吗?那今夜就更不能让你走了。”突然,戮世摩罗的眼眸一暗,一股危险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让我顿时一个激灵,正想逃离时,就被他揽腰抱起。

“不!”当他的一只手探入我大腿内侧,我就知道自己将要沦陷了。如今的戮世摩罗,只要把握住最初的先机,就能让人深陷于肉欲之中,“啊~不要,不要啊~”我在他身下奋力地挣扎,不甘地喝斥,“戮世摩罗,都说了只准一天一次的!你……”

“乖,叫帝尊。”戮世摩罗一边在我体内顶挺,一边手法娴熟地抚弄着我的阴蒂。

万千的滋味仿佛在他指间散开,绚丽的烟火仿佛在他的顶撞中爆裂。我很快就被这种澎湃激荡的快感淹没,失魂落魄,神智不清。也许是妖族的体质特殊,我发觉自己这一世的性欲特别旺盛,尤其是被戮世摩罗开发之后,那种暗藏在肌肤中的渴望被彻底激活了。现在光是看着他赤裸的肌肉,下身就会有湿意。

“帝尊……”我满面酡红地娇声唤着,情不自禁地对着戮世摩罗大开双腿,下身蜜穴的收缩吸吮随着我的动情而越发强烈起来。

戮世摩罗也禁不住吸了一口气,低叹道:“师尊还真是紧,我差一点就要把持不住了。”他继续在我体内驰骋,忽快忽慢,时不时用他性感的低语撩拨我,“师尊舒服吗?我是不是你的好徒儿?嗯~”

我被他挑逗得面红耳赤,羞耻得无地自容,只能在心中腹诽:小空你等着!下面的课程我会让你度日如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