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美人关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水榭中,烛影幢幢,香风轻曳着纱幔,我斜倚主座,端着一酒碟,望着庭中朦胧夜色,娇柔婉转地吟咏着。与此同时,戮世摩罗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水榭。他披散着发,只穿了一件浴衣,松散的衣襟将他结实的胸肌半遮半掩,举止间时时散发着性感撩人的气息。

我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了看面前案几上的香,那根熏香只燃了一半。我便轻笑道:“来得这么快?你也太不解风情了吧。”

“是她们不够美艳。”戮世摩罗在我身边坐下,伸手抚上我裸露在外的腿,从脚踝开始,一路暧昧地往上抚掠我滑嫩的肌肤。我也同他一样,只穿了一件浴衣,一双交叠的玉腿完全裸露在外,丰满傲耸的胸峰在半开的衣襟下显露出深刻的沟壑来。

“那些都是精修媚术的女妖,单论样貌并不在我之下,一颦一笑更是风情万种。除非碰上未经人世、不解风情的石头,不然她们可是无往不利。”

“可惜,挑不起我的欲望,自然留不住我。”他那只不安分的手已经探到了我的大腿根部,被我一手按住。

“我倒是忘记了,小空是你的法号,你是修佛修出的定力吧。”

“接下来,该轮到师尊亲自出马了。”戮世摩罗凑近我,双唇若即若离地贴着我的脸轻声道。我与他有约定,在学习禁欲期间,除非我主动,否则他不能碰我。他自然是不遵守规矩的,仍旧试图依仗我对他的纵容动手动脚,每次都被我用护身气罩毫不留情地弹开了。尝试数次失败之后,他便改用这种暧昧的近身方式。

“你很期待?”我不置可否地妩媚一笑,悠然地捻起一根熏香,伸到烛火上点燃,然后插在那根烧了一半的香旁边,“仍是一炷香时间。你要做的只是从水榭走回到自己房中。”

“刚才从房间走到这里,师尊安排了九名女子来迷阻,这一次是几个?”

“一个。”我淡淡回道。

“哦?是你吗?”戮世摩罗挑了挑眉,兴致盎然地追问道。

“当然。”我缓缓转过头去,对着坐在侧后的戮世摩罗回眸一笑。

这一笑我不着痕迹地动用了媚功。上挑的桃花眼秋波荡漾,星星点点闪着醉人的水色,媚眼如丝,让戮世摩罗猝不及防间蓦然心神一荡,不由有些痴然地看着我,我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嘴角噙笑,一双芊芊玉手极其轻柔地抚上他的脸,我俯身贴近,在还未吻上他时,便轻启朱唇,好似如饥似渴地微微张着。我落下的吻也很轻,好似蜻蜓点水,好似春雨拂面,若有若无。在亲吻的同时,我的手也暧昧地轻抚起他的肩颈,最终将他环拢在怀。

戮世摩罗似乎已被我所迷,痴痴然地看着我,在我环抱住他肩头时,也下意识地上手搂抱起我的腰。我也顺势分开腿来坐到他腿上,然后一手撑在他肩上,一手轻轻将浴衣拨开一些,裸露出一半翘挺的乳峰来。淡粉的乳晕与硬挺的乳头在衣襟边缘时隐时现,牵引着他的视线。

我朝着戮世摩罗挺了挺胸,将荡漾的波涛送至他面前,逗引得他低头来吻,我又连忙退缩,上下左右地摇摆躲避他的追吻,我身体的摇摆也牵动着下身的摩擦,他早已勃起的男根正被我用花唇磨蹭着,却不得门而入。他下意识地伸手扶着男根想要插入我,却被我笑吟吟地按住了。

“你真的想要进来吗?进来了可就出不去了哦~”我舔着戮世摩罗的耳朵,酥媚入骨地轻笑着说道。他闻言,扫了案上熏香一眼,香已去三分之一。我也不等他多想,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我的舌如一条湿滑的小蛇,在他口中四处撩拨,煽风点火。他想要压制我,却被我屡屡脱逃。一番唇枪舌战下,一丝丝涎液便顺着嘴角流下。我便松了这个吻,用舌去舔拭彼此溢出的涎液。戮世摩罗被我淫糜的举动勾得意犹未尽,猛地按着我的后脑,送到他面前,又是一个深沉的热吻。

薰香在随着唇舌的缠绵一点点化灰,很快已经燃烧过半。戮世摩罗似有所觉,慢慢地松开了与我的拥吻。我不容他分心,立即用手握住了他翘立多时的欲根,手指灵巧地撸搓捻弄,激得他瞬间挺直了脊背,闭眼深吸一口冷气。几个呼吸之后,他似乎承受住了那种极致的快意,猛然握住我的手,将自己的分身解救出来。

“你要走了吗?可惜了……”我看出他有起身离去之意,也不死缠滥打地挽留他,而是柔媚无骨地往座上一躺,哀怨地娇声问了那么一句,然后双眼迷离地半眯着,轻解腰带,兀自地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来。

我这一世有着极其完美的身材,冰肌玉骨,曲线玲珑,在敞开的浴袍中,尽展撩人春色。如兰的柔荑滑过微微晃动的丰盈双峰,掠过纤细的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伸向双腿之间。原本闭合的玉腿随即向两边分开,露出粉嫩的花径来。

戮世摩罗起身的动作因我的玉体横陈而滞缓,他贪婪地盯视着我下体袒露出的风光,离去的脚步有些迈不出去。“嗯~嗯~啊~”我见他又去看已剩三分之一的熏香,便知他还存有一丝清明,立即口逸莺声燕语,重新吸引住他的目光。

我揉弄着自己的阴蒂,在戮世摩罗面前自慰,媚态尽现。我俏脸涨红,美目迷离,泛着盈盈泪光,酥胸富有弹性地晃荡着,粉嫩的蜜穴被纤指撑开,露出诱人的洞口来,更撩人的是那滴淌出来的淫液。娇媚婉转的呻吟蕴含着我十成的媚功,声声荡魂。

这种诱惑对戮世摩罗而言异常煎熬。他初尝云雨之后,一直被我纵容,随心所欲,突然被迫素了还几日,本就难以忍受。如今,被我亲身挑逗,又用了春药与媚功的加持,食髓知味的他几乎难抑兽性。

就在熏香快要烧尽,我以为戮世摩罗会通关失败时,他竟突然头也不回地转身出了水榭,在最后一刻,急急赶回了自己房中。我有些错愕地看着他匆匆消失在眼前,缓缓坐起身来,把浴衣穿好。

我勒个去,我竟然诱惑失败了?

我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不爽,只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不是自己魅力不足,是小空意志力够强,毕竟只是考验,他又不是真看得到吃不到,忍过这一时就可以了。嗯,他这么聪明,应该想得明白。但是,还是好不爽啊!竟然做到这一步都没能让他彻底丧失神智,他果然对我也不是真情实感。

我沉着脸,随后跟去了戮世摩罗的房间。进门时,我发现他没点灯,背对我站在房中。“你……”我只来得及开口说一个字,他就像只猛兽般扑了过来狼吻我,看来真是忍得很难受,我只稍稍心疼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推开他,就被他咬吻了好几口。“戮世摩罗,课程还没结束!”我冷哼一声,劲力一震,就将他从我身上震飞了出去。

“师尊,我明明已经过关了啊。”戮世摩罗被震到屋角,爬起身来,委屈地说道。

“那不是最后一关。”我走过去,递给他一个签筒,“抽一支签,记好签文  ,别告诉任何人,坚守三十六时辰。”

“这是最后一关吗?”他闻言,随手抽出一支签,看了一眼,然后将签捏成粉末。

“是。”

“三十六个时辰之后,我就可以解禁了吗?”戮世摩罗看向我的视线顺着我的脖颈下滑向我高耸的酥胸,那眼神锋锐,极富攻击性,隐隐压抑的兽性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是,届时,我还能教你的东西就不多了。”我随手一扬,催发妖力,顿时,结界降临,周遭景色丕变,原本的房间变成了一个昏暗的空间,有数根柱子矗立着。

戮世摩罗还在打量四周环境时,一束紫光就浮现在他周身,陡然分成数道藤蔓将他手、腰缠绕,然后飞绕在柱上,一转眼,他整个人就双臂舒展地被绑缚在一根柱子上。他尝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难以动弹,不由轻唤我道:“师尊?”

“为了不让你自行舒缓,影响我要的效果,只好委屈你了。”我笑吟吟走上前,捧起他的脸,暧昧地舔了舔他丰厚的双唇,柔声说道,“今夜你就暂且好好回味一下吧。”

说罢,我化作一缕紫烟离开了。结界里开始升腾起迷蒙的烟雾来,渐渐弥漫整个空间,烟雾中人影幢幢,成双成对,正在颠鸾倒凤,酣战淋漓。阵阵交媾的声响与呻吟忽远忽近地飘荡而来。

“幻象吗?”戮世摩罗嗤笑一声,虽然他自己下身肿胀难耐,却也不为所动。

不过,我所设的幻象并没这么简单,渐渐的,烟雾中的人影清晰了起来,那竟不是别人,而是我与他交欢的场景。那是融合了我与他的记忆,具象出来的幻境。若是别人的欢好再香艳,也比不上自己亲身体验过的销魂。但凡触目所及,便能勾起身体的记忆,唤醒肌肤的渴望。

戮世摩罗顿觉不妙,赶紧闭上眼。然而,他的听觉与嗅觉却避不开侵扰。听着那一声声熟悉的娇吟与喘息,闻着那一阵阵令他迷恋的体香,他开始难以压抑自己的欲望了。突然,他仰天长啸起来:“啊————”饱含内力的声浪荡漾开来,驱散了烟雾,将幻境震散了去。但很快,幻境又慢慢重生复原,犹如难缠的毒素,一点点滋生吞噬他的神智。

结界内的动静我一清二楚,听到他的呐喊声,我不由勾唇轻笑。臭小子,越迷恋我的色相,你就会越难受。

 

一夜过去,我端着早点进入结界,戮世摩罗低垂着头,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听到我到来也没有反应。我视线下移,看向他的胯下,那里果然还是很精神地坚挺着。“饿吗?”我一挥手,周遭幻象顿散,空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没精打采地瞥了我一眼,继续垂头默然。我将绑缚他身体的藤蔓放松,让他能靠着柱子坐下来,我从背后搂着他,温柔地问道,“我喂你吃好吗?”

“用嘴吗?”

“好!”

我百依百顺地应他要求,叼着点心喂他,任由他趁机吻我。等一顿早餐喂完,他开始精神起来,很不安分地身体蹭着我,继续要求道:“师尊,帮我。”

我莞尔一笑,伸手握住他烫热的分身,贴着他的耳,柔声问道:“你是要为师这样吗?”感受着他身体的绷直和微颤,我一边轻柔地套弄,一边引诱他道,“告诉我签文,我可以让你更进一步。”

“好啊。那还等什么,自己坐上来吧。等师尊全面接纳我时,我自会告知。”

“我怎知让你进入,你就会守信?”

“唉,人无信不立啊。总要有一方先释出诚意吧。我处于劣势,自然是师尊先提出诚意了。”

“好吧。”

我轻易的答应让戮世摩罗心生警惕,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妩媚地笑着,从背后转到他面前,施施然解下浴衣的腰带,然后让浴衣滑落到脚边,在他面前裸露我大部分肌肤。我此刻并非一丝不挂,而是穿着情趣内衣,紫色的丁字裤将我的私处半遮半掩,渔网状镂空文胸将我的双峰高高托起,恰到好处地遮蔽了乳头,引人遐想。这是我用妖力幻化的。我之前也没想到这一世可以玩很多花样。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戮世摩罗有一瞬的恍惚,继而血脉喷张,性欲被引爆。他看我的眼神越发赤裸贪婪了。我叉开腿,俯身去吻他。我的吻很漫不经心,一点也不顾及他的渴求,随心所欲,忽轻忽重,撩拨得他颤声唤我道:“师尊,快啊!”

“你急什么?”我亲够了,才色情地将丁字裤往一旁一拨,施施然地坐到了他大腿上,将那一柱擎天给完全吞没了,“好了,你已经进入我了,该告诉我签文了吧。”戮世摩罗没回话,而是疯狂地顶挺起来,震得我有些东倒西歪,难以坐稳。我不得都趴在他的肩头上,稳住身形,笑道,“你这么不乖,为师可是要罚你的哦!”

我放纵戮世摩罗在我体内顶挺冲刺了好一阵,他终于发现问题了,不管他怎么奋力,都宣泄不了。他心有不甘地放缓了动作,委屈地唤我道:“师尊,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暂且封堵而已。说出签文,为师就让你舒缓。”我轻抚着他的脸,笑得娇艳动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