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最后一关

 

经过近乎一日一夜的折磨,无法排解的戮世摩罗看起来有种战损的美味感。他墨发凌乱,被汗水濡湿了大半,有好几缕乱发湿答答地粘贴在他的脸上和身上。他低着头,垂着眼,在颓唐中隐敛了平素的桀骜与霸道,邪魅的五官在明暗中更显阴沉与危险。由于先前的挣扎,束缚的藤蔓已经在他双臂和腰腹上缠绕了数圈,深陷入肌肉中,勒出道道红痕。眼下,他已经学乖,很安静地坐在原地,汗水淋漓地忍受着自己汹涌澎湃的欲火,无处宣泄。

这样的戮世摩罗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我一边痴迷地欣赏着他这副模样,一边怜爱地用手背轻抚他的脸,拭去那细密的汗珠,拨开那粘贴的乱发。“乖,快说出签文吧,你这样子看得为师好心疼。”我捧着他的脸,轻柔地吻着,用柔软的唇一一抚过他的眉眼,用湿热的舌去舔他挺直的鼻。舌尖传来点点咸味,还有他特有的味道,那感觉真是美妙。

“师尊,先放开我,我想抱抱你。”面对我温言软语的诱惑,戮世摩罗总是不失时机地向我撒娇谈条件。

我此时已经换了装扮,穿着一件透明低开领的薄纱裙,诱人的娇躯仿若笼罩了一层薄薄迷雾,若隐若现。纱裙之下,是粉色的蕾丝边内裤,将翘臀紧致地包裹着,显露出圆润翘挺的曲线,最要命的是在秘密花园的入口出,开着一个心形的口子,让人的视线不由得聚焦在裸露在外的花唇上。我能感觉到戮世摩罗火热的目光一直紧盯着那里,我每一次的移动,泄漏出的春色都让他情不自禁地吞咽,颤动喉结。

“你想抱我?”我对着戮世摩罗撩拨地往下拉了拉本就开到胸间的衣领,顿时,一个圆润的乳峰弹挤出来,凝脂的峰峦便在他眼前晃晃荡荡,令他眼花缭乱,有一瞬的眩晕,如果他可以宣泄,恐怕早就谢了,“不行哦。你不老实交代,我可不能放过你。”我拉开了与他的距离,让他够不到我的胸,满意地看着他被我逗引得几欲疯狂。

“师尊……”他干哑着嗓子,委屈地低唤着我,还故意抬眸哀怨地看了我一眼。

“好吧,允你了。谁让你是我的爱徒呢~”我也怕他太受折磨,心软地将胸贴了过去,让他吻吮。他立即大口地紧紧吸吮起那片柔软来,并用舌苔大力地刮舔我的乳头。“啊~”我顿时就被胸上传来的快感激得娇吟出声来。不得不说,现在的戮世摩罗已经是风月高手了,我只是让他碰了一个乳房,他就弄得我有些欲死欲仙,在让他继续下去,我也要难以自持了。

我连忙扳开他的脸,改用胸去磨蹭他。被他吻得微微泛红的乳峰沿着他的脖颈滑到他的前胸。硬挺浑圆的乳头沾上了滞留在他肌肉沟壑间的汗水,变得愈发鲜艳欲滴。戮世摩罗屏息凝神地盯着我的乳头在他的胸肌上游弋,好似跋山涉水一般,肌肉的起伏连绵让那乳头被挤弹得东歪西倒。

“这些都是我抓的吗?”正专注用胸磨蹭戮世摩罗的我突然留意到他的肌肤上纵横交错了不少浅浅的细痕,如果不是这会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师尊可喜欢抓人了。”戮世摩罗闻言,玩味一笑,抬眼来看我,意味深长地说道,“每次一高潮,你就会在我前胸和后背上抓得高兴。”

啊?!我有吗?我什么时候有抓人的习惯了?我又不是猫!

我闻言一惊,情不自禁起身去查看戮世摩罗的后背,发现那里比前胸更糟糕,抓痕密布,简直体无完肤。他没有骗我。我竟然真的喜欢抓人!

我下意识地抬起双手,看着十指上尖尖的指甲沉吟。是因为这一世指甲生得长的缘故吗?但我并没有印象在赤羽和默苍离身上留下过抓痕,那应该就是这一世肉身的本能吧。

“怎么?你心疼了?”戮世摩罗趁我靠近他查看,狂热地咬吻我,见我出神,便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要紧,我喜欢你抓我。你应该没这样抓过其他男人吧?”

我闻言,不由脸一红,一把推开他,将衣服拉好,将裸露在外的乳房重新遮掩起来,起身就想离开暂避,刚才一时走神,不小心被他搅扰了心境,得先去平复一下再来。

“师尊又动情了。”我刚走出一步,就听到戮世摩罗在身后闲闲地说道。我不由得有些讶然地转身去看他,他很故意地深深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解释道,“师尊自己没发现吗?你每次动情,身上就会散出一种淡淡的香气。”

我勒个去,竟然还有这种设定!

我一惊,连忙抬起自己的手臂嗅了嗅,虽然结界里充盈着各种气息,但我还是从中分辨出了一种我熟悉又陌生的香味来。也许是我习惯于自己的气味,所以那种出自我自身的香,让我熟悉到了忽略其存在的地步。但,一旦我留意到时,这种香又令我感觉陌生,是淡淡的甜美的暖馨,如果硬要形容,大概接近与米酒那种甘甜香醇吧。

“我一直好奇,这是妖族的特征,还是师尊独有?”戮世摩罗见我怔在原地,继续撩拨道,“现在观你之反应,原来是你独有啊,还真是可爱。”

我闻言,立即回神,不言不语地出了结界。完了,被小空抓到致命弱点了,以后想要在这上面骗他就难了。等一下,我本来就没打算和他谈恋爱,也没想要骗他,好像就算有这种特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转念一想,又平静了下来。不过,一动情就有体香逸出,这种设定也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吐槽老天了。

我只是出去了一盏茶的工夫,很快又重新来到戮世摩罗面前。他似乎比先前有了些精神,见我来便笑道:“回来了?心情平复了?”

“我见你出这么多汗,应该口渴了吧。来,尝尝这酒。”我揭开酒坛的封盖,走到他跟前开始倾倒。他仰头张口来接,琥珀色的酒水流淌如柱,大部份被他吞入口中,小部分没流入他口中,而是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滴淌。一时间,空间里弥漫起浓郁的酒香。很快,一坛酒就倒光了,我又拿起另一坛酒,问道,“滋味如何?还要吗?”

“不够味。”

“哦?你想喝烈酒?”

“不是。饮酒,要用你的身体做杯才够滋味。”戮世摩罗暧昧地在我身上扫了一眼。

“你要求真多。”我扯开胸襟,将双峰裸露出来,然后将酒从我的锁骨处开始倾倒。

酒液如瀑布飞泻而下,顺着乳峰的挺翘之势奔腾换向,四散飞溅。戮世摩罗凑过头来,贴在我的小腹上,一边舔着那圆润柔嫩的峰峦,一边吮吸着流下来的酒水。喝了一阵之后,他开始一路下舔,遇到薄纱阻隔,他就粗暴地用牙撕咬开,然后将湿热的舌挤进去。

“啊~”当他的舌钻入我下身阴唇之间时,我便被他弄出来的极致快意刺激得浑身酥麻,情不自禁叉开双腿,用手指分开唇瓣,好让他舔得愈发深入。“嗯~”我被他舔得有些魂不守舍,酒也倒得漫不经心起来。此时与其说我是倒酒,不如说我是在用酒淋浴。

淅淅沥沥的酒雨很不均匀地打湿了我和戮世摩罗。我俯下身去,一边舔舐他背上的酒液,一边不住地发出娇柔的呻吟。舌尖上传来的酒味有着戮世摩罗的味道,浓烈醉人。其实酒里放了春药,本是用来折腾他的,我沾得不多,并不应该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但下身传来阵阵酥麻快意,将这一丁点的药效激发了出来,我也渐渐有些神智昏聩,一味顺着本能行事起来。

浑浑噩噩中,我嫌戮世摩罗双手被缚,无法发力,给我更激烈的刺激,便放松了藤蔓。他立即抱紧了我,一边用唇舌更猛烈地舔弄我的阴蒂,一边用手将我身上早已残破不堪的薄纱也撕扯干净,然后是我的内裤,仿佛只要碰到任何阻碍,他都疯狂地摧毁殆尽。他像只猛兽突袭一般,将我按在了地上,然后长驱直入,发起一波接着一波迅猛的攻势,顶得我浑身抽搐,环抱他的双手又开始情不自禁地抓挠起来。

“师尊,快解禁吧。我想射。”我正在激荡的高潮中沉醉恍惚之际,便感到耳上痒热,被戮世摩罗含在了口中,性感的低语满是诱惑,“师尊,让我在你里面射,好不好?”

“签文……告诉我签文,我就让你随心所欲。”我娇喘地回答他道。

“签文是:十三,春江潮水连海平,路上行人欲断魂。师尊,快,给我解禁,我真的好难受。你就不心疼我吗?”他一边抽插不辍,一边亲吻哀求着我。

“你这只小狐狸,说得还真煞有介事。”我轻笑出声,睁开眼来,假装神智清明地训斥道,“你伪造签文之前,应该先弄清楚那一整筒的签有何规律,以及我对签文能猜测到什么程度。现在你一开口就是破绽,白白错失良机,引起警惕。你很聪明,也很会骗人,但还不够沉稳,失于轻率冒进。”

“师尊非要在这种时刻说教吗?”戮世摩罗有些委屈地说着,用他的身体在向我做着激烈的抗议,狠狠用他的肉刃戳刺我的敏感点。他急速冲锋了还一阵后,突然,抱起已经虚软无力、有些失神的我冷笑道,“既然我不得解脱,那你就陪我一同沉沦吧。”

于是,又是一日一夜过去,我被戮世摩罗紧抓不放,死死地被压在欲海中放浪。我完全记不清自己被本能驱使,和他有过多少难以启齿的举动,只记住了那种深入骨髓的极乐快意,以及被戮世摩罗占有的感觉。

做到最后,我终于还是妥协了,解开了妖力的封堵。戮世摩罗便抱紧我,在我体内倾泻了数次,才善罢甘休,与我双双瘫软在地,沉沉睡去。

等戮世摩罗清醒时,结界已经消失,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躺在床上,而我也侧卧在他身边熟睡。他伸手抱我入怀,我便被他弄醒,睁开惺忪的睡眼,扫了一眼四周,又疲惫地再度合上眼去。黑暗中,听到他轻柔的唤声:“师尊?”

“结界满三十六个时辰就会自动消失。你过关了,先好好休息吧。”我闭着眼,口齿含糊地解答他的疑问。

“过关了?那么说,禁欲课程就此结束了?”

“嗯。”

“以后可以每天两次了?”

“……一次……”

“师尊可要赏罚分明啊,作为通关的嘉奖,必须让我每天两次。”

“随便……”

“师尊?”戮世摩罗见我又没了声息,轻笑一声,“罢了。今天先放过你。”他也闭上眼再度睡了过去。

 

这一觉似乎睡得有些漫长。戮世摩罗再睁眼时,觉得整个人有些昏沉。他看向身侧,我已经不在了。屋外是日正中天,应是中午时分。他才坐起身,屋外就响起了侍女清脆悦耳的声音:“御魂公子,可是醒了吗?午膳已经端来了。”

“拿进来吧。”侍女应声拉开了门,将满满一案几的饭菜端了进来,戮世摩罗一边披衣,一边问道,“师尊呢?”

“主人在水榭。”那名侍女放好了饭桌,行礼告退,走时还偷瞄了好几眼春光乍泄的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对她这种反应习以为常,吃饱喝足后,便出门要去水榭找我,结果却在走廊上看见那个侍女在用小刀削制竹签。在她身旁,放有一个签筒。他认得那正是我给他抽签的签筒。想到我说过的话,他不由得走过去,随手抽出几根签查看,想知道我所谓的签文规律是什么。

“御魂公子。”侍女见他来,连忙站起身恭谨道。

“你在做签?”戮世摩罗随口问道。

“是啊。主人说这签筒少了一根签,要我补上。我刚削好了签,御魂公子你就来了,正好可以问一下你。主人说缺的签内容只有你知道。”

“签文是十一,明……”戮世摩罗话到一半,突然眼神一冷,看向那名侍女。而那侍女正一脸懵懂地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他看着那张清纯甜美、楚楚可怜的脸,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好啊!好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好一双无辜的眼。师尊,你好深的算计。”说着,他伸手掐住那名侍女的脖颈,毫不怜香惜玉地拖着她朝水榭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