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巫教秘史

 

还珠楼花园酒宴上,千雪对我这个背后灵毫无察觉,正兴致盎然地讲着关于还珠楼的八卦。我听得一脸无语,直翻白眼。

“传说那明珠夫人的画像就挂在藏剑阁里。而她的鬼魂就飘在楼中,经常留守在楼里的杀手大都见过。”闻言,我对任飘渺耸耸肩,做出一脸无辜状。

绝对不是我的错!我才没被人看到过!

哦?是吗?千雪不就看到过你,还不止一次。

那是意外。真的没有人了!

只听千雪继续说道:“还有人说,楼主房中常传出女人的声音,凄凄切切的,十分瘆人。”闻言,任飘渺的目光又扫了过来,我挥舞拳头怒比向他。

是你!是你的错!都是你在欺负我!

嗯,高手的耳力不可小觑。看来下次要注意些。

“诶,温仔,”见任飘渺在目视虚空走神中,千雪推了他一下问道,“你和无双到底在屋里做什么啊?那些人传得要多香艳就有多香艳,若不是我知道无双是一把剑,我都忍不住要信了。”

“练剑。”任飘渺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千雪居然就信了,哦了一声又开始讲别的事,压根没想到此剑非彼剑。

我实在憋不住,噗哧一声笑了,笑得自己都飘不起来,啪的一声摔到地上去了。这一回千雪听到了笑声,猛地回身去看,我已经显出身形,正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任飘渺一本正经,口吻严肃地道:“无双,你都听到了吗?以后别在楼里吓人玩了。”

我勒个去,金光真是欠你一个影帝啊!

面对任飘渺滴水不漏的掩饰,我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我并不想接这个锅,又不能拆他的台,想了想只能表示:“意外!”

“多加小心,别让我担心。”任飘渺煞有其事地接着我的话说道。

这时候,我们飙戏的唯一观众千雪正在好奇地打量我,压根没注意我们在演什么。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现身了,连忙如惊弓之鸟,飘到任飘渺身后躲了。

“喂,无双,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们应该很熟了吧?”千雪见状皱眉道。

我从背后环抱着任飘渺的脖子,露出脑袋来,朝千雪眨了眨眼,嫣然一笑。任飘渺已经被我扒习惯了,若无其事地继续浅酌,对千雪说道:“你知足吧。除我之外,你是第一个真正见到她的人。”

千雪一边喝酒,一边打量着我和任飘渺的亲密情状,越看眉头皱得越深,最后忍不住道:“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们之间不简单。”

“你这么好奇,自己去养个刀灵不就全都能明白了?”任飘渺避重就轻地回道。

我察觉有手下匆匆走近,就又隐去了身形,飘到了一旁。这时,手下竟抬上一具尸体来,一望便知是深染剧毒而死。任飘渺和千雪对视一眼,先后起身,验看起尸体。手下人在旁边汇报道:“楼主,我们有一组人在执行一单生意时,被人插手,全都中毒身亡,这是其中一具尸体。”

“好猛的毒!”千雪验看完,惊叹道,“这种手段我从没见过。到底是什么人啊!”

“是……”

“巫教。”汇报的手下正要开口,任飘渺就抢先说道。淡淡两字,却透出莫大的杀意。听得离得最近的千雪不禁打了个冷战。

“巫教?”千雪不由拍着脑袋回忆自己不知在哪听到过的信息,“苗疆一大不服王令的势力,是个隐居深山以毒物为营生的部族群。”

“巫教中大小部族将近百个。”任飘渺接过话题,冷冷地道:“其中以三大毒族为首。原本忌族最大,善百蛊毒。谲族次之,邯卢族居末,这两族皆掌握特殊稀有蛊毒的培育秘法。我的人中的是邯卢族的蛊,哼,还是最劣等的蛊种。”说罢,任飘渺一挥手道,“巫教竟敢招惹还珠楼,任飘渺接下了。你们退下吧。”

等待手下人抬尸退下时,任飘渺凝视起我来,眸色深沉,带着几分追忆。

“温仔?”别说是我了,就连千雪也感受到了任飘渺凌厉的杀意,等人都走光了,就迫不及待地想问个究竟。

“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我和巫教有笔帐该了断了。”任飘渺依旧看着我,喃喃说道。在千雪看来,他是在目视虚空,神色复杂,怅然中透着欣喜,怒意里混杂着哀愁。沉默片刻后,他才忽又开口说道,“十二岁那年,我为躲避逼杀闯入上古祭坛,得神剑无双,从此武道问剑,焕然新生。在此之前,我虽也习过剑,但却专精毒功。”他像在对我倾诉,又像在和千雪解释。

千雪被他的杀意激得先前酒意全消,听他忽然提及身世,又兴奋又紧张,声音都带着颤地问道:“所以,你出生巫教?之前你说什么温姓小族,果然都是骗人的。”

“温家正是巫教中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族。”任飘渺冷眼扫了千雪一眼,冰得他不由瑟缩了一下。

“那十多年前你是被何人追杀?”

“不清楚。不是邯卢族,就是谲族,也可能是忌族。当年的真相如今已不重要,只要将巫族全灭,仇人一个都跑不了。”任飘渺起身,朝外走去,“无双,想要故地重游吗?”

话落,还珠楼内一声惊天剑鸣,无双剑飞出楼来,落在了任飘渺手中。我也在同时,欢呼一声,飘到了他身边。看来是要去灭巫教,捡个小凤蝶回来养了。

“诶,温仔,你等等我!”千雪被忽如其来的信息砸得有点懵,回过神后,也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你不是说自己出身巫教吗?怎么突然就要回去灭家绝族了?”

在去往巫教的路上,任飘渺就给千雪讲了一个与日后俏如来读到的《巫教遗稿》截然不同的故事。

巫教以三大毒族为首,其他各小家小族皆选择依附从属于三大族中的一族。三大毒族之间历来明争暗斗,一直背地里操控着附属的小家小族争抢资源。巫教之内,施毒下蛊是家常便饭,毒功不济之人很难存活,甚至绝族灭家也是司空见惯。每一次大规模的小族乱斗都死伤惨重,但存活下来的皆为佼佼者。也许正是这种类似于养蛊的生存方式,让巫族得以长盛不衰,一直立足于这片广袤的群山间。

温皇的家族正是灭亡在一次大规模小族乱斗中,唯有八岁的温皇幸存了下来。忌族族长惊异于他过人的聪慧与出色的毒功,将其收为义子,用心栽培。一年后,三大毒族间爆发了蓄谋已久的混战,权力重新洗牌。邯卢族启用三途蛊,联合谲族,从忌族手中夺得最高教权。而战败受重创的忌族,在温皇的事前提点下,逃过了全族覆灭的大劫,只是式微,退出了教中掌权之位,但底蕴犹存,仍有东山再起之力。

那场巫教内战之后,温皇的天才被教中上下知悉,这让他在巫教的生活变得如履薄冰。绑架、威胁、暗杀、明斗,可以说在巫教的最后两年多时间里,他都是在惊心动魄中寻求生路。他的敌人不止是忌族之外,还来自忌族之内。族长的利用,族长亲子的忌惮,甚至是亲近他的小伙伴都对他别有所图。生长在巫族之中,没有天真可言。

终于,在十二岁那一年,温皇从无双剑上窥到了另一条精彩刺激的人生路,便也厌弃了巫教里的生活,从此开始闯荡起外界的江湖。

“所以,你离开巫教只是因为厌弃过那种生活,而不是为了活命逃出来的?”

离开还珠楼之后,任飘渺变回了温皇,此时听闻千雪的质疑,慢悠悠地斜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反问道:“你为何不问我怎么不早两年就离开呢?”

“对啊!为什么呢?”千雪恍然大悟,跟着问。

“唉~你真不了解温皇。因为那种生活惊险刺激,我乐此不疲,若不是找到更好玩的东西,我现在早已是巫教教主了。”说着,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

我勒个去,所以说,你所谓更好玩的东西就是我吗?

“那这个巫教还真衰,好不容易你这尊瘟神自己走了,都快将他们忘干净了,结果自己招惹上门。真是应了那句,自作孽不可活。”

“就算没有今日之事,我也快要找上巫教了。那里有些好东西可以配制成灵液,给我那败家的玩意儿。”我闻言,飘过去在温皇胸口上狠狠捶了一拳,可惜我虚化时,是碰触不到实体的。他对我视若无睹,抚扇微笑,闲庭信步。

千雪看了他身上的无双剑一眼,竟然附和道:“嗯,你这的确是败家的玩意,没你那种动动嘴就能让人甘愿为你倾家荡产的本事,还真是养不来。”

两人在山地密林间穿行,一会钻洞,一会过溪。千雪被带着走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时,温皇突然停步了,肃容道:“前面就是邯卢族的族地,我不在巫教十多年,也不知他们有没有培育出新的奇蛊异毒。你虽精通药理,但却缺乏应对巫教中人的经验,更不了解斗毒的凶险,不如就等在外围接应我。”

“温仔你……”

“我不会有事,只是进去探一探情况,取一些东西。”

千雪想了想,点头同意道:“好吧,那我就不去拖你后腿了。”

温皇刚刚没入前面的山林,远处的山峰就出现了异象,黑色浓烟升腾,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这是……”温皇仰望冲天的黑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中正握着一块好像鹅卵石一样的东西,完全看不出材质,也不知是虫的茧,还是卵,或者是壳。他定定看了片刻,那东西的表面有不少细小的斑点,此时正在缓慢变化着。我正凝神细看,想研究出个道理来,他就已弄清楚了状况,冷笑一声,收起那东西,飞身向浓雾处赶去。

“温温?”我跟着一路往前飘,好奇地出声问道。

“这十多年来邯卢族一直在试图改进三途蛊,看样子他们还是失败了。哈,果然如我当年所料,自取灭亡。无双,在毒雾中你能护我多久?”

“一香。”

“一炷香足够了。”

温皇冲到毒雾前,脚步不停,继续深入。我默契地及时开启了剑域,所谓剑域,就是剑的绝对防御领域,水不能泼,烟不得入。温皇如今的境界还开不了剑域。

邯卢族的村寨已被毒雾完全笼罩,入目一片暗沉,只依稀辨得清一步外的事物轮廓。温皇穿梭其间,快步如飞,仿佛所有的路径都已烂熟于心。他闯入一间房中,摸索了几下,就听到一阵机关声响,接着他又钻进了狭窄的甬道,然后有往上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很宽敞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看仔细,他就又原路返回了。

“找到?”整个过程,我都看不清温皇在做什么,只是跟着他一会上一会下地走,连他有没有取到东西都不知道。

“已经到手了。”温皇的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波澜,听不出喜悦。我能感应他此时情绪很微妙,是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等温皇朝毒雾外赶时,我才注意到毒雾扩散速度比预想的还快,剑域眼看撑不到他冲出毒雾,不由急呼道:“毒快!”

“别慌,越往外,毒越淡,我不会有事。”温皇神面悠然,身影如电。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跑这么快。

剑域将尽时,我连忙用剑威荡散了四周的毒雾。顿时,周围的景物清晰了起来,我一眼见看见了前方躺着一个小女孩。

啊!是凤蝶!原来她倒在这,我就说怎么一直都没遇上。

温皇也注意到了凤蝶,脚步不停地朝前冲着,路过时,弯腰一捞,将她抱了起来,一边跑一边探脉诊断,忽然惊奇出声:“嗯?有趣!”

凤蝶倒的地方已是毒雾边缘,温皇没几步就冲出了毒雾的范围,他放慢了脚步,取了药丸给自己和凤蝶都塞了一颗,然后就抱着人去找千雪汇合。

千雪正望着慢慢飘过来的毒雾,等得坐立难安,见温皇回来了,就焦急地迎上去,结果被他抛了样东西过来,接住一看,竟是个五六岁的女娃,不由调侃道:“这你私生女啊?”

“顺手捡的。里面但凡沾到毒雾的都只剩一副骨架,就她还活着。这女孩不简单,我还没来得及检查。”

“该不会她就是你要取的东西吧?你不会丧心病狂地想炖来喂无双吧?”

温皇斜睨千雪一眼,没好气道:“千雪,她身中剧毒,你先带她往回走,这一路上药草不少,先替她压制一下,等我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