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类: 同人

——眉语—— “露琪亚……你在那儿吗?” 伸出的手很快被握住了。那双手并不温暖,只是很小很软。白哉反手握紧其中 […]

——剑舞—— 天空很辽阔,这样居高临下,视野很好。阳光不算耀眼,人群中那道孤绝的白影映在眼底很分明,偶尔有几点 […]

——星坠—— 肃杀之夜,圆月在惨白的吟笑。惨白,是失去星光闪耀的夜幕。零星飘舞的樱瓣静默如风。 “……露琪亚… […]

今天翻晋江耽美闲情的旧贴,看到有人传言某知名耽美作家亲口说耽美文学其实就是垃圾文学。这种言论遭到了晋江姐妹们的 […]

神枪同学的刀生从一开始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真央时她遇到了平生的第二大麻烦事,足以让她每天暴走不已。 〖有一种东 […]

第七集 旁白:旅祸之乱之后的净灵庭,日子尽管平静依旧,但蓝染、市丸银、东仙要三位队长的叛变仿佛将它弃置在一种深 […]

第五集 旁白:对于在真央灵术学院的学生时代,我的印象中除了弥漫着挥刀的汗臭外,便是和躬亲满校园晃荡的无所事事。 […]

第三集 旁白:你知道吗,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把逐渐锈去的映着没落夕辉的老刀,它是独行者所讲的故事,充满 […]

第一集 旁白:我不是个会讲故事的人,用躬亲的话来说,我的语言如同我那油亮的光头一样,贫瘠而无味。你说回忆往事? […]

十一番队长执务室里,更木剑八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草鹿八千留习惯性的坐在桌子脚上,笑得颇有深意。一角和躬亲推门进 […]

在热烈的掌声、络绎不绝的欢呼声以及狂乱摇晃的聚光灯过后,主持人风见月坐在高脚椅上向观众打招呼:“欢迎收看见月卫 […]

“要是没有地方去的话,进来也没有关系的哦。” “罗嗦……” 日番谷冬狮郎躺靠在织姬的屋顶上,皱着眉,重重心事被 […]

虽然与虚的战斗是护庭番队里死神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日常办公的全部分,但是队长的日常办公却绝大部分在文件中度过。 […]

“我的面部肌肉好像受了伤,麻烦卯之花队长你给看看。” 说这话时的白哉,环视了一下卯之花的执务室,以确定没有旁人 […]

“不如再加一个累赘吧,这样保险一点。” 脱离险境后,众人都松了口气。横肉老班却忽然恶狠狠的看着冬狮郎说。 “也 […]

“小鬼,你挺强的嘛!当年我也这样被山本追着念校规,才坚持了半篇就体力不支,乖乖地瘫在原地听完下半篇,结果呕了一 […]

“啊?拿药啊?海燕副队长发现队长忘了拿药,已经亲自送过去了。” 十三番地区,冬狮郎在向一路人询问十三番队队长执 […]

“山本大人,您说要派专门导师指导日番谷,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马脸老班的嗓音原本就比一般人要尖,只要他一紧张, […]

当死神入队护庭十三番,这并非日番谷冬狮郎的本意,甚至可以说是件有些让他厌恶的事,大概是因为雏森总是欢天喜地的奋 […]

《试婚界BL_each修恋场》2007.1.1第一期 灯光音乐交相辉映中,恋次挽着修兵登场,两人穿着最新款的夏 […]

不是吧,这种破东西他还从真央带到九番,一直这么挂着?真是丢脸死了! 刚接到任命书的恋次拜谢过推荐有功的雏森和吉 […]

“恋次,吃完了就快点来帮忙,下午的课快要开始了,我怕赶不及。” “真是麻烦!” 恋恋不舍的放下空便当,恋次把最 […]

一瓣樱花落到了恋次的唇边,他正要伸手去拿,手便被修兵握住。温热的唇无声无息的覆了上来,摩挲间,花瓣知趣的坠落, […]

一瓣樱花落到了恋次的唇边,他正要伸手去拿,手便被修兵握住。温热的唇无声无息的覆了上来,摩挲间,花瓣知趣的坠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