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太叔雨并不是天才型的智者,虽然他在仙古中的复仇之局很大,也基本算成功,造成死伤无数,更是直接亲手解决了仇人所有存世的血脉,但想想他布这个局所花费的时间,以及仇恨的因由,我就觉得他其实并不精于算计。他能混成墨家九算和鬼谷四慧,完全是靠着年岁的积累才能达此成就。

可能他在九算中常犯傻,反应迟钝或者老被其他人坑,才会被默苍离嘲像个不会思考的尸体,不仅是其他九算,就连他自己也都挺认可这个绰号的。也许因为显得最笨,最没有威胁感,所以其他九算对他蛮好的,在他死志尽显,辞别之际,凰后才会有些许动容。九算之间的情谊,只有在毫无利害之时,才会有那么一点显露,当然,其实也不会有多深厚,大概是那种物伤其类的感伤吧。

默苍离没有那么神,他能一眼看出太叔雨的心是死的,没活人气,但看不出那颗已死的心中包藏着压抑多年、深不见底的仇恨。也许距离近了,交心之后,默苍离是有机会察觉的。可惜的是,默苍离本身就是冰冷、拒人千里之外的一个人,他只能判断出这个第八的相比于其他野心勃勃、蠢蠢欲动的九算是相对安全的,可以利用的。于是,天意就这样让他放过了太叔雨。XD

我觉得最初的小雨恨的只是那些灭族仇人,他想要的复仇只是杀死加害者,毁掉摆渡一念。但幼小的他那时候还没有力量,只能在逃亡中艰辛地长大,寻找一切机会去报仇。那时的他无依无靠,又有严重的心理创伤,想来每一天都过得胆战心惊。玄思族是弱得跟人差不多的妖族,他们赖以生存的母晶应该就是族长抹额上那几颗小晶钻,所以太叔雨即便长大,也不太可能有多强大的异能和武力值,所以他只能一点点积累自己的复仇资本。

仇恨支撑着太叔雨活着,但也每日每夜地折磨着他,他学墨家和鬼谷,都只是为了报仇,而墨家和鬼谷之学应该也与他自身的理念并不相符,他做不到墨家的兼爱非攻,他也不喜欢纵横家的权谋,想来他一定学得很痛苦,殚精竭虑。我觉得太叔雨的本性,他最真实不被仇恨沾染的自我,应该体现在书法上。也许只有狂草才能发泄他心中的煎熬与愤懑,也只有狂草才能让他无拘无束,放纵真实的自我。

摆渡一念有很多版本,掌握在各个势力手中。为了一网打尽,太叔雨在积累足够的资源后才开始下手。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数百年,这数百年的煎熬与思虑,已经让太叔雨成了个清醒冷静的疯子。如果他是天才,只用花十几年筹备就能报仇,也许不至于波及无辜。然而,太叔雨是不幸的,当他有能力报仇时,他的仇人已经退居了历史舞台,只有摆渡一念日益壮大。这无比盛大的恨火失去了最初的目标,只是仇人之后不足以熄灭,于是,这对他和他族不公的仙岛,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发泄对象。他要毁摆渡一念,也要毁仙岛,凡是摆渡一念的使用者、得利者都在他的死亡名单上。

太叔雨的布局过于庞大,中途甚至出现了重大变故,如果不是有背后之人给的历史资料,让他有了重聚七王的理由,他的计划估计就要前功尽弃了。当然,如果他没能拿出历史文本,那将会是另一种复仇故事。在他的布局中,另一个智者孤芳君的存在,是他最大的威胁。孤芳君不是没查过他,我觉得孤芳君甚至可能猜想过太叔雨是玄思族相关人,但是他和默苍离一样,没料到这个人会那么疯狂,他要的不是权力,他要的是毁灭。毕竟在孤芳君看来,太叔雨即便是玄思族后人,当年灭族仇人早就不在人世了,即便有后人,以太叔雨七王的能力也足够赶尽杀绝,他现在号召侵略九界,应该是想要权势,像开阳那样复兴家族,而他也是最有资格享用摆渡一念带来的权力之人。

总之,最后,太叔雨的复仇完成了,在他看来君子宿已经跟仙岛一起毁灭了,其他七王那里也有他借的势搞定。仇人之后蔺家姐妹由他亲手处理。我觉得他最开始是真的要干脆利落杀掉蔺幽兰的,只是给包子的小男孩的阻挡让他改变了主意,那个时候的蔺幽兰早就被诛心成为行尸走肉了,复仇目的已经达到,杀与不杀对他没区别。结果小男孩的无心之语,直接让他神智断线,直接化身成愤怒的野兽,在那血腥的时刻,他能听到的看到的都是过去的情景,原本可以和几个小伙伴脱逃成功的,结果却迎来了又一次的打击,只剩他一人孤苦伶仃地存活下来,想死也不敢,想报仇也不能。他最后把小男孩抱起来哄睡,将小男孩唤成自己的名字,应该已经有些分不清现实与幻想了。那一刻他游走在清醒与恍惚之间,疯得令人心碎。我觉得如果虐杀那段能拍得朦胧一点,血腥但有美感些,应该不至于会太让人不适。当然镜头语言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达到效果的,我相信那段拍摄已经很用心很努力了,不该被苛责。

太叔雨的结局,有人说太圆满了,作为一个反派,变态杀人狂,大仇得报,就以自己设定的方式心满意足地谢幕,让人有点不是滋味。我觉得确实,如果从天理昭彰的角度来说,太叔雨的恶行似乎没有得到惩罚,以死谢罪还太轻,虽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这不能相抵消。我觉得这个结局反而证明了虽然太叔雨不是天才型智者,但他终究将自己修炼成了一名合格的智者。他早就为自己书写下了结局,甚至选好了葬身之地。我觉得落拓子只是一个意外,在遇到太叔雨的那一刻,就被意外地拉入对方的计划中,成为最后的收尸人。这个圆满的结局是太叔雨送给自己,送给那个早已死了多年的小雨的最后安慰。

太叔雨和状元兄、尚书郎、落拓子的情谊,我见很多道友都有精彩评说,我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就不赘言了。

最后悼念一下我喜欢的太叔雨:一笔狂草惊风云,机关算尽恨盈樽。墨书峥嵘纪汗青,善恶纵横难尽分。

2022.03.17不眠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