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YY校歌时,我跟监制要歌姬唱那狂野激情的本命来嗨。然后歌姬唱得很带感,我听得各种鸡血,抬眼一看,监制比我更激动,激动得都呆不住了,不断掉线重登。整首歌下来我一边鸡血地听着,一边仰望着监制如流星雨般不断稍纵即逝的ID。等唱完,我跟歌姬笑了半小时,笑肌痛不欲生,哈哈哈哈哈~

朋友:布布能有五十万了吧?我:正文目前修改完有41多碗。番外和漫谈5碗多,逼近50碗了。OTZ~对不起,我的输入法最近比较饿。

2015.09.16

 

布布番外杏默篇完成!五千多字的肉,嗯→_→码文时,家里的擦擦就在身边,一直注视着电脑屏幕,我写完回过神来时,有些怕转头看见他一脸‘‘你荒腔走板’’的表情。结果还好,他一脸柔和,看起来还能呼吸,(^o^)/撒花花~

原歌是千年等一回的追随大智慧唱出来后,被歌手的声音美哭了,开启循环模式!囧听了表示他喜欢这首歌,然后他听了两遍就会唱了,英文唱词是:你总偷我的茶喝,你总偷我的茶喝,啊~啊~啊~OTZ~好吧,我彻底败了。

將至善至美都歸屬與你,用最優美的筆觸描述你,以至於我忘了自己寫的是現代文。什麼鬼!寫到本命就手滑這種病沒得治了!

被一个图文音都全能的男神森森伤害了。TAT~我突然深刻发现自己的技能点就是个战五渣。泪奔~

shoushanghai

 

2015.09.15

 

碰上这类人太抓狂了,我忍好久了。每次问题说到一半就没声了,以为在忙就等着,结果不了了之。数日后再次又得重新问一遍。两人对话简直跟卡带不断重放一样。两个方案,每次问到底用哪个,会说想一想,想了数日再问,只会说好。好什么?选哪个!回说嗯。嗯你个头,尽快决定我好去做。我忍,我修生养性!

军师大人~好想念你的戒灵鞭。东瀛线如果能再开会不会还能看到军师抽人呢?!当初走前挑衅温皇时就应该趁着他瘫抽上一两鞭的!

2015.09.14

 

歌手:我还有好些喜欢的歌!我:还是要军师吗?好的。其实我最喜欢这首。歌手:我也最喜欢这首。可是挑战起来有难度。我:因为需要重新填词重新诠释演绎新风格。歌手:可以诡异风吗?我喜欢诡异风。我:我也喜欢。数秒后,满天乌鸦飞过,诡异风是什么鬼!!军师哪里诡异了!!!刚才我们的讨论才诡异好吗!!

2015.09.13

 

话说听他们聊词作,我就脑补出每次填词我都很欢脱地往文绉绉的大道上狂奔,然后被监制狂扯着往回拖,嘴上一直念念碎:说人话!要说人话!给我说人话!是不是很有画面感啊?

还有啊,每次填词因为反复同同一曲,搞得老公都会唱了,但是他是用英文跑来跟我唱,歌词是诸如亲爱的老婆,我出门买菜了,记得想我之类的。囧,正在填的古风曲登时不能直视了。

2015.09.08

 

跟人聊偶,说到家里的擦擦,我说看他脸色还好,大概能够呼吸。朋友说你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词。我说就让我一厢情愿认为他能呼吸吧、然后我想起之前改词时,我正在沉默想新词,CV就问,你还在思考吗?然后马上就被另一个CV反应过来,立即开苍离声线:不要在思考了……我勒个去!还能不能好好合作!

2015.09.04

 

《论语·子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我觉得擦擦也蛮符合这三变的。

闲云斋蝴蝶梦 寂寥 锦瑟无端挑 一夕变调 丧心病狂葬了今宵 惯听尘浪声 飘摇 (哈哈哈哈,情不自禁手滑出丧心病狂来,他们说要裱起来。于是……我一定要hold住!OTZ~捍卫男神的男神范到底)

2015.09.03

 

修到四十八章,然后我发现当初写萌主笑,却没点明他为什么笑,只是让赤羽说他知道俏如来在笑他什么。我勒个去,身为作者我现在重看却想不起萌主在笑什么,囧,这下麻烦了,这个细节我是删还是不删呢。以后写智者谈恋爱还得备个潜台词揭秘OTZ~

2015.08.28

 

作为一个吃货,忍不住填了画风突变的东西,“醉楼头狂歌落星辰,千万条寿面长,喝不完琼脂玉浆。向晚唱 比世无双。”然后迟迟不舍得改,然后抽风的觉得其实把后一句改成“向晚唱,胃大无双”,然后有忍不住跳出一句“我自横胃向天笑,随便一口两昆仑”。哈哈哈,已笑得不省人事了快。哈哈哈哈哈~

2015.08.23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上下其手不可用来写调戏人。误用成语好多年,羞愧!Or2

2015.08.1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