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辯論賽

 

△序章

 

赤羽:歡迎回來,這裡是金光電視台「出招吧,智者」。

北競王:在經過了一天辛苦的勞作之後,又到了分房環節。

赤羽:同樣是分組對抗的老規矩,贏的隊能入住好房,輸的隊只能在野外幕天席地。

北競王:話說教師節將至,為了向親愛的老師們致敬,這一次的對抗是一場辯論賽。

赤羽:辯題就是「嚴師出高徒」。請各位嘉賓,還有下場湊數的兩位主持人,選擇正反方的分組,限時一刻鐘。

北競王:好,時間到。我們公佈一下分組結果。正方隊,認為嚴師出高徒的是默蒼離,杏花君,天宮伊織和溫皇。

赤羽:可惜了,本師想看溫皇對決鉅子舌。

北競王:確實可惜,你若下場,和溫皇爭鋒相對,那就更精彩了。

赤羽:如此一來,辯論就變相聲,都沒嘉賓的出場機會了。

北競王:哈。反方隊,認為放養式教育出人才的是宮本總司、千金少、莫離騷和顥天玄宿。

赤羽:辯論的勝負取決於說服觀眾的人數。

北競王:我們特意請來了他們各自的學生。歡迎俏如來、上官鴻信、李修儒、鳳蝶、劍無極、雪山銀燕、蒼蒼、霽雲、戚寒雨!

赤羽:以主持台為界,支持正方隊的,請坐到正方隊對面的左邊區域,支持反方隊的,請坐到反方隊對面的右邊區域。

北競王:每一位辯手陳辭完,都會有一刻鐘的改換陣營時間,觀眾如果被說服,可以坐到另一邊。

赤羽:現在兩隊有一炷香的準備時間。趁他們忙著準備,我們來採訪一下觀眾的感受。俏如來,看到自己兩位師尊今天都在,還分處兩隊持相反的觀點。你現在是什麼心情,會坐哪一方的陣營?

俏如來:早知如此,俏如來就不來了,簡直是公開處刑,如坐針氈啊!

雁王:這節目其實叫「出招坑俏如來吧,智者」

 

△中章

 

北競王:一炷香已過,我來採訪一下嘉賓的賽前感想。

冥醫:我有話要說。這對抗太難了,觀眾都是徒弟,肯定死忠自己的師尊,怎麼可能改陣營呢?

赤羽:冥醫,你這隊都兩智者了,你看看反方隊,一個被溫皇逼得生死決,其他三個都對「黓龍君」言聽計從。你和默蒼離、溫皇做隊友,就是躺著贏啊。

冥醫:不是啊,贏的關鍵不在反方隊,在觀眾。別想忽悠我,你看宮本總司一個就三徒弟呢!我們隊天宮伊織沒徒弟在場。

北競王:哈。你們隊沒師尊卻有師娘,未必是劣勢。

赤羽:好,話不多說。名師辯論賽現在開始!本次辯題是「嚴師出高徒」。有請正方一辯,默蒼離發言,限時一盞茶。

默蒼離:常言道「嚴師出高徒」,「教不嚴,師之惰」。所謂「嚴師」,是嚴謹、嚴厲、嚴肅之導師。嚴謹,是對徒弟的可塑性與潛力有深思熟慮的規劃與把控。嚴厲,是在徒弟的成長過程中給予有力的監督與合理的高要求,使其不走錯路、彎路,不斷超越自身。嚴肅,是權威與規範的表達,為人師者,以身作則,讓徒弟對自己的理想,對自己所選之道,能夠尊重和堅信……

北競王:好,感謝默蒼離精彩的論證。正方隊一辯過後,場上觀眾的分佈十分有意思啊。

赤羽:俏如來和劍無極坐在了兩個陣營的分界線上,銀燕一臉糾結地從反方陣營,坐到了正方陣營。

北競王:接下來,反方隊一辯宮本總司發言,看看他能不能把自己徒弟給說回來。

宮本總司:「天生我才必有用。」我方認為,自由寬鬆的環境才有利於徒弟身心的健康成長。在充分發揮其天性的基礎上,加以引導,不揠苗助長,才能不拘一格降人才。自發的動力,自由的思考,自我的覺悟,才是一個人成長超越的關鍵。為人師者,是引路人,是明燈,用光芒照亮前路,讓徒弟去走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赤羽:感謝宮本總司的精彩發言。現在場上的觀眾分佈又有了新的變化。銀燕坐回了反方隊陣營。

北競王:銀燕,能採訪一下你兩次轉變陣營的心路歷程嗎?

銀燕:一開始,我自然而然支持師尊。聽了默蒼離的發言後,我回想自身經歷,確實每次都是在被逼的嚴酷境遇下突破的。所以我改投了正方陣營。但是師尊發言後,我又非常認同,所以我還是選擇回師尊陣營。

 

△結尾

 

赤羽:經過正反方一到四辯的精彩陳辭後,接下來是自由辯論環節,正反方總共發言時長各為一盞茶。現在,計時開始!

冥醫:我認為反方以偏概全。他們教的都是武學。武學講求天分與悟性,遇到天才還可以放任自流,但其他學科不行,比如醫學,任你再天才,也必須嚴格教導,稍有疏忽就是一條人命。

千金少:正方在偷換概念,放養式教育不是不教,也不是教得不扎實。我方強調的是要給予徒弟適度的自由空間,不能時時都處於高壓緊繃的狀態。

溫皇:我方同樣認可鬆弛有度,但這裡的弛並不是師尊在睡大覺,讓徒弟自己亂練一氣。

莫離騷:我讓霽子自行創招,是讓他有機會深刻地琢磨自身所學,進一步理解劍之道。

溫皇:顯而易見,放養式教育是在耗費天才的光陰。天才不需要通過走彎路和可預期的失敗來吸取經驗。以霽雲之天資,若在溫皇門下,必然日新月異,獨領風騷。

千金少:假設之事不足以作為論據。再說了,你溫皇不是也整天躺著,沒看出你對徒弟有多操心啊。

天宮伊織:溫皇嚴不嚴,看劍無極的態度就知道。銀燕,坐過來!忘了你與劍無極的一劍無悔了嗎?

玄宿: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後天教育當以順應本性為上。外在壓力不如內在動力,只能作用一時。一旦環境改變,壓力不存,一切又會回到原點。

默蒼離:如你所言,想當初張天師應是擔憂道域在教育上也奉行無為放養,導致一代不如一代,所以才特意設置了天元掄魁這一外在壓力給你們。

北競王:好!停!時間到!

赤羽:台上辯論雙方你來我往,字字珠璣。台下觀眾內心掙扎,同樣精彩絕倫。

北競王:真沒想到,戚寒雨坐到了正方陣營。能說一下你的想法嗎?為什麼拋棄自己的師尊?

戚寒雨:我選擇正方陣營,不是拋棄師尊,只是希望師尊能對我再嚴厲一點,我想要變得更好。

千金少:不是,徒弟仔,你就是在拋棄為師啊!你支持正方,你師父我就要睡野外了啊!

赤羽:好。辯論到此結束,俏如來在觀察了場上情勢後,果斷加入了正方陣營。正方隊最終獲得俏如來、雁王、修儒、劍無極、鳳蝶和戚寒雨五位支持觀眾,反方隊最終獲得銀燕、霽雲和蒼蒼三位支持觀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