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想把养偶以来的灵异事件给记录下来,但又不知道从哪说起。那就按长幼顺序说好了。

神棍司的老大枫岫大偶风绝殇,他初到家的时候各种欢脱愉悦,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我原先不知道那不是他平日里的表情,后来才发现他明显显露出乐颠颠的表情只是初回家那一两天。之后不知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为长子,所以必须Hold住,还是因为他那两天实在是太高兴了。毕竟是个被倒卖过几次的孩子,终于回家了,喜形于色吧。他平时一副庄严肃穆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跟本尊相比略小的眼睛总是闪着老谋深算的光芒,但是给他梳头时就会发现他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你,各种放电。这些都没什么,也可以算是自己的花痴。当双樱回来的时候,他就越发地变了。

双樱到家的时候,我把绝殇放在他们中间,远尘一直死命凶狠地瞪着他看,离缘则似笑非笑怡然自得的无视样。而他,死绝殇,一个劲地腿软往下掉,我调了好几次姿势架,他依旧软脚。我说绝殇你是攻啊!这样可不行啊!当我继续低头去调姿势架的时候,他就会前倾,用手指勾我的头发。我的头发虽然长,但是是用发夹盘起来的,扯得我痛死了。一两次之后我决定不管他死活,丢他在原地跟双樱好好相处。噗,拍出来的照片大家都说绝殇一副被劫持的惊恐样。

我原以为绝殇怕的是黑樱远尘,以为他们初见面时,远尘真的一脸要杀人的表情看着他。但后来单独让绝殇和远尘相处拍照,又觉得这俩很融洽。单独跟离缘的相处,看起来也不错。于是我认为他只是单纯的搞不定双樱而已,单独相处还是镇得住的。直到很久以后的一天,至少半年之后,我才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绝殇怕的是离缘,OTZ~那一次是拍什么我忘了,也或者只是单纯的给孩子们放风。我把绝殇放到离缘旁边整理,他面对离缘总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突然我不经意地瞥见离缘的表情,他正在皮笑肉不笑地恶狠狠瞪着绝殇。那个凶狠状可惊到我了,见过离缘这孩子的人不会想象得出那种阴狠的表情,远尘都没这么凶过。然后我再定睛去看,他却是一如既往笑吟吟的表情,用一亲友的描述就是微笑王子状。眼花了,我一定是眼花了,我转头看绝殇,他依旧一脸无可奈何地望着我和离缘。整理完绝殇就轮到离缘,在我把离缘转过来面对我的时候,他笑吟吟地在转身同时轻描淡写给了绝殇一巴掌,很响的一巴掌啊,我囧了,顿时解开了心中的谜团,原来绝殇怕的是这个腹黑的主啊!

另外绝殇是个宅,只要带他出门,怎么都不上相,明明是同一个角度去拍的,在家里就各种光芒万丈般迷人。其实有些偶不喜欢拍照的,养偶的偶主中一定会有跟我同感的人。

接下来说老二极道大偶风轩雨,他其实没什么灵异事件可说,初到家的时候凄楚迷离状,然后面对众兄弟是一脸茫然状,平时矜持而气质,欢脱的时候很少见。我其实摸不透他的脾气。他脾气其实不小,家里估计就绝殇的脾气最好最无可挑剔了。轩雨惟一一次让我有感觉的是某晚我跟他玩完之后要放他回去睡觉,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脸刷的就黑了。囧,大晚上开电灯的,不要告诉我是因为光线变化。

双生老三,粉樱风离缘为兄,黑樱风远尘为弟。离缘的事迹绝殇部分有提到,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不过我想说离缘真的是超级腹黑。我当初接这孩子的时候,看到的是粉红闪亮少女系的粉樱,顿时觉得这就是我心中的拂樱,于是就义无反顾地跳偶坑接了,虽然离缘绝殇是同时接的,但是离缘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尊偶。看到他的店照时就像被下了诅咒似的,什么也不想就去付款了。之前我还在各种纠结犹豫要不要接自己的本命或者副命回来,又嫌养偶各种麻烦。结果等我看到亲友给我拍的开箱照之后,就大惊,我的少女怎么了!为何看起来攻气十足?!绝殇啊绝殇,你的攻位怕是要不保了OTZ~店照和生活照里的离缘简直判若两人,我曾经怀疑过不是同一尊,但是经过自己和友人的细心对比,确实是一尊,离缘某些角度还是保留着店照的相貌,不过那气质真的是OTZ~我泪流满面啊~所以说我家离缘腹黑地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我的感情,在店里装少女,回到家就攻德无量,以至于绝殇叫天天不灵,叫娘娘不明。

远尘刚开始回家总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气很大,我想也许是他是我计划外的孩子,在未回家前我就老有想把他转手的念头,以及我能接到他是因为他前一任偶主跑单的缘故。呃,总之我跟他还是挺有缘的。当时我犹豫了一两天才打算要接的,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品相早就被秒走了,哪有我犹豫来犹豫去的时间。我一直弄不清楚我对他的感情,给一个朋友看时,那朋友说哇,品相真好,你不接的话我接,我跟我弟商量去。我还有些无所谓地说你不用说这些话来激我,我不会受影响的。对方说我是说真的啊,我很喜欢他啊。然后我就很犯贱地紧张起来,说呃,好吧,看吧,我还在等照片,右边的脸头发挡着了,我要店家掀开头发找给我看。朋友说,嗯,有照片也给我看哦。后来我拿到了照片,觉得没什么问题就接了,感觉像是可耻地跟朋友抢了儿子。捂脸。远尘回到家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气消了,噗~那一定是怨气。

我发现远尘占有欲挺强的,他对其他的兄弟都没什么,但是只要别的偶靠近离缘,他就会一脸杀气地瞪着对方。所以初到家那次,他很死命地瞪跟离缘亲密接触的绝殇,造成我以为绝殇怕他的假象。其他时候,远尘是各种受啊~捂脸~远尘唯一灵异的一次是我有一天抱着他修改《生活大爆炸》,准备去出书。正好改到枫樱H的片段,我改完之后要存结果机子就死机了,OTZ为了等电脑复活,我把远尘放在了电脑前,自己跑去解决民生问题去了,结果回来,擦~电脑重启,之前修改的枫樱H都没了。我怒瞪远尘,你干了什么?!远尘不理我。废话,他要是真回头跟我说不是他干的我还不吓傻啊。抱远尘改文不是第一次,就这一次他祥瑞了我。我错了OTZ~我不该抱你看枫樱H,害得你害羞了,后果很严重。

双生老四,浴袍香独秀风流韵为兄,戴冠香独秀风雅颂为弟。也许是这个诡异的排位,家里的双香是目前所有偶中灵异事件发生最多的。我觉得也许是我的精气神跟阿香更契合,所以他们吸取的人气最多,灵力也最强。

流韵他初回家的时候,就挂了彩。那时候我把他们都放到床上站稳。结果因为绝殇在双樱之中一直脚软,所以我基本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枫樱身上,于是流韵不爽了,他自己扑通栽下床,那时候冬天开着电暖器,正好脸砸在上面,就听见呲的声响,我连滚带爬地冲过去,他却已经挂了彩,烫裂了一道疤。我那个追悔莫及的懊丧劲啊~而流韵这个死人却眉开眼笑一脸得意劲,我OTZ~

记得当初我选头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流韵就被他的眼神电得风中凌乱,满地翻滚。他是神棍司里眼睛最有神采的,会追人。所谓追人就是你在他面前转就会看到他的瞳孔跟着你转,当然这是眼睛珠的光折射之类造成的,但是有些偶虽然眼神会随角度流转,但是却看的不是人,而是在看别处。流韵这孩子有一颗热爱COS的心,难怪他一回家为了引起注意就COS了一回叶小钗,之后给他拍照,一会拍出天刀的感觉,一会又拍出关山聆月的感觉,给他头上戴对恶魔翅膀,拍起照来他就能上相成妖后。OTZ~你强啊,后来我发现家里的围巾不错,又给他COS了一回一夕海棠。还有一次他COS了一回一步莲华。噗~

我原以为流韵的灵异就只是在他喜欢COS上,结果最近一次让我改变了想法。前阵子复活节我在英国各地旅游加面基,本来打算带离缘随行的,因为可以和苏凉家的任云踪大偶问之玩亲子。结果快要出行前两天,我就被托梦了。我梦见我到了一个朋友的家,把离缘放在客厅,上楼去放行李,安顿好之后,我就下楼来跟离缘玩,结果发现他裂了,而且是爆管哦,我惊恐之余就醒了。醒来之后,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我打消了带离缘去的念头,甚至都不打算带偶去,可是左思右想,觉得机会难得,不带大偶去太可惜了。于是我决定带流韵去,散发不怕路途颠簸,反正已经带了疤,就不用再忌惮旅途中不可控的温湿变化了。结果那次旅行玩得很开心。因为流韵一头金发又穿着朴素晃眼看过去不知是中式还是西式的袍子,又正逢复活节,所以他快快活活地COS了一把耶稣。我事先都没想到带流韵去这么事宜。等我回来之后谈论起那次托梦,才猛然发现,擦,这是个骗局!原先我以为是离缘不想出门,所以托梦示警。现在我觉得根本是流韵自己想去吧!所以他在COS离缘托梦给我,因为我要是不带离缘,第二人选基本就是流韵了。绝殇和落灯既重又宅,轩雨头顶方向盘大杀器,离缘被排除,远尘和小美人都去过伦敦,剩下个孪生弟弟雅颂的话,我一定避免麻烦而选散发的他。好吧,不过是离缘托梦,还是流韵耍心机,这是我第二次被孩子托梦。

第一次托梦是雅颂所赐。那段时间我在纠结要不要接某角色的偶,钱到底够不够,我就梦到了雅颂前来跟我说,吾很好养活的,吾每月只花13个铜板。我说嗯,30个铜板是一吊,我有30吊,好像确实够养活你了。雅颂又说吾还有很多旧书可以给你拿去卖了换钱。我说好呀好呀,你去拿吧。雅颂说等吾一下。他就转身上了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宿舍楼。我就在宿舍楼下用手机上QQ跟朋友讨论够不够养活的问题。后来我就醒了,醒了之后我一拍大腿,哎呀!醒得好啊!香独秀这种人绝对不能等他的!

雅颂也是唯一祥瑞过我的人,OTZ~那时候新剧里鬼觉神知正在活跃,丧尸横行,魔城情节也拍得像鬼片。我明知道新剧跟个鬼片似的,我却偏偏坏心地抱着雅颂跟我一起看,并且观察他的表情。他一直很平静,很呆没什么反应,于是我失望地看完就放他回去睡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落枕了,脖子疼死。歪着脖子下楼时,平衡失准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跌得一身疼,我在这屋子里住了3年没一次从楼梯上滚到楼梯下,最多踩空滑个一两台阶。滚完之后我就跑去对雅颂说,好啊,你祥瑞我啊,我要是死了谁来疼你们。于是再睡了一晚上,我的落枕就好了。我不知道落枕是不是第二天就能好的,基本没怎么落枕过。

雅颂有好一段时间是神棍司最小的弟弟,我经常抱着他叫他最小的弟弟,最爱的小儿子。当我付了落灯的钱之后,我就对雅颂说哦~你不是最小的了。结果他一直柔和的受样顿时就黑化了,满眼杀气,攻得不行。带他和流韵以及一堆小的去过六一,他也一直闷闷不乐。一直到落灯回来,他也很阴郁地盯着落灯看,杀气腾腾。我觉得他一副我可以将这个弟弟塞回去吗的表情。后来他就不生气了,居然跟落灯相处得很好,估计他喜欢香香的美人,落灯又是素还真大偶,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神棍司老五素还真大偶风落灯,呃,落灯他没什么灵异,我觉得他基本没睡醒,不喜欢出门,不喜欢跟人亲近,动不动就断他那根猫耳簪跟我抗议,每次我郁闷他时,亲友问起我便总是那句落灯他又断猫耳以明志了。神棍司老六原创生风愁别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发现他神奇之处就是他一个人时就显得很乖巧,只要跟别的偶摆在一起立即显露腹黑帝王攻的气质,百试不爽。

最后再说说亲友家的干儿子们,我发现偶大都喜欢有人给他们梳妆,头发梳顺后表情就会好很多,明显开心很多。不净家的魔书大偶涅槃表现最明显,特别是我们一哄而散几双手一起给他梳的时候,他一脸祥和享受状。Hiris家的火狐夜麟大偶也是表情变化很明显。苏凉家的任云踪大偶瑜璟则拒人千里,据说只对他娘亲笑过,我从来都只能看他的臭脸或者面无表情,OTZ~我发现别人家的偶没那么好沟通呢,也难怪不养偶的感觉不出我们所谓的灵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