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
有个mRNA,觉得自己很孤单,就拉个核糖体过来翻译个蛋白给自己作伴,翻译好之后对蛋白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蛋白说:“你好,我是 RNase。”
mRNA沉默了一下,说:“没关系,反正我本来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说:“好”。
于是两个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蛋白忽然说:“其实我现在还不是RNase。”
mRNA:“嗯。”
蛋白:“我现在只是多肽。”
mRNA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会变成真的RNase了。”
mRNA:“没有关系。我总是要死的。”

于是蛋白依旧和mRNA靠在一起,他慢慢地转圈,折叠,开始修饰自己。他越来越像真的RNase,而mRNA慢慢地开始降解。
蛋白说我走吧,离开了我你也许能活得久一些呢。
mRNA说你别走。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mRNA说,你知道么,我也有过一个模板,他叫DNA。
蛋白说:“他现在在哪里呢?”
mRNA说:“他的启动子关闭了。他睡着了。”
蛋白问:“是谁把他的启动子关掉的呢?他还会醒过来吗?”
mRNA说:“是我把他关掉的。”然后他又笑笑:“但是他还会醒的,我一消失,他就又会醒来了。”
mRNA说:“我记得我刚被转录出来的时候,DNA对我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说你好,我是mRNA。他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然后就慢慢睡着了。”
蛋白没有说话。
“我很想念他。”mRNA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马上就要消失了。如果他醒过来,如果你碰到他,请替我再和他说一句你好吧。”
然后mRNA就被降解掉了。
注:RNase是核糖核酸酶,mRNA是一种核糖核酸,蛋白质由mRNA翻译声称,核糖核酸酶本质上是一种蛋白质,可以水解核糖核酸,

数学:
一天常值函数和e的x次方在街上散步,远远的看见了微分算子。常值函数害怕地说:“我得赶快走,碰见他我就没了……”e的x次方笑着说,不要紧,我可是e的x次方。说着走到前面微笑着对微分算子说:“你好!我是e的x次方!”微分算子也微笑着说:“你好!我是dx/dy。”

物理:
一堆伟大的科学家在天堂捉迷藏,这次,轮到了爱因斯坦抓。
睁开眼睛,他发现其余滴科学家都藏了起来,而牛顿先生却大喇喇地站在空地上。
爱因斯坦叫道:“嘿牛顿,我抓到你了!”
牛顿君摇头:“不是,我不是牛顿。”
爱因斯坦:“你怎么不是牛顿呢?”
牛顿:“你看,我正站在一平方米上,所以,我是帕斯卡。”

幼教:
班里有个孩子,小便或是喝水都对着我喊“妈妈”,然后问他,“我要?”他才会说“喝水/小便”。
前段时间他们语文课教春天,“小树要发芽,柳树要长大……”之类的。
孩子下课又喊我“妈妈”。
问他“我要?”
答曰“发芽”o(╯□╰)o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