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某位作者!!!!!!
看了她的文就讨厌,接触过她的人更恶心!

回复:

接触过她就觉得人如其文,跟她的文一样恶心

讨厌她的文,不是看见就避了吗,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她的人?

你以为我有喜欢接触她啊,不过我俩恰好在同一个群里

绝交吧
继续交往只会让别人觉得你恶心

��
觉得

恶心

又何尝
不是

只怪
让我们
相遇

那个
群…..

群:“我在这里取代的是命运之轮的角色啊!”

你的标题好琼瑶好琼瑶……

琼瑶应该是这样说的↓
「不~~~~~~~~~~~~~~~~~~~~~~~~~」
听说一个单字「不」这台词是从琼瑶剧后才开始流行的

lz好文笔,兼穷摇与loli风格于一身

你可以试试看这样说:
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既然让我遇见你,你为什么是这样一位作者?
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
不~~~~~~~~~~~~~~~~~~~~~~~!!!

为什么看起来很像“既生瑜,何生亮”?

说「不」的时候还要一边奔跑一边摇头一边退后一下
然后再转个圈圈昏倒在地

对了,说这些台词的时候还要记得要凄美的梨花带雨

掩面,不忍看了……

NO!应该是:偶再也不理你了,哼!———-然后以沙滩漫步式向夕阳泪奔而去= =

然后那位作者还要学马景涛式的怒吼
抱着昏倒的楼主说:发泄~~~~~~~不~~~~~~~,你不可以死~~~~~老天爷呀~~~~天呀~~~~~~~不~~~~~~~

然后lz的脸上满是星星点点的天然体液= =

昏迷不醒的楼主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水滴…
(不知是对方怒吼的天然体液还是自己的眼泪?)

某作者~~~你坏你坏你坏你坏啦~~~~~~~~(拿小手捶该作者的胸)

听上去怎么是小两口吵架的架势?
我们这些外人不要掺合了~
= =+

今天你琼瑶了吗……

琼瑶受:不~~~~~~~~~~~~~~~你竟是这种人
琼瑶攻:你听我解释
琼瑶受: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要听 偶再也不理你了,哼!

天哪!!!!!!!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内心深受伤害的某作者,跌倒半跪抱头对山对水对镜头歇嘶底里。。

精神病院通知公安说:一位病人偷跑。
然后公安过来把他抓走
……不~~~~~~~~~~~~~~~

不捶作者捶你,你让我喷鸟面包T_T

受LS各位启发搜了本穷摇,突然发现侧妃式写作不会是从穷阿姨开始的吧………………

“那是张无懈可击的脸!尖尖的下巴,小巧玲珑的嘴,唇线分明,弧度美好。鼻梁不算高,却恰到好处的带着种纯东方的特质,鼻尖是小而挺直的。眼睛大而半掩,她正在凝视水里的荷花,所以视线是下垂的,因而,那长长的密密的睫毛就美好的在眼下投下一排阴影,半掩的眸子中有某种专注的、令人感动的温情,白草帽遮住了半边的眉毛,另一边的眉毛整齐而斜向鬓角微飘。柔和。是的,从没见过这种柔和。
宁静。是的,从没见过这种宁静。美丽。是的,她当然是美丽的(却不能说是他没见过的美丽),可是,在美丽以外,她这张脸孔上还有某种东西,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他思索着脑中的词汇,蓦然想起两个字:高贵。是的,从来没见过的高贵。不过,不止
高贵,远不止高贵,她还有种遗世独立的飘逸,像那朵白荷花!飘逸。是的,从没见过的飘逸……还有,还有,那神情,那若有所思的神情,带着几分迷惘,几分惆怅,几分温柔,几分落寞……合起来竟是种说不出来的、淡淡的哀伤,几乎不自觉的哀伤。老天!她是个”奇迹″!
能坚持看完这一段是多么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事啊,泪

你讨厌我妈?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妈呢?我妈和你认识吗?
哦~~原来你是讨厌我啊?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呢?你讨厌我你就说出来嘛,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讨厌我呢?

B:你讨厌我妈?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妈呢?我妈和你认识吗?
A:我不要跟你妈讲话
B:你听我说,我妈她……
A:不~~~~~~~~~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
B:你妈贵姓?
A:……

某作者顶天立地的扑过去,一把捞起倒在地上的人儿。
“楼主……”他把楼主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楼主的头如同一颗熟透的柚子,沉重的吊在枝头般的脖子上,精致狭窄的鼻孔里呼吸全无,他的心尖锐的痛起来,啊,他已经死了,他怎么可以死了……
GJM自某强贴

樱雨漫天。
lz45度凝视着天空,喃喃道:某作者,我真的……很讨厌你……
某作者明媚而忧伤的一笑:发泄君,请你……自由的……
冥冥中,命运之轮已开始转动……

不~~~~~~
你们怎可以这样对我~~~~~~~~~~~

我好累,好累……

这只受一定要压!!!

某作者:对!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Lz: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作者: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Lz: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作者:我就算在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Lz: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最残酷、最无理取闹的人!
作者:哼!我绝对没你无情,没你残酷,没你无理取闹!
Lz:好!既然你说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情给你看,残酷给你看,无理取闹给你看!
作者:看吧,还说你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现在完全展现你无情、残酷、无理取闹的一面了吧.
……众人崩溃

天啊,又见唐僧,收衣服啊~

LZ:我……你…………
某作者:啥?风太大,我没听清楚。
(旁白:有时候,爱恨仅仅是一念之间)

在雨天手拿一把小伞,然后迅速抛在地上,慢动作扑向该作者,悲伤滴说:好讨厌好讨厌,上天为什么会让我遇见你……不!

仰头望天,雨伞一丢下,阴暗的天空马上就从原本凄美的小雨下成凄美的大雨
大雨猛下
一边走一边苦笑着…
浸湿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享受完这凄美的时刻,感受完这悲伤的时刻
再回首看看来时路…….
不~~~~~~~~~~~~~~~~~~~~~~~~~~谁偷走了我的伞????
不得不继续享受这残酷的时刻||||||||

某作者写了一篇文,这样的文由一般人写出来,是非常的好看,但是在这位作者的笔下,就叫人不可忍受,是衬托他人文笔的最佳背景……

某作者写了一篇文,这样的文由一般人写出来,是一般的感觉,但是在这位作者的笔下,就叫人抓狂吐血,是为国家血库做贡献的范本教材……

你们…你们…
梨花带雨,扑倒地上。
天啊~~~~~~~~~~~
我不要活了!

今日CP是作者X楼主么?(扶眼镜)

A:此帖怎么还没开始H呢?
B:看过琼瑶写H吗?
A:…..

琼瑶写的H:
他屏息片刻。然后,他俯下了头,吻我的唇,吻我的面颊,吻我的耳垂,吻我的颈项……我的睡衣从我的肩上褪了下去,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两匹白马,驰骋在古罗马的街道上……那白马,那梦幻似的白马,我摇身一变,我们也是一对白马,驰骋在风里,驰骋在雾里,驰骋在云里,驰骋在烟里,驰骋在梦里……呵,驰骋!驰骋!驰骋!驰骋向那甜蜜的永恒!

阴暗的房间,凌乱的床上,作者和发泄
发泄:我讨厌你!
作者(眯着眼抽着眼):我知道。
发泄: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H吗?
作者:因为你不讨厌我的JJ。
发泄(轻轻地笑了):就是这样我才讨厌你,作者,你太了解我了。
发泄的手摸上了作者的JJ….新一轮的H开始鸟。

发泄将作者压在了墙上,一叠声地吼着:我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你!
作者不安地扭动着,瞪大了他的无辜双眼:为什么?发泄?我…
不等他说完,发泄狠狠地用嘴巴堵住了那惹人恋爱的双唇,不断地吸吮,啃咬,辗转蹂躏…
作者长长的睫毛抖动着,眼中泛起薄雾,看到如此楚楚动人的作者,发泄不禁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
品尝着作者口中的甘甜,发泄心中不禁感叹:神哪!请让此刻永存!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交换这一刻!
神说:好吧,看在你诚心祈祷的分上,满足你的愿望!这可是千年一次的出血大酬宾哦!
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后,一队考古者在古文明的遗迹里发现了两个拥吻者的化石,奇怪的是其中一个人是裸体的……

经过胖博士的科学鉴定后,从化石裸体判断,「发泄」和「某位作者」是女变男!!
从原本没有小JJ,到后来有了小JJ,而且科学鉴定显示两人死因是他杀,这惨案到底是怎么造成的呢?凶手到底是谁?

俺认为,发泄的口气比较像别扭受,不适合做攻。。。
我口年滴某作者。。。。

洁白的洗手池素XXX牌滴水晶,在半透明黑色水晶洗手台中间像乌云中的扁月般皎洁。而池中那一堆粉红色呕吐物则像月亮中少男少女的仲夏夜之梦散发着玫瑰香气。
嘴角还挂着一滴粉红液汁的发泄无力地半伏在黑色水晶边沿,脸颊皮肤比洗手池还要晶莹透明,然而那一抹激情的粉红又在在证明他胸中还未褪去的恶心–这一切都缘于他身后的作者之故。
“我不要和你碰触!……你的每一下接触都让我感到恶心,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作者眼中闪过一丝深切的痛楚,愈发加深了接触的紧密度:“终于是四个了么……古人云,物极必反,要到什么时候你的好讨厌才会量变引起质变而成好喜欢呢……”看着你这么恶心,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吗。
可素为了我们幸福的未来,不得不如此狠心啊。他迅速用冷漠掩藏了那失控片刻的柔情,冷硬地回答:“……”
两双眼光在镜中相遇,穿过亘古的孽缘,穿越无尽的时间,终于,一切再次进入轮回……

作者君chua的一声撕开了发泄君制服衬衫的衣扣,掉落的纽扣仿佛失去平衡的心跳.
双手被领带束缚着,作者君全力压制着他的挣扎,对方的手触摸到他下身敏感的部位是时发泄君的身体激烈的颤抖.
不要不要!
他的尖叫的尾音被吞没在作者君缠绵热烈的吻里
下面….不知该怎么写(通常这种就被称为太监么=”=)

……
记得戴套套

发泄:恩…啊…..啊……作….作者…..我….讨厌…..厌你…….啊…好棒….不…不要…停
作者:小宝贝,表急,马上就喂饱你~~~呵呵,我可爱的小东西…
发泄:混….混蛋……我….恨…恨死….你了….
作者:什么?还不够?好的,小甜心,我马上来满足你~~~
发泄:啊..啊…….啊……………………
——————H完之后————-
发泄拿起床上10个跳蛋,8跟假JJ,5根鞭子,狠狠扔向作者:混蛋,叫你不要往我那里塞太多!

嗯,还差点红楼腔,呼唤~

只听发泄姑娘冷笑道:“什么作者,竟简捷了当称她一声码字的便完了。成日满口里浑吣的都是些什么陈芝麻烂谷子,没得叫人恶心。”
某作者又是气又是笑,说道:“真真这发姑娘,说起话来比刀子还尖。你这可算什么呢?”
一旁众人忍不住笑道:“真真这个发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早有那年长厚道的笑拉了两人坐下,劝道:“都是一个坛子的姐妹,这又是何苦来。胳膊肘断了折在袖子里,少不得大家彼此包涵照应着,岂有跟自家人生气的理。”
红楼腔好难cos,呼唤高人继续。我是再也不能了……

终于理解到原来无间 掐架 拍砖
一切都是因为爱啊
请继续精彩演绎

狠狠的踹JJ这个贱受=_=++

要老金体不?
那发泄年纪尚轻,虽心中恨极了作者,自忖功力不及他,究竟不敢当面邀斗。他一路从群中出来,行到一处名为闲情的所在,心中诸般思绪纷涌而至,憎恶不矣,眼见菊花遍地,粉壁茫茫,就只他发泄一人而已。当下便连声大喊起来:[你怎地这般讨厌讨厌讨厌~~~]
作者行经闲情,听得山中有人长啸怒骂,胸中一恸,蓦地想起:「发泄既离了群,必是心中怨恨于我,我这就找他去,只要见得著他,不管他如何生厌呕吐,我总是不离开他。他吐得多了,慢慢也就习惯了。自此后,我们总是要在一起。」心意既决,登时精神大振,随手摘了一捧菊花,捧在手中,大踏步出山而去。
发泄伏倒在地上,适才一番长啸出尽心中积郁,不意竟引动了内劲走乱,一口鲜血涌上喉头,不住的呕了出来。他只觉得心下凉了一片,虽远远躲开了作者,却是无一时或忘,相思入骨,终成情孽。他以手背擦拭了唇角,眼看手掌一片鲜红,喃喃道:“我心中,竟是念着你么?”
便在此刻,身后有一双手臂环拢来,抱住了发泄。耳畔有人悄声道:“泄儿,怎的不痛快了?”
发泄一惊之下,回转了身,只觉眼前一花,险些站立不住。是耶非耶,如真如幻,如今正是作者立在他面前,容颜如昨,风神不改。他那日负气而走,不意作者竟千辛万苦的寻来。当下诸般计较不喜都丢在了脑后,伸手抱住作者,一意哭道:“你就是这般讨厌,讨厌,讨厌。”作者苦笑道:“我怎地又讨泄儿厌了?我有什么行差踏错你只管打我骂我就是,再不许一个人跑出来。你脾性不好,又有呕吐的毛病,一个人行走闲情,叫我如何放心?”发泄愈发恼了,伸指便来戳他檀中穴,指力未及,右手却叫作者捉住,再出力一拉,整个人紧紧揽在怀里。发泄伏在他胸前,脸也红了。仍是不住骂他:“你就是讨厌,我要说一千一万个讨厌,倘若一千一万个不够,还要再多说些。讨厌,讨厌,讨厌之极!”“泄儿说讨厌,那便是讨厌。”作者笑道。
两人久别重逢,此刻静静相拥,粪土王侯,闲情众生,都视作无物。四目相对,均是欢喜无限。

写的越严肃 笑果越好

写完了吗?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

非顶不可~
泄儿…你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泄儿,我对你不住!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你往XQ这个火坑里推!
看看我的宝贝,都变成什么样了?
跟我回家吧……….

到底要抽到什么时候?SM内壁ing

正是夜深人静H的大好时光
激情戏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落幕了??
不~~~~~~~~~~~~~`要~~~~~~~~~~~~~~~~~~~~啊~~~~~~~~~~~~~~~
你们都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粉红内壁又欲求不满鸟!!!

冒死出来唱首歌
“北风~~~那个吹啊~~~,白雪~~~那个飘啊~~~~,
受啊~~~~那个荡啊~~~~,攻啊~~~~那个猛啊~~~~
只可怜那个床~~啊~~~
吱呀呀就快塌鸟。。。。。

一群神经病
斑竹锁帖吧!

lz想说的其实是:“真真羞人,被你们这些烂蹄子看穿了奴家心思,看奴家不掐烂你们的嘴……”同时掩面跺脚再转身扭一扭。

你们这群人都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泪奔……终于要从JQ变成NP了么?
你们真的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发泄亲亲,牵着小手儿,咱们回家吧!不理这帮坏人!

你走开!
我不要和你说话!
都是你,才害得我这么丢脸!

发泄: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你!!

作者: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你!!

发泄:你,你,你无耻!不要脸!(眼含着泪水,双颊因为愤怒而变得红扑扑的非常可爱…)

作者:我,我,我哪里无耻?哪里不要脸?(眼中由于发泄同学难得一见的美色放出绿光,虽然发泄相貌平凡,但是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却又是一番妖艳风情)

发泄君冷冷地,冷冷地望着某作者,薄唇微启,飞珠溅玉般吐出来的,是这世界上最最无情,最最冷酷的一句话:“某作者,我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你!”
某作者不敢致信地瞪大了眼睛,虎躯连震数下,颤抖地无法自己。
他勉强地张开嘴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发泄只是冷冷地望着他,却并不回答。
某作者顶天立地地扑了过去,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地举起了手,却迟迟无法落下,
最后,某作者只是颓然地,颓然地收回了手。
发泄见状,高傲而冰清玉洁地说道:“你真让我恶心!我再也不会见你!”
发泄姿态翩然如仙美妙无比能叫所有男人都为之心中狂喊一万遍好美的人儿地一转身,穿越了……

我想看水浒腔……那位大人来一下?

发泄,
江湖人称发泄。-_-
用黑色罗技键盘,
必杀剂:“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某作者,
江湖人称“?”
使用兵器“?”
目前,它正受到来自发泄的必杀技攻击!

安妮宝贝体
发泄看着他的手,把一堆栀子花捏碎。
花瓣甜蜜芬芳的汁液渗透在掌心里,他想他跟作者的孩子也会有那样幽蓝的眼睛。
“作者,爱上你,是我一生的罪。”
他是那般倔强的男子,他在狭窄悠长的走廊上走出嘎嘎声响。
那晚他流了血,却什么都没说。

一位读者:扯住~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前天不是说要一心一意对我吗?

从穿越到生子了吗?圆满了….

在晴朗的日子里,你会看到一个男子,他眼神忧郁面容苍白,穿着白棉布衬衣和苔藓色的裤子。
他那么沉默,眼睛幽蓝。
他抱着孩子走在天桥上。
如果你看到他把头不断仰下去仰下去,头发像海藻一样飞扬在空气中。
不要惊讶。
他只是因为寂寞。

老金红楼安妮宝贝都有了,我ORZ!!
强帖要拜啊!
其实偶家的泄泄是个害羞的孩子,唯一的缺点就是脸皮太薄了,除了在……(回味中,转身搂过发泄)
走,回家去,我还是喜欢你泼辣大胆yd的一面啊!

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就是你这种个性!!!!(用粉拳砸作者胸膛)
人家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罚你一星期睡客厅!!!!

泄儿…你怎么可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要抛弃~~我~~啊~~~~

白发魔女版
那发泄于某作者处受了委屈,拼着一命跳出群来,愤怒、伤心,爱恨交织。心中已是极凉,俯身一看,鲜血早已染红外衣。他眼前昏花,勉力支撑着又走了一段,再也禁不着疲倦的侵袭,颓然倒卧。双足浸到山涧之中,他也毫不知觉。
发泄于昏昏沉沉中,看见某作者幻影无数,竟是从四面八方逼了上来,他大叫一声挣扎跳起,但觉霞光耀目,原来已睡了一个长夜,刚才所发的乃是一场恶梦。
发泄翻身坐起,湿淋淋的头发披散肩头,极不舒服,水中照影,只见山涧里现出了一个陌生的白发人影,发泄惊叫一声,这景象比梦中还要可怕万分!
发泄心道:“难道我还在梦中未醒?”把手指送人口中,用力一咬,皮破血流,疼到心里。这绝不是噩梦了。他急忙将长发拢到手中,仔细一看,那还有半条乌黑的青丝?已全斑白了!
发泄跳起来道:“这不是我,这不是我!”水中人影摇晃,水波汤百发声,似乎是那人影在说:“我就是你,我就是你!”
要知发泄生就绝世容颜,对自己的美貌最为爱惜,那知一夜之间,竟变得白发盈头,形容枯槁。发泄颓然倒下,脑子空空洞洞的什么也不想,却唯剩了一个念头:
“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某位作者!”

发泄有一日在闲情大喊:“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某作者!”
路过的人不期然全露出诧异的神色。
发泄是个勤力用功的少年,为人谦和,从不曾在公共场合如此失态,更不必说用琼瑶腔高喊了。
少年有心事。
他初初窥视了自己内心的隐情,
却还未曾准备好接受它的来临。
某作者,这个名字,带一点玫瑰的鲜艳,
也有玫瑰的刺。
这个名字躺在发泄柔软的心尖上。
发泄在这点鲜艳与刺痛之间焦灼不安。
他以为讨厌是比爱更安全的情感。
可以用四个好讨厌驱逐某作者,
却在无意间暴露了青春的秘密。
他还不知道闲情是个危险的地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