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大英博物馆有日本浮世绘春画展,边跑去体验一下传说中的浮世绘。比起油画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东方的风格。看完之后就心心念念地回去上网查相关的资料,希望能搜寻到我喜欢的那几幅画的电子版,可惜五幅中只找到了一副,顺带也找到了本次展的一些图。以下是大英博物馆本次展出的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浮世绘产生于江户时期。江户时代对日本的重要性不仅表现在政治体制的完备、经济的发展,也表现日本审美文化的成熟。一般来讲,这一时期的京都文化代表了社会的上层文化,京都是皇室、武士的主要居住区,在这里产生了崇尚高雅、玄幽的贵族文化,比如茶道、能乐等等,在绘画方面则是大和绘:而江户时期的新兴市民阶层则要求一种更为世俗的、可消费的文化,这在很大程度上促动了浮世绘的产生。十八世纪末期的江户城,经济富庶加上“人生如梦即时享乐”的哲学,所以才华洋溢的艺术家都纷

馆中所展的图中美人大多是江户打扮,很少有这种京都贵妇打扮的。fushihui1

“浮世”来自佛教用语,本意指人的生死轮回和人世的虚无飘渺。即,此岸或秽土,即忧世或尘世。日本语言中自“浮世”一词出现开始,就一直含有暗指艳事与放荡生活之意。因此浮世绘本就是描绘世间风情的画作。

Hosoda Eishi (1756 - 1829), Young woman dreaming of The Ise Stories, early

这张画我比较有印象是因为有伸舌头,这是唯一一幅比较特别的接吻。馆中很多春画都是上半身衣衫厚实,下半身搅在一起暴露在外面,亲吻的很少,看到一副亲吻女性乳房的,还有就是这幅伸舌头的。可能亲吻的情色感不够浓烈,所以表现得少吧。

fushihui3

这幅画被大英博物馆当作宣传海报而且还做成明信片发售,估计很有名吧,而且也比较隐晦,但我看了没什么感觉。

fushihui4

fushihui5

这一张比较有印象,当时看到的第一感觉是在阳台上好景致~
fushihui6

由于那些图中的人物全都是细眼,所以大都感觉没什么表情,像这张图中眼神对视的反而比较少。
fushihui7

比如这种两人的眼睛一致面无表情斜看着某个方向,上半身衣冠楚楚,下半身裸露地交缠在一块时,我会忍不住笑出来。这俩的表情不是被当场捉奸就是活见鬼的节奏啊~哈哈哈哈~
fushihui8

初观浮世绘时,我的第一印象是画中的毛发画得非常的细致,不止头发就连体毛也是画得一丝不苟,根根可数的感觉。
fushihui9

fushihui10fushihui12

我好像也就看到一两幅人兽,男男似乎没看到,男女的姿势都挺正常的,不过感觉画得还是很扭曲。
fushihui13

展馆一共有四个展厅,按时间顺序摆放。第一个展厅是早期的浮世绘,笔触细腻,有点写意的味道。我看到有一幅长卷上面有题诗,因为有很多都是汉字,所以大概意思居然能看懂。最喜欢末尾两句,看的时候以为自己记得住,结果就记住了关键词和句意,早知道应该记到手机里OTZ~大概是说:试问雨覆云收,须石摇架倒时。前面还有什么横冲直撞,哈哈哈哈~

我最喜欢的是第二个展厅的画作,大概算是中期成熟期吧,唯美华丽让人震撼。这幅画是在第三个展厅,相对是晚期的作品。最后一个展馆则是比较近期的作品,甚至有日本女人跟西洋人的交换图,不是很喜欢,也没仔细看风格,感觉开始混有素描油画等西风元素进去了。唯一有趣的一副画是从背后的视角画一对交媾的男女,这个视角只看见男人的屁股和四条腿,两个圆圆的睾丸垂下,有趣的是画了一只猫伸出一只爪子好奇地播弄如球的睾丸,让人忍俊不禁。

第三个展厅放了很多书插画,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张初看有些类似于清明上河图的画,也是画着古时的街头巷尾屋宅河流舟桥,需要仔细看才会发现街上屋中船上出现的人都是一对一对的,他们都在群淫,或接吻或交合,最有意思的是图比较正宗的位置会有一条细细的水柱喷出,顺水柱看去,才发现原来是舟上一个人在对天射精。囧,这幅插画不大,内容丰富,细节很容易被忽略,以我这种眼睛大过山的眼神,要不是正好旁边讨论的是中国人,我根本不会留意到。

前两个厅各有一件不怎么样的和服展示,后两个厅有古代日本的假阳具陈列,型号都超大的。还有贝壳大小的贝壳上裸女小摆件。说起型号大,我想起第一个厅有一幅图很有趣,就是比阳具大的情景画。几个人在一旁议论指指点点,比大小的几个人都把自己超大号的二两君摊在条桌上,最有趣的是其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把二两君放在Y字型的木架上,这种叉方法很有种下面点了火就能烧烤的感觉。哈哈哈哈~另外浮世绘里的二两君大都画得超大,而且看上去大都像老树根似的,上面有一浪一浪的条条,感觉好像静脉曲张似的,哈哈哈~下面那幅画就是一个例子。

我觉得这幅画是本次展出的最邪恶淫荡的一副,因为难得有表情啊~不过是比较晚期的画作了。
fushihui14

单独来说说我最喜欢的五幅画吧,四幅是一套的,一幅是一个长卷上的一部分。它们都在第二个厅,很大一幅,位置显眼,而且工作人员会坐在旁边,想偷拍都没机会啊,可恶!它们都是浮世绘派的细田荣所绘,色泽明艳,线条细腻,细节华美。这是四季风俗图中的一张夏季,我最最喜欢的是春季,可惜网上即找不到,纪念品也没做明信片。这幅画我最喜欢的是那个隐约若现的帘子,实物视觉上很有质感。图中的装饰物也很精美,充满诗情。四季风俗画按照四季为主题,会巧妙地融入代表那一季节的花卉。
fushihui15

这幅画是长卷中的单幅,是细田荣美不胜收的一幅。我觉得人物俊秀,服饰明艳,场景风雅。讲述的是江户时代的故事,因为是英文,我看不懂人名,只知道男的是武士,女的是公主,大概很出名的人物,也许给中文我会认出来是谁。不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幅画真的很美,幸好做成了明信片贩售,不过大幅的要20磅,嫌贵还是没买大幅的,其实更想收藏原画啊~太震撼了,太美丽了!看得我眼睛发直。看完浮世绘给我的感觉最深的是色彩。回去查过之后才知道那些颜料果然不简单。
fushihui16

有人将浮世绘的审美趋向概况为两点,一是唯美,二是“意气”。所谓唯美则是指浮世绘所用的颜料。这些颜料多是植物、矿物中提取,染料湿度的调节在13次以上,并要经过抛光,很多作品中的植物成分至今还研究不出来。为了使画面更加具有立体感和光泽度,在绘画时,画家还要特意在墨中混入漆,使画面的感官美更为强烈。为了使画中人物更具视觉冲击力,“浮世绘”中的案几、屏风等画面背景往往仅出现一半,这种表现局部的方式被称之为“破局”方式,据说,这种方式要比在中国年画中出现早了很多年。

fushihui17
“意气”在日文中是一个很特别的词汇,指在男女恋爱关系中,亲昵而不放荡、性感却不低俗,具有别样气氛的人、物及风俗,19世纪前半期,这个词深深扎根于日本江户平民的审美意识中。浮世绘的“美人画”里,长脸、淡妆、丹凤眼、显发露髻等各式形态就是表现了平民的这种“意气”。

以下是网上查找细田荣Hosoda Eishi (1756–1829) 画作的图,我很喜欢细田荣的构图风格。
画中美人的衣着几乎无一雷同,纹饰精美令人眼花缭乱,而这些日本女性生活方式也各不相同:和服上绣有凤凰的,是艺伎中等级最高的“花魁”——卖艺不卖身,不仅会琴棋书画,还能对政治高谈阔论;叼着牙签的女人则是低级娼家的艺伎;“遮眉女人”则是平民姑娘,因为当时庶民女性结婚要染黑牙齿、有了孩子就要剃眉。fushihui18fushihui19fushihui20fushihui21

和服的细节如果看实物你会有种那就是布而非画的错觉。

fushihui22

fushihui23fushihui24

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繁复唯美细节外,我还喜欢人物的体态美,跟唐代仕女图的神采很相似,只是没有那么仙,那么出尘飘逸,而是多了一种铅华奢糜的感觉。

fushihui25fushihui26

这幅画的是杨贵妃。
fushihui27

fushihui28fushihui29
“呜呼,我爱浮世绘,苦海十年为卖身的游女的绘姿使我涕,凭依竹窗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喜,卖宵夜面的纸灯寂寞地停留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天树叶,落花飘风中的钟声,途中日暮的山路的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摘自《江户艺术论》)
fushihui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