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龙狼传 第十一集
录入:小懒鹿

【神蛊峰】
[无边崖之上,丑孔明意欲闯关,对岸一方,凤蝶冷冷而立。]
丑孔明:诚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哼!不过是玩弄人心的把戏。
神蛊温皇:即使玩弄人心,你又看得穿吗,丑孔明?
丑孔明:说中你的想法,心虚了吗?
神蛊温皇:哎呀,让你看穿吾小小的伎俩了。
丑孔明:就算踏出这步,你这无边崖之下,必有机关埋伏攻击闯关之人,你认为本师,会轻易落入这座告示的陷阱吗?
神蛊温皇:不愧是城府深沉的丑孔明,处处料中吾的用意,所以,你就不敢踏出这一步吗?
丑孔明:你说呢?
神蛊温皇:吾已经备上酒宴,恭候尊座大驾。
丑孔明:我看,是鸿门宴吧?
神蛊温皇:信人示己之诚,疑人显己之诈,尊座,心惊了吗?
丑孔明:激将法对吾无用。
神蛊温皇:是或不是,等尊座亲身体会,若是就此退缩,实在不符合你丑孔明的作风。
丑孔明:神蛊温皇,既然你诚意相邀,我没让你一见本师的厉害,那就失礼数了。
神蛊温皇:吾正拭目以待。
丑孔明:善辩狡猾之徒,咬定吾不欲亲试这无边崖,但又逼吾非入不可,可恼,也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空中并无借力之处,欲过这无边崖,就需要有借步越海的媒介,嗯……神蛊温皇,你就睁大你的双眼,好好一睹本座的能为吧。(捏指成诀])风生地起,空行之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

【空无之洞】
脚仔王:落屎药吃落屎,落屎三天变废人。(拿一盆水泼向燕驼龙,药性起了反应)哇,想不到这药的药性这么强啊,(燕驼龙身体颤抖)对……抖死,抖死啦。
燕驼龙:(醒来)不然是谁要抖死啊!
脚仔王:什么,大……大仔,你没事喔?
燕驼龙:你认为呢?
脚仔王:大仔,你终于好起来啊,(在燕驼龙身上蹭)人家我,很烦恼你耶,大仔。
(燕驼龙拿出大锤子捶向脚仔王)
脚仔王:哎哟喂呀,夭寿咧,很久没被这支打到了,实在有够痛。
燕驼龙:少来这套,你这个脚仔,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脚仔王:大仔,这一切都是误会啦,我绝对没害你的想法啦。
燕驼龙:是这样吗?这些药瓶是?
脚仔王:没啊,哪有啊?(将药罐踢走)
燕驼龙:没路用啊,,你踢那罐,这里还有好几罐 ,当作我失明喔。
脚仔王:大仔,我以后不敢了啦,大仔。
燕驼龙:你刚才是拿什么药让我吃?拿来让我看看。
脚仔王:喔,(将地上的药罐拿上来)就是这些。
燕驼龙:想不到你这个脚仔王,运气,竟然这么好。
脚仔王:没啊,大仔,我衰小算出名的呢,什么时候运气变好了?
燕驼龙:当日对上丑孔明之时,因为,我知道我绝对闪不过他的极招,所以,早就先用金钟罩护住要害,并以龟息大法,让自己进入龟息形态,将伤势控制到最小。
脚仔王:这和那些药有什么关系?
燕驼龙:哎呀,因为你乱配出来的配方,正是刚好解开龟息大法的解药啊。
脚仔王:啊?
燕驼龙:如果没这帖药,恐怕,我还要昏迷数年才有可能醒来,所以啊,你的运气,实在有够好。
脚仔王:这不是我爱说,我也是随便配一配而已。
燕驼龙:这你不用说,所有的观众都知情,对了,不然你是什么时候跑去装这两支这么大支的天线?
脚仔王:呜呜,这不是天线,这是我的耳朵啦。
燕驼龙:哈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脚仔王:就,我偷吃大仔你身上带的装笑维解毒丸,吃了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燕驼龙:呼,你实在有够笨的,明明就注明是装笑维了,你还吃的下,不然你是以为吃少顾肝,吃多顾山喔。
脚仔王:呜呜,大仔,我以后不敢乱吃药了啦,你快救我啦。
燕驼龙:好啦好啦,来啦,我帮你医啦。
脚仔王:多谢大仔。
(燕驼龙立马拿起一把大刀,砍向脚仔王,脚仔王急忙逃走)
脚仔王:夭寿咧,我溜。
燕驼龙:想走,来不及啰。
脚仔王:啊,救命喔。

【西剑流·灵唤大殿】
赤羽信之介:(进入)属下参见祭司,属下……
祭司:是为了黑白郎君之事。
赤羽信之介:属下正是为了黑白郎君之事前来请教祭司大人。
祭司:就目前来说,你了解多少?
赤羽信之介:禀祭司,就目前属下所了解的,为黑白郎君,皆是出现在天狗食月之夜,而出现的所在,刚好是我们西剑流与中原余孽对战之处。
祭司:喔?
赤羽信之介:黑白郎君总是又突然的消失,令人捉摸不定。
祭司:哈哈哈……
赤羽信之介:请祭司指示。
祭司:你能发现这两个相同之处,实不容易。
赤羽信之介:多谢祭司。
祭司:黑白郎君出现之时,非但是天狗食月之夜,也正是我们邪阴结界最弱的时候,而黑白郎君出现之地,也正是溘钨斯聚集最强大的地方。
赤羽信之介:原来如此,但为何黑白郎君总会选择结界最弱的时候出现呢?
祭司:不必多问。
赤羽信之介:是。
祭司:此次,由谁对上黑白郎君?
赤羽信之介:禀祭司,乃是景门队长千鸟胜。
祭司:是否存活?
赤羽信之介:虽然千鸟胜身有负伤,但并无性命之忧。
祭司:哈哈……真是不简单,那他是否有什么感想?
赤羽信之介:根据千鸟胜的描述,黑白郎君身上的溘钨斯不但十分的赫人,而且,他还有一步怪异的招式,能完全吸收对方的溘钨斯之后,转换成为自己的力量使用。
祭司:哈哈哈……趣味,真是趣味。
赤羽信之介:对于黑白郎君,祭司可有想法?
祭司:捉拿。
赤羽信之介:如何捉拿?
祭司:在观天象之后,吾算出,十天后有一次的天狗食月,此次食月的时间,也会比一般来的久,我要你在此天狗食月之时,集合五门队长,同时运出溘钨斯,引出黑白郎君之后,再捉之。
赤羽信之介:这……
祭司:困难吗?
赤羽信之介:就目前所知的情报看来,属下确实没必胜的把握。
祭司:哦?
赤羽信之介:如果黑白郎君他的武功真能吸收他人的溘钨斯之后转为自己使用,那,恐怕无人挡的住他。
祭司:挡不了吗?哈哈哈……

【神蛊峰】
丑孔明:风生地起,空行之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
[丑孔明施展秘术,欲以凌空之术飞越无边崖。]
丑孔明:啊——
(凤蝶吹起笛音,放出瘴毒)
丑孔明:危险,(退回,笛音停)哼,神蛊温皇,你好个诚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啊!果然不出本师所料。
神蛊温皇:嗯,尊座怒气何来,吾不明其意。
丑孔明:本师尊重你的规矩,偏生你温皇是以瘴毒伺候,所谓最毒妇人心,原来你温皇亦是同道啊,哈哈哈……
神蛊温皇:耶,此言差矣。
丑孔明:笛音一响,瘴毒便来,这可是铁证。
神蛊温皇:此地名唤神蛊峰,有瘴毒流窜,瘴毒原就是正常。
丑孔明:你想辩解。
神蛊温皇:尊座可以在崖边踏出一步了吗?只要你一步一步诚心走完无边崖,非以法术或外力,吾保你平安入内,完成你的任务,不需要多费力气。
丑孔明:神蛊温皇,你以为你这小小的关卡,真挡得住本师吗?
神蛊温皇:尊座还在踌躇,但吾替你温好的美酒,已冷了,可惜啊。
丑孔明:你想与吾斗?
神蛊温皇:斗?吾温皇终日与闲云为友,与风月为家,何来争斗之心。俗谓:多一敌不如多一友,吾诚心邀请,但看尊座之意。
丑孔明:话不用说得冠冕堂皇。
神蛊温皇:吾是赤诚之心。
丑孔明:既是赤诚之心,何需处处摆道呢?
神蛊温皇:唉,初次见面,总要三分诚意,吾放出七分诚意,你却连三分面子也不给吾,看来,吾不够分量了。
丑孔明:你说你放出有七分诚意,那敢回答本师几个问题,考验你的真心吗?
神蛊温皇:尽力而为了。
丑孔明:云十方正在神蛊峰?
神蛊温皇:正是。
丑孔明:尚存一息吗?
神蛊温皇:离死不远了。
丑孔明:你要医治他?
神蛊温皇:这个问题就等你前来一听。
丑孔明:哈,才三个问题,你就招架不住,口口声声的诚意,在何处呢?
神蛊温皇:诚意正是诚心跨出一大步,真情真义终流露。
丑孔明:神蛊温皇,你真是口才过人。
神蛊温皇:岂比得上名动天下的丑孔明呢?一步诚心,一步登崖,丑孔明,今日是你等吾神蛊峰,选择权在你,他日,吾登门拜访,同样遵从你的规矩,吾就在此等你。
丑孔明:<踏出一步,真有通道?就算真有通道,这神蛊温皇说一步一步走过,绝不为难,有可能是真的吗?这有可能是他的诱敌之计,本师岂能中计?哼,再者,对岸被云海所遮,方才笛声并不远,难保是另有其人在岸边,等吾一等对岸,便动手袭击。>哼,神蛊温皇,本师会再来。
神蛊温皇:耶,丑孔明,此回放弃,下回就无七折的优待啰。
丑孔明:哈……好个假有待,真算计啊。(转身离开)
神蛊温皇:丑孔明离去,下回再来之人将非同一般。凤蝶,先回来吧。

【西剑流·神唤大殿】
忍者:(进入)属下拜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有事吗?
忍者:属下接到本部通报,死门队长已经由惊门以及开门两位队长押解来中原的路上了。
赤羽信之介:可知是何时启程?
忍者:上月十五。
赤羽信之介:嗯,传令下去。
忍者:是。
赤羽信之介:全面进入警备状态,准备随时欢迎三门队长的到来。
忍者:是。(离开)
赤羽信之介:看来八门炼化,终于要进入最后的阶段了。(化出戒灵鞭)柳生大人。
(军师回忆:
赤羽信之介:真田勇次郎,对于此次任务的失败,你可有理由?
真田勇次郎:回军师,任务失败就是失败,我,无话可说。
赤羽信之介:哦,即使你必须受戒灵鞭之刑,也无怨言吗?
真田勇次郎:是。
赤羽信之介:真好,那本师……
青木诚:(捂着伤口走进入)啊,请军师手下留情。
赤羽信之介:来者何人?
青木诚:死门暗部组员,青木诚。
真田勇次郎:(轻声)诚,你来做什么?
青木诚:禀军师,此次任务的失败,全是因为属下一时的大意受伤,而勇次郎,他们是为了救我,才会让此次暗杀的任务失败,所以,要罚,也应该由我来负全责。
真田勇次郎:诚,你在说什么,你只是组员,当时要继续执行暗杀任务或者先救你,全是由我这个组长所决定,这个责任,当然是由我承担。
赤羽信之介:住口!你们两人,是将此地当做是哪里啰。
真田勇次郎:啊,对不起。
赤羽信之介:依本师看来,你们个个都有罪,谁也都逃不了,吾交代你们之任务,乃是暗杀东剑道一期组长,但你们非但没完成任务,而且还因此惊动对方,导致其他一连串刺杀任务失败,你们想,你们能脱罪吗?吾现在,就判你们死门暗部,真田勇次郎等五人,皆受戒灵鞭,三鞭之极刑。
(真田惊讶抬头)
赤羽信之介:你们还想辩解吗?
真田勇次郎:属下无法辩解,属下只求军师,法外开恩,饶青木诚一命。
青木诚:勇次郎。
真田勇次郎:禀军师,诚才成亲不久,又是家中的独子,望军师开恩,我真田勇次郎,愿替诚受戒灵鞭之刑。
青木诚:禀军师,勇次郎他儿子才刚出生没多久,不能没勇次郎的照顾,我青木诚愿替勇次郎受戒灵鞭之刑。
赤羽信之介:大胆!西剑流的规矩,可是你们说改就改吗!
柳生鬼哭:(入内)那如果是由吾开嘴呢?
赤羽信之介:(走下柳生前面鞠躬)参见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军师,如果是由吾开嘴,吾愿替吾之部下,受戒灵鞭之刑呢?
赤羽信之介:这……
真田勇次郎:队长,这万万不可啊!
青木诚:是啊,队长!
柳生鬼哭:你们两人住口,(两人低头)军师,你的回答。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这又是何必呢?属下犯错,受罪是应该,根本就不需要柳生大人,替他们受刑啊。
柳生鬼哭:在我之眼中,不管是谁,都是吾死门不可或缺的一员,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家人,所以作为家长的我,当然有替他们受刑的责任。
真田勇次郎:队长。
赤羽信之介: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呢?
柳生鬼哭,那吾,会尽全力救出他们,并维护他们所有人的安全。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真田勇次郎:是啊,我与诚死不要紧,但怎能拖累队长!
青木诚:是啊,队长!
柳生鬼哭:(扶起两人)你们可知,当你们加入吾死门之时,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性命共同体了,所以,我又怎能弃你们于不顾呢?
真田勇次郎:啊,队长。
青木诚:队长啊。(两人止不住的哭)
柳生鬼哭:(拍拍两人肩膀,转过头看赤羽)军师,吾再问你一次,你的回答?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执意要如此吗?(柳生点头)虽然柳生大人是不死之身,但吾也无法肯定,您是否能撑得住十五鞭的戒灵鞭。
真田勇次郎:是啊,队长,戒灵鞭可是三鞭夺命啊,你千万不可替我们受罪啊!
青木诚:是啊,要是队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与勇次郎就算死,也不会安心的。
柳生鬼哭:好啰,我心意已定,你们都不要再说了,军师,如今就交由你决定,是吾替他们受罚,或者,让吾为他们开杀。
赤羽信之介:啊,好吧,那我现在,就判柳生大人,受戒灵鞭十五鞭之刑。
柳生鬼哭:多谢军师。
赤羽信之介:准备受刑吧(化出戒灵鞭)你们两人好好看着,柳生大人是如何替你们赎罪的,柳生大人,得罪了。)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与祭司大人乃是一同长大之友,也同样,身为我们西剑流之中传奇人物,但您,却不曾追求地位与权力,百年来,一直都以死门队长为职,守护者我们西剑流,确实,让吾十分的佩服,而当年你替部下所受的十五鞭戒灵鞭,每一鞭,皆是我痛苦的回忆,但是这样的你,却不知身犯何法,让祭司大人,将你囚禁在天牢之中,不见天日,直到现在,祭司为了八门的炼化,才又将您自天牢中押出,不知您的身体,是否撑得住如此的折磨,现在,只希望押解柳生大人来中原一事,能顺利,不再发生任何变故啰。

【灵界】
(爱灵灵回来)
灵尊:爱灵灵。
爱灵灵:参见灵尊。
灵尊:此去人界,探查得如何?
爱灵灵:报告灵尊,所有的事情我都办得真好。
灵尊:每次问你问题,就答非所问。
爱灵灵:嗯,无啦,爱灵灵头一站去了桑木村,村里面的人,都过得很困苦,都是因为被东瀛人控制所致,有田无米,有米无钱,有钱又生病,中原人,很可怜啊。
灵尊:这次要你与叹悲欢去人界,只是要你们去调查空间严重失衡的因素,你要知道分寸,绝不可以随便使用灵界的力量,去改变任何既成的事实,你知情吗?
爱灵灵:我知,我,我看那些村民很可怜,就使用初级的灵疗粉,将他们病治好,这样。
灵尊:再来呢?
爱灵灵:再来,我去找对村民下毒的坏心先生,将他的毒药还他。
灵尊:然后?
爱灵灵:然后,他就生病了。<灵尊明明知道,还一直问,有够烦。>
灵尊:我虽知情,但我要你向我说明事实,证明你所说不假。
爱灵灵:就是这样而已,喔,我还有发现一位东瀛的人,长得英俊,他的头发红红,大约五尺八,一对耳朵……
灵尊:爱灵灵,你说重点。
爱灵灵:喔,没啦,这个人真趣味,本来他眼露杀气,要伤害两个中原的囝仔,我本来要出手相救,然后,他又放走他们两人,这个人我还在观察当中。
灵尊:嗯,本尊了解你生性贪玩,但是你自己要有规范,千万不可坏了大自然循环的定律,你心性善良,将你的能力运用在好的所在,但自己要谨慎,斟酌,千万不可好强好胜,爱现,若无者,就再重修灵学五百层才可以出来。
爱灵灵:啊,五百层,我才不要咧,我会乖乖啦。
灵尊:真好。(递给爱灵灵一把白玉匕首)这支白玉匕首送你,防御,治疗,求助,知晓吗?
爱灵灵:爱灵灵知晓,爱灵灵知晓,多谢灵尊。
灵尊:去吧。
爱灵灵:爱灵灵有灵器,爱灵灵有灵器啰。(离开)
灵尊:令人担忧的爱灵灵啊。

【空无之洞】
(银燕站着,剑无极坐在石头上)
剑无极:<自天光想到天黑,一点动作也没,看这个样子,是又要憨憨站到天亮喔。>
俏如来:(进入)银燕苦修一点突破,仍然不稳定吗?
剑无极:问我不如去问他,问他不如去掷筊。
俏如来:怎样了?
剑无极:这道理都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卡赛,失败好像正常,成功好像捡到,好像在签大乐透的心情。
俏如来:银燕可说是遇强则强的类型,也许是面对山石这等静态之物,无法引发他的斗志。
剑无极:唉呀,你真是说到重点了,那,拜托一下,你去当他的对手。
俏如来:我?
剑无极:没错,攻击对防御,以下克上,以弟斗兄。
雪山银燕:剑无极,兄长,你们方才说什么?
剑无极:没说什么,替你找斗鸡而已。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剑无极:(对俏如来)这位大哥,你觉得怎样?
俏如来:如果能帮上银燕,我在所不辞,(走到银燕跟前)银燕,尽管对我发动攻击吧。
雪山银燕:(看两人)现在是怎样一回事?
剑无极:你阿兄佛心来了,要做肉砧帮你练功,你就认真一点。
雪山银燕:啊,要对兄长出招,这,若有万一,不行,我做不到。
剑无极:安啦,凭你三脚猫的溘钨斯,想打赢俏如来,作梦卡有望。
雪山银燕:那你来吧,对你,我就没任何迟疑了。
剑无极:是怎样是怎样,师兄,兄哥,大小心喔。
雪山银燕:你负伤在身,我会手下留情。
剑无极:呿,银燕,依你现在,就算我带伤好了,一出真功夫,一招你头就飞走了,好啦,别再练疯话逃避你阿兄,快快快。
俏如来:银燕,休再迟疑,我也心急小空安危,唯有你修成一点突破,咱们才有把握。
雪山银燕:啊,大哥,银燕唯有得罪了。
剑无极:<专注,凝神,收到极端,一放自如。>
雪山银燕:燕回千里!(袭向俏如来,俏如来化招挡下)
俏如来:银燕,你!
剑无极:这黑脸由我来。(过去扇银燕一巴掌)
雪山银燕:呃……
剑无极:这下打你方才迟疑的0.1秒,不然你是在迟疑什么,迟疑眼前是兄哥不是敌人吗?战场之上,谁跟你手下留情,谁跟你谈请论义,你再婆婆妈妈下去,小空救不回来,就是被你这颗牛脑害死的。
俏如来:银燕,尽管出招,你就将我当做八门队长,放手攻击。
雪山银燕:好。
剑无极:在你发第二招之前,别怪我们没给你面子,你兄哥,随手一运,就挡掉你凝上半天的溘钨斯,你们两人的差异有多少,你很清楚了吧?
雪山银燕:我知道。
剑无极:很好,来喔,第二回合。
雪山银燕:<我要定神,他不是大哥,不是大哥。>
剑无极:银燕,注意看,他不是俏如来,他是真田隆三,他是千鸟胜。
雪山银燕:(周身溘钨斯加强)啊,喝——
俏如来:<嗯?银燕的溘钨斯异常的增强。>
剑无极:他是你的敌人,就是他在抓走小空,就是他在阻挡你救小空!
雪山银燕:啊。(眼前似乎看到真田隆三抓着小空)喝——真田隆三,千鸟胜,将小空还我!(袭向俏如来,俏如来接下此招)
剑无极:哎呀,千鸟胜解封印了,他要杀小空了!
雪山银燕:燕旋九霄!
俏如来:圣印莲华!
(银燕袭向俏如来,在俏如来跟前停下)
雪山银燕:啊,大哥,银燕冒犯了。
俏如来:没什么,别放在心上。
剑无极:呼,试打这场真正是对的,银燕,你有发现重点吗?
雪山银燕:什么重点呢?
剑无极:你的溘钨斯,你的一点突破,要成功的关键只有一个。
雪山银燕:快说啊。
剑无极:就是,让你抓狂。
雪山银燕:啊?
俏如来:确实如此。
剑无极:你看,你看,你兄哥也同意这点,只要你牛脾气一发作,爆冲下去,谁也抓你不住,牛就是牛,呵呵。
俏如来:这算是初期运用,只要你能控制住愤怒的情绪,就等于是控制你的溘钨斯。
雪山银燕:我好像能意会,又不是很明白。
剑无极:唉,这牛啊,牵到北京,还是一条要人牵的憨牛啊。
雪山银燕:我会尽全力学习。
剑无极:讲一句让你爽好了,你出了三招,但却没昏倒,这真正有进步,不错。
雪山银燕:我会努力。
剑无极:尚好,是连一板一眼都努力改掉。
雪山银燕:我会尽力。
剑无极:唉,冷场了,不好玩,休息休息。(离开)
俏如来:银燕,虽然你大有进展,但习武最忌焦心,否则将走火入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雪山银燕:我知晓。
俏如来:你好好休息,需要帮忙,大哥就在此。
雪山银燕:多谢兄长。
俏如来:兄弟之间,毋需言谢。

【西剑流】
(雨音霜走在前面,真田隆三跟在其后)
真田隆三:喔,前面的,不是我们八门队长中的一点红,霜吗?(雨音霜回头瞟一眼,继续往前走)哼,真是有个性,不过,不过再有个性,也只能与那个废物,月牙岚,作伙看门,看来你在军师的心目中,也只是一个废物啊,哈哈哈……
雨音霜:喝——(出其不意,出手攻击真田隆三)真田隆三,你的嘴,最好清一下,否则,只是句句臭话!
真田隆三:哼,难道我有说错吗?当年,我们西剑流派的人,若是我,活着其他队长进入中原,那我们早就完成任务,取回魔之甲,而不用跟现在一样,大费周章来到中原寻找灵体,并要完成炼化,你说,当年来到中原的分破云森,四个组长不是废物,是什么!
雨音霜:你说什么!
真田隆三:哈哈哈……哎呀,我又忘掉了,你好像是那个废物八刀痕的女儿。
雨音霜: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
真田隆三:是的话,就刚好印证,你如此软弱,也不是没理由。
雨音霜:嗯?
真田隆三:因为废物生废物啊,所以,你也是一个废物吧。
雨音霜:真田隆三,我警告你,不要太超过!
真田隆三:喔,生气啰,这也难怪,因为当年你的废物父亲八刀痕,抛弃你们母子,而带着他的私生女焱,来到中原执行任务,这不就代表八刀痕,根本没将你当做是他女儿,而你在他的心中,是比废物还不如吗?哈哈哈……
雨音霜:真田隆三,你想死的话,就尽管来吧!
真田隆三:喔,你以为你真能胜的了我吗?
雨音霜:这个问题,你就下地狱之后,慢慢去问阎王!
真田隆三:好笑!
(两人剧集周身溘钨斯与开战,军师忽然出现挡在两人中间)
雨音霜:军师。
真田隆三: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你们两人,是在作什么?
真田隆三:禀军师,只是一场小小的误会,并没什么。
赤羽信之介:霜,你说呢。
雨音霜:禀军师,只是一场误会,并没什么。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希望事情真如你们两人所言,只是一场误会。
真田隆三:是。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死门队长即将到达中原分布啰。
雨音霜:柳生大人。
真田隆三:柳生大人。
雨音霜:难道柳生大人已经被祭司大人释放了?
赤羽信之介:非也。
真田隆三:那?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现在乃是由惊门与开门两位队长押解前来。
真田隆三:为何在此时,将柳生大人押解来此呢?
雨音霜: 祭司已经要准备将灵体进行最后的炼化吧?
赤羽信之介:没错,所以在这重要的关键时刻,我不希望节外生枝发现任何意外(凌厉眼神瞥向真田隆三)这样你们了解吗?
真田隆三:是。
雨音霜:知道了。
赤羽信之介:做好自己本分,退下吧。
真田隆三:是。(离开)
雨音霜:是。(离开)

【树林】
(惊门队长鬼夜丸与开门队长天满道隆押解柳生鬼哭)
天满道隆:柳生大人,再过不久,我们就到达中原分部了,请你再忍耐一下。
鬼夜丸:喂,道隆,我再说一次,他现在的身份,只不过是违抗祭司的命令,而被监禁在天牢中的罪犯而已,别再对他如此客气啰。
天满道隆:哼,鬼夜丸,我也劝你,不要仗着自己是祭司大人的徒弟而狂妄自满,忘却了柳生大人对我们西剑流所作的牺牲以及贡献。
鬼夜丸:啊,真是啰嗦。
天满道隆:什么?
(忽感有人靠近)
鬼夜丸:看来,有好戏上场了。
天满道隆:来者何人,现身吧。(三人跳至跟前)
真田勇次郎:四门暗部组长,真田勇次郎。
天满道隆:嗯?你们不是应该在本部守备吗?为何出现在此?
鬼夜丸:(看一眼柳生鬼哭)原来如此。
天满道隆:勇次郎,你可知劫犯的后果。
真田勇次郎:吾等,早有一死的觉悟。
天满道隆:勇次郎,趁大错未铸,你们快回本部吧,吾天满道隆,向你们保证,柳生大人,绝对会平安回到东瀛。
真田勇次郎:那又如何?
天满道隆:什么?
真田勇次郎:即使你能保证队长,他能安全回到东瀛,但,还不是要再度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天牢之中。
天满道隆:这……
真田勇次郎:所以,唯有靠我们的力量,将队长救出,才是真正让队长重获自由。
鬼夜丸:哈哈哈……就凭你们这些垃圾,也想自我们的手中,救出死门队长,真是太不自量力啰。
真田勇次郎: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等,也定尽全力。
天满道隆:你们!
鬼夜丸:既然如此,那就来试看看。
真田勇次郎:杀!(两名随从攻向天满道隆,自己则对上鬼夜丸,被擒)
鬼夜丸:可惜啊。
真田勇次郎:可恶啊。
鬼夜丸:喝——(将勇次郎一手掰断)
真田勇次郎:各位,不要管我,快走!
随从一:不管生死,我们都会与组长你共进退。
真田勇次郎:啊,各位啊。
鬼夜丸:哈哈哈……真是令人感到的一幕,可惜,你们此举已犯下西剑流的重罪,所以,只有死路一条。
天满道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鬼夜丸。
鬼夜丸:你不想动手可以,但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以下犯上的垃圾。
天满道隆:小心节外生枝,让我们无法面对祭司。
鬼夜丸:留下这些余孽,才是节外生枝。
天满道隆:随便你吧。
鬼夜丸:你们放心吧,在你们死之后,你们的灵气,将会是我最佳的实验材料。(往前欲杀众人,被柳生拦住)什么?
真田勇次郎:啊,队长。
天满道隆: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这数年来,被禁是出于吾之自愿,如果吾真正想走,(震碎周身枷锁)谁能挡的了吾!
鬼夜丸:可恶啊,难道你想再次,违抗西剑流?
柳生鬼哭:你,认为呢?
真田勇次郎:队长。
柳生鬼哭:吾令你们快退。
真田勇次郎:可是……
柳生鬼哭:嗯?
真田勇次郎:啊,属下遵命。(欲离)
鬼夜丸:想跑,没那么简单!(欲追去)
柳生鬼哭:是吗?(飞速挡在鬼夜丸前面)
鬼夜丸:可恶啊,这是你逼我的,柳生鬼哭,(看天满道隆)还犹豫什么,记得,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天满道隆:柳生大人,得罪啰。
鬼夜丸:溘钨斯,灵封,解!
天满道隆:溘钨斯,灵封,解!
[惊门与开门队长同时自解封印,顿时四周,戒备强大的溘钨斯所冲击。]
鬼夜丸:柳生鬼哭,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身为祭司大人,唯一弟子的能力。
柳生鬼哭:来吧,溘钨斯,灵封,解!

黑白龙狼传 第十二集
录入:小懒鹿

【树林】
鬼夜丸:溘钨斯,灵封,解!
天满道隆:溘钨斯,灵封,解!
[惊开两门解封印,死们一人挡死关。]
鬼夜丸:柳生鬼哭,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身为祭司大人唯一弟子的能力。
天满道隆:柳生大人,现在我与鬼夜丸都已经解除封印,而您身上,除有原本封印之外,尚有祭司设下另外一道封印,在双重封印封锁之下,您根本就没任何胜算,请您,不要作无谓的反抗,以免受伤。
柳生鬼哭:是吗?(解开自身第一道封印)
天满道隆:什么!
鬼夜丸:怎有可能!师尊所设下的封印竟然被破。
柳生鬼哭:溘钨斯,灵封,解!(解除全部封印)
[死门队长连解身上两道封印,顿时,所散发出的溘钨斯,竟压过惊开两门。]
柳生鬼哭:现在呢?
鬼夜丸:可恶。
天满道隆:好惊人的溘钨斯。
柳生鬼哭:来吧。

【神唤大殿】
丑孔明: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雷伤,神蛊峰查探的如何?
丑孔明:云十方未死,人确实在神蛊峰。
赤羽信之介:喔~那本师问你,云十方毒发的状况呢?
丑孔明:应该是奄奄一息。
赤羽信之介:你用了应该。
丑孔明:这……因为神蛊温皇表明要与西剑流为敌,解救云十方。
赤羽信之介:中吾西剑流剧毒,时至今日,也成废人了,神蛊温皇有能力救吗?
丑孔明:这我也怀疑,但其口气,自信满满,更可说是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有能力解毒啊。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神蛊温皇的形貌特征。
丑孔明:<这赤羽必是暗中怀疑我,若依其声音与谈吐辨别者。>回军师,此人乃是儒士。
赤羽信之介:观其实力与你比之呢?
丑孔明:哈哈哈……他岂是我的对手啊。
赤羽信之介:既然不是你的对手,那为何,你未动手杀之?
丑孔明:这……
赤羽信之介:你真正见到神蛊温皇与云十方了吗?雷伤。(话语落,朱扇收,邪鞭出,捆住丑孔明)
丑孔明:……。呃……
赤羽信之介:讲实话。
丑孔明:啊,神蛊峰第二关卡无边崖,崖阔百丈之遥,在我欲以凌空之术过关之时,谷底冲出瘴毒阻扰我的去路,便与神蛊温皇隔空喊话。
赤羽信之介:哼。(收鞭)既然你连面都未见到,你的回答岂不是有意蒙骗,任务未完成又假意欺骗者,远比失败更可恶,雷伤,你所犯实属大罪,需受戒灵鞭之刑。
丑孔明:啊,戒灵鞭。
赤羽信之介:(化出戒灵鞭)哼哼哼……雷伤,服刑吗?
丑孔明:(浑身颤抖)属下,知错。
赤羽信之介:受鞭吧!啊——(一鞭挥过去)
丑孔明:(浑身如火般燃烧,痛苦状)啊……呃……
赤羽信之介:从实说来。
丑孔明:禀军师,神蛊温皇,确实挑衅西剑流,他严明,必医好云十方之毒,更看清西剑流的毒术,以及人员,神蛊温皇,不但能使千里传音,又擅蛊毒之术,此人不除,将成西剑流之患。
赤羽信之介:自开始,明白说出不就好了,神蛊温皇,哼,本师倒要亲自一会。(似有所感应)嗯?雷伤。
丑孔明:在。
赤羽信之介:八门之首即将来到,你与其他四门队长会合,在本部等待迎接吧。
丑孔明:是。
赤羽信之介:记得一事,本军师今日为你留下面子,未在众人面前处下刑罚,你若再有欺瞒之心,那么……
丑孔明:我清楚。
赤羽信之介:一点就通,很好。
丑孔明:是。
(赤羽化火离开)
丑孔明:<可怕的戒灵鞭,可恨的赤羽信之介,你今日怎样羞辱于我,他日,我丑孔明必会加倍奉还。> (离开)

【树林】
柳生鬼哭:来吧。
鬼夜丸:哼,今日,我鬼夜丸,就来领教镇守西剑流本部,最后的防线,死门队长,柳生鬼哭的实力。
天满道隆:柳生大人,不过区区几个下人,实在不值得您为他们负上背叛西剑流之罪。
柳生鬼哭:是否值得,由吾判断。
鬼夜丸:道隆,不必再费唇舌,你我联手,捉这个西剑流的叛徒吧。
天满道隆:啊,得罪了。(出手攻向柳生鬼哭,柳生鬼哭单手接招)果然厉害,再来,烈境旋空,喝——
鬼夜丸:幻魔诀十一,冥河波动!
柳生鬼哭:不灭修罗!(三人过招)看来,不用再斗。
天满道隆:什么!
鬼夜丸:胜负未定,难道你想不战而逃?
赤羽信之介:(声音)柳生大人说的没错,不需再斗。(现身)
鬼夜丸:参见军师。
天满道隆: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军师,久违了。
赤羽信之介:此地到底发生何事,为何你们两人,会自封印,对上柳生大人?
鬼夜丸:禀军师,刚才死门暗部组长,真田勇次郎,带人想要劫犯,但是,哈哈哈……这班垃圾,根本就不是我与道隆的对手,而正当我们想要亲手除掉这班西剑流叛徒之时,死门队长他突然出手,让他们逃脱,所以,我们才会对上死门队长。
赤羽信之介:天满道隆,你说呢。
天满道隆:回军师,确实如此。
赤羽信之介:嗯。
鬼夜丸:军师,请你一定要下令,彻底清除这班叛徒。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那您说呢?
柳生鬼哭:我认为,并无西剑流之叛徒,如果有,只是一心救主的忠诚之士。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双方各持一词,但也都有其道理。
鬼夜丸:军师。
赤羽信之介:虽然真田勇次郎的作法可议,但他确实,也是为了救出自己队长,才犯如此错误,并非真心要背叛西剑流,所以本师,希望能由他们戴罪立功,一同协助我们完成八门炼化任务之后,即可将功抵过,这样的话,你们认为如何?
柳生鬼哭:多谢军师。
天满道隆:我赞成。
赤羽信之介:鬼夜丸,你呢?
鬼夜丸:哼,你们都决定好了,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很好,那此事就此决定(看向树林)真田勇次郎,你听到了吗?
真田勇次郎:(现身)是,军师。
赤羽信之介:时间不早了,快回中原分部吧。
天满道隆:是,军师。(众人离开)

【荒野】
黑龙:我到底是谁,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有我,我来世间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这身的装扮,又是为什么呢?
(忽来一帮山贼持刀围住黑龙)
山贼甲:喂,站住,你知道这片树林是我们的管辖啊,若想欲通过,就留下钱财,知否。
黑龙:钱财,我没啊。
山贼甲:没有,穿的这么漂泊没钱,拿出来。(众人围上去欲抢黑龙包袱)
黑龙:我没有啊,我没有啊!
山贼甲:拿来!(冲上去)
山贼乙:黄酸仔,快将钱财交出来,就放你走,若无你命休矣。
黑龙:啊,我真的没钱啊,啊——(用力挥手,众人被震飞)
山贼甲:啊,啊,他有功夫啊,跑啊。(众山贼跑掉)
黑龙:啊,好加在,不知是谁来帮助我,哪一位侠士出手相助啊,请你现面吧,奇怪,没人,啊,(头痛发作)啊,我到底是谁啊,啊,啊,我的信物,我身上唯一的信物在哪啊,啊,我身上唯一的信物不见了,不见了,我的信物不见了,啊,(流泪)我身上唯一的线索不见了,线索不见了。
(黑龙继续前行,背后忆无心取出黑龙信物继续跟着黑龙)

【神唤大殿】
(殿外,西剑流众队长列队两边,军师与柳生鬼哭等人进入)
众人:恭迎柳生大人来到西剑流中原分部。
柳生鬼哭:军师,为何要如此劳师动众,是欢迎吾,或者,要让其他七门队长来压制吾呢?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当然是欢迎您啊,祭司大人,也因为您的到来,而十分欢喜,希望您对这中原西剑流分部,能满意。
柳生鬼哭:(环顾四周)此地确实不差。
赤羽信之介:托您之福。
柳生鬼哭:但是,为了此分部牺牲的兄弟,却再也回不去他们日夜思念的故乡了(众人神情凝重)走吧。
赤羽信之介:请入内。(众人入内)

【空无之洞】
(银燕在练习溘钨斯,俏如来,剑无极,燕驼龙三人在一旁观看)
剑无极:喂,龙仔啊。
燕驼龙:什麽龙仔啊?
剑无极:哎呀~这样叫才亲切啊。
燕驼龙:甘有影?
剑无极:你确定不会怎样?
燕驼龙:是什麽不会怎样?
剑无极:溘钨斯一直运行,你不怕他一直运到虚脱,死死昏昏去?
燕驼龙:置之死地而后生,很好啊。
剑无极:话不是这样讲的吧,你不是讲啊,要用想像练功法。
燕驼龙:这叫前置作业啊,要先冲一下才能练。
剑无极:但他明明就像车在打空挡,油门在一直催,根本没要冲啊。
燕驼龙:你不知,这就像在开新车,新车刚买回来都要操一下,这样才会耐冲。
剑无极:我是怕他会变暴冲啊。
燕驼龙:就是要暴冲才好,你不觉得他很愤慨,他很愤怒,他很想杀人吗?
剑无极:我很想回答是,偏生又感觉哪里不对。
俏如来:前辈,银燕尚在摸索的过程,你让他溘钨斯连续运行三个时辰,不收不放,将对体力亏损极大,这对银燕是否太过极端。
燕驼龙:他有昏过去吗?没啊,这就代表啊他开始在习惯溘钨斯一直保持在身上的感觉,与其每次都要运半天,不如就别让他停下来。
剑无极:这是什麽原理啊?
燕驼龙:就是你说的,红布弄牛的原理啊,经过我的试验,这个方法也只有银燕才能用。
剑无极:讲来听听看。
燕驼龙:啊,像你,你剑无极的剑法讲求的是快,在瞬间杀得敌人措不及手,完全不能反应,配合溘钨斯啊,更是加速你的剑招与威力。但是啊,因为你的溘钨斯之力是非常轻,无法感觉又迅捷难挡,简单讲就是无啊,这种溘钨斯,就是在风与灵这两型的中间,你自成一格。所以这种形态很少。
剑无极:(拍手)龙仔啊,你讲得真好,虽然褒得我心情很爽,可是,我感觉你有但书有比较咧。
燕驼龙:哎哟,三个人三款型啊,又不是拢同款,做个比较又不会少一块肉。
剑无极:好啦,你讲我听听看。
燕驼龙:像俏如来啊,他本身的武学是佛门秘式,佛门讲究的是无波无动,他能空无虚幻,他又能坚若磐石,而他的溘钨斯偏向云气,在防御上是绝对的优势。但是银燕嘛……(看向银燕)
剑无极:喂,你的话也别讲一半就停,吊人胃口啊。
燕驼龙:我看他练功的初步啊,你应该教他不少,对吧?
剑无极:哎呀,龙仔啊你的眼睛有精光,可惜啊,那个头壳不灵光。
燕驼龙:银燕初步都了解了,但因为他的溘钨斯靠的是无坚不摧的力量,初步不习惯的时候,他只能发动两三次,一直进滞不前。我的方式啊,就是让他一直保持溘钨斯发动的状态,只要习惯现在的力量,一次加一分,不但能加强溘钨斯的威力,又能增强他的耐力。你们看…(众人看向银燕)他是不是连大气都没喘一下,但是溘钨斯又很顺很饱足,比以前的威力更高,偏偏又不会累。
剑无极:嗯,有这个样子。
俏如来:原来如此。
剑无极:果真是牛适合用的方式。
燕驼龙:这也拜你叫他雪山银牛,我才会灵光一闪想到的啊。
剑无极:很适合喔,另外一个重点,你还没解释啊,就是想像练功法。
燕驼龙:想像练功法一开始马上就用的话,怕他无法两头兼顾,走火入魔啊。
雪山银燕:(运动溘钨斯)燕回千里!(石壁碎)燕旋九霄!
俏如来:银燕,你终於成功了。
燕驼龙:这块真正是慢开窍,不过一开窍就挡不住。
剑无极:别欢喜太早,这只牛不能褒,一褒啊,就忘记自己几两重,开嘴闭嘴就是要救小空。
雪山银燕:喝——(欲再发动溘钨斯)
燕驼龙:银燕,银燕,好了,好了,不用再试第三次。
雪山银燕:前辈,为什麽不让我试呢?
燕驼龙:你先将溘钨斯收起来。
雪山银燕:是。
燕驼龙: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体有比较轻一点,比较有精神?
雪山银燕:确实有,不会再像之前,有气力略微滞窒的感觉。
燕驼龙:那就对了,你的一点突破有两回成功,代表你现在的手感有了,记住这样的感觉就好。
雪山银燕:是。
(忽然出现暗号声)
剑无极:哎哟~暗号喔。
俏如来:各位,在下有事处理,先告退了。(离开)
剑无极:银燕,虽然你一点突破有成功是好事,但是别以为被龙仔称赞,你就得意忘形啊,说不定临敌之时一被敌人刺激,还是又讲到小空,你又开始像无头苍蝇,四处乱冲了。
雪山银燕:我不会,提到小空,前辈,我想请问你,你说银符能找到小空一事,银符到底该如何使用?
剑无极:你看,你看,我就说,一讲到小空,你就忘记自己几两重了。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是担心阮二哥,你不会了解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两人沉默)
燕驼龙:银燕啊,你先别急,我们大家也很担心小空,但是,现在还不是使用银符的时候,若准备不够冒然使用,咱们就失去找到小空的机会了。
雪山银燕: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燕驼龙:等你暴冲的时候。
雪山银燕:前辈此话何意?
燕驼龙:你的溘钨斯,只差临门一步,但是,也是致命的一步。
雪山银燕:请前辈指点。(二人交谈,剑无极默默离开)

【荒野】
(月牙岚一人独坐在月牙石旁,爱灵灵来到)
月牙岚:嗯?(发现有人,攻击爱灵灵,爱灵灵消失)是谁?
爱灵灵:(坐在树上,朝月牙岚打招呼)HI。
月牙岚:你是谁?
爱灵灵:我是爱灵灵。
月牙岚:不认识,这是私人清净的地方,我劝你快离开,否则!
爱灵灵:否则怎样?你生气喔。(施术法石上开花,从树上跳下来)你看,石上开花,你的心,是否也会开花呢?
月牙岚:<这个女人有问题吗?>说明你的来意,否则,休怪我辣手摧花。(化出武器毁掉石上之花)
爱灵灵:好啦,好啦,我跟你说啦,爱灵灵是来这研究你这个人啊。
月牙岚:什么,研究我这个人。<这个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爱灵灵:是啊,我感觉你这个人很好玩,所以,我要来好好研究一下。
月牙岚:好玩?从何感觉?
爱灵灵:因为你有一种病啦。
月牙岚:哼,我身强体壮,你说我有病,白痴吗,那你说我有什么病呢?
爱灵灵:(施术法石上再开一花)你的病跟身强体壮没关系啦,你病的是你的心啊,一种过去跟现在空间里的病,是一种无药医的病喔,就亲像这颗石头都不会开花,这,我还要再研究你一段时间,才能找出治疗你的方法。
月牙岚:我的心,过去跟现在,住口,是谁派你来的,快说。
爱灵灵:没人派爱灵灵来啊,是你引我来的。
月牙岚:胡言乱语,喝——(攻向爱灵灵,爱灵灵消失)
爱灵灵:(声音)哈哈哈,打不到,你是有心病的人,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月牙岚:可恶,跑到哪里去,我有心病啊,哼,无稽之谈。

【空无之洞外】
(俏如来四周查看)
刀缺忘尘:刀染血腥终成缺, 忘却自身处红尘。(走到俏如来跟前)属下刀缺忘尘,参见总教。
俏如来:你终於回来了
刀缺忘尘:属下总算不辱使命,完成总教交待之事。
俏如来:嗯。
刀缺忘尘:属下远渡东瀛,调查西剑流一事,有了新的发现。
俏如来:请说。(刀缺忘尘讲述)

【神蛊峰·闲云斋】
神蛊温皇:凤蝶。(凤蝶走过来)今日吾闲云斋,不平静了。
赤羽信之介:(立于无边崖)神蛊温皇,吾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亲身来拜候。
神蛊温皇:贵客亲临,神蛊温皇恭候大驾。
赤羽信之介:嗯?(凤蝶在崖边待命)
神蛊温皇:恶魔无间来,人魂欲胆寒,天理终循环,生啥吾自在。

【空无之洞】
剑无极:喂,俏如来啊,这人都帮你叫齐了,有什麽话可以说了吧。
俏如来:嗯。大约在一年前,我为了更加了解西剑流的一切,而派人前往东瀛进行查探。
燕驼龙:哦,那有什麽消息啦?
俏如来:根据回报,当他到达东瀛之时,发现东瀛早就在西剑流的控制之下。
(剑无极握住剑鞘)
俏如来:而原本与西剑流齐名之忍派,东剑道,也早被西剑流所瓦解,残存的人员也都流落於东瀛各地隐匿。
雪山银燕:什麽?东剑道已被瓦解?
俏如来:没错,而此行最大发现,乃是从东瀛一些忍派中的长老口中得知,东瀛各忍派共同存在於一部禁术,而此部禁术,原本被封印在一处隐秘之地,而各忍派也都对此事达成共识,绝口不提。
燕驼龙:哦,不就是西剑流违反协定?
俏如来:听说,就在数年前,这部禁术,被西剑流的祭司所发现,并不顾与各忍派之间的协议,而私下研究,最后西剑流就是利用此部禁术中记载的各种忍术,歼灭其他忍派,并统一东瀛。
剑无极:看起来来这些长老啊,还是语带保留。
俏如来:此事怎说?
剑无极:因为西剑流的祭司啊,已经存在一百多年了。
燕驼龙:喔,一百多年喔!
剑无极:没错,西剑流之中,有两个传奇人物。一者,为死门队长;二者,就是祭司。而死门队长与祭司啊,都已存在于西剑流一百多年。传说死门队长,乃是不死之身,而且长生不老,但向来只镇守于西剑流本部,不曾离开,而祭司,则是一直深居于西剑流最内部,百年来也都不曾露面。
燕驼龙:长生不老,不死之身,真是令本博士好奇。
俏如来:嗯,看来西剑流的祭司为了目前的计划,费了许多时间研究。
雪山银燕:但是他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又为何要如此大举入侵中原咧?
俏如来:这就是重点。(另外三人震惊状)传说中,这部禁术内中,有一个最神秘、也是最危险的秘术。
雪山银燕:秘术!
俏如来:嗯,虽然目前并无法了解此秘术的作用,但根据所得的资料,要使用此秘术,需要先找到一种特殊的灵体,再让它经过八门的炼化,最后,还必须通过一个神秘的仪式,尚能完成。而他们苦寻不得的灵体,听说,就是出现在中原。
剑无极:啊,灵体?
燕驼龙:啊!八门炼化。
雪山银燕:他们口中所说的灵体,一定就是小空。大哥,我们快去救小空啊!(欲冲出去)
燕驼龙:(拉住银燕)银燕呐,先静下心来啦,不要冲动啊。
俏如来:是啊,银燕,切莫冲动。
雪山银燕:可是…(闭目)
剑无极:可是啥?现在的你啊,是凭什么去救?是要如何去救啊?
雪山银燕:我…(睁开眼睛)
剑无极:碗就要拿大一点,饭才装的多,吃卡会饱。(银燕震惊状)现在的你,最重要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雪山银燕:啊!
燕驼龙:剑无极说得很对啦,银燕,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先将溘钨斯的运用练好,这样才能去救小空啊。而面对八门队长之时啊,多一分的胜算。
雪山银燕:可是,越晚一天去救小空,我就多一分的担心。
燕驼龙:喔,担心的人,不只是你,我们也同样的担心啊。
俏如来:是啊,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
剑无极:雪山银燕。(拿出剑)如果你真正如此担心,那你就多花一点时间心力,快一步将运用溘钨斯的方法练成,而不是在此地怨天怨地浪费时间!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有说错吗?
燕驼龙:银燕呐,你就先将心思全放在训练溘钨斯上面吧。
雪山银燕:啊,嗯。
燕驼龙:俏如来啊,如果没其他的事情,我就与银燕先离开,继续练习溘钨斯啰。
俏如来:有劳了。
燕驼龙:银燕呐,走了。
雪山银燕:嗯。(离开)

【树林】
(忆无心独坐在石头上吹笛子,叹悲欢来到)
叹悲欢:石头,你为何没经过我的同意,有偷跑出来呢,我不是说外面很危险,你与爱灵灵两人,就是最令人头疼的学生啊。
(忆无心不语,拿起笛子欲吹)
叹悲欢:你的催眠曲对我无效,免吹了。
(忆无心起身拿起一块石头跳到叹悲欢跟前,握住叹悲欢的手)
忆无心:<灵长,我想要出来找我自己,我十五岁了,只知道是你将我带大,我的名字忆无心,也是你替我取的,虽然你就等于是我的父亲,但是,我不知道的代志有很多,我真正的父母是谁,为何他们将我丢下,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还有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外面的每一颗石头,都有属于他们记忆,石头仔,也要知道属于自己的记忆。>
叹悲欢:<你就是这么好奇,这个问题,我已经向你讲过几十次了,你是我在一堆石头堆里面发现的,本来灵界之人,不应该抚养你,但因为灵尊也有恻隐之心,不忍将一个婴孩弃之不管,所以,答应我抚养你教育你,你石头的绰号,也是在这样而来,忆无心这个名字,也就是因为你有一对不知名又无心的父母,将你生下却不养你,这个名字要提醒你既无心便无缘,无缘续,就不必要再追究缘起了,你还想要知道什么呢?有时候,知道事实的真相,不一定会比不知情之前来得快乐,你明白吗?还有,我讲过很多次,讲话用讲的,别总是用意识传达。>
忆无心:(松开手)嗯。
叹悲欢:嗯?(发现周围有幻灵眼,带忆无心消失,待幻灵眼走后现身)还未死心,你看,我就说外面的世界真危险,你还是乖乖听话回去吧。
忆无心:(取出黑龙的信物)你看,这个人也和我一样在找自己,这项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我将东西还给他就会回去了。
叹悲欢:人界的事情,有他们自己处理的方法,你千万不可惹事,知情吗?有人还在追查我的动向,你快离开吧。(忆无心点头离开)唉,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神蛊峰】
(赤羽立于无边崖,凤蝶位于另一头,温皇位于闲云斋,赤羽看看了石碑)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这就是你的游戏规则。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是这样解读?
赤羽信之介:是敌,即是游戏规则,是友,就是邀请方式。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以为温皇是你的敌人或是朋友?
赤羽信之介:是友是敌,但看你怎样交代吾西剑流的叛徒,云十方。
神蛊温皇:这交代啊,隔空喊话有失礼数,温皇就恭侯大驾。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不敢与吾正面交锋。
神蛊温皇:温皇是相信赤羽大人有通过无边崖的本事。
赤羽信之介:好个先礼后兵,这张战帖,吾收了。
神蛊温皇:闲云斋,吾等你。(躺回躺椅)
赤羽信之介:区区无边崖,岂拦得住西剑流的脚步。
(凤蝶手按蝴蝶镖镖冷眼以对)
赤羽信之介:一股冷冽的杀气,对岸有人看守,嗯?(开扇,以扇抛向凤蝶,凤蝶出镖相对,两物相撞,各自回到两人手上)
(闲云斋蝴蝶煽动的更激烈)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你,挡不住吾。(以掌化气,赤羽红标出手,凤蝶蝴蝶镖出手,赤羽立马起跳)
凤蝶:不对!(赤羽脚踏蝴蝶镖过崖)他早就算准了(蝶镖上手,准备再发)
神蛊温皇:凤蝶,退。(凤蝶离开)
神蛊温皇:不愧是西剑流军师。(起身)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往青山白无眼,巢禽穴兽四时驯。(戴上帽子)
(闲云斋外,温皇出来相迎)
神蛊温皇:值吾亲身来迎接,初次会面。
赤羽信之介:(转身)闻名不如指教,神蛊温皇。

【空无之洞】
剑无极:龙仔,这种情形,要怎么解释。(两人望向银燕)
燕驼龙:好问题,我也在想,自从晕倒醒来之后,一点突破就没准过。
剑无极:我就跟你说过了,有门不能一直催,这台牛车,暴冲兼破轮,竟然将小空打死。
燕驼龙:说不定是银燕的潜意识知道那是假的小空。
剑无极:我看,是草莓族受不了压力,干脆放弃救小空,一次打死卡快活。
燕驼龙:我听你……
雪山银燕:胡说!
剑无极:喂,他的意识,不是在你的幻术之中吗?怎么突然接话?
燕驼龙:嘘。
雪山银燕:胡说,这不是小空,这绝对不是小空!小空不可能杀我!
燕驼龙:执着太深,反而陷入心魔,我看,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剑无极:来什么?
燕驼龙:我自己来化作小空。
剑无极:重点是,化作小空要作什么?
燕驼龙:省得他一直被心魔扰乱,我来做小空,让他稳定啊。
剑无极:哎呀,龙仔,你的命卡之前,我怕银燕,又ABS系统失灵,刹车踩不牢,这种危险的事情交给我。
燕驼龙:我看,你分明是脚在痒,想要尬车。
剑无极:重点知道就别戳破。
燕驼龙:好啦,好啦,你自己小心。
剑无极:小心啥?
燕驼龙:小心啊,被尬车尬车相撞。
剑无极:这边技术一流耶。
燕驼龙:注意了,喝——(将剑无极化作小空出现在银燕的幻像之中)
小空:(幻象)银燕。
雪山银燕:啊,小空。(欲靠近小空)
小空:站住!(银燕停住步)我真正是小空吗,看清楚!(小空瞬间化作月牙岚。真田隆三等西剑流之人,又化作小空)
雪山银燕:啊,你,不对你是小空没错。
小空:那为何方才迟疑呢,是不是你又失了自信了?
雪山银燕:我,(后退)我。
小空:你除了犹豫不决,除了失去自信,雪山银燕,你究竟还会什么!
雪山银燕:啊。
小空:说不出话了吧,说中你的痛处了,像你这种没担当的懦夫,怎会是我的小弟雪山银燕呢。
雪山银燕:啊,啊,啊。
燕驼龙:喂喂喂,会不会太超过啊。
剑无极:安啦,这只是点心,主菜还没上咧。
小空:雪山银燕,你想要救我吗?
雪山银燕:当然,我无时不刻都想要救回二哥你。
小空:你作梦啦!
雪山银燕:啊,二哥。
小空:受了刺激就退缩,受到打击就没自信,雪山银燕,这样的你,是凭什么救我!
雪山银燕:我……我……啊……(低下头)
小空:头抬起来,看我的背后。(西剑流众人出现在小空后面)连一名月牙岚都胜不了,软弱的你,无能的你,这样失败的你,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你,是要如何救我。
雪山银燕:(连连后退)啊……啊……
小空:连这种的刺激都挡不住,连溘钨斯都无法掌握,你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我的小弟雪山银燕,岂是像你这种没担当的懦夫!
雪山银燕:啊——
小空:你痛苦吗!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啊——我,我很痛苦。
小空:你为什么痛苦?
雪山银燕: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自信?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无能?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史艳文之子?我很痛苦,我恨世人,皆用史艳文之子来看我,来评断我,来要求我,我就是我啊!
(雪山银燕回忆:
剑无极:雪山银燕,你就是你!)
雪山银燕:我只是我,我只是雪山银燕,我无时无刻,不为此痛苦,可是,可是我?
剑无极:可是你怎样?
雪山银燕:我恨我自己,我恨这个宿命,我恨!我恨我是史艳文之子啊!(爆发,周围巨石碎裂)可是,可是,可是我从来,(周身溘钨斯加强)不曾放弃过要解救二哥你啊!(手中兵器忽然化为长枪)
燕驼龙:啊,剑无极,危险!
(银燕长枪击中剑无极身后)
燕驼龙:这……这是啥?
剑无极:怎会是?(银燕挥舞长枪)
燕驼龙:银……银燕,你。
雪山银燕:啊——

【树林】
(黑龙坐于树下,忆无心在不远处吹笛,黑龙听到笛声起身)
[两个同样都在寻找自己的人,在茫茫夜色之中相遇了。]
(两人擦肩而过后停下)
黑龙:这位小兄弟,方才那种好听的曲调,是你所吹奏的吗?
忆无心:嗯。
黑龙:这种曲调,让人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我回不了我的过去,即使我想回去,我的回忆,也只是一片空白。(忆无心拿出黑龙的信物递到黑龙面前)啊,这,这是我的东西,啊,原来是被你拣去,我已经找很久了,想不到,还能找回来。
忆无心:你真正想要找回过去吗?
黑龙:是啦,我很想要知道我到底是谁,叫做什么名字,以及与我有关的亲人或者朋友。
忆无心:有时候不知道比较好,但是,我想你应该很需要这项东西,所以就送回来还你了。
黑龙:小兄弟,多谢你将我的东西送回来啊。(走过去伸手拿住石头的瞬间,脑海里一片混乱)

【空无之洞】
燕驼龙:啊,银……银燕,你。
剑无极:啊,无心无相,无我之极。
(银燕溘钨斯收回,化为另一种样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