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续)7

(作者:声明ING,这绝对不是开玩笑,接下来的几章偶会收敛很多,偶再也不拿国家大事开玩笑了~~~~~~555555~~~~~最近老是破财,55555……是不是真的把赫尔梅斯给惹怒了?汗……我真的不会恶搞了……发誓!!)

炽热的沙漠气息萦绕在四周,热辣辣的阳光毫无保留地直射大地;但是对于久经考验的黄金GG们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呜……一定要让阿波罗……少来这里……好热……”赫尔梅斯好象有睡着的倾向。

“竟然敢睡?”苦力加隆要发火了!

赫梅低声:“一会要消耗大能量……ZZZZZZZZZZZ”睡过去了……

“好象就在这附近!但是什么也没有……”沙加的感应能力比美国最新的间谍卫星全球跟踪定位仪还精确灵敏!

加隆!在异次元中!赫尔梅斯暗中传话:用黄金三角空间的姿势!我带你们去!

史昂摇了摇加隆背上的赫梅:“赫梅,怎么回事?”

一边从背后将力量暗中传给加隆,一边懒懒地回答:“在异次元里……头好晕!”

穆观察了一下,建议:“加隆,赫梅好象中暑了!抱紧他!!”

笑话!!赫梅心里已经笑翻了:他不靠近我,你们就会感觉到我的力量了!到时候我不死才怪!

眩晕!眩晕!所有人的心头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象是加隆的小宇宙又不象他的小宇宙,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神秘,无形中竟然提高了异次元空间的复杂!但是加隆好象运用得比以前更加顺手了……

赫尔梅斯紧紧的抓住加隆,抑制着自己的力量以免伤到自己和加隆。

意识在这无限制的眩晕中渐渐远去……

这是什么地方?沙加的意识从眩晕中清醒了一二;好象来到了某个绿洲……有花香……穆的意识也恢复了。

天空还是一样的蔚蓝,太阳也没有减弱它的温度,但是这里确实绿意盎然,现在大家就站在一片花海中。红似火焰的红玫瑰绵绵延延,仿佛要燃烧到天际;白玫瑰纯洁如处子,安安静静等着人来采摘;黑玫瑰深沉凝重,星星点点宛若黑色宝石……馥郁的芳香充满了空气,好象熟悉的伙伴就在这里!!

终于找到了!赫尔梅斯欣慰地一笑,同时身体也软了下来:好累啊!太吃力了……这样抑制自己的力量!!!

“喂!小子,你还好吧!”加隆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你们……”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一些胆怯。

沙加、穆、史昂顺着声音看去:我的天!!!!这个!!!!

湖蓝色的长发飘拂在带着玫瑰香气的风中,纯蓝色的眼眸如同湖水一般清澈,左眼角下有一颗调皮的小痣;没有了那时的傲气,没有了过分的妖媚……

“阿布!!!”穆和沙加难得这么激动:“你怎么在这里?知不知道修罗为了找你伤透了神!”

是阿布罗狄啊!但是他只是带着疑惑问:“你们是谁?怎么认识我?修罗是谁?”

加隆也不多问,只将炮火对准赫尔梅斯一个人:“怎么回事?说!!!”

赫尔梅斯上前,径自对着阿布罗狄说:“阿布,好久不见,他在吗?”

阿布罗狄好象对赫尔梅斯很熟悉:“有事吗?他好象在睡觉……”

“哦!”赫尔梅斯对着空气大喊:“死铁匠!!!可爱的赫梅来找你了!!!!快给我出来!!!”

汗!所有人的脸上估计都布满了黑线,心中暗付:我不认识这个人!

空气越来越炽热,仿佛大热天身边有一个大烤炉!沙加、穆、史昂、加隆都感到了这个具有压迫性的小宇宙!

来了!赫尔梅斯的嘴角顽皮地向上挑。

“哪个死小子在叫我?!!!”浑厚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上炸开,听得出声音的主人对打扰自己睡眠的人十分的不满。随着声音的结束,声音的主人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只是一个普通英俊的青年男子,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碧蓝的眼睛好象永远燃烧着火焰,黑色及肩的头发随意的散着,平凡中带着贵族的气息;但这名男子好象腿脚有残疾,一直坐在精致的轮椅上。

“过得怎么样?”赫尔梅斯问这陌生的男子:“托菲?”

托菲清了清嗓子,一脸的不悦,开口就来:(请各位用京剧唱ING ,不会的交钱给小赫赫!我保证肯定米有下次了~~~~作者逃ING)

“我正在被窝观山景,耳听得门外乱纷纷。黄金空间空翻影,却原来是赫梅要来找人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童虎领人往西行。一来是星矢无能少才能,二来是阿布不和才留住人。我留得美人多侥幸,非贪而无厌我又不会负心。我托菲在这里把你等,等候了赫梅到此谈、谈谈心。两旁的街道打扫净,预备着赫梅好谈心。托菲我无有别的敬,早预备铁锤火炉煅烧你们等人。你到此就该小心命,为什么犹疑不定还想逃ING,为的是何情?左右铁锤共两个,我是又有力气又有信心。你不要胡思乱想心不定,来,来,来,请上前来让我打一顿!!”

(爱京剧的大人应该是看出是那一段了吧……)

谁怕谁!赫尔梅斯也不是吃素的,兰花指一比:“托菲!你听我说!我管的俗事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虽说被打又没人可怜,可事情比这个还难搞定。史昂和冰河齐声唤爱人,这里的痛楚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你们都一样,都有一颗火热的心。”

“我也会!”加隆也彻底被逼疯了:“别耍嘴呃~~~~~你们到底是坦白还是挨拳!”

“好!!!”阿布兴奋ING :“托菲,你的朋友唱得真好!下次让我改成舞曲吧!”

好什么好!史昂一听到京剧就会想起童虎:作者!该死的作者!你在哪里?

(答曰:太空追随奋进者号去也~~~~或曰化为茫茫星尘……SO,地球高层科学家认为火星上有生物存在的迹象!)

“赫梅老弟!你又想干什么?”托菲非常清楚赫尔梅斯的性格,抢先问

赫尔梅斯叹了气:“找人啊~~~~帮他们!让他们带走阿布吧!”

阿布看了穆他们一眼,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我……不要跟他们回去!我喜欢这里,也喜欢托菲!!”

“那修罗怎么办?”穆问

阿布睁大眼睛:“修罗是谁?抱歉,我没有什么印象!”

“阿布刚来的时候大病了一场,病好后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托菲说起来就自动的生气了:“你们也真是的!人家不喜欢还让人家结婚!很过分!”

“我知道了!阿布~~~”史昂体会到了其中的味道:“我希望你们一起会圣域,毕竟要向修罗解释一下!”

“还是长老明理!”托菲爽朗的大笑:“阿布,我陪你回去!这个东西给你们!”说着递来一个小纸条。

“好!”一向别扭的阿布终于乖了一次。

赫尔梅斯老弟!托菲用凡人无法听到的方法与赫梅对话:你可小心点,帮忙归帮忙,别把自己也玩进去!

不会的!赫尔梅斯的语气轻佻:老爹的任务一完成我就闪人!

但愿如此!托菲叹了口气,搂着阿布瞬间移动向圣域。

史昂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安格路美达,海神的祭品。

(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续)8

“安格路美达,海神的祭品”这是托菲留给众人唯一的线索。

大家马上明白了意思,加隆说道:“看起来,我们要去海界一趟了!”

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谁不知道加隆是海将军?想来这次的海底之行会异常轻松!

(作者赠言:偶是作者会搞这么米营养的事?放心好了,偶会让你们玩的痛快DI!!)
湛蓝的海水形成了天空,这里是海皇波塞顿统治的国度,火红的珊瑚被幽蓝的海水映照,这里也是美的国度,有着大海故乡的慈母情怀;也有海的女儿化为泡沫的浅淡忧伤。守护着海底神殿的七根柱子是这个世界有力支撑,如果有闯入者,守护柱子的海将军就会阻止……

“没想到海帝国会是这样的美丽!”穆赞叹:“沙沙!”

沙加感受这海洋气息:“跟沙罗双树园有一些相似。”

“比冥帝国那个死人堆好多了!”史昂也很满意。

“站住!!!”海洋中的杂兵A喝住他们。

加隆早就穿好了海飞龙的鳞衣,怒喝:“眼睛瞎了!是我!!!!”

“加隆大人啊!!海皇陛下有命令,如果是您回来了,有多少人跟着就请先打倒相应数目的海将军!”杂兵A明显是语气恭敬,态度强硬:“属下告退!!!”

溜得真快!加隆捏拳:死海皇,还在因为海后的风波生气!!不就是打架吗?WHO怕WHO啊!

史昂倒是无所谓:“好久没有活动一下老骨头了!大家分开打吧!!”

加隆最高兴,因为甩掉赫尔梅斯这个麻烦!

为了找瞬,大家就为读者打一次吧!GO !!!

沙加与大家分开后向印度洋柱子跑去,边跑边想:与穆分开了啊!前面的小宇宙没有什么打的价值,而且打架也不是什么好事!

“站住!”又是这句!开口说话的是海皇之子、印度洋柱子的守护将军克修拉。

(只是为什么海皇和海后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怎么会生出这么黑不拉哜的孩子,基因变异?黄金枪!!!作者化身成闪闪发光的鱼雷!直直地冲向海平面!此时一声巨响……后来听说R国的核潜艇在执行任务时被某国导弹击中后沉没……偶沉默……什么也不知道……)

沙加的眼睑动了动,朗声说道:“克修拉将军,我是黄金帝国的神官沙加,我不喜欢争斗,我们能谈一谈?辩论一下?请指教!”(放心!这次绝对不唱京剧了)

克修拉打量着眼前的美人,也不客气:“果然名不虚传!得罪了!看招!!!”

说着,克修拉与沙加的比试开始!克修拉一运气,张口:“天连水,水连天,水天一色望无边;兰兰的天似绿水,绿绿的水如蓝天。到底是天连水,还是水连天?”

“绕口令?”沙加冷笑:“有什么了不起,看我的!嘴说腿,腿说嘴,嘴说腿爱跑腿,腿说嘴爱卖嘴。光动嘴不动腿,光动腿不动嘴,不如不长腿和嘴。”

对手!克修拉心头燃起了熊熊斗志!沙加也睁开了眼睛!

(请大家也来练练吧!)

克:“华华园里有一株藤萝花,佳佳园里有一株喇叭花。佳佳的喇叭花,绕住了华华的藤萝花,华华的藤萝花,缠住了佳佳的喇叭花。也不知道是藤萝花先绕住了喇叭花,还是喇叭花先缠住了藤萝花。”

沙沙“铜勺舀热油,铁勺舀凉油。铜勺舀了热油舀凉油,铁勺舀了凉油舀热油。一勺热油一勺凉油,热油凉油都是油。

克:“蒜拌面,面拌蒜,吃蒜拌面算蒜瓣;面拌蒜,蒜拌面,算吃蒜瓣面拌蒜。”

沙沙:“碰碰车,车碰碰,坐着朋朋和平平。平平开车碰朋朋,朋朋开车碰平平,不知是平平碰朋朋,还是朋朋碰平平。”

…………………………以下省略N句

最后克修拉还没有接出下一个,沙加先开口:“歌乐山上落果坡,落果坡下歌乐河。河边两个小朋友,名叫罗乐和贺河。贺河上午约罗乐,落果坡上去放鹿;罗乐下午约贺河,歌乐河边来牧鹅。鹿上坡,鹅下河,罗乐、贺河歌对歌。歌对歌,真快活,歌乐山上歌满坡。
还有:马妈妈磨麦面,磨了麦面蒸麦面馍。马妈妈忙了磨麦面,又去忙蒸麦面馍。
还有:山上住着三老子,山上住着三小子,山腰住着三哥三嫂子。山下三小子,找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给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上三老子,还没有三斗三升酸枣子,只好到山当腰找三哥三嫂子,给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枣子。过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枣子,还了山当腰三哥三嫂子,两个三斗三升酸枣子。
还有:……”

“英雄!上帝!佛祖!安拉真主!马克思!我认输了!”克修拉头昏闹涨:“求求你,别念了!”

哈!沙加展开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幸亏有跟童虎老师好好学绕口令!

初战,沙加VS克修拉,绕口令,沙沙先下一程!!

镜头转向穆的方向!穆将淡紫色的长发用绳子结好,不紧不慢地象在散步。刚才……穆停下脚步回望沙加在的方向:好象是沙沙胜了!唉~~~~可怜的海将军,一定是被沙沙的声波给灭了……

继续走!穆转身。“穆!”沙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沙沙?”穆看着眼前的爱人,心里觉得有些怪异。

“我好想你!”沙沙撒起娇来了,神韵十足!

穆仔细的想了想,微笑:“沙沙啊!你的圣衣好象有些磨损!快脱下来我给你修一下!”

沙加迅速脱下圣衣交给穆。穆拿起好象是银星砂一样的东东煞有介事的修了好一会,才重新还给沙加!让他穿上……

“海将军,感觉怎么样啊?”穆笑眯眯的问,有些恐怖!:“善于变化的隆奈狄斯!”

你!隆奈狄斯变回原形:“你怎么知道?”

穆笑:“沙沙是不会将想念挂在嘴边的人!沙沙的圣衣我刚修过,绝对没有问题!”

哼!隆奈狄斯变得凶狠:“一样可以打倒你!!!”咦?怎么?

穆一拳打倒他,解释:“不好意思,刚才用强力胶水把你的鳞衣沾了一下!短时内会不透气!!包括小宇宙!!”

第二回合 穆VS隆奈狄斯 当然是穆胜!

史昂选的是北冰洋柱子的方向,刚走到柱子外围就听见了絮絮叨叨的说话声中间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哭声……

刚走近柱子,只见一个人跪倒在地:“55555555……您终于来了……神啊……救救我吧……”

艾扎克?史昂认得这是冰河的师兄,北冰洋的魔鬼鱼将军!:“怎么回事?”

“长老~~~”柔柔的声音从艾扎克的背后传来,这不是瞬吗?圣域的四小美人之首。碧绿的头发,有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史昂倒退了一步,疑惑:“你……瞬?你……”

瞬嫣然一笑,没有一点因为离开冰河而产生的悲伤,静静地开口:“艾扎克师兄……再听我说一个小时,好吗?”

“长老啊~~~~~看在我师傅的份上,你就拉兄弟一把吧!”艾扎克匍匐在地

“怎么回事?”史昂也是莫名其妙:“站直了!别趴下!!有话好好说!!”

时间回流,偶们倒叙……

几天前,北冰洋柱子前;有六头怪之称的斯基拉象送女王一样将瞬送到艾扎克这里,从此艾扎克的噩梦开始!

 

(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续)9

(偶知道你们想看沙沙和穆的戏,所以等偶把基本情节即海洋大战搞定,偶们一起带V8去进行第四次偷窥好了~~~~~~~下面先看情节!)

噩梦开始了!艾扎克不知道命运女神已经向他报以同情的微笑,上帝从来就是在把门关上的时候同时把窗户也关上了……

瞬翠绿的眼睛满是无辜,看得艾扎克都起了怜悯心,为什么斯基拉说这个娃娃一样的美人会比鬼还难缠?再说眼前的这位圣域御用杀手还是师弟冰河的……

艾扎克先打招呼:“你好!我是北冰洋的守护者艾扎克!”

“我是瞬!”瞬的声音带着不自觉撒娇的意味:“冰河向我提起过你……”

“我师傅卡妙还好吗?”果然是尊师重道的好学生,知道先问候老师:“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应该很好~~”瞬微笑,好象事不关己:“又来这里了……”

“那个……你还好吧……”艾扎克觉得心里毛毛的:“听说你和冰河……”

“不要跟我提冰河!!!”温顺的瞬竟然也出现了暴走的迹象,不常见的怒意染上了透绿色的眼眸,马上口若悬河起来:“告诉你!他一定是早期教育的不好才会有心理障碍的!这种有问题的小P孩儿摆明了就是本体感障碍的多动儿!!!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效率低下!整个一铅中毒的病人!再说,在他语言发展的敏感期最重要的交流对象——妈妈已经去世,后来又遇到了一样少言寡语的卡妙大人,所以他自小就有自闭的资质!!这个会遗传!!更重要的是,由于自幼丧母,没有建立良好的母婴依恋,所以这小子有相当重的俄狄浦斯情节!在七岁时就生活在茫茫冰原上,缺少颜色刺激,说不定有轻度色盲!这样的状况实在是很遭!再说我和冰河还没有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按22、20算)为了响应国家的婚姻政策,严格执行:‘晚婚晚育(?),少生优生(??)’的大字方针,为了提高圣域下一代的人口素质,为了优质人口的增加,减小国家的经济压力,我和冰河应该在理智一点,在冷静一下后再做长远计议!下面是一些具体的理由和相关的知识!后面我还为大家介绍几本相关的参考书目以供你阅读,下面开始听我说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啊~~~~接下来完全是时事开讲了。偶们的瞬不愧是乖宝宝,看了那么多的书!从最新的婚姻法,到婴儿心理学;从发生认识论到优生学,从物种起源到基因结构,这一开讲足足来了七天!!!!!

艾扎克声泪俱下:“长老啊~~~~~~留小的一条活路吧!他一会儿还要讲妊娠期间药物的使用注意条例啊~~~~~”

(作者「被瞬用阻击枪抵着后脑勺」:欢迎广大家长进行咨询,偶将进行详尽的解释,联系方式:54547788转WSDBT接听~~~~您也可以直接上网,地址是:WWW。MYZGDZ。COM)

汗!!!史昂扶起艾扎克:“我带他回圣域!冰河已经快急得上房揭瓦了!!!”

“我不见他!”瞬一脸默然,凉凉地丢下一句话:“在他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女性关系之前!!”

女性?史昂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搞清楚这是什么类型的同人好不好?作者怎么会写出什么吸引人的大美女?你没事找抽啊!!冰河什么时候找过美女了?”

“仙宫的弗莱亚!还有绘里衣!!!”瞬的眼中开始囤积水气。

我倒!史昂安慰:“那只是商家为了赚钱作出来的虚构情节!原著中是没有的!你要相信原著!严厉打击盗版!!没注意到作者在这一部中忠于原著,连冰河叫卡妙都是师傅而不是师公了吗!”

“说起卡妙大人……”瞬还不是一般的会胡思乱想:“有人说,冰河其实暗恋卡妙大人,听说卡妙大人也很有这方面的意思……”

“你活够了是不是?!!!”史昂怒了:“幸亏米罗不在!!你要看清楚!!!这是谁在写!作者支持什么!!在这个同人里面,绝对不会有这种可能!!你干脆跟我回去亲自问冰河好了!这么麻烦!!”

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瞬小声的说:“那我和长老回去就是了……”

“乖~~~~~”史昂安慰好了瞬,回过头问艾扎克:“我们有必要打一场吗?”

“不不不不!!”艾扎克双手合十,一副送神的样子:“只要瞬走了,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救命恩人,长老您请过去~~~~~代我问候卡妙师傅,祝他新婚愉快~~~~海皇陛下说你要的东西在他那里!”

海洋大战第三回合 史昂VS艾扎克 长老不战而屈人之兵!果然厉害!!
现在偶们去南太平洋的方向看一下,因为偶们可爱的赫尔梅斯前往了那里!作为一个神,赫尔梅斯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但是,这里静悄悄的,周围没有小宇宙爆发过的痕迹,海底潮湿的风送来安详的睡意。没人?只有柱子孤零零的矗立在面前……

ZZZZZZ……ZZZ……ZZZZZ……规律的呼噜声从柱子下传来!不看不知道,天!堂堂的海马将军拜尔安正横躺在柱子前做他的春秋大梦~~~~真是春眠不觉晓啊~~~~~~仔细看,会发现:在拜尔安的手中举着一张告示牌:I服了YOU!!!

看来赫尔梅斯不负他的神之名,已经不动声色地搞定海马将军了,说不定他已经去见波塞顿了~~~~

去看看加隆!加隆对海洋很了解,所以聪明如他,当然会挑一个好去处!南大西洋——苏兰特的守地,平时跟这位今世海后的关系就不错,苏兰特是个善良的人,绝对不会难为他的!
加隆走在南大西洋的路上,还是在感应赫尔梅斯的气息!奇怪怎么没有小宇宙?纱织、冥王、海皇的小宇宙都是很巨大的,就算可以隐藏也会有蛛丝马迹!为什么这个银发美人就没有一点的波动呢?这很不正常!

“加隆、加隆早上好!!”一只制作精良的玩具鹦鹉飞向加隆,顺便衔来纸条一张,上面的字十分秀丽:

加隆:知道你会来我这里!今天借故到陆地上买东西,所以快过去!朱里安今天把三叉戟取出来了,要小心!——苏兰特

好人什么时候都是好人!加隆得意!波塞顿,我马上就来见你~~~~~

最后,作者来给大家做一个简单地统计:在这场生死攸关的战斗中,偶们的银发美人赫梅率先用不明手段战胜南太平洋将军拜尔安!然后是善于选择对手的加隆,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过关!接下来是比绕口令的沙沙,同时还有穆。最后是听了艾扎克诉苦大会的史昂长老。好!现在偶们把现场还给录影棚~~~~~摄像师,请到下一个场景作准备~~~~你问我去哪里?废话!!!当然是带你们去偷窥沙沙和穆了!!

(作者:敲锣啊~~~摔碗啊~~~~~吹笛子啊~~~~准备好了米?想好了米?报数!!!偶们马上去偷窥沙沙和穆!!还是老话:注意文明卫生!!!PS:对此不感兴趣的人可以表往下看了,明天请同时间收看续10,谢谢!!)
天空是蓝的,蓝的淡然,遥远得不着边际,抓不到手中;海洋也是蓝的,蓝的幽深,广阔中凝固着情深,令人动容。

穆信步走在海底神殿的甬道上,清脆的足音回荡在四周,真是异常的安静,远处传来了美人鱼飘渺的吟唱,在那火红的珊瑚深处……

不知道沙沙现在怎么样了……穆低头心想

“穆~~~”轻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是幻觉!超凡脱尘的金发精灵正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穆的嘴角弯出了温柔的弧度:这次是真的,是属于我的沙沙~~~~~

沙加伸出手,轻轻地梳理着穆的长发:“在想什么?刚才有一个不怀好意的小宇宙在你身边,你没有什么事吧?”

穆轻握住沙沙的玉手,顺势将他带入自己的怀里,汲取着沙沙身上莲的清香,闷闷地开口:“那个家伙竟然感假扮成你来袭击我!!!”

“哦?你就不怕现在的这个我是假的?”沙加故意将游离在穆的背后的手立了起来,作出袭击的样子。

穆在沙加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很害怕~~~~你杀了我好了~~~~~”

“我成全你……”沙加微抬起穆的下颌,轻轻吻上他的唇——如同记忆中一样柔软,带着清爽的气息,因为爱而感到甜蜜,因为甜蜜所以更加爱……

灼热的气息拂在脸颊上,穆觉得有些痒痒的,主动加深这个甜蜜的吻,沙沙的味道还是一样的可口,仿佛飘着莲子清香的甜酒,温软中带着些微迷醉,额前的朱砂鲜红欲滴半隐半现在灿烂的金发间,一阵心动神移……

“唔……”结束了这缠绵的长吻,穆和沙加保持着拥抱的姿势,静静地看着彼此,无言的情深在澄净的眼眸间传递。

在幽蓝的海洋深处,火红的珊瑚丛中,相拥在一起的绝色丽人,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来破坏这么和谐的美景。时间在此凝固了一会儿,渐渐的,两人的距离再次接近,先是轻轻的啄着对方的粉唇,象是试探;再是大胆的探索,所有的担心、重逢的喜悦都一一传达……如果美人鱼看到这样的绝美画面,她的歌声也会因为赞叹而出现颤音……

“说起来我们还真的很多管闲事!”穆搂着沙加喘气:“你会觉得烦吗?”

沙加调整着呼吸:“有你怎么会烦?解决好了这些,在一起才安心……”

“穆!沙加!你们在哪里!!”史昂的小宇宙从海皇的神殿传来:“有意外的事情发生!!赶紧过来!!!!”

相视一笑,走!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到海神殿……

(作者:累死偶了~~~~~幸好,幸好!各位一起来偷窥的人还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