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贵鬼无意间在白羊宫的秘密机关里找到一个精制的红木匣子,他打开一看,里面竟放着一绺绑在一起的紫发和金发,他正在纳闷,这时身后传来穆的声音:“别动那东西,那是……”

想起往事,穆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个时候自己才十来岁,可不像现在一般的隐忍,儒雅,睿智,小时候的自己可是个典型的白羊座性格,爱冲动,那个火爆劲,就像小羊羔刚长出两个小角,就想到处乱顶般,整日里只要不训练,就满圣域的乱跑,惹事生非,就连贵鬼的调皮劲也不及自己当年的一半。

那时候个子疯长,出落得细细长长的,常被撒加笑话,说生得小胳膊小细腿的也来做圣斗士。可是,也没人敢欺负他,因为他的师父史昂可是权力最高的教皇大人,又加上他本来就生得伶俐可人,大伙都喜欢得不得了,都亲热的叫他紫发小妖。

这天他从史昂师父那里解脱出来,哇~~好无聊哦,小穆穆开始从白羊宫往上走寻乐子去了。路过狮子宫,听见里面河东狮吼:“谁怕谁!有种就来呀!”咦?打架?好耶!小穆穆便跑过去瞧。

狮子宫里的人可不少。米罗和艾欧里亚在宫中央对峙着,艾欧罗斯和卡妙在一旁很无奈的样子,还有撒加两兄弟和迪斯,修罗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阿布罗迪站在最后,脸色很难看,还有两滴未干的泪。

怎么回事?小穆穆悄悄的来到大伙中间,静静的看事态发展,心里欢喜得很。“怎么?怕我不成?”见米罗这么久没有动静,小艾开始嘲笑道。“谁说的!我怎么可能会怕,哼哼,笑话!”米罗一副自负的拽样。“你不怕?那为什么你的腿在不停的抖呢?”小艾眼皮翻了又翻,很是不屑的样子。“什么,谁说我抖来着……”米罗往自己的下面看了看,真的耶,他的裤腿不停的左右摇摆着。“

风见月~~你这死人,干嘛用风扇不停的吹我!”小米罗仰天长啸的同时晃出了他血红的指甲。“偶……偶这……这是给你们制造紧张的气氛,你……你别生气,偶本来是想塑造你玉树临风的英姿……你不觉得你的裤腿摇呀摇,摇到外婆桥的样子很帅吗?”“切~~我米罗哪里需要你来包装!我可是实力派的,你闪一边作好你的解说工作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真是的,不好好作你的解说,你想当导演呀!切~~”“好的,好的,偶这就解说!”

当时,只觉得空气凝结,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见……只见两人……两人……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Stop!我们两个人谁是大眼?谁是小眼?风见月!你说清楚好不好!”米罗和小艾同时转过头来问。

“少罗嗦!你们到底还比不比呀?!”一旁的撒加不耐烦的喝道。“哦!”两人又开始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庐山瀑布汗……嗯……他们两人就这样互相久久凝视着,两人的心头突然蹿起一种莫名的情愫来,仿佛有种宿命般的东西在冥冥中把两人连在了一起,他们感到原来对方对自己来说是如此的重要。此时无声胜有声,月亮代表他们的心……哇,好冷~~

“风见月,你念的是什么?!”小妙妙一把夺过偶的纸条,看了一眼,然后用绝对零度的眼神看着偶:“这是什么?琼瑶小说节选?你念的是什么鬼东西!!你是不是觉得天气很热呀!”“妙妙,别生气。偶刚才只是觉得气氛过于紧张,想轻松轻松一下嘛~~再说他们老是站着不动,搞得偶没法解说呀!”“……”“妙妙,你别生气,米罗是你的,没人可以抢去,也没人敢抢呀~~你别生气,生气会犯了嗔戒,动手就开了杀界。”“风见月大人,你难道忘了我不是和尚?而且我最讨厌罗哩罗嗦的人……”小妙妙的笑容好冷呀!!汗!!“不~~要~~呀~~”“曙光女神之宽恕!!”

在小妙妙义务清场之后,狮子宫里的气氛继续处于剑拔弩张的紧张中,突然,米罗和小艾同时发起进攻,两人以闪电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对方跟前。
“……”
“……”
“两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呀!飞呀!嗡嗡!飞呀!嗡嗡!”众人皆倒,他们独醒。

“拜托,你们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好歹我们也是未来的黄金圣斗士。真是的,害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吓得我的小心肝碰碰直跳。”迪斯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们在玩什么?”小穆穆看了半天,实在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

“哟,小妖精来啦,来得正好,我们就让他去看看吧!”修罗阴笑着说。“好!”大家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达成一致。“是这样的,穆。”阿布走到小穆穆跟前说,“我今天早上起来,对着我的那块魔镜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个圣域里最美丽的人?魔镜说是沙加,那个刚来圣域的未来处女座战士。呜呜呜呜……为什么不是我~~~”阿布的泪水流得哗啦啦。

“不是吧,阿布可是最漂亮的人才对啊,我想不到还会有什么样的人可以比他更美的了。”“就是呀!我们谁都没见过那个新来的家伙,所以我们决定今天去看看,正在决定由谁先打头阵。小米和小艾都想争第一。”小妙妙一副不悦的表情。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找茄子爷爷,问问那家伙的来头,再作打算。”“茄子爷爷?”见众人大惑不解的样子,小穆穆笑道:“就是童虎老师呀。我师父就是这样叫他茄子的。你们不觉得,他皮肤泛紫,皱纹一条条的,好像茄子吗?”“那我们就去找茄子爷爷吧!”于是大伙在小穆穆的教唆下聚到了天平宫。

“哟,今天什么日子?小家伙们都跑来我这里了。”童虎一动不动的坐在天平宫里,任由那帮调皮的孩子又摸又拉的玩他的白胡子和长白眉。“茄子爷爷,呵呵呵。”孩子们一声声甜甜的称呼把童虎弄得哭笑不得。这帮孩子怎么都改叫自己茄子爷爷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茄子这个词可是史昂专用的吗?如果让他知道这个名字已经广为流传后,不知道他又会使什么性子再给自己起一个怪怪的昵称,那就难搞了。

“茄子爷爷,你知道那个新来的未来的处女座战士沙加,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小穆穆在最疼他的茄子爷爷面前显得很是乖巧。“哦,他是个仙子哦!”“仙子?!”大家一时间静了下来,认真的听童虎说话。“呵呵呵,他可是在莲花中出世的,一出生就会说:‘天上天下为我独尊!’”

童虎看着那一双双亮晶晶的好奇的眼睛,一时间玩心大起,想捉弄一下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们,开始对着小孩子瞎编一气。在他的一番绘声绘色的胡扯下,便确立了沙加在孩子们的心中神秘又神圣的形象。“你们不要随便去打扰他,仙子是最怕吵的,你们知道吗?特别像穆,米罗,小艾,迪斯,修罗,加隆你们这些冲动的家伙,一定会吓跑他的。”

“他厉害吗?”撒加问。“厉害!很厉害呢!他是最接近神的人!”“那他美吗?”阿布问。“美呀!很美呢!他是与日月同辉的。”“哇~~好神奇呀!”大家的眼里开始冒出崇拜的星星来。

这下子圣域里,除了有米罗这个蓝精灵,穆这个紫妖精,又多了沙加这个六仙子。因为他在第六宫,茄子爷爷又说他是仙子。从那以后,众人都不敢随便跑去处女宫附近,所以还是没人看见过沙加,只是偶尔看见过他那金灿灿的身影。好漂亮呀!小穆穆最大的心愿就是
能看看沙加的真面目。于是,在一天无聊的晚上,他决定偷偷溜到处女宫里去。

处女宫好漂亮呀,到处是花。咦?怎么好像没有人的样子,好安静呀。小穆穆在花海中迷迷糊糊的走着,不知道这会通往哪。“啊哟!”一个声音从脚低冒了上来,吓了穆一大跳,
原来是出了名的好奇宝宝蓝精灵米罗,“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想看那个沙加长什么样子。”“那你怎么在这里躺着?”“我刚来到这里,觉得这里的花好漂亮,不像阿布的花只有玫瑰,他又凶巴巴的不肯给我摘。我本来打算摘回去给妙妙看的,结果被花熏得睡着了。”小米挠了挠小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穆,你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妙妙哦。我是瞒着他出来的。”

正说着,就听见远处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谁在哪儿?”“呀呀!我们好像惊动了六仙子了!好穆穆,你不是想去看他的样子吗?上呀!”“我……那你呢?”“我回去找妙妙玩,他比较好玩。”米罗一溜烟的跑走了。“可恶,这个蓝精灵!”小穆穆害怕又兴奋的向前走去。

看见宫殿有好大一朵荷花,荷花里盘坐着一个清瘦的人儿,超凡脱俗的清修五官满是宁静,浑身金光灿灿,一头金发随风飘扬。好美呀~~小穆穆看得都呆掉了。“你是谁?”莲花宝座里的人问道,紧闭着双眼,一副神圣的样子。

“我……我是住在白羊宫的穆,未来的白羊座战士。”穆紧张得无法呼吸,唯有暴走~~留下沙加还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处女宫中,一片花瓣飞过,又一片花瓣飞过,N片花瓣飞过,处于冥想中的沙加张开眼睛,处女宫开始晃动:“受不了啦!为什么大家见了我都暴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那么可怕吗!!!”

“啊欠~~”是谁在背后怨我呀!童虎擦了擦鼻涕,又继续给自己编起小辫子来,编好后还不忘在尾部打了个蝴蝶结。好漂亮,拿去给史昂看,哦,不行,他一定喜欢得抓狂,到时候会扯着我的头发玩,死也不放,那我就要受罪了。不行不行,不能让他发现我的杰作,于是把小辫子藏在斗笠下。

“茄子~~”童虎快把自己的心肝吓出来了。“~~爷爷~~”原来是小穆穆呀!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小昂昂呢。“怎么了?小穆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真是的,叫人也不会断句,没听过人吓人吓死人吗?臭小鬼!童虎在心里骂着,表面上却笑得很和蔼。

“茄子爷爷,我见到沙加了,好漂亮呀。你说,我会不会吓到他了?”“你这样冒冒失失的跑去见他,当然会吓到他了。等到七夕的时候他就会回去了。”“回去?回哪里去?”“回极乐世界呀。”“不回来了吗?”“不回了。”小穆穆嘟起嘴,眼睛水灵灵的,“不要,怎么办?茄子爷爷!!我不要他走!!我不是存心要吓他的!”

小孩子真是好骗!!童虎在心里笑的肠子都打结了,他凭命忍住笑说:“小穆穆呀,你有没有听过七仙女的故事呀?”“有呀。”“天上的仙子都是一样的,只要偷了他们一样宝贵的东西,他们就回不去了。”“那我该偷他的什么东西呢?”对着小穆穆,一脸认真的表情,童虎使命的想了好久后说:“……头发……对!就是头发!小穆穆呀,你听好了,你偷了他的一绺头发后,把它和自己的一绺头发绑在一起,在藏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去,这样沙加就没法再离开你了!”“明白了,谢谢,茄子爷爷~~”

小穆穆高高兴兴的跑走了,可是怎么才能弄到沙加的头发呢?他便招来大家帮忙。“那好办,有我的圣剑在!看我的吧!”修罗首先出马,他大摇大摆的来到处女宫里,看见沙加还是坐在莲花宝座上,一动不动。咦?有人来找我玩了。宝座上的沙加闭着眼,心里暗喜

。希望他不要再给自己吓走了,唉,来圣域已经有一个月了,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好寂寞哦。他们玩得可热闹了,不知道为什么见了我就躲,偏偏又喜欢在远远的地方偷看我,这里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呀,偷窥成癖。是谁教的呢?我看教皇大人应该是个管教很严厉的人呀!

啊欠~~天平宫里,童虎第N次擦了擦鼻涕,“是谁呀,老是不停的念我!昂昂,是不是你呀!”他斜看了看一旁的史昂,“你少自作多情了!”史昂瞪了他一眼,“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哦?那昂昂想不想我年轻时候的样子呀?”“想~~想死了”史昂眼放大心的看着童虎,“切~~我就不变身!谁教你刚才嘴硬!”童虎开始拽了起来。“你~~死茄子!!!我叫你拽!!”史昂开始揪起他长长的尖尖的耳朵,弄得童虎嗷嗷直叫……

与此同时,修罗也浑身带伤的飞出处女宫,兴好众人等在宫外接住了他。“哇~~那个沙加好厉害的!”修罗有气无力的说。“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众人问道。“我进去看到他,先是大笑三声,然后说他的头发好漂亮,不过有点没头型,我举起圣剑说要帮他修修头型,谁知他闪开了我几次进攻,一挥手就把我打出来了,我还没看清楚他的招式呢!”

“我去!”阿布咬了咬玫瑰花枝说,众人汗,“放心,我才不来硬的呢!我来软的!”阿布很自信的回了一个眼色给惊恐的众人,便进了处女宫。

“你是谁?”面对香气扑鼻而来的来人,沙加皱着眉说。“我是未来的双鱼座战士阿布罗迪。我最爱美了,听说沙加是个大美人,特意来看看。”阿布绕着莲花宝座走了起来,从各个不同角度看沙加。心里气得要死,他哪里比我漂亮了,这个角度看没我美,这个角度看比我丑,这个角度也不好看,这个……

绕了N圈之后,沙加和阿布都失去了方向感,“我这是在哪呀!”“你在处女宫,拜托你不要再绕着我转了,我已经晕得不行了!”“我不是想绕着你转的,我是想出去。”“哦,这样子呀,我送你好了。”“谢谢了。”于是阿布飞出了处女宫。“怎样了?”众人关切的问,“什么怎么样?”阿布已经晕得很忘我了。“头发呀!你要到了没有?”“头发?哦,我忘了!”众人汗~~

“有这么难搞定吗?我试试!”米罗冲进处女宫去了。“小米~~”小妙妙喊也喊不及,急得在那直跺脚。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还没见米罗出来,小妙妙实在担心得等不下去了,他就要冲进去,被小艾拉住,“急什么,那家伙还没飞出来呢!等他飞出来后,下一个人去的是我!你不要插我的队!”

“你懂什么!我才不和你争,我可不想看见米罗浑身是伤的出来!到时候给那家伙擦药的辛苦活儿可得我来干。我才不会笨到让这种事眼睁睁的在我眼前发生!”小妙妙好像生气了,吓得小艾松了手。他便飞身进了处女宫。

“小米?小米?”小妙妙慢慢的走在寂静的花地里,小心翼翼的叫着,宫里寂静得怪吓人的,小妙妙的心越发的焦急了。“你是来找这家伙的吧!”小妙妙循声找去,看见米罗趴在沙加的腿上睡得正香。于是气猛的往上蹿,死蝎子,害人家那么担心,居然这么逍遥!

“拜托你,快把这家伙弄走吧,他好重哦,压得我的腿都酸了!”沙加满头大汗道。“小米~~小米~~”“啊~~”米罗被摇醒,看见小妙妙的笑脸,其实此时妙妙心里已经愤怒了。哇,“妙妙~~”小米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你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呀?”

“我……我?哦~~我想起来了。我进来问他处女宫怎么会有那么多花。我想……”米罗脸红红的说:“我想给你也种上~~”“然后呢?” 妙妙十分愤怒了,可是他强压住心里的火。“然后呢?然后他就和我讲怎样种花呀,讲了一大堆深奥的大道理,害得我好困啊~~”“然后呢?”妙妙已经压抑不住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了。“然后我就睡着了。”

“睡得好香的是吗?”小妙妙开始阴起脸问。“嗯!”“他人怎样?”“不错呀!很好呀!好漂亮的。”小妙妙已经出离愤怒了。“哎~~妙妙,你别走呀~~妙妙~~你吃醋啦?你吃醋啦~~”米罗开始追暴走的妙妙去了。沙加汗~~“米罗!!你落了东西了!”可是米罗早就丢了魂,哪里听得见。沙加大汗,只好无奈的任由米罗的蝎子在处女宫里到处乱爬。

“哈哈!你好呀!我叫迪斯!未来的巨蟹座战士。嘿嘿……”沙加汗,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那些平时见了我就躲的家伙们全都跑来处女宫折腾一番?沙加感受到迪斯身上的阴气就知这可不是什么善类。“好漂亮的头发呀。哼哼……”头发?又是头发?汗~~难道自己的头发真那么招摇?怎么每个人都好像对自己的头发由所图谋,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喜欢做人皮收藏,今日觉得光是脸皮太单调了,想弄点头发做装饰。你的头发很不错的,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呀,算作见面礼,怎么样?”汗~~沙加左右为难,他很想搞好在圣域里的人际关系,可是要他答应眼前这个变态的要求似乎太……“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我来拿了?”迪斯一步一步逼近沙加。汗~~大汗~~庐山瀑布汗~~眼看迪斯就要来到跟前,沙加还处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

哇~~突然间,迪斯发出一声惨叫,便没命似的往外跑。远远的听见他狂喊:“米罗~~你怎么养蝎子养到处女宫了?快给我拿解药来~~这个死小子!真是人毒,养的蝎子也毒!哎哟~~痛死我了~~米罗,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你算~~”

“看来还是得我亲自出马了。”眼看众人溃不成军,撒加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处女宫。这次要做的干脆利落!撒加想着,便走进他的异元次空间,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到沙加旁边,取了头发完事。

这会又是什么?汗~~沙加并不是等闲之辈,很快就感觉出有状况。“什么人?”想和他玩空间游戏?好呀!算你找对人了!六道轮回!!沙加也躲进了异次元空间。于是,沙加和撒加在异元次扭曲的空间里玩起了躲猫猫。

众人在宫门外等了好久,就是不见撒加出来。“怎么办?撒加不会有事吧!”阿布担心的说。“我去看看吧。”小穆穆想这是自己要做的事,应该自己完成,怎么能连累大家。于是他亲自上阵了。“撒加?撒加?沙加?沙加?”绕了一圈处女宫,咦?人呢?去哪了?正在纳闷,一不小心,才进了沙加六道轮回的边界,哇~~小穆穆被卷了进去。

“唔哇~~”小穆穆摔在小沙沙身上,一时间两个小家伙感觉怪怪的,心跳得好厉害。由于穆的出现,让撒加感觉出沙加的位置,“我知道你在哪里了,想跑?哼哼,看招!我今天一定会抓到你的!头发拿来!!”

撒加的力量袭来,沙加连忙拉着不明白状况的小穆穆闪到一旁。好险,攻击擦身而过,只是弄掉了点头发。咦?头发?小穆穆像捡到宝贝似的死死的抓住自己和沙加落下来的头发。这个难道也是个头发痴情狂?这里都是些什么人呀~~“好了,事情完成,收队了!”小穆穆又拉又拽的把玩得上瘾的撒加拉出处女宫。

“茄子爷爷,茄子爷爷!我拿到了,我拿到了。”“哦~~”童虎一副I服了U的表情。这些小孩子还真是意志坚强呀,受不了,不愧是在小昂昂的领导之下,茁壮成长起来的新生代。等他们长大了那还得了,看样子,我还是跑去五老峰避难先。

“其实呀,小穆穆,你要想和沙加成为好朋友,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子疯疯癫颠,要学会像沙加那样文静,隐忍……”……从那以后,穆的性格开始发生巨变,具体的原因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就连史昂也很惊讶……

“师父!师父!”贵鬼摇了摇走神的穆,“那是什么?你快说呀!”“那是……那是……那是我小时候许愿用的的宝贝。”“真的???”贵鬼在心里想:其实肯定是和沙加的定情信物吧,看你现在想得那么而入神,还笑得那么欢。

穆的心里想:小时候还真是傻呀,被童虎老师骗得团团转!不如趁这个机会也来像他那样教育一下贵鬼,让他改改那个调皮的性格。于是,穆开始对贵鬼迷着眼笑得很怪异,“贵鬼,你听我说……”完了。穆先生怎么突然间笑得那么阴险,贵鬼开始有不妙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