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做菜节目过去之后,“什么?怎么报上来的表演节目那么少,难道他们真想去相亲啊!这不是为难我么?”妙子看了一眼手中的节目单,嘀咕道。“好啦,下面轮到我们的师父们精彩的舞蹈表演。第一对上场的是撒加和加隆老师,跳的是有舞中皇帝称号的探戈。”

“撒加和加隆!”阿布罗迪晕掉,大艾暴走ing,修罗和迪斯石化ing,“这个混蛋!这个恶魔!这样伤害我哥!”米罗和卡妙拽住发怒的小艾ing,沙加闭目中,穆别过头去,史昂和童虎窃窃私语ing,亚尔迪大口的吃着菜。

“卖报,卖报啊~~《圣域八卦日报》,《圣域八卦日报》!”布拉到处撒着报纸,拉格拿着扬声器叫卖:“圣域秘密地下恋情全披露,超级劲爆的消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风见月擅自离开岗位,口水流流的抱着一叠《圣域八卦日报》,屁癫癫的跟在布拉和拉格身后。趴趴追在最后,兴奋的吼叫着,罗尔曼大汗的追着趴趴。

“什么东西啊?”贵鬼拿起一张报纸看了一眼,几乎当场昏厥,原来报纸抬头便是“圣域八卦日报”六个金字,下有一行小字:“报社社长妙子,副社长布拉,主要撰稿人拉格,技术指导人米罗。”兰斯特用玫瑰挡住眼睛:“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雷克斯则研究起报纸的质地来:“嗯,这种纸张的韧性还不错哦,妙子挺会选的。”紫龙拉上春丽和冰河悄悄溜出混乱的教皇厅,“看来这里是呆不下去了,我们还是跑路的好。”“嗯,我们先回去收拾好东西,到瞬的家里集合。”“就这么说定了!”

“妙子,都这种景象了,你还笑得出来?”开罗大汗的看了看身边奸笑抽搐的妙子。“没事,不要小看撒加老师和加隆老师的魅力哦。”“Music!”妙子响指一甩。加隆架着撒加合着强有力的节奏出场了。

“当,当,当……”音乐的背景节奏强劲有力,撒加倒退一步,加隆跟着逼近三步,一个放倒,定位,撒加身子一斜,头往左微偏,立即利索的往右摆头,海蓝色的头发像旋风般扫了过去,配上忧郁的眼神,教皇厅里立即由混乱回归平静,众人摒住呼吸,看撒加跳女步。加隆拉起撒加,用力一扳,两人同时半转身,头潇洒的甩过去,两人成半开式。前进三步,步伐铿锵有力,伸腿画弧,动作刚劲中不失优雅,退三步,行进360度,加隆和撒加潇洒的旋转,像一道有力的旋风。转罢,急速前进,两人同时摆头,撒加抬腿,绷直脚尖收回,点地,旋转,后倒,加隆接得很漂亮。

掌声如雷,加隆略略一笑,手一扬,转到撒加身边,反弹琵琶的造型,再次引来喝彩声。可是好景不长,跳到一半,撒加的蓝发开始变色,众人紧张起来,不好,看样子要出状况了。“为什么要我跳女步呀,转得头都晕了。换你了!”黑发撒加用小宇宙和加隆说。当时后转的动作做到一半。“好吧。”为了表演完美,加隆先不想计较太多。只见两人牵手分开,抬起一腿,交叉于另一腿后,身体借着这个力道,向后旋转360度,回位。就在那一个眼花缭乱的旋转过后,众人吃惊的发现,现在跳女步的已经是加隆了。“这一招变换太强了!”拥有圣域舞王之称的米罗也不由惊叹道。

嚯嚯,现在是小舞王(自封的,嚯嚯)风见月在向你作现场报道,希望解说得还能看得懂,用到专业术语实在是逼不得已,敬请继续关注黄金卫视频道为你发回的报道。

撒加和加隆跳完一曲后,掌声几乎要把教皇厅的屋顶掀翻了。(汗,原来教皇厅一向是个多灾之地啊。)“表演的第二对是沙加老师和穆先生,跳的是有舞中皇后称号的华尔兹。”妙子满意的看到教皇厅里不再吵闹的众人宣布到,“哇!沙穆耶!”教皇厅外,“紫龙!”“冰河!”“你先说。”“我说我想会去看沙穆跳舞。”“我也是啊。”“那就……”紫龙又拉上春丽和冰河悄悄溜回教皇厅。(汗,这两个无聊人士—__—!!!)

音乐缓缓响起,温柔得像流水般,沙加和穆搭上手,开始随音乐滑起步来。沙加身着白色的长沙袍,随着滑步,轻纱摇曳。穆是一身红艳的藏式风格的长袍,坠满玲珑的首饰,在行步间,叮咚作响。一个典雅的转身,两人开始之字步,像山涧里的泉水,左右摇摆,回旋,静静的,柔柔的流淌在舞池上。

在行云流水的舞动中,云龙步紧接之字步,顷刻间,那两人哪像是在跳舞,身体轻盈的转动着,白纱红绸在转动中幻化成白云彩虹,像光晕般环绕着两人。云龙步一个定位,穆被放倒,紫色的长发像瀑布般垂了下来。沙加将他拉起,一个转身,换手,开始翻花。

所谓翻花,就是两人牵着手,高举,上步旋转,一前一后的互相回旋穿梭着。在华尔兹舞步中,这一花样煞是好看。(汗,偶知道偶这样说还是会有很多人不懂的,表打偶,偶已经尽力了啊~~)跳的人是沙穆的话,那画面就更是美不胜收了。两人像两只纠缠的蝴蝶,抖动着亮丽的翅膀,在柔美的音乐里如痴如怨的飞翔。

突然,穆转了出去,沙加在后面拉住他的手,再看穆文雅的探身出去,手向前舒展,目光深远的看向远方,然后沙加又把穆往回一拉,穆翩然的转回了沙加身边。音乐停了,众人还处于意犹未尽的失神中。“好漂亮的探海动作啊!”史昂说完,推了童虎一下,“到我们了,还不快蜕皮?”“哦。”童虎便跑到后台去了。

“接下来的一对,也是最后一对,有我们的师尊童虎和史昂共舞慢四。”比华尔兹更柔更慢的音乐响起,我们的童虎和史昂便翩翩起舞。童虎一身黑色西装,风度翩翩,史昂则是一件很中性化的白色长风衣,两人黑白相间,好不般配。

慢四的基本舞步和花样与探戈一样,只是在节拍上比探戈来的要慢要柔,不要以为这样就比探戈好跳了。其实要跳好慢四,脚力一定要深厚,不然定位不稳,会颤抖。

我们单从童虎和史昂选这一舞步,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舞功了得。只见他们两人深情款款的滑动着舞步,轻缓的音乐仿佛化作淡淡的月光泼洒在他们身上。史昂徐徐下腰,眼神流泻,温柔似水。童虎将他轻轻捞起,对视,电波流动,然后,牵手分开,童虎扬起一手,史昂旋转三圈后,被童虎抱于腰际,定位,秋波四起……

两人一曲舞跳下来,众人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不愧为师尊,味道很足啊~~就是电波太强了点。”妙子摸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不住的低语道。然后她大声宣布道:“好了,今早开会提到的Patty节目已经完了,现在我宣布一下我定好的相亲名单。亚尔迪老师,迪斯老师,米罗师父,艾欧罗斯老师,卡妙老师,阿布罗迪老师,修罗老师。”被念到名字的黄金们脸色都好不到哪去。“各位老师的脸色不要这么难看嘛~~我还有一个机会给你们哦。”妙子奸笑着拿出两个纸箱。“这两个纸箱中,一个写着众黄金圣斗士的名字,另一个写着各种舞蹈的名称,不想去相亲的人可以来抽签表演,便可免去相亲。”

“真是我的好徒弟,给你师父我留了退路。”米罗笑嘻嘻的望向卡妙,“妙妙~~”“我不去抽签,我要去相亲。”卡妙早料得到米罗的举动,冷冷的白了他一眼。“妙妙你……”米罗再次受大打击,石化ing。

“我来抽签!”亚尔迪涨红着脸说,他走到第一个箱子,闭上眼摸出了一张,“亚尔迪抽到的舞伴是沙加老师。”妙子忍住狂笑念道。众人爆汗,沙加和亚尔迪在一起跳舞的情景也……亚尔迪颤抖的抽完第二个签,妙子拿过签一看,扑哧笑倒在地,一旁的开罗只好待她宣布:“亚尔迪老师和沙加师父一同表演……”开罗颤抖的挤出:“芭蕾舞!”

新老黄金小宇宙爆炸,那是笑爆的,风见月被炸得不省人事ing,天呀,原来开心过头的黄金哥哥们也是很可怕的说。现在是木乃伊风见月在向你继续做现场报道。

“沙沙!”穆爆汗的望着沙加,沙加轻蔑的笑道:“哼,难不倒我的。南无阿弥陀佛。”熟悉的天鹅湖前奏曲响起,沙加皱着眉,轻盈的脚尖和着音乐点地,并按照舞步要求,牵起亚尔迪的手。咚咚咚,亚尔迪笨拙的点起脚尖,教皇厅一震一震的。天哪,牛哥,你哪是在跳舞,你不是在给音乐打鼓点节拍吧!

一旁的观众大都笑得东倒西歪,撒加笑出泪来,“把教皇的位置传给妙子,我真是无怨无悔呀。这丫头才上任第一天,就出现这历史性的一幕,经典呀~~”就连穆也将不悦的情绪抛于九霄云外,抿着嘴笑成一朵花。米罗张口大笑,恨不能将嘴撕开,好笑个痛快。卡妙难得一见的笑得无力的伏在米罗肩上,借以支撑站稳身体。

随着音乐的高潮来临,沙加要和亚尔迪跳越,并在半空摆天鹅展翅高飞姿势。沙加这边倒是没问题,金色的长发飘飞,在半空划出一轮优雅的弧线,四肢舒展,凌空舞动,那个美呀~~而唯美画面的另一半,众人黑线一片—__—!!!亚尔迪粗壮的躯体一腾空,地上便投射出一道巨大的黑影来。再看他半空飞出一象腿,努力的想要作出天鹅的形状。

“看来这只肥鹅的油水够得上圣域用半年的了。”修罗捂着笑的抽痛的肚子道。阿布罗迪笑得教皇厅里玫瑰花瓣四处乱飞,无法发表任何意见ing。迪斯自己也把持不住,笑开了黄泉路,于是无数鬼魂穿梭于玫瑰花瓣间。

一时间,教皇厅里上有玫瑰四散,鬼头窜动,下有沙加和牛哥起舞,场面好不壮观。众小黄金看得目瞪口呆。“妙子呀~~不愧是我们这一代的教皇呀,托你的福,我们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贵鬼身为小黄金中的最大长者,都不禁叹道。“还好,还好她只是让亚尔迪老师跳舞,而不是搞出满天飞牛来,我就谢天谢地了。”拉格点头道。“那有何难,不就满天飞牛吗?用银河星爆便可以做到了啊,我这就去把亚尔迪老师的奶牛轰来,为亚尔迪老师助阵。”

罗尔曼闻言急忙拉住布拉,“布拉哥哥,你还嫌不够乱呀!还想把教皇厅都给拆了吗?那妙子睡哪?回天蝎宫?”布拉望了一眼,笑得绝倒在开罗怀里的妙子,笑道:“不,应该顺便把天蝎宫也给拆了,让我们的教皇大人直接入住处女宫算了。”

终于,音乐在众人笑得快要气绝之时完结。舞蹈最后的定格姿势是亚尔迪叉开两腿,(汗,本来那姿势可以摆得更美的,不过因为是牛哥,我们就不要要求太多了。)沙加作飞天的姿势,被亚尔迪在腰间举起。(沙饭狂呼:哇~~天外飞仙!快换人换人摆Pose啊!!照相机!照相机哪里去了!快上照相机呀~~)

音乐停了半天以后,“还有没有人要抽签的?”妙子在开罗拼命的按人中急救下,终于从笑叉气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揉着抽搐的脸大声问道。在她眼前,教皇厅已经乱得鸡飞狗跳,迪斯在追赶着鬼魂,其余的人也都帮着他捉鬼。妙子黑线ing。

Patty由于迪斯的鬼魂问题,现场一片混乱。现在插播广告:吃饱吃好,腰腹变小,康尔寿。“嚯嚯,相信看过刚才一幕的人,一定会去买的。我真聪明,嚯嚯。”风见月狂笑ing,突然被人踹飞,“还不回到现场?想被圣迷们群殴呀~~”

于是再度重伤的风见月逃回了现场,“现在是黄金卫视频道在为你作妙子生日Patty的独家现场直播。”

教皇厅里虽然满目苍夷,但是总算平静下来了。“我再问一次,还有没有人想要抽签的?”妙子问。“我来。”众人大吃一惊的看了看下一个牺牲者米罗。“妙妙,妙妙,妙妙,一定要是妙妙!妙妙,妙妙……”米罗念念有词的在第一个纸盒里掏了半天,最后掏出一张,展开一看,失望道:“切~~怎么不是妙妙啊~~”“师父抽到的舞伴是穆先生。”妙子也为米罗松了口气,虽然不是卡妙,但好在不是什么恐怖的人物。至于舞蹈嘛,妙子就不用担心了,师父他是什么人,圣域第一舞王呀~~~

米罗在第二个纸箱里随便一掏,念道:“恰恰。”众人再次暴汗,这次不是因为形象问题,而是,谁跳女步的问题。“穆跳女步吧,哼哼,小受。”撒加和加隆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可是穆这么儒雅,怎么跳得出恰恰的女步来。”修罗以讨论的口吻道,“难道叫小米跳?他可是小攻呀!”小艾也参加起讨论。

音乐开始,米罗和穆耳语了几句,两人牵手来到舞池中心,米罗开始随着重金属快节奏扭动了起来。“什么?米罗跳的是女步?”众人眼睛都快爆了出来。米罗妩媚的笑着,扭动着腰肢,海蓝色的卷发也在半空画着圈圈,在他四周仿佛泛起迷醉的泡沫。众人看花了眼,似乎看到的是一位蓝发的少女,曼妙的腰肢扭动着,与音乐融为了一体。

穆被善舞的米罗和疯狂的音乐所感染,动作和眼神做得很快到位了。完美的表演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我终于明白妙子这号人是怎么培育出来的了。”沙加双眼大开,感叹道。只是卡妙铁青着脸,不悦道:“哼,这个喜欢丢人现眼的家伙!”

精彩的表演过后,妙子问:“还有人要抽签吗?”修罗,迪斯,大艾,阿布相互看看都摇摇头。“这么快就不玩了?”妙子失望的小声嘀咕道,但表面上她笑着说,“那我们来进行最后一项,许愿。”“终于要完了。”众人大喘了一口气。

“好,我许愿了!”妙子闭上眼,对着女神像的方向大声道。“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希望世间和平,没有圣争!”好乖呀,人性本善啊。众人刚要微笑,就听见“第二个愿望,能把开罗吃掉,嚯嚯。”开罗大汗,“第三个愿望是看我心中的经典配对沙穆,史童,米妙的共舞。”说完,她转过来,水汪汪的望向卡妙:“妙妙老师,除了米罗师父,就数你最疼我了,今天我有幸看到其他两对的共舞,就差你们这对了。可不可以……”

“好吧,就当是你妙子的生日礼物。”卡妙叹了口气道,“米罗。”他向米罗伸出手,米罗便闪着心心眼向他狂奔过去,“Music!”妙子开心的大叫,于是音乐四起,灯光忽暗忽明起来。

快四的旋律穿梭在旋转的两人。卡妙被米罗搂着翩翩起舞,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不停的旋转着,背景在旋转中模糊不清,只有眼前相对静止的舞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卡妙再也没有办法躲避米罗深情的目光,只好硬生生的望入那片温暖的眼眸里。几乎要忘了是在跳舞,身躯自觉的随着音乐舞动着。一个定格,卡妙腿斜放,米罗将他放低,卡妙再一个偏头,石青色的长发在半空化作一道清冷的彩虹,紧接着掌声四起。

可是沉浸在音乐,舞蹈,爱的交流中的两人那里听得到掌声。米罗合着音乐又将卡妙拉起,一个转身,一手扬起,手中牵着的卡妙旋转开去,石青色的光环转呀转呀,转出去又转回来,米罗潇洒的接住转回来的卡妙,两人再度一同旋转着,深情的对视着,仿佛世界只为爱而转动着。一曲终,两人伫立在原地不动,在轰隆的掌声中,米罗闭目深情的覆上卡妙的唇,良久的忘情深吻。“动作完成得很好,配合默契,最后的结束动作经典动人,我决定,将卡妙老师和师父一同从相亲名单上撤离。”妙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高兴的宣布。

嚯嚯,妙子精彩绝伦的生日Patty终于完了,现在是回家吃泡面当夜宵的风见月在向你发回的报道,要知圣域以后的日子,敬请留意黄金卫视频道给你带来的后续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