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同人)混乱百分百9

米罗的公寓中,“撒加到哪里去了?”卡妙冷冽的眼睛直视着米罗,“不知道啊,到底是哪路人马把他劫走了,真伤脑筋哦~~”米罗装模作样的苦着个脸说,其实他心里笑得正欢呢。“是吗?天下竟有你米罗不知道的事啊,真是少见。”卡妙说着,走进大厅尽头的吧台里,打开一杯上好的葡萄酒,拿了一个高脚玻璃杯,慢慢的倒上。“妙妙,原来你是那么看重我啊!”米罗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笑道。

“是呀,我是你的经纪人,我不看好你看好谁啊?”卡妙笑盈盈的端着酒杯走过来。“啊~~我没听错吧,今天的妙妙好特别哦~~”米罗开始现出飘飘然的神情。特别是卡妙也坐到沙发上,俯身攀上他。“妙妙,不如今晚,我们……”难得妙妙今晚那么主动,一定不能错过吃他豆腐的机会。米罗兴奋的快要忘了自己是谁了。“好呀。”卡妙笑着,喝了一口酒,扳起米罗的下巴,吻了上去,把酒喂了过去。一个深吻之后,米罗感到天昏地暗,模糊中看见卡妙轻蔑的冷笑……

“这是干什么啊?”再度醒来,米罗发现自己被换上了睡衣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手脚被死死的绑着,清晨的阳光洒进来,绑手脚的白绷带显得那么多目刺眼。“你终于醒啦,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卡妙坐在床边的老板椅上,跷着二郎腿,酷酷的望着他。“开始什么?”“逼供。”“啊~~逼供也用不着把我绑得像死猪一样啊,那多没形象啊!妙妙~~”米罗可怜的砸砸嘴。

“你在我面前撒娇是没有用的,我对你可不来电,对你的电眼绝缘。你还是乖乖识相,免得吃苦头。说!是不是你们G3串通好了要破坏定婚计划?现在把撒加藏到哪里了?”“哇~~冤枉啊~~妙妙,我们G3这次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什么都没有想过吗?嗯。”卡妙危险的眯起眼睛。“当然想过干点什么坏事呀,可是会没来得及。撒加就神秘失踪了。”被绑在床上的米罗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眼角的泪花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叫人见了顿生怜惜之心。

“不要给我演戏,我的天王巨星米罗,我分明看到你在心里笑得多么欢畅。”卡妙的话让米罗一震,天,妙妙怎么知道我在心里笑翻了—__—!!!“哼,看来,你还没认识清楚自己的处境,要吃点苦头才行!”卡妙站起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只黑得发亮的皮鞭来,啪的,在地上摔了一鞭。米罗脸色大变,大汗道:“妙妙,你不是吧,学人家玩SM?”

“你说呢?”卡妙转过头,冲米罗一个绝美的微笑。“不要这样子嘛,这样子的妙妙好可怕哦,搞得人家的小心肝怦怦直跳的,好讨厌啦~~我知道妙妙对我最好了,不会舍得打我的哦~~”什么嘛~~要玩SM也应该是我米罗拿着鞭子,妙妙躺在床上啊!米罗一边装乖宝宝的说着,一边在脑海里勾勒出卡妙躺在床上的诱人画面。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的老实交待!”卡妙用鞭子的手把顶起米罗的下巴,俯身凑近他说道,另一只手则拨开米罗的睡衣,露出他那性感的胸膛。“说还是不说?嗯?”卡妙冰冷的说着,用他修长的手指在袒露的胸膛上,轻轻的画着一轮又一轮圈圈来。“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只是妙妙你就是不相信我啊,你想虐就尽管虐吧。”米罗倒是很配合的露出一副迷离的神态。

这小子演戏演多了,做起戏来还真是得心应手啊。卡妙不动声色的起身,啪的一声,就给他来了一鞭。“唉呀,好痛的,妙妙,你还真打啊!好狠心啊~~”米罗胸口上出现了一道红艳的伤痕,而此刻咬牙切齿隐忍痛苦的米罗看上去性感异常。“如果你不乖乖的说实话,我会让你更痛苦的!你信不信?”卡妙满意的嘴角上扬。

“我已经说了实话给你听了,你就是不相信我,那好,我就编一个谎给你。是加隆劫去撒加的!我只是帮他把人弄出去,送上车,他就开车走人了。具体去哪,他也没有告诉我,我真不知道啊!”“加隆一般会去哪里落脚?”“他呀,狡兔有三窟,谁说得清楚。”“那就说你知道的,不要告诉我,你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啊~~”卡妙再度攀上米罗,压在他身上,认真的看着自己一圈圈的缠绕着鞭子。

“这个好像在逼供范围之外吧。”“少废话,还想吃鞭子吗?”卡妙抬眼看了一眼米罗。“呜呜,你虐吧,虐到我残废,我就可以不用常常熬夜拍戏,不用整日练歌,练舞,上通告,开巡回演唱会。反正我赚的钱已经够我吃一辈子的了。”“就知道你嘴硬!”卡妙举起鞭,正要给米罗第二鞭时,只听见咔碴一声,照相机的声音。

“天呀,是狗仔队!”米罗望着窗外惊呼。卡妙也吃了一惊,连忙上去拉了窗帘,再转身跑出去追人了。窗外是米罗家的后花园,应该是不会有外人能进来的呀,所以一向谨慎的卡妙也就忘了拉上窗帘。

后花园里空无一人,卡妙赶到看见一个黑影冲进了另个门。他也跟了过去,看见冰河痴痴的望着大开的大门。“怎么回事?冰冰,刚才有人来过吗?”“嗯,我刚才出去买零食,忘了关门,回来的时候,刚进门,就有一个人影冲了出去。怎么回事呀?是不是贼?”“没事。”卡妙看了一眼冰河手中捧得满满一怀的零食又道:“你以后不准再吃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零食了,这是个坏习惯。”说完,便回去看米罗了。

冰河在卡妙走后,从一堆零食里摸出照相机来。“哼哼,赚大钱就要靠你了。”他亲了一下照相机。“这张照片洗出来,一定会让老板鼻血大流的。”与此同时,卡妙回到了房间,看见米罗躺在床上大笑。要不是被绑着,他一定在床上笑得打滚。“笑什么笑?”卡妙这一回恨不得真的把米罗好好抽一顿。可是要是真把他打了,留痕迹,就会被感觉灵敏的媒体抓到把柄。而且又已经被拍了照,到时候真是跳到黄河头洗不清了。

卡妙思索着,在床边坐下。“妙妙,妙妙~~”米罗被绑得死死的,却仍是不安分的在床上扭来扭去,“继续呀!继续呀!你怎么不玩了?”“你这个变态!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卡妙气得脸色苍白,站起身就要走。“等一下,妙妙,你要是不想玩了的话,就给我松绑呀!”“哼,你好好在床上呆着,今天一天的饭你就别想吃了,先给我乖乖反省一天吧!”“什么?不给我吃饭?呜呜,妙妙,你想谋杀亲夫呀~~”“哼!”卡妙重重的关上了房门。可是米罗那阴魂不散的声音仍可以从门内传来:“妙妙,谋杀亲夫呀~~妙妙,谋杀亲夫……”真是上辈子造的孽啊!卡妙叹了一口气,走了。

(圣斗士同人)混乱百分百10

“失手了?怎么搞的?”哈迪斯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端着水晶杯,斜眼望着我,锐利的目光闪烁着黑夜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我……我……”“知不知道撒加在谁的手里?”哈迪斯的另一只手抚摸着睡神修普诺斯的头,此时的修谱诺斯像一只小猫,慵懒的趴在哈迪斯的腿上,双目迷离的似闭非闭着,妩媚动人。而与睡神形影不离的死神则依在哈迪斯肩上,玩弄着哈迪斯乌黑的秀发。好香艳的场面,我定了定神,吞吞口水,才能回答哈迪斯的问话。“……不知道……”“去找。”“是!”我有点恋恋不舍的走出哈迪斯的书房。

“你是谁?这里什么地方”撒加双目微张,皱着眉,揉着被麻醉药迷过的脑袋,望着眼前陌生的房间,“我就是你的宿敌拉达曼迪斯,加隆,你识相的话,就老实交待自己的罪行吧,我会考虑叫陪审团判你轻一点的。”“哦~~原来是一个疯子。”撒加慢慢从床上坐起身来,不屑的笑道:“什么陪审团,什么判刑?证据呢?是人证还是物证?哼,你自己可是警界三巨头,你最好立即把我送回黄金集团总部,否则我要告你非法拘留。”

“你……我……”拉达曼迪斯没料到撒加竟然会说出这些话,瞪大眼睛支支吾吾了半天,“哼,你这个专门偷窃名画的贼团头子,我这里有好几张你作案时被拍到的光盘!”拉达曼迪斯在床边的柜子里翻了好一阵,突然扬起手中的几张光盘,得意的笑道。“哼哼,哼哼,呵呵,呵呵,哈哈哈……”撒加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你笑什么?”本以为他会泄气,谁知他反而更加神气起来,拉达曼迪斯怒火中烧,揪起撒加逼近他的脸,“你个白痴,那是加隆拍的《怪盗基德》的DVD,好像还是盗版的,你很穷吗?居然买不起正版。”“我……我……”“我看你根本是超级加隆迷,拉达曼迪斯先生,我们可爱警界三巨头同志,请你分清楚现实和虚幻的世界好不好……”

“我……”撒加的话令拉达曼迪斯面红耳赤,呼吸有一点混乱,双目无神,不,那是直勾勾的望着眼前只离了十多厘米的撒加,“……还有就是你根本没分清楚我不是……”撒加话还没说完,就被拉达曼迪斯以吻代缄。“银河星暴——”

“风见月!”我刚走出书房外,就感觉到眼前的景物开始左右摇摆,地震?不会吧,巴黎好像还没有地震啊~~我正在发愣,就听见哈迪斯的声音从门里传来,“什么事?”我踉跄的有推门进去,里面香艳的场面依旧,三人,不,是三神丝毫不受地震影响。“雅典娜的黄金圣斗士里已经有一个觉醒了,我看看,嗯,是那个叫撒加的。”

“表逃!加隆!今天好不容易把你弄到手,我不会让你走掉的!灰暗警告冲击波~~~嗯?这是什么?我怎么会是这种东西的?……”撒加和拉达曼迪斯对峙中……

“太好啦,我们的拉达曼迪斯也觉醒了。我感应到了,撒加在拉达曼迪斯那里。”哈迪斯在剧烈摇晃的沙发上,不紧不慢的品尝着杯中的美酒,睡神似乎已经昏昏欲睡过去了,死神也趴在哈迪斯肩膀上闭目养神,“总裁,那下一步怎么办?”“继续给他们黄金集团制造混乱。我想雅典娜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没有订婚,她也会以此为借口,把婚期推近。我们一定也要加大力度。”“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不就是混乱吗?”我想起手头上正好有超级劲爆的资料,乐滋滋的退了出去。

“拉达曼迪斯!哈迪斯总裁叫你快点回去见他!”正当拉达曼迪斯在巴黎繁华的都市街头对着撒加穷追不舍之时,一辆银灰色的豪华轿车挡在了他的前面。反光的车窗要了下来,拉达曼迪斯瞪大了眼睛,“是你?你怎么过来了?”“哼哼,先我来得早?我要是不早点过来,岂不是错过了看你拉达在巴黎街头追情人的场景?”“哈尼,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的~~”拉达曼迪斯的脸刷的红了。

“哼。还好新闻媒体是操纵在我们幽明集团手里,要不然的话……”车里的人五官几乎都淹没在车子的黑暗里,看得不是很分明,只见他嘴角上扬:“其实我倒是蛮想看的,什么八卦新闻到了负责掌管新闻媒体的秘书风见月那,就会变得超级劲爆。”拉达曼迪斯大汗:“是呀是呀,还好那个八婆是我们这边的人。”(风见月:啊切~~~嗯?有人在说我吗?)“快点上车吧。”拉达曼迪斯乖乖的上了车。

撒加终于摆脱了拉达曼迪斯的追逐,松了口气,“一个疯子!”他招了一辆计程车,关上车门,最后看了一眼那辆银灰色汽车离去的方向,“麻烦到黄金集团总部。在梧桐路321号,谢谢。”车开了之后,撒加打起手机:“喂?老爸,是我,撒加。”“小撒!!!”手机里的声浪让他把手机拿开耳朵半米远。

“在哪里,我们找了你半天了,我这就派人去救你!……”“老爸!你冷静一点!我很好很安全,现在马上会黄金集团总部,之前只是遇到了一个把我当加隆的超级隆隆迷。”说完,撒加没关手机,很帅气的把手机放在了车椅上,自己闭目养神去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必定是他那个变态老爸的一顿罗嗦。

“没事就好。伯父,这件事让我很不安,我要求缩短婚期。”等史昂放下电话,纱织站起身到。坐在她身边的童虎不由打了个冷战。“有必要那么急吗?”纱织回头望了一眼童虎,“爸,人家就是要嘛~~~”童虎汗,“好好,把婚期提前。”童虎和史昂齐声道。(两个人心里都在奇怪,童虎:为什么她说的话,自己总会不可抗拒的答应,到底谁是他爸爸呀?史昂:为什么我会对她言听计从呢?我可是她的Father-in-law啊!!纱织:嚯嚯,那是当然了,等你们觉醒以后就知道为什么了。小撒,嚯嚯,好样的,接下来,就靠你把黄金圣斗士一个个的觉醒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