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只是个稀有但平凡的小姓氏。
其实以我为姓的少男青年和大叔,并非风华绝代,基本上最多好看而已。
其实我只是个容易被武侠言情耽美以及所有喜好风雅古典的文学小攻调戏之姓。
其实这些都并非我的错,谁叫我天生就有那些让人遐想无限的特质,以我为姓,是尔等的福份呀!

然而,某天,我家小妹为耽美文里人物起名烦恼到发飙,我不得不又开始重复以上那些老话来安慰我家小妹。我家小妹还是不爽,我又数起我的身世来。我说:“你不是喜欢风雅古典么,那我可是前秦古姓,你老祖宗是鲁孝公的曾孙,封地为柳,后因那事儿传为佳话,人称柳下惠,后世子孙便以我为姓,于是我就由地名成功的晋升为百家姓中的一姓氏之神。怎么说我都是一贵族古姓,在我门下,你的血统生就是高贵的,你郁闷什么?不就是常被耽美武侠他们调戏吗,无伤大雅,无伤大雅啦……”

话到一半,便听到身旁有人冷笑。回头便看到刘和李在那里抚书嗤笑。刘说:“柳呀,要论血统,我才是大一统天下的皇姓啊!”李也点头:“没错,我也是随后大一统天下的皇姓,尔等贵族古姓都过时了!”我听完只有无奈的仰天一笑:“也对呵!现在中华姓氏里除了少数民族汉化的姓氏外,哪一个追溯上去不是贵族姓氏。中华民族真真不愧为龙的传人呀!”此时又有些姓氏之神踏出书来,走在最前的朱叹到:“我是近代的皇姓。”爱新觉罗忧愁的看了我一会,小声嘀咕:“你已经不错了,我这个最后的皇姓,感觉都快灭绝了。”

我同情的跟着爱新觉罗叹了口气,自语:“也是啊,现在是看人丁兴旺的年头,比血统早过时了,你节哀顺变吧!”话音未落,一直郁闷不语的柳小妹突然爆发,抓起我使命摇晃:“你也知道要人丁兴旺是吧,你还好意思说!我要是穿越了,我就给我那老祖宗怀里把美女换成美男,我看他还下不下惠!”我恶寒:“不要啊,别随便篡改历史啊~~人家好不容易升级为姓氏的说。再说你个死丫头怎么能随便YY自己的始祖呢?”柳小妹恶劣的把我丢到一边,哼了一声:“因为柳家人丁不旺,我就很自然的想到是否是血统的缘故,查了你的老底,发现果然大大的有问题。”

我嘴硬的说:“我、我只是比较矜持了点,哪像有人随随便便没什么节操……”说着,我顺势揪起了刘的衣领,同时把柳小妹一贯的愤怒发泄到刘身上:“特别是你!刘呀,都是因为你没节操呀没节操,子孙一堆,成为大姓没什么错,错就错在你跟我同音,害得每次自报身份时,我都要强调一句,我是柳,柳树的柳!你这个不知廉耻的YD小受!!”说着把刘推到墙角,坏笑:“让我上吧,恨你都是因为太爱你了,搞不好我们也许是兄弟的说。”

“不是也许,是其实就是!”林笑声轻灵的走了出来,双手抱胸,站在刘和我跟前,饶有趣味的看我们的激情表演。我瞧了林美人一眼:“你怎么知道?”林笑容妩媚:“我是你们的堂弟呀,你们也不知道吧!”刘也好奇的看向林:“真的不知道耶。”林无奈:“怎么一个两个都那么无知?!”李笑道:“林呀,其实都是你懂得太多了,这都是爱上董的副作用么?”林甜蜜一笑:“喜欢董没什么不好呀,董家门下尽尤物哦!”刘不悦:“切,说得夸张点了吧,不就是那一个而已,也就是那个贱人,害我丧失皇姓的尊贵!”林笑:“一个也就够了,能让刘失天下也值得啊!哈哈哈哈。”

李对着刘和我正色道:“不管怎么说,我是你们的宗家家长,在外人面前记得要恭敬些。”刘和我异口同声:“宗家?!凭什么呀!”林翻开字典:“看这个,Li、Liu、Lin。懂了吗?现在家族谱都是以字母排长幼的,因为L后只能跟i组成姓氏,所以Li就是我们L家的宗家家长。”刘窃喜:“这样的话,我就是柳的哥哥?我是二声,他是三声!怪不得我什么方面都能压制住他。”我不悦的瞪了刘一眼,继续压他:“现在流行年下攻,你少在那里得意!”

“你也少在那里给我得意!”柳小妹把我拽到了一边,开训:“刘很出名啊,你又有哪些呢?不就是有一个叫柳州别名龙城的中等城市,有一个始祖叫柳下惠,有一个名人叫柳宗元,至于那个叫柳永的,本不姓柳,犯了事后改的姓,就当他是个入门的名徒好了,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我被点中要害,无力反驳:“我、我、我至少是个攻嘛~~”

柳小妹冷笑:“那可不一定!在耽美小说里,凡以你为姓名的,的确都是能人异士,的确都是风华绝代,不过有攻有受,似乎受多攻少。谁叫你丫的是柳呀!柳树的柳,怎么说都很受!郁闷!!”柳小妹说到气头上,再度把我拍飞。我只好求饶:“如果不是因为有我这个姓撑着,你那女孩子用到俗烂的单名,怎么能使你现在的名字看起来如此诗情画意,引人遐想啊~~”

谁知我的话,反而挑起了柳小妹的更甚怨念,“谁不对自己的姓名里带有的字极端敏感啊!你说得没错,我那单名实在很俗烂,但是配上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要多琼瑶就有多琼瑶!即使告诉别人,听着也像个假名。”受够了她多年的怨念的我今天也豁出去了,我说:“既然那么讨厌自己的名字,就去改名嘛,谁叫你孝顺呀,不舍得改父母取的名字。”柳小妹更怒:“我最想改的是姓呀是姓呀!都是因为你的存在,害我写耽美文时都不能用柳来命名笔下的美人。这也就算了,偏偏你丫的YD,没事跟杨玩什么暧昧!”

我一愣:“杨?我跟杨怎么了?我们清清白白啊!你、你们同人女别想太多!”柳小妹痛诉不停,声色俱下:“杨柳杨柳,有杨必有柳。我小学时就因此而被迫害过了,谁叫我倒霉,同桌是个姓杨的调皮捣蛋成绩差的小屁孩!更惨的是那时在放刘德华版的《神雕》,小龙女在绝情山庄自称什么不好,偏自称柳妹,想杨过也不是这样想的呀!这下好了,本来花名就叫柳妹的我便没有出头之日了。一跟同桌打架的时候,全班人都兴致勃勃的围观所谓的小龙女打杨过!”

我听得走神中:“……那个杨似乎也是小姓呀,不知道他身世如何……”柳小妹闻言,便把我摇回神:“不管怎么样,见到杨你要退避三分,不然你只有做受的份。要怪,你就怪金大人去吧!你要是敢给我做受,我饶不了你!”

“做受有什么不好的,为何要躲我?”羊走了出来,诱惑的瞟了我一眼,笑道:“我可是怜香惜玉之人哦!”柳小妹没好气的答:“我们说的不是你。”“哈哈哈,我就说嘛,我才是稀有的姓,他们说的是我啦!”阳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柳小妹突然醒悟:“哦,对哦!你们是三胞胎哦!我们说的是木易杨啦!”羊和阳惊:“竟是那小子!他可不是什么小姓!”

我指着阳说:“我貌似没在百家姓里见过你?你应该是欧阳吧!”刘思索状:“难道近来欧阳分手了?”柳小妹:“我见过姓阳的人哦!现在大概都把复姓拆成单姓来姓了,这个阳真的有可能是欧阳拆成的。欧也是一个姓啊,我也见过姓欧的人。”我便恍然大悟指着阳道:“那么说你是被人遗弃的受了?”阳忿然:“你才是小受一只!”然后他开始追逐我想要推倒我。

李头痛的说:“喂,你们,不要动不动就玩推倒游戏,满屋子乱爬,看得人很眼花啊!”我和阳玩得正欢,齐声道:“谁理你啊!你当你是总攻啊!少在那里命令人!”一旁久未吭声的朱和爱新觉罗对看了一眼,朱说:“说起总攻,应该就是……”爱新觉罗:“轩辕?”

这边正在沉默的思考着,那边在玩得山崩地裂,于是便把传说中的总攻引来了。“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闹?”轩辕气宇轩昂的跨书而出,不怒而威。他含笑的扫了一眼僵化的众人:“百家姓乃清静之地!后宫嫔妃不得胡闹,要好好相处才是。”众人默,几份痴迷的盯着轩辕的容姿发呆。

然而世界上最强的生物不是总攻,而是同人女。柳小妹愤怒的把所有的姓氏之神扫进百家姓里,猛然合上书,“靠!哪里来的轩辕姓氏!现实中真有姓轩辕的人给我站出来!起个名竟然这么烦恼,我去XQ上发泄去!”被封印在书里的我只能勉强传出微弱的呼喊声:“不要啊~~别让她们YY起姓氏的CP啊~~死也要吼一声我是攻啊~~柳某是攻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