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織翔:怨憎會,愛別離,眾生所苦。女戎,妳不悟嗎?
nvrongyouhuofohuang01

愛禍女戎:愛欲人心之本,背心即為背佛。
nvrongyouhuofohuang02

愛禍女戎:你忘了昔年你動心瞬間的悸動嗎?吾不怨你背信,亦不怨你負心。
nvrongyouhuofohuang03

愛禍女戎:巫山大道,縱情一夕歡愉
nvrongyouhuofohuang04

愛禍女戎:足矣……足矣……
nvrongyouhuofohuang05

玉織翔:便因一念差錯,致令修行功殆。女戎,妳真心愛吾,怎不效佛妻耶輸陀羅,隨吾共入佛理,得那喜樂安祥?
愛禍女戎:我願隨你,我願隨你,你要渡吾,吾便隨你。
nvrongyouhuofohuang06

愛禍女戎:吾為毗那夜迦,你為觀世音。
nvrongyouhuofohuang07

愛禍女戎:肉身是虛妄,歡娛是痴迷。
nvrongyouhuofohuang08

愛禍女戎:來,愛夫,進入吾,聆聽吾懷中的熾烈。
nvrongyouhuofohuang09

愛禍女戎:吾便隨你往至極樂,吾便帶你進入極樂。
nvrongyouhuofohuang10

愛禍女戎心語(昨夜的異氣翻湧,是羅喉的力量再出了)
玉織翔心語(羅喉復生,自是天蚩與女戎合作,那四境危矣,天地災殃也。吾必須在此先有動作。)
愛禍女戎:佛皇你的心亂了。
nvrongyouhuofohuang11

玉織翔:吾心更加堅定矣 。
愛禍女戎:你怎忍心讓吾苦待?玉織翔,你內心可有慾望?你有!慾望是天道,若天要人寂寞,便不會分出陰陽。來,放縱你的慾望,這是通往大道的路。
玉織翔:佛由人修,有心成佛,人人可成。一旦任性水流,人便順江沉淪河底,無可翻身。
nvrongyouhuofohuang12

愛禍女戎:救世非是慾望嗎?成佛非是慾望嗎?你執著了,你執著於佛,如此哪能成佛?
玉織翔:吾執著於佛……
佛皇主動摸上去了Orz
nvrongyouhuofohuang13

佛之業、愛之禍
本如心如止水,波瀾不興,一聲執著,念頭頓亂
nvrongyouhuofohuang14

玉織翔:吾……吾執著於佛。
愛禍女戎:如有執,不得解脫。你修行艱苦,一念痴迷,執在你心,要放下、要放下啊……
nvrongyouhuofohuang15

內傷未復,定力大損,佛皇腦中渾沌,心神一亂
玉織翔:要如何放下?
愛禍女戎:放下佛、放下執著,忘了佛!忘了執著!
nvrongyouhuofohuang16

愛禍女戎:回歸於原始的呼喊。佛皇,大好春光
nvrongyouhuofohuang17

愛禍女戎:與愛禍一同銷魂,與女戎一同撒野吧!好嗎?好嗎?啊……啊……
nvrongyouhuofohuang18

春光無限,一如繽紛落英包圍,花親肌親,遐想盈盈
玉織翔:吾不成佛;汝不為魔。
nvrongyouhuofohuang19

玉織翔:女戎,吾願愛你。
夠了Orz…佛皇還環女戎的腰
nvrongyouhuofohuang20

玉織翔:吾願愛你,你願愛吾嗎?
nvrongyouhuofohuang21

愛禍女戎:吾當愛君,一如君愛。
玉織翔:愛君如吾,願因愛君而入魔道。女戎,你願如廝愛吾嗎?
nvrongyouhuofohuang22

愛禍女戎:你願隨吾入魔道,正如吾願隨你入佛途。
nvrongyouhuofohuang23

語停,落花不沾身,盡作漫天火塵
nvrongyouhuofohuang24

春夢醒了
愛禍女戎:啊……你!
玉織翔:妳敗了!
nvrongyouhuofohuang25

被白摸的女戎淒慘哀叫
nvrongyouhuofohuang26

纯文字版口白

佛皇(被摸):怨憎会,爱别离,众生所苦,女戎,你不悟吗?

爱祸:爱欲人心之本,背心即为背佛,你忘了昔年你动心瞬间的悸动吗?(摸啊摸)吾不怨你背信,亦不怨你负心(用胸在佛皇背上蹭),巫山大道,纵情一夕欢愉,足矣,足矣。(对着佛皇吹气)

佛皇:便因一念差错,致令修行功殆,女戎,你真心爱吾,怎不效佛妻耶输陀罗,随吾共入佛理,得那喜乐安详?

爱祸(俯身蹭下去):吾愿随你,吾愿随你~~~你要渡吾,吾便随你。(摸啊摸)吾为毗那夜迦,你为观世音,肉身是虚妄,欢愉是痴迷(将胸抬到佛皇眼前),来,爱夫,进入吾。聆听吾怀中的炽烈,吾便随你往至极乐,吾便带你进入极乐。(360°旋转磨蹭)

挑逗的言语,声声入心,邪功佛法,在对谈中僵持。心念一动,便入魔道。

———————————————————

爱祸(继续摸):昨夜的异气翻涌,是罗喉的力量再出了。

佛皇:罗喉复生,自是天蚩与女戎合作,那四境危矣,天地灾殃也。吾必须在此先有动作。

爱祸(摸啊摸):佛皇,你的心乱了。

佛皇:吾心更加坚定矣。

爱祸:你怎忍心让吾苦待?玉织翔——你内心可有欲望?(蹭啊蹭)你有。欲望是天道,若天要人寂寞,便不会分出阴阳。来——放纵你的欲望。(倒进佛皇怀抱)这是通往大道的路。(摸啊摸)

佛皇:佛由人修,有心成佛,人人可成,一旦任性水流,人便顺江沉沦河底,无可翻身。

爱祸:救世非是欲望吗?成佛非是欲望吗?你执着了。你执着于佛,如此哪能成佛?(摸啊摸)

佛皇:吾执着于佛。(手盖上爱祸的胸了!!)

佛之业,爱之祸(佛皇左手在揉爱祸的胸口胡,右手则与爱祸之手十指交缠),本来心如止水,波澜不兴,一声执着,念头顿乱。

佛皇:吾、吾执着于佛。
———————————————————

爱祸:如有执,不得解脱,你修行艰苦,一念痴迷,执在你心,要放下,要放下啊。(蹭啊蹭)

内伤未复,定力大损,佛皇脑中混沌(低头要亲下去了。。。),心神已乱。

佛皇:要如何放下?(吻爱祸的手)

爱祸:放下佛,放下执着,忘了佛,忘了执着,回归于原始的呼喊。佛皇,大好春光(拉住佛皇之手朝己身探去。。。),何必偏入空门世界?与爱祸一同销魂,与女戎一同撒野吧。好吗?好吗?(两人身影继续磨蹭,佛皇主动。。。)啊~~~~~~啊~~~~~~~~(呻吟ing。。。佛皇你到底在摸哪里啊。。。)

春光无限,一如缤纷落英包围,花亲肌亲,遐想盈盈。

佛皇:吾不成佛,汝不为魔,女戎,吾愿爱你。(双手紧扣爱祸之腰,爱祸胸口贴上佛皇,两人磨蹭中。。。)吾愿爱你,你愿爱吾吗?

爱祸:吾当爱君,一如君爱。

佛皇:爱君如吾,愿因爱君而入魔道,女戎,你愿如斯爱吾吗?

爱祸(唇齿交缠。。。):你愿随吾入魔道,正如吾愿随你入佛途。

语停,落花不沾身,尽作漫天火尘。

爱祸:啊!你——(被pia开)

佛皇:你败了。

爱祸(仰天长啸):啊~~~~~~~~~~

魔高一尺,佛高一丈,眼见论道失利,女戎骤然仰天一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