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分手

 

浴室里,杏花君紧紧搂抱着默苍离坐在地上。他的下巴轻轻抵在对方的颈窝上,抚背的手轻轻拍着,像是在抚平彼此心头的情绪波澜。默苍离的身体抱起来好似柔软无骨一般,让杏花君难免生出提心吊胆的惶恐,生怕搂得紧了会生疼,又生怕抱得松了会消失。

时间在流经静谧空间里相拥的两人时,仿佛都产生了异常流速,从前一刻钟之间跃迁到下一刻钟。家政智能按照默认程序,进来清洁了那场欢好最后的痕迹,在浴室又变得纤尘不染时,再度退了出去。而杏花君对此却浑然未知,全身心地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仿佛他与默苍离是处在另一维度的时空中,并不是在自己熟悉的家里。

好像……真的爱上他了。如果这就是传说中心动的感觉……

足足一个多钟头过去了,杏花君才从那如梦似幻的精神体验中回归现实世界。难怪人类自古以来都在追求爱情,歌颂赞美爱情。坠入爱河的感觉,真如入天堂一般美妙,那种祥和甜蜜温馨的感受,很难用已有的人类语言将其欢愉程度精准描述。性爱的快感虽然同样极致,但过于短暂迅猛,不如恋爱来得平缓温和又深邃绵长,将每一分每一秒都浸泡在蜜水之中,让整个生命都充满生机。

感慨完之后,杏花君又不免情绪低落起来,在默苍离没有完全觉醒自主意识之前,他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以面对这个心上人。虽然一开始就有意识地抵抗,但杏花君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忍不住爱默苍离的心,也忍不住对他的欲求。生物本能就像类人智能的主程序一样,控制着他,让他情不自禁,让他反抗起来无比艰苦困难。

越爱他,就越希望得到他的回报,也就越在意他所有的反应是出于被动设定还是出于主动自发。

杏花君叹了口气,打破浴室里的寂静,喃喃说道:“苍离,我想我们现在还不适合做情人。”

他怀中的默苍离没有反应,却悄然睁开了眼。

“我们还是不做什么情人吧。我们做好朋友。对,我跟你是好朋友。”杏花君情绪复杂地松开环抱,轻轻将默苍离从怀里推开,直视着那双晶亮的眼睛,喃喃地说。

解除做情人的指令,这样默苍离就不会放任他过分的亲昵举动了吧?如果说第一次是温皇和竞日推坑的,那么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是他自己克制不住玩出的火,无法再推卸责任。他再也不是无辜的,而是货真价实的禽兽。

“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是……”杏花君觉得胸口堵得慌,他迟疑地回答了那句语气冷漠的问话。

“我们现在是好朋友?”

“是。”

“那预订的情侣约会套餐需要改成单人旅游项目吗?”

“不用。”

默苍离得到答复后站起身来,往浴室外走去。怅然若失的杏花君紧跟了出去,虽说要分手的是他,但讽刺的是这一刻他更像被情人甩了的失恋者。他看见默苍离进到客厅后,一手从茶几上拿起铜镜,一手抓起琉璃珠串状的接口伸到后腰插好,然后走到落地窗前,一动不动扫描起外面的世界。

默苍离进浴室时竟然没有拿着铜镜!他可是从来镜不离手的!当然,通常也没有什么情况需要他放下铜镜,只是主动放下的情况更加……

杏花君震惊地回忆了一遍自己下车以后的事情,心里很不是滋味。接下来,他借由日常的忙碌来冲淡这种陌生的心境。

 

等晚上睡觉时,杏花君如往常一样,先给默苍离掖好被角,柔声说了一句:“苍离,休眠吧。”

侧躺着的默苍离也如往常一样,在闭眼前回了一句:“杏花,晚安。”

然后杏花君如往常一样紧挨着默苍离躺下,从背后搂着他入睡。但是这一次,他突然被对方推开了。

“嗯?苍离你怎么还没进入休眠?”

“你会这样抱着温皇吗?”默苍离转过身来,一双眼眸在黑暗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当然不会,我没事抱他做什么?!”杏花君还未反应过来。

“你也不会这样抱着竞日,对吗?”

“对啊。”

“那你这样抱着我做什么?我也是你的好朋友,不是你的情人。”在杏花君开始明白状况的同时,默苍离淡淡地说出了让他很心塞的话来。

“我……”他一时答不上话来,悻悻地躺远了一些,“抱歉,我刚才只是习惯,没注意。”

两人面对面躺着,无言对视了好一阵后,杏花君才有些自嘲地开口问:“你怎么还不休眠?总不会是判定我猥亵你可能性过高,而无法进入休眠吧。”

“情况有异常,休眠操作延迟。”

“有什么异常?”

“休眠环境有异常,正在重新构建常态。”

杏花君笑起来:“翻译成人话就是,没有我抱着睡,你也不习惯吧。”

“是。”

“其实做点条件修改,继续让我抱着睡也可以的。”

“最佳修改方案是继续做情人。”

杏花君当然也想继续跟默苍离做情人,但是就怕欢喜到头一场空,他已经被打击过不止一次了,感情越深,受伤就越重,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于是他不再说话,转身背对默苍离睡了。默苍离又静静看着他的后背看了许久,才闭上眼进入休眠。又过了片刻,失眠的杏花君悄悄翻转过身来,看了一阵昏暗中默苍离朦朦胧胧的睡颜,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才闭上眼去试图入睡。他忘了,天眼具有透视扫描功能,默苍离不睁眼也能扫描一切。他更不知道,处在休眠中的默苍离依旧保持了对他的扫描探测,能清楚地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以及是否处于睡眠状态。

 

竞日的寝殿里,电脑光屏上的数据显示已经恢复正常,然而温皇依旧站在光屏前出神地看着。女暴君早就告辞离去了。竞日也不急着打扰温皇,忙起自己的事,当对方不存在一般。

“还不够。还需要更多的刺激,需要更多的情绪。”温皇突然摇起扇子,转身对竞日说话了。

“小王早已安排好了。”竞日对温皇没头没脑的话理解得很快,他正在琢磨一盘残局,眼都没抬地回道,“你今晚似乎大有所获。”

“嗯,已经有了初步的数学描述概念。不过,还需要更多数据来分析推导验证。”

“哈,就看杏花君的了,希望这次13天的约会行程,能带给我们一点惊喜。”

 

次日,杏花君在一种轻柔的触摸中醒来,在他还意识模糊时,他感到脸上有微凉柔嫰的东西在轻缓滑动,顺着他的眉眼、鼻梁、脸颊、下巴……好像落叶覆面一般,有些痒。等他睁开眼睛时,那种轻抚的感觉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捉摸不到那是朦胧的错觉,还是……

“杏花,起床了。”杏花君睁着惺忪睡眼,定定看着眼前的默苍离。他竟然已经自动退出休眠程序了。该不会他又“梦游”了吧?

在杏花君皱起的眉头越来越深之前,默苍离解答了他的疑问:“预订前往XH520号荒星的星际飞船将在2小时28分34秒后起航。你在出门前最多有1小时15分49秒的时间准备。”

哦,难怪默苍离会自动脱离休眠状态。杏花君这才想起今天将开始行程13天的太空约会,算起来这还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跟情人出门约会,如果他们能算情人的话……话说刚才睡醒之前那种触感似乎是默苍离在摸他,又似乎是清醒之前让人记不清的凌乱梦境。如果真是如此,那又是什么操作?其实默苍离还是产生了一些情感的吧,温皇那个懒人绝对不会设这么细致又没有实际意义的程序设定……

杏花君怀着纷杂的思绪,起床洗簌穿衣,等他坐到餐桌上开始吃家政智能做好的早餐时,发现默苍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捧着铜镜,面无表情地低头看。铜镜上除了他模糊泛黄的映像外什么也没有,然而他偶尔会用手指在镜面上点点划划,就像在电脑光屏上作着操作一般。

这怎么看都像一个普通人类,如果他在铜镜上展开一个电脑光屏,看上去就更完美真实了。

客厅与餐厅是相连的两个房间,并没有门阻隔视线,杏花君就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客厅里的情景,一边吃完早餐。

“你是在看着我下饭吗?”等杏花君用完早餐,走到默苍离跟前时,后者头也不抬,语气冷淡地问。

“我很好奇你在做什么。”杏花君感到一丝说不出的异样感,可是他又说不上那句问话有问题。也许是这种貌似在客观陈述事情却又暗含深意的说话方式是温皇常用的,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但一想到默苍离的思维回路与温皇相类似,又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在完成实验任务。”不等杏花君再细问,默苍离站起身来,准备跟他出门,“这次旅行可以自带三台以内的智能随行。杏花,我们还需要带上其他智能吗?”

“当然不……”杏花君看着眼前当代最强大的类人智能很自然地想说不必,随即意识到默苍离不能实际精密操作,就话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下意识地转头望了一眼家政智能,转念又想他是去约会,又不是去做实验,也用不上什么精密操作。反正在荒星上除了吃饭睡觉看星星外也没什么事可做,或许运气好点还能像其他情侣一样,跟默苍离说说情话?

想着,他便笑起来说,“当然不必。哪有跟类人智能约会还带别的智能当电灯泡的?”于是默苍离在转身往门口走去时,嘴角微不可察地快速扬了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