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龙狼传11集
[10:56]
(祭司处)
(赤羽进屋行礼)
赤羽信之介:属下参见祭司,属下
桐山守:是为了黑白郎君之事?
赤羽信之介:属下正是为了黑白郎君之事前来请教祭司大人
桐山守:就目前来说,你了解多少?
赤羽信之介:禀祭司,就目前属下所了解的,为黑白郎君,皆是出现在天狗食月之夜,而出现的所在,刚好是我们西剑流与中原余孽对战之处
桐山守:哦~
赤羽信之介:黑白郎君总是又突然的消失,令人琢磨不定
桐山守:哈哈哈哈
赤羽信之介:请祭司指点
桐山守:你能发现这两个相同之处,实不容易
赤羽信之介:多谢祭司
桐山守:黑白郎君出现之时,非但是天狗食月之夜,也正是我们邪阴结界最弱的时候。而黑白郎君出现之地,也正是溘钨斯聚集最强大的地方
赤羽信之介:原来如此,但为何黑白郎君总会选择结界最弱的时候出现呢?
桐山守:不必多问
赤羽信之介:是
桐山守:此次,由谁对上黑白郎君
赤羽信之介:禀祭司,乃是景门队长千鸟胜
桐山守:是否存活
赤羽信之介:虽然千鸟胜身有负伤,但并无性命之忧
桐山守:哈哈哈。真是不简单,那他是否有什么感想
赤羽信之介:根据千鸟胜的描述,黑白郎君身上的溘钨斯不但十分的赫人,而且,他还有一步怪异的招式,能完全吸收对方的溘钨斯之后转换成为自己的力量使用
桐山守:哈哈哈哈,趣味,真是趣味
赤羽信之介:对于黑白郎君,祭司可有想法
桐山守:捉拿
赤羽信之介:如何捉拿
桐山守:在观天象之后,吾算出,十天后有一次的天狗食月,此次食月的时间,也会比一般来的久,我要你在此天狗食月之时,集齐五门队长,同时运出溘钨斯,引出黑白郎君之后,再捉之
赤羽信之介:这。。
桐山守:困难吗
赤羽信之介:就目前所知的情报看来,属下确实没必胜的把握
桐山守:哦
赤羽信之介:如果黑白郎君他的武功真能吸收他人的溘钨斯之后转为自己使用,那,恐怕无人挡的住他
桐山守:挡不了吗?哈哈哈哈

[21:47]
【神唤大殿】
忍着:属下拜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有事吗?
忍着:属下接到本部通报,死门队长,已经由惊门以及开门两位队长押解来中原的路上了
赤羽信之介:可知是何时启程
忍着:上月十五
赤羽信之介:嗯,传令下去
忍着:是
赤羽信之介:全面进入警备状态,准备随时欢迎三门队长的到来
忍着:是(离开)
赤羽信之介:看来八门炼化,终于要进入最后的阶段了
(伸手聚集溘钨斯化出戒灵鞭)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
———————–回忆分割线—————
赤羽信之介:【真田勇次郎】对于此次任务的失败,你可有理由
真田勇次郎:回军师,任务失败就是失败,我(下定决心)无话可说
赤羽信之介:哦,即使你必须受戒灵鞭之刑,也无怨言吗
真田勇次郎:是
赤羽信之介:真好,那本师
(青木诚捂着伤口走进来)
青木诚:啊,请军师手下留情
赤羽信之介:来者何人
青木诚:死门暗部组员【青木诚】
真田勇次郎:(轻声)诚,你来做什么
青木诚:禀军师,此次任务的失败,全是因为属下一时的大意受伤,而勇次郎,他们是为了救我,才会让此次暗杀的任务失败,所以,要罚,也应该由我来负全责
真田勇次郎:诚,你在说什么,你只是组员,当时要继续执行暗杀任务或者先救你,全是由我这个组长所决定,这个责任,当然是由我承担
赤羽信之介:住口,你们两人,是将此地当做是哪里啰
真田勇次郎:啊【对不起】
赤羽信之介:依本师看来,你们个个都有罪,谁也都逃不了,吾交代你们之任务,乃是暗杀东剑道一期组长,但你们非但没完成任务,而且还因此惊动对方,导致其他一连串刺杀任务失败,你们想,你们能脱罪吗,吾现在,就判你们死门暗部,真田勇次郎等五人,皆受戒灵鞭,三鞭之极刑
(真田惊讶抬头)
赤羽信之介:你们还想辩解吗
真田勇次郎:属下无法辩解,属下只求军师,法外开恩,绕青木诚一命
青木诚:勇次郎
真田勇次郎:诚才成亲不久,又是家中的独子,望军师开恩,我真田勇次郎,愿替诚受戒灵鞭之刑
青木诚:禀军师,勇次郎他儿子才刚出生没多久,不能没勇次郎的照顾,我青木诚愿替勇次郎受戒灵鞭之刑
赤羽信之介:大胆,西剑流的规矩,可是你们说改就改吗
(柳生进屋)
柳生鬼哭:那如果是由吾开嘴呢
赤羽信之介:(走下柳生前面鞠躬)参见【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军师,如果是由吾开嘴,吾愿替吾之部下,受戒灵鞭之刑呢
赤羽信之介:这。。
真田勇次郎:队长,这万万不可啊
青木诚:是啊,队长
柳生鬼哭:你们两人住口(两人低下头)军师,你的回答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这又是何必呢,属下犯错,受罪是应该,根本就不需要柳生大人,替他们受刑啊
柳生鬼哭:在我之眼中,不管是谁,都是吾死门不可或缺的一员,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家人,所以作为家长的我,当然有替他们受刑的责任
真田勇次郎:队长
赤羽信之介: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呢?
柳生鬼哭,那吾,会尽全力救出他们,并维护他们所有人的安全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真田勇次郎:是啊。我与诚死不要紧,但怎能拖累队长
青木诚:是啊,队长
柳生鬼哭:(扶起两人)你们可知,当你们加入吾死门之时,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性命共同体了,所以,我又怎能弃你们于不顾呢
真田勇次郎:啊队长
青木诚:队长啊(两人止不住的哭)
柳生鬼哭:(拍拍两人肩膀,转过头看赤羽)军师,吾再问你一次,你的回答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执意要如此吗?(柳生点头)虽然柳生大人是不死之身,但吾也无法肯定,您是否能撑得住十五鞭的戒灵鞭
真田勇次郎:是啊,队长,戒灵鞭可是三鞭夺命啊。你千万不可替我们受罪啊
青木诚:是啊,要是队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与勇次郎就算死,也不会安心的
柳生鬼哭:好咯,我心意已定,你们都不要再说了,军师,如今就交由你决定,是吾替他们受罚,或者,让吾为他们开杀
赤羽信之介:啊,好吧,那我现在,就判柳生大人,受戒灵鞭十五鞭之刑
柳生鬼哭:多谢军师
赤羽信之介:准备受刑吧(化出戒灵鞭)你们两人好好看着,柳生大人是如何替你们赎罪的,柳生大人,得罪了
(柳生闭上眼睛)
—————————–回忆回来的分割线——————-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你与祭司大人乃是一同长大之友,也同样,身为我们西剑流之中传奇人物,但您,却不曾追求地位与权力,百年来,一直都以死门队长为职,守护者我们西剑流,确实,让吾十分的佩服,而当年你替部下所受的十五鞭戒灵鞭,每一鞭,皆是我痛苦的回忆,但是这样的你,却不知身犯何法,让祭司大人,将您囚禁在天牢之中,不见天日,直到现在,祭司为了八门的炼化,才又将您自天牢中押出,不知您的身体,是否撑得住如此的折磨,现在,只希望押解柳生大人来中原一事,能顺利,不再发生任何变故啰
(朱雀扇后负进屋)

[47]
(真田隆三挑衅霜,两人运出溘钨斯决斗之时赤羽出现在他们中间拦住了他们)
雨音霜:军师
真田隆三: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你们两人,是在做什么
真田隆三:禀军师,只是一场小小的误会,并没什么
赤羽信之介:霜,你说呢
雨音霜:禀军师,只是一场误会,并没什么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呵,希望事情真如你们两人所言,只是一场误会
真田隆三:是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死门队长即将到达中原分布啰
雨音霜:柳生大人
真田隆三:柳生大人
雨音霜:难道柳生大人已经被祭司大人释放了
赤羽信之介:【非也】
真田隆三:那?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现在乃是由惊门与开门两位队长押解前来
真田隆三:为何在此时,将柳生大人押解来此呢
雨音霜: 祭司已经要准备将灵体进行最后的炼化吧
赤羽信之介:【没错】所以在这重要的关键时刻,我不希望节外生枝发现任何意外(上挑的凌厉眼神瞥向真田隆三)这样你们了解吗
雨音霜:【知道了】
赤羽信之介:做好自己本分【退下吧】
真田隆三:是
雨音霜:是
(赤羽消失在火焰之中)

黑白龙狼传12集
【神唤大殿】
丑孔明: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雷伤,神蛊峰查探的如何
丑孔明:云十方未死,人确实在神蛊峰
赤羽信之介:喔~那本师问你,云十方毒发的状况呢
丑孔明:应该是奄奄一息
赤羽信之介:你用了应该
丑孔明:这。。因为神蛊温皇表明要与西剑流为敌,解救云十方
赤羽信之介:中吾西剑流剧毒,时至今日,也成废人了,神蛊温皇有能力救吗
丑孔明:这我也怀疑,但其口气,自信满满,更可说是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有能力解毒啊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神蛊温皇的形貌特征
丑孔明:(心声:这赤羽必是暗中怀疑我,若依其声音与谈吐辨别者)回军师,此人乃是儒士
赤羽信之介:观其实力与你比之呢
丑孔明:哈哈哈,他岂是我的对手啊
赤羽信之介:既然不是你的对手,那为何,你未动手杀之
丑孔明:这。。
赤羽信之介:你真正见到神蛊温皇与云十方了吗?雷伤
(话语落,朱扇收,邪鞭出,捆住丑孔明)
丑孔明:啊。。呃。。
赤羽信之介:讲实话
丑孔明:啊,神蛊峰第二关卡无边崖,崖阔百丈之遥,在我欲以凌空之术过关之时,谷底冲出瘴毒阻扰我的去路,便与神蛊温皇隔空喊话
赤羽信之介:哼(收鞭)既然你连面都未见到,你的回答岂不是有意蒙骗,任务未完成又假意欺骗者,远比失败更可恶,雷伤,你所犯实属大罪,需受戒灵鞭之刑
丑孔明:啊,戒灵鞭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雷伤,服刑吗?(化出戒灵鞭)
丑孔明:(浑身颤抖)属下,知错
赤羽信之介:受刑吧(一鞭挥过去)
(丑孔明浑身如火般燃烧,如坠阿鼻地狱般痛楚,灵体受损)
丑孔明:啊。。呃。。
赤羽信之介:从实说来
丑孔明:禀军师,神蛊温皇,确实挑衅西剑流,他严明,必医好云十方之毒,更看清西剑流的毒术,以及人员,神蛊温皇,不但能使千里传音,又擅蛊毒之术,此人不除,将成西剑流之患
赤羽信之介:自开始,明白说出不久好了,神蛊温皇,哼,本师倒要亲自一会
(感应到柳生等人的溘钨斯)
赤羽信之介:雷伤
丑孔明:在
赤羽信之介:八门之首即将来到,你与其他四门队长会合,在本部等待迎接吧
丑孔明:是
赤羽信之介:记得一事,本军师今日为你留下面子,未在众人面前处下刑罚,你若再有欺瞒之心,那么
丑孔明:我清楚
赤羽信之介:一点就透,很好
丑孔明:是
(赤羽化火消失)
丑孔明:(心声:可怕的戒灵鞭,可恶的赤羽信之介,你今日怎样羞辱于我,他日,我丑孔明必会加倍奉还)

[13:20]
(柳生与惊门开门队长发生战斗,赤羽到)
柳生鬼哭:看来,不用再斗
天满道隆:什么
鬼夜丸:胜负未定,难道你想不战而逃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说的没错,不需再斗
天满道隆:参见军师
鬼夜丸: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军师,久违了
赤羽信之介:此地到底发生何事,为何你们两人,会自封印,对上柳生大人
鬼夜丸:禀军师,刚才死门暗部组长,真田勇次郎,带人想要劫犯,但是,这班垃圾,根本就不是我与道隆的对手,而正当我们想要亲手除掉这班西剑流叛徒之时,死门队长他突然出手,让他们逃脱,所以,我们才会对上死门队长,
赤羽信之介:天满道隆,你说呢
天满道隆:回军师,确实如此
赤羽信之介:嗯
鬼夜丸:军师,请你一定要下令,彻底清除这班叛徒,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您说呢
柳生鬼哭:我认为,并无西剑流之叛徒,如果有,只是一心救主的忠诚之士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双方各持一词,但也都有其道理
鬼夜丸:军师
赤羽信之介:虽然真田勇次郎的做法可议,但他确实,也是为了救出自己队长,才犯如此错误,并非真心要背叛西剑流,所以本师,希望能由他们戴罪立功,一同协助我们完成八门炼化任务之后,即将将功抵过,这样的话,你们认为如何
柳生鬼哭:多谢军师
天满道隆:我赞成
赤羽信之介:鬼夜丸,你呢
鬼夜丸:哼,你们都决定好了,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很好,那事情就此决定(看向树林)真田勇次郎,你听到了吗
真田勇次郎:是,军师
赤羽信之介:时间不早了,快回中原分部吧
天满道隆:是军师
(众人离开)

[19:25]
(众人回归神唤大殿)
四门队长:恭迎柳生大人来到西剑流中原分部
柳生鬼哭:军师,为何要如此劳师动众,是欢迎吾,还是要让其他七门队长来压制吾呢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当然是欢迎您啊,祭司大人,也因为您的到来,而十分欢喜,希望您对这中原西剑流分部,能满意
柳生鬼哭:此地确实不差
赤羽信之介:【托您之福】
柳生鬼哭:但是,为了此分部牺牲的兄弟,却再也回不去他们日夜思念的故乡了(众人神情凝重)走吧
赤羽信之介:【请入内】

[33:14]
【神蛊峰】
(赤羽现身神蛊峰,蝴蝶不安躁动)
神蛊温皇:凤蝶
(凤蝶走过来揖礼)
神蛊温皇:今日吾闲云斋,不平静了。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吾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亲自来拜候神蛊温皇:贵客亲临,神蛊温皇恭候大驾。
赤羽信之介:嗯……(凤蝶在崖边待命)
神蛊温皇:恶魔无间来,人魂欲胆寒,天理终循环,生杀吾自在。

[44:16]
【神蛊峰】
(赤羽看看了石碑)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这就是你的游戏规则?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是这样解读?
赤羽信之介:是敌,即是游戏规则,是友,就是邀请方式。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以为温皇是你的敌人或是朋友?
赤羽信之介:是友是敌,但看你怎样交代吾西剑流的叛徒云十方。
神蛊温皇:这交代啊,隔空喊话有失礼数,温皇就恭侯大驾。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不敢与吾正面交锋?
神蛊温皇:温皇是相信赤羽大人有通过无边崖的本事。
赤羽信之介:好个先礼后兵,这张战帖,吾收了。
神蛊温皇:闲云斋,吾等你。(躺回躺椅)
赤羽信之介:区区无边崖,岂拦得住西剑流的脚步。
(凤蝶手按蝴蝶镖冷眼以对)
赤羽信之介:一股冷冽的杀气,对岸有人看守,嗯……
(打开朱雀扇,以扇抛向凤蝶,引蛇出洞)
(凤蝶蝴蝶镖上手丢向赤羽,扇子与蝴蝶牌相撞,各回各手 )
(闲云斋蝴蝶扇动得更激烈)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你,挡不住吾。
(以掌化气,赤羽红标出手,凤蝶蝴蝶镖出手,赤羽立马起跳)
凤蝶:不对!
(赤羽脚踏蝴蝶镖过崖)
凤蝶:他早就算准了。(蝴蝶镖上手,准备再发)
神蛊温皇:凤蝶,退。
(凤蝶离开)
神蛊温皇(闭上眼睛复又张开)不愧是西剑流军师。
功名爵禄尽迷津,(起身甩扇子到桌上借风弹起帽子)
贝叶菩提不受尘,(双手接住帽子戴头上)
久往青山白无眼,(系上带子)
巢禽穴兽四时驯。(以元功抽回羽扇,转身出门,整个动作流畅,自然)
(闲云斋外,温皇迎接)
神蛊温皇:值吾亲身来迎接,初次会面。
赤羽信之介:闻名不如指教,神蛊温皇。

黑白龙狼传13集
[3:45]
赤羽信之介:闻名不如指教,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指教,严重了,来者是客,请。
(转身带路)
赤羽信之介:《毫不在乎将背后空门露出,是刻意挑衅,或是太过自信,吾就看你布什么局。》
(脱下帽子放在一边,倒酒相请)
神蛊温皇:请。
赤羽信之介:这杯酒,意谓何意?
神蛊温皇:诚意。
赤羽信之介:一杯不明意图的诚意,吾该用何种心情接下?
神蛊温皇:但看你希望的结局,是哪一种啰。
赤羽信之介:云十方,绝命的结局呢?
(蝴蝶扇动)
神蛊温皇:哎呀。马上就进入正题,这气氛,实在是破坏了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与吾为敌,假意营造的气氛,也可省下
神蛊温皇:一点余地也不留?
赤羽信之介:看你诚意了
神蛊温皇:唉,诚意我真足够,但是军师大人你是否高估在下了?
赤羽信之介:这句话,我也可解释你故作姿态。
神蛊温皇:云十方之命,吾可不敢保证。
赤羽信之介:理由。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已经认定西剑流之毒,在下解的了吗?
赤羽信之介:你解不了吗?
神蛊温皇:哎呀,能被西剑流肯定,这真是荣幸,但你,又从何肯定,吾能解呢?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若解不了,你留他又有何用?
神蛊温皇:毒,也需要培养。
赤羽信之介:嗯,尸体,也可以培养。
神蛊温皇:但尸体,无活体的变化性。
赤羽信之介:(取起酒杯)那这杯酒,我该拒绝了。(酒杯放到桌上,顿时桌面颤抖不已)
(蝴蝶纷纷颤动,温皇借着持杯机会手按桌子稳定桌子)
神蛊温皇:哎呀,煮酒交心,军师真要浪费这杯美酒?
赤羽信之介:不是你要与我为敌吗?
神蛊温皇:退隐之人,只愿四海皆朋友,吾先干为净。
(饮酒)
赤羽信之介:如果你愿意交出云十方的尸体,那你我,就有交友的空间。
(蝴蝶再动)
神蛊温皇:若是我拒绝呢?
赤羽信之介:那只有翻脸。
(掌拍桌角,朱雀扇弹起,接扇挥扇,一股气流打中外面灯笼里面的蝴蝶,灯笼破,蝴蝶死,军师示威明显)
神蛊温皇:你杀了我的蝴蝶。
赤羽信之介:一只躲藏在薄薄纸灯笼之内的蝴蝶,就像一张薄薄的假脸皮,伪装自已的人,都让我发怒。
神蛊温皇:哈哈哈哈,赤羽大人,真是性情中人啊!
赤羽信之介:我自认,不是很有耐性的人,特别是对故意挑衅吾之人。
神蛊温皇:其实云十方的经脉已经被侵蚀殆尽,现在也如同活死人一般了,这才引起我欲留下他的念头。军师大人,真
正没商量余地吗?
赤羽信之介:你说,他像活死人了?
神蛊温皇:照时间推算毒发的状态,你应该最清楚,我所说的是否实话。
赤羽信之介:眼见为凭。
神蛊温皇:那就劳烦军师大人进入我的毒室。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犹豫了吗?
赤羽信之介:不犹豫的人就是无智的莽夫。
神蛊温皇:(再次自斟一杯酒)不愧是西剑流的军师,莫怪乎能带领西剑流掌控中原。
赤羽信之介:这句话是真心称赞,吾欣然接受。(军师饮酒)
神蛊温皇:但云十方,我是绝计不会交了。
赤羽信之介:你就一心欲破解吾西剑流奇毒?
神蛊温皇:罕世奇毒,放在同道之人的面前,说不动心,就是谎言。
赤羽信之介:吾怎能肯定你,不会顺手医好云十方?
神蛊温皇:就算我顺手解了毒,失去筋脉的人,还有生存的能力吗?
赤羽信之介:嗯,温皇,你真无入世之念。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所指,是与你西剑流为敌吗?
赤羽信之介:然也。
神蛊温皇:知足则仙凡异路,善用则生杀自殊。吾只爱毒,不爱征战,除非,有人逼吾入世。
赤羽信之介:很好!(起身)吾就记住你这句话。
神蛊温皇:(起身)你要离开了?
赤羽信之介:目标确定,自不再多扰。
神蛊温皇:神蛊峰,随时欢迎军师大人的大驾。
赤羽信之介:不用了,既然你意欲退隐,吾来了,则扰了你的心愿。除非,吾在中原道上,又见到云十方此人。那就是
吾平定神蛊峰之刻。
神蛊温皇:哈哈哈,军师大人严重了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就记住温皇你的诚意,但愿,不会有这一天。
神蛊温皇:信人示己之诚,疑人显己之诈,无边崖之道,已为军师而开。请。
赤羽信之介:告辞。(背转身)《好个神蛊温皇,城府深沉者》
神蛊温皇:《好个西剑流军师,心思锐利者》
(挥扇,蝴蝶灯笼恢复原样)
神蛊温皇:温皇啊温皇,你能继续平静吗?
[52:12]
【神唤大殿】
忍着:启禀军师,天恒君发出幻灵眼回报,剑无极落单,并已得知进入空无之洞的方法
赤羽信之介:传令雷伤,雨音霜,真田隆三。踏平天部总教,所有敌人,尽灭
忍者:是
黑白龙狼传14集
[29:59]
【神唤大殿】
(霜带回重伤的真田隆三运功疗伤)
雨音霜:军师
(赤羽现身出现)
赤羽信之介:嗯。。
雨音霜:真田中毒
赤羽信之介:(朱扇打开,挥扇火焰型溘钨斯于真田全身行走,毒素现)这是怎样一回事
雨音霜:详情如此
赤羽信之介(收扇)哼,大意失荆州的道理,难道还悟不通吗,败于剑无极,有失他八门队长之格。
(丑孔明进殿)
赤羽信之介:雷伤,空无之洞可有成功进入
丑孔明:天恒君所得的方法只是表面,并不能完全解破阵局,这次的任务是白费时间,为防中伏,我就退了
赤羽信之介:那因何未及时退出,化解生门的危险
丑孔明:真田坚持是自己的决斗,想插手已慢了一步,而休门,不是动手了吗
赤羽信之介:喔~
雨音霜:军师,溘钨斯无法抵挡毒气,这名女子将是麻烦
赤羽信之介:可知他的来历
雨音霜:不知,属下大意,中他话圈,未问出名字,但她的装扮以蝴蝶为主,手背上有一形似暗器的蝴蝶镖
赤羽信之介:蝴蝶镖
(凤蝶的身影从脑海里闪过)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哼,神蛊温皇,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了
雨音霜:军师知道是何人?
赤羽信之介:已有眉目,此事我会处理,霜,将真田送往医部解毒,待他清醒,需受戒灵鞭责罚他刚愎自用,让他牢牢
记住,不可轻敌之理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你也染上部分剧毒,你同留在医部,待毒素尽褪才可离开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这回你处理的很好,待真田隆三所中之毒一解,就由你带领生伤两门,再战天部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丑孔明未加施以援手,就是吾让休门为主的原因��
丑孔明:我明白了
赤羽信之介:祭司有令,三日后,是引灵的时机,众人先调戏养气,三日后将进行五门炼化
丑孔明:是
雨音霜:是
(赤羽半转身躯化火离去)
雨音霜:你好像很不高兴
丑孔明:怎会呢,有你发号施令,我也乐得轻松
雨音霜:是吗?(带着真田离开)
丑孔明:(心声:可恶的赤羽信之介,分明就是贬低中原人,我待在西剑流,根本是大材小用,时候一到,吾必要乱的
你西剑流后悔莫及)

[49:24]
(祭台)
桐山守:传令五门队长,在擎天关回集
赤羽信之介:擎天关在五年前已在史艳文与藏镜人的决斗之中变成废墟,祭司选在此地的目的是?
桐山守: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赤羽信之介:吾,明白了,但生门真田隆三所中的剧毒并未完全痊愈,吾虽命令医部取出毒源,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破
解,但月圆之夜就在今天
桐山守:不要紧
赤羽信之介:祭司
桐山守:你清楚我的意思,不用再确定
桐山守:我明白了

[50:59]
(擎天关)
赤羽信之介:引出他之后,祭司要如何应付
桐山守:吾有最好的安排,哈哈哈
(月圆,人合,五门齐聚一堂)
桐山守:时刻到了
赤羽信之介:休,生,伤,杜,景,动手
(五人齐放溘钨斯,企图引出黑白郎君,圆月泣血)(另一边)
忆无心:你怎么不走了
(跟着黑滤滤抬头望天)
忆无心:嗯,红色之月
(黑滤滤受不住头疼晕倒)
忆无心:黑滤滤的(擎天关五门继续释放溘钨斯,突然冲进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溘钨斯)
赤羽信之介:嗯,极为强烈的力量(五人溘钨斯被外来力量吸收,五人现出犹豫)不可受到影响
桐山守:你终于出现了,哈哈哈
黑白郎君:哈哈哈,(溘钨斯凝聚成的马车疾奔而来)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
(桐山守举手示意退下,五门退)(金色光芒中,金色铜镜现)
黑白:嗯?
(铜镜发出一阵光芒,发招攻向马车,马车余震不断。黑白吸收藏镜人的招式击向铜镜,铜镜晃动了几下完好无缺)
铜镜:顺吾者生,逆吾者亡,万恶罪魁,藏镜人,哈哈哈
黑白龙狼传15集
[11:59]
(擎天关的战斗继续)
雨音霜:好惊人的力量
真田隆三:哼,再强,也不过是祭司的阶下囚
丑孔明:真田,小心祸从口出啊
真田隆三:我就不信黑白郎君与藏镜人有多强的实力
(赤羽往前走了几步)
赤羽信之介:安静
(众人低首)
赤羽信之介:看月牙岚,只有他目不转睛,全心专研高手的绝式奥妙,你们呢
真田隆三:哼
赤羽信之介:注意看了(藏镜人与黑白依旧继续战斗)
桐山守:咒语(口出咒语)
黑白:嗯?(灵界魔刀的邪气带动灵钟愈加沉闷,灵界一片崩塌)
灵尊:看来必须要再使用震灵之法,加强封印的力量(擎天关,祭司专心念咒)
藏镜人:黑白郎君,你后力不继吗
黑白:(脚下出现结界)想不到你藏镜人也要帮手,无妨,二对一,吾不放在眼内
藏镜人:什么帮手
黑白:哈哈哈哈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你神色不对
桐山守:有人在另一个空间,施以引灵之术,与吾缚灵之法抗衡
赤羽信之介:可知对方来路
桐山守:无妨,任何来路也不足为碍,咒语

(灵界)
灵尊:嗯,有人入侵,想将附在魔刀之中的恶灵拉出,灵界岂是让你撒野之地,四圣封灵(擎天关)
黑白:想控制黑白郎君,妄想(单脚遁地,咒语形成的结界破)
藏镜人:黑白郎君,面对你的失败吧(结界波动荡开击向藏镜人,藏镜人捏拳荡开余波)
黑白:在你生命结束之时,这日,犹原不会到来
藏镜人:夸口,怒潮袭天
黑白:看,一气化九百
至极绝学再现武林,当世两大高手真元并出,只见风云变色山河残,飞沙走石天地崩
赤羽信之介:震撼的力量
双招输赢,同是双法对决(另一边,祭司被震出血)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桐山守:好个黑白郎君
(顿时黑色气流划过天空,救走黑白)
赤羽信之介:千鸟胜,速速追踪这道黑流,发现任何可疑人等,即刻擒拿
千鸟胜:是
(离开)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你无恙否
桐山守:不要紧,再做调息即可
(藏镜人走过来)
真田隆三:藏镜人
藏镜人:本座最厌恶打扰吾决斗之人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想与吾西剑流反目了
藏镜人:哈哈哈

(白光划过,灵界灵尊被震出原形)
独眼龙:灵尊
灵尊:吾无事

(擎天关)
真田隆三:藏镜人,你想做什么
藏镜人:本座最厌恶破坏决斗之人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想与吾西剑流反目了
藏镜人:哈哈哈哈
(手指从桐山守移到赤羽身上)
藏镜人:祭司,赤羽信之介,不要忘记西剑流对吾的承诺,否则,吾藏镜人就要打破不趁人之危的原则了
(风过,赤羽收扇)
藏镜人:顺吾者生,逆吾者亡,万恶的罪首藏镜人也,哈哈哈
(化镜离开)
赤羽信之介:不愧是中原人,此行的目的已成,众人随吾护送祭司大人回转西剑流
五门:是

[34:39]
(祭祀台)
千鸟胜:(单膝下跪)启禀祭司大人,属下已顺利将人带回
桐山守:很好
千鸟胜:是
桐山守:若无其他要事,就先退下
千鸟胜:遵命
(离开)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属下有一事觉得疑问
桐山守:在捉拿黑白郎君之时,出现另一股的力量
赤羽信之介:正是
桐山守:从何而来,为何目的,吾也尚不明白,不过此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黑白郎君与八门炼化
赤羽信之介:(低首)是
桐山守:想不到黑白郎君的身上,竟然有两种不同的意识存在,实在让吾非常的惊讶,不过,为何会有这种情形,尚要
等我对千鸟胜捉回来的那个人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才能判断
赤羽信之介:那何时要进行最后的三门炼化
桐山守:目前死,惊,开三门的队长都已来到中原,但进行最后炼化关键,定灵珠,吾尚未完成,要完成定灵珠尚需要
童男童女各九十九名,吾令你尽快处理此事,如有必要,惊开两门也可以派出
(赤羽点头)
桐山守:现在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时刻,西剑流在这段时间,必须全面戒备,入出现阻碍者,一定要追根究底,格杀勿
论,不用再对中原人仁慈
赤羽信之介:是
桐山守:还有其他事情吗
赤羽信之介:尚有藏镜人一事,藏镜人离开之时,所说的承诺到底是?
桐山守:哈哈哈哈,此时你不用知道,也不许你再提起
赤羽信之介:属下明白
桐山守:下去吧
赤羽信之介:是

[40:54]
(神唤大殿)
(五门齐聚,赤羽现身)
五门: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目前八门炼化已进入最重要的关键,但在进行最后的三门炼化之前,尚有事情必须完成
雨音霜:请军师指示
赤羽信之介:千鸟胜
千鸟胜:是
赤羽信之介:吾令你带领景门人员,在三天内,带回九十九个童男
千鸟胜:遵命
赤羽信之介: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是
赤羽信之介:你则是要在三天内,带回九十九个童女,明白吗
真田隆三:属下明白
赤羽信之介:而月牙岚
(月牙岚低头)
赤羽信之介:你就继续调查灵界之事。
月牙岚:是,军师
(忍者来到)
忍者:禀军师,属下有要事回报
赤羽信之介:说
忍者:根据回报,雪山银燕目前正与天恒君两人前往一个叫孤雪千峰的地方
赤羽信之介:为了何事
忍者:回报说与救云十方的解药有关
赤羽信之介:嗯..《神蛊温皇,看来你真是要与吾作对》
赤羽信之介:丑孔明,此事就交你处理了
丑孔明:属下遵命
赤羽信之介:霜
雨音霜:是
赤羽信之介:你就与吾,一同带领大军,一举踏平神蛊峰
雨音霜:遵命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吾赤羽信之介,此次,就要拆掉你神蛊温皇的假面皮

[47:59]
(神蛊峰闲云斋,赤羽带大军来到,温皇躺长椅上悠闲摇扇)
凤蝶:西剑流即将来到山下。
神蛊温皇:比吾预计的时间,早了半刻。凤蝶,你就留在闲云斋。
凤蝶:对方可是领了大军。
神蛊温皇:喔~那今日的戏码,是要上演空城计,还是一夫当关?
凤蝶:你有把握吗?
神蛊温皇:我也不能确定,哈哈哈~(起身取冠帽)
(神蛊峰下,香炉,古筝,石凳,温皇从天而降)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往青山白无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赤羽带人来到)
赤羽信之介:离开闲云斋,来到峰下,是表明你决意入世了?
神蛊温皇:非也,吾的双足仍在神蛊峰的范围之内。
赤羽信之介:那你亲自出峰来迎,是心虚了?
神蛊温皇:骄客来到,若不亲身远迎,就有失礼数,不知军师大人,今日怒气腾腾,所为何事?
赤羽信之介:记得你我的协定吗?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之言,在下怎敢忘却呢?
赤羽信之介:那关于空无之洞、孤雪千峰这两件事,神蛊温皇,你怎样自圆其说?
神蛊温皇:这嘛~
赤羽信之介:你,你若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西剑流今日踏平你神蛊峰。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岂知吾神蛊温皇,平生最无法控制的就是——挑衅。
赤羽信之介:既然你目的已现,吾只好让你的真面目现世了。
(忍者刀动)
神蛊温皇:那也要看你的大军,是否过得了汉界。(羽扇挥动。在地上画出一道直线)

黑白龙狼传16集

[3:21]
(神蛊峰下)
神蛊峰之下,双方对垒。
赤羽信之介:有何能为,在本师面前尽展吧。
神蛊温皇:战场如棋场,军师,这步你躁进了。
赤羽信之介:非也,这是适当的威压。(朱扇动,朱焰出)
(神蛊温皇眼神一凌,扇动,筝动,气流动)
赤羽信之介:(反手以羽扇挡住气流)神蛊温皇,如今情景,是你逼吾啊!
神蛊温皇:吾何处逼你了?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讨取金刚不死丹,目的,正是为了医治云十方,你敢否认吗?(扇指温皇)
神蛊温皇:是,吾承认,但云十方,现身武林了吗?
赤羽信之介:等到他现身武林,就显得吾愚蠢了!
神蛊温皇:赤羽,对你,我可是赤诚以对。
赤羽信之介:所以坦白讲,你正在拖延时间,对吗?
(两人眼神交汇)
眼神交会。杀招已临
(赤羽击向温皇,温皇拍筝挡住)
(赤羽一圈打在古筝上,另手聚气拍向温皇)
(温皇旋身躲过,以掌催动古筝)
赤羽信之介:有这么羞于见人吗?(古筝在两人中间旋转)
神蛊温皇:(温皇后仰躲过转过来的古筝)吾甘于平淡,军师又何必苦苦相逼?
赤羽信之介:(两人以古筝为媒介,一人一头对掌推锯,蓦然赤羽后退一步,单手后负,朱扇迅速插入腰间。聚招,凝
招,出招)赤鸿飞羽!
(神蛊温皇躲过,立刻并指凝气,牵动琴筝回归原位)
赤羽信之介:不回手是在闪避什么
神蛊温皇:赤羽,你真要与吾画上这道汉界?
赤羽信之介: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一掌拍向筝台)
(神蛊温皇回掌固定筝台,起手挑起一弦,凝气擦着赤羽击向赤羽身后的忍者)
(赤羽信之介后退,反手抽扇,开扇挡气,回头向霜看了一眼,霜后退离去)
赤羽信之介:来!(合上扇子表示暂时止战)本师现在听你解释。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果然料事机先,就不知军师想先问哪件呢?
赤羽信之介:不如,就先说说一只蝴蝶。

[15:42]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你又想动吾之蝴蝶?
赤羽信之介:因为,你的蝴蝶不安分。
神蛊温皇:敢问,她是哪里得罪军师大人了?
赤羽信之介:在空无之洞,阻挡吾手下杀死剑无极,又放出罕见的剧毒,让吾手下险险致命,让吾敌人得以苟延残喘。
你说,若没你的指示,她怎会出现在空无之洞,破坏吾之事呢?
神蛊温皇:凡事总有意料之外,意料之外总成巧合。
赤羽信之介:所以说,她是隐瞒你,来与吾西剑流为敌了。
神蛊温皇:自己养的蝴蝶,不管她做了什么,身为主人都要全部承担,军师大人,需要有什么赔偿?
赤羽信之介:如果吾要她性命呢?
神蛊温皇:(声音转冷)蝴蝶乃是我心爱之物,若军师非杀之不能泄恨,那温皇,唯有反击一途。(扇柄敲桌)
赤羽信之介:温皇,你还想要与吾动武力?(尾音提高)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我这薄弱的身躯,也按不过你轻轻的一掌,不过……
赤羽信之介:怎样呢?
神蛊温皇:借问军师,现在吹的是什么风?
(正是顺风,温皇在上,赤羽和手下在下)
赤羽信之介:《顺风之势,他想使用毒瘴》
神蛊温皇:就不知军师,挨不挨的起,我这迎面而来的微微毒风?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这扮弱的戏码,演的真好!
神蛊温皇:耶~过奖了,军师大人假做冲动行事的戏,也演的不差。
赤羽信之介:只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吾就不与你为难。
(凤蝶凝神注目)
神蛊温皇:唉,军师大人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赤羽信之介:不答应吗?
神蛊温皇:好吧!(扇柄敲筝台)只要是在吾范围之内。
(凤蝶听到暗示)
赤羽信之介:第一个条件,有问必答。
神蛊温皇:若是我回答的让你满意,你就会退兵吗?
赤羽信之介:你很紧张?��
神蛊温皇:也不算紧张。��
赤羽信之介:正好,吾也不急着走。
神蛊温皇:唉,军师大人,我这便宜真是让你吃够本了,请问吧!
赤羽信之介:中原可有哪一派门,或是何方人士,懂得封灵之法?
神蛊温皇:你所指的,该是擎天关黑白郎君一事吧?
赤羽信之介:然也,温皇真是不出门也知天下事。(反讽)
神蛊温皇:藏镜人与黑白郎君同时出现,如此轰动的消息,怎可能不知?
赤羽信之介:答案呢?
神蛊温皇:封灵,唤灵,皆不出灵界范围,这个问题,军师可往灵界找寻线索。
赤羽信之介:果真是灵界。再来,剑无极、雪山银燕与俏如来,本师要知道这三人师承何处?
神蛊温皇:这问题,军师怎会问我?
赤羽信之介:有问必答的条件,我可以给你时间探问。
神蛊温皇:想必这个人,对军师大人很重要了。
赤羽信之介:这你没必要知情。
神蛊温皇:哈哈哈,还有问题吗?
赤羽信之介:第三,你的真实来历。
神蛊温皇:你是趁火打劫!
赤羽信之介:不趁此时,更待何时?
神蛊温皇:这个问题嘛~
(远处霜等在雪山银燕的必经路途)
雨音霜:《军师指示,雪山银燕必会从此地而来》

[47:27]
(神蛊峰下)
神蛊温皇:(羽扇轻摇)《雪山银燕赶到神蛊峰的时间逼近了。》
赤羽信之介:温皇,本师还在等你回答。
神蛊温皇:这个问题,是不能说的秘密。
赤羽信之介:喔~ (另一方,雪山银燕对上雨音霜)
雪山银燕:是你!��
天恒君:八门队长,银燕义士,这大大的不妙啊!
雨音霜:交出解药!
雪山银燕:不可能!(神蛊峰下)
赤羽信之介:你我来打一个赌如何?
神蛊温皇:小赌怡情,大赌玩命,就不知军师大人,想与吾赌什么?
赤羽信之介:退隐深山的你,会坚持在此地与吾闲聊,正是为防止雪山银燕被吾西剑流所擒对吧?
神蛊温皇:真是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赤羽信之介:你不是也布下人手了。(凤蝶到来银燕和霜的决斗场地)
雪山银燕:凤姑娘。
雨音霜:又是你!(神蛊峰下)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若败于雨音霜,解药归吾。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你这是恶霸的行为啊!
赤羽信之介:本师已经做足面子给你了。
神蛊温皇:罢了,这局,我赌雪山银燕,必胜!
雪山银燕:前辈!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霜,对方说你必败,你要怎样回应呢?
雨音霜:因为这句必胜,今日,我就自解封印,作为对手下败将的哀悼。
雨音霜:溘钨斯,灵防,解!(忍者衣衫尽破,霜现出真面目)雨音霜,指教
(银燕有些迟疑)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云十方的性命,就握在你的手上了。
雪山银燕:(握拳下定决心)今日之战,雪山银燕非胜不可!
雨音霜:来吧!(出剑)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将后悔莫及。
神蛊温皇:恶魔无间来,人魂欲胆寒,生杀吾自在,天理终循环。

黑白龙狼传17集

[4:44]
(神蛊峰下)
雨音霜:雨音霜,指教!
(银燕有些迟疑)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云十方的性命,就握在你的手上了。
雪山银燕:(握拳下定决心)今日之战,雪山银燕非胜不可!
赤羽信之介:他非胜不可,霜,你呢?
雨音霜:雨音霜,将让你绝望。
(两人开始战斗)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将后悔莫及。
神蛊温皇:输赢非是天理定数,后悔岂能随意断言。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你的自信,要看他争不争气。
(银燕与霜持续战斗)
雪山银燕:可恶,看燕回千里!
雨音霜:寒冰映月!(化消掉银燕的招式)一点也没进步。
雪山银燕:喝!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你真是总司之徒吗?》
雨音霜:无趣之争,令人厌烦。(剑回转)
雪山银燕:(被霜刺中,胸口流血)(凤蝶拿了两只茶杯放在温皇面前,倒茶后退)
赤羽信之介:温皇,这局你输不起。
神蛊温皇:唉,是啊!
赤羽信之介:那该说你太有胆量,或是,不将云十方的性命当一回事。
神蛊温皇:男人是受不了诱惑的动物,特别是输赢的挑衅。
赤羽信之介:嗯。《温皇看似信心十足,但雪山银燕对上自解封印的霜,并没赢面。》
神蛊温皇:(端起茶杯嗅其茶香)
赤羽信之介:《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呢?》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也来一杯吗?
赤羽信之介:美意心领。
神蛊温皇:可惜啊,可惜。

[22:28]
(神蛊峰下战斗持续)
雨音霜:无心一战或是无力还击?(丢出短剑在银燕面前)
雪山银燕:你!��
雨音霜:用你面前的短剑自尽吧,我不想弄脏自己的手。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绝不认输!(把剑丢回霜手中)
雨音霜:自取其辱!
(战斗继续)
赤羽信之介:嗯?《雪山银燕的溘钨斯,增强了!》
神蛊温皇:看来,是胜负未定,
赤羽信之介: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神蛊温皇:背水一战,或有转机。
赤羽信之介:哼!
雨音霜:(察觉情况不对)嗯,霜雪纷飞!
雪山银燕:燕子归巢!
雨音霜:你……雪刃飞霜!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使用的溘钨斯确实十分特殊,但,要依此判断他的溘钨斯就是总司所传,是否太过武断?》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有心事?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将注意力全放在吾身上吗?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乃是吾座上嘉宾,吾岂敢轻待?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此话怎说,不可能,是担心吾会出手吧?
神蛊温皇:哈哈哈,有时候,文斗比武争来的可怕。
赤羽信之介:这方面,你是高手。
神蛊温皇:(反转羽扇)班门弄斧啊!(战斗继续)
雨音霜:还不认输?
雪山银燕:我不能输!
雨音霜:哼,不到黄河心不死,玄冰辟地!
雪山银燕:圆石九变,收!
(银燕被打的后退几步,吐血,剑无极到)
剑无极:银燕!
赤羽信之介:(往前走了一步)《嗯,剑无极!》
(剑无极欲帮助银燕,凤蝶拦路)
剑无极:啊,你也在此?
神蛊温皇:哦~兄台与吾心爱的蝴蝶相识啊?
剑无极:喂,不然你是谁,还心爱的蝴蝶咧!
神蛊温皇:在下乃神蛊温皇。
(剑无极精神一敛)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对霜之役,乃是君子之争,不容他人干涉。
剑无极:(观望)嗯,既然如此,我看戏就是。
(凤蝶挥手让剑无极退开)
剑无极:安怎,都这么熟了,见面不打个招呼对吗?
凤蝶:哼!
剑无极:不应声,还哼一声,莫非,是咱们这一揽之亲,还不能让人知情?(撞了凤蝶一下表示暧昧)
(温皇无动于衷)
凤蝶:别故意了。
剑无极:这生门队长,也长的人模人样。银燕呐,你还不赶紧拿出男子汉的气概!
(银燕手臂又被划上一刀,剑无极单手按上剑柄)
凤蝶:又口是心非?
剑无极:有吗?
凤蝶:没吗?
神蛊温皇:莫心急,莫紧张,定下心来仔细观战,此战不止雪山银燕,对剑无极你,也很重要。
赤羽信之介:《剑无极所使用的无极剑法,究竟是否是总司所传呢?》(往前走了几步)温皇,雪山银燕败象已现,你还
要坚持?
神蛊温皇:还未听到银燕认输啊,赤羽大人,你在心急什么,还是说,你比我更在乎在场赌局?
赤羽信之介:(打开朱扇遮住半边脸)《看似在乎,又似无所谓,莫非,你真不在乎云十方的生死,以及雪山银燕的输
赢,难道?》(合扇)《真正落入圈套的是我》
(温皇饮茶)
剑无极:其实我认真想过一件事。
凤蝶:嗯?
剑无极:我以为我讲话已经很超过了,有人比我更机车,你讲是吗?(推了凤蝶一下)
凤蝶:习惯就好。
剑无极:是对他习惯,或是对我习惯?
凤蝶:有差别吗?
剑无极:有!
(温皇继续饮茶)

[52:33]
(神蛊峰下继续决斗,真田和月牙岚出现)
真田隆三:军师。
月牙岚:军师。
赤羽信之介:真田,月牙,你两人怎不在神唤大殿?
真田隆三:禀军师,千鸟胜的任务被俏如来破坏,身负重伤。
(温皇看向赤羽)
真田隆三:祭司大人要军师速速回返神唤大殿。
(赤羽看向温皇)
神蛊温皇:军师有事先请无妨,你放心,我绝对会秉持旁观立场,不会插手这场公平公开的决斗。
赤羽信之介:哼,好个男人是受不了挑衅的动物,吾就拼上这赌,霜!
雨音霜:是!(加强攻势)雪山银燕,认输!
雪山银燕:不可能(身上被多处划伤,血如雨注)我,我绝不认输!(柱剑而立)
雨音霜:真是烦人!(再次加强攻势)
剑无极:雪山银燕啊,你这个废物,你把空无之洞内的苦练,当做是什么了,你将众人对你付出的苦心当做是什么了,
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雨音霜:可惜,付出再多也无用,废物终究是废物,列霜动魄!
雪山银燕:一点突破!
雨音霜:(一点突破打穿霜凝聚的冰块)啊,你!��
雪山银燕:我说过了,我绝不认输!
赤羽信之介:《一点突破,想不到雪山银燕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练成此招!》
神蛊温皇:看来真是有了转机。
赤羽信之介:此次,换你妄下定论了。
神蛊温皇:哈,你真是会记仇。
赤羽信之介:谁叫你让本师如此难忘。
神蛊温皇:承蒙军师的厚爱,我,真是受宠若惊。
雨音霜:不认输,不代表你不会输!
雪山银燕:喝!(一点突破出,霜躲开)
剑无极:(手握剑柄)不妙,依银燕的体力看来,他已无法再使用一点突破,这……
神蛊温皇:静心观战。
(燕驼龙背着受伤严重的俏如来跑过来。)
燕驼龙:温皇,温皇啊,快救命!
(赤羽并合红扇捂嘴,幸灾乐祸中。)
剑无极:俏如来啊,龙仔啊,俏如来怎会伤成这样?
燕驼龙:俏如来啊,为阻止西剑流捉拿童男童女,而对上景门队长,最后,被千鸟胜的绝招所创。
剑无极:啊,又是那个鸟仔胜!
神蛊温皇:心疼吗?
(剑无极茫然)
凤蝶:与心疼何干?
神蛊温皇:既然不会,那,就免我出手了。
(凤蝶语塞)
神蛊温皇:(出手银针扎在俏如来身上)吾只是说笑,急事缓办,你不用如此担心。燕驼龙,先将俏如来放心休息,一
同看戏吧。
燕驼龙:嗯
赤羽信之介:《千鸟胜使用吾所授之法,这也代表俏如来,确实与总司有所关联,那剑无极与雪山银燕,想必也相去不
远》
雨音霜:你的一点突破还练得不够。
雪山银燕:可恶!(再次使用一点突破,力尽虚空)
雨音霜:哈哈哈,我猜的没错,雪山银燕,你已无力再战了。
雪山银燕(看到俏如来):大哥!
赤羽信之介:温皇,交出解药,我就饶雪山银燕一命。
神蛊温皇:我的答案是……
金无极: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不可能!
赤羽信之介:杀了他。
雨音霜:寒冰炼狱!
燕驼龙:银燕!
剑无极:(武士刀柱地,溘钨斯于剑尖释放)你是要一世人背着包袱仔,失败者的臭名下地狱才甘愿吗?史存孝!(剑指
银燕)
雪山银燕:(脑子闪现出小空,俏如来,云十方等人的影像)
雨音霜:杀!
雪山银燕:啊!(武戏变形)
雨音霜:(察觉不对,立刻抵挡,但还是虎口出血)
雪山银燕:这世人,我永远不会再听见这句话!(变身无我无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