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一集

神蛊温皇:天际风云涌动。
赤羽信之介:决战时刻已来临。
神蛊温皇:宿敌、恩怨、阴谋、诡计,苍天将使命运,彻底失控。

[4:20]
【西剑流·祭坛】
[黄沙过后,竟是一片暗夜无光,风声肃穆之中,只闻一声狂喝。]
炎魔幻十郎:啊——(气劲分别震开左右与之对掌的史艳文与藏镜人。)
[东瀛魔神,炎魔幻十郎昂然现世。]
炎魔幻十郎:两人联手又如何?
藏镜人:史艳文,有人藐视你了。
史艳文:为救小空,为了中原,史艳文将奉陪到底。纯阳贯地。
藏镜人:怒潮袭天。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吾就是天,如何袭之。幻魔诀,烈阳天火。
[不世高手,初会沙场,顿时气走千里,雷霆万钧。]
史艳文:啊——
藏镜人:喝——
炎魔幻十郎:啊——史艳文与藏镜人,不过尔尔。
神蛊温皇:<根据云十方的记忆,东瀛魔神除了惊人根基,最强的护身之招乃是——魔之甲。>
[在场八门,无法承受惊天之力,纷纷被气劲所伤。]
八门:啊——
(天满道隆与雨音霜皆被震飞,就连风间始也被气劲所伤,向外滑出。)
藏镜人:呃……(似也为强大的气劲所伤。)
史艳文:啊,藏镜人。
藏镜人:哼,顾好你自己吧。
史艳文:温皇所说是真,咱们必须采取极端。
炎魔幻十郎:任何极端在吾面前皆是笑话,只是,你在踌躇什么?哦,听说这躯体是你的儿子,莫非你是不敢大义灭亲
的伪君子,或是想送敌人同亡?
藏镜人:是吗?史艳文?
史艳文:不可中计,他想个个击破。
藏镜人:哈哈哈,着急辩解,是代表你心虚吗?啊——(与史艳文再次左右攻向炎魔幻十郎。)
神蛊温皇:哎呀。
赤羽信之介:温皇,你心急了吗?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真是好眼力。
赤羽信之介:就不知你是心急眼前,或者,你心爱的蝴蝶。

[11:50]
【西剑流·祭坛】
[余波未散,新力又起,史艳文、藏镜人激战东瀛魔神胜负难分。]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修罗邪焰。
藏镜人:飞瀑——怒潮。
史艳文:辟邪烈日。
[魔神威力震撼,但史艳文藏镜人联手,一者攻,一者守,一进一退,不世仇人,竟是默契无间。可是眼前魔神之力,
竟然无法匹敌魔甲反弹之威,使得两人暗负内伤。]
史艳文:<不行,魔之甲无法突破,徒费真气。>
藏镜人:好个魔之甲。
炎魔幻十郎:本流主,很久没尝试这么痛快的战斗。
藏镜人:这句话,代表你们东瀛没能人。
史艳文:藏镜人,你又何必激怒他呢?
藏镜人:实话实说。啊——
炎魔幻十郎:史艳文,以你的口才,不应该只有这点本事。
史艳文:艳文不才,只求消灭你换回吾儿小空,还吾中原平静。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痴人才会妄想。啊——
[这方面,神蛊温皇、酆都月,分别一挡西剑流四天王。]
(月牙泪对战酆都月。)
酆都月:千金一刃泯恩仇,独饮西楼酆都月。
(酆都月口念诗号,与月牙泪刀刃相往,随之一肘震退对方。)
月牙泪:月牙泪,参上。
[龙牙斗月饮,上流忍者对上顶尖杀手,式式快、冷、凶、残。]
月牙泪:残月之泪。
酆都月:一剑断弦解恩仇。
(另一边,神蛊温皇与赤羽信之介一触即发。)
赤羽信之介:赤洪飞羽。
神蛊温皇:气走风雷。
赤羽信之介:温皇,为何不拿出你的真本领。
神蛊温皇:因为吾不是来与你相杀。
赤羽信之介:喔?
神蛊温皇:吾是来挑战贵流主。(此言一出,现场几人皆为之侧目。)
炎魔幻十郎:啊——(挡开藏镜人一招,回身与温皇对面。)
酆都月:吾的交易结束了。(酆都月收剑,月牙泪同时收刃。)
炎魔幻十郎:(手指温皇)你,很狂妄的口气。
神蛊温皇:有实力才敢狂妄。
赫蒙少使:(石后观战)藏镜人与史艳文果然联手,罗碧,难道你真正背叛苗疆。(暗处,一双眼睛注视一切。)

[22:06]
【西剑流·祭坛】
炎魔幻十郎:胆敢在吾地盘上口出狂语,本流主倒想知道你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赤羽信之介:流主,神蛊温皇乃是玩弄口舌心机的高手,切莫中他之计。
炎魔幻十郎:一个用尽脑汁想吾落网的说客,没人听他的计划,也是可怜。既然他有备而来,就赐他一句话。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温皇,把握机会。
神蛊温皇:你的无敌,只在东瀛。(众人皆惊。)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有胆识,你就不怕激怒我,成为我掌下亡魂?
神蛊温皇:流主想杀我,要看史艳文、藏镜人,以及还珠楼同不同意。
史艳文:温皇对我史家有恩,艳文豁命也要保住他。
藏镜人:你敢碰到他一根汗毛,藏镜人绝对报复到底。
炎魔幻十郎:哦,还珠楼的呛声呢?
酆都月:神蛊温皇现在还不能死。
赤羽信之介:哼,温皇,你一句话就拉拢了三个靠山,但也要他们真挡得住吾西剑流之主!
炎魔幻十郎:不简单的说客,你想图谋什么?
神蛊温皇:吾所图谋,只是文争武斗最爱的胜负之局、输赢之争。
炎魔幻十郎:中原的天下第一人吗?
神蛊温皇:是啊。中国武艺博大精深,不管是拳、掌、刀剑、枪戟,甚至是蛊毒暗器,皆是武艺之列。而在天山之上,
有一座天下风云碑,每六十年会举行一次的武林盛会。由武林各派人士推选出各方之冠,立于封顶的甲子名人贴之上。
而这记载甲子名人的名录,吾有送一本给赤羽大人了。
赤羽信之介:哈,这果然是你预谋的计划。
神蛊温皇:哎呀,说预谋不好听,重新洗牌才是我的心意。流主,名人贴于十年前已经有结果,它在中原有绝对的公信
力。我的计划就是让它能重新召开,引出天下高手,并划分势力,哪一方取得排名最多,哪一方就是中原领导者。
赤羽信之介:<呀!中计!>流主!(炎魔幻十郎背转身去,不欲再听。)
神蛊温皇:当然,这是一场公平的竞争,每一个人只能参与一项的比试,原有的排名者不得拒绝场外挑战。
炎魔幻十郎:我的计划是——
神蛊温皇:请说。
炎魔幻十郎:开启屠杀,直接兵进中原。
(藏镜人听罢不屑转身。)
史艳文:嗯?(不满。)
神蛊温皇:嗯。也可,但也要你离得开西剑流。
炎魔幻十郎:哦,好大的口气。
神蛊温皇:难道流主认为,吾方只有四个人就敢闯你西剑流吗?
(赤羽信之介左右观察,的确感觉到异常。)
赤羽信之介:<两股深沉凶猛的真气。>
神蛊温皇:就不知流主怎样考虑了。
赤羽信之介:流主,神蛊温皇此举必有陷阱,万不可答应。
炎魔幻十郎:嗯。好!
赤羽信之介:流主!

[34:19]
【西剑流·祭坛】
神蛊温皇:流主答应了?
炎魔幻十郎:一会天下高手赌上霸权,确实比手到擒来的霸业来得有挑战性。但是若这些天下高手,未能让我尽兴,神
蛊温皇。
神蛊温皇:请说。
炎魔幻十郎:吾要你人头坠地。
神蛊温皇:哈,保证满意。
炎魔幻十郎:比试何时举行?
神蛊温皇:天下风云碑,若要提前打开,必须要召集榜上四名的天下第一,共同破之,而昭告天下也需要时间。
炎魔幻十郎:五日内开碑,并公开比试方式,十五日之内竞逐天下第一。而比试的方式,由我方最后决定。人,就由你��
去找。拒绝者,杀!
蛊温皇:哇,这便宜占得真够,史艳文、藏镜人,你们意下如何?
史艳文:可以。
藏镜人:尽管来吧。
炎魔幻十郎:答应的爽快,不怕吾设局杀你们?
史艳文:既然暗箭难防,那也不用犹豫了。
藏镜人:然也。吾藏镜人将带领苗疆,竞逐中原。(赫蒙少使在石后听到此言。)
史艳文:藏镜人,你!
藏镜人:难道你以为我会帮你吗?史艳文。
史艳文:非也,是意料到你果然是另有图谋。
藏镜人:史艳文、西剑流之主,等着开碑之日吧。顺吾者生,逆吾者亡,哈哈哈哈(藏镜人藏镜而去。藏身石后的赫蒙
少使也同时离去,唯留祭坛内两股不明势力仍静观其变。)
神蛊温皇:(转身对酆都月道)那就请阁下转告贵楼主。
酆都月:神蛊温皇,不可忘却你答应还珠楼之约。
神蛊温皇:当然。
酆都月:请。(欲离去。)
赤羽信之介:请留步。
酆都月:赤羽军师,也有买卖要找还珠楼吗?
赤羽信之介:(等待炎魔幻十郎指示,直至见炎魔幻十郎挥手,赤羽恭敬鞠躬,才又转身继续与酆都月交涉。)买卖非
常有机会,但在买卖之前,就不知还珠楼主,是否愿意卖赤羽一个面子,让吾登门拜访呢?
酆都月:楼主已有交待,西剑流军师若驾临,还珠楼必会相迎。
赤羽信之介:喔,承蒙了,那就一言为定。
酆都月:飘渺峰还珠楼,随时欢迎各位前来,标金买首,请。(离去。)
神蛊温皇:既然约定已成,那五日后,天山一见,请了。(离去)
史艳文:西剑流之主,史艳文必会前来救回吾儿小空。
炎魔幻十郎:吾以逸待劳,等你。
史艳文:请。(离去,祭坛内始终旁观的两股不明势力,也随之离去。)
炎魔幻十郎:赤羽,点名所有人员,本流主要知情,西剑流现今究竟有多少人马。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
(炎魔幻十郎率先离去,赤羽等众人紧随其后。)

[47:38]
【西剑·神唤大殿】
(八门、六部、赤羽等人列队整齐,炎魔幻十郎居高而坐。)
众人: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嗯。
赤羽信之介:(呈上名册)西剑流人员名册,与神谷温皇所言的甲子名人录,请流主过目。
炎魔幻十郎:(翻阅名册)嗯,东瀛能调动的人员有谁?
赤羽信之介:四天王之一的天宫伊织,六部之四——咒部,出云能火;鬼部,夜叉瞳;兵部,邪马台笑;道部,天海光流,皆顾守在东瀛本部,并等候命令。
炎魔幻十郎:西剑流中原分部的主要人员,皆在此。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柳生大人因故不在,八门折损战将。千鸟胜、真田隆三、以及月牙岚。(一旁,月牙泪沉默。)
赤羽信之介:召回令已发,丑孔明尚未回到西剑流。赤羽断定——

[50]
【西剑流·神唤大殿】
赤羽信之介:丑孔明,背叛!
炎魔幻十郎:叛徒,杀!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
炎魔幻十郎:名册之上尚有一人,四天王之首宫本总司。他人呢?(赤羽沉默不语。)
炎魔幻十郎:赤羽。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宫本总司私离西剑流,将西剑流之功授予史艳文之子,并创天部地部对付西剑流。他(停顿)已
是西剑流之敌。
炎魔幻十郎:喔,找出他的下落,叛徒,格杀勿论。(月牙泪沉默。)

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二集
[15:24]
【西剑流?神唤大殿】
(炎魔幻十郎翻阅名册)
炎魔幻十郎:宫本总司。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宫本总司离开西剑流,将西剑流秘术溘钨斯之功授与史艳文之子,并创天部地部对付西剑流。他
……(握紧折扇。)已是西剑流之敌!
炎魔幻十郎:既成叛徒,杀无赦!
(神田京一面色微动。)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
炎魔幻十郎:四天王属性武学相生也相克,你专克宫本总司,就由你除去叛徒。
(闻言,月牙泪出列。)
月牙泪:流主,宫本总司交我。
赤羽信之介:泪。
炎魔幻十郎:喔,月牙,你有把握吗?
赤羽信之介:流主,名人帖之战在即,为避免有任何变数,宫本总司就让属下与泪共同执行。
炎魔幻十郎:嗯,有理。神田京一。
(神田出列。)
神田京一:流主。
炎魔幻十郎:名册所写,你是宫本总司直传弟子?
神田京一:是(日语)。
炎魔幻十郎:暗部直属月牙泪麾下,就由你配合月牙共同执行任务。
神田京一:遵命(日语)。
(神田京一归列,与衣川紫对视一眼。)
炎魔幻十郎:赤羽,你就留守在西剑流,听吾命令,整顿内部。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
(炎魔翻过一页。)
炎魔幻十郎:所以,这名人帖上的人强吗?
赤羽信之介:不能小看。
炎魔幻十郎:六部即刻前来支援,五天后,在天允山出现的人在第十五天决斗来临之前,通杀不留!
赤羽信之介:流主无意与温皇周旋?
炎魔幻十郎:哼,想玩弄智慧的人,就要让他措手不及。他想以史藏、还珠楼为后盾,那么本流主就釜底抽薪,直接杀
死史艳文与藏镜人!
赤羽信之介:这两人在中原与苗疆乃是龙首,尤其是史艳文,若是登高一呼,恐怕引起人海战术。
炎魔幻十郎:哼,想杀死一个名人,就破坏他的名声,让他失去众望,使他成为公敌。那么小小蝼蚁,再多也是一盘散
沙,不堪一击。
赤羽信之介:属下明白。
炎魔幻十郎:柳生鬼哭人呢?
赤羽信之介:祭坛之后,柳生大人带着祭司大人脱出战团,也许会在河岸附近。
炎魔幻十郎:嗯,交待之事速办,五日后重新开启结界,(起身)进攻中原!
赤羽信之介:是(日语)。
(炎魔离开大殿,众人躬身相送。)
赤羽信之介:各司其职,退!
(众人陆续离开,月牙泪迟疑片刻亦离去。)
赤羽信之介:<泪似乎有话要说,而流主心思莫测,为何阻止吾与泪联手对付总司,甚至是另外指派神田?难道是担忧
吾不能完成任务?西剑流不能容允私情,总司背叛西剑流已是无法挽救的事实,最痛苦的必是伊织,但兄弟一场,总司
,吾与泪已尽力了。>
(缓步离开大殿。)

[39]
【黄昏?西剑流?赤羽房间】
(赤羽信之介来到房门口。)
赤羽信之介:<名人帖约战,流主说出战斗规则由吾方决定之时,温皇仍然是泰然自若,莫非……流主反应是在他意料
之中?口口声声不参与战事,而流主要杀史藏……>
(进入房内。)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又会采取什么对策呢?这道计,将是你我第三次的对决!而还珠楼台面上已助中原,又说
是只看钱办事,他们到底卖什么玄虚,非去不可。>
(此时,月牙泪敲了敲门入内。)
赤羽信之介:哦,你来了(日语)。
月牙泪:没外人,坐(日语)。
赤羽信之介:嗯(日语)。
(两人落座。)
月牙泪:感觉如何(日语)?
赤羽信之介:哪一方面(日语)?
月牙泪:溘钨斯,功体加乘。
赤羽信之介:……你知情了?
月牙泪;祭司已对我明说。
赤羽信之介:你在想什么?
月牙泪:你只要专心于西剑流,其他交我。
赤羽信之介:祭司又对你说什么?
月牙泪:要你维持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还有呢(日语)?
月牙泪:没了(日语)。
赤羽信之介:是吗(日语)?
月牙泪:坐镇在东瀛本部的伊织还在等我们回去。
赤羽信之介:……四缺其一,回去也已经不全。
月牙泪:这是他的选择,他的觉悟(日语)。
赤羽信之介:觉悟?哈。这个觉悟可对得起你为他担下的罪名甚至失去月牙一族的骄傲?(日语)
(月牙泪想起祭司所言。)
…………祭司:叛徒交你解决。
月牙泪:你是最惜情的人。
赤羽信之介;不,最惜情的人是你,吾不会再为过去的友情惋惜了。(看着戒灵鞭。)西剑流的宗旨,是靠自己维护。
月牙泪:嗯。
赤羽信之介:流主的命令,你真有把握吗?
月牙泪:嗯。
赤羽信之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他在哪里?
月牙泪;只要我想,没有人能逃得出我的追踪。
赤羽信之介:以总司的个性,他在中原必也力求突破。
月牙泪:力求突破的人,不只是有他。
(赤羽不语。)
月牙泪:如同你。
(起身推门离开。)
赤羽信之介:泪,要准备动手,我也该前往还珠楼,嗯……
(亦离开。)

[53:45]
【黄昏?飘渺峰?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来到牌楼外。)
赤羽信之介:<牌楼入口使用道法封闭,能出不能入,嗯……>
(赤羽以内力传音。)
赤羽信之介:酆都月,吾赤羽信之介依约而来了。
(房内。)
酆都月:军师大人,请。
(语落,牌楼术法一撤,赤羽化光而入,来到房内)
酆都月:赤羽大人,楼主已恭候多时了。
赤羽信之介:喔?
(此时,一剑随风也领着丑孔明来到。)
丑孔明:这就是还珠楼。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三集
[47:28]
【还珠楼】
(侍女华儿引赤羽见酆都月。)
酆都月:军师大人,楼主已在等候大驾。
赤羽信之介:哦……传闻楼主不见外客,赤羽能一会楼主是承蒙贵楼赏面,使吾赤羽受宠若惊,或是,贵楼对西剑流有
其他的想法了?
酆都月:这个问题也许军师一见楼主就有答案。
赤羽信之介:哈……带路。
酆都月:请军师大人见谅,还珠楼今日尚有另一位贵客,酆都月无法为你引见楼主。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特别在吾面前提及,代表副楼主你别有用意,有意引吾猜测是哪方贵客。
酆都月:军师大人锐利,华儿,引赤羽大人一见楼主。
华儿:是,军师大人请随我来(赤羽瞥见酆都月腰上白玉环。)
赤羽信之介:<以丑孔明所说,一剑随风所挂为蓝带的白玉环,而副楼主加了金色,这是阶级的区分,或是实力的代表
?>(与华儿离去。)
属下:副楼主,一剑随风领丑孔明到。
酆都月:唤。
属下:是。
一剑随风:参见副楼主。
酆都月:明人前不说假话,丑孔明你要加入还珠楼?
丑孔明:然也。
酆都月:那……你敢当西剑流之人的面前说明你要背叛吗?
丑孔明:嗯?
(还珠楼中,赤羽随华儿前行,楼内道路百转千回。)
赤羽信之介:<以楼阁为建筑主体的还珠楼,由内至外皆是偏向书香名流的设计,走在其中肉眼所见并无异样,但,实
际上以步行方式,楼座却是以八卦为盘,奇门遁甲为布局。而这每一层楼色彩布局相同,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之感,是
不想让吾记住内部吗?或者说,这是对西剑流的挑衅。嗯……隐隐约约有听见轮轴转动的声音,是吾错觉吗?>
华儿:军师大人请进。
(推门而入,门内别有洞天,依山而建,芳园秀色,清幽雅致,更兼琴音虚虚渺渺。)
百里潇湘:(抚琴)由雪临刃血如泓,百里苍茫独千秋,若问明珠还君时,潇湘夜雨寄魂舟
第四集 是魔非魔
[04:28]
【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一会还珠楼主。)
百里潇湘:白雪临刃血如泓,百里苍茫独千秋。若问明珠还君时,潇湘夜雨寄魂舟。
(两人对立不语,眼神交汇。)
赤羽信之介:楼主这首诗,有两种涵义与一种目的。
百里潇湘:愿闻其详。
赤羽信之介:两种涵义,杀人与被杀,一种目的,阴谋。
百里潇湘:哈哈哈,果真闻名不如见面,军师大人请坐。
(赤羽入座,百里潇湘为之斟酒。)
赤羽信之介:一剑随风回应吾西剑流,还珠楼不会外客,因何破例相见?
百里潇湘:还珠楼看钱办事,有利的对象岂能轻易放过?
赤羽信之介:即使是东瀛之人?就算是谋夺中原之敌?
百里潇湘:苗疆的生意我们也接受,那……东瀛又算什么呢?
赤羽信之介:原来还珠楼是欠缺情操的组织!
(百里潇湘闻言一怔,随即放声大笑。)
百里潇湘:哈哈哈哈,死客的情操在于自己的追求,西剑流的情操不也是在为自己的野望?话也明说至此,赤羽大人的
试探可以收下了。
赤羽信之介:那你的追求是什么?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真是步步紧逼。
赤羽信之介:死客之首不敢说真话吗?
百里潇湘:这便要看赤羽大人的出价。
赤羽信之介:吾出价买一个答案,是谁要酆都月前去西剑流?
百里潇湘:死客虽有自己的追求,但买卖仁义在,绝对不透露金主。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百里潇湘:哈哈哈,如果今天是赤羽大人你出价买任务,我们也绝对不透露是你。
赤羽信之介:果然是守口如瓶。
百里潇湘:总是要有商誉。
赤羽信之介:那吾就放弃他的名字,改买他的首级!还珠楼敢接吗?
百里潇湘:……这个价钱恐怕赤羽大人出不起。
赤羽信之介:这个回答有三种意思。第一,此人与还珠楼关系匪浅;第二,此人连还珠楼也惹不起,比方说天下第一剑
的任飘渺。
百里潇湘:第三呢?
赤羽信之介:楼主你有名无实,根本没决定的权利。
百里潇湘:……哈哈哈哈,赤羽信之介的厉害果然名不虚传。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承认第三点?
(百里潇湘不语,起身看着远处群山。)
赤羽信之介:但笑不语是默认?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句句利刃,吾只是一名死客,唇枪舌剑不是我的专长,最怕被人断章取义。
赤羽信之介:吾看,还珠楼皆是伶牙俐齿之辈。
百里潇湘:正因为吾口才驽钝,才需要擅长谈判的助手,比如酆都月、一剑随风。
赤羽信之介:原来如此,是吾多心了。
(百里潇湘回身落座)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还要试探吗?
赤羽信之介:正因为楼主你满怀心事,才需要吾来推测楼主的心事,比如要见吾的真实目的。
百里潇湘:一个旧的秘密,一个新的计划。
赤羽信之介:言下之意是要出价买消息吗?
百里潇湘:见面三分情,卖货也要付出一点好处,买主才会动心。
赤羽信之介:那吾洗耳恭听这个好处了。
百里潇湘:一名是还珠楼得罪不起也与西剑流一同在追踪的人,一名是与西剑流的精神相同,拥有自己的野心也不停争
取的人。

赤羽信之介:喔。
百里潇湘:这是吾百里潇湘能给赤羽大人最大的优惠。
赤羽信之介:吾会好好考虑。
百里潇湘:还珠楼随时等候赤羽大人的出价。
赤羽信之介:嗯。
(两人对饮一杯)

[13:47]
(此时,赤羽步出,丑孔明一愕。)
丑孔明:<军师竟然在此,吾中计吗?>军师。
赤羽信之介:喔,丑孔明,见你在此,是任飘渺之事有端倪或是与还珠楼有共识了?
丑孔明:只有得到在苗疆巫教的线索,其他依然是谜团,吾正打算去巫教遗址一趟,再回西剑流向军师你报告。
赤羽信之介:任飘渺是否温皇这个真相固然重要,但有比流主重生还重要吗?
丑孔明:当然没,但人无信不立,属下与一剑随风相约在前,也担心军师责怪属下,只能将任务完全再回转西剑流,以
求不负军师之令。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你是如此的用心,那就顺道随吾回西剑流吧。
丑孔明:是。
赤羽信之介:副楼主,还珠楼的盛情,赤羽信之介领受了。
酆都月:随时欢迎军师大人再次莅临。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哈。
(与丑孔明离开)

[53:02]
【暗夜?荒野】
(赤羽与丑孔明同行。)
丑孔明:军师,这条路并不是回中原的路。
赤羽信之介:吾要前往巫教的遗址,有问题吗?
丑孔明:军师是要探查关于任飘渺的线索?
赤羽信之介:然也,结果你从还珠楼口中套出什么消息呢?
丑孔明:副楼主酆都月的意思是追踪任飘渺一事要按下。
赤羽信之介:喔,为何?
丑孔明:神蛊温皇在西剑流提出名人帖一事,酆都月说明任飘渺酷爱剑术比试,只要消息一出,届时一定会出现。
赤羽信之介:是吗?
丑孔明:军师似乎有其他想法。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第一个知道神蛊温皇的人是你,但一剑随风又说十年前没这个人的存在,你是如何知道温皇的背景
来历?
丑孔明:<精算的赤羽。>关于神蛊温皇这点……
(此时,一道光影闪过)
赤羽信之介:<嗯……异常强烈的剑气。>
(雨音霜来到)
雨音霜:军师。
赤羽信之介:霜,行色匆匆是有急事通报吗?
雨音霜:是,幻灵眼回报,神蛊峰出现一道不明光体向苗疆而行,藏着异常强烈的剑气,衣川大人要我紧急通报军师大
人。
赤羽信之介:嗯,神蛊温皇人呢?
雨音霜:幻灵眼并没回报温皇离开神蛊峰的消息。
赤羽信之介:嗯,丑孔明、霜,你两人同行即刻追踪方才那道光影而去,调查那道光影到底是谁,任何消息马上回报。
丑孔明:遵命。
雨音霜:是,军师你呢?
赤羽信之介:吾要前往神蛊峰一观神蛊温皇的真相。
(化光急离)
雨音霜:还不走吗?
丑孔明:走吧。<赤羽你走就走,竟然还留霜这个眼线。>
(两人前行)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五集
[51:04]
(此时,赤羽已到神蛊峰外无边崖畔。)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特来拜访。
藏镜人:哼,现世报来啰。
神蛊温皇:那受报应的人就不止是我。
藏镜人:嗯?(此时,史艳文也正在前往神蛊峰途中。)
神蛊温皇:世仇对决口舌之争,史艳文就先交你,赤羽依照惯例就交我。
藏镜人:随便你。(离开。)
(无边崖一道,温皇与赤羽隔空对话。)
神蛊温皇:如果我说,我不想见你呢?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我千里迢迢诚心拜访,你真要打碎我之诚意?
神蛊温皇:人总有不便之刻,恰巧我不便之刻就是今日。
赤羽信之介:你真以为你那小小的无边崖能挡得住吾?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不必过度认真。
赤羽信之介:面对你,能让人放松吗?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真是误解我赤诚之心了。(手一挥,空中浮桥凝现。)请军师你进入一谈吧。
赤羽信之介:哼。(过桥。)

[73:05]
【神蛊峰】
(神蛊温皇正在等待赤羽信之介,而此时,史艳文也正在赶往神蛊峰途中。)
神蛊温皇:不知军师大人此次来访是为何事?
(史艳文路遇藏镜人。)
赤羽信之介:嗯!取你之命。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去意已决,那吾也不再强留。
赤羽信之介:后会有期。
神蛊温皇:不送。
(赤羽转身走了数步后又蓦然停下。)
神蛊温皇:难道是军师大人改变心意了?
赤羽信之介:不管你是不是正式入世,神蛊温皇,下次再见,只有全力的赤羽信之介!
(气劲随话语而发,身后燃起熊熊火焰。)
神蛊温皇:嗯,军师大人这句话我会彻底谨记在心。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呵。
(便离去。)
神蛊温皇:一招之距,天差地别啊。
赤羽信之介:<好个神蛊温皇,将术法与毒术两者融合,不愧是中原天下第一毒。>

【西剑流·神唤大殿】
[52:20]
(祭司看着,面有所动)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此行已达到威压灵界之作用,灵界也反向封闭,短时间内不会在出现阻扰吾等行事,待出云能火
回来便能举手剿灭灵界,届时再论赏罚未迟。
(炎魔闻言放下柳生)
炎魔幻十郎:哼,别再试验吾的耐性。
柳生鬼哭:啊……
赤羽信之介:还有一事禀报。
炎魔幻十郎:嗯。
赤羽信之介:还珠楼经属下一探实为利益为主的组织,并无明确的立场存在,但因其组织跨越苗疆中原地界,目前尚无��
法探出实力为何,又观其副楼主酆都月与泪一斗之能相信实力不逊六部,更有一斗四天王之能。
炎魔幻十郎:再分析。
赤羽信之介:本师认为酆都月的出现是神蛊温皇的买托,但经此一行,属下更认为还珠楼插手之意更甚,因为再如何势利
的组织不可能没地盘意识。
炎魔幻十郎:何种处置方式?
赤羽信之介:委托还珠楼追查天下第一剑任飘渺并杀之,一来能探其立场,二来就算还珠楼不是任飘渺的对手,削其势
力也是功效,三来如果真杀了任飘渺,天允山之战又减了一人。
炎魔幻十郎:可以,就这样办。
祭司:禀流主,属下有一事报告。
炎魔幻十郎:嗯……说。
祭司:鬼夜丸成功在剑无极的意识中解开进入神蛊峰之法。
炎魔幻十郎:喔……
祭司:现在咱们不用再被峰上的无边崖或是其他结界所限,可以随时尽全力剿灭神蛊峰。
炎魔幻十郎:嗯,很好,那率领大军平了神蛊峰。
(赤羽出列)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且慢,那天允山名人帖一战……
炎魔幻十郎:有差别吗?
(赤羽闻言一愕)
炎魔幻十郎:甲子名人录在手,只要找出刀剑拳掌两位列名者就能开碑,谁开启不是一样吗?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好得了:想在本流主面前玩弄智慧的人,吾就让他清楚,心中只有杀戮的人是无法算计。
赤羽信之介:是,属下明白,那属下自愿请命带回神蛊温皇的首级!
(在场众人皆惊)
炎魔幻十郎:喔…赤羽,这样的说客何以引起你的兴趣?
赤羽信之介:此人三番两次阻扰组织行事,但因吾需顾全流主重生之任,所以必须可以保留西剑流实力,不能全力与他
正面相对。现在各部人员已到,更有流主威世武力在后,如此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身为西剑流军师,吾不容许任何人
轻视西剑流的强势!
炎魔幻十郎:很好,赤羽,我问你,智斗与武力,你选的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智者算计的是最后的结果,武人展现的是毕生的尊严。
炎魔幻十郎:所以……
赤羽信之介:此时的吾是彻彻底底的武人,是欲全力求胜的赤羽信之介!
炎魔幻十郎:嗯,(起身)赤羽听令。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本流主令你前往神蛊峰,以武力除掉神蛊温皇,准胜不准败!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让所有人知情,抗吾便是抗天,抗天之人必死无疑!
众人:是。

[61:05]
【西剑流】
(神唤后殿,赤羽信之介在镜前静思,衣川紫手捧长刀在外。)
(蓦然,赤羽慢慢起身,披上战袍,红扇猛然一展,缓步离开,衣川紫紧随在后。)

[66:02]
【无边崖】
(赤羽与衣川紫来到。)
赤羽信之介:好一句诚心跨出一大步,迷茫之中亦有路!
(赤扇飞转击碎路牌,同时还珠楼各路人马亦来到观战)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今,将让天下第一毒成为绝响!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七集
[14:22]
【无边崖】
(赤羽与衣川紫来到。)
赤羽信之介:好一句诚心跨出一大步,迷茫之中亦有路!
(赤扇飞转击碎路牌,同时还珠楼各路人马亦来到观战)
神蛊温皇:哎呀,(温皇现身)军师大人为何怒气翻腾呢?石碑是无辜的。
(赤羽眼神凌厉)
神蛊温皇:看军师大人的神情,今日之事定是非同小可。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还记得上次见面,我所说过的话吗?
神蛊温皇:承蒙军师的厚爱,此事吾谨记在心。
赤羽信之介:很好,那,赤羽信之介,今日,便要让天下第一毒成为绝响!
神蛊温皇:嗯……
(还珠楼众人站在远处观战)
沉默,无声,微微风尘中,夹带着压迫的气氛,慢徐的呼吸,仍掩盖不了欲吞食天地的斗志,突然
(赤羽一甩披风,双脚在地上划开,张开的羽扇,寸寸逼迫温皇)
(温皇后退防守)
解除界限,不再留守,赤羽起手之间全是毕生绝学,毫无保留的对斗,只为眼前,是今生认定的最大强敌
赤羽信之介:朱雀天火!
神蛊温皇:一指风雷!
招式未变,心态已改,堵上性命的生死之斗,威能已非同日可语。
(两人一守一攻,酆都月若有所思)
赤羽信之介:若再保留,你将含恨而终。
神蛊温皇:蓝蝶毒雾!
毒蝶再出,蓝雾顿现,神蛊温皇再展毒功绝学。
赤羽信之介:同样之招,何能伤吾?赤凤朱焰!
温皇之招连番被破,转刻之间神式再起。
(温皇后退于空中,聚毒于掌。)
神蛊温皇:蚳蛊蛱杀!
(赤羽飞身躲开,衣服还是受到一点毒气沾染)
赤羽信之介:《集毒于掌,又合雷电之术,虽是上层,但也非达极致。》赤凤烨舞!
(赤羽朱扇配上招式,温皇强行挡招,虎口流血。)
神蛊温皇:(不动声色把染血的手臂后负)军师之威果真不凡。
赤羽信之介:神蛊之名确实尔尔。
神蛊温皇:那就请军师大人再赐招了。
(起手,运气,攻向赤羽。)
赤羽信之介:《名列天下第一毒,毒术无双。何以如此轻易就能破解,莫非其中有诈?》(击退温皇)《既然他的毒术非是
天下第一该有的水准,那只剩一个可能的解释。》(合起扇子)《任飘渺》(运气唤出灵属之器)
溘钨斯之能冲天贯地,气劲融合赤羽的灵属之器,人剑合一,威势磅礴。
赤羽信之介:凤羽天凰!
神蛊温皇:风神雷驰!
(极招相对,温皇口出朱红。)
赤羽信之介:再不出剑,就绝命了。
(温皇沉默)
赤羽信之介:朱凰蚀炎!(手挽剑花,决心要让温皇含恨。)
温皇:哎呀,我败了。(缓缓下跪)
赤羽信之介:嗯?(距离温皇颈后三寸处停住长剑)

[36:36]
(赤羽提剑欲杀温皇,千钧一发之刻,温皇下跪投降)
神蛊温皇:不愧西剑流军师,吾彻底败了。
(众人诧异)
神蛊温皇:而且败得心服口服。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在玩什么把戏?
神蛊温皇:在军师大人的慧眼之下,我哪敢造次。军师大人武艺超群,温皇自认远远不及,虽然这条小命尚不足道矣,
但吾仍是十分的珍惜,既然注定败的彻底,倒不如自行投降,以换取生存空间。
赤羽信之介:就算投降,你也不能存活。(刀立起逼近一分)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何必这般薄情,若军师大人肯高抬贵手,神蛊温皇愿助西剑流一统天下。
赤羽信之介:天下早在吾西剑流之手,神蛊温皇,你的假意投降对吾起不了作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全力战死,二
是当场自尽。
神蛊温皇:我有第三的选择。
赤羽信之介:回答错误。(抽刀,挥刀欲杀温皇)
神蛊温皇:不动不兵一卒,让你等取下苗疆。
赤羽信之介:嗯?(刀在温皇脖子一寸处停住)
神蛊温皇:就不知第三个选择,军师大人可有兴趣?
赤羽信之介:虚假之言,何足为信?
神蛊温皇:以吾生命做赌注,我怎敢假言相瞒?
赤羽信之介:你已无生命为赌,更况区区苗疆,西剑流必有能力取下。
神蛊温皇:但也必须损兵折将,这非是作为一名西剑流军师所乐见。
赤羽信之介:《留下温皇虽有风险,但若真能不损一兵一卒拿下苗疆,这个诱惑确实不小,暂留他之命,而后再杀也无��
不可。》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考虑得如何?
赤羽信之介:(收刀)说,是何方法?
神蛊温皇:唉,军师大人,你这是越级啊!
赤羽信之介:嗯……(若有所思)
神蛊温皇:(站起身)吾要见西剑流之主。
赤羽信之介:与吾说,亦是同样。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你这不是占吾便宜吗?吾若说了,你仍然杀我,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赤羽信之介:你不说,仍然要死!(挥刀)
神蛊温皇:让吾见流主一面,听完之后要杀要割,仍凭处置,就算我再有盖世神功,在你西剑流本部之内,又能如何?
(赤羽衡量利害和可能性关系)最重要的是,军师大人,你并没任何的损失,而吾要的,也只是亲口听到西剑流之主一
声饶赦,即此而已。
赤羽信之介:我可以让你去见流主,但要先封住你的功体。
神蛊温皇:精算的军师大人啊!(张开双臂)
赤羽信之介:哼!(上前点穴)走!

[1:11:55]
(西剑流,赤羽带着温皇回家)
赤羽信之介: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嗯?为何你没杀掉神蛊温皇?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神蛊温皇表示,他愿献取下苗疆之计,换回他之贱命。
炎魔幻十郎:喔~你要助我西剑流,统辖苗疆?
神蛊温皇:欲求流主赦命,当然要有所牺牲。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八集
[4:26]
(炎魔欲杀温皇)
西剑流之内,炎魔厉掌逼命,却见温皇羽扇轻摇,淡然一句。
神蛊温皇:黑白郎君。(炎魔停住攻击)流主若要温皇之命,温皇也只能任流主宰割,但同时流主也失去了与一代高手对
战的机会。
炎魔幻十郎:就算没有你,我西剑流也有办法让黑白郎君现世。
神蛊温皇:流主真有把握?
炎魔幻十郎:那你又何来自信?
神蛊温皇:因为我握有让黑白郎君恢复的关键。
炎魔幻十郎:喔~(炎魔收掌,坐回宝座)说!
神蛊温皇:黑白郎君现分化为黑龙白狼两体,若要让其恢复,所要便是黑龙,愿意与白狼合体。
赤羽信之介:据我所知,黑龙现在人在还珠楼,就算你有办法让他们合体,还珠楼也未必肯放人,再说,黑龙十分抗拒
白狼,如何让他们合体?
神蛊温皇:关键仍是,忆无心。
赤羽信之介:又是忆无心。
神蛊温皇:忆无心不止可以牵制藏镜人,同时也是让黑白郎君恢复的关键,至于还珠楼方面,吾自能应付,军师大人不
用费心。
赤羽信之介:嗯……
炎魔幻十郎:这个忆无心究竟有何本事,为何能对藏镜人与黑白郎君两人造成影响?
神蛊温皇:他的本事在于他的来历。
炎魔幻十郎:原来如此,这确实是很好的筹码。
桐山守:流主,温皇所言看似合理,却不一定是真实。其可能性有待商权,待出云能火回报藏镜人的消息后,再行判断。
神蛊温皇:流主与其派人调查藏镜人的来历,何不把握眼前送上门的消息,相信我这个本地人应能满足流主的好奇。
炎魔幻十郎:你刚才所说,有几分的可能?
神蛊温皇:九成的把握。
赤羽信之介:没实际的证据,一切都只是推论,不足采信。
神蛊温皇:纵是推论,要牵制藏镜人已绰绰有余,而黑龙与忆无心之间的情份,也确定了他的价值。
赤羽信之介:一名忆无心,并不能抵消你数度与西剑流作对的行为。神蛊温皇,你想以此换取生机,未免天真。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你的无情真是使我心痛啊!
赤羽信之介:这般假惺惺的作态,只是徒增他人的厌恶。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我向来一片诚心。
赤羽信之介:你的诚心总是别有所图。
神蛊温皇:哎呀,军师大人真是冤枉我了。
赤羽信之介:是吗?既然要我相信你的诚心,何不提出更实际的贡献。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有何要我效力之处?
赤羽信之介:甲子名人贴的越战,即是你所提,那除了负责风云杯的开启之外,你还必须处理对战规则相关事宜。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何必这般麻烦,甲子名人贴流传中原已久,自有其对战规则与方式,何不就此沿用。
赤羽信之介:此战虽是天下第一之争,但这次更说是势力划分之战,其规则自当与以往有别。
神蛊温皇:听军师所言,似乎已有腹案。
赤羽信之介:即使主意在划分中原武林势力,那就必须以中原所有派门为赌,胜者,可掌有中原派门的统领权,所有派
门皆需无条件臣服,战后亦不准再有地盘之争。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此计,真是一劳永逸之法。
赤羽信之介:你有所不满?
神蛊温皇:战斗本就该承担一定的风险,对于此点我并无异议。
赤羽信之介:另外,更要立下一个保证,以免中原人输了反悔。
神蛊温皇:这才是我应担忧之事吧。
赤羽信之介:中原人向来做事不凭信,如要让风云碑之战更有公信力,就要有更有力的承诺。
神蛊温皇:所以?
赤羽信之介:我要史艳文在对战规则上背书,用以立信。
神蛊温皇:选择中原领袖史艳文为此战背书,军师大人好深的算计。
赤羽信之介:如我要你负责让史艳文签下此份协议,不知是否为好深的算计呢?
神蛊温皇:只有史艳文一人的保障,怕是不够吧?
赤羽信之介:史艳文为中原精神指标,他若同意,中原人多半不会反对,剩下的,就是他的问题了。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真熟知用人之法啊!
赤羽信之介:所以这项任务才非你莫属。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既然如此看重在下我,我岂能让军师大人失望?
赤羽信之介:距约定开碑之日只余一日,在此期间内,你若不能取得史艳文背书,就代表你办事不利,西剑流将会取回
你暂寄之命。
神蛊温皇:唉,一日吗?真是严苛的考验啊!
炎魔幻十郎:让你多活一日,是便宜你了。
神蛊温皇:既然流主愿意给我机会,我怎能拒绝,明日之前,温皇定让史艳文签下协议。
(赤羽取出卷轴)
赤羽信之介:此为甲子名人贴对战规则,待史艳文在上面签名背书之后,再将其送回西剑流。(交卷轴给温皇)希望明日
能看到你的诚意。
神蛊温皇:我不会让军师大人失望,请。
(转身离开)
桐山守:流主,真要这样放过神蛊温皇吗?此人心机深沉,城府难测,是为一大忧患,让他就此离开,犹如纵虎归山,
后患无穷啊。
炎魔幻十郎:无妨,我倒要看他玩什么把戏。
赤羽信之介:祭司,温皇虽然就此离开,但他也未必安然。
桐山守:此话怎说?
赤羽信之介:我与他交手之时,发现他的毒功称不上天下第一毒的名号,反而在我施展剑法之时,突然言败,此种种异
行,再再暗示他的正真身份。
桐山守: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
赤羽信之介:没错,既然他有意玩弄手段,那我也自有应对之法。
炎魔幻十郎:你想怎么做?
赤羽信之介:一个人想隐瞒身份,有很多理由,或者为恩,或者为仇,或者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总之,他不想现身台
面,咱就利用此点,让他为西剑流办事,至于他的真实身份,就由他人之手来揭穿,西剑流便能坐收渔利。
炎魔幻十郎:嗯,准。
赤羽信之介:另外,忆无心一事虽无实际的证据,但亦可行一试,不知流主是否要派人将他擒回?
炎魔幻十郎:让神田京一与衣川紫前往捉回忆无心,阻碍者,杀。
赤羽信之介:是。

[63:28]
百里潇湘:短期之间再度来访,赤羽大人是有了决定
赤羽信之介:买卖要得利,所有条件皆需谨慎评估
百里潇湘:那我是否能将赤羽大人此行视为进一步的交涉,赤羽大人请坐
赤羽信之介:(走过去)楼主依然心事满怀
百里潇湘: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赤羽信之介:萦绕于心的秘密,亦需寻得出口,积压于心易成心病,就我观察,楼主,你已届病入膏肓
百里潇湘:(仰头饮了一杯酒)赤羽大人是有意成我良药
赤羽信之介:不妨一试
百里潇湘:那就看赤羽大人是否有让我说出心中之秘的价值
赤羽信之介:就这不知楼主所言的价值,是重情还是重利
百里潇湘:人情虽重,但对死客来说,利益同样诱人
赤羽信之介:若情义与利益有所冲突呢
百里潇湘: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赤羽信之介:嗯,这是避责之词吗?
百里潇湘:是原则,亦是保命之策
赤羽信之介:对于天下第一件,楼主是情论,还是用利计
百里潇湘:专业的买卖人,总是与客户站在同样的立场
赤羽信之介:我与任飘渺,楼主又会作何选择呢?
(气氛一下子紧张)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是在逼我表态吗?
赤羽信之介:诚意也是评估买卖的要素之一
百里潇湘:若无意,还珠楼内岂容赤羽大人的身影
赤羽信之介:嗯,他的下落,有一个方向值得注意
百里潇湘:喔~~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九集
[11:59]
赤羽信之介:嗯,他的下落,有一个方向值得注意
百里潇湘:喔~~赤羽大人认为,还珠楼查了多年的任飘渺,还不如你们西剑流的消息清楚啰
赤羽信之介:其实这个人,还珠楼早已注意
百里潇湘:愿闻其详
赤羽信之介:正是还珠楼百般试探的人,神蛊温皇
百里潇湘:原就有所怀疑的人,似乎不成交易,以赤羽大人的智慧,应不会犯下此错,除非(仰头喝了一杯酒)赤羽大
人已确定了他的身份
赤羽信之介:楼主认为呢(端起桌上的酒喝)其实,神蛊温皇是否是任飘渺根本就不重要
百里潇湘:喔~~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与任飘渺之间,必定有所关系,但究竟是何种关系,真有查明的必要吗
百里潇湘:嗯
赤羽信之介:楼主应当知晓,明日便是天下风云碑开启之日,风云碑提前开启的条件,便是要四名天下第一共同破之,
目前除了史艳文与藏镜人之外,其他天下第一尚未有所动作,当然,这也包括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究竟想说什么呢
赤羽信之介:在我西剑流刻意之下,温皇必须为风云碑之战做见证,开碑之时他必然到场
百里潇湘:那又如何
赤羽信之介:楼主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吗?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之意,是希望还珠楼对上温皇
赤羽信之介:我这是为楼主制造机会啊
百里潇湘:以西剑流之能,杀温皇犹如探囊取物,为何还要还珠楼出面,而不自己动手
赤羽信之介:任飘渺对于西剑流,只是可能的阻碍,但对楼主而言,却是心头之患,西剑流能放纵任飘渺,还珠楼却容
不得他在世
百里潇湘:但是温皇这个人,却是对西剑流最大的阻碍,非是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阻碍利用得当,亦能成助力,但对还珠楼,任飘渺唯害无益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真能如此肯定
赤羽信之介:如果温皇真是任飘渺,他会针对还珠楼还是西剑流?我赢的起温皇只是温皇,楼主输得起温皇不只是温皇
吗?
(气氛凝重)
百里潇湘:为了借还珠楼之手铲除敌人,军师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这种程度的恐吓,只是会让人感受到藐视的不悦啊
赤羽信之介:楼主言重了,何不说是联手互惠,铲除相同的敌人呢,神蛊温皇若真是任飘渺,那楼主便遂了心愿,就算
不是,杀了他,交接了我西剑流这个庞大的组织,所以,不管是何种结果,对楼主皆是有利
百里潇湘:这笔交易赤羽大人算的真精妙啊
赤羽信之介:楼主之意是接受这项提议了
百里潇湘:华儿,送客
华儿:先生,请
赤羽信之介:(站起身)赤羽期待楼主的消息(转身离开)
百里潇湘:《好个赤羽信之介,句句皆切中我的要害,不过(端起酒喝)借刀杀人,只怕刀伤自身啊》

[32]
(西剑流大厅)
炎魔幻十郎:还珠楼是如此回应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嗯,神蛊温皇暂由还珠楼去处理,你专心负责天允山之事
(泪走进)
月牙泪:参见流主
炎魔幻十郎:人头呢
月牙泪:逃脱了
炎魔幻十郎:哦~鬼夜丸,说明当时的情况

鬼夜丸:【是】
赤羽信之介:嗯?宫本总司带走风间始
炎魔幻十郎:你知道他的用意吗?
赤羽信之介:宫本总司向来极不认同以术法控制人的手段,属下猜想,他应是想替风间始摆脱控制
鬼夜丸:嘿嘿嘿嘿。我的控制之术岂是这么容易解除
炎魔幻十郎:为何不想办法突破宫本总司的结界,继续追击
鬼夜丸:这是月牙大人的意思
炎魔幻十郎:你作何解释
月牙泪:结界之术非是属下的专长
炎魔幻十郎:所以你就自作主张放过宫本总司,哈哈哈。
月牙泪:检讨。加强,再战
炎魔幻十郎:检讨,加强,再战,哈哈哈,废物,任务失败不知悔改,放你们一次,你们却对本流主得寸进尺,(捏拳
击向坐椅)桐山守,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西剑流四天王吗
桐山守:流主息怒,是我管教不当,桐山守自愿请罪
炎魔幻十郎:哦~违背组织之令该当如何
桐山守:这……
月牙泪:(下跪)一人做事一人当,月牙泪愿受戒灵鞭之刑
赤羽信之介:《泪,这不是私放的觉悟》
炎魔幻十郎:你有觉悟?
月牙泪:是
炎魔幻十郎:很好,西剑流要的就是这种担当(伸出手)
赤羽信之介:(取出戒灵鞭给炎魔)
炎魔幻十郎:依西剑流惯律,天王犯罪双倍罚之,需受两边,你站起来
(月牙泪站起)
炎魔幻十郎:(鞭子打向站在一旁的祭司)
桐山守:啊(吐血)
赤羽信之介:啊,祭司大人
鬼夜丸:师尊(上去扶住祭司)
桐山守:退下!(鬼夜丸退下)第二鞭,请流主责罚
月牙泪:(站出来)是我的失败,罪由我受
炎魔幻十郎:对,她的错,要由她承担,你的错,由你承担(戒灵鞭抛给月牙泪)你们都有受刑的勇气,可是没完成任
务的觉悟,既然下不来手杀死叛徒,那就要对自己人下手,剩下的一鞭,你自己动手吧
月牙泪:是我的错。何必牵连他人
炎魔幻十郎:杀鸡儆猴,才能让你们知情,对敌人的留情,就是对同志的残忍,本流主已经对你们网开一面,还是要我
亲自动手
桐山守:动手!
月牙泪:(忍痛挥向祭司,随即抛掉鞭子上去扶住祭司)
赤羽信之介:(不忍别过头去)
炎魔幻十郎:下回,你们还会再失败吗?
桐山守:绝对不会失败,你们说呢
赤羽信之介:绝无失败
炎魔幻十郎:很好
赤羽信之介:《炎魔幻十郎,原来早已洞悉我等对祭司是绝对忠诚,而他不说一体同罪,因为泪根本不畏死亡,可是牵
扯到祭司的生死,泪》
(邪马台,光流进屋)
邪马台:怎么会这样,现在是什么状况
炎魔幻十郎:任务失败的下场,我只听喜不听忧
邪马台:禀流主,人关进地牢了
炎魔幻十郎:这才中听
赤羽信之介:恭送流主
(炎魔幻十郎离开,泪运功给祭司治伤)
鬼夜丸:祭司
邪马台:守,你怎样
桐山守:不必多问,你与天海光流先随流主回复任务
邪马台:守,你是又逞强啊(两人离开)
桐山守:好了!(推开月牙泪,踉跄扶墙)
月牙泪:是我的错
桐山守:宫本总司不会再回到西剑流了,从今以后,对叛徒绝对不再手下留情,知道吗
月牙岚:我明白了
赤羽信之介:祭司
桐山守: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但非常时刻,流主有令,不能违背
赤羽信之介:(沉默)
桐山守:我说的话你们也不听了吗?
赤羽信之介:不敢,祭司大人,无论如何,让衣川为你疗伤
桐山守:不用,鬼夜丸扶我回灵唤大殿,你们各自去执行任务
月牙泪:可是
桐山守:全部退下吧(众人离开后桐山守又吐了一口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