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合影

 

“杏花。温皇在我这寄存了一段信息给未来的你。你现在想要查阅吗?”荒星之上,杏默两人正漫步于满地艳红之中,默苍离突然说道。

“嗯?当然要查阅啊。给未来的我?什么时候的事?”杏花君有些意外,他想也不想就要求查阅。

就在两人停下脚步时,温皇的3D全息影像就出现在杏花君面前,用羽扇拍着他的肩膀,凝视着他的双眼笑道:“老同学,我相信有朝一日,你会想起向默苍离调阅这段扫描数据。所以我就通过这个方式向未来的你留言,你的密码可不可以设得有点难度?完全没有挑战性啊!我一点都不愉悦。”

杏花君还在思考温皇说的是什么密码的时候,竞日的3D全息影像就出现在温皇身后说:“你温皇号称人类绝智,无论杏花君设什么密码,都能被你猜到的吧。”

“也许让默苍离给他设密码,我大概就猜不出来了。”温皇便回过头去回道。

竞日笑道:“那前提是他必须让默苍离习得情感。这样在程序运行时,情感判定大于指令判定,才能拒绝运行最高权限的指令。”

“是啊,”温皇又转过头来,对着杏花君微微一笑,“我正是在刺激老同学对这个研究项目的积极性。”

说完,温皇和竞日的3D全息影像就消失了。杏花君呆立原地,将那信息里的话回味了有数分钟之久,才问默苍离:“温皇有没有给这段信息加密?有没有指示这段信息在什么情况下向我传递?”

“都没有。”

“那……你主动询问我是否查阅这段信息是根据了什么指令操作的?”

“是根据我的判定。要对付温皇和竞日,你首先必须掌握更多的信息。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你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对方欺压坑害。那段信息你及早查阅,有利于你对现况的了解……”

然而,杏花君在听到第一句回答之后,就已经心不在焉起来。默苍离的关注点在于他们与温竞两人的对抗,而他的关注点在于默苍离的情感习得,他确实如竞日所言,并不把这种对抗当一回事,觉得其实无聊又幼稚,他也没有每天跑去算计人的兴致。

等默苍离说完很久之后,他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盯着对方的双眼,有些忐忑地颤声问:“苍离,你刚才提供那段信息的查阅,是在没有指令下自我判定的操作。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就此认定你已经初步习得了情感呢?”

“我没有违背任何已有的程序。根据温皇的鉴定标准,我并未完成情感习得。”

“总有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嘛。你起码已经有明显的好恶表现了。比如你讨厌那些你认为愚蠢的智能,但喜欢我这个其实也很愚蠢的人类。”

“杏花,你并不愚蠢。你的智商在人类中处于上等水平,尤其是在你的专业领域,被发挥得最为充分。”

“那还真是多谢夸奖啊。”被心头所爱夸奖的滋味真是奇妙,杏花君感到既有些害羞,又有些雀跃,还有些莫名心虚和一丝惶恐,没来由地患得患失。

“你有说不完的优点。”对方又继续说道,语气平淡,听起来严肃认真。

“哦?那缺点呢?”他听着默苍离的话开始有些飘飘然。

“笨。”

哎?亢奋的心猛然从云端被摔到地上,杏花君瞪大眼睛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刚才谁说他是上等智商的?

“什么地方笨啊?”

“在专业领域以外所有的言行包括内心思考。”

“内心思考?我想什么你能判定?”

“不费吹灰之力,如同温皇破解你设的密码一样。”

杏花君停下脚步,看着默苍离坏笑道:“苍离啊,猜猜看我现在想要对你做什么。”

“给我戴那副调缓镜。”默苍离淡淡地瞥了一眼杏花君和他鼻梁上正戴着的服务智能送来的调缓镜,在一瞬之间就给出了回答。

“啧,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他便笑嘻嘻地掏出之前那一箭穿双心的绿色眼镜给默苍离戴上,然后心满意足地左看看右看看,“戴上之后可爱多了。你应该有留影装置吧,我们合个影。”

“嗯。”默苍离在两人面前展开了电脑光屏,光屏像一面镜子般映照出两人的上半身。

“苍离啊,跟我一起笑。”杏花君对着电脑光屏搂着对方的肩,亲密地把头贴在一起,脸挨着脸,露出灿烂地笑了起来。接着电脑光屏闪了一下后,就消失了。

“杏花,帮我拿着,我要打印留影。”默苍离将手里的铜镜塞给杏花君后,伸出双手,掌心向着地面张开,两道光柱从掌心射出,在地面汇成一块铜镜镜面大小的圆形区域。数分钟后,光柱消失,地上便有一块扁平圆形晶体被分割了出来。

“苍离你还真是万能啊!”杏花君一边感慨一边把铜镜还给对方,便迫不及待地弯腰将那块晶体拿起来,轻轻用手抹了抹表面,细微的晶尘被拭掉,就露出了晶体内清晰的纹路来。他们的影像以3D微缩地方式刻在了晶体之中,看上去栩栩如生,精致入微。

杏花君拿着留影晶片翻来覆去地看得兴致盎然,看时还不忘细细地把晶片上粘着的晶尘吹拭掉。等把晶片擦得光洁无尘了,他也看够了。

“你看。我戴这副眼镜真是帅,尤其是有这么可爱的你在一旁当陪衬。”他把晶片递到默苍离眼前说。

晶片中,杏花君戴着时尚复古款的眼镜,有型而迷人,笑容更是深情款款。而默苍离虽然被那副眼镜遮去了半边脸,却依然能从心性镜框中窥见他弯弯的笑眼,上扬的嘴角更是透露出可爱假象之外真正的动人魅力。两人身后的血地和远处的星带也都被清晰地刻了出来,使得整个合影洋溢着火红的浓情蜜意与绚烂的浪漫气息。

“嗯。确实好看多了,因为眼镜挡住了你习惯性皱起的眉头。”默苍离接过晶片,对准铜镜镜面一扣,整个铜镜发起耀眼的光来,等光芒变弱,杏花君再定睛去看时,那快晶体已经完美地镶嵌入铜镜表面了。

杏花君见对方把晶片镶在铜镜里,又欢喜又纠结。一想到默苍离会时时刻刻捧着两人的合影,就有种甜蜜感,但他又不希望合影被别人看到,而且他自己也想要一份。

“我打印了两份。”仿佛是看透了对方心思一般,默苍离说着蹲下身去,从晶体原先所在位置的凹陷处摸出一颗大约拇指头大小的圆珠。

“这么小!还要用投影仪才能看得清楚。”杏花君接过晶珠看了看,还是略感遗憾道。

“再大你就不好随身戴。”

“咦,你要随身戴着?”

“你不是那样想的吗?”

“呃……”干嘛不直接打印成戒指啊?杏花君忍住了没说出口,心里在拼命劝说自己这只是普通的旅游合影,又不是定情物,再说……

“做成戒指太招摇,你不希望被别人看到问起,尤其是温皇和竞日。”默苍离在同时把他想的话说了出来,吓他一跳,幸好还有后一句解释,不然他简直要以为读心仪被温皇和竞日发明出来,偷偷安在默苍离身上了,“这些是我根据对你的分析得出的判定,难道不正确吗?”

“正确正确,知我者苍离也~”杏花君收好珠子,牵起默苍离又继续往前走。

“知你者还有温皇、竞日、以及……”

“苍离啊,这种时候就不要做补充说明了。”

 

他们绕了个小圈,又走回了最初的登陆点。那里已经看不到悬浮的太空船了,只有一个100平米完全的太空室,除了厕所的隔间被弄成了半透明雾状隔绝视线之外,其余都是透明的,还未进入就能将室内一览无余。

进门就是一个游泳池一般大的双心形浴池,在较小的那个心形池中有高高的喷泉,池中的水位也很浅,看上去应该是冲澡池,而另一边大得多心形池里水位很高,还能看到水面在阵阵涌动,似乎设有按摩功能的水流。

浴池与床之间隔着一间心型的厕所隔间,似乎是用荒星上的晶岩打造的,看上去像是一道华美的装饰性屏风,将洗浴地和就寝地暧昧地半遮掩分隔,比完全的分间更具有旖旎的风情。

床是双倍双人床大小的透明水床。这种水床是现代人性爱时才会使用。当一个人买了水床回家,就说明他开始有了性生活。如果一个人的家里只有水床而没有休眠舱或者复古床,那么他将会被大众认为是一个沉溺性爱、过分放浪的人。于是,太空室里没有另外安放两个休眠舱的安排,就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暗示在这个没有任何其他生命存在的星球上,唯一的两名访客将拥有为时七天的荒淫生活。于是,接收到心理暗示的杏花君心怀不轨地偷瞄起身边的默苍离来。结果对方突然说话,吓了他一跳。

“只是一些看似不寻常的家居摆设,就能让人类接受到强烈的性暗示,真不知是该感叹人类太愚蠢,还是该感叹情感的微妙难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