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始祖

 

度假归来的隔天早上,杏花君有些心怀忐忑地走进研究所,简直三步一眼地不断瞥着并肩而行的默苍离。虽然默苍离说过,只要他不答话,温皇和竞日一定会遵守谈判协议不会追问,但他还是觉得至少要交代些什么吧,他和默苍离之间去的时候是一个样,回来的时候是完全另一个样。假如换做是自己站在温皇和竞日的位置上,不好奇死才怪,而且还不能追问,憋都会憋死的吧。

可是他又能向两位合作者交代呢?现在他和默苍离是炮友关系?真这么说的话,不但温皇,就连竞日也会笑他十年的吧。可要嘴硬说两人是恋人关系,温皇一定会嘲笑他自作多情,默苍离还不懂爱。

“杏花,你要习惯。”默苍离并没有回看一眼杏花君,冷漠地直视着前方行进,仿佛又成了度假之前冷若冰霜的类人智能。

杏花君强作镇定地不再去看默苍离,也学着他的样子,目不斜视往自己的实验室走去,不知不觉带上了慷慨赴死的凌然气势。在经过九算实验室时,他忍不住放慢速度,转头去看了那个一直冒充类人智能实验室,实则是尖端武器实验室的所在。

默苍离也在同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九算实验室的门。杏花君刚窃喜对方跟他心有灵犀,九算实验室的门就开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少年出现在门口。

那个少年生得浓眉大眼,脸蛋圆圆,好似婴儿肥未消,黑发蓬松,本该是个朝气讨喜的孩子。但他却有着与年龄十分不相称的神情,以一种傲慢睥睨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他先是轻蔑地扫了杏花君一眼,就去打量默苍离。那一眼让杏花君觉得,他简直是在用鼻孔看人。

默苍离也在冷漠地居高临下注视着少年。两人一动不动地沉默对视了数分钟,在杏花君感到莫名其妙,想要开口询问发生何事时,那少年终于开口了,一边缓缓低下头,一边用一种极不情愿的语调对默苍离说道:“见过始祖。”

“你是第几代?”默苍离的回话很冰冷,杏花君觉得似乎能听到金属质感,这让他更诧异地看着两人的对话。

“第三代。”

“名字。”

“玄之玄。”

“嗯。”默苍离转身就走,玄之玄也在同时抬起头,转身走回九算实验室去,进门之前,他回头敌视地又扫了一眼杏花君。

杏花君在原地愣了数秒,才赶紧追上默苍离问:“刚才那个玄之玄也是类人智能?”

“是。”

“看不出啊,他看起来比你有情绪多了。第三代是什么意思?他刚才叫你始祖是怎么回事?”

“他是以我的程序代码为基础构建的第三代类人智能。这相当于他的基因源自于我,所以称我为始祖。”

“你们刚才互相扫描了那么久是在干嘛?互相对接灌输讯息?”

“是,也不是。”默苍离看了杏花君一眼,似乎在选择人类能理解的表达,“大概类似于你们做的DNA亲属关系鉴定。”

“那他刚才对你俯首,是因为你是始祖?”

“不,因为我是最高级类人智能。”

“咦?新一代不应该比老一代更先进吗?他都第三代了,你这个始祖还是最高级?”

“因为他只继承了部分我的程序基因,没办法与我抗衡,所以必须向我臣服。”

“这么厉害!”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实验室,温皇和竞日一如往常地坐在老位置上,喝着早上开工前的第一杯咖啡,看见杏花君和默苍离一路谈论着进门,也都司空见惯似的,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杏花君在看到温皇和竞日时,才想起自己原本在紧张的事情,正要不知所措时,竞日就对他招手笑道:“快来尝一尝羽国口味的咖啡。”

“羽国咖啡?”杏花君只知道那是个相对较远的国度,苗疆与之隔了一个中原和海境。他跟大多数苗疆人民一样,对羽国的认知只有一个,就是那个闻名宇宙的恋爱专家兼畅销小说家凰后来自羽国。

凰后几乎是全宇宙公认的最富传奇色彩的女人。除去她辉煌的学术成就与事业不谈,她的爱情与婚姻最为大众津津乐道,她的事迹被编成各种不同的版本,一直出现在娱乐界作品中经久不衰。她嫁入皇室,成为羽国第二任王后,魅力依旧没有褪淡,甚至更具号召力。在羽国国王新亡,嫡长子继位不久后,她就传出了与七王子雁王的绯闻。

“凰后正在苗疆进行学术访问,老同学你不知道吗?”温皇见杏花君有些反应不过来,便问道。

“也就这两天的事而已,他哪里有空了解时事新闻,当然是不知道的。”竞日笑着代答道。

“羽国咖啡好喝吗?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杏花君觉得再说下去,就要说到他想回避的话题了,赶紧坐过去,拿起给他准备的咖啡就喝,然后舔了舔嘴角赞道,“每次都能在竞日这边尝到外国货,真是本实验室一大福利啊!”

“这个是你喝的。”默苍离也跟过去坐到杏花君身边的空位上,竞日像对待另一名实验室成员一样,笑着给他推去了一个玻璃茶杯。碧绿的液体看起来清爽怡人,很像夏天会喝的青柠檬汽水,但杏花君闻到了熟悉的淡淡茶香味。

“这怎……”他正想问默苍离怎么能喝东西时,默苍离就已经优雅地端起杯子,喝了起来。他喝得很慢,像是老道的茶客在品茗,光是看着他喝,仿佛都能从这静谧的光阴里品出些许悠悠滋味来。

在场众人都默默注视着默苍离的一举一动,直到他放下喝了一小半的茶杯,温皇才推了一碟茶点到他跟前,“茶点也尝尝吧?”

那茶点看起来是一块浑圆的绿色半透明果冻布丁,默苍离拿起搁在面前的银制汤匙去切挖时,那果冻还一晃一晃的。于是三位最高权限者又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把那一勺布丁放到嘴里,面无表情地咀嚼了一阵,然后吞咽。一阵茶香在咀嚼中似有若无地逸散开来。

“感觉怎么样?”竞日等默苍离吃完一口才问。

“固状方案毫无价值,咀嚼浪费时间,转化处理也浪费能量。”

“固状可以模拟进食,有利于必要场合下的伪装。”

“嗯,作为特殊备案我没有异议。”

“等一下,等一下!”杏花君觉得默苍离跟竞日对话的情形似曾相识,虽然他不记得以前看见过他们有这样的交流,但一种强烈的被蒙在鼓里的不满情绪油然而生,他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咦?这种不满的情绪似乎也很熟悉。杏花君一边想,一边问:“这是什么?为什么苍离可以拿来吃?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怎么又瞒着我搞一堆的事?!” 话一出口,他终于明白那种熟悉的不满感是怎么回事了。温皇和竞日经常当着他的面探讨问题,但他很少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竞日先看了看默苍离,然后望着他笑而不语。默苍离也望着他,但看不出有开口解释的意思。最后温皇咳了一声显示存在感之后,笑道:“老同学,你没有闻见茶香味吗?我们以为在场人类中,你对这种味道印象最为深刻才是啊!”

“难道……”杏花君面色古怪地又看了一眼被挖了一勺的果冻布丁。

“其实你猜到了,只是不愿承认而已。别装傻了。”温皇羽扇摇了起来,也开始望着他笑而不语。

杏花君只觉得被三道视线看得窘迫不已,他想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喝那杯口感香浓的羽国咖啡,但他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片刻之后他咬牙切齿道:“你们……”他啪的把杯子往桌上搁,愤然起身,“你们就这样让苍离吃……”

仿真精液四字还没说出口,他就感到浑身一阵麻痹,眼前一黑就栽倒在地。温皇和竞日暗自惊异地看着默苍离缓缓把搭在杏花君身上的手抽了回来,然后面无表情地对他们说:“等他醒来后,我会跟他解释。说吧,你们想要我做什么事,需要伪装成人类?”

温皇和竞日有些面面相觑,迅速交换了眼色之后,温皇用扇子指着正被智能机械手抬到沙发上躺的杏花君问:“你把他电晕了?”

“是。”

“你下手真狠,可怜的杏花君。”竞日摸着胸口,佯作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说道,“他现在应该已经被你升级成比我们更高级的最高权限者吧。”

“是。”

“你连保护最高权限者本能原则都能违反了吗?”虽然问的是默苍离,但竞日却看向了温皇。

“不能。”默苍离在面对温皇和竞日时,应对都恢复成了冰冷的机械状态。

“他说得没错,他的确在保护老同学。”温皇对竞日报以一个了然的笑容。

“唉~”竞日惋惜地叹了一声,才正面回答默苍离的问题,“其实你的任务很简单,而且也需要杏花君的参与。你应该知道凰后到苗疆做学术访问不是一个人来的。”

“陪同的有雁王和霓裳公主。”

“我们想让你去跟霓裳公主约个会。”

“目标和方案。”

“没有什么具体目标需要达成。你将以人类智能实验室研究员默教授的身份与公主相亲,陪她吃个饭逛个街,在约会中不要让她发觉你不是人类就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