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5年11月21日
地點:金光通北海YY頻道
人員:金光編劇組(三弦、季電、傲絕)
錄音剪輯:@冥醫杏花君
文字輯錄:@孤鴻寄語默蒼離
錄音檔載點:http://vdisk.weibo.com/s/uwuRwRGb0mE5z

本篇文字整理檔,以還原回答者原本之語言為準,不依輯錄者個人理解予以精簡或重組,僅供錄音檔佐聽參照之需。轉貼本篇,或在相關錄音文字整理檔內摘錄、引用本篇所輯錄之文字,請註明出處。

問一:默蒼離當初離開羽國對杏花君說他想死,是之前就想死,還是離開羽之後才想死的?
三弦:無論他願不願意死,墨家鉅子的傳承,就一定要是以死血繼的,所以他在羽國的時候,收了雁王當徒弟。雁王是一個非常值得栽培的人,在各方面來講。在鑄心結束的時候,他把這個重擔交給了……他要把這個、雁王能夠成為一個合格的繼承人之後,他就把自己的這個責任交給雁王,但是雁王鑄心失敗了。失敗之後他回到中原,在那之前他其實沒有跟冥醫講過關於這一部分的事情,他到離開羽國之後才把這些事情講清楚。因為離開了羽國之後,冥醫就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所以他一定會去追問蒼離他跟雁王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各位觀眾注意幾件事情,就是:第一,劇情之中有提到,冥醫跟默蒼離是在羽國認識的,所以羽國之前他們是不認識的,羽國戰役之前他們是不認識的。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冥醫在最近的這幾集當中,他離開雁王的時候,他跟雁王告別的時候,他是認為雁王跟默蒼離是沒有衝突的。他是表示對雁王的期許,然後說:「你沒有傷害你的師尊真是太好了。」他才離開。所以他一定會對後來的行為,他們兩師徒之間反目的事情感覺到訝異,所以到那個時候,蒼離也必須跟他交代一些事情了。所以離開了羽國之後,冥醫才知道「殺師血繼」這件事情,然後默蒼離才跟冥醫講那一句「我想死」。這樣OK?

問二:默蒼離布下「天擎峽由三途蠱摧毀而俏如來被孤身引到絕路」這兩個死局,是單純想測試俏如來的天運,還是要俏如來在既不去救郭箏也不去天擎峽指揮的情況下能活下來過關?或者說是真的想逼迫俏如來在這兩個死局當中做出完美的對策?
三弦:都有可能。第一,這是一個兩死之局。這也是告訴俏如來一件事情,很多時候不是你想你就做得到,就算你想做,有的時候死局就是死局,你無解,你也逃不掉。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就這一次面對犧牲來看俏如來的選擇,他會比較偏向哪一種。第三,也是考驗他的智力,他能不能在這個必死之局當中找到一個突破口,解決自己的必死之局。那最後當然也是看他天運啦。其實這個考驗是什麼都有考的,默蒼離主要要看的東西是,俏如來在這個局當中,他如何立身處地,他如何面對這些困境,如何找到自己的一條路。其實這個局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但是如果俏如來死在那裡的話,就一定被淘汰了。

問三:欲星移所說『(雁王)與你們相比,還是差得太多了,鉅子。』的中「你們」是指誰?如果是指默蒼離、俏如來師徒,欲星移是什麼時候對俏如來有這麼高的評價?
三弦:請季電回答。
季電:那個評價其實是累積過來的啦。因為經過龍涎口事件之後,他對於前任鉅子,也就是默蒼離的想法已經改變了。然後俏如來方面的話,是因為長久的相處之後,其實他也漸漸能瞭解為什麼默蒼離會選俏如來為他的傳人。那俏如來能夠通過鑄心的話,基本上就是一定得到默蒼離的認可,所以他那一句話其實也是給俏如來肯定的。因為繼承鉅子這件事情,不是說你武學多高就OK的,就像……呃、我們舉另外一個例子好了。銀燕和劍無極就是分別承接了宮本總司他的神魔非我和無極劍法,可是總概括的話,其實應該是俏如來承接宮本總司的心性,那種武學境界和心性是比較多的。這個在劇情裡有提過,所以這裡對於俏如來鉅子的評價其實也是就這個基準點去做評價的。

問四:墨武俠鋒第十四集中,默蒼離對玄之玄說『你是凡人仰望的天才,你要習慣他們的角度。』的本意是什麼?感覺玄之玄似乎誤解了他的意思才接的那句「學習凡人愚蠢的思維」。
三弦:這一幕一開始的第一句話,默蒼離講那句話說,你是凡人仰望的天才,你應該試著去瞭解他們的思維。這句話,在講這句話的時候,默蒼離本身還並沒有那麼大的那個反擊的意思。他的意思其實只是說,你要體會這些人,下面這些人的想法。可是玄之玄對這句話非常之不領情,他之所以回了一句,你要我學那些笨蛋的想法幹嘛?就是說,學習瞭解他們這些凡人的愚蠢思維嗎?玄之玄是很看不起這些凡人的,從他在尚同會時期的時候,一舉一動就能看得出來他非常地看不起這些所謂他眼中的「愚夫」,愚蠢的人民們,百姓、武林俠客等等的。那默蒼離在聽到他的計畫的時候,第一句話必定是一個帶有中性的臺詞,這個是講說,「你是凡人仰望的天才」,就是你擁有他們所沒有的能力,你應該去理……你不能用這麼高的角度去仰望(俯視)他們,你應該學習他們的思維,必須理解他們的思維。然後玄之玄回了一句:「學習他們愚蠢的思維嗎?」到了這裡默蒼離就已經知道這個人他的想法,他已經無可救藥了,或者說他已經偏激了、偏執了,他的態度是這樣子的,所以默蒼離順了他這句話才最後補那一句。去學習他們、去像他們仰望我一樣的意思,就是用他們仰望的高度來看我。這句話其實帶有恐嚇的。如果你認為說他們是愚蠢的人,那麼你應該要試著用他們的角度來看我,因為在我面前,你就跟他們……就像他們對你一樣,你對我就像他們對你一樣。默蒼離這句話就是帶有嗆瞎意思的,這句話是順著前一句話下來的。如果說玄之玄的前一句話,就是他不要講得這麼決絕或者是這麼的鄙夷的話,默蒼離不會用下一句話去對他。

問五:止戈流的傳承是只要殺鉅子就可以嗎?不是墨門中人、不使用墨狂也可以?
三弦:止戈流傳承只要殺鉅子就可以了,不是墨門中人、不使用墨狂也可以。呃,基本上用墨狂殺,如果不用墨狂殺,可能會發生一些意外。

問六:俏如來恢復記憶去琉璃樹下找雁王的那段,默蒼離的鏡子是俏如來扔出來的還是雁王掉的?
三弦:俏如來扔出來的。

問七:菌絲(赤羽信之介)現在是多少歲?四智的年齡差排序是默蒼離>北競王>溫皇>菌絲這樣嗎?
三弦:我看一下。菌絲多少歲了?欸,菌絲多少歲我還真沒設定,因為那時候我還沒有進編劇組,所以我沒有設定。默蒼離大於北競王是確定的。北競王跟溫皇不見得誰大誰小,年紀相仿喔!這個如果要設定上來講的話,因為溫皇不是我設計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溫皇跟菌絲的設定年紀大概是多大,但是北競王、溫皇、菌絲這三個人的年紀應該會差不了多少。默蒼離還是大於北競王的。菌絲應該……應該都是四十幾啦,應該四十、都四十出(頭)了。北競王說不定是最小的喔!北競王應該是最小的,如果照設定來講。因為溫皇跟菌絲登場的時候不是我設計的,所以我並沒有去設定他們的年齡層,但是默蒼離最大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那、那個溫皇和菌絲,那個……應該說默蒼離、溫皇、菌絲三個年紀應該不會差太多,但北競王是最小的。

問八:墨世佛劫第二十九集,雁王對冥醫說「(你)一點都不瞭解」默蒼離,的確是這樣嗎?
三弦:那是雁王說的啦。每一個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請考慮他的心境跟言語、跟內容。講臺詞的時候,不是把對的臺詞講出來。每一個人都講對的臺詞,這戲很奇怪。每一個人講一句臺詞的時候,都有他們自己的當時的心境、體悟、想法,跟臺詞本身,在講這句話的時候,它可能是個謊話,可能這句話有目的性。譬如說之前講的,北競王跟蒼離那一段好了。很多人在講這件事情的時候可能說蒼離總是用很藐視的方式對待北競王,就沒有在想過蒼離是用這種獅子搏兔的方式,就是恫嚇對方來達到目的的一種言語嗎?那他講的話就一定是對的嗎?不是吧。每一句話裡面的臺詞,每一句臺詞背後都有它的意涵跟心境,所以雁王說冥醫不瞭解默蒼離,是雁王當時心境的體悟。冥醫是不是真的瞭解默蒼離,跟這句臺、跟雁王講這句臺詞無關吧。對吧?這個東西,我發現很多人都在問,很多人都在糾結於角色裡面所講的某一句臺詞,卻不去思考一下這些臺詞在講的時候,這個角色他當時講的話的這個心情跟他所面臨的問題。所以,他講、那個雁王講這句話的時候,他是覺得杏花根本就不知道默蒼離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了追尋他的鑄心、鑄智,還有他墨家的傳承的一切,他(冥醫)根本都不懂,所以雁王講出了那句話,包含了他剛剛才從鑄心之局逃開的時候的各種情緒反應混雜在裡面,還有他知道他妹妹死後的事情。所以這句臺詞,不是一句……不是一句肯、不是一句真正有意義的臺詞,是說不能代表……它不代表什麼,這樣子。

問九:雁王是什麼時候開始用師尊的聲音說話呢?是在默教授離開羽國之後嗎?
三弦:呃,沒辦法說一個確定的時間點。他在默蒼離離開羽國之後,講話的聲音越來越接近默蒼離。他逐漸地身體的那一部分,就是溫皇所說的他死了第二次的部分。他越講,他在過程當中一點一點地死去,他並不是一個馬上的死亡,而是一個一點一點的死亡。在這過程當中,他的聲音越來越像默蒼離。

問十:為什麼默教授沒有在離開羽國前殺死雁王?即使有羽國需要國君這樣的考慮,但是雁王現在對九界的危險程度可能遠比羽國一國失去國君的危險更大?
三弦:他有傳人吶,交給俏如來處理呀!
提問者:是說羽國的時候他就已經有鎖定俏如來這個目標嗎?還是說?
三弦:他會去找個傳人啊,他離開羽國的時候就更加篤定要找個傳人了。對吧?那他既然有決定要找一個傳人的話,那麼,現在是羽國的安定,那羽國安定的過程當中,在雁王逐漸死亡的過程當中,這段時間,足夠時間讓默蒼離去尋找下一個傳人去對付他吧?再來再說雁王厲害,沒錯,但是當時墨家還有九算,以其他人來講的話,雁王跟他們的利益如果衝突的話,雁王也不見得就一定是剷除不了的目標。這樣子。

問十一:《羽國誌異》的成書時間是在默蒼離離開羽國前還是離開羽國之後?
三弦:離開羽國之後。
提問者:離開羽國之後五姨(凰后)寫的嗎?
三弦:對,沒錯。五姨(凰后)是同人大手。

問十二:雁王對默教授的感情是怎樣的呢?是如俏哥所言的崇拜還是也有其他的感情摻雜?
三弦:崇拜摻雜其他的感情。

問十三:三萬士兵是否使用或者知曉亡命水?按照雁王所說,讓三萬大軍困在此地還有一個用意在於湮滅證據,那麼如果他救出這些人豈不是反而證據留存?還是說整個軍隊中只有比鵬元帥一個人知曉亡命水?
三弦:我在想這個問題要不要回答。呃,參照那個……魔戮血戰,欸不,劍影魔蹤時期,這樣子就好了。那我只能回答這樣子,參照劍影魔蹤時期,因為其他的部分還不能講太多。

問十四:比鵬是否真的早有反心?還是雁王在大軍覆滅後說出的掩蓋之辭?因為如果是真的有反心的話,即使殺了教授也未必能消減他的野心,若日後再謀反豈不是更加危險?那麼教授選擇放任三萬大軍自相殘殺,這樣是否有些不合情理?
三弦:《羽國誌異》的細節現在不要問太多,現在這個東西還真是不能回答呢。

問十五:追兵為什麼會指責雁王卑鄙?在表面上雁王應該只是委任比鵬去平亂,而比鵬卻落入了默教授的陷阱以致於全軍覆沒。即使雁王要承擔指揮失利的責任也應該跟卑鄙沒有關係吧,這個卑鄙的指責從何而來?
三弦:這一群人說不定是默蒼離蠱惑來攔阻雁王的人吶,所以,他們可能(是)默蒼離欺騙了這些人某一些東西,可能默蒼離設了一個局讓這些人認為這件事情整件事情是跟雁王有關的。那來追殺默蒼離的人……欸,來追殺雁王的人,可能是比鵬元帥的舊部,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什麼勢力或者是有各種可能性。那這些人可能是受了默蒼離的誤導,所以才來對付雁王的,是有這樣的可能性的。

問十六:默蒼離的遺物都在俏如來手裡嗎?鏡子是隨身攜帶時刻準備拿出來暴擊雁王的還是那一次特意帶上?
三弦:那個鏡子是那一次特意帶上的,平常不會把蒼離的遺物帶在身上。俏哥沒事把蒼離的……把師父的遺物帶在身上,到時候弄掉了怎麼辦呢?

問十七:雁王摘那個琉璃串的意義是什麼?
三弦:其實對雁王來說,他摘的那一串琉璃代表的就是他妹妹,這樣子。至於更多、更深的一些心理意義,心裡深層的想法,先不能講,但是我可以講,他摘走的那一串琉璃代表他妹妹。

問十八:雁王鑄心失敗的原因,是因為顧慮他妹妹對默蒼離的感情更多,還是個人對默蒼離的感情更加多一點?
三弦:雁王鑄心失敗是因為對妹妹的感情跟對默蒼離的感情嗎?是這樣子嗎?
提問者:是這樣子的。
三弦:算是。他沒辦法接受,他沒辦法達到教授要求的一視同仁的平等、一視同仁的對待,所以他在那個時候,他下不了手,他的心理掙扎太重了,所以他沒辦法下這個手,所以他就鑄心失敗了。

問十九:默蒼離對俏如來和對雁王在教育方面態度有什麼差別?
三弦:他對雁王的時候應該比較好一點,因為他跟雁王相處的時間比俏如來多很多。他跟雁王足足在一起有三年之久吧。所以,雁王對他的感情也比俏如來跟默蒼離之間的情感又更多了一些。然後再講一下,你剛問的問題有問到說教育的方式有沒有不一樣?是比較不一樣的。教授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像對待俏如來一樣,一開始就決定,知道他就是繼承人,並且要把他(鉅子的身分和責任)丟給他(俏如來)繼承的。他一開始去羽國的時候是因為九算內亂事件之後,凰后退到羽國去,然後默蒼離去解決羽國內亂的事情,順便也解決凰后的事情,所以到那邊去。他在那邊有收一個弟子,收雁王當弟子的時候,是還沒有考慮到要直接在這裡自殺的事情的,所以他那個時候對雁王應該只是栽培,可能對他比較好一點吧,應該比對俏俏好很多。

問二十:策天鳳對於雁王小妹是什麼態度呢?他對雁王小妹有沒有男女之情?策天鳳對於雁王這個徒弟又是什麼樣的態度呢?
傲絕:這個問題喔,我知道他是很有感情啦,但是我不知道他對她的感情是什麼。

問二十一:劍影魔蹤第十八(九)集的時候,九算那一幕,凰后和軍長最先知道默蒼離就是策天鳳,但是後面不是說玄之玄掌管中原嗎?為什麼好像他那個時候都不知道?
季電:因為九算其實是金光的墨家所設置的職位,然後每一算所負責的地域,就是都負責一塊地域。玄之玄所分配到的的確是中原沒錯,所以不能算統治,因為他本來就是負責中原這一塊,只是之後他跳出來,就是變成統治而已。那為什麼他會到魔世去,其實也是因為趁亂的時候然後跟魔世合作,然後實際上就是為了操控局面,就變成了大家後面所看到的東西。不過他基本上所負責的的確是中原沒錯。
提問者:其實我問的問題是關於他們情報的方面。那個時候劍影魔蹤,九算那五個開會,有兩個人知道關於默蒼離在中原的情報,但是玄之玄他負責的是中原,但是他竟然不知道默蒼離出現的情報,這個和後面的劇情應該是衝突的吧?
季電:這個地方要提醒一下,就是,有時候九算開會的時候,每個人所藏的心思都不一樣。有的人示弱,然後有的人裝傻,就是看對方到底掌握了多少,然後自己到底還有多少底牌可以用,所以有的時候不要只聽表面的東西。開一場會,有的時候裡面就是綿里藏針。如果你一不小心說錯了什麼話,或是讓別人知道說,啊,你自己好像比別人掌握多一點東西,那別人就會提防你,所以實際上那個時候是有一點算計的。就是這個樣子。

問二十二:飛淵的逗比布局與默蒼離布局的時候場景有異曲同工之妙,比如『安靜,吾在布局!』,以及腦內的CPU運載彈幕。想問是編劇故意拋出的無關劇情的笑料,還是她曾經在道域聽到過默蒼離的事蹟?如果是後者,這些事蹟的講述者是月嗎?
季電:喔好,這個我們必須承認,應該是前者。而是這樣,就是我們對於飛淵這個角色的設定,呃,我們賦予她打破第四面牆的這個特權,就是前期的時候。戲劇裡面有所謂打破第四面牆。第四面牆的意義是……(此處音訊不順暢)那有看過就是像、欸,是威漫(漫威)嗎?就是類似於英雄系列漫畫裡面有一個角色叫死侍……(此處音訊不順暢)她那個時候為什麼會學習默蒼離的那一種思考方式,其實也算是……(此處音訊不順暢)也算是一種打破第四面牆的方式。那至於她……(此處音訊不順暢)月幫忙的。(音訊持續不順暢數十秒,錄音檔已予刪減)我已經說完啦!有啊,我的回答就是公屏上已經有人幫我敲上去了,所以應該看一下就懂了。

問二十三:三萬大軍被困在霓霞之後,他們還有得救的希望嗎?
三弦:沒有,可以這樣講的。
提問者:老師有補充嗎?
三弦:嗯……可以這樣講說是沒有的,可以說是沒有的。或許有吧,但是,呃……實際上的情況應該是沒辦法救的。

問二十四:默教授多少年前來到羽國開始教雁王的?羽國之亂和霓霞之戰發生在多少年前?而教授離開羽國又是多久之後?
三弦:教授是多少年前來到羽國,由現在的時間來算嗎?約為,呃、俏如來第一次見到默蒼離的前六年……前九、應該是前九年,到羽國。然後,隔三年之後,他在羽國呆三年之後離開到中原來,是西劍流之亂六年前。我應該沒有記錯順序,應該是這樣子。那由第一次見到俏如來到現在為止,劇情中的時間又過了兩年多,接近三年。對了,沒有說西劍流之亂。到現在為止。我剛剛是說是,他跟俏如來第一次見面前的九年到羽國。

問二十五:雁王剛剛成為默教授徒弟的時候有多大呢?
三弦:欸欸,再講、我看一下那個題目。喔,你們算一下吧,把時間往回推,蠻年輕的,蠻年輕就認識他了。雁王略大於俏如來,你們抓一下這個時間。

問二十六:九算第一次在尚賢宮聚會曾提及過「天志令」,但天志令在劇情中出現只此一次,此後所有墨家劇情中再沒有出現,請問天志令的具體意義是什麼?九算第一次聚會中,老七玄之玄為什麼好像認為發出天志令召集他們的,第一可能人選是老三欲星移,然後則是老二鐵驌求衣?
三弦:天志令是用來召集墨家九算的工具,應該說是一個重要的,一個重要事物發生的時候需要用天志令來召集九算開會。通常來講,天志令的使用者,是鉅子才有資格使用。那九算自己當然也是有辦法的,因為鉅子離開之後,九算已經是等同是墨家的實質掌權者。那個,第一個可能性是……玄為什麼認為天志令召集他們的第一個可能性是老三,第二個可能性是老二?因為老三一直有在關心中原的事情啊,別忘了,就是那個已經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曾經頂著欲星移的臉出來的角色。再來就是鐵驌求衣在苗疆,鐵驌求衣也是一個檯面上的人物,所以,他們那個……這兩個人是最明顯的。至於老大跟老五,說真的,老大跟老五都失去自己的根據地了。都為什麼?老大跟老五都已經失去自己的根據地了。老大在道域,他已經失去自己的根據地了。老五在羽國,也失去了自己的根據地了。所以他們認為,老二跟老三是最有籌碼的人,所以老七會認為,他們兩個人發出天志令,他們可能對環境最熟悉,他們可能對情報掌握度最高,所以他認為是這兩個人最有可能。

問二十七:雁王的鑄心之局從劇情上來看,因為有霓裳公主這個角色的存在,所以似乎比俏如來的鑄心看起來更困難,這是不是也是雁王現在內心更加扭曲的一個原因?
三弦:呃,我覺得不是欸。因為,雖然說是這邊有霓裳公主這個角色在,可是對於俏如來來講,他那邊也不止是他自己一個人的而已啊。在整個鑄心的過程當中,牽連到的還有他父親跟獨眼龍等等的啊。像獨眼龍也是因為在整個鑄心局當中,鑄心局最重要的一個關鍵就是,你到底捨不得、捨得?你到底能不能一視同仁的平等?這一個部分,這個檻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問二十八:為什麼俏如來弑師就算通過了鑄心局,雁王沒有做就算失敗?默蒼離當時又為什麼能確定沒有通過鑄心局的雁王以後會成為威脅,需要除掉?
三弦:基本上如果鑄心沒有成功的話,默蒼離對雁王的認識是非常深的,他認識雁王這個人已經認識了很久了,所以他其實可以理解到,當這個事情沒有成功之後,他的心理狀態會變成什麼樣子,也就是說他對雁王也是非常熟悉的。當然,有可能雁王不會走上今天這個地步,但是以默蒼離的性格來講,他絕對會準備好下一個後手,就是留下一個可以對付雁王的人。所以即便當時雁王後來沒……那留這一手也沒有什麼差別啊,那個,雁王如果沒有變壞,那就備而不用嘛;如果雁王有變,如果雁王有事的話,那也有一個能夠治懲他的人吶。

問二十九:鉅子需要巡查各處以及平定戰亂,雁王國君的身分是不是與鉅子這一身分有衝突?如果默蒼離真的希望墨家重回黑暗繼續使命,那他為什麼不將墨家的運作方式以及職責統統明確告知俏如來,反而讓俏如來從九算那裡得知?默蒼離希望俏如來完全繼承他的職責巡迴各界平定戰亂嗎?俏如來又是怎樣看待他未來的路的?
三弦:來,第一個……哎喲,這個問題很長,一個個來。需要巡查九界及平定戰亂,這樣雁王國君的身分是不是與鉅子這一身分有衝突?未必喔。現在雁王也已經撇開了國君身分,已經禪位了之後再繼續進入中原的。他是動亂九界,某方面來講是反鉅子,那他跟他的身分有衝突嗎?也沒有啊。如果默蒼離真的希望墨家重回黑暗繼續使命,那他為什麼不將墨家的運作方式以及職責統統明確告知俏如來?有基礎的告知喔。但是沒有辦法全、那個,沒有到全部巨細靡遺的部分。其實俏如來對墨家的運作方式不是那麼不熟悉,有些時候拿出來講只是為了怕因為觀眾不知道,所以特別拿出來講,講一下這樣子。然後有些小東西,就是那個……呃,應該說很大一部分的東西,俏如來都是清楚的。然後那個,俏如來從九算那裡得知的部分,應該主要是提示九算各自負責一個地界,就是欲星移跟他講的那一些,還有一些玄之玄的訊息。那些其實拿出來講只是為了讓觀眾瞭解而已,其實俏如來不見得全部都不知道,像他很快就知道有九算的存在的。然後再來,默蒼離希望俏如來完全繼承他的職責巡迴各界平定戰亂嗎?呃,這個部分……呃、保留。最後這一段保留。

問三十:如果欲星移一開始沒有權傾九界的野心,只是想在海境內部改革,默蒼離會針對他嗎?這個問題意思可能就是說,師相在海境推廣墨學讓墨學浮上檯面,但並沒有像羽國、道域那樣亂政,默蒼離是否還會針對他?
三弦:會。這是個觀念問題。默蒼離希望的世界是這個世界沒有墨家,墨家永遠在檯面底下運行,永遠不要把墨家浮現出來。對於有些人來講,可能大家會認為欲星移是個好人之類的,或者是認為說那個軍長的「墨之一國」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默蒼離在乎的是,即便你這一代沒問題,你的下一代、你的下下代、你的下下下代呢?你能夠保證千秋萬代之後墨家不變質嗎?當你浮上檯面正式掌握權力之後,你怎麼能保證之後的朝代不會再出現野心分子?我舉個例子說明吧。如果比較現今的社會,我們老是說中國是以儒立國,那麼中國歷史上腐敗的儒家出現了多少?因為掌權而腐敗的儒家分子出現了多少?對啊。那可能欲星移會說,如果欲星移、軍長可能會認為說「不會」,只要我們在就不會,我們下一代不會,可能我們只要做好怎麼樣的規範就不會,但是對教授而言就是,你只要做了,你就不保證不會,而且我們墨家已經這樣子藏了兩千年了,沒有必要為了你們自己想要的理想浮上檯面。其實如果欲星移不以墨家名目去推行他的那個種族平等,如果軍長不要以那個「墨之一國」為理念去推行他的政治,然後中間不要引起動亂,不要引起動亂,那教授可能都不會插手。但是他們都很明顯地,他們要把墨家彰顯出來。那玄之玄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了,他是極端的,他是更極端的。可能老忘,忘今焉則是引起了動亂了,忘今焉跟凰后都引起動亂了,所以不能留。這樣子。

問三十一:忘今焉雖然為了自己的權力引發道域內亂,但成功後會廢除老舊的天元掄魁制度;欲星移要革除海境陳規;軍長的「墨之一國」也不差。默蒼離當初阻止墨學傳播針對九算殺到四死兩重傷是否顯得固步自封了?
三弦:嗯,好,這個問題跟剛剛那個問題也是類似的。那麼,且不論那個天元掄魁,天元掄魁的好跟壞誰來判定的?可能我們覺得這個方法陳腐了,但是墨家的職責到底是什麼呢?墨家傳承兩千年的職責,在我們故事當中設定就是維持九界安定。只要天下不亂,墨家就不會出手,那你的職責就是這些事情了。你現在為了你個人的理想,要把墨家搬上檯面來,那麼跟墨家原先的職責又是什麼樣呢?又是否違背了呢?那我們可以說默蒼離在這個部分上面他是比較保守一點的,但是默蒼離考慮到的還是我剛所提到的問題:你能保證這之後不會有問題嗎?對啊。墨家一旦浮上檯面了,掌握了權力之後,你能保證它一定沒問題嗎?不能保證吧。那再來,那個、一個國家只要能夠正常地運轉下去,墨家的理論……那個、墨家並不是要統治這個世界,它只是要讓這個世界不要有戰亂。在劇情中的墨家,他們的目的是,弭平戰亂,減少戰亂,減少傷亡,維持這個九界的平衡。在故事裡面,劇情內部的設定是,一旦這個國家發生了巨大的動亂、發生了很激烈的戰爭,墨家就會動手,然後開始把歷史、把戰爭,導向一個盡快結束、減少傷亡的局面。那這個當中,他們的目的,就只是為了這個原因而存在的。那當然如同大家所想的一樣,經過了兩千年之後,多多少少,難免都會有變質,就是底下有一些人會有一些改變。這就是俏如來所講的,即便是藏了兩千年,依然改變不了墨家變質,那浮上檯面之後是不是會變質得更快呢?這就是教授的想法。那其實順便再提一下,不只是剛說的儒家立國之外,其實中國歷史上,一旦任何一個教派,只要掌了權,很少不腐敗的。譬如有幾個比較篤信道教的皇帝,特別寵幸道士,那通常那個朝代道士都很腐敗。比較偏信佛教的幾個皇帝掌權的時候,通常那個朝代佛教也很腐敗。就是這樣子。
(幾分鐘後補充)我剛才看到很多人留言在說關於那個教授的想法,其實基本上我……我可以這樣講吧,我說,教授跟九算之間的衝突,並不是單純的一個、嗯……怎麼說,欸,我一定是正方,你一定是反方。其實金光不喜歡寫這一種正反兩方的想法。基本上就算是大智慧好了,他也有他堅信的某些理念跟他認為是對的事情。那麼也許我們作為一個觀眾,喜歡某個角色或者是不喜歡某個角色,又或者是說,比較認同某一種想法或者是比較不認同某一種想法,這是合理的,但是編劇們其實不會給這麼多對錯,不會論定哪個對錯。我們可能在角色上面有正反方,有一些衝突,或者是我們在設定上面有……呃、就是感覺好像某一個,比如像玄之玄跟忘今焉可能比較反派,比較偏向反派,因為他們手段太激烈,但是更多時候,金光的反派,很多時候他們的理念只是因為執行的手段不正確。那當然也有一些,則是他們理念跟現在的情況,兩個不同的理念造成了衝突,那這種情況是非常多的,所以無所謂對錯問題。很多時候是無所謂對錯……那個、有很多時候事情是無所謂對錯,就像大智慧一樣,你真的要說他錯了嗎?其實他出發點是好的。對,他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他的手法越走越極端之外,然後再加上他的理念不被認同,這樣子。

問三十二:默蒼離的琉璃樹是具體場景還是一個幻境?如果是具體場景,是他退場時就炸掉了,還是一直保留著?
三弦:具體的場景,是一個術法變出來的具體場景。他退場的時候炸掉了……對啊,對啊,還是一直保留?其實還在啦,琉璃樹還在。

問三十三:策天鳳他對霓裳公主是什麼樣的情感?「懷君此鏡、為君而容」和默蒼離後來一直擦鏡子的習慣有關嗎?
三弦:我覺得這部分應該由觀眾解讀。我不想把這個部分情感寫得太滿,我想留一些想像空間給觀眾。

公屏自由提問階段(三弦)

問:雁王的琉璃樹是默蒼離的那一棵嗎?還是他自己的琉璃樹?默蒼離的琉璃樹不是炸掉了嗎?默蒼離為什麼在羽國也有琉璃樹,他是每到一處就種一棵嗎?
答:是同一棵。不是炸掉,那是幻術製作出來的琉璃樹,不然哪掛得了那麼多新的琉璃啦!

問:默蒼離在羽國的時候對雁王和霓裳和冥醫的態度主要是怎麼樣的區別?
答:不一樣的區別。一個是徒弟,一個是好友,一個是暗戀……一個是喜歡自己的女人,當然是不一樣啦,怎麼可能會一樣呢?

問:廢蒼生說默蒼離你真以為「你自己無所不能嗎?」那句有什麼意思?
答:因為那個廢蒼生其實很討厭默蒼離,或者說廢蒼生非常討厭墨家的所有人。事實上你仔細看看廢蒼生對墨家的所有人都沒有好臉色,包含師相等人,他對他們態度都不是挺好的,尤其討厭默蒼離。

問:師尊留下的布局遠比想像得大,這個包不包括雁王?他有沒有留下計畫可以殺那個雁王?
答:大概提示知道雁王的事情,至於是不是有留計畫殺那個雁王,應該沒有做到那麼多的地步,但是是不是有留下什麼線索就不知道了。

問:雁王額印的設計和止戈劍印有關係?
答:欸,這裡有個驚天大八卦可以大家聽一下。咳嗯!其實,告訴大家一件事情,大家仔細聽喔!這很重要,這個八卦很那個喔!很OP喔!這個八卦很重要喔!咳,大家有在聽的話就舉起手來,舉個手讓我看看。這個八卦蠻大的。好。吶,最早的雁王,是要拿來做俏如來殺體的。聽到的人表示震驚的,舉個手。最早的雁王是要打算做俏如來的殺體的,但是我看過之後跟大俠講,這一尊木偶太殺了,所以我覺得他不適合做俏如來的殺體,所以才有現今的雁王。(傲絕:總監爆雷喔,爆雷了喔!)怎麼樣?這個……也不算爆雷吧?這個是魔戮血戰、欸不是,那個劍影魔蹤最後一集的時候,本來那個時候就拿出來的東西了,所以這個還沒有爆到雷,只是之前那一個偶是準備拿來做俏如來殺體。這個很刺激吧?但是後來沒有做了,就拿出來做雁王了。這種木偶角色更換的事情其實在布袋戲界偶爾會發生的,金光比較少,好像只有這一次吧。那個,另外一個就是那一個……另外那個下次再講,不要一次爆太多料。所以雁王的額印一開始有那個止戈流劍印是這個原因的。

問:默蒼離的真名是什麼呢?有設定嗎?
答:還真沒有欸。等我想清楚了之後再給吧。因為其實基本上沒人會知、就劇情中來講,沒有任何人會知道他的真名。

問:默蒼離的鏡子是一直都帶在身上的嗎?他的鏡子是從何而來?什麼時候帶在身上的?有沒有什麼寓意?他在玄之玄和雁王回憶裡手持的鏡子跟風月雨愁MV裡撿的鏡子是同一面鏡子嗎?
答:默蒼離的鏡子帶在身上嗎?是。怎麼樣來的?不能回答。

問:羽國往事片段劇中會演出嗎?
答:不知道。看下去就知道了。

問:墨世這檔結束,默蒼離還會再出現嗎?或者說以他為暗線主角的墨亂線什麼時候結束?
答:這個是會劇透的問題,都不回答。

問:霓裳公主是教授的情人嗎?
答:不回答。

問:《羽國誌異》的債什麼時候還?說好的德國隊贏得世界杯就填坑呢?
答:我也很想還啊,但是我好累喔。請大家饒了我吧,我在努力當中。

問:軍長當年為什麼和別的九算一起反對默蒼離?具體原因?他出了多少力?
答:軍長希望建立「墨之一國」,這跟默蒼離是完全違背的,所以他其實非常認真地要改變墨家的這個傳統。

問:《羽國誌異》舞臺劇有計畫幾月演嗎?有多大內容量?
答:這個事可能大俠處理,《羽國誌異》的事情。

問:假設默蒼離也有參與墨世佛劫第三十一集中對抗大智慧的行動,他「想死」的心情會不會被大智慧利用導致陷進去?
答:有可能。

問:墨狂(誅魔之利)專打王骨,止戈流專打魔,炎魔自帶魔源魔心跟玄之玄類似,當時的教授單挑上是否完克炎魔?墨狂能不能打穿魔之甲?
答:沒辦法喔。如果未完成的墨狂,無法破魔之甲喔。魔之甲是、擋是什麼都能擋的,完成後的墨狂才有機會破魔之甲。

問:俏如來能開真陣是否是渡世大願的關係?
答:不止是因為渡世大願的關係。俏如來身上有某一些別人沒有的特質,後面會解釋,很後面。

問:默蒼離到中原的時候,為什麼雁王沒有去找他,而是他死了之後才出現?
答:那時候雁王還在羽國當國王,而且他還在漸漸死去當中。

問:如果魔世沒開,俏如來跟著默蒼離的時間再長一點的話,他可能像雁王那樣代入過多感情不忍心下不了手殺默蒼離嗎?
答:不知道。

問:俏如來對二(御兵韜)、三(欲星移)算不算妥協?是不是違背了默蒼離?
答:默蒼離把任務交給俏如來之後,是希望俏如來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而此前二、三算所做的事情,俏如來當時也來不及阻止了。當墨學已經顯現出來的時候,這件事情一定是無法阻止的,所以某方面來講,九算在這一個部分算是勝利了,就如同玄之玄所講的一樣。

問:默蒼離到底看中俏如來身上的哪一個他自己沒有的特質?
答:不會告訴你,現在。

問:默蒼離對俏如來特別嚴厲有雁王失敗的因素在嗎?他對他兩個徒弟感情分別是怎樣的?
答:我覺得交給觀眾解讀吧。

問:墨家人的意識還存在嗎?
答:不存在了。

問:在墨家門人中,鉅子到底是什麼樣的地位和存在?
答:就是鉅子啊。這個請參考史書上面就有了,只是後來被內亂了。

問:來中原之後默蒼離對雁王有愧疚嗎?
答:去深入思考一下默蒼離這個人的性格,我想你會有答案。

問:默蒼離對鑄心失敗後的雁王是什麼心情?看到俏如來會遺憾當年的故事走向嗎?
答:請深入思考默蒼離這個人的性格,其實會找到答案的。

問:尚同會(尚賢宮)爆炸,默蒼離讓俏如來去收屍的那個人是誰?
答:並沒有。這只是一個計謀而已。

問:俏如來對教授僅僅是崇拜嗎?
答:崇拜、感激、各種恩情,各種情感混合在一起啦。

問:凰后說『以前的鉅子,太浪費了。』具體什麼意思可以解釋一下嗎?
答:『以前的鉅子,太浪費了。』是指哪一件事情啊?我……像這樣子突然冒出一句臺詞,我忘記了。(幾分鐘後補充)喔,原來是指這一段。沒錯,他掌握權力但是沒有去運用,因為默蒼離並無意權勢。

問:止戈流為什麼不能免疫佛國洗腦術?
答:因為佛國洗腦術又不是魔界術法。

問:杏花君真的瞭解默蒼離嗎?
答:由觀眾判斷。

問:默蒼離跟雁王關係比較好,是不是為了攢粉?
答:我覺得也不會欸。這種東西有攢粉嗎?是設定上本來就是如此啊。他跟羽國呆三年這件事情又不是追加設定,早就已經講好的設定了。

問:默蒼離在羽國先遇到杏花君還是先遇到雁王?
答:啊,算是、算是給你們一點劇透福利吧,他是先遇到杏花君。

問:……?
答:鉅子只有止戈流。
(錄者按:問題佚失。疑似關於鉅子所掌握的武學。)

問:默蒼離的嬌喘音是咋回事?
答:你麻煩去問大俠。

問:默蒼離算是俏如來內心的黑暗嗎?對於師尊的汙名不能去解釋。
答:你說俏如來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

問:默蒼離和溫皇現在方向相同了嗎?
答:他們兩個方向到現在也不太相同,溫皇跟默蒼離。

問:魔戮血戰的ED當中,默蒼離趕往戰場撿鏡子之前手裡就拿著鏡子,是不是有一對情侶鏡?
答:這個部分不能解釋。因為這個《羽國誌異》的相關不能寫太細,還不能講太細。

問:《羽國誌異》舞臺劇有沒有大致計畫在明年何時?
答:這要問大俠。

問:《羽國誌異》啥時候出小說?
答:等我比較沒那麼累的時候。

問:對默蒼離這個人物設計到此,有沒有什麼遺憾?
答:默蒼離這個角色我沒什麼遺憾的。

問:默蒼離考察北競王是在去羽國之前嗎?
答:沒錯。他很早以前就已經在找傳人了。

問:為什麼不讓默蒼離跟杏花君見最後一面?
答:不是有見到嗎?

問:默蒼離的鏡子有什麼設定?
答:這個,不能回答。

問:默蒼離的理想就是維護世界和平嗎?
答:對,沒錯。維護世界和平。整個墨家的理想就是維護世界和平。

問:杏花君對修儒那麼嚴格,是因為覺得自己沒有確實瞭解默蒼離的病情嗎?
答:並不是。醫生對於病人本來就要非常嚴格的。本來、如果你的學生沒有好好學好醫術,像他這樣子,像早期的修儒這個樣子,自以為是,對醫生來講真是非常危險的。

問:默蒼離對史豔文的評價很高,是因為史豔文真的完美無缺嗎?
答:並不是完美無缺的人喔,但是默蒼離對史豔文的評價確實很高。

問:「羽者為禽,鳳為禽首;孤鴻單飛,寄語無言;默字為音,蒼字為色。」這段話解釋了默蒼離三個字的原因,那麼裡面為什麼會有「孤鴻」?
答:這裡面為什麼會有「孤鴻」?什麼意思啊?那個,他叫,策、天、鳳,「孤鴻」兩個字是他的那個啊,那個時候教授的號啊,教授的號不是孤鴻嗎?孤鴻寄語默蒼離呀,所以一定會有「孤鴻」兩個字啊。

問:羽國內亂是不是因為默蒼離來了,所以嚇得凰后趕緊行動?
答:不對喔。是墨家內亂之後,凰后受傷退回羽國,默蒼離才來的。

問:默蒼離和九算掐架的時候,兩個重傷的都是誰?
答:上次有提過的喔,老三跟老五重傷。

問:請問墨世佛劫第十八集俏如來擦鏡的意涵?
答:那是一個心境的投射,那個是導演非常非常逆天的一個……逆天哥的逆天之作。它的意境、意涵就是,他正在打掃這間房子,但是在這種打掃房子當中,找到了一些過去的一些支零、一些片段的,一些殘、一些斷片的東西,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一種朦朧的感覺。(幾分鐘後補充)打掃戲是我想出來的,但是功勞全歸導演,只有逆天哥才能夠拍出這麼逆天的劇本。(幾分鐘後補充)逆天哥是誰,是我們偉大的導演。

問:除了墨家,之後諸子百家之類的還會出現新的嗎?
答:諸子百家會出現新的,一定會的。

問:默蒼離以前也曾經親手殺死師尊嗎?當時的他會像俏如來一樣敬仰自己的師尊嗎?
答:對,沒錯。

問:一視同仁這點為什麼對師尊那麼重要?
答:因為他們是墨家的傳承,他們必須要一視同仁地捨得,才能夠真正對每一個人一樣好。一旦有了私心,掌握了止戈流,掌握了墨家,有了私心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問:編劇之前說墨家十傑不是一個師父,但是不是只有殺了鉅子才能繼任成為鉅子嗎?那九算的師父如果不是前任鉅子,又要怎麼繼承鉅子呢?所以前任鉅子的徒弟只有默蒼離一個人嗎?
答:九算的師父如果不是前任鉅子,還是可以繼任鉅子啊。你挑的徒弟,如果你是一個出類拔萃的人,到時候鉅子還是會把這個位置傳給你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