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默教授

 

“咦!这位教授好犀利。”风逍遥闻言放慢脚步,边走边侧过身来打量默苍离,就好像之前没见过他一般,看得很仔细,“我看见接你们来的专车才临时起的意。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很放松,说明你正在做的事情并不重要。从你刚才的话中可知你对冥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加上你之前引路时并未与我们交谈,说明我与冥医都不是你感兴趣的对象。那么你会起意来给我们引路,只可能是为我们此行将会见到的人。你既然是铁军卫副军长,那么想见而不能随便见的人,最有可能的便是雁王和霓裳公主。”

“真有道理。但你怎么能肯定我是真的很放松?也许我只是假作轻松,这一点对军人并不难。”

面对风逍遥的反问,默苍离不作回应,杏花君知道答案,也笑而不语。默苍离能直接透视,哪块肌肉是紧绷还是放松都逃不过他的天眼,所以他能从生理甚至是心理上判定一个人的状态是否放松。

风逍遥等了一阵,见两人都不作声,只好没趣兀自叹道:“唉~烧酒命,烧酒命,为了烧酒不知命。”

 

皇宫东苑由于多用来接待国宾,布置上偏向于国际审美,适度淡化了苗疆特色。于是等候在走廊上的雁王看上去像是在自己的宫殿里迎接来客一般,雍容华贵,没有一丝不和谐之处。他穿着深红色的长袍宫礼服,双手负背,神情悠闲地眺望着走廊外的风景。

这里是位于二楼上的长廊,一边是殿内庭院,另一边是皇宫西苑花园。雁王看着的是花园的那一边。他的侧脸看上去轮廓分明,英挺俊朗,眼眸中带有与年岁不相符的深沉感。这种第一印象很奇妙,杏花君从长廊的另一端朝他走去时,不由得在心中把他跟苍狼、竞日、温皇等都对比了一遍,最后侧眼看了看走在身边的默苍离,总算找到形容的词汇了,是冷漠,不带情绪的冷漠。

想到这,杏花君才开始留意起雁王身后簇拥着的人们。霓裳公主也是一目了然地站在那,几乎与雁王并排,他们的侍从都隔着一两步的距离站着。她跟雁王是同父同母,感情自然比其他兄妹来得亲厚,相貌也最为相近。然而,相仿的眉眼却呈现全然不同的风采,显得淑美秀雅,是一位气质型的美人。

杏花君下意识地又去看了看默苍离,只间他看了看霓裳公主后,转过脸来也回看着杏花君,眼中无波,意味不明。杏花君稍稍挤了挤眼,以询问他究竟什么意思,他却又转过头去继续看着雁王和霓裳公主。

“雁王殿下,公主殿下,冥医与默教授带到。”走在最前面的风逍遥对着两人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来笑了笑,随即退下走人了。

哎!这样就走了?还真就是近距离看看而已啊!杏花君有些诧异地看着风逍遥转身走了,等他转回脸来时,雁王正在目光如炬地打量着他和默苍离。在开始礼节性的问候寒暄之后,他们开始顺着长廊走往花园,边走边聊。

杏花君是雁王真正想要接见的对象,所以他与杏花君并肩而行,默苍离和霓裳公主自然而然落在了他们身后,这让杏花君很是心不在焉。他很紧张默苍离和霓裳公主的交谈,生怕被人认出类人智能的身份,又担心默苍离为了和平勾引公主一事的进展,也说不清他是希望成功还是希望失败。总之他纠结得肠子都快要打结了。

幸好雁王最初询问的都是关于类人智能研究的成果与进展,这些可以对外公开的部分,都是杏花君熟悉得不需要经过大脑就能脱口而出的。即便雁王在某些细节上问得很详细,他也依旧能三心二意地应答如流。很快,他就发现,霓裳公主也跟她的王兄一样在认真听讲,几乎没跟默苍离说一句话,至于有没有眉目传情,老偷看默苍离,那后脑没长眼睛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等一行人在西苑花园里走走停停转了一圈之后,杏花君的类人智能公开课也差不多讲完了,他正感到口干舌燥,雁王就已安排好茶点,请他落座用茶。

大概是为了让杏花君先休息一阵,在四人一桌用茶时,雁王开始与默苍离攀谈:“默教授想必是你们类人智能研究基地里最年轻的人了吧?”

“不是,这一领域最年轻的人是三十刚出头的欲星移。”

杏花君在心里暗笑,如果雁王的问题里没有多个人字,那默苍离就会承认他是最年轻的。通常也不会有人那么没礼貌地直接询问年龄,不然要是他据实回答,才两个多月大,那就完全露陷了。然而他忽略了女人是难以测度的。

“默教授不用谦虚,我想你也大不了他几岁吧。”霓裳公主其实早就在留意这位长相秀美得有些雌雄难辨的年轻教授,由于默苍离一路都未曾开口说话,她甚至怀疑起他的性别。

教授这类敬称都无法显示性别,默苍离这个名字也可男可女。这使得她一路都忍不住去偷看默苍离,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美,更因为她的好奇心。他宽松的复古式衣着也将性别特征遮掩严实,再说女性也有不少平胸的。好不容易听到默苍离淡淡开口,那种奇特的嗓音也是让人一时分别不出真实性别。

默苍离便看向了霓裳公主,让她心中紧张得狂跳,她觉得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她,而他说出来的话更让她感到一阵窒息般的错愕:“公主殿下,我大很多,今年四十一岁。”

“啊!”谁料,杏花君吃惊的声音大得盖过了霓裳公主的惊呼声,引得雁王疑问地看了过来。杏花君忙解释道,“啊,我、我也是才知道。”

“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我以为你看过我的档案了。”默苍离看着杏花君淡淡地说,杏花君觉得他眼中分明闪着笑意。

选什么数字不好,选比我小一岁,有我这参照在,你那水灵的模样也太妖孽点了吧!再说,霓裳公主好像也才二十出头,吃错药才会去喜欢四十一岁的老男人呢。苍离啊,你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想要吸引公主的关注,欲擒故纵好像也不是这样用的吧?

杏花君正想着,雁王果然问道:“没想到默教授是个爱开玩笑的人。我记得冥医今年是四十二岁吧?”他说完,看了看默苍离,又看了看杏花君,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人不可貌相。”默苍离不为所动,他淡淡说着,漫不经心地瞥着杏花君。

杏花君自然要给他打掩护,无可奈何道:“这应该叫人比人气死人才对。雁王你是不知道,苍、咳、默教授他在学术上就跟他的外表一样妖孽、不,是天才。嗯,天才。”

“噗~”霓裳公主被杏花君的话给逗得忍俊不禁,杏花君见状以为平安过关,正想放下心来,谁知,她笑罢问道,“默教授,从刚才开始就见你一直没碰茶水和点心,是不是不合你的口味?不知你喜欢吃什么,一时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惨了!这关难过了!

杏花君顿时僵在了那,早知道就随身带些那种果冻布丁了。不过这会拿出来,说苍离只吃这种,吃不得你们的茶水点心,简直是把羽国皇家的面子扔地上踩的找死行径。

“公主殿下误会了。我有先天性肠癌,做过切除手术。基本靠营养胶囊和药物为生,不能随便饮食。”

“不能吃东西岂不是丧失了享受美食的乐趣?为什么不去做克隆移植手术呢?”霓裳公主一脸同情地看着默苍离说道。

“不需要。人类那种愚蠢的能量摄取方式太没效率。营养胶囊是种伟大的发明,极大地节省了人类浪费在维持生存上的时间。”

又来了!

霓裳公主眼睛微微瞪大地看着默苍离,一时不知怎么去接话,默苍离面无表情地回看着她。杏花君在一旁默默扶额,他对默苍离关于人类饮食行为的评论已经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了。

“我赞同。”就在大家无语时,雁王打破沉默道,引得众人一致投去目光。他端着茶杯对着默苍离一敬道,“默教授不愧是位思想卓绝的科学家。人类进化到如今,很多功能都还处在低效率使用的阶段。正如你所说的,愚蠢。”

接下来,雁王便与默苍离聊得很投缘。他们对人体功能和构造的看法很多时候都不谋而合,对类人智能的探讨更是心有灵犀。有了先前杏花君关于类人智能的讲解,雁王在宏观理论上,勉强能跟得上默苍离的步伐,再加上他天资聪颖,反应迅捷,让这场交谈在外人看来,会以为两人是并驾齐驱。

起先,杏花君和霓裳公主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地听着两位在那批驳人体落后,进而渐渐转入更为高深的理论。杏花君毕竟是专家,很快就听明白了雁王隐而不表的愿景,也领悟到默苍离所谓的根治羽国皇室遗传病的另一种办法——合成人。

用机械部分取代人体其实比用克隆器官替换人体出现得早。克隆技术曾经因为人类伦理的限制,在普及应用中停滞过很长一段时间。在人类转变观念之后,克隆器官替换疗法几乎彻底取代了机械替换。没有谁会愿意让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变成冰冷冷硬梆梆的金属制品。

但在类人智能制造技术发展起来后,超级仿真材料的出现,又让机械替换人体的想法死灰复燃。最为极端的,就是合成人。合成人的最终形态是除了大脑以外,组成人体的都是机械。这几乎与拥有自我意识的类人智能毫无二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