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蛮久以前的文债,虽然有为此刷了两遍《全职高手》,翻看了一些角色的分析贴,还特地跑去苏黎世旅游采风,但是毕竟没有很沉迷,写起来也不是很顺手,把握度差一些。就这样吧,我尽力了,躺倒。

 

(一)

我说我听见背后有轻轻的足音

你说是微风吻着我走过的小径

 

“终于,又能同你并肩了。”

王杰希像是直视了夏天的烈日从流云间忽然现出一般,瞬间被那笑容晃花了眼。再定睛看时,喻文州正在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唇边褪淡的笑意清浅得如这炎热窒闷的黄昏,似乎没有一丝凉风。他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先前因犹豫而造成的迟缓此刻也被放大了。

“先进来再说吧。”

面前的门很快就被打开了,王杰希一声不吭地随喻文州进了房间。这里是国家队集训中心给队员们安排的临时宿舍,每个房间的布局几无二致,一套电脑桌椅,一张单人床再加上一个床头柜,连个塞行李箱的地方似乎都没有。所以,王杰希进来后,很自然地看了屋主人一眼,然后坐到了椅子上。选择坐在电脑前,他才能感到放松。

“你是来找我一起看对手比赛录像的吧?”

一句问话被喻文州淡淡地说成了陈述句。主动权再次被抢夺的不自在,让王杰希皱了皱眉。也许,从他来到对方房门口举起手,却忽然踌躇起来,久久没敲下去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已经丧失了主动权。

一起观摩对手的比赛录像只是个借口,他真正想对那个人说的话,却被对方在照面之际风轻云淡地随口而出。说那句话时,喻文州手里提着一个西瓜,一副刚从外面归来的样子,以至于让他有对方只是在打招呼说“你好”的错觉。

而现在,被抢了话头的王杰希只能轻轻嗯了一声,便按开了电脑。在等待电脑完全开启时,喻文州已经把买回来的西瓜切成了两半,搁在了他面前的电脑桌上。他垂眼看去,西瓜还是冰的,表面渗着密密麻麻的水珠,鲜红欲滴的瓜瓤上还插着一把金属汤匙,也挂着水珠,显得银光灿灿的。

王杰希没有一边吃东西一边操作电脑的习惯,更何况是这种容易沾得满手湿漉的冰西瓜,然而随即递来的纸巾和话语又让他拒绝不了。

“你先吃,我来放。”

于是喻文州点开了上午在会议室里从叶修那拷贝来的各国选手比赛录像文件夹,设置成逐个自动播放后,便坐在了床上捧着另外半边西瓜边挖着吃,边与王杰希看了起来。

熟悉的光影在眼前闪烁,熟悉的打斗声在耳边萦绕,口中是丝丝扩散至周身的清凉与甘甜。这种惬意似乎似曾相识。王杰希不经意地将视线移到了电脑桌后的窗户上,那里拉着厚实的窗帘,夕阳在完全沉没前将它最后的殷红都倾洒在了上面,在闭合稀疏的窗帘布间,映照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痕,看上去有种心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的诡异感觉。

对,就是诡异的感觉。王杰希悄然将目光瞥向了一旁坐在床边侧看液晶屏的喻文州。虽然这家伙已经算老熟人了,话也没少说过,但真正这样单独相处还是第一次,或者说真人面对面地单独相处是头一回。

其实他俩的往来,比众人以为的要更早。在王杰希还未出道前,两人就结识了彼此的小号,并在荣耀网游里结伴同游。那时候,两人都在各自所在队的训练营里受训,闲暇时间很少,网游里的相会自然寥寥可数,都当作一种特别的放松方式,只图玩闹尽兴,谁也没有跟谁透露过身份。

直到王杰希在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出道,喻文州很快就从他极其鲜明的战斗风格中明悟了一切。他终于知道了那个与他并肩游乐的伙伴是谁,也知道了他的小号再也等不到那个人了。

“祝你荣耀,我的魔法师。”

那晚,在看过荣耀职业联赛微草对轮回的比赛后,他上小号在普通区的西部荒漠里游荡。那是他们初识之地,在一望无垠的黄沙尽头,总是挂着一轮血红的落日,红得让人心醉。而王杰希虐怪的打法更让他眼花缭乱,他在旁边围观了很久,直到对方主动向他搭讪。

“看了这么久,是想要组队吗,机会主义者?”

沙风忽起,掠过屏幕,喻文州莫名有种真的被沙子吹到的感觉,心里痒痒的,有什么在膈应,让他蠢蠢欲动。于是他望着对方的ID笑着点头。

“好啊,魔法师。”

在丢来组队邀请的同时,星星射线也接踵而至。喻文州只能先应战躲避,谁知,熔岩烧瓶紧跟其后。两人一防一守,战得有来有往。

“身手不错,可惜手速太渣。单打独斗,你死很惨。”

王杰希既不下死手,也不给对方留喘息之际,想要彻底试探出喻文州的能耐。然而,喻文州却深不可测,除了手速是他的致命伤外,王杰希竟然找不到其他的可趁之机。

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一架打得突然又无疾而终,却打出了惺惺相惜的欣赏与默契。停手之后,喻文州才终于有机会同意接受组队。

“一看你这名字就知道是小号,什么时候开大号再来打一场?”

“英雄不问出处,小号不提大号。”

电脑前,王杰希笑了起来,这个人真是对胃口。

 

(二)

我说星星像礼花一样缤纷

你说是我的睫毛沾满了花粉

 

“王杰希,请你更依赖我一些。”

措不及防的一句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得一本正经,掷地有声,让心忘记了跳动,在转瞬之间,才忆起了职能,开始狂跳不止。

王杰希微微睁大了眼,眼睛的一大一小变得明显许多,使得有些呆怔的他,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可爱,至少对喻文州来说,就是这样定义的。

“就是啊,有喻队控场,你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我们需要你这个魔术师完全觉醒。尽快找回自己吧。”

叶修的话打断了王杰希与喻文州的对视。王杰希眼中的世界这才从只有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庞,延展开来,看见了会议桌上围坐的其他队友,都在专注听叶修的赛后总结分析,没有人留意到他心底暗流的波澜。

“经过了几场热身友谊赛,想必各位都对各国战队的风格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们的优势在于技术细节上把握精准,在团队合作上的默契也算可圈可点,但是就机动性而言,比较欠缺,常常被对手出其不意的临场发挥打得措手不及。欧美各国在奇思妙想上有着明显的优势,我们很难把握预料他们每个成员的动向,他们的团队合作方式似乎对个人自由发挥有最大限度的包容性。换句话说,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魔术师,而我们的魔术师只有一个。”

话说到此,所有的队员都望向了王杰希,包括喻文州。他依旧保持着先前说那句话时的表情,仿佛别有深意,又仿佛只是王杰希的错觉。输了一场比赛,多少会觉得心烦意乱,王杰希能平心静气做赛后审视,却有些抗不住那个人的目光。

“你和黄少天是我们应付这方面短板的奇兵。不要有压力,学学黄少天,好好享受被喻队宠溺放纵。我知道做久了队长,被人依赖惯了,要转变一时有些不适应。”

“喂,什么宠溺放纵?什么依赖?叶修你这家伙会不会说话啊,就敢跑来当领队?就不会准确运用中文吗?我那是信任,不是依赖,你说对不对,喻队?”

黄少天一开口,什么正经的、窒息的、暧昧的气氛统统被他聒噪得无影无踪。王杰希暗自松了口气,对着似乎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喻文州报以微微一笑。

“我觉得信任是不够的,我要的是你对我的依赖。”

会后回酒店房间休息时,喻文州在王杰希背后轻轻说道。

“如果你不急着用卫生间的话,我想先去洗个澡。”

“请便。”

王杰希头也不回地翻出换洗衣服,匆匆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才深深的喘了口气。门外隐约传来电脑开机,鼠标与键盘的声响。他才有些释然地缓缓脱衣,拧开花洒,站在热水中失神的淋着。

仿佛被六星光牢所困,他无处可逃。

荣耀世界邀请赛主办方给各国参赛人员安排住的酒店,多是双人间。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随队翻译,一共15人。叶修就以各队混住好增强默契感为原则安排室友,蓝雨与微草一直在赛场上做对手,所以喻文州和王杰希被分在一起住,至于黄少天,被叶修丢到跟翻译住一屋去了,此举被队友们大赞英明,气得黄少天直跳脚。

一开始,黄少天还会时常来这屋里混,等打过一两次比赛后,竟然跟老外聊得火热再也不来了,留他和喻文州一室清静。不知何时,清静变成了暧昧,等他察觉时,已经变得有些窒息。

真是有他的作战风格啊。

王杰希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站在卫生间的门前出神。他免不了以赛后总结的习惯性模式审视喻文州给他的微妙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足够敏锐,也是喜欢掌控一切的人,大概是根本追查不到陷落的痕迹。

无微不至的体贴,巨细靡遗的周到,在默契的掩饰下,一点点将他浸染。那个人是最值得尊敬的对手,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也是最值得交心的情人。

只是,真的那个意思吗?

他打开了门,望着电脑前的背影,踌躇不前。

“想通了吗?”

喻文州听到开门声,转过身来,微微一笑,王杰希觉得那笑里有着志在必得的意味。

“你拒绝了当国家队队长,是因为觉得累了吧?”

“我知道我不当,还有你。他们一定会去找你。而我相信你。”

“难道你不想做回从前的你吗?我的魔术师,就像从前那样,让我宠着你,让你在赛场上大放异彩。”

“借叶修一句话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可你就是我的荣耀。”

说这话时,喻文州已经起身走近前来,拿走王杰希正在擦头的毛巾,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眼,一边轻柔地用毛巾摩挲他半湿的发根。他也呆滞地回视着喻文州,思考着那话里的含义。

直到双唇相叠,温润的触感传来,他才停止猜测,闭上眼全面相迎,一双手伸了出去,搂住对方的腰。运动衫摸起来有些粗麻,喻文州的体温比此时的盛夏还要炎热。原来与同性肌肤相亲的感觉也很好,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两人同住也已一周,生活起居中的碰触早习以为常。也许,这些点点滴滴的习惯都出自某人的阴谋。

 

(三)

我说小雏菊都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

你说夜来香又开放了层层迭迭的心

 

“有什么事不能在房间里说?你又有什么阴谋?”

王杰希倚在会议室的门边,望着晦暗的室内,不肯轻易踏入。他才开始交往不久的情人正站在明暗交错间,修长的身形,帅气的侧脸,被光线勾勒得轮廓分明。原来喻文州比他先前意识到的更有魅力。

“一切阴谋没有你步入,都是徒劳。”

喻文州走了过来,唇间始终挂着一抹醉人的浅笑,轻轻将王杰希拉进了会议室,一手撑墙,一手锁门,将对方困在双臂之间,耳鬓厮磨。

“你究竟想干什么?”

“想爱你。”

“在这种地方就不怕有人来?”

王杰希推开了他,不以为然地看着他,一脸绝不配合的表情。喻文州也不多言,用手指转着会议室的钥匙,独自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厚重的窗帘。这个会议室位于酒店最高层,是各国荣耀战队时常借用来开会研讨战略的地方。由于开会时总要研究比赛录像,所以这个被使用频繁的会议室从早到晚都拉着窗帘,暗无天日。

窗帘拉开的那一刻,璀璨的灯光就星星点点地闪了王杰希满眼。星星射线,他想。

“星星射线。这里的夜景像极了那时你给我的星星射线。”

“那时?”

“你给我发组队邀请的时候,还记得吗?”

“当然。”

苏黎世的夜色像是一堵巨幅墙画般展现在两人眼前,王杰希走过去,与喻文州并肩俯视这片异国夜景。沉默良久后,王杰希才转看身旁的情人,于是喻文州便把满眼的星灯都吻入了他的心间。

一触即分的轻啄浅吻,在落了满面之后,试探转成了你来我往的纠缠,吮吻变得狂热持久,相互轮替,谁也不肯轻饶谁,像一场以血换血的交战,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深情,最终将整个室内都侵染在旖旎泥淖中,无法自拔。

王杰希搂着喻文州的头颅,享受着他的亲吻与爱抚,修长的手指在对方柔软细碎的发间下意识摩挲,淡淡的洗发水香味混着汗味,闻上去像是一种阳光的滋味。喻文州的味道与气息要更为醇厚些,很像此刻包裹着他们的明与暗。

当喻文州掀起他的运动衫,将他抵在落地窗上咬吻前胸上的茱萸时,他感到了背上一片清凉,身前却是像烟火绽放一般,各种缤纷的快意随着游走的唇舌在他身体内外涌现。

“……文州……”

王杰希眯着眼,有些醺然地看着对方,在含糊呻吟中,唤着情人的名字。自那次确立关系以来,借着同屋住的便利,他们就有过数次偷欢,毕竟是年轻的身体,食髓知味。喻文州的学习领悟的能力很好,在经过初次的摸索之后,技术就突飞猛进,做起来掌控精准,把握到位,让人沉溺。

这种理所当然将一切交托给对方的心态惯性地反映到了比赛中。王杰希的突然转变令人侧目,往日的魔术师再度归来,甚至比众人记忆里的还要耀眼,在赛场上的风光灿烂得如苏黎世的夏天,处处闪耀着明亮的色彩。在一次险胜之后,连叶修都不得不大发感慨。

“你还真是敢赌啊,明知道喻队是个手残,万一他真救援不及呢。”

对此王杰希只是笑而不答。或许没有人比他更能明瞭喻文州的手速了,他是用自己的身体来体悟这一点的。虽然不快,却足以让他喘不过气来。一阵阵快感在探入的指端如浪翻腾,层出不穷。

“我想给你像这片灯海般难忘的感觉。”

在王杰希的裤子滑落到脚踝处,露裸出两条光溜溜的长腿时,喻文州温柔地将他抱转过身去,前胸贴后背地同观起窗外的璀璨。

喻文州挺入的时候,王杰希感到有些眩晕,他用手撑着凉滑的窗玻璃,失神地看着窗外灯影迷离,整个身心全都放在了喻文州在自己体内缓缓进出的举动上。进展的节奏由浅入深,爱欲在循环反复中稳步攀升。

王杰希熟悉喻文州的进程,正如对方熟悉他的性感点一般。他有时候想要争夺掌控权,不安分地扭动挺送,想要打乱对方的节拍。喻文州时而会配合他放纵,随心所欲地抽送顶挺,快慢不定,轻重飘忽;时而会霸道地箍紧钳制他,继续按部就班的进程。这让两人之间的欢好每次都像开礼包一般,让他充满了期待,就像一场不到最后一刻就难料结果的比赛。

眼前的灯火开始摇晃剧烈,变得影影绰绰起来。整个世界似乎都被爽感吞噬,变得朦朦胧胧,连夜色也晦暗了几分,而那些星星点点的灯光在一点点的减少,仿佛在喻文州的每一下撞击中被撞落一般。

灼热的喘息呼在凉玻璃上,氤氲出一层雾气。渐渐的,王杰希也分不清身前玻璃的凉意与身后喻文州带给他的炙热。凉与热,被高亢的快感搅混在一处,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他开始身体往下沉,意识也在欲海中不断下坠。喻文州抱住了他,随着他一起低下了身形,一同躺在了地毯上。

肢体的交接还在继续,王杰希却只记住了那晚如星辰般映照满眼的璀璨。

 

(四)

我说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暮春

你说这是一个诱人沉醉的黄昏

 

“跟我走吗?”

在队里集体出游逛苏黎世的时候,王杰希突然笑眯眯地走近喻文州说道。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紧跟在身边的黄少天,对他做了个好的口型。于是,在黄少天跟方锐互丢垃圾话的时候,王杰希就拉着喻文州迅速撤离。

苏黎世老城区里游人众多,小巷也多,几个转弯之后,两人就脱离了队伍。一路漫无目的地狂奔,转眼就出了老城区。王杰希才停下了,与喻文州沿着苏黎世湖漫步。这湖贯穿着新旧城区,顺着湖一直往下走就能到他们住的酒店。虽然老城区他们也不是第一次逛了,但王杰希把人单独拉出来的目的显然不是回酒店。喻文州并不问王杰希的打算,像从前开小号在游戏里闲逛一般,他似乎总能随遇而安地陪着对方。

“我们接下来去哪?”

在湖边喂了一阵天鹅后,王杰希突然问。

“那边好像是瑞士国家博物馆。”

喻文州举目四望,将目标锁定在了远处一栋造型像城堡的古典建筑物上。然而,作为国家博物馆,里面陈列的东西比想象的要少,欧洲历史对他们来说也很陌生,在喻文州还在仔细地看着德国与瑞士之间的文化渗透介绍时,王杰希却望着窗外,眼睛闪亮。苏黎世火车站就在国家博物馆的街对面。

不久之后,他们便搭上了一趟去往琉森的火车。两个小时后,两人便坐在了卡贝尔桥上乘凉,吹着丝丝凉风,看水里成群的天鹅在四处游走。

“我说走你就走。你就不怕叶领队找不到人会跳脚,回去后等着挨骂?”

“丢的是你跟我,又不是黄少天或者孙翔,他才不会紧张。”

喻文州笑着,将刚买来的冰淇淋递给了王杰希。吃着满口的冰凉与甘甜,放眼白云碧波,水塔花桥,远去的天鹅与身旁的情人,好不惬意。就连廊上的花朵似乎也显得格外的明艳。

“谢谢你,文州。我找回了从前的自己。我一直很怀念当年的无拘无束。后来我知道,想要胜利,就必须作出牺牲。”

“你负担得太多。微草有些过于依赖你了。我能给你的也不多。其实,当知道你拒绝了当国家队的队长时,我很高兴。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我能在众人面前,在赛场上正大光明给你的宠溺与陪伴,也许只有这一次了。”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在你不告而别时,我才真正明白自己对你的感觉已经到了那种程度。”

“对不起,那次离开我欠你一个道别。”

“欠了就永远也别再说。我想永远都不让你对我说离别的话。”

“这场邀请赛结束之后,我们……”

“我会等到你退役那时。”

“退役之后我们又可以上小号满游戏的乱晃了,也许该学学叶修在网游里闹个满城风雨。喻队会陪同吗?”

“悉听尊便。”

“不过在那之前,我会争取带着微草打败蓝雨,多杀你几回。”

“是吗?那我更期待了。魔术师的虐杀不知是什么样的滋味。”

“你一直是个可怕的对手。”

“只是对手吗?”

“也是个体贴的情人。”

再回到苏黎世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在牵手而行的两人身前拉出两道长长的黑影,金色洒满前路,晃眼间似乎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个西部荒漠,只是不再有黄沙迷眼,不再独自一人,不再是除了一片昏黄之外就空无一物。

两人都不舍得回酒店,好像结束了这场约会,就结束了在苏黎世的比赛一般,沿湖而行的脚步越走越慢,最终驻足在车水马龙的夕晖中,彼此对视,不发一语。留不住的时间,留不住的相守,却还有留得住的心,留得住的来自情人的眷恋眼神。

“假如,那时,我跟你道别,你会吻我吗?”

“在游戏里你让我怎么吻?”

“现在你却可以。那时,如果说我欠你一个道别,那你也欠我一个吻。”

喻文州笑了起来,笑意在他斯文俊秀的脸上一点点荡漾开,闪着黄昏特有的金辉。

“笑什么?还我。就现在。”

于是他缓缓探头过去,深吻起王杰希。动作轻柔,有些小心翼翼,仿佛穿越了层层阻隔的时空。在吮吸贴磨的亲吻中,经年的相思被丝丝缕缕渡到对方口中。曾经来不及的道别,来不及的表白,都在那一吻中烟消云散。未来说不出的不舍,说不出的煎熬,也都在那一吻中倾诉透彻。

那个黄昏之后,两人的相处又从热恋的胶着状态被刻意压抑回平缓浅淡的交往,亲热欢爱还是时有发生,只是两人再不提未来。在荣耀世界邀请赛闭幕之后,他们之间便进入了漫长的黑夜。然而,黑夜对他俩并不是第一次,更算不上考验。

走下从苏黎世回国的飞机时,正是祖国华灯初上的时候。王杰希心绪莫名地望着走在前面的喻文州,等待着他回头对自己对众人说句再见,然后跟黄少天去转机离开。谁知,喻文州突然打断一旁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兀自吟起舒婷的《黄昏》,头也不回地远去:

我说我听见背后有轻轻的足音

你说是微风吻着我走过的小径

我说星星像礼花一样缤纷

你说是我的睫毛沾满了花粉

我说小雏菊都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

你说夜来香又开放了层层迭迭的心

我说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暮春

你说这是一个诱人沉醉的黄昏

 

 

 

one responses

  1. 先回复,再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