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喜讯

 

默苍离插上耳机,点开音乐,把声音调到勉强盖过噪音的音量,继续看起文件。这一回,思绪总算不再被杏花君剁得支离破碎了。然而,才进入状态没多久,网却断了。邮件里有个重要的材料卡着下载不了。

这一下,默苍离终于开始烦躁起来。断网、网速慢都是他最深恶痛绝的事,比用噪音搅扰他思考还要厌恶百倍。在他眼中,网速慢简直是在浪费人生,更不用说突然断网了。他检查了一下连接手提电脑的网线,又试连了WiFi,确认不是连接出故障,而是停网了,大概是网费没交。以前这种生活琐事,都有学生、秘书帮着处理。现在突然一个人到外地休养,有些分身乏术。

默苍离看了一眼WiFi列表,发现信号最强的有一个用户名是mingyi。名医?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花板,随即抱起手提电脑出门上楼找杏花君。

杏花君正剁肉剁得起劲,嘴里哼着小曲,把剁肉声当鼓点,在那又扭又跳的。默苍离敲门时,声音不大,与咚咚咚的剁肉声融合在了一起。

默苍离敲了一阵,估计里面听不出有人敲门,只好深吸一口气,边敲边喊:“大夫!大夫!杏花君!杏花君!杏花君……”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地说过话,今天的天运似乎来得比平时还要差。这楼的风水果真很不好吧?住进来的人都吵,连第一天住进了的他也被逼得说话大声。

“杏花!”大声说话很累,所以只喊了几声,默苍离就四舍五入地喊起了两个字,并且发觉喊杏花最顺口,夫和君都是闭口音,花是开口音,喊杏花比喊杏花君要显得大声。他刚喊了一声,剁肉声就陡然停了。他便又敲了敲门,里面便有了声响,杏花君很快就把门打开了。

“是不是我太吵了?”杏花君见默苍离抱着手提电脑,一脸阴霾地站在门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忘记这老楼的隔音效果不好,楼上有什么大点的动静,楼下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楼下没网了,可以用一下你的WiFi吗?”

“当然可以,快进来,进来坐。”杏花君忙把默苍离往房里让。

“不必了,给我WiFi密码就好。”

“哦。我的用户名是冥医的字母全拼,密码是Dark Doctor。”

“Dark Doctor?”原来不是名医,是冥医。

“哈。开玩笑时取的名,我叫温皇黑心温,他就喊我冥医。”杏花君靠在门边,搓着手笑着说。

“连上了,谢了。”杏花君那没话找话的笑容看着很傻气,一直盯着电脑屏幕的默苍离有些嫌弃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被他拉住了。

“我说……那个……我正在弄馄饨馅,肉还要剁好一阵。你嫌吵的话,还是在我这工作比较好。其实楼下比这里要吵很多。”见默苍离不置可否地看着他,杏花君生怕对方不相信,忙解释道,“真的,经验谈。这里的声音传到楼下,就莫名多了回响效果,还自带重低音,整个一环绕立体音响。你不妨先听听,就相信了。你等着啊,我去剁肉,你听看看。”

默苍离无语地看着杏花君跑回屋里剁肉去了。咚咚咚……剁肉声听上去真如杏花君所说,现场并没有楼下听起来那么震耳欲聋。于是,他就自动进屋去了。杏花君见他肯留下,便忙着给他沏了茶送到书房去。

“饿吗?一会就能开饭了。”走出书房门时,杏花君探着头又看了默苍离几眼,这才舍得把门轻轻关上。

家里有人等着吃自己做的饭,感觉真是好。杏花君回到厨房,一边做菜一边惦记着书房里的心上人。默苍离坐在书桌前办公的模样真是美极了,低垂眼眸盯着电脑屏幕,浓长的睫毛让他的目光看起来不再那么冰冷,甚至给人有种温柔似水的错觉。薄薄的嘴唇呈现放松的柔美弧度,让人忘却了那是多么锋利的一张嘴。恬淡的神情因为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而带了些许迷离的光彩。这样的情景美好得让人不忍打扰,只是偷偷瞄上几眼,就让人满足,心醉神迷。

 

另一边,温皇下了班,晚饭都没吃,便去了小狼喵喵糕点屋。这个时段是店里最忙的时候,也是最吵闹的时候,因为学校放学了,会有大批的女中学生涌到店里来,名为学做糕点,实则是来花痴帅哥的。她们不仅花痴单个人,还喜欢看店员之间的暧昧互动。她们算是最好应付的顾客,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闹了。不过大部分执事还是挺享受陪这些花龄少女玩闹的,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温皇。

自从孤狼夜总会改头面之后,温皇总是在十点以后才会去店里。那个时候,女学生们基本都回家了,店门也关了,招牌灯也熄了,外界看起来就是已经闭店的模样。这时候会来的和能留下的都属于夜场的VIP顾客,大多数是白领职场女性,小资情调十足,玩的都是成人游戏,消费高,给的小费也多。

当温皇推开门走进店里时,注意到他的女孩子们纷纷呼喊声,这一骚动,便引得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继而是更大声的喧哗,温皇觉得店里的声浪大得似乎能把他的人给推出店外。他也确实很想转身离去,这种阵仗实在懒得应付,只是,他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要办,也不会赶在这个时候来。

在众人的注目下,温皇赶在花痴迷妹们包围过来前,潇洒飘逸地快步闪身上楼去,直接往罗碧的办公室闯去。顶楼楼上办公区是禁止顾客擅入的,温皇跨上顶楼楼梯时,也不免心头一松,回身瞥了一眼楼下挤得满满当当正往楼上张望的人群。在这里,人的情欲真是得到了赤裸裸的解放。他又不是明星,平时就算人长得再帅,走在街上也不会被两眼放光的群众围堵,可是在这里却不一样,仿佛是店员就有义务被人吃豆腐似的。

温皇敲办公室门时,罗碧还在跑在跑步机上,他见是温皇老了,不由得有些奇怪地说道:“你怎么今天来这么早?”

“当然是有要紧事。”温皇看着汗淋淋的罗碧不怀好意地笑道。

“你能有什么要紧事?三天两头不来上工。”罗碧敏锐地察觉到了温皇不善的心思,下意识猛地转头看去,温皇并没有掩饰,脸上依旧挂着坏笑。他突然联想到了什么,又道,“对了,赤羽下午来店里看了看,没多久就走了。你的要紧事该不会跟他有关?”

“昨天?下午?”温皇眼神闪了闪,怎么选了一个他在医院上班的时候来?难道真的在躲着自己?

“我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我想最近应该还会过来的。昨天他想找那贱人,她正好不在。”罗碧每次提起姚明月,心头就会有无名火起,总是咬牙切齿贱人贱人地叫。殊不知,在周围人看来,这个称谓俨然成了他和她之间的暧昧昵称。因为没人敢称姚明月贱人,就是心里也不会真那么认为,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她都是位厉害得不得了的女王大人。

“我的要紧事跟你有关。”

“我?”

“好友,你闹出人命了。”

“开什么玩笑!我最近很久没有跟人动过手了,而且下手轻重把握很好。要死也早死了,现在能闹出什么人命?”

“不是死。是生。不是少,而是多。”温皇好整以暇地一边卖着关子,一边兀自拿起办公手里的一次性水杯给自己泡起茶来。

罗碧并非是一名五大三粗的武夫,他盯着温皇看了片刻就捉摸出温皇话里的含义,不由得面色一变:“你不是在开玩笑?!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怀孕了?”

“说来真是巧,昨天下午,姚明月来找我诊断,所以赤羽没能见到她。”

罗碧闻言,如遭雷击般地看着温皇,看了半响,才有些磕磕绊绊地说:“反、反正也、也许不是我的。”

“你每次都戴套的吗?”等了一下,见罗碧一脸铁青皱着眉不言语,温皇便道,“那就是你的种无疑了。”

“她跟那么多人发生关系,凭什么说是我的?”罗碧几乎问了和姚明月一模一样的问题。

看来真是天注定的一对夫妻啊。温皇暗自好笑,面上却严肃认真地说道:“我问过了,好像只有你不戴。我想也是,你每次都被她撩得意乱情迷,根本想不起戴套这种事情。有疑问也无妨,等孩子生下来,亲子鉴定一下还不简单?”

“不可能!不应该!”罗碧还在不认命地挣扎,“就算不戴套,她也是有在吃避孕药的,怎么可能!不应该啊!”

“别激动,现在没人逼你当这孩子的爹。就算要认,也得做完亲子鉴定再说。”温皇低头慢慢啜着茶,也不多安慰罗碧几句,自己借着喝茶的动作偷偷笑够了,才放下茶杯,递了一张便签纸给对方。

罗碧接过一看,上面是一个地址和一个手机号。温皇不等他问,就直接说:“你去这个地方取东西。到地方打上面的电话,就会有人给你送来。杏花君,你是认识的。”

“取什么东西?”

“营养餐。”

“安胎的?”

“当然,我可没有谋害未来小侄女的打算。”

“小侄女?”罗碧浑身一震,一把抓住温皇胳膊,一副恨不得把他整个拎起来的架势,“怎么已经知道是男是女了?她到底什么时候怀上的?!”

“她怀孕一个月都不到,我可没那么神。我只是自己有女儿,所以习惯成自然,顺口说了侄女。怎么?你希望是个儿子?那以后我就改叫侄子好了。”温皇拍开罗碧的手,边抚平衬衣上的褶皱,边调侃道。

“你有女儿?!”罗碧重点陡转,让温皇也诧异了一下,看他的神色,还以为他受打击得神志不清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