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稣雨浥轻尘》是一篇完全正剧向的同人小说,补完了剧中未曾展露的皇酥过往。稣雨浥轻尘,指的是稣浥领导的革命洗涤海境黎民心灵上的蒙尘,也是指皇酥之情湿润了彼此心间的封尘,濯出隽永的真爱。正文的章节特意选用了不同的雨作为标题,也因此学到了一些不常用的成语和名词,相当有意思。而番外名为溯洄,以逆流而上指代重生,同时也取诗经《蒹葭》之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觉得这莫名像稣浥在重生的皇渊心中的写照。

流君在剧中只以名字出现,作为一个对皇渊有重大影响之一的人物,文中难以逃避对他的塑造。既然之前海境线对《琅琊榜》多有致敬,那么我便把流君按照祁王那种几近完美的理想型皇子来刻画。于是,流君作为皇渊的亲兄长,成了他的一种理想榜样,无论是争权夺位,还是为爱奉献,这两兄弟都有着共通性。流君与珍珠的故事,实际上是皇酥的镜影。稣浥就是透过流君的前车之鉴,明悟了自己该走之路,毅然决然与皇渊分道扬镳。

三脉制度在文中也有了进一步地补完,以阐明稣浥何以激愤,何以革命得如此坚毅。我自己很喜欢那段无缝补接。稣浥的革命情怀也写得自己都跟着热血沸腾,恍惚间仿佛都能看到稣浥点起烽烟的背影,听到他振臂高呼。

由于正剧向的限定,正文情节有一部分与正剧重合,我便将侧重点放在了揭示人物当时的内心状态上,投注了自己对正剧的理解与诠释,而非简单地用文字去复述。影视剧与小说有各自不同的艺术魅力和表达风格,我相信文中与正剧重合的部分读来会有一番不一样的体验。对于皇渊和稣浥的个人见解,我都表达在了正文中,写在了长评里。

番外《溯洄》是在皇酥剧情尚未播完时就开始写了,那时候还在等着剧里给出流君的设定,好继续写正文之后的情节,结果等到了海境线结束,什么信息都没等到。起初重生的设定是想实现皇渊对稣浥监禁Play。结果皇渊之后的剧情让我意识到他这种至纯至善的多情种根本不会黑化,这篇番外也就一时写不下去。我本打算正文虐完,再写点甜蜜的肉作为番外补偿,可是重读之前写的番外后,却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重来一次,稣浥在不同环境下还会不会变成那个郎心似铁的鳍麟会宗酋?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我觉得稣浥还是会心怀黎民,走上推翻三脉制度的道路。因为三脉制度的压迫是无孔不入的,他只要生活在海境,只要身为波臣,不可能毫无感知。只是,环境不同,过程和结果都有改变的可能,关键是在人生转捩点的把握上。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命题和设定,需要考虑到多条因果链。

拥有前世记忆的皇渊重生之后,能改变的事情其实并不多。影响力虽小,却让牵涉其中的人有了命运上的重大改变。皇渊救下了流君的挚爱珍珠,皇酥这一世的义女便因此诞生。而珍珠的早逝与流君的争权却是三脉制度迫害下的必然。稣浥从古卷中破解出三脉制度的机密,因此激发出革命意志,也是一种命运发展的必然。但他的觉悟程度与前世同一时期相比,已经被皇渊刻意滞后许多。此后,皇渊趁三王之乱时,带稣浥出走海境,更是极大的推迟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时间点。可以说,皇酥这一世的义女是改变皇酥两人命运的关键。她在前世并未降生,却在这一世因母亲的获救,而成为了所有相关之人命运中的一个未知变数。

江南烟雨,苍山点雪,大漠黄沙,纵横一刀,皇渊一切前世没能达成的愿想都在番外中一一实现,甚至比他所求更加圆满,他与稣浥相守十数光阴,共养一女。番外的最后,皇酥两人再度回归海境,去完成稣浥的的宏愿。

回归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与前世不一样的事情,已经属于另一个故事了。好吧,其实是我因为怕太爆字数而不得不搁笔于此。就当作是留白吧,皇酥之间有着太多可以诉说的东西了。

这本14万余字的《稣雨浥轻尘》,我喜欢正文中皇酥青涩时期的懵懂情动,喜欢稣浥磕磕绊绊却又慷慨激扬的革命心路,喜欢番外中牵一发动全身的奇妙改命,喜欢皇酥为人父时以谈论女儿为名的打情骂俏。

有一种爱情叫皇酥,有一种爱法是“天下入梦来,痴情动河山。”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至少这份珍爱皇酥之心,我与你们相同。感谢。

PS:文里肉虽不少,封面也比较哔,但真的不是这文的基调,你们不要只记着肉,被刀了不要说我挂羊头卖狗肉哦~

one responses

  1. 匿名说道:

    如果这两个人搞监禁只搞一下当情趣还好,长期的话就好像灵魂都死了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