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风香露重梨花湿

 

“回来得真是时候,你有眼福了。”这是个晴朗的午后,竞日优雅地端着一杯香槟,笑盈盈地看着刚进门的赤羽。

“因为明天要回日本,所以这边的工作结束得早。”赤羽一边换鞋,一边把目光投向了花园的方向,“是什么眼福?”

Z4号公寓有个占地不小的后花园,花园里建有玻璃阳光房,种满各种花草。天气好时,赤羽喜欢去那里喝咖啡看文件。在玄关是看不到花园里的情形,只是那里动静不小,与公寓里平日静悄悄的氛围很不一样,即使竞日不提,赤羽也知道今日公寓里来了不少人。

竞日对赤羽的问题笑而不答,等他走近,递了一杯香槟给他,与他一同走向后花园。赤羽远远就望见阳光房里有不少人在忙碌,拿着反光板、闪光灯、鼓风机走来走去。看来是什么剧组跑来借景拍摄。赤羽不觉得意外,竞日的Z4号公寓装潢设计与布置十分带感,兼容了古典与时尚,简约中不失低调奢华,适合各种豪门世家的室内取景。

当竞日领着他挤进人群,占据最优的围观位置时,他才知道原来是《花色》在拍杂志照,模特是温皇和凰后。

如竞日所言,确实很有眼福。赤羽望着不远处全裸出镜的男女,只觉得呼吸一滞。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沙发上相拥的男女,蜜色与玉白的肌肤在闪闪发光,男人肌肉的轮廓、女人饱满的曲线在交相辉映,力与美像一支利箭,在目睹的一瞬就穿心而过,让人沉沦。

赤羽也是第一次在天光下看温皇的裸体,第一次那么清楚地看到他身体各部分的细节。与灯光下迷离邪诡、富有危险气息的感觉不同,此刻的温皇再不是魅惑众生、独行于暗夜的杀手,而是睥睨世间、孤高桀骜的帝王。即使不着寸缕,也依旧高不可攀,让人只像跪地膜拜,瞻仰他的完美。

与所有围观人员一样,赤羽的目光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炽热而贪婪。视线在温皇的手臂、胸膛与大腿之间流连,哪怕是肌肉投下的一小块阴影,都美得人目不转睛。赤羽觉得自己真是彻底陷进去了,明明还有性感女神玉体横陈在前,他却总是情不自禁去看那个男人。

如果没有温皇在旁,凰后是足以让人血脉喷张的存在,无论男女。她的魔鬼身材同样完美,双峰浑圆翘挺,玉腿修长丰满,细腰翘臀。她双腿大叉地坐在温皇的大腿上,温皇一只手横胸揽着她,另一手捂在她的双腿之间。两人虽是借由彼此遮住了私处,但香艳热辣感却因这份亲密接触而飙升。

“好,就这样。灯光!灯光过去。”摄影师站在最前面,端着相机找角度,嘴里不停地发出指令,“风,风呢,太大了,对对对,好,宝贝们给我个眼神……”

温皇和凰后闻言同时转头望向镜头。两人脸贴着脸,微风轻扬着他们额前鬓边的乱发,眼神性感魅惑。那一眼,即便不是直接承受两人目光的摄影师,围观人员也都觉得腿软想跪。

“太A了!太A了!双A好棒!好棒!”摄影师一边兴奋地碎碎念,一边围着两人狂按相机。

“A?”当摄影师挡住赤羽视线时,他才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摄影师原来也是见过的,就是上次拍摄广告的导演公子开明。

“ALPHA。你可以理解为天生的王者。”一旁的竞日喝了一口香槟,轻轻回答道,“气场上可以跟温皇并驾齐驱,凰后也不简单。”

“这次的拍摄主题是双王?”赤羽望着场中正在变换姿势的凰后,由衷地点头赞同。刚才那一眼只是短短数秒,但却极尽挑逗,无限性感。被温皇和凰后同时注目,会莫名有种酣畅淋漓的颤栗感。如果凰后没有王者的气质,那么这场拍摄就会流于低俗。

“不。《花色》这杂志无论被时尚界捧得多高端大气上档次,它的主题永远也是美色。”竞日意味深长地看着赤羽,含笑抿了一口香槟。

赤羽还没想明白竞日眼中的深意,就看见场中亲昵相拥的男女不知何时已经直勾勾看向了他,他只来得及心中一咯噔,温皇和凰后就同时伸手指了指他,并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啊!是你!”公子开明拍了好几张两人勾手指的动作,这才起身转头去看赤羽,一见之下,眼睛就是一亮,不由分说就来拉人,“你过来!过来!过来!”

“做什么?”赤羽还想躲,就被公子开明大力地推到了沙发边。有人从他手里拿走了还没喝几口的香槟。他看过去,原来是凰后,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温皇身上起来了,似笑非笑地一手端着香槟,优雅地喝着,一手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推。与此同时,身后也有人在拉他,一个平衡不稳,他就跌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富有侵略性的吻立即覆上了赤羽的唇。似曾相识的体温,似曾相识的热吻,似曾相识的气息让他有些恍惚。

温皇,你这个危险的男人,好想跟你做……

这一次的唇舌纠缠,赤羽并没有以往的抗拒。先前围观拍摄,他已有些心猿意马,现在这个突然的吻好像一场及时雨,舒缓了他几乎按捺不住的躁动。感觉到胯间被人爱抚,欲望抬头的同时,理智也一同回归。赤羽用力推开了温皇。

喘息间,温皇正似笑非笑地低头凝视着他,眼眸幽暗深邃,叫他看不出暗藏的心思。虽然吻停了,但抚弄下身的手却没有停,更难堪的是他听到咔嚓咔嚓的相机声在耳边响个不停。西裤拉链拉开的那一声响似乎格外的刺耳,赤羽终于被触怒了,一巴掌就扇向玩味看着他的温皇。

温皇很干脆利落地捉住了他的手,而同时,一只柔荑捏起他的下巴,将他的头转了过去。他便看见凰后美艳的脸在逼近,一双红唇擒住了他的唇。香槟便从凰后的口中倾倒进他的口中。香软的舌头也灵巧地钻了进来,引得他下意识回应。

对于美女,赤羽并不抵触,也不生涩,游刃有余地与凰后吻得火热。一旁的温皇却没闲着,娴熟地扯松赤羽的领带,解开几颗衬衫纽扣,然后拿走凰后手里的香槟,缓缓倒在他敞开的胸膛上,低头舔舐。

“唔……”赤羽被温皇舔得浑身一颤,一声呢喃逸出口来,他与凰后的湿吻就被打断了。

“怎么?对我无感吗?”凰后有些不满赤羽居然对温皇更敏感,将柔软的酥胸紧贴着他,一边舔着他的耳,一边媚声低语。

“你们够了!”温皇咬啮乳首的酥麻感让赤羽警觉起来,再这么下去,他会在人前失态。他推开了争夺自己的男女,尽可能地从容起身。

在离开沙发时,赤羽微不可察地看了一眼温皇的私处。和人亲昵了那么久,旁人看得都要鼻血狂喷了,这人却没怎么硬,是因为太专业,还是因为性向问题?

“当众3P,玩得很开嘛?”竞日已经端着新的一杯香槟在喝,笑盈盈地看着赤羽走出人群。在他后面,拍摄已经结束,众人正在扫尾。

“我去换件衣服。”赤羽不置可否地笑笑,一边整理着被香槟淋湿的衣服,一边往自己房间走。

等他换完衣服,整顿好情绪,再出来找公子开明交涉意外出镜的事情时,阳光房里已经没剩多少人了。他一打听才知道,公子开明已经走了。他只好去找温皇,结果在阳光房角落处撞见了竞日与温皇的暧昧。

温皇此时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手端着香槟小口抿着,一手拿着份文件在看。竞日站在他身后,也一手端着香槟喝着,另一手却是在爱抚温皇,修长的手指从后腰滑向臀部,逡巡一阵后,竟然探进了衬衫里。温皇对此却无反应,任由竞日的手在身上放肆。

赤羽望着竞日看温皇的眼神,不由皱起眉来。那种眼神,对男人来说很熟悉,是强烈的欲望。

“我们复合吧。”随着温柔的话语,竞日的手指滑过温皇的臀沟。

“我知道我很迷人,但我的真爱不是你。”温皇浅笑着转过身来,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这种人会有真爱吗?”竞日也浅浅一笑。

温皇眼睛眯了眯,倾身上前,几乎贴着竞日的脸,叹息一样地说道:“彼此彼此。”

竞日一探头,想要吻上温皇的唇,温皇却从容地转过脸去,目光望向正在盯着他俩看的赤羽,就在他对着赤羽挑逗般地魅惑一笑时,竞日的吻也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竞日一吻落空,也不恼,偏头顺着温皇的目光望去,看着赤羽悄声道:“果然还是暖男更吸引你。不过,赤羽以前正经交往过几个女朋友,处事认真,性格主动火爆,可比杏花君难搞,你确定要招惹?”

“让他住进来的可是你。难道你不喜欢?”

“唉,身处阴暗的人总是情不自禁追求光明。”

“哦?那我们的曾经算什么?同属性相吸?”

“哈,你确定你说的不是默苍离和你?”

one responses

  1. daxi说道:

    学无止境,认真拜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