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医:唉,又在那里擦镜。每天对着那面镜擦啊擦的,照了可有变得比较美?哎?不睬我。好啊,枉费我为了你甘愿放弃一笔大买卖。白白送俏如来三粒药,你现在竟然不理我。好!这次我若不跟你这个闷葫芦将账算个清楚,我就跟你姓。
(第一次对手戏上来就撒娇,关系真好。默苍离拭镜,一直没懂用意,直到看了魔戮血战的片尾才大概明白,这种算是一种强迫症吧,不断擦拭镜子上不存在的血迹。明白之后再看这种动作就觉得好虐,我想默苍离大概靠着这种宣泄的动作才能支撑这么久。没有发泄口他会是个冷静睿智的疯狂者。PS片尾那拍的是两人的初见吧?是吧是吧是吧~>/////<)

默苍离:你我之间,还需要分彼此吗,杏花。
冥医:啊住口啊。别叫我的名儿喔。
默苍离:何必见外呢,杏……
冥医:啊你再说一次,我就跟你翻脸!
默苍离:你脾气这么大,我怎敢收你做义子。
冥医:你说谁要做你的义子啊?
默苍离:你都主动说要跟我姓了,我当然要收。
冥医:收你去死啦!而且不管是左看右看,还是翻过来看,都是我年岁较大,我收你还差不多。
默苍离:收一个长辈为子,也是我刚才为难之处。
冥医:啊你你你……不要跟你练疯话了啦。
(唉,现在回头来看这段对话,发现竟然是两人之间唯一轻松的玩笑话。那时候默苍离刚出场不久,对他的话术能力完全没有领教。他哪里会是个陪人练疯话的人啊!杏花君你知道你有多特别吗?也许这是两人平日无事时的相处模式,只可惜后来的情境转变,无法再印证。对话到此,杏花走去跟默苍离隔树背靠背,最是温馨,再看时忍不住就脑补了两人并肩作战的情形。)

默苍离: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跟我讨俏如来的账吧。
冥医:一半一半啦。看你对俏如来这么重视,反正我也闲闲,想说帮你注意一下。想不到这个俏如来还真有本事,竟然能让黑白郎君恢复。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温皇突然跑去天允山,而且还出现天下第一剑的身份像黑白郎君挑战,打了一半又突然离开,真的不知道他是去那里乱什么的。
默苍离:温皇出现在天允山?
冥医:是啊。你又在想什么了?
默苍离:俏如来离开天允山之后去了哪里?
冥医:啊~
默苍离:有去西剑流吗?
冥医:没有呢,他跟温皇见面之后就回去百武会了。
默苍离:嗯,那西剑流的人知道温皇再出的消息了吗?
冥医:这嘛……我想应该是知道了。
默苍离:可惜了。
冥医:可惜,可惜啥?
默苍离:……(擦镜)
***************************************

默苍离:辛苦了。
冥医:你还知道我会辛苦啊,哼,真是精的出嘴,笨的出力,我在外面拼的要死要活,你却坐在这里轻轻松松擦你的镜子,你还有良心吗?
默苍离:能者多劳嘛。
冥医: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处理啊?
默苍离:我只不过是一介书生,肩不能担,手不能提,何能担此大任呢?
冥医:反正你就是吃定我就对了啦。
(第二次对手戏,一上来还是杏花君的撒娇。不过这次默苍离也撒了一回。呃,也是惟一一次。杏花捂脸状。)

默苍离:俏如来的表现如何?
冥医:你看中的人是会差到哪里去?他很快就会来找你了。至于你的目的能不能达成,就要看他是怎样想的了。
默苍离:但愿他真能符合我的期待。
冥医:现在事情都照你的意思在走,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默苍离:你要去哪里?
(可能是我脑洞太大,但我总觉得默苍离其实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正事,他从不多言,只在杏花面前例外。我就是觉得这句透露了他的关心记挂,虽然是很平常的一句话。本来按照彼此的了解程度,不至于想不到他是去梅香坞。可能是杏花那句功成身退的用词,会让人以为他要退隐要找不到人似的。所以默默那句也算是不露声色的紧张么?)

冥医:忙完后当然也要是来去轻松一下,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喝点小酒,好好看一场表演。抚慰我疲累的身心啊。
***************************************

冥医:怎样?
默苍离:什么怎样?
冥医:当然是俏如来啊。
默苍离:他怎样了?
冥医:这就要问你了,你跟他谈的如何?
默苍离:很好。
冥医:哦?那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默苍离:璞玉。
冥医:只有这样?
默苍离:你期望听到什么?
(每次看他俩讨论俏如来,很有种父母在一起讨论孩子学习状况的错觉。)

冥医:不对啊,你三番两次的帮助他,甚至还要我准备三粒药丸,摆明了就是对他有兴趣,为什么和他谈过之后,你对他的评价只有璞玉两字。
默苍离:他能彻悟我的用意,代表他的天资聪颖,但智慧是需要磨练的,一切端看他能否通过我的考验。
冥医:要是他三个考验都完成了,你真的要答应他一件事情吗?
默苍离:没错。
冥医:那如果他提出来的愿望不是你希望的答案,这样你也愿意帮他完成?
默苍离:如果他提出的答案是错误的,那他就没有通过我的考验,这也表示他还没达到我的标准……你觉得他能通过我的考验吗?
冥医:难啊,说到这,很久以前你不是有去过苗疆吗?我记得你说过那个时候,你在那里遇到过一个下棋的高手,两个人下了一盘,那盘棋最后是以和棋做收。以你的棋艺来看,对方也不是简单人物,那个人难道也没在你的标准之内吗?
默苍离:他……不是我要找的人。
(虽然我知道杏花君这个角色一大用处是方便在问答中向观众展示默默的想法和意图,但是正是这种功能赋予了他俩非常特殊的情感关系啊~默苍离基本没有平静而详尽地跟人解释或者说明他的意图和看法。俏如来和敌人都是特殊对象,姑且不论,就是史艳文,他也没有解释很详细的感觉。)
***************************************

冥医:你真的收俏如来为徒?哈哈,我早就知道他会参透你的用意,这个小子果然不简单。
默苍离:那三个考验只是试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挑战。
冥医:你这么严厉,不怕他被吓走吗?
默苍离:他若因此退却,就表示他没那个担当。
冥医:哎~你就不能稍微放松一下吗,都不累?
默苍离:……(擦镜)
冥医:算了,你要是说得通,石头也会开花。话说回头,听说现在苗疆四处在找什么九龙天书,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啊?
默苍离:我应该有什么看法?
冥医:女暴君为了找那本九龙天书,屠杀了不知道多少堪虞世家。虽说这个女人的手段本来就很残忍,但她既然找得这么着急,可见,这本九龙天书对苗疆十分的重要,才会让她不惜侵犯两国边界。你不觉得应该叫俏如来多加注意吗?
默苍离:那我替他想方针,替他处理,顺便请他带史艳文退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怎么样。
(我觉得如果不是杏花君在跟他讲话,那么这句绝对会毒舌。)

冥医: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但他既然拜你为师,身为师傅,提点他一下也不过分吧?
默苍离:这是他的试题。
冥医:那也要替他标注一下重点啊。
默苍离:重点我已经给她了。
冥医:有喔,什么时候啊?
默苍离:就在我们的言谈之中。
冥医:为什么我感觉俏如来拜这个师跟没拜同样。
默苍离:如果师傅凡事都替徒弟顾到,那徒弟要如何独当一面,俏如来又要如何担起大局?
冥医:讲到师傅,你听说俏如来另一个师傅的事情吗?
默苍离:你说宫本总司?
冥医:现在武林中盛传着宫本总司跟任飘渺的决战。任飘渺会接受这个战局我并不意外,但是宫本总司竟然会答应,这倒是超出我的意料。
默苍离:你很了解宫本总司吗?
冥医:有过几面之缘。他个性谦冲平和,非是逞凶斗狠、争名逐利之辈。我想,应该是那个爱算计人的温皇用了什么手段,才逼得他不得不应战。
默苍离:也许这也是宫本总司的期望吧。
冥医:我看不出来他对这种事情会有什么期望啊。
默苍离:任飘渺将剑无极逼入疯狂,又令人追杀他,为保住剑无极,宫本总司只能答应与任飘渺决战,来转移他的目标。而除掉任飘渺,他就无法再涉入世局变化,对俏如来而言将是一大益处。他会这样做,就是为了他的徒弟。
冥医:那为什么他不要直接将任飘渺做掉就好了,这样不是更加省事?
默苍离:只有公开的对决,才能阻止还珠楼全体介入,避免更多的伤亡。
冥医:原来还有什么深的用意啊,那个宫本总司心机也很深嘛。同样是做师傅的,为什么会差这么多啊。唉!
默苍离:你不必为俏如来担忧,他并没你想的那么生嫩。
冥医:那现在……
默苍离:就看俏如来的表现了。
***************************************

(冥医在梅香坞发现有人使用故人刀招,回到血色琉璃树找默苍离)
默苍离:你来了。
冥医:嗯。
默苍离:你有心事?
冥医:哪有……
默苍离:你有心事!
(这里非常的有问题啊~同样的一句话,不同的语气。默苍离当然是一眼就能看穿他有心事。第一句给他机会自白,结果对方闹别扭。第二句那个肯定的语气,不容抗拒。是别有情趣的关心啊~回味回味~好吧,我脑洞又没节制了。OTZ~)

冥医:我……就我常去的梅香坞,遇到两个被寒气封血刀招,伤了舌头的人,能够用这种精准不出血的刀招,应该只有他。(看默苍离无反应)我都已经自白了,你也给我一点反应吧。
默苍离:你希望我说什么?
冥医:什么都好,不然也表示一下关心。
默苍离:你是医生,有一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
冥医:是什么道理啊?
默苍离:心病还要心药医。
冥医:说我,你的心病才是最严重的吧,难道说你都不用医了?
默苍离:我的病自一开始就是不治之症,医不好了。
冥医:是医不好还是不想医?
默苍离:同样的话,我送还给你。
(这算是非常温柔的斗嘴吗?一对比俏如来的答辩,简直天堂跟炼狱。虽然俏如来一直受的是考验,不是开导。)

冥医:喂,先说好,当时我也有要处理,但是他没给我机会。
默苍离:你方才说,能使用那种刀招的人,应该只有他,语气存疑,这表示你没去确定,那你为什么先来到这里,而不是去找他确定?
冥医:这……
默苍离:你有愧。
冥医:很久以前,我就没再为这种事情愧疚了。
默苍离:你骗人。
冥医:再怎么样也比你老实。
默苍离:你是又怕又糊涂,还是怕到糊涂了?
冥医:喂喂喂,越讲越过分了,我是想要听你的建议。
(过分?呃,杏花君跟他这么久,难道没听过他真正的毒舌吗?他要发威,简直能让人吐血啊~这绝对是恃宠而娇,对,是撒娇的娇,我没打错字。)

默苍离:没需要建议。
冥医:你……想不到你这么薄情,连一句建议也不肯。
默苍离:我已经建议过了。
冥医:啊,什么时候啊?心病还要心药医这句吗?
默苍离:不是,是刚才,我说,没需要建议。
冥医:这算是什么建议啊!
默苍离:这就是建议。
冥医:现在你当我是俏如来,你出题,顺便替我划重点就是了。
默苍离:反正你已经决定怎么做了,不是吗?杏……
冥医:停,停下,闭嘴,别再讲了,我要走了。(离开)
(超级耐心的开导,杏花君你知足吧!)
***************************************

冥医:告别独眼龙之后,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一大群的妖怪,你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只差一点点,我就变成白骨了,幸好我还有一点本事,使出……喂,我说得这么紧张刺激,你不给我一点掌声,至少也应该应一下声吧,要不是知道你还有在喘气,我还以为我在跟一个死人讲话。
默苍离:我不想打扰你的兴致。
冥医:哼,看你在那凉凉的擦镜,就知道你根本没有在为我担心啦。朋友做到这个样子,唉,了然啦。
默苍离:除非我是白日见鬼,不然有什么好担忧的?
冥医:你你你……你讲得对,但是我就是不爽啊。
(好喜欢这里,虽然默苍离说那句话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字里行间洋溢着我就是不睬你的傲娇气息。)

俏如来:师尊……前辈……
冥医:你会来这里,就代表宫本总司与任飘渺的决战已经结束了吧?看你的神色,宫本总司是不是赢了?
俏如来:宫本师尊他身亡了。
冥医:什么啊!他不但输掉,还死了?!
(默苍离沉默擦镜)
冥医:你们刚才不是有事要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宫本总司是怎样战败的,将战局讲一次给我听。
俏如来:是。师尊原本占了上风,但致命一击没及时命中。任飘渺在危急关头领悟了剑十一,重创了师尊。
冥医:临阵悟招这也可以啊。这太犯规了,一点道理也没有,根本是上天存心要来搅局!
默苍离:你说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是。战局是这样,在不悔峰上……
默苍离:我听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是。
……
默苍离:回想清楚,再说一次。
俏如来:(额冒冷汗)是。
……
默苍离:再讲。回想清楚,再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不够,再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不够! 再讲!
俏如来:(嘴角渗血)是!
默苍离:不够!再讲!
冥医:苍离啊,别再问了。
默苍离:再说一次,宫本总司是怎样死的?
俏如来:师尊他……他……
(双膝跪倒,呕出大滩鲜血)
冥医:啊,俏如来!冷静,调息。(扎针导气)
俏如来:哈哈哈,师尊他……死了!他死了!啊!
(双拳不断槌地)
旁白:压抑的情感,难再隐藏,滴滴血泪落入尘土。难忘的关怀、提携,犹然在耳,然而斯人已远,终不可聚也。
默苍离:你悲伤的时间够了,现在你可以说你的来意了。
冥医:你也有一点人性,现在这个情况……
默苍离:我已经制造给他处理感情的时间了,若是让他压抑著这份感情上战场,那会害死多少人?
俏如来:多谢前辈,俏如来没事。还有几件事情,也一并告知师尊与前辈……
冥医:药材已经准备好了啊,动作算蛮快的,等一下我就去正气山庄。另外你说的幽灵魔刀,会吃人的鬼怪还有魔界……那个会吃人的鬼怪,应该就是我遇到的那些东西。嗯……这件事情确实有严重喔。
俏如来:事情便是如此,徒儿告退。
默苍离:嗯,去吧。
(俏如来离开)
冥医:喂,你就这样什么都没讲,不是要替他划重点吗?
默苍离:他没问我意见,是因为知道眼下的线索还不能做任何的判断。所以,他会带着百武会的人去守护灵界,等待进一步的状况。
冥医:是这样吗?
默苍离:你还有事在身,不去处理吗?
冥医:转移话题。(离开)
(虽然多记挂一件事对默苍离的脑力来说不值一提,但是那种催着赶着杏花君处理好自己事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关心啊~~)
***************************************

冥医:这个默啊苍离,外面乱到昏天暗地,他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我就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要紧。人不在,是对还是不对啊?
(冥医走近查看)
冥医:还真的没看到人。奇怪了,他是会去哪里啊?
(默苍离步入)
冥医:终于回来了。你是跑到哪里了啊?
默苍离:出去走走看看,没什么。
冥医:还没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状况有多严重?
默苍离:我明白。
冥医:你明白?你明白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想办法解决。
默苍离:想解决这件事,你不应该来找我。
冥医:不找你要找谁?
默苍离:俏如来是现今的武林盟主,你应该去找他才对。
冥医:这次不像之前那么简单,事情牵涉到魔界,我看是很难处理。
默苍离:难,也不应该是你来问我。
冥医:难道出一下手,帮一下忙是会要你的命吗?俏如来那么努力,你就不能好心一点吗?
默苍离:你还有那个闲情去管别人的事情吗?那件事,你想拖延到何时?
(再一次催促,可见其非常上心啊。)

冥医:什么拖延,我只是事情太多,没时间去处理。
默苍离:那你现在还在这里做什么。
冥医:现在是要赶我走就是了啦。
默苍离:不是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机会。你该好好珍惜,别让自己后悔。
冥医:后悔吗?
(默苍离在这里擦镜的动作真让人心疼,背负得这么沉重,他也是没有机会的人。理智的他也不会去想后悔。)

冥医:会不会后悔我是不知道啦。但是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将他弄清楚好像也不是坏事。我走了。

***************************************

冥医:唉…(苍离不为所动)唉……唉呦!
默苍离:(停下擦镜)有事吗?
冥医:唉……我到今天才知道,梅香坞的老板娘就是当年那个孩子的母亲
默苍离:你后悔了?
冥医:我曾经想过,如果让我再重来一次,我会走上同样的路吗?
默苍离:你会,所以你不许自己后悔,却让罪恶感不断产生。
冥医:那个孩子,确实承受了太多没必要的痛苦。
默苍离:我已经提醒过你,别去找他,因为结果会让你失望。
冥医:你什么时候提醒过我了?
默苍离:那句不需要的建议。如果那个人真是万曙天,他想医手,自然会来找你,他不找你就是不想要医。若是那个人不是万曙天,你去不是白跑一趟就是自找麻烦。
冥医:我没办法无视这件事情。
默苍离:所以我才说不需要建议,因为你一定会去。那位母亲看到你,必是又怒又怨。
冥医:我早就习惯了,做了那么多年的医生,真的不能不信生死有命。我知道,我没办法医好每一个人,更没办法得到每一个家属的谅解。会被人怨恨是正常的,我又不是神,只有神才能救活所有的人。但是当我的名声愈大,就有愈多的病人以及家属认为我神通广大,认为我应该救活他们,却忘了我也跟他们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我也很想要做神啊,想要救活每一个病人,但是我不是,这也没办法,所以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我自己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默苍离:你是一个好医生。
(往后我觉得默默是个很好的心理辅导师啊。)

冥医:我不是!一名好的医生必须热爱生命,跟病人共同奋斗,但是我却用人的生命来换取成就,用病人的痛苦来得到我要的结果。一名好的医生不可能像我一样,在没任何把握的时候,拿病人的生命来冒险。
默苍离:你觉得愧疚吗?
冥医:很久以前我就不再愧疚了。为了医学的进步,我相信那是必要之恶,所以我必须要承担,久了我也麻痹了。
默苍离:为什么?
冥医:生生死死,我看的太多了,我成功过,但失败的更多,生命对我,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珍贵,渐渐的我变得冷血,变得不再在意。
默苍离:我错了。
冥医:你错在哪里?
默苍离:我以为你不需要去找万曙天,但实际上你确实需要去找他。
冥医:为什么改变主意?
默苍离:因为你需要面对你的心病。
冥医:从来我就不觉得我有心病。
默苍离:你有,而且……
冥医:……唉,我累了。
***************************************

冥医:呃啊啊……
默苍离:你还好吗?
冥医:这种的伤势,插几针就好了,(默苍离制止冥医)你做什么啊。
默苍离:织命针,针针都在险穴,你现在的手,下去的这针是织命针还是索命针?
冥医:这是因为受伤的关系,只要休息一下就好
默苍离:是吗?
(冥医看着手中银针,怔怔不动)
默苍离:怎样?
冥医:(扔掉针)我,我没办法……
默苍离:杏花。
冥医:呵呵哈哈哈,我还活着,我竟然还活着。
默苍离:杏花君……
(这两声杏花叫得包含感情啊~)

冥医:为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去学医吗?小的时候,我住的村庄发生疫病,隔壁的三婶、二伯,村头的叔公,村尾的表嫂,我的父母,大家都死了。来不及埋葬的尸体,就这样在大街上被狗咬被鸟吃,一天一天腐烂发臭。能走的人,都离开了,留下来的,只有我们这些死了亲人,无处可去的几个孩子。为了生存我们也离开村庄,结伴生活,但疫病并没有放过我们。一个、两个,在不知道建了几个墓以后,我们一行人只剩我一个人还勉强在支撑,最后我也倒下了。幸运的我,正好遇到一名医生路过,他将我救起,医好我的病,我才能活下来。我不想要再看到别人死去,我不想看他们死!为了不要再让这种事情发生,我选择做一名医生。我发誓,我不要再让任何人死去,我一定要医好所有的人,让他们都好起来!但是……
默苍离:人力有尽,你并不能操控生死.
冥医:行医以后我才知道,在世上有这么多的绝症,无论我有多努力,仍无法阻止死亡的到来。但我就是不甘愿啊,我不愿意就这样认输,我不愿意……这样就向生命低头!失败了我可以再来,只要我不放弃,一定可以找到将生命挽救回来的方法!
默苍离:所以你就开始进行人体试验?
冥医:没错,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默苍离:但也是将你逼入绝望的方式。
冥医:我从失败中吸取经验,治好了很多难症。我要我无视病人的痛苦,我要我忽略病人的哀号,我要我不要去在意病人的死亡。我不断跟我自己说,我不能一直惦记着别人的死,因为还有下一个病患在等我。
默苍离:你将你自己逼得太过。
冥医:面对病人家属质疑的时候,我也只能对自己说,我没有做不对,虽然病人死了,但是我可以用这次的经验去治疗下一个病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回明日的患者!
默苍离:你是一个伟大的医生。
冥医:我是吗?你可知道,在那无数次失败的当中,我渐渐失去了最初对生命的热情。当死的人越来越多,我对生命就越来越冷漠,越来越习惯,到最后……我发现我竟然已经不在乎病人是不是会死!所以我开始收钱,收很多很多钱,因为如果不收钱,我甚至找不到一个行医的理由!这样的我,还算得上是一名好医生吗?背负生命的感觉,太沉重。也许我不应该再这么执着,这个世上也不是只有医生可以做。
默苍离:无论你的决定如何,先将伤养好吧。先回琉璃树吧。
(冥医抚伤离开)
默苍离:(拿出一本书册)看来这一趟,要我自己走了。
(我始终相信默苍离不是刚好出现在那的,应该说他并不是为了让杏花送书给俏如来才出现在那的。他亲自送书并无大碍,我觉得他只是在找借口关心杏花的事情吧。)

***************************************
(琉璃树下,冥医淌着血颓然靠坐)
默苍离:你想死吗?你想死我不会阻挡你,但别让我看见你这种颓废的模样,出去!
(当初看到这声出去有点伤心,觉得为什么不能再温声细语一次呢?那时候的杏花多叫人心疼啊。现在回头看,我觉得大概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冥医:苍离……
(杏花这一声哀语,我觉得他也是在期待默苍离的温存,啊呸,温柔。)

默苍离:你知道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吗?需要我借镜子给你吗?
冥医:我在想那些被我害死的人。
默苍离:想那些做什么。
冥医:你没有后悔过吗?
默苍离:事到如今,后悔有什么用,时间不会回头,过去也没办法改变,但你还有未来要面对。
冥医:你很理性。
默苍离:感情用事只会让你失去更多。
冥医:我……没办法做到……
默苍离:就算逃避,罪恶感也不会因此消失,你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废人吗?
冥医:我……
(琉璃树外)
春桃:在这里绕大半天了,别说医生,连一个鬼影也没看到,那个大夫是在跟我装肖为吗?喂,喂,叫冥医的名医,你有没有在这里?我要求诊啦,冥医–(雾气)怎么会突然这么大雾啊,嗯,这是什么地方?跟刚才的景色不一样啊。红色的树,真是罕见。(走过去)嗯,有人,对不起喔,借问一下……
默苍离:你要找的人,是他。
春桃:啊,他是医生?
默苍离:有人求诊,你要消沉到何时?
冥医:别逼我,我已经……
默苍离:你要制造另一个悔恨吗?过去,你没能力,所以只能无奈面对死亡,现在,你想要见死不救吗?你已无法心安,未来,是要让自己更加痛苦吗?
春桃:医生啊,听说你的医术非常的厉害,能不能拜托一下,请你一定要来医治我家那只。
冥医:我……呵呵呵……我已经不做医生了。
春桃:医生,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的收费很高,但是也别以为我付不起。
冥医:不是这样……
春桃:不然你也来看一下病患,我千辛万苦的找来这里,你好意思要我空手而回吗?好啦,走啦走啦,去看一下也不会少你一块肉。(拉着冥医走)
冥医:轻一点啦,不要那么粗鲁……
默苍离:杏花君,将伤口包扎好。
(这一句!这一句大概是两人所有对话中默苍离最温情脉脉的一句了!!因为它是一句废话。杏花并不真想死,也不是神智丧失到需要有人去提醒给自己包扎。而且前面说了那么久的话,都没说要包扎。我是觉得默苍离是真的心疼,才会忍不住去提醒。或许他这句话有双关,不仅指身体的伤口,还有心上的伤口。前者是关心,后者是鼓励。总之,就是很情深意切就对了。)

春桃:医生,快走啦。
***************************************

冥医:你跟俏如来一聊聊这么久,到底是讲了什么?可以说出来闻香一下吗?
默苍离:你为何不去问俏如来?
冥医:他都离开这么久了,问这边不是比较快。
默苍离:那是俏如来的计划,我能讲吗?
冥医:要是我不注意,去破坏到这个计划要怎么办?
默苍离:那也是他该注意的问题。
冥医:呿。
默苍离:有人来了。(独眼龙至)
独眼龙:冥医。
冥医:独眼龙,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独眼龙:是俏如来对俺说的,俺有一事相托。嗯,这位是?
冥医:他是我的朋友,默苍离。
独眼龙:原来你就是俏如来的师尊,多亏你送来的那本书,让众人可以自苗军包围之中全身而退。
默苍离:我只不过给了提示,如何运用,是俏如来的发挥。
独眼龙:虽然如此,仍要感谢你的提点。
冥医:你来找我,是要拜托我什么啊?
独眼龙:是梅香坞的老板娘,她……她被诊断出得了失血症。
冥医:失血症……唉,我早该想到,失血症是透过遗传而来。既然他的儿子有这种病,她也很有可能有同样的病症。依照过往的病例,拖到现在才发病,也算是很幸运的了。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独眼龙:听说病情恶化得很快,详细的情形,还是等你看过病人再谈吧。
冥医:我……我不能去。
独眼龙:为什么?你分明就很关心,为何不愿意出诊?难道是怕与老板娘再起冲突吗?
冥医:不是啦,我……我已经不是医生了。
独眼龙:这……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治疗这种病症,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了,你真不愿意伸出援手吗?
冥医:失血症是罕异之症,我研究多年,也未能找出救治之法。这次……也许又会失败。
独眼龙:人力有时而尽,这一点俺也明白。但就算单凭一己之力,无法遍济苍生。只要能救起眼前一人,那就应当去救,又有何虑?
冥医: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
默苍离:你会恐惧,是因为你还在乎。
冥医:我已经决定不做医生了,现在上天又将这样的病人放在我的眼前,这是要给我的惩罚吗?
默苍离:这是上天给你的机会。
冥医:这……
默苍离:去吧,无论成不成,别成为你一生的遗憾。
冥医:好吧,独眼龙,我就和你走一趟,但我不能保证什么。
独眼龙:太好了,走吧。
冥医:嗯。

***************************************

俏如来:师尊。
冥医:苍离啊……
默苍离:事情处理好了?
冥医:嗯。
默苍离:现在,你还是冥医吗?
冥医:我……
默苍离:是,还不是?
冥医:是,我还是冥医。
默苍离:嗯。
冥医:只有这样喔?
默苍离:你的心病已解,我何必再多言。
冥医:你都没有想要关心一下,我经历了什么,是如何克服心病,找到医治失血症的方法?
默苍离:现在不是时候。俏如来,报告你的进展吧。
(现在不是时候,简直是个脑洞的开关啊!!那是时候的时候会怎样?!)

冥医:你你你……你的意思是,我碍到你的正事就对了,好啊,早就知道你没将我放在你的心上,你究竟是将我当做什么啊?
默苍离:朋友。
冥医:有这样的朋友?
默苍离:有这样的朋友。
冥医:好!我就等你将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再来慢慢的和你算!
(杏花怎么可能说得过默苍离,这样的内涵真大。暂关脑洞的说,他确实有对杏花尽心尽力,才会那么肯定回答这样。杏花的算,估计就是要跟他理清什么是这样的。算了,关不住脑洞,杏花君会问是这样的朋友吗?然后默默就回答一个字嗯。就这样哦。不然还能怎样?那这样咧?嗯。……场景就不描述了。)

默苍离:俏如来,说吧。
俏如来:徒儿在天允山,除了遇见温皇,还遇见苗疆的北竞王。
默苍离:北竞王?
俏如来:师尊认得他?
默苍离:不认得,继续说。
俏如来:是。(详述)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默苍离:对于这次的战略,做一个总结。
俏如来:是。虽然徒儿已经尽力布置,原只忌惮温皇搅局,想不到最后,却被北竞王识破,还让独眼龙前辈因此受伤,险险犯下大错。来此的途中,有接到万朔夜的讯息,独眼龙前辈已被他所救,他也完成了本独眼龙前辈该为之事。眼前虽有万朔夜可以援手,但他立场未明,无法成为明确的战力,所以在驰援的中路上,俏如来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默苍离:这不是你的错,智力的互角,原就需要强大的武力驰援。武力的差距越大,需要弥补的智力差距就更大。北竞王与温皇都是人中之龙,以你手上的筹码,原本便不易抗衡。以独眼龙救援,已是你最好的抉择。
俏如来:徒儿欠缺决定性的武力,如果父亲或者叔父藏镜人在……唉,关键第三战即将来临,这次苗疆与还珠楼必然精锐尽出,以中原的战力,该如何抗衡?
默苍离:去找樱吹雪。
俏如来:战役结束之时,徒儿曾向樱吹雪前辈请求帮助,但是她已经拒绝了。
默苍离:我是叫你去找她。
俏如来:是。
默苍离:还有哪里失算?
俏如来:情报,尤其是北竞王的存在,徒儿情报掌握得太少,万幸在布局之中,已经预料到变数的可能,才不致有失。师尊一直提醒我,千万别让自己与温皇拥有相等的情报,但俏如来最后,还是被迫讲出了所有天书的内容,让局面更加不利。
默苍离:智者过招,一个关键的情报,便可能决定了一个以小搏大的胜败。
俏如来:是。
默苍离:还有一点你要牢记,所有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
俏如来:所有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
默苍离:天运。这几场战役,你总有未知的天运所助,让你多次化险为夷。但你需知,天运并不是每一次都站在你这边。一个意外的发生,有时会逆转整个布局。你要思考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将运气对你的影响,降至最低。如果到了这一步,你仍失败,那便算尽了人事了。
俏如来:天意……听师尊的语气,难道过去曾经受到天意的影响吗?
默苍离:到目前为止,天,还不是吾的对手。
冥医:真的有够臭屁的,不过也是事实啦。
俏如来:俏如来会尽力以师尊为典范。
默苍离:今夜吾有访客,冥医,你应该也有想去处理的事情吧?
(今夜!然后委婉地赶杏花走。感觉杏花留在那里过夜很理所当然哦。可以算最充满JQ的一句口白吗?)

冥医:你会有访客?我是有听错没有啊?
(两人离开之后,杏花跟俏如来说默苍离只有他一个朋友,其他人都受不了他。但其实默苍离从出场到那,都没有表现出很让人受不了的地方,之后也算不上,除了毒舌和残忍之外,对于如果抱有随时为苍生大义牺牲觉悟的人,他最多是难让人亲近,捉摸不透而已。不能不说杏花真的很特别,真的是唯一啊。)

默苍离:我不想被打扰,你们离开吧。
俏如来:是。
默苍离:最后一局的战场,在九脉峰。此地地形繁琐复杂,内中洞穴百折千回,就战局排布来说,是最困难的一局。俏如来,拟好你的战策。
俏如来:徒儿晓得。
冥医:走吧。(离开)
(一辆轮椅出现)
***************************************

冥医:史艳文离开了?
默苍离:嗯,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
冥医:我也有事情要问你,你跟苗疆那边做了交易是吧,所以他们才会派兵前来帮忙疏散村民?
默苍离:是。
冥医:那……风间始跟雨音霜要怎么办啊?
(其实杏花的智谋也不差,不然不会这样问,明显他知道交易内容是什么。好吧,智谋不好也不能在默苍离身边呆这么久吧。不过,也有可能是一路看过了,看出来的智谋也未可知。他们应该在一起很久了吧。不知道是在羽国之前就认识还是在羽国时。)

默苍离:让他们自己处理。
冥医:苍离啊。
默苍离:你知道我的作风。
冥医:呃……唉,那我知道你要我做的事情了。
(默契啊,不过是战友。)

默苍离:经历九龙天书之战,中原战力,伤折得太严重,这样,根本无法与魔世抗衡。
冥医:但是,我不想再用那个了,那种东西……那种后遗症……
默苍离:我们已经用过了。
冥医:所以你很清楚,我有多后悔。
默苍离:我不勉强你。
冥医:但你总是让人没办法拒绝。
默苍离:杏花,我们看过比这个更加惨烈的情况,[两人望向琉璃树]这棵树的意义,你跟我一样了解。
冥医:所以我们不能让它再重演是吗?
默苍离:你是我最后的战友。
冥医:答应我,你会节制。
默苍离:我不想骗你。
冥医:唉。
(这段对话充满了悲伤的意味,也沾满了过往尘埃。默默的那一句我不想骗你,大概意味着杏花君是唯一知道他的真实的人。一个擅长算计的人,完全不会去算计的人,这是多深沉的信任。后面俏如来怀疑救命水,杏花对他说:“我只有一件事情能对你说,你一定要记住,绝对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情况是怎样,你一定要相信你的师尊,一定要相信他,一直到最后,你都要相信他,俏如来啊,拜托你了。”我想杏花给予默默的就是这样的信任,所以他也成了他的唯一。)
***************************************

默苍离:杏花。
冥医:啊!别这样叫我!如果你真的有将我当作是朋友,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开始进行你的计划了?
[默苍离沉默]
冥医:回答我啊!
默苍离:你能阻止我吗?
冥医:你真的……你真的要这样做。当初你在说的时候,我以为,那只是你一时的迷失。但是你真的要……
(这一句说明了默默真的什么都对他说,假如他是先死的那个,一定是死得最明白的一个。只是他没有那么理智,他的情感不能接受。唉~)

默苍离:杏花君。
冥医:我不能接受啊。我要提醒俏如来,别让他,别让他中你的计。
默苍离:这世上,可曾有人逃出我的算计?
冥医:这……停止这一切。苍离啊,算我求你了。
默苍离:来不及了。局势已成,现在你告知俏如来真相,只有两种结果:俏如来死,或是魔世肆虐人间。
冥医:我不信你。
默苍离:你根本没有不相信我的理由。莫忘却了,我在的地方,就有战祸。无论是哪里,羽国、中原,或者是……
冥医:够了!我不想要听你这些鬼鬼怪怪的东西。我只是不明白,俏如来这样敬重你,你为什么还要牺牲俏如来啊。
默苍离:因为墨家。
冥医:墨家?
默苍离:背负始帝与先人的契约,墨家沉寂了两千年。两千年,实在太久了。墨家渴望太阳,渴望证明自己的经世之能。
冥医:就因为墨家这个原因?
默苍离:墨家巨子是一种身份,也是一种责任。
冥医:身份…责任…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对俏如来讲什么。
默苍离:你真心放下了?
冥医:我相信俏如来一定会打破你的计划啦!
默苍离:杏花,这个局,已经无解了。
***************************************

[血色琉璃树下,默苍离静静注视着琉璃串]
冥医:我实在很傻,应该早就想到当年的霓霞之战……这些多出来的琉璃串,就是你在葬骨岭牺牲的那些人?
默苍离:杏花,你明白的。
冥医:我不明白!怎样也不明白。
默苍离:你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唉~不知道怎么说,看得都是泪。也就只看见唯一二字。)

冥医:我是能揭开真相的人!
默苍离:是吗……
***************************************

默苍离:你能揭开真相?
冥医:我当然能,正如你所讲的,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默苍离:你不在意魔世之乱,不在意俏如来的生死?
冥医:我在意!就因为我非常在意,所以我想知道如果我没离开葬骨岭,如果俏如来真的前往葬骨岭求援,现在树上是不是又再多两串琉璃?
默苍离:俏如来还没死吗?他又通过一次考验,他果然有超越常人的天运。
(杏花提的是两个问题,默苍离只将重点放到俏如来身上。我以为并非是那时候俏如来的问题更重要,他更关切俏如来的讯息。我觉得他知道杏花会离开葬骨岭而不会有事。因为杏花要是看到士兵中散播的《羽国志异》,一定会来琉璃树找他商量。)

冥医:我听不出来你的语气是欣喜还是惋惜!他没死不是因为天运,是因为他放不下独眼龙,才会没回到天擎峡指挥其他的人,他没办法做到真正的绝情冷血。
默苍离:这会是他最大的弱点。
冥医:重情有什么不对啊?
默苍离:他没回天擎峡指挥,那天擎峡的守军呢?
冥医:死伤……惨重。
默苍离:我回答你的问题了。
冥医:苍离啊,你可知你唯一的徒儿现在身受重伤,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默苍离:我不曾在意过俏如来的生死。
冥医:是,这一直都是你的作风。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改变一点事情、改变你的想法……是我错了!我错了!
(这里开始,我真不知道算是吵架还是算怎样,决裂前兆?但也只是理念上的而不是情感上的决裂。)

默苍离:记得离开羽国的那一日,你对我讲过的话吗?
冥医:我讲你有病!
默苍离:你讲你会医好我。但是我的病已经无药可医。
冥医:就因为墨家?!
默苍离:我是钜子,这是历任钜子传承的责任。
冥医:苍离啊……
默苍离:你一直都是最了解我的人,也知道我的理想,你允诺过不会干涉我的行动。
(这算是默苍离的表白吧。说起来,杏花好像都没有正式表白过,唉。由这句话可知,除了绝对的信任外,还有不插手干涉才能让两人平安相处到现在吧。可是这一次,杏花再也承受不住要插手了。)

冥医:你骗过无数次的人,我也同样可以失信!
默苍离:杏花……
冥医:我不能,我做不到!我没办法看你……看你……我不会让你得逞!
(当初看时不明白他说不出口的看你后面是怎样,现在想来,应该是没办法看你死,他知道布局的结果,但是那个死字无法说出口,只是说也无法说出口啊,可想而知杏花面对生离死别时是有多心疼。)

默苍离:你只会害死俏如来。
冥医:在你害死他之前,我宁愿他死得明白!我更不愿意看着他发现真相之后,要如何面对你的背叛!现在未成定局,只要知道你的秘密,他就有机会能阻止!
默苍离:他凭什么阻止我?
冥医:就凭他是你的徒弟,是你认证的传人!
默苍离:你天真的以为俏如来知晓真相之后就不会想杀我吗?
冥医:大错还没有铸成,他比谁都重情,他绝对不会伤害你的,现在抽手还来得及啊,苍离!
默苍离:你为何会离开葬骨岭?
冥医:我……我看见……有很多羽国志异在士兵中流传。
默苍离:是吗,是谁散播了这本书?
冥医:是苗兵带来的,是北竞王,他要加深你与俏如来的矛盾。
默苍离:你错了。散播羽国志异,是俏如来。
冥医:啊?!……不可能,这本书是苗兵带来的,这不可能啊!
默苍离:如果他连这点嫁祸的能力都没有,他就不配做吾的传人。
冥医:真的是……俏如来……?
默苍离:你还认为他不可能杀我?我与他,终究有一个人会死。
冥医:我不信,我不信你!只有这一次,这一次,我不相信你!
(我已经不知道这里他不信的是什么了,是不信俏如来会杀师,不信默苍离的算计会成功,还是无法接受苍离要死的结果。)

默苍离:杏花君!
冥医:别再叫我!你改变不了我的主意,我要告诉俏如来所有的真相,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为了你,更为了俏如来啊!
(正式的宣告决裂,唉~)
默苍离:……你实在应该死在葬骨岭……
[冥医转身,墨狂入体]
默苍离:……这样……我就不用亲手…杀你。
(这两句算是印证了我的推测,苍离是算到杏花会离开而没事,他也绝对信任着他,所以才会落得要亲手杀他的地步。)

[天降大雨]
冥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白:凄凉的笑声,听不出是恨,是怒,是惊,还是悲。
冥医:……很久以前,我就想过,也许有一天,我会成为这琉璃树上的一串,我想,到了那一天,我不会恨你,因为,我一定会死得很有价值……
旁白:泪水混着雨水,随着血滴滴入土。
冥医:……但是到了这一天,我还是……还是感到心痛……[冥医握住默苍离握剑的手]苍离……苍离啊……因为我没有想过,这一剑,会是你亲手刺下……
默苍离:恨我吧,像所有的人同样。
冥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冥医倒下,鲜血喷溅到默苍离脸上身上]
***************************************

冥医:好不容易才逃离羽国,这次又是多亏你了。喂,苍离啊,你是看什么看得这么出神?
默苍离:每当我牺牲一个人,我就会挂上一串琉璃。
冥医:我知道,这是你的习惯,也是一个纪念。如果有一天是我被牺牲了,我不要用流离串,我想要用别项,那个黄金串你看怎样?
默苍离:为什么?
冥医:至少纪念一下, 我在你的心中,跟别人不同啊!
默苍离:我一视同仁。
(俏如来被要求的对所有人要一视同仁的不忍,也要一视同仁的舍得,便是这句的注释。原则上,苍离是绝对不能对杏花有任何特殊的表示,无论是行为上,还是言语上。但,这并不代表杏花就真的没有跟别人不同。语言上,对比其他人,杏花的特别不言而喻;行为上,杏花第一次被救和这一次的脱险,其实都是苍离了无痕迹的操作。相信那一剑下去,苍离内心的琉璃树崩塌了。而俏如来的那一剑,则是将现实中的琉璃树击碎。)

冥医:真没意思!
默苍离:杏花……
冥医:讲几次了,别这样叫我啦。
(啊~突然意识到我疏忽了一个最大最明显的点!杏花君明明不喜欢被叫杏花,但苍离的这种看似带有戏谑意味的执着,何尝又不是他言语上的特别呢。大概就因为这么明显,才不会被注意,才不会往深处去想。叫久了,杏花也就无奈地接受了,叫久了,便是一份特别。)

默苍离:这棵树,已经挂得太满。
冥医:所以呢?怎样?你想要换一棵比较大棵的喔?
默苍离:我…想死。
[冥医大惊]
默苍离:但在死之前,我要找一个传人。
冥医:你有病哦!讲什么疯话啊!
默苍离:就当做我有病吧。
冥医:你有病,我会医好你!
默苍离:我的病,无药可治……

冥医:啊,苍离……苍离啊!
[俏如来拔出墨狂,默苍离尸体随后倒下,被赶到的冥医接住]
冥医:我…我救得了你!我救得了你…织命针!……醒来,醒来啊!……我还有药丸,吞下去!苍离!嘴别合着,吞下去,吞下去啊!……你讲你的病不会好了,那你为什么还留下我的命,没牺牲我?!你的病,终究还是好了啊……你醒来,你醒来啊!你为何留杏花君一个人!苍离,你醒来啊……啊–
(你讲你的病不会好了,那你为什么还留下我的命,没牺牲我?!你的病,终究还是好了啊……这句话超戳泪点的。有两个医师,一个擅长治人心病,另一个擅长治人绝症。他们各自也都有心病,彼此治疗,在病好的时候,缘分也因此终结。)
***************************************

【冥医睁开眼睛,眼前是血色琉璃树。】
冥医:(揉眼睛)哇,怎么死了还是这棵树啊。
【看见琉璃树下的默苍离。】
默苍离:杏花,你总算来了。
冥医:你这个默仔苍离啊,你讲这句话,是嫌我死得太慢是不是啊?
【默苍离将黄金串抛掷给冥医。】
默苍离:自己动手吧。
冥医:啊这……
默苍离:嗯。
(嗷~这简直是默式表白,无语却直接干脆,杏花的要求,他一直记在心里,在卸掉尘世的重担之后,他终于可以做回自己,释放一直压抑的情感,黄金串,杏花在他心中之特别的具象化,编剧真是太坏了,又虐又甜的补刀。只是我想起一位道友说过,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唉~这幕也算是众人心中早有的念想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