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剑影魔踪

 

次日,我吃过早饭又赶去处理万雪夜的医治了,顺便走了一下冥医其他剧情,收拾了一下识龙影这个师门叛徒,救下燕驼龙,然后与俏如来一起回到家中。

“苍离!”

“师尊。”

两声情绪各异的唤声传入耳中,倚树拭镜的默苍离头也不抬,淡淡道:“俏如来,报告你的进展吧!”

“哼!”我见他仿佛当我不存在一般,不悦地撇撇嘴,转身进厨房给师徒俩做好吃的去了。

等我忙完再出来时,就听到默苍离淡淡的话语:“还有一点你要牢记,所有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

“所有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

“天运。这几仗战役,你总有未知的天运所助!让你多次化险为夷~但你须知!天运并不是每次都站在你这边。一个意外的发生,有时会逆转整个布局。你要思考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将运气对你的影响降至最低。如果到了这一步,你仍失败,那便算尽了人事。”

我在一旁听闻,忍不住似笑非笑地深看了一眼俏如来,又看了一眼默苍离。

“天意……听师尊的语气,难道过去曾经受到天意的影响吗?”

回话前,默苍离有一瞬的停滞,仿佛释放了某种束缚一般,瞬间气势全开,以睥睨的口吻冷冷说道:“到目前为止,天,还不是吾的对手。”

我立即由衷地说道,语带感慨:“虽然听着很狂,但也是事实啦!”

“俏如来会尽力以师尊为典范。”俏如来也很乖的捧场道。

“今夜吾有访客。”默苍离终于看向我说道,“花花,你应该也有想去处理的事情吧。”

“你会有访客?我没听错吧?”我大吃一惊道,“还有,听你的意思,你是要我夜不归宿?”

随即,我忆起了这时的剧情,明白了默苍离究竟在做什么。他在等待苗王的杀手到来,还请了史艳文作保镖,结果并没等来杀手,因此推断出北竞王的布局。

“我不想被打扰。你们离开吧。”默苍离却没对我多做解释,直接出言赶人。

“哼,饭都不让人吃就赶人走。俏如来,你等着,我给你打包。”说着,我就跑回厨房给自己和俏如来各打包了一份,看了看剩下的饭菜,倒是够默苍离和史艳文享用的。幸好,我有多做的习惯。

“你师尊竟然会有访客,真是奇了。”走在山林间,我有点郁闷地跟俏如来抱怨道。

俏如来闻言奇怪地反问道:“师尊没其他的朋友吗?”

“除了我以外,大概没人受得了他吧。”

“我并不认为师尊有这么难相处。”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他……”话到一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改口道,“呃……话说你都被他骂得那么惨,我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你竟然还认为他不难相处?”

“师尊对我严厉,是另一回事。

“哈,以后你就会知晓他有多恐怖了!”我下意识脱口而出。

“嗯?恐怖?”俏如来疑惑地看向我,“师娘对师尊的看法怎会如此?”

“呃。”我欲言又止。

俏如来又问:“师娘,你听过羽国志异这本册吗?”

“你看过了?”

“没。但是看北竞王与温皇的语气,这本书好似与师尊有关。”

“奇奇怪怪的小说,是会有什么关联啊?不好看,别看!”提起羽国旧事,我不免就有些激动。

“嗯~”

“呃……”我看着俏如来明显起疑的神色,又改口道,“那个羽国志异,我手上有一本,你若有兴趣,我找给你。”想了想,明知现在的俏如来不能听明白,我还是忍不住为默苍离辩解道,“世间有一种温柔,在透彻人心之恶、众生之愚后,仍能保有呵护怜爱之情。世间有一种守护,不择手段,冷血断情,一视同仁的舍得与不舍。你的师尊是最温柔的人,也是最恐怖的存在。当你能明瞭我所说的这一切时……”就是铸心成功时,也是他离我而去时。我话到一半,就突然停住了,在俏如来若有所思地疑惑目光中,转身离去。

 

还珠楼内,温皇玩味地看着我,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就又与医友见面了。”

“温皇,在蛊术与法术之中,你可知晓有什么方法能让人起死回生?”我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我问的不是替命蛊。”

“嗯?”温皇闻言,抚扇沉吟,也不知是在思索方法,还是在揣测问题背后的真相,片刻后他才道,“亡命水不能吗?”

“不能。亡命水必须在人还有最后一口气前饮用,而且副作用会让人生不如死,从此沦为非人。”我没掩饰自己的悲戚,一脸沉郁地说,“我要救的是已经断气之人。或者,有什么办法能呈现假死之态,可以欺瞒术法。”

“欺瞒术法?”

“术法开启运转是在人死时。若我要术法正常运转,而人不死,不知绝智无双的神蛊温皇,可能助我?”

“嗯?”温皇看我的目光陡然凌厉了起来,精芒一闪,说道,“你身边就有同样绝智之人,而你却舍近求远,看来……”

“是!我要救的人就是他!”我知道与智者说话,绕弯只是浪费时间,无论怎样掩饰,对方总有办法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推敲出大部分真相来,所以我很干脆地承认了,话说出口的同时,我的悲伤也湿润了双眼。

现在已经是九龙变末期,即将进入剑影魔踪。默苍离的铸心局很快就要开始了,而温皇也会在九龙天书局终局时将自己玩残,我此时不来求他,以后也没机会了。

“依照你的描述,结合药、蛊、术三法,或许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或许方法还不止一种,但……”温皇看着侧过身去梨花带雨的我,顿了顿才道,“必须了解详细,才能对症下药,制定一套可行救治方案。”

“我也想说得详细,但是我不能。”我哽咽地说道,随即,转过身来,扑通一身,朝温皇重重跪下,“温皇,我求你,我求求你,请你告诉我你所知的方法吧,我求求你,除了背叛他,其他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开始泣不成声,泪眼朦胧中听见温皇闲闲一句评论:“唉~可怜啊~做了一辈子的神医,却救不了最想救的那个人。”

我勒个去,你不想帮忙就算了,还给我会心一击。

我闻言,泪如决堤,哭得愈发难止。温皇立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抚扇沉吟,直等我悲声渐小,才风轻云淡地道:“起来吧,冥医。温皇能否入局,全在你一念之间。”

“这是你的条件吗?”我摇了摇头,擦干眼泪,抽噎地说:“他的秘密我不能说,那是对他的背叛。而且,我也不是他的弱点,想以我逼迫他什么,只会徒劳。但是,只要他还留在这个人世间,我想,以你之智总能找到机会,让他陪你玩一局。”

温皇仿佛被说动了,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满怀期望,眼角挂着泪地看着他。许久,他叹息一声,说道:“唉~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医友,我只能帮你到此了。”他转身对凤蝶耳语了几句,又提笔书写了起来。

我没有起身,一直跪着,等温皇写完,他从去而复返的凤蝶手中拿了一个木盒,连同刚写好的书信,一齐交到了我手中,顺势扶起我来。

“多谢。无论成功与否,我冥医这辈子都欠你一个大恩。”我向温皇深深行了一礼后,欣慰而去。

若不成功,这辈子我们也不可能再见了,温皇。

 

我从还珠楼出来后,便回到隐秘之地将第二颗阎王低头炼制完成。温皇果然没让我失望,他给了我几种可能会用得上的蛊,除了培育之法与用法外,他还写了几个可能用得上的术法。再加上之前送我的生生草和火凤茸,我已有足够的药材来研究配合阎王低头使用的蛊虫与术法。

就在我紧锣密鼓苦研救治之法时,九龙天书局进入了终局,伏羲深渊开启,九界地气被引动,魔世通道意外被打开。世间事再度风起云涌,开始了剑影魔踪的篇章。

高峰上,天色阴沉,风云变色,隐隐有闷雷响动。默苍离抬头望着天,语气冰森:“千算万算,不及天算。天,你想证明吾赢不了你吗?”天空应声闪亮一下,霹雳响雷划破天际,轰隆如答。默苍离轻蔑过转身去,落下淡淡一句话,扬长而去,“一次又一次,我不在乎再多败你一次。”

大雨倾盆,浓密的雨云遮蔽了天光,整个人间仿若陷入长夜之中。我匆匆忙忙地躲进了一个山洞,就着洞口的微光,拧起被淋湿的衣袖来。

“花花。”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轻柔唤声。

“苍离?!”我诧异地回头,望着那抹静立于阴暗中的身影,又惊又喜,“这么巧?!你也在躲雨?”

“嗯。”晦暗的天光透不进洞内,我看不清默苍离的神色,只看见一双闪亮的眸在淡淡凝视着我。

我也顾不得身上湿淋淋的,就冲过去一把抱住他,喜不自胜地说:“苍离,我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连躲雨都能躲到同一个山洞里!”

“等雨停了,你就别再采药了,先回家去。眼下魔世入侵,情况不详,暂不宜在外乱闯。”默苍离一边淡淡地嘱咐着,一边帮我把药筐卸了下来。

“啊欠~”我正要应声,冷不防打了个喷嚏,这才想到去继续拧干衣服。我把能脱的湿衣服都脱下晾着,在洞内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升火取暖。

“冷?”就在我上下搓着双臂,瑟瑟发抖时,默苍离抱住了我,用他温暖的身体贴紧我。手放着我的背上上下摩擦,帮我取暖。我才发现他浑身干燥,并没有被淋湿的迹象。

“有你抱着,我就不冷了!”我伸出双臂来回抱住他回话道。

大雨如注,哗啦啦地在洞外响着,在洞口织出一道晶莹透亮的雨帘来,将洞外灰茫茫暗沉的世界隔绝。洞内幽暗,我和默苍离拥抱着,依偎着,传递着彼此的体温,静默地等待着雨停。

这场雨下了很久,久到让人会以为永远也停不下来。但,长久盯着洞口雨帘的我,还是看出了洞外的世界正在渐渐明亮起来。雨珠折射出绚丽的光来,像钻石,像水晶,像这人世间的爱情。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时间着急地冲刷着,剩下了什么?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纵然似梦啊,半醒着,笑着哭着都快活,谁让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望着洞口络绎不绝的雨滴,抱着会温柔回应我的默苍离,我轻轻哼起歌来,“晴时有风阴有时雨,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历史是一场轮回。我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在车里抱着默苍离唱《至少还有你》的时光。别离的气息在步步逼近,我无法忽略,更无法装作若无其事。不同的是,这一次,默苍离有了反应,他微微眯着眼,望着洞口的雨帘,望着洞外苍茫的世界,眸光微闪,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鬓边。

 

雨终于还是停了。默苍离与我在洞口分道扬镳。“苍离,你不回家是要去哪?”我拉着他,舍不得放手,哪怕明知只是短暂的分别。

“花花,放手吧。”他在我鬓边轻轻落下一吻,然后将我死死抓着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俏如来会来找你,很快你又要辛苦了。”

我痴痴地望着默苍离远去,不知他那句放手是不是有着弦外之音。有时候,我觉得他什么都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默契得不需要言语就能传达心意。

等我回到家,俏如来已经领着伤员在等候了。我和苍离隐居的爱巢终于变回了它本来的模样——医馆。等我处理完伤员出来,又领了去疏散百姓的任务:“我知道,我负责救人医治,还有散播消息。”

俏如来语带哽咽地叮嘱我道:“魔世兵将勇悍异常,师娘遭遇,千万不可对战。我们对他们太不了解。百武会群侠……一战……便全数捐躯了。”

“嗯。我知道了。”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心急,别慌张,我跟你的师尊都看过比这更坏的局面。”

俏如来一惊,便问:“师尊,他还未回来吗?”

“他去处理这桩事情了。”我想了想,按照剧情,这时候默苍离是去找北竞王谈条件,借调人手来对抗魔世。

“没看破北竞王的计谋,还在魔世入侵时表现的荒腔走板,我的表现一定让师尊很失望。”俏如来犹在自责,懊悔。

“我不是在褒你,但是你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你师尊的预期。只是魔世开启,已经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交给他吧。”

“啊?为什么?”

“魔世打开,他就必须要动了。这是他的责任。”我心有感慨地说着,往外走去,“做好准备,虽然这次要死很多人了,但是最后一定会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