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开挂魔王

 

就在天地不容客等人解救废苍生之际,我已经冲到了一座高耸陈旧的巨大石门前。“师尊,”戮世摩罗慢了几步赶到,仰望着石门上类似玄武真道图腾的花纹,“母晶就在门后吗?”他用手敲一敲石门,“玄武真道的真神该不会也在内中吧?”

“哼。利用母晶吸收能量的家伙也配称神?”我冷笑一声,手指一弹,射出一个血球悬浮半空,然后我便对着血球施法。

“这是靳铅华的血?”戮世摩罗在一旁看着,若有所思。那天与俏如来分别之后,我又要求重回玄武真道,然后不由分说地打伤靳铅华偷偷取血离开。对于取血的目的,我只说是取来备用,原来,是要用在此处。

血球在我的术法催动下散出微弱光芒来,我一挥手,让血球贴到石门之上,顿时,石门上的纹路也绽放起光华来。只见图腾织光如有神应,一阵强光散去后,石门缓缓开启,露出门后的景象来。门后犹如水晶的世界,大小不一的晶簇稀稀落落地分散生长在各处。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块巨大的母晶,以及长相诡异、身体与母晶合成一体的齐天寿甲。

“你们……”齐天寿甲对着步步走近的我们说道,“费尽心思,还是无法阻止你们找到这处。”

“你占据我妖族母晶已经够久了,是归还的时候了。”我二话不说,冲上前一掌拍在母晶之上,运转全部妖力,暂时掌控住母晶,“帝尊,这家伙利用母晶吸收能量,已与母晶合为一体。如今母晶之内集聚着庞大的力量,你将他的头扭断,吸收他的力量,我会用妖力控制母晶助你。”

“师尊就不好奇他的事情吗?”戮世摩罗没有动,而是好奇地打量着齐天寿甲。

齐天寿甲也趁机哀求道:“别杀我,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别杀我~我不想死啊~”

“戮世摩罗,快动手!你不知道反派总是亡于话多吗?”我有些急,怕迟则生变,“现在夺回母晶,获取力量是当务之急,解谜这种事就交给俏如来处理。你若不愿要这些力量,那我来吸收。”

“好好好,我马上动手,师尊别急。”戮世摩罗走上前,干脆利落地扭断了齐天寿甲的头颅。齐天寿甲毙命的一瞬间,巨大的能量从他身后狂涌而出,通通灌进戮世摩罗体内。我也在同时竭力维持住母晶的转化之能,让那股力量不至于太过狂暴,而损伤戮世摩罗的身体。

“啊——”戮世摩罗整个人漂浮在半空,吸收了大量齐天寿甲之力后,背上幻化出光状羽翼来,他似乎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发出痛苦的呻吟,“师尊……”

我便将他推离,替代他吸收余下的力量。很快,狂暴的气浪散去,整个空间重回平静。远处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看来这里的响动已经引起了外面那些人的注意,正在加紧脚步赶来。

“帝尊,你还好吗?”我看向依旧悬浮在半空的戮世摩罗紧张地问,他正闭着眼,舒展光翼,毫无动静,让我不由担心他已经昏厥过去了。

“叫我夫君。”戮世摩罗缓缓睁眼,光翼轻扇,徐徐落回地上,一种无与伦比的君临气势从他身上荡散开来,竟压得我也微微发颤,屈服于这种威压之下。威压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本能感知,无关胆气与能力。就像处于食物链下方的生物自身能力再强大,在面对食物链上方的生物时,也会感受这种难以撼动的威压。

我见他没事,就放下心来:“夫君,你没事就好。你先好好消化一下力量,别的事我来处理。”

我动作迅速地拔取了母晶,就连那些散落的子晶我也一个都没落下。这时,俏如来等人终于赶到了,一个个诧异地看着这里的狼藉。

“这是怎么一回事?”俏如来惊疑不定地看向背生光翼的戮世摩罗。

“真神,真神呢?”靳铅华仓惶地四下寻找着。

我看见齐天寿甲的头颅离我不远,便一脚将头踢到了她的面前:“这就是你要找的真神。跟你应该是同族,盗据我们妖界母晶,装神弄鬼搞出天下风云碑来吸取高手的力量,维系自己寿命。”

“是你们杀了他?”俏如来戒备万分地紧盯着戮世摩罗,仿佛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你吸收了他的力量?”

戮世摩罗也在看着他,忽然勾唇一笑,开口却是对我喊道:“师尊,可以走了吗?”

“走!”我和他同时动了,朝来时的方向冲去,默契十足地一个冲向俏如来,一个冲向背着墨狂的地宿。

面对再度升级的戮世摩罗,俏如来毫无还手之力,即便周围有高手阻拦,也无济于事。戮世摩罗只是一个照面就将俏如来成功擒获。我对上地宿稍微有点麻烦,但终究是碾压之势,几招过后,也顺利夺取了巨剑匣,我直接将外壳拍碎,取出墨狂,随戮世摩罗冲出门去。

众人奋起急追,想要救援,却发现我们已经在地下通道里消失无踪。

 

“帝尊,后尊。”月牙诚迎上前了,一脸好奇地看着戮世摩罗身后的光翼。

“好奇异的力量。”木魅也看着光翼,感受到叛天族与众不同的力量,喃喃自语。随即,他又转看向我问:“后尊可有取回母晶?”

“流落在中原的母晶已经全部取回。”我笑盈盈地取出子晶分给木魅和月牙诚一人一块,“小诚,这是子晶,可以补充你的妖力,关键时刻还能救命,你要收好。”

见我宠爱地摸着月牙诚的头,戮世摩罗有些吃味地插话道:“好了好了,有什么话不能跑路成功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可是绑架了俏如来的绑匪”

“你的翅膀能不能收一收,你一身魔王的装扮,却长一对圣洁的白羽翼,看着真是碍眼。”我听出他的醋意,转身摸了摸他那两个像恶魔角的发饰,调侃道。

“有空我会试着改变颜色。”戮世摩罗依言收了光翼。

我们一行人直接开云外镜回到了落脚点。网中人、公子开明,还有黑白郎君已经等在了那。“黑白郎君?”被擒捉后一直不言不语的俏如来在见到黑白郎君之后,不禁惊讶出声。

“我与他有约,送他入凶岳疆朝,挑战魔世高手。正好你们一文一武,啊,不对,你可是魔族专武”戮世摩罗在一旁解惑道。

“翻覆魔世,南宫恨一人足矣!”黑白郎君看了一眼被绑缚的俏如来,对戮世摩罗不悦道,“你们要俏如来何用?多此一举!”

“我知道你现在是天下第一啦,但是魔世高手卧虎藏龙,深藏不露者不知凡几。多一个帮手帮忙,不是比较稳当?”公子开明在见到俏如来被擒回时,也是惊诧了一下,随即就猜到了戮世摩罗的用意,此刻出来缓颊。

“正因如此,才有挑战的价值!败尽凶岳疆朝、再败幽闇联盟,最后,是你们!”黑白郎君傲然地说道。

“随便你。我是请他回魔世参加我的婚礼,你若有兴趣,也可以来喝杯喜酒。”

“请?”黑白郎君对戮世摩罗的话根本不信,看了一眼俏如来身上的绳索,冷哼一声。

“就是请啊。史家的亲戚关系向来不好,让你见笑了。”戮世摩罗继续调侃道。我看他大有没完没了的势头,便拉扯了一下他的衣服,引得他看了我一眼,然后会意道,“既然人都齐了,我们现在就回魔世。”

 

“师尊准备好了吗?”寝殿之中,戮世摩罗从身后环抱住我,轻轻吻着我的耳垂,低声问着。

我被他吻得酥痒难耐,禁不住用肩头去顶他:“嗯。你别亲了,好痒。”

“现在的你真是太美了,我忍不住。”他越亲越来劲,抬起我的下巴,开始吻上我的红唇。

“忍不住也得忍着,除非你不想封后了。”我妩媚一笑,伸出一根指头点在他胸膛上,轻轻将他往外推。

“封,当然要封。我要你做我的后,做修罗帝国第一位后尊。”戮世摩罗恋恋不舍地松开吻,乖乖地顺着我手指的力道远离我。

“走吧。”我转身往殿外走去。此时的我一改平日里蓝白的配色,是一身富有魔世风格的红黑礼服,将我的妖媚美艳淋漓尽致地彰显出来。低开的胸甲版半包着挺翘傲人的峰峦,露出深邃的沟痕,高开叉的裙摆,让一双雪白长腿时隐时现。立领飞肩,曳地的披风,以及周身繁复的纹饰尽显我的尊贵威仪。这便是我出席大典受封的礼服,也是我第一次在戮世摩罗面前盛装打扮。

“胧三子,”戮世摩罗在身后叫住我,等我回过头来看着他时,他才继续认真地问道,“你想清楚了吗?嫁给我,真的不会后悔?”

“我对你是真心的。从一开始就是。”我微微一笑,朝他伸出手去。

“我能感受得到,所以,我强取豪夺,用尽手段也要独占你这份宠爱。”戮世摩罗抬脚朝我走来,伸出手牵起我的手,深情地凝视着我,“最终,我成功了。”

我们对视片刻,然后牵手向殿外走去。

鬼祭贪魔殿外是一个巨型广场,广场中央建有高台,用于各种典礼活动。此刻,广场上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站满了修罗帝国的魔兵。策君、妖神将、闼婆尊、六地七公以及其余大大小小的将领,包括我带来加入的众妖在内,都以高台为中心,按着等级位次向外排列,夹道恭迎着我们。戮世摩罗携着我,从容不迫地从他们的队列中走过,来到高台之下,他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着回以期待鼓励的目光,他便松开我的手,独自继续向前。走出两步后,一双黑色光翼在他身后舒展开来。他扇动羽翼徐徐升空,最后站立在高台上,手持鬼玺,朝着台下高高举起。

鬼玺一出,顿时,修罗帝国的众魔如涟漪荡漾一般,以高台为中心,一圈一圈地跪下参拜。“拜见帝尊!恭迎帝尊回归!”听着如雷滚滚的呼喊声,我也单膝跪了下来。

“从今天起,修罗帝国拥有了第一位后尊,记住她的名,胧三子!”戮世摩罗睥睨地扫了一眼台下众魔,然后看向我,对我伸出手来。我便缓缓起身,踏着台阶,一步一步走上高台,走向那个被我宠溺纵容的魔王。台下众魔皆安静地跪地等待。我在戮世摩罗复辟时战功赫赫,威名远扬,没有人敢质疑我的实力,这个后尊我当得实至名归,修罗帝国上下无人有异议。

我才将手放在戮世摩罗的掌上,就被他一把拉入怀中。他双翼扇动,抱着我在广场上空飞了大大一圈,让我接受下方众魔的朝拜。“拜见后尊!”

看着下方跪拜的群魔,听着他们的呼喊,我有些失神。这种受万军膜拜的风光,我其实还从未体验过。我不由得开始期待戮世摩罗成为妖魔共主的那一天,尤其是在夺取了齐天寿甲的力量后,他的实力已经全面超越了我,就是不知达到什么程度,能否与元邪皇一战。虽然他体内有魔气,但墨狂对他的克制并不大。

“当后的感觉怎么样?”典礼之后的酒宴上,戮世摩罗借着与我耳语,调皮地舔着我的耳朵问。

“和当王时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我神情慵懒地说,因为不能喝酒,我在酒宴上吃得很烦闷。

“我们该去给我那亲爱的大哥敬一杯酒了。”我闻言不由得眼睛一亮,总算有借口能喝到酒了。戮世摩罗自然知道我的心思,很故意地在我的酒杯中只倒了一口酒的量,引得我不满地瞪他,他笑着哄我道,“师尊乖,生完了就可以随便喝。”

我们一起起身走向俏如来,他是酒宴上最格格不入的一人了。他见我们走来敬酒,也不推辞,面无表情地喝下了那杯喜酒,然后问道:“喜酒俏如来已经喝了,就不知帝尊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计划。黑白郎君已经先行了这么多天,若不配合其行动,有所策应,只怕……”

“放心,现在,马上。”戮世摩罗打断他的话,朝周围使了一个眼色,立即有三名魔将走过来,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墨狂。“送他离开。”

我有些讶然地看着魔将押走了俏如来,问道:“你这就送他去凶岳疆朝了?”

“如他所言,我们的喜酒他已经喝过了,还留他在这,自讨没趣吗?”

“你们不先定好计策,再配合行事吗?”

“那是策君的事。我现在的第一要务嘛,是取悦好自己的后尊。”戮世摩罗一边说,一边拉我往寝殿走去。

“你这个昏君。”我戳着他的脊梁骨笑骂道。

“有你在我身边,我无往不利。”戮世摩罗转身,将我一把抱起,继续朝前走。

“嗯。我会竭尽全力,达成你所有的志愿。”我搂紧他的脖颈,在他脸上落下一吻,意味深长的许诺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