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來了

 B站觀看

△序章

風逍遙:觀眾朋友們好,歡迎收看「神君來了」第一期!

戮世摩羅:大家好,我是嘉賓主持戮世摩羅。請用你們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我,以及——末代神君笑殘鋒千金少!

風逍遙:歡迎師兄!

千金少:觀眾朋友們好!我是道域天元掄魁重啟後的第一任神君,請多多指教。

戮世摩羅:天元掄魁一直是道域經久不衰的熱點話題。作為一名境外人,我實在看不懂,你們大人爭權奪利,為何要用小孩來決定輸贏。

風逍遙:不知師兄作為新一任神君,如何看待天元掄魁?

千金少:呃,龍虎天師定下天元掄魁的初衷是好的。但發展到現在,出現了諸多弊端與問題。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長,我們要改變,要減壓。

風逍遙:哇,師兄,演講稿背得真熟嘛。這樣的你,我有點不習慣。

戮世摩羅:所以,神君所在的刀宗要走在時代的前面,率先做出改革嗎?

千金少:其實,刀宗的教學環境一直都很寬鬆啦。回想當年……

風逍遙:都是調皮搗蛋捉弄師長的事情。

千金少:喂,別在一旁拆臺。

戮世摩羅:看來風逍遙知道不少神君的黑歷史哦。

千金少:哈,我們彼此彼此啦。

△中章

戮世摩羅:還等什麼,神君的黑歷史有的沒的統統一口氣給我倒出來。這期的收視率就靠你了。

風逍遙:那一年……

千金少:他十六歲,不但逃學,還翹家,一走就是這麼多年。

風逍遙:喂,我又不是神君。講你的事啦,比如上課睡覺下課偷菜……

戮世摩羅:上課睡覺?練刀練到睡著嗎?

風逍遙:是文化課啦。

戮世摩羅:那下課偷菜,偷誰的菜?

風逍遙:當然是偷別宗弟子種的菜啊。

千金少:以前刀宗的風氣,就是有事沒事去偷菜。夏天偷西瓜吃,平時就偷點辣椒蔥花之類的。

戮世摩羅:其他宗都沒意見?道域還真是個擅長原諒的地方。

風逍遙:又抓不到人,師尊不用承認啊。

千金少:所以,別宗養了一大群鵝啊、狗啊來看家護院。

戮世摩羅:然後你們就會被一群鵝、狗追咬。嗯,聽起來真有畫面感。

千金少:是啊,我們還會一邊逃,一邊唱……!

千金少:♪奮力衝出,罩天黑網,大聲唱出我的夢

戮世摩羅:我可以想象刀宗宗主頭痛的模樣。

風逍遙:他不會的,我們的小碎刀步可是因此練得特別好。

戮世摩羅:聽起來,你們的宗主是有意放任。

千金少:刀宗對弟子一直就是放養狀態。

風逍遙:咳,我們這樣自爆內幕,真的好嗎,神君師兄?

千金少:不是說要沖收視率嗎?

風逍遙:唉,既然師兄都放這麼開了,只好分享一些令我們都終生難忘的大事。

戮世摩羅:哦?還有壓箱底的等著嗎?

風逍遙:誰會想到,當年那位偷看人洗澡的小孩,如今竟然當上了神君。

△結尾

千金少:咳!想當年……四宗曾經有一洗髓池,可以改善功體,激發潛力,對年輕人功效特別顯著。

風逍遙:四宗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輪換一宗來使用此地。

千金少:有一次輪到刀宗使用,我們收到開放時間的通知,白天是男弟子,晚上是女弟子。

風逍遙:然後師兄就非拉我和大師兄偷偷晚上去。

戮世摩羅:哦!年少荒唐嘛,我懂。

風逍遙:那天月黑風高,我們悄悄接近洗髓池,看見有一人泡在池子裡面。

千金少:那背影看起來朦朦朧朧,有幾分熟悉感。

戮世摩羅:是誰呢?人長得美嗎?身材好嗎?你們都看見了嗎?

風逍遙:你別激動,結果不是你想的那樣。

千金少:唉,我們有一位師叔,人稱金刀仙翁。

戮世摩羅:所以,是他在泡洗髓池?等一下,不是說晚上是女弟子泡嗎?而且你剛才好像說過,洗髓池只對年輕人有用?

千金少:是啊。天知道為什麼會是冶雲老鬼。

風逍遙:他泡著泡著,泡出閒情逸致來還一邊唱……

千金少:♪奮力衝出,罩天黑網,大聲唱出我的夢

戮世摩羅:連你們師叔都在幫忙打歌,刀宗真是上下連心啊。

風逍遙:那段時間,師叔愛吃黃豆,吃多了就放屁。師叔常誇自己一生縱橫刀界,想不到放起屁來才是真正驚動九界。

千金少:當年我們看整個洗髓池都在冒泡。然後善良可愛的小旺財就著急地大喊:「師叔小心,水燒開了!快上岸啊!」

風逍遙:唉,這樁糗事你要記多久?

千金少:不久,也就夠笑一輩子而已。

千金少:♪不驚江湖潮浪洶湧,不驚前途茫茫,赤手空拳闖蕩,憑兩字敢衝。

風逍遙:♪我踏遍玩萬水千山,看過世間,嘗過冷暖,忍千般苦難,才是英雄好漢。

戮世摩羅:好了我知道老闆有令,但可以不用再為「敢衝」打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