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陽的七夕情書

B站链接 

△序章

無愧:七夕將至,師尊準備好了嗎?

丹陽:嗯?每年七夕星宗乞巧不是都由舒遠心負責?

無愧:徒兒問的是七夕情人節的禮物啦。師尊不打算對如晴師叔表示一下?

丹陽:呃…亂七八糟!七夕何時成了情人節?

無愧:可是現在大家都是當情人節在過的啊。

丹陽:那又與我何干?丹陽不屑跟這種風。無愧,你也老大不小,行事要有章法,別整天走火入魔。

無愧:啊!!是~徒兒受教。

(一會後丹陽與顥天玄宿會談)

丹陽:師兄。呃……我……

玄宿:丹陽,這裡只有你我,有什麼話直說無妨。

丹陽:呃,我是想問~師兄覺得送什麼給舒遠心比較好?

玄宿:嗯……哈,你送的是七夕禮物嗎?

丹陽:怎有可能!我只是聽聞還珠樓推出新款輪椅,乃是輪椅中的夢幻逸品,江湖好評如潮。想給遠心訂製一張,又怕她多心,以為自己好不了。所以……

玄宿:比起夢幻逸品,將你的心意傳達給如晴師妹才是緊要。丹陽,我知道以你的個性,有些話說不出口,不如就寫下來,以筆代言,書信傳情。

△中章

丹陽:(師兄讓我給舒遠心寫信,剖白自己的心意。但,歲月悠悠,已是一往情深,我該從何寫起?那一年的楓葉渡……嗯!不好,這種開頭怎麼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可惡~是飛淵常看的話本。)我該...

無愧:嗯?師尊這般苦惱是在寫什麼?

丹陽:無愧,你有給身邊人寫過信嗎?

無愧:哦,寫情書啊!這種事當然要問過來人的經驗啊。師尊可以去求教星月夫婦。

丹陽:無愧,你哪隻耳朵聽到我是在寫情書!

無愧:遙星公子和旻月才女無論是文采還是經驗,都是最佳的諮詢對象。師尊慢慢寫,徒兒就不打攪了,告退!

丹陽:我說了我沒有在寫...哼!

(一會後丹陽與遙星、旻月會談)

遙星:怎樣寫情書?這個嘛……其實,我覺得內容寫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寫信之人與收信之人。若是兩情相悅,那必然會是一封動人的情書。

丹陽:咳,遙星公子你誤會了。這不是情書。丹陽只是想彌補一些曾經的遺憾。

旻月:懂你的人自然會懂你,無需多言。過往已成遺憾,那便該把握當下,珍惜眼前人。只要是跟對的人在一起,天天都是七夕情人節。你說對嗎,別郎?

遙星:是。詩兒,今年的七夕鬥巧你準備好了?

旻月:當然,且看我拔得頭籌。

丹陽:厄...兩位既然有事,丹陽就不多叨擾了,請。

△結尾

丹陽:(不知不覺,竟洋洋灑灑寫了這麼多。唉,真是不知所云。說起來,我怎會開始做這種兒女情長之事!我看~這信還是毀掉為好!)

無愧:師尊。

丹陽:啊!(不妙,信掉了!)

無愧:嗯?這是……師尊拜訪星月夫婦之後,這麼快就將情書寫出來了啊。

丹陽:咳,那是我練書法隨手寫的,不是什麼情書!

無愧:恩!我了解了,師尊定是不好意思送出去,無愧可以代勞

丹陽:無愧!我都說了這不是情書!還我!

無愧:師尊息怒,徒兒只是說笑而已。

丹陽:哼。

無愧:師尊忘了術法傳信嗎?蒼蒼近期在練的正好就有這種術法。如果是他不小心將師尊的練筆傳給了如晴師叔,就算不上是師尊送出的情書了。

丹陽:嗯~這種意外發生在學習術法的蒼蒼身上,也不是不可能。那蒼蒼的術法練習就暫交你指導了,為師出門一趟。

無愧:哈~徒兒明白。

(無愧與蒼蒼對談中)

蒼蒼:嗯?要我用術法將這封信傳給如晴師叔?不好吧,萬一丹陽師叔回來,發現是我做的,蒼蒼豈不是慘了?

無愧:就說是意外傳送走的,放心吧,宗主和如晴師叔都會護著你。

蒼蒼:好吧。轉乾天·挪坤地·紫微傳書,去!

(另一處憶無心望著黑白疑惑狀)

黑白:嗯?哈哈哈哈哈~

無心:好奇妙的術法!是誰發信給你,讓你這麼歡喜?

黑白:道域,一個名叫丹陽侯的人約黑白郎君在楓葉渡單挑。哈哈哈哈哈,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

無心:蛤?!信借我看一下,這……天底下能將情書看成挑戰信的人,我看也只有黑白郎君你囉!

黑白:道域,黑白郎君來了,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