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星月叩门   “火凤茸啊!这真的是火凤茸啊!”我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两株其貌不扬的草药,兴 […]

第二十一章:情潮暗涌   不久,琴声远去,渺然无声,只剩我与默苍离在车中默然对坐。我又低头开始捣药。 […]

第二十章:醋意波澜   面对默苍离越来越冷的脸色,雁王早巴不得带走神经兮兮的我离开,他得了指令,立即 […]

第十九章:夜宴流莺   太医院的医官并非朝堂重臣,宴席的排位离帝座很远,是在最边缘角落的地方。虽然不 […]

第十八章:亲密同谋   一月之后,我们回到了王都。雁王的兵马在默苍离的谋算下并未遭受多少损失,反而是 […]

第十七章:红杏出墙   默苍离与雁王回归后,被救出的翩地百姓也陆陆续续地聚集而来,还有突围中生还的士 […]

第十六章:亡命沦心   只花了一个时辰,亡命水就被我配了出来。我其实一直都有意无意地囤积亡命水的药材 […]

第十五章:翩地之围   “啊!疼疼疼!干娘,疼啦!”鹧鸪翎疼得歪嘴直叫唤,有多疼他就叫得有多大声,一 […]

第十四章:嬉笑怒骂   “什么?原本安排我坐的是这种车?”在大军结营过夜时,我才从负责辎重的士官那里 […]

第十三章:鸡飞狗跳   “鹧鸪翎——!”我饱提内力,一声怒吼冲霄而起,震得附近宫瓦也跟着嗡嗡作响。我 […]

第十二章:初拥琉璃   默苍离住的院子大概是王宫里最偏僻冷清的独院了。院门上连盏灯笼都不挂,看起来阴 […]

第十一章:时不我待   我把玩着默苍离送还的药香包,回味着刚才的情形,心绪莫名地往伤兵营走去。谁料。 […]

第十章:春寒料峭   “我是冥医!是医正!”我终于也体验了一回钜子舌的滋味,要不是我胸口还堵着一股悲 […]

第九章:挽歌乍起   经过数日的忙碌后,我开始适应起这种比前一月还忙一倍不止的高强度工作,我知道这样 […]

第八章:静水流深   我有胆调侃默苍离,却不敢留下来看他的反应。话一出口,我就像做贼似的,收脖缩肩, […]

第七章:情敌来了   “冥医对村民收取的诊金是多少?”就在雁王被我冷嘲热讽得有口难言时,默苍离突然开 […]

第六章:暴奶狂花   “好了,现在不是练疯话的时候。”我干咳一声,正色道,“比鹏现在怎样了?你们把他 […]

第五章:王师亲至   “这个冥医到底是什么人?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吗?”雁王心浮气躁地在院门外踱着步 […]

第四章:沙场炼心   “你见过战场吗? “曾经,我以为我见过。” 无论是热兵器的沙场,还是冷兵器的战 […]

第三章:战火压境   “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感染?”我一边仔细地用皂角洗手,一边问着赶来了解情况的村长 […]

第二章:初关考验   我还未靠近医馆,就有一股酸臭扑鼻而来,我连忙捂紧口鼻,皱着眉挤进了喧嚣不已的医 […]

第一章:冥医杏花   我睁开眼才醒来,额前就是一阵剧痛,让我禁不住又闭了眼,抽着冷气,等了好一会,才 […]

第十三章:人生赢家   原来,在我说完那句“对不起”后,史艳文一时难以下掌,空门顿露。一个意想不到的 […]

第十二章:情关死劫   “嗯?”赤羽望着前方那道赫然独立的白色人影,警惕地停下了脚步,“任飘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