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水火石矶困局

 

太虚宫浪辰台中,零星点缀的夜明珠散发着幽幽清辉,在剧烈摇摆的床帐上照映出两道交叠的人影,浓重的喘息与细碎的低吟仿佛是心湖上荡起的涟漪,搅碎午夜的静谧。

“看到鬼!看到鬼!看到鬼!……”突然,梦虬孙的声音响起,像一道海浪劈头盖脸地冲散了满室的旖旎。

“看到鬼!师相,你居然用梦虬孙的口头禅做电话铃。”好事被生生打断,一向温和的北冥封宇也忍不住抱怨出声来。

“用说话声设置来电铃,可以不用看来电显示就能知道是谁。”欲星移伸手到床头柜上摸过手机一看,似笑非笑道,“凌晨1点,看来是要紧事。王,你能先从我体内抽离吗?”

“师相就放心接电话吧,本王保证不动。”

“唉,真是做人失败。”欲星移无奈,接通了梦虬孙的来电,便听得对面癫狂的叫嚷声,还夹杂着十分明显的衣服摩擦声,听上去像是在某种狂乱派对的现场。

“喂!欲星移!听得见我说话吗?”梦虬孙的声音压得极低,确认通话顺畅后,他才继续说道,“八爪的,呃,不止他,来的专家们都一致认为我们遇上了邪教。欲星移,波林渡郡里存在邪教!”

“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尽快赶去接手此事。”欲星移听着梦虬孙话语中的兴奋与惊恐,有些纳闷。按理这种汇报并不紧急,梦虬孙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直接打到他的个人电话,不仅不正式,也不符合梦虬孙以往的作风。他不由追问道,“你现在在哪?考察队的人都安全吗?”

“我正在邪教祭祀现场,和稣浥他们一共九人,像精神病人一样在榕树林里跳舞。其他人留在了飞船上,随时准备接应我们。”

“在榕树林里跳舞?”

“是啊,我看皇渊拉着稣浥的手跳得好高兴,都不愿意走了。该死,昔苍白你踩到我啦!看我龙摆尾~”欲星移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响,不由脑补出众人围着篝火欢乐起舞的画面。很快,梦虬孙又回来讲电话了,“还好这个邪教祭祀就只是半夜三更聚在一起跳舞,只要不引人注意地离开,应该没什么危险。我先挂了,一会成功离开后再报平安。”

梦虬孙不等欲星移反应,兀自挂断了电话。欲星移不由看着手机,十分怀疑梦虬孙打的根本是骚扰电话。

北冥封宇见他打完电话,便开始擂鼓再战,继续之前未完的征伐。“王,不……”欲星移的思路一下子被北冥封宇撞断,还来不及出言拒绝,就被吻得息了声。随之而来的疾风骤雨,让床帐摇曳了许久。

好不容易,等北冥封宇从身上离开,欲星移便仰躺在床,望着头顶的黑暗沉吟,静默半晌,忽然喃喃自语道:“……龙都叛变了……”

“嗯?梦虬孙怎么了?”北冥封宇侧躺在欲星移身旁,一边轻抚对方有些汗湿的肌肤,一边问起刚才的电话。

“对于当年那段历史,皇室的说法是龙族疯了,而考察队发现的漫荒原古洞出现了另一种说话,说龙族叛变了。现在,考察队又在波林渡郡发现了邪教。有邪教就会有其崇拜的邪神……如此一来,一切都能说得通了……”欲星移没有回北冥封宇的问题,而是说着没头没脑的话,“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隐瞒真相?”

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关节,欲星移猛地坐起身来,结果下身的疼痛让他呻吟出声来:“啊~嘶~”北冥封宇连忙伸手给他轻揉舒缓,他嗔怪地斜了对方一眼,抱怨道,“唉~臣早晚会为王过劳死。”

“是,都是本王的错,都怪本王。师相若想告老还乡时,本王就会传了位去陪你。”北冥封宇宠溺地附和着,撑起身来,快速地在欲星移唇边偷了一个香后,又重新躺了回去。

“唉~被王吃得死死的,真是做人失败啊!”欲星移哀叹了一句后,开始正色说道,“臣大致已经解读出星象学家的那个预言了。‘当出走的群星重新归还’预言的是时间,也就是现在这一段时间。根据星象学家的说法,我们离最终的时间点已经很近了。‘当失落的古城再度打开’预言的是地点,这个地点目前还没能确定。‘当疯狂的梦呓响成天籁’预言的是事件,似乎是一场特殊的祭祀。最后这句‘伟大的最初就会醒来’预言的是人或者应该称其为一种存在,是久远前龙族灭亡的罪魁祸首。”

“伟大的最初?”北冥封宇听欲星移分析听得睡意全无。

“就称其为邪神吧。是邪神让龙族陷入疯狂,背叛了帝国,背叛了鳞族各脉,引发一场浩劫。我猜祂的力量很强大,尤其在精神力上,可以直接控制人的意识。出于某种原因,龙族似乎比其他鳞族更容易被邪神影响,所以龙脉才在那场浩劫中断绝。这段历史会被隐瞒,应该也与那邪神有关,也许只要知道了祂,就会受祂影响。”欲星移说着,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一脸凝重,“梦虬孙也是龙。他刚才的那个电话就不正常,我想他本人都没意识到。”

 

欲星移所料不错,梦虬孙并没像他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安然返回飞船后给对方报平安。考察队在海榕树祭之后的第四天终于完成了对波林渡郡的考察工作,向下一个南方郡水火石矶进发。

水火石矶是帝国闻名的“海象博物馆”,处于潮流变化激烈的海域,而且星球上百分之四十的火山都集中在了这里,其中又有一成的火山处于活跃期。因而水火石矶时常会遭遇地震、海暴、熔浆流、泥石流以及雾霾,可谓多灾多难之地。由于帝国海象地质研究所就坐落于水火石矶郡城之内,这里也是每一位海象学家与地质学家心中向往的圣地。

水火石矶郡每天都要接待大批的观光游客、考察人员与专家学者。不过在水火石矶定居的人口自古以来就不多,即便被帝国纳入疆域版图后,在高科技的支援下,当地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也依旧没能改变水火石矶地广人稀、荒凉落后的面貌。

“还有三个小时,飞船将抵达水火石矶郡城。由于帝国海象地质研究所的存在,我们在水火石矶郡的考察任务并不重,这个郡大部分数据与资料都能从研究所那里获得。”行驶平稳的飞船上,稣浥正与考察队员们开会,安排在水火石矶郡的工作。“帝国在水火石矶郡内设有特种兵秘密培训基地,也就是说,本郡的治安很好,大家可以在这段时间放……”稣浥一句话还没说完,飞船就猛然一震,陡然停了下来,巨大的惯性让站着的他整个人倾倒出去。坐在一旁的皇渊眼明手快地伸手一捞,将他抱入怀中。其他的考察队员大都东倒西歪,好在并没有受伤。

“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梦虬孙扒住桌边,人还没坐稳,就朝着驾驶室的方向大喊道。

“是飞船的能量短缺预警造成的紧急停航。”一个考察队队员从驾驶室里走出来,向稣浥汇报道,“目前只能维持飞行或者原地开启防护光罩。我查了一下地图,离我们最近的是雾霭镇,现在是要改道去镇上充能,还是原地等待地方政府派送能量源?”

“怎么会能量短缺呢?”稣浥有些诧异,他从来都会在每次出发前做充分的检查。而飞船也有自检程序,在输入目的地后,若能源不充足,也会给予提示。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些问题的时候,稣浥问了去往雾霭镇的路程、飞船防护罩能维持的时间以及地方政府相隔的距离,便得出了最优选择。地方政府派人过来,最快也要两个小时,这还是在工作效率极佳的情况下。而去雾霭镇只有不到半小时的行程,在这半小时内,如果遇上海暴,飞船也有足够的剩余能量开启防护罩。毕竟在水火石矶郡,失去防护罩是非常危险的。梦虬孙等人对稣浥的决择也都没有异议,于是,飞船再度起航,没开保护罩,全速驶向雾霭镇。

然而,考察队今日的运气并不怎么好,已经行到雾霭镇附近,都能望见远处的城镇时,海暴就来了。考察队只能停船开启防护罩等这场海暴过去。

“咦?怎么在镇外也有人家?”梦虬孙有些烦躁地趴在窗边看海暴,看着看着忽然出声说道。他的话引得众人都凑到窗边张望,果然见离飞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简陋的小屋,在海暴中影影绰绰,开启的防护罩光芒黯淡,晃晃悠悠,像风中的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我去那间小屋看看。”稣浥观察了一会后,语出惊人。

“稣浥。”

“我也去!” 皇渊正要开口拦阻,一旁的梦虬孙就跳起身来,去拿防暴服了。昔苍白也默默走到了稣浥身边,无声表态。

“好吧,那我也去。”皇渊见状,知道劝不动稣浥,只好叹气妥协。稣浥自然想留他在船上,但也知道劝不动他,便也没多话,接过梦虬孙递来的防暴服开始往身上套。

防暴服是专门为在海暴中作业的人设计的。除了有微型防护罩与定位救生仪外,考察队配备的是最顶尖版本,附带有微生态循环系统,能最大限度地确保使用者在各种极端环境下生还。这也是为什么稣浥敢带人下船的依仗。

小屋里住着一位老人,老眼浑浊,牙齿脱落了一半,说话漏风,要努力辨认才能听懂他说的话。虽然他讲话带有浓重的南疆口音,但好在他会说帝国官话,不然稣浥只能回船上去请语言文字学家了。

“外乡人,灰雾起时,千万不要进镇。”老人对稣浥这些不速之客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人摸不着头脑。

稣浥一行人闻言,第一反应便是转头看向窗外。小屋中唯一一扇窗户正好面朝雾霭镇,可以看到海暴中,有灰雾弥漫开来,渐渐将小镇笼罩。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些灰雾似乎不受海暴影响,任由海暴席卷灰雾内外的事物,却是对灰雾本身无可奈何。

“这灰雾果然有古怪。”梦虬孙皱眉道。

稣浥转向独居老人,温声问道:“老人家,为什么起雾就不能进镇?如果进了镇,会发生什么?”

“起雾之后,镇里的人就会变得很奇怪,很奇怪……”那老人似乎有点神智不清,并没能回答稣浥所有的问题,他耐着性子,换了不同的问话,仍旧没能从老人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稣浥,这老人状态不太好,屋里的防护罩也明显能量不足,我们不能留他一人在这,先带回船上再说吧。”

“嗯。”稣浥点点头,开始与皇渊帮老人穿防暴服。

“八爪的,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让昔苍白多带了一套防暴服出来。”梦虬孙听到稣浥与皇渊的商议,也帮忙收拾起老人的随身行李。屋里陈设简陋,基本没什么东西好拿。他便给老人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其他的生活用品,船上并不缺。

稣浥一行人带着老人顺利回到飞船上。考察队得知了老人的警示后,对下一步行动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稣浥认为雾霭镇内的情况需要查明,飞船也需要充能,他主张带一小部分人进镇查探,如果没有危险,就可以让飞船进镇充能。如果镇内有问题,等地方政府的支援来了,可以一并解决。

梦虬孙与皇渊却极力反对稣浥冒险。他们都亲眼看到了灰雾的诡异,认为原地等待支援才是上上之策。眼看大部分队员都支持两人的主张,稣浥正要放弃,昔苍白却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飞船与外界失联了。

“看来坐等是不行了。”稣浥重新穿上防暴服,对梦虬孙交代道,“我们必须双管齐下。你留在船上坐镇,持续向外界求援,在成功传出讯息以前,都不要停止尝试。我带走一半武力进镇探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