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次写养偶的灵异事件篇之后,又接触了很多偶,经历了一些,听到了一些故事,算算积攒得也够多了,就来写第二篇。想要再次强调的是,所谓灵异,也只是儿戏之言,不要当真,我不是为了传播恐怖和心理阴影才写这些,而是为了记录互动的点点滴滴。不喜者慎入。

继续以自家偶为主打。上一篇说到家里的极道风轩雨只黑过一次脸,没其他事。后来,我接了阿修罗来陪他,就有事了。我去接阿修罗回家前,欢心地看着轩雨,觉得越看越美(其实刘氏的偶本来就越看越美),不由得当着他的面感慨道,“哎呀,准备嫁人就是美得不一样。”自觉失言,改口说:“啊不是嫁人,是娶。”结果当晚,我的婚戒就被祥瑞得不见了。发现不见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睡在床上了,然后因为贵重就起来找,怎么也找不到,只能推理出是落在家里,折腾到两三点钟,实在撑不住,就怀揣着惶恐先睡了。睡前,我就去跟轩雨告饶说,“阿修罗回来,无论攻受,你不想CP也不勉强啦,就做兄弟啊,给你欺负。你把戒指还我吧,那个真的很重要。”然后第二天起来,继续翻就翻出来了。是掉在行李箱里,但是晚上也翻过行李箱,就跟掉到异次元一样,两个人四只眼找都没看见,结果后来我一个人翻就见了。

后来阿修罗风霁颜回家了,我邀朋友聚在一起筹备他俩婚礼(真是不信邪XD),婚期之前我就梦见轩雨站在我的床边,脸上一点点开裂,掉落粉,就像那种典型的恐怖片一样。然后我就淡定地醒了,很淡定地看了一眼床头的轩雨说,“你至于到梦里来吓我么?”后来婚礼如期盛大圆满的进行,婚礼前的合照,轩雨的目死状真是美好的回忆啊,哈哈哈哈。现在嘛,两人也就那样处一起呗。唯一的异样就是,我觉得阿修罗的笑容有点忧郁了,然后头发还老掉,真是被欺负得够惨啊。要补充一句的是,我家霁颜封号含笑半步癫,每个人见了他的照片第一句话一般都是说阿修罗真的有在笑。可怜的霁颜,噗~

家里的原创生风愁别,字少白,通常叫他少白,或者小美人,其实是因为他的大名含义的缘故,不太常喊。为什么?因为我一时兴起取的呗,风愁别反过来念谐音就是别抽风。哈哈哈哈哈。少白也是一尊爱装的偶,他一个人拍照时,就会显得很乖很嫩,就是普通意义上的受样,但是他跟别的偶合照时,就开始莫名开启攻的气场,虽然无法改变他看上去年少的感觉,但是气质一定是攻的。有一次,我把朋友的火狐夜麟跟他放一起,跟朋友解说他的特性。结果两尊偶就听了我的话,开始铆足劲在那比攻,气场开得我跟朋友都要被误伤到了。

少白跟女旦合照时又是另一种光景,就是装木头,呃,他确实是木头,那就是装本性。他就是死活不看跟他合照的女旦。他平时双眼是很有灵气的,会撒娇会笑会赌气,但是那一次无论我怎样给他掰头,他就是不看女旦,硬要装作旁若无偶,我笑得快要抽筋了。

明珠是我的霹雳本命,所以明珠偶风信子会让我有一种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感觉。就是平时不敢见他,不愿意拿他出来,但是又很想经常见他。然后呢,他仿佛知道我对他的特殊感情,所以回来一段时间后就变了。一直记得初见时开箱他是一脸委屈害怕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表情,现在就是一副大爷样的高冷,好吧,跟剧里骄骄不群还真像,搞得我不敢亵玩。

家里的二版黄泉真是接得我各种辛苦,长时间地翻遍露天和天空,蹲守蹲到表情荡漾隐约含笑的他,于是我就给他小名叫逆子,含有逆生很痛苦的意思。结果真是一语成谶,他简直以忤逆我为乐!作为武生,不喜欢拿武器,上了自束带扔不掉,就整个一起躺倒,反正就是不要拿,我也是醉了。

最神奇的是在海边拍照的时候,他把银枪摔碎了,尖尖部分找不到了,搞得粘都粘不回去。拍完临走的时候,我很不甘心,放进偶袋前我就抓着他摇:“笑啥笑,你的银枪都残缺了,你好意思吗?还有武生自觉的话就保佑我把那部分找到吧!”那时候,我们拍照的地方快要被涨潮给淹没了。之前我就跟小伙伴两个人就在那地方找了快一小时,拍照过程也一直有在留意。但是那块颜色正好跟满地的鹅卵石相近,我临走时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我把逆子放进去之后,拿着银枪的杆不死心地在那里边走边找,顺便跟来搬东西回去的苦力说话。“我们就是在这片地方摔丢的,枪头尖尖的部分,颜色大小就像这样。”我一边说一边顺手用银枪的杆子随便指了一个脚边颜色和大小类似的东西。然后,奇迹就出现了,我指的那个东西就是逆子摔丢的部分。那部分只有两个指节那么大,在一片石头海滩上,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就这么随手一指就出来了。我自己都震惊了。这种巧合如果不说是灵异,那就没什么灵异可说的了。我想逆子多少还是不喜欢自己的武器有残缺吧。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带他出去玩时,寄养在朋友家。朋友平时也很忙,不会去碰他,他就在客厅里跟一群偶站在一起。等我回去接他时,朋友说发现他盔甲上的角松了。然后我们都觉得他肯定是在这里跟偶打架打松的。正好那客厅里的偶除了原创偶,基本都是火宅佛狱的,正道只有忌霞殇一尊。有魔王子在,黄泉一定会被挑拨得炸毛,看来战况肯定很激烈。

净琉璃菩萨是家里最灵异的偶之一。我觉得我简直是用光了我那一段时间的运气接到了他。菩萨算是稀有偶,印象中老偶没看过几尊,那时露天上挂出来看品相和价钱都比较能接受,去问的时候,正好跟偶主打过交道。在同等价位的买家里,前偶主偏向卖给我,他说他觉得我是真心爱偶的。于是菩萨风净瓶就抢到手了。我看照片觉得他不高兴,就很惶恐地让他早于魔书先回家。

寄了那么多次偶,填一样的内容,都没有被抽过税,结果到了净瓶就莫名被抽了。而且比较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看到抽税单,上面写着税款6,抽税手续费18。这就像罚款6元,执行罚款的手续费18。很想说你呀抽税人工费比税还贵,你干嘛闲着没事来抽我!不是应该反过来数字看起来才合理吗?真的是因为英国人数学都不好的缘故吗?于是朋友说抽这么点说明菩萨在显示他强大的存在感。我去,菩萨的特殊性连老外的海关都感受到了吗?

我开箱时,净瓶看起来很二,很像步怀真,一点也没有不开心的样子,于是我就想拍照,他就瞬间变脸,变得很凶,就是灵异地肉眼看起来很开心,看镜头就是一副凶神恶煞样。于是我实在拍不了,就去给他整理。因为是多年的老偶,很多东西需要修整,把黄化的胶一点点从眼睛里抠出来,扫去眼睛和头发里的灰,粘新的睫毛,增加发带,调整偶衣等等,总之对着本尊照弄了一晚上之后,他的表情就变柔和了,就给拍照了,而且会笑了。

话说有一次我在朋友家玩,看她家佛剑大师,偶是放在直立架的,看了一阵,转身去干别的,可能是因为我转身带动的气流影响,我转身之后大师就倒了,还好没摔伤。但是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于是忙给他道歉给他梳头,一下一下看着他的脸色真的有缓和,我就开始得意起来,跟朋友说:“你看,我就说嘛,讨好偶的方式就是梳头,简单有效。”朋友说:“你别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啊!”我赶忙又对大师表示我的真心诚意。梳完没呆多久,我们就带着另一尊偶去跟其他的道友碰面吃饭。坐地铁的时候,我去买票,机子显示正常,结果当我投完最后一个硬币时,售票机就死机黑屏了。就在我反应过来准备要喊工作人员处理的时候,机子一切恢复正常。搞得我有点犹豫要不要喊工作人员处理,机子没有投币过的迹象,我又不想为了三块钱去找人处理,花时间还要解释。幸好旁边的朋友看见正好路过的工作人员就直接帮我喊了。等我俩进了地铁站,我朋友也就是大师的偶主恍然大悟似跟我说,“哦~~你肯定是被大师祥瑞了。”

有些偶不喜欢出门拍照,就设置各种障碍。我跟我一个朋友约好带默苍离去外地拍照,并且敲定去接苍离的大概日期。于是,等日子快要临近时,我就发短信确认,没有回复。一开始不在意,以为人忙没留意。后来就慢慢觉得不对劲了。发短信没回,QQ留言没回,打电话没有人接,而且不同时间段打都是没人接。我还特意在我朋友刚转发不久的微博上写评论,他就是视而不见。然后我也很莫名地认定既然微博评论没回复,微博私信应该也不会回。总之搞得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不想,他从来都会直接明说,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拒绝,又想不出我可能做什么事情意外得罪他了,不回话难道是家里有大事无暇理这些,但也应该说一声。我还让别的朋友去旁敲侧击的问,确认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结果看起来也没什么事。就这样想不通地过了那段时间,正好我也忙,没有精力去彻底搞清楚。后来又到了我跟他约拍的另一个日子,这回是约拍另一尊偶,再试着联系,就联系上了。一上来就跟我大吐苦水,说他那段时间衰死了,人被事缠身,困在外地,手机又出了问题,暂时换了号,平时只能无聊地刷微博,而且就是没看到我的微博评论,但是能看微博私信。奇怪的是我那时就是莫名不想发微博私信,囧,真是一种诡异的巧合。

去接偶的时候,我只好家拍原计划想拍的那尊默苍离。无论我采用什么角度,怎样变换打光方式,变焦换定焦,拍出来的和看到的就像是两尊偶一样的感觉,气质完全不同。朋友看我在那忙就劝我说:“试过了,就是跟看起来像两尊偶。还有,不要随便碰他的镜子。只要镜子离身,就会很衰,我从来只敢把镜子放他脚下。”其实那时我是在研究怎么让苍离拿稳镜子,顺便玩了一下。

这个大概是被别家偶祥瑞得最厉害的一次。他一次祥瑞偶主和我两个,而且很苍离式祥瑞。说到苍离,我听说凡是家里只有苍离没有杏花君的多多少少都会被祥瑞,诸如接偶那些天掉钱包什么的,尤其是镜子不能随便玩,乱碰偶就生气黑脸甚至祥瑞。话说我给另一尊苍离拿稳镜子了也没觉得他有给我加持好运,拍合照的时候他拿着镜子的手还直接巴头,好吧,我知道我愚蠢的气息让他不能呼吸。XDD~

一次外拍朋友的照世明灯,因为长得可爱恬静,大家就在那里说笑,说要拐回去做儿媳妇,结果,他在一声声好姑娘真姑娘声中,不动声色地把我的杯子摔了!我的杯子是用很粘的厚双面胶粘在他手旁边的,还不是他手上拿的那个。OTZ~那天没有风,他周围也没有人。TAT~冤有头债有主,我忙着拍照什么都没说啊~

话说那只摔碎的杯子,我本来没打算收回去的。结果那天因为踩空摔伤手肘,人有些晕晕的,大多数东西都是朋友帮我收的,就收回去了。等到孤山拍默苍离和杏花君时,杏花挨着苍离站着各种手抖地摔杯子,我们就还裹了一圈透明胶,让它保持杯形,硬是拍完了。朋友说身为我外拍的杯子也是蛮拼的。拍完我就孤山埋忠骨,把碎玉杯留在了那里,带着它的另一个配杯回英国了。哈哈哈哈哈,那天拍杏默,苍离的气场强大得杏花连搭肩都不敢,小短手摆起来真吃力,就那么一点一点被我拉过去搭在苍离肩头。

我见过神情变得最夸张的一尊偶是朋友的杜舞雩,他跟女旦合照,各种帅,各种男神状。面对女道友也笑得很甜,很帅会电人。当然我除外,他见了我就会显出如见侯娘准备要被轻薄的委屈神情。初见就是那样,因为他知道我是来接他去见另一尊孔雀,估计还知道我跟他偶主都是超级狗血爱好者。哈哈哈哈哈~

我一个朋友的任云踪很奇怪,他平时除了对偶主好些,对外人表情有点高冷,或者比较凶没有好脸色,也不像别的大偶一样都很喜欢小的,看到雨娃或者JP就会表情柔和。他的偶主是猜不透他的爱好,我更加不会懂。但是有一次,我穿了汉服跟他合照,他居然表情超级好,然后我换了常服,他就不爱我了,恢复平时的高冷状。然后朋友说:“原来他喜欢古装美女啊,不知道穿净无幻的衣服来跟他合照会是什么样。”嗯,我也很好奇,等哪天试过了再来写后续。

还有朋友的一尊魔书,每次抱他他都会很自然地搭在胸上,然后暗暗地在那里袭胸得逞地发笑。一开始没发觉,以为他笑是因为有人抱,偶通常喜欢跟人亲近,后来次数多了,就发现跟其他偶不一样的地方了。OTZ~书大,形象啊~

最后说听到过的印象比较深的故事。有个道友跟我提起她先订了一对CP的一个,我记不清是订了龙宿还是剑子了,那时没钱一下接两只,所以就下了一尊的定金,结果短期之内,她出了场车祸,赔偿金直接让她把尾款和另外一尊的全款都付了,就一起接回来了。我听得吓了一跳,觉得这种血光祥瑞不太妥,想跟她说要不要真的驱点邪绑点红线,她说车祸意外其实没有大碍,出了点血,没有我想得那么严重,回来之后也没再有事发生。我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可能真是接偶的缘分造成的吧。这比起那些会转头盯着偶主看的更灵异吧。

话说我想起有一次朋友来玩,在我房间里拍偶,我就在那里进进出出忙别的,然后朋友说她拍的那尊偶一直在看着我笑,就是怎么都不看镜头。当时听了就特别欣慰,可惜现在忘记倒底是哪尊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