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地点
[ ] 旁白
()动作描述、回忆
< > 心理描写

注:口白校对:
温皇口白录入:神蛊峰上一蝴蝶
俏如来口白录入:月魂琳
赤羽口白录入:豁然之境看星星
====================

黑白龙狼传 第一集

(前言)
中原武林遭受东瀛西剑流与东剑道两大势力入侵
目的在夺取东瀛古神兵魔之甲而战
然而此时史艳文已消失武林数年
而史艳文大儿子史精忠又遁佛门
三子史存孝(雪山银燕)却被大阴谋家八足原人所利用
险些杀了自己的二哥造成了同门自裁的悲剧
而四子史青青因从小就与史家人分离
被白眉鹰王所抚养长大而与三位兄长之间有所隔阂
而史艳文二子史仗义(小空)因患巨骨症
从小就必须服用缩形丹,而变成了永远无法长大的小孩
但也因为这样,变成了适合穿上魔之甲的人选!
而无故被卷入东瀛两大势力的纷争之中
起初因为史艳文四个孩子无法齐心协力
但因经过了史艳文的调解后四人联手
不但平定了西剑流与东剑道,
也打败的大阴谋家八足原人,一统中原的野心
四人也首次体会到了家庭与血脉间的情感,
小空与雪山银燕的兄弟之情更是深厚。
然而和平总是短暂,想不到东瀛西剑流卷土重来,
而有备而来的势力更是庞大与邪恶,
竟还与藏镜人联手!再度抓走了史艳文的儿子小空,
而藏镜人的目的则是要逼出史艳文,
藏镜人要藉这次机会与史艳文数十年的仇恨做一了断!
而雪山银燕得知二哥小空被抓后,
奋不顾身极力要追救回小空,
此时中原出现了消失已久的超强武者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的出现,会为武林带来什么样的变数
而这次西剑流再度抓走小空目的为何?
雪山银燕是否能救回自己的二哥小空?
史艳文是否会遭受威胁再现武林?
种种难关再次考验着史艳文一家人!
究竟剧情会如何发展下去呢……

【擎天关】
[明月当空,一条魁梧的身影定立在明月之前,(藏镜人立于屋顶)忽然,另一条人影急入(立定在藏镜人对面)。]
藏镜人:你终于来啰!史艳文!

【荒野】
(神秘武者身负包裹与几个忍者急急奔走,雪山银燕仗剑而追)
雪山银燕:休走!喝!
(一声大喝,雪山银燕点地而飞,急追而去)

【擎天关】
藏镜人:史艳文,我与你的恩怨情仇今天定要做一个了结!
史艳文:藏镜人,我的儿子在哪里!

【荒野】
(雪山银燕追上神秘武者,两人对峙)
雪山银燕:“快放下包袱内中的小空!否则……”
(众忍者看到雪山银燕的架势,立刻持刀而上,被月牙岚拦下)
神秘武者:住手!
众忍者:是!(退下)
(神秘武者转向雪山银燕,随手将身上的包裹扔给手下忍者,包裹中露出一昏迷的儿童)
神秘武者:出招吧!

【擎天关】
藏镜人:史狗子!你以为你与苦海女神龙与刘宣姑回到达旦,就可以过着安乐的生活吗?
史艳文:藏镜人,史某已经不问世事啰。为何你要一再苦苦相逼呢?
藏镜人:哈哈哈……史狗子,你太过天真啰!呀!
(藏镜人凝聚真气于手,向史艳文打去。史艳文稍有停顿,随即身形一闪,轻松闪过)

【荒野】
[雪山银燕为救小空,燕子剑出鞘了。(两人交战)雪山银燕使出全力,攻击神秘武者。但是,却无法伤及神秘武者分毫。]
雪山银燕:可恶!

【擎天关】
史艳文:藏镜人,冤冤仇仇,风波几时休啊
藏镜人:史艳文,你说道的功夫一流。但是,却不敢面对事实,只会逃避,根本是一只缩头乌龟!
史艳文:古人道,纯钢纯强,其体必亡。史某若与你争斗,只是会两败俱伤啊!
藏镜人:哈哈哈……好夸口的史艳文!那就展出你的实力吧!
史艳文:藏镜人,咱们就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吗?
藏镜人:和平?哈!今天你若没展出你的实力,与本座一决生死,那你的儿子小空性命休矣!

【荒野】
雪山银燕:看燕子奔月!喝!
神秘武者:好!伊贺·毒龙钻!
[双方极招相对,立见高下!]
雪山银燕:啊……(受伤,嘴角带血)啊,呃……小空,小空啊!啊……(昏迷倒地,神秘武者带众忍者离开))

【擎天关】
史艳文:藏镜人,你快放走小空,小空是无辜啊!
藏镜人:哈哈哈……史艳文,你太过天真啰!要就你的儿子可以,拿出你的实力来!
史艳文:藏镜人,这数十年来,你一直苦苦相逼,但是,史某只想要以和为贵啊!
藏镜人:惦去!你我两人不共戴天之仇,除了以死做了结之外,别无他法啰!
史艳文:真正只有这个方法吗?
藏镜人:你的老爸史丰州杀了我的父亲嬗罗教的战神罗天从,如此至极的杀父之仇还有其他的方法可解吗?
史艳文:这……上一代的仇怨就让它过去吧!
藏镜人:在战场上,不要再废话啰!史狗子,藏镜人已经对你非常的仁慈啰!你若再逃避,不但只是会害死小空史仗义,还有史精忠、史存孝,以及你的妻子苦海女神龙、刘宣姑都会被你害死!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你拿出你毕生所学,打败我藏镜人!我若败,吾保证你全家无事;你若被我杀死,本座也能保证你全家的安全。但是,你若再逃避,不但挂上懦夫之名,还害死全家。一将功成万骨枯,难道为你牺牲的人还不够多吗?
史艳文:这……这……
藏镜人:现在该是轮到你,为他人牺牲的时候啰!
史艳文:啊!藏镜人,你一言九鼎吗!
藏镜人:藏镜人不打谎言!
史艳文:好!那史艳文今天就拿出毕生所学来对付你!希望不管是你败,或者史某亡,都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藏镜人:好!藏镜人等这天数十年啰!
史艳文:提高警觉来吧!
藏镜人:使出全力吧!
[肃静!异常的肃静!四周的空间好似都感受到两人高昂的斗志而失色。外表,无风、无息;但却不知暗流冲击着两人的心。这数十年的世纪之战即将展开!]
藏镜人:呀!
[藏镜人先发制人!]
史艳文:喝——
[史艳文也出手啰!]
(两人交战)
[两人身影交错瞬间,已经过了数十招,气劲冲击数十里。]
史艳文:纯阳一气!喝——
藏镜人:飞瀑怒潮!呀——
(两大惊世之招相对)
[两人再度被气流冲飞。两人皆借力使力,跃回现场,变成了近身搏战。(两人激战)强者对强者,真是气劲纳山河,灵气震九霄!两人交手数百回合,激战一眠一日,仍然不分上下。]
藏镜人:(帽子已掉,劈头散发)哈哈哈……史艳文,你果然不同凡响!
史艳文:(披头散发)藏镜人,你亦有惊天之能!
藏镜人:哼!好听话少说!藏镜人的惊世之招,要取你之命!
史艳文:史某也不会让你失望!
藏镜人:很好,呀!(运功于掌)
史艳文:喝!
[两人提及内原,要使出最强一招。顿时,山动地摇、日月无光!]
藏镜人:怒潮袭天!
史艳文:纯阳贯地!
[就在极招相对之时……突然,一道人影降至现场!竟然收化两人的惊天极招!]
藏镜人:赫!
史艳文:什么!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看!一气化九百!呀……赫!
(黑白郎君运元全身,极招立出,三人极招相对,气势雷霆!霎时间,地动山摇,山尘漫天,劲沿百里……)

[藏镜人与史艳文的世纪之战,因为黑白郎君的介入,三人在接掌之后,发生了极大的能源爆发,三人也因此不见踪影。但是武林中的人相信,三人早在爆发之中身亡了!
此时中原在群龙无首之下,野心勃勃的东瀛西剑流趁此机会,入侵中原。东瀛忍者个个武功怪异,在短短的五年之内,中原武林三山五岳、各大门派,皆归降在东瀛强势的统治之下。
但是,仍然有一些未被统治的中原武者、智者,在私下默默招集人马,成立了天部总教、地部总门,等待机会来临的一天,要一举歼灭东瀛,将东瀛赶出不属于他们的中原领土。]

【西剑流·邪阴结界】
神秘武者:众人闪开!
众忍者:是!(退开)
神秘武者:时刻到了!好!(起手结阵,五芒星光闪烁)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
(一声召唤,绿色的五芒星阵散出诡异的光芒,直冲云霄,并迅速压在木桶之上。木桶红光闪射,天地间丝丝绿色诡异之气竟缓缓被吸入内)
神秘武者:竟然有这么大量的溘钨斯,好恐怖的体质,在吸收完大地灵气之后,就进入,第二阶段的灵体啰。
(不远处的大石后,一人在观察片刻之后,悄悄离去)

【地部总部】
武者:(进入大堂)报告总门!
地部总门:哦,打探的如何?
武者:现在西剑流的忍者在邪阴结界,好似是在作法的感觉。
地部总门:作法?<应该是西剑流化纳附灵者的过程之一吧。西剑流打算化纳多少的附灵者来对付中原呢?>
武者:总门哪,现在要怎样办呢?
地部总门:就先由赵将军带领数十名地部武者前往,视机再救出被抓走的中原人!
赵将军:好,此事就交我吧!
地部总门:有劳赵将军啰!还请赵将军务必小心,东瀛忍者的怪异术法!
赵将军:经过先生这段时日的指点以及解说,我们众人对东瀛忍者的术法已经了解不少了。相信不会有问题啊!我们先出发啰。
地部总门:嗯,务必小心!
赵将军:是!(离开)

【荒野】
(赵将军带领人马急追西剑流神秘武者。)
神秘武者:嗯?有人跟踪!散!
众忍者:是!(四散消失)
赵将军:(停住脚步)赫,全部不见啰!
武者一:好快速的身影!
赵将军:众人四处找看看!
武者一:是,将军!
(众人四处寻找,忽闻惨叫声,两武者人头落下)
赵将军:坏喽,中计了!
(西剑流众忍者出现在众人面前)
神秘武者:想说是谁?原来是中原残存的余党,地部的人马。
赵将军:“快将木桶中的中原人放出!”
神秘武者:西剑流的叛国贼,云十方,只派出你们这几位的弱者,就想救人吗?!
赵将军:(轻声对众武者)等我一发招,你们就跑,千万不可被抓住!必要的时候,你们要自我了结。若被西剑流抓走,供出地部总门的位置,那未投降以及仅存的中原人就……
武者一:我们了解!将军你放心!
赵将军:现在快跑!三风斩!!(众武者迅速离去)
神秘武者:哼!(轻易避过攻击)追!
众忍者:是!(急急追去)
赵将军:休追!(欲拦阻,岂料神秘武者更快一步拦住他)
神秘武者:你想去哪里?
赵将军:(心下吃惊,)<好快速的身影!>
神秘武者:你迟疑啰!斗志没啰!要放弃啰!
赵将军:痴心妄想,疾风连扫!喝——(攻势被神秘武者轻易化解)
月牙岚:投降西剑流吧!说出地部位置吧!饶你小命吧!
赵将军:宁死不从,呀——(旋转刀锋,袭向神秘武者。只见神秘武者双手结印,一道无形之气阻挡了赵将军的攻击)啊!危险!(忽身后两人头飞来,砸中赵将军)呃……(发现地上竟是地部众人的人头)这……这……众兄弟,众兄弟啊!
忍者一:(对神秘武者恭敬状)一个都没放过!
神秘武者:好。
赵将军:(愤怒)你们,你们!你们好残忍,你们好无情啊!
神秘武者:“对你们这种次等人种,何须思考?
赵将军:你!呀!(袭向神秘武者)
神秘武者:嗯!(迎向攻击之人,赵将军不敌受伤)
神秘武者:再不说出地部总门的位置,死!
赵将军:死又何足惧哉!让你们这些扶桑狗,让你们看中原人的气节!风扫归根!(挥舞长刀)
神秘武者:<他想要自尽。>
[就在赵将军要自尽的瞬间!]
(一片树叶袭来,改变赵将军刀势,长刀杀向一西剑流忍者,忍者死亡)
神秘武者:(看着已死的忍者)到底是谁?
(众人转身望去,只见一望无际的银白,一人影自其中落下)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莊蜘蛛恨,燕城无情君!(降下)赵将军,你没事吧?
赵将军:(身形一晃)啊……原来是你!银燕,你修行出关啰!
神秘武者:喔,喔,手下败将,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今非昔比!
神秘武者:有气节,没实力,中原人!
雪山银燕:一试便知!
(双方对峙)

【西剑流·灵唤大殿】
(黑暗的诡异之地,神秘的人笼罩在弥漫的烟雾中,祭台上,银盆里水面平静。祭司抬手对水面结印,口念神秘的咒语。原本平静的水面燃起一团火,火焰散去,水面竟显出图像)
祭司:(咒语)

【树林】
武上君:道无法,你与你们的道徒,快快投降吧!你,想要螳臂当车,是不可能的!
道无法:武上君,想不到你,堂堂一个武联会之主,旗下上万的徒子徒孙,现在竟然会沦落为东瀛西剑流的走狗!你往日的威风到哪里去了?
武上君:哼!我这乃是时势所逼。现在中原八成的派门都在西剑流的统治之下啰!你看,我现在仍然是数万门徒之主。像你,哼!你若早一日归降西剑流啊,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你看你的周围啊,剩下在多少人跟随你,啊?
道无法:多少人跟随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中原人的根本,中原人的气节!我甘愿做一个中原鬼,也不愿沦落为扶桑狗啊!
武上君:哼!投靠东瀛又如何?我现在的生活与以前比起来并没任何的差别;而且,只要我事情办得好,西剑流赋予我的权势更多啊!
道无法:你真是无可救药!
武上君:道无法啊,你们快投降吧!只要乖乖归顺,保证没性命之忧!你若归顺,我就可以升为殿前护卫啰!这样啊,我就有成为附灵体的机会。只要被入灵,成为附灵者,我就可以拥有盖世无比的力量啰!
道无法:你!你真是被权势欲望蒙蔽了双眼!逼我杀你!赫!(出招袭向武上君)
武上君:(挡下攻击)老道你生气啰!你决意,不归降西剑流!
道无法:宁死不降!
武上君:那杀了你,同样可以交差啦!众徒儿,杀啦!
众手下:遵命!杀啦!杀啦!
道无法:众人排阵!
道教众人:遵命!
[道教众人,排出阵式]
道无法:道法归一·破山岳!喝——
[法阵一出,威力万钧,众人被炸飞数丈。]
(武上君等众人不敌)
道无法:你们别再过来啰!我不想对中原人出手。
武上君:哼!众徒退下,让我来对付你这个老道!赫!
道无法:众人退开!
道教众人:遵命!(退开)
[武上君、道无法,两人展开激烈之战。]
道无法:道法无尽!喝——
武上君:武天掌!呀——(交战)呃……
[武上君被道法无尽击中,口吐鲜血。
道无法:我不想要杀你,你带你的门徒走吧!”
武上君:我……我……
道无法:我们已经与天部地部联络上啰!有一天,一定会将东瀛西剑流赶出中原!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坛上,道无法与武上君的决斗尽在祭司的眼里)
祭司:唉呀,真是废物啦!喝!
(祭司双手结印,对水面施法)
祭司: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入灵!

【树林】
(天气突变,阴霾笼罩)
道无法:气象异变!这是……
武上君:你们死定啰!呵呵呵……
(突然一道绿光从天而降,直射武上君)
武上君:呃……(诡异之气入体,武上君痛苦万分)
道无法:武上君呐……
武上君:(痛苦)啊……啊……(体内气体流窜,一股力量由体内爆出,破石扬尘)
道无法:武上君,武上君啊!
武上君:杀!杀吧!死来吧!(凝聚真气,诡异的绿光聚集在手上)
道无法:呃……呃……(被一阵强大的吸力吸向武上君)
武上君:死来吧!
道无法:啊!(人头坠地)
道教众人:师尊,师尊啊!”
武上君:呵呵呵……
(众人害怕不已)
[就在此时,武上君的身体发生了异变!]
武上君:啊!啊……(身体膨胀,爆体而亡)
众手下:(惊慌失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西剑流·灵唤大殿】
(西剑流祭司密切关注着变化)
祭司:哇!失败啰!爆裂而死!哈哈哈……

【荒野】
神秘武者:来吧!
雪山银燕:喝!
[雪山银燕剑招飞快,怒劈对手,东瀛神秘武者也非泛泛之辈,轻易闪避。]
神秘武者:没有用,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赢不了,杀不了,改变不了!
雪山银燕:这招让你哑口无言!飞燕冲月!赫!
月牙岚:嗯?好快!
[东瀛武者被突如其来的速度所震惊,无法招架,马上使出了特异术法。]
神秘武者:灵防!(使出特异术法挡住攻击)
雪山银燕:嗯?溘钨斯!(右手亦结印)精、气、神!溘钨斯,入!
神秘武者:(被划伤)啊!可恶!你,这个中原人,竟然会使用溘钨斯!
雪山银燕:我早说过了,今非昔比!
神秘武者:中原人真是令人出乎意料。看来,我也不能手下留情啰!
雪山银燕:放马过来吧!
神秘武者:真好!
(双方蓄势待发,此时,一忍者前来)
忍者一:(恭敬)学长,子时将过了!要赶紧将灵体送回!
神秘武者:哼!算你这个狗儿命大!(随手将背后的木桶仍给忍者一)你们先带着灵体回大殿,我随后赶到!
众忍者:是!(背着木桶离开)
雪山银燕:休走!
忍者一:分身之术!(躲过攻击,随即消失离开)
雪山银燕:可恶!
神秘武者:(挡住银燕)顾好你自己吧!喝!(挥剑相击,。雪山银燕抬剑回顾,剑气竟分为两道,另一道向赵将军冲去)
雪山银燕:赵将军危险!燕子归巢!(挡下攻击,神秘武者趁机离去)被脱逃了!
神秘武者:(只闻声音)雪山银燕,我会再来找你!记住我的名字,月牙,岚!
雪山银燕:可恶!你们到底将小空带去哪里了!
赵将军:(受伤,身形不稳)银燕!
雪山银燕:赵将军,你无事吧?
赵将军:我没事。多谢你的解救。
雪山银燕:(燕子剑归鞘)这是我应做之事,何须说谢呢?
赵将军:唉,想不到这次损兵折将,还没将人救到。西剑流的实力真是让人害怕!
雪山银燕:我修炼的这几年来,有小空的消息吗?
赵将军:呃……这……
雪山银燕: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找出小空!
赵将军:是啦,小空一定会平然无事,你不必担心!
雪山银燕:嗯!
赵将军:咱们就先回地部吧!总门看到你已出关,一定会很高兴啊!
雪山银燕:好吧,咱们走吧!(两人回去地部)

【树林】
(一老者唉声叹气行走,另一处脚仔王得意洋洋)
脚仔王:啊嘿嘿嘿……所以讲啊,人长的英俊又如何?武功高强又如何?这戏一下档,还不上乖乖要回去木偶间冰起来呀!嘿!像我喔,以前各位观众对我可能不认识,但自从《包公侠义传》有我的出现之后啊,这观众就一直写信,甚至E-MAIL来公司反映,说啊,一定要看到我!啊我是谁?我就是脚仔王,脚仔王就是我!脚喔,就是香港脚的脚;王啊,就是ONLY YOU的王啊!啊哈哈哈……我这个脚仔王啊,实在是太过头红了,太过头受欢迎了!才会连度假的时间都没有,马上就再接这部新戏啦!(捂肚)唉呦哦!说到肚子都饿起来了。上一档领的钱啊,在这档又不能用。因为那个时代背景不同!唉……实在是很苦恼就对了!
(脚仔王正兀自苦恼,抬头就看到一老者悲伤的缓缓走来)
老者:哦,小空~你是跑去哪里~嗯……(脚仔王顺着声音向燕驼龙寻来)怎么会~都找不到你~
脚仔王:“夭寿喔!这七早八早就有人嘞靠北~~边走!诶,嘿嘿!不过这一说没钱,马上就有凯子来让我噱!(拦住老者去路)这位大哥,稍等一下。
老者:哼!(继续走)
脚仔王:喂,这位大哥,这位大爷!你难道没听到我在叫你吗?
老者:(扭头回答)本博士啊,只是中原一个小小角色,你这位从东瀛来的大爷,是不是认错人啰!
脚仔王:东瀛?嗯!我脚仔王什么时候变从东瀛来的啊?
老者:诶,难道不是吗?
脚仔王:当然不是!我脚仔王可是正港的中原人嘞!
老者:这样喔!
脚仔王:乡亲呐,你们说对不对啊?这就是爱中原啦!
老者:呃……既然是中原人,做什么讲东瀛的话啊!
脚仔王:讲东瀛的话?不然是哪一句?
老者:唉~真是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呐!现在的人,都不会憨直!
脚仔王:什么都不会憨直?我看,是你自己都桥不直。
(老者听到这句话,忆起往事:
小空:世间的人,人直心不直,只有龙博士最憨直!)
老者:啊啊啊……小空,小空啊!啊啊啊……(哭泣声)
脚仔王:夭寿嘞!这档戏的人,难道都没什么正常的?我看,我要注意一点!
老者:啊……小空啊,你到底是在哪里啊?
脚仔王:什么?还有一个小空喔?啊,你不就是大空?莫怪看起来空空!(老者一个爆栗打上脚仔王头)哎呦喂啊!你干嘛打我?
老者:什么大空啊?本博士哦,叫做燕驼龙啊!不知道就不要乱叫!大空收起来很久了。
脚仔王:夭寿哩!看不出来你这个背上博这大博的啊,下手还真重!难怪叫博士啊。
燕驼龙:好咯,好啰!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若没事,本博士就要走啰!
脚仔王:夭寿啰!让你乱一下,我一开始编好的剧情啊,都乱掉了!啊,对了!这位大哥,我看你啊,脸色青笋笋,是肝不好的样子喔!
燕驼龙:喔?
脚仔王:啊,今天还好你呀遇到我!嘿嘿嘿,你真正是好运啦!
燕驼龙:本博士啊,今天才知道遇到疯子算好运!
脚仔王:哎呦喂啊!好啦!这都不是重点呐!
燕驼龙:喔?
脚仔王:重点是……这罐!咔锵!(拿出一瓶药,上书:老猴并磅丸)
燕驼龙:哎呦!老猴并磅丸。
脚仔王:(低头看,大惊)啊……拿错了,拿错了!不是,我拿错了。是这罐才对!咔锵!(拿出来指示燕驼龙看)坏心肝青草茶!
燕驼龙:啊,坏心肝青草茶?
脚仔王:嘿嘿,没错!坏心肝青草茶啊,是本脚仔王用祖传的秘方,乃是用巴拉松、盐酸、老鼠药还有肥皂、沙拉油、辣椒、乌醋,下去熬煮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纯天然,绝对有加防腐剂,保证一喝,就会把你的腹内火、肠子,都泄泄掉。真正是顾肝的就对啦!
燕驼龙:啊。不够~不够~不够……
脚仔王:不然是什么不够?
燕驼龙:“你的药啊,一点也不够看!
脚仔王:喔?
燕驼龙:你有没有听过那个坏心烂肝败肾大补丸吗?
脚仔王:哎呦,好呛秋的名字呀!不知道药效如何?
燕驼龙:哈,怯!坏心烂肝败肾丸啊,乃是乱配的秘方,用那个人参、当归、川桂、茯苓、肉桂、蜂蜜等数十种的中药材啊,经过七七四十九个月,慢火炼制,不但药效很好,还很好吃喔!
脚仔王:啊?是真的吗?
燕驼龙:当然是真的。
脚仔王:嗯,但是,有没有我这罐坏心肝青草茶这么好找啊?
燕驼龙:刚好哩,本博士身上就有一颗!
脚仔王:什么啊?
燕驼龙:(拿出一粒丹药)你看啊,就是这粒!
脚仔王:呿,这么小粒。你这个青脸翘背鸟头人啊,绝对是在骗人啊!
燕驼龙:在骗人?不信你吃吃看啊!
脚仔王:你以为我不敢吃吗?
燕驼龙:本博士哦,就看你不敢吃!
脚仔王:哎呀呀……你这是在激我啊!
燕驼龙:本博士就是在激你!怎样啊?
脚仔王: (气愤之下,拿起药丸,就要吃)啊……(突然反应过来)嘿嘿嘿……你当我是白痴喔!吃?
燕驼龙:你这个卒仔,果然不敢吃!你看!
脚仔王:卒仔?我这叫做聪明啦!啊哈哈哈……
(脚仔王开心大笑,燕驼龙突然出手,将一粒药丸塞入他的嘴里,让他吞了下去)
脚仔王:哇!啊啊……哎,你!你……你让我吃什么了?
燕驼龙:本博士看来,你根本是白痴兼智障啊。本博士自己做的药只会带一粒出门吗?
脚仔王:(惊慌)啊?什么?恶,恶……(欲吐出)
燕驼龙:来不及了啊!我这颗药啊,一吃进肚内啊,马上就会被吸收,是吐不出来啰!
脚仔王:啊……什么啊!这样~这样……我会怎样?
燕驼龙:三天内,就会坏心、烂肝、还兼败肾嘞!
脚仔王:(扑在燕驼龙身上大哭)啊,啊啊啊……(哭声)这位大爷,小的我啊,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大好人!不但是印堂饱满,这头上又有金光,这样咔锵咔锵。一看,就这点是贵人之相!啊,我不要败肾啦!
燕驼龙:嗯?本博士不是青脸驼背又鸟头吗?
脚仔王:(哭)啊嘿,不要这样啦!大仔啊,那是我乱讲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燕驼龙:要本博士给你解药吗?
脚仔王:拜托啦!
燕驼龙:可以啊!
脚仔王:啊,那这样不就快拿出来!
燕驼龙:不过,本博士心情很不好;本博士心情若不好,肝火就会上升,肝火一上升,就会头晕;头那一晕 啊,记忆就会不好;这记忆一不好,本博士就忘记解药是放在哪里了……
脚仔王:(扑上去)大仔啊~不要这样啦!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整我了!
燕驼龙:嗯?你不高兴喔?不然你先走啊!
脚仔王:哪有?我很高兴呢!我看我笑得多欢喜啊!
燕驼龙:哼!只要你能在三天内让本博士笑出来啊,本博士自然会将解药给你啦!不然啊,你就等着坏心、烂肝兼败肾吧!哼!(转身离开)
脚仔王:呜呜呜……大仔啊……等我一下啊……大仔啊……(跟着燕驼龙走)

【地部总部】
(赵将军带雪山银燕到来)
云十方:银燕,你终于出关啰!
雪山银燕:云十方前辈以及各位兄弟,这段时间,真是劳烦您们了!
云十方:这是我们应作之事。银燕,你又何需客气。
赵将军:是啊!而且今日,若没银燕你及时的出现,我这条命,早已休矣。所以若要说谢,也是我向你说多谢吧!
雪山银燕:晚辈也只是作应作之事啊。
赵将军:哈哈哈……银燕,你就不要再和我们客气啰!
雪山银燕:嗯!
云十方:现在银燕你已出关,只要你的大哥俏如来也能顺利出关,那对付东瀛,我们就多了一分的胜算了。
赵将军:对啊!银燕啊,你可知你的大哥,何时能出关吗?
雪山银燕:这,银燕一无所知。
云十方:喔?
雪山银燕:萧前辈他说,大哥与我的体质、武功都不同,所以就将大哥带去另一个地方修炼。所以,我也不知大哥何时才能出关啊?
云十方:原来如此!五年前,幸得有萧前辈的出现,告知咱们东瀛西剑流的秘术,溘钨斯的存在,并协助我们找出能使用溘钨斯的人,还进一步教导我们如何掌握以及使用。不然,我们到现在可能都无法知晓要如何对付东瀛那班怪异的忍者。
雪山银燕:可惜现在能掌握并使用溘钨斯的同志还不多。如要与东瀛抗衡,咱们就必须要加紧找出并训练更多能使用溘钨斯之人。
云十方:唉。说起来惭愧,不才兼劣生,虽然原是西剑流森组组长,却一点也不知西剑流之中竟然有这种的秘术!而且,自己也无法使用溘钨斯啊!
赵将军:总门为何要这样说呢?如果不是你将东瀛那边的知识传授给我们,而且还帮助我们一同对付东瀛西剑流,我们又何能生存到这个时候?更不用说,要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啰!
雪山银燕:没错,云前辈,你对我们的帮助早与溘钨斯一样,是我们无法欠缺的。
云十方:银燕、赵将军,多谢你们!
雪山银燕:对啰!这五年来,不知云十方前辈,可知父亲以及二哥的消息?
云十方:史前辈自从五年前,与藏镜人的那场大战之后,就与藏镜人一同失踪至今,我们仍无法找到他们啊!
雪山银燕(难过):父亲大人!
云十方:而你的二哥小空,不才兼劣生,这两天才接到一条有关他的消息。
雪山银燕:(一惊)哦?是什么消息?
云十方:就是在西北方的一处,西剑流所设立的邪阴结界,听说,有人发现里面出现了五年前拐走小空的那班人。而且结界之内,也有一个疑似当初装着小空的木桶!
雪山银燕:西北方的邪阴结界?
赵将军:是啊,就是银燕你方才救我的那个地方附近。当时,我们就是接着总门的命令前往该地调查此事。
雪山银燕:(吃惊)什么?那个木桶?(回忆起月牙岚所背的木桶)啊!难道?我又再一次错失了救二哥的机会!
云十方:银燕,你无须绝望!如果那个桶内装的真是小空,那小空被囚禁在那个地方这段时间,也许会留下什么线索,也不一定啊!所以不才兼劣生,现在就请银燕你再前往该地调查,不知你是否愿意呢?
雪山银燕:晚辈愿意!
云十方:多谢!
雪山银燕:晚辈现在马上就出发!
云十方:路上小心!
赵将军:你一定要小心!
雪山银燕:嗯,多谢!(离开)
赵将军:希望银燕此行能平安回来!
云十方:他会的!放心吧,赵将军!
赵将军:嗯!

【西剑流·神唤大殿】
月牙岚:(进入)参加军师!
军师:月牙岚,欢迎回来。(藏身与一屏风后)
月牙岚:军师!
军师:此行的结果如何?
月牙岚:禀报军师,木桶内的躯体出乎意料,已经通过第一门的试炼转化为灵体啰!
军师:喔。
月牙岚:照这个情况看来,这个躯体应该能通过全部的炼化而变成幻体。
军师:好,你处理的真好!
月牙岚:是,多谢军师!
军师:接下来,躯体交由下一门的队长负责即可。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月牙岚:是!
军师:退下吧!
月牙岚:是!(退下)
军师:千鸟胜!
(话音甫落,光芒一闪,一红衣忍者显现)
千鸟胜:军师!
军师:有关中原反抗份子,地部总门的事情,你查的如何?
千鸟胜:军师,属下已接到密报,在东方的一个村落之中,应该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军师:希望你能不让我失望!
千鸟胜:是!我知道。(退下,消失)

【某村落】
(千鸟胜来到某村落,众村民手持木棒,却不敌而退,千鸟胜步步紧逼)
千鸟胜:招出地部总门的位置,否则,死!
村民一:要我们作出卖中原的扶桑狗,我们甘愿,一死明志!
村民二:是啊!我们绝对不会讲的啦!你死心吧!
千鸟胜:喔……死,不可怕吗?
(千鸟胜长刀出鞘,众村民惶恐)
村民一:(恐惧)可、可恶……我们大家不要怕!他只有单独一人,我们这么多人嘞!放手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啊!
村民三:是啊,是啊!我们拼了!
村民一:杀啦,杀啦!
(众村民手持长棍,长刀等袭向千鸟胜)
千鸟胜:过来吧!
(千鸟胜挥刀攻击,刀式之中竟夹带火势。只闻一片哀号,众村民不敌,伤亡惨重。千鸟胜最终一击,将刀横架在村民一的脖子上)
千鸟胜:怎样?有改变心意了吗?
村民一:呃……呃……呸!(一口口水向千鸟胜喷去,千鸟胜躲过)唯一、唯一改变的心意,就是要多吐你几口口水!
千鸟胜:(气愤)嗯!(举刀欲砍,就在刀即将砍中村民之时,突来横飞一笔挑开大刀,救下村民一命)是谁?
云十方:(手持一笔,背着画卷出现)不才兼劣生,就是你要找的人!
千鸟胜:喔,好气魄!(赵将军随即上前扶住受伤的村民)赵将军,麻烦你先将受伤的人带离现场。此地,就交我吧!
赵将军:这……
云十方:赵将军,请相信不才,劣生定能安然回去!
赵将军:总门,你千万要小心!
云十方:嗯!(赵将军带人离开)
千鸟胜:你能束手就擒,跟我回去吗?
云十方:那你,能放下手中的刀回去东瀛,不再来犯吗?
千鸟胜:哼!你傻了吗?
云十方:那你又何须废话呢?!
千鸟胜:喔,好伶俐的唇舌!不知你的功夫,是不是也同样有看头?
云十方:你不妨一试!
千鸟胜:好!

[紧张,紧张,紧张!云十方对上神秘的东瀛武者千鸟胜,云十方是否能战胜对方,并安然脱身呢?
千鸟胜又有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绝学呢?
月牙岚为讨回一口气,欲取雪山银燕之命。雪山银燕,他能安然脱险吗?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二集——无极剑,剑无极!]

黑白龙狼传 第二集 无极剑,剑无极

【西剑流·邪阴结界】
(雪山银燕来到云十方所说的邪阴结界)
雪山银燕:(藏于大石后)此处应该就是云前辈所说的邪阴结界!嗯,进入一探!
(运功提气,雪山银燕身如轻翼,避过忍者们的重重守卫,进入诡异的邪阴结界)
雪山银燕:这个地方应该就是邪阴结界的中心!啊!(突然在邪阴结界中心的大石上发现了小空的衣服)这……二哥的衣服!
(银燕取下小空的衣服)
雪山银燕:二哥……二哥的衣服在此,那就表示二哥还活着!啊,太好啰!二哥啊……(拿着衣服离开)

【西剑流】
(月牙岚回报完毕,退出大殿,路遇其他八门队长)
黑衣队长:喔,这不是月牙大爷吗?
月牙岚:(不理)哼!
蓝衣队长:喔,想不到打输中原狗之后,还能这么嚣张!
月牙岚:你讲什么?
黑衣队长:难道他说错了吗?
月牙岚:我只是对那条中原狗也会溘钨斯一事感到惊讶!而且,我的任务乃是将重要的躯体送回神唤大殿,并不是对付那条狗啊?
黑衣队长: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反正打输的人总是有理由可以辩解!
月牙岚:你!
黑衣队长:我有说错吗?
蓝衣队长:真是想不通,为什么祭司会让你这个废物也成为奇门八队的队长之一?真是想到就失格啊!
黑衣队长: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啊!
月牙岚:你们,你们!可恶!
白衣队长:好啰!别再说了。他生气了!
黑衣队长:哼!生气谁不会?有办法就去将那个会溘钨斯的中原狗杀掉,取他的头回来!
蓝衣队长:你,能办的到吗?哈哈哈……
月牙岚:可恶,我马上去取那条中原狗的人头回来!到时,我会让你们每一个人跪下向我俯首称臣。
黑衣队长:有办法再讲吧!
月牙岚:哼!(离去)
黑衣队长:哈哈哈……
蓝衣队长:哈哈哈……

【某村落】
千鸟胜:招出地部总门的位置,否则,死!
村民一:要我们作出卖中原的扶桑狗,我们甘愿,一死明志!
村民二:是啊!我们绝对不会讲的啦!你死心吧!
千鸟胜:喔……死,不可怕吗?
(千鸟胜长刀出鞘,众村民惶恐)
村民一:可、可恶……我们大家不要怕!他只有单独一人,我们这么多人嘞!放手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啊!
村民三:是啊,是啊!我们拼了!
村民一:杀啦,杀啦!
(众村民手持兵器,向千鸟胜冲去。千鸟胜握刀在手,丝毫不惧)
千鸟胜:好,过来吧!
(千鸟胜挥刀攻击,刀式之中竟夹带火势。只闻一片哀号,众村民不敌,伤亡惨重。千鸟胜最终一击,将刀横架在村民一的脖子上)
千鸟胜:怎样?有改变心意了吗?
村民一:“呃……呃……呸!(一口口水向千鸟胜喷去,千鸟胜躲过)唯一、唯一改变的心意啊,就是要多吐你几口口水!
千鸟胜(气愤):“嗯!”(举刀欲砍,就在刀即将砍中村民之时,突来横飞一笔挑开大刀,救下村民一命)是谁?
云十方:(手持笔,背着画卷走出)好久不见了,学长!
千鸟胜:喔……
(赵将军随即上前扶住受伤的村民)
云十方:赵将军,麻烦你先将受伤的人带离现场。此地就交我吧!
赵将军:这……
云十方:请相信不才,劣生定能安然回去!
赵将军:总门啊,你千万要小心!
云十方:我知晓!(赵将军带人离开)
千鸟胜:你束手就擒吧,森组组长,平贺森。
云十方:啊!平贺森,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叫过我啰!
千鸟胜:怀念吗?
云十方:怀念?那是我一点也不愿回忆的过去!
千鸟胜:怕想起屠杀人命的快感,闻到美味的血腥味吗?呵呵呵……
云十方:你……
千鸟胜:废话少说,你,能束手就擒吗?
云十方:那你,能放下手中的刀回去东瀛不再来犯吗?
千鸟胜:讲什么笑话?这怎有可能?
云十方:那学长你又何需废话呢?
千鸟胜:喔,看来你的唇舌之上的功力进步。但是,不知道你的武功是不是也同样有看头?
云十方:学弟相信,应该不会让学长你失望才对啊!(话音甫落,手中长笔旋转竟变成了一把锋利的软剑)
千鸟胜:喔……(亦刀随身转,做出攻势)
[昔日的同门,今日的仇敌,云十方对上千鸟胜,西剑流对上西剑流,两人丝毫不敢大意,双方注视着对方,每一个动作,每一口呼吸……生死,尽在一瞬之间。]
云十方:啊!
千鸟胜:哈!
(两人各持刀剑,蓄力而出,只在片刻便已过了数十招)
千鸟胜:喔,看起来你真正进步啰!还记得十年前组织派你前来中原之时,你我最后一次的见面吗?
云十方:学弟当然记得!十年前,学弟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而在出发到中原之前,越级,向学长你挑战,但是却被学长你一招所败。
千鸟胜:想不到,那个莽撞又笨拙,只会仗着自己的力量胡乱出招的你,来到中原之后,竟然有这么大的转变?哼!当初饶你一命是对的!不过,你能在死之前,再陪我玩一下吗?
云十方:嗯?

【树林】
(树林中,雪山银燕抱着小空的衣服独自回忆)
雪山银燕:小空,你等我!我一定会救你出来,你一定要等我!
[雪山银燕带着小空的衣服欲回地部总门,谁知……]
(一道凌厉的剑气直指雪山银燕,雪山银燕心有所感回身避过。脚步声缓缓传来,竟是月牙岚)
月牙岚:对不住,你的路到这为止,无法再前进了!
雪山银燕:又是你,月牙岚!
月牙岚:之前你我之间尚未分出的胜负,现在,应该有一个结果啰!
雪山银燕:快说!你们到底将小空带到哪里啰?
月牙岚:小空?喔……你是说之前我们所护送的那具尸体吗?
雪山银燕:啊?尸体!
月牙岚:哎呀,我记错了!不是尸体,是那个怪胎,好似还有一口气在啊!
雪山银燕:嗯?(燕子剑上手)
月牙岚:喔,看来,那个怪胎对你还真重要怎样!
雪山银燕:快说!你们到底将小空藏去哪里?否则,小心燕子剑下不留命!
月牙岚: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好一句燕子剑下不留命!怎样?今天,如果你能胜过我,我就将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说给你听!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雪山银燕:是不是不可能,一试便知!
月牙岚:来吧!(月牙岚剑亦出鞘)
[雪山银燕与月牙岚,两人三度交锋!究竟谁能胜出?雪山银燕他真能打败月牙岚问出小空被禁之地吗?]
雪山银燕:看燕子剑法!赫!(袭向月牙岚)
月牙岚:(避过)你不是会使用溘钨斯,为何不用呢?
雪山银燕:废话少说!燕子回旋!
月牙岚:(挡下)你真以为用普通的招式就能伤我吗?喝!
(月牙岚快拳一出,直中雪山银燕,雪山银燕受力倒退)
月牙岚:快拿出你的实力,使用溘钨斯吧!
雪山银燕:赫!
[雪山银燕迟迟不肯使用溘钨斯之力而渐露败象啰!]
(不消片刻,月牙岚已伤雪山银燕)
月牙岚:再不使用溘钨斯,你只有死路一条喔!
雪山银燕:不使用溘钨斯,我也绝对可以胜过你!
月牙岚:喔~~好大的口气!那我倒要看你如何赢我!伊贺·毒龙钻!

【某村落】
千鸟胜:你能在死之前再陪我玩一下吗?炎流斩!赫!(攻势夹带火势,迅雷而来)
云十方:倒转乾坤!哈!(背后长卷飞出,展开在云十方面前,形成一种防护,抵挡了千鸟胜的雷霆之击,并将千鸟胜弹飞)
千鸟胜:什么!
云十方:学长,此乃中原武术中的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
千鸟胜:四两拨千斤?
云十方:然也!
千鸟胜:哈哈哈……那我就来一试,看你的四两是否也能拨万斤!(立刀蓄劲)十年前败你之招,十年后的你能挡的下吗?
云十方:嗯?
千鸟胜:注意!伊贺·鬼焰剑!
云十方:画里乾坤!啊——(再以长卷抵挡,长卷飞旋正中千鸟胜的攻击)
[千鸟胜绝招击中云十方,刹那间,爆发产生的烟雾弥漫四周!朦雾之中慢慢出现两条的身影,竖立其中。]
千鸟胜:啊!你……
云十方:得罪了!哈!(左手聚力而发,透过长卷击中千鸟胜,千鸟胜中招不支退后数步,云十方收卷背手)
千鸟胜:想不到,你竟然可以挡下此招!
云十方:是学长你承让啰!(云十方背后的手流血)
千鸟胜:哈哈哈……看来你有够格看我这招!啊……
(千鸟胜提气运元,红光闪烁,四周现出火焰)
云十方:溘钨斯!
千鸟胜:岚说中原人之中,有人知晓并能使用溘钨斯一事不假!
云十方:月牙岚!
千鸟胜:嘿嘿嘿……学弟对他也还有印象吗?
云十方:他……他也来到中原啰?
千鸟胜:他不但早就来到中原,而且还是我们八门其中之一的队长!
云十方:这……这怎有可能?
千鸟胜:惊异吗?当初实力远在你之下的垃圾,现在的地位竟然比你还高!不想死的话,也使出溘钨斯吧!
云十方:可惜学弟并不会使用溘钨斯!
千鸟胜:什么?你不会?那会使用溘钨斯的中原人到底是谁?
云十方:无可奉告!
千鸟胜:你不讲也不要紧,反正你们这群此等人种终究难逃一死!你,就先到黄泉之国,慢慢等待他们吧!啊!(运功,火焰闪烁)你给我死吧!
(一阵红光而去,竟迅如闪电、势如破竹,云十方尚未反应,攻击已至)
千鸟胜:你想对上我还早的很!
云十方:啊!
(云十方未有反应,千鸟胜已手起刀落。一阵刀光闪烁,攻击结束,徒留云十方痛苦的站着)
千鸟胜(突然明白过来):喔,是我低估你啰!
(火焰中的云十方突然变成树叶,四散而去)
千鸟胜:反正此次任务不在取你的首级。若要你之命,有的是机会!哼!(离开)

【荒野】
月牙岚:伊贺·毒龙钻!
雪山银燕:燕子归巢!喝!
(月牙岚极招上手,犹如旋风一般,飞旋而出!雪山银燕燕子剑出鞘落地紧守)
[月牙岚使出毒龙钻攻向雪山银燕,雪山银燕使出燕子归巢化剑为盾,挡下月牙岚之绝招!]
月牙岚:笨蛋!可恶!死吧!
(月牙岚采取近身战,屡屡出击,皆被雪山银燕所挡)
月牙岚:为什么,你可以挡下我的攻击?为什么?
雪山银燕: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啊!
(心中不断回响雪山银燕的话“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我很孤单,我很孤单!>
(月牙岚忆起小时候:
(三个小孩聚在一起,月牙岚单独在一边)
孩童一:嘻嘻嘻……什么咧!说传说中的月牙一族,刚才这么简单的考试都过不了!
孩童二:就是说嘛!
孩童三:也不能这样讲啦!你们想看看啊,他的大哥不是非常的厉害吗?
孩童一:对啦,对啦!他大哥才大我们两岁而已,就已经是西剑流之中有名的忍者了啊!
孩童三:所以喔,我看啊,他如果不是偷生的,应该就是捡回来的啦。
孩童二:看他有一样月牙族的尖耳朵,所以啊,一定是他妈妈啊,和别人偷生的啦!
(小月牙岚听见,气愤异常)
孩童三:不一定,他的耳朵是自己剪的,对不对?
孩童一:哈,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啦!
月牙岚:可恶!你们不要乱讲,我才不是偷生的!
孩童三:怎样?不服吗?想要打我们啊?
孩童二:哎呦,我们很怕啦,月牙一族呢!
孩童一:对啊,对啊!啊,很恐怖的呢!哈哈哈……
月牙岚:可恶!(气愤出手,寡不敌众,被打)
孩童一:啊你不是很厉害!想要打我们?来啊!
孩童三:打你死!打你死啦!
孩童二:你这个垃圾也想要打我们,不要做梦啦!垃圾!
月牙岚:(被打,痛苦)啊啊啊……
(这时,老师到了,正看到这一幕)
老师:好啦,住手!
(众人停手)
孩童二:是,老师!(害怕)
老师:说!为什么你们三个人要欺负月牙岚呢?
孩童二:呃……这、这……
老师:(严厉)嗯?
孩童一:啊,老师,这是月牙岚他先骂我们,我们才会打他的!
孩童三:啊!对对对!就是这样啦!是月牙岚他,他先动手的!
老师:月牙岚,他们讲的是真的吗?
(小月牙岚不语)
老师:月牙岚,你不用怕,老师在这。如果真正是他们欺负你,你可以跟我讲!(月牙岚依旧不语)
孩童一:老师,我们讲的是真的啦!不然,他怎么会不敢回你?你看!
孩童二:对啊对啊!老师!
老师:月牙岚,你再不回答,我只好就当做他们三人说的是事实,要对你进行处罚啰!
(小月牙岚一惊,仍不语)
老师:(生气)既然如此,月牙岚,老师现在罚你跟我到思过崖,面壁思过三天!
三人:(偷笑)哈哈哈……死好!
老师:你们三个最好也不要让我发现有不守规矩的地方,否则!
三人:(惊慌)好,好!
孩童一:老师,们知道啦!我们会乖乖听话的啊!
老师:嗯,快回去吧!
孩童一:是,老师!(三人离去)
老师:月牙岚,走吧!(小月牙岚静静跟着离开))
月牙岚:<我很孤单,我很孤单!>笑话!我怎有可能和你一样?
(怒气发作,月牙岚决意不再拖延,溘钨斯使用,剑气显出蓝光)
雪山银燕:你总算使用溘钨斯啰!赫!
(雪山银燕亦使用溘钨斯运气抵挡,气势如虹)
月牙岚:你,你要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
雪山银燕:来吧!
月牙岚:杀!
雪山银燕:赫!
(两人再次极招相接,双方立见高下)
月牙岚:哼!你对溘钨斯果然还无法活用!
雪山银燕:啊!(血溅漫天,雪山银燕重伤而败,不支倒地)
月牙岚:注意看来,这才是溘钨斯真正的威力以及用法!赫!
(月牙岚决意格杀雪山银燕,溘钨斯再次上手。雪山银燕艰难起身,欲挡)
月牙岚:看我的秘招——月牙·天斩!呀!
(月牙岚纵向天空,皓月之下,展开六翼之翅,急速滑翔,向雪山银燕袭去)
[就在银燕危险之际。]
(一人竟以迅雷之势,快月牙岚一步,拦剑挡下月牙岚的攻势。瞬间,两人交剑数招。来人趁势救走雪山银燕,消失天际)
月牙岚:到底是谁?(月牙岚受伤)能挡下我的极招并伤我?这……这怎有可能?雪山银燕,你我之间的胜负总有一天会有结果!你的性命,暂时留着吧!哼!
(月牙岚气愤收剑,离去。身后,西剑流幻灵眼漂浮在空中。)

【树林】

雪山银燕:(昏迷醒来)啊……啊……(艰难站起)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出来吧!
剑无极:(从树林中走出)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惨,敌无命!心情闷,很爱困。酒斟满,陪我饮!
(剑无极拔剑合剑只在瞬间,剑气恢宏,直射雪山银燕身后。只听一声爆炸,身后监视的幻灵眼爆裂)

(西剑流·灵唤大殿这方,水面突激)
祭司:哇,哇!真好,真好啊!哈哈哈……

(树林,雪山银燕这才明白过来)
雪山银燕:啊!这……
剑无极:你这个师弟,还是一样没神经!
雪山银燕:哼!
剑无极:唉,见到我没叫师兄就算了,竟然还多了一句哼!银燕背手不语)好啦,好啦!算我好心被雷击啦!自从你遇上那个尖耳朵开始,祭司所派的幻灵眼就一直在你的附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啰!
雪山银燕:我完全没发现!
剑无极:唉,真是不知道你的溘钨斯是学去哪里?一点也不会活用!
雪山银燕:对不住!
剑无极:算啰,算啰!等一下,我再教你溘钨斯其他的用法。
雪山银燕:多谢你!对啰,不知师父近来是否安好?
剑无极:他喔,很好喔!哪会不好?
雪山银燕:喔?
剑无极:大事自己都不做,硬要我出来!真是气死人!银燕,你讲这如果是你,你会不会不爽?
雪山银燕:有事弟子服其劳,这乃是天经地义!银燕不会有任何怨言!
剑无极:啊,师父怎么会没大事收你这个这么正经的笨徒弟,真是使人心情郁卒!
雪山银燕:对不住!
剑无极:啊,算啰,算啰!走吧!
雪山银燕:我们要去哪里?
剑无极:师父叫我去地部总门交代一些事情。你不是刚好要回去?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那快走吧!这一路上,我再找时间教你如何活用溘钨斯。
雪山银燕:多谢你!
剑无极:可恶!到地部总门之后,我一定要好好喝一摊!(两人离开)

【西剑流·神唤大殿】
月牙岚:(进入)参见军师!不知军师急调属下前来有什么任务交代?
军师:不知?
月牙岚:是。
军师:月牙岚,你还不知罪?
月牙岚:禀军师,属下确实不知身犯何罪?
军师:嗯?!(一股强大之力围绕月牙岚周身,月牙岚痛苦状)你是将祭司大人与本师当做是三岁小孩吗?
月牙岚:(痛苦)啊……请军师饶恕,请军师饶恕啊!
军师:(收回气劲)你私自前往挑战雪山银燕失败一事,祭司大人早已从幻灵眼中得知啰!
月牙岚:这……
军师:月牙岚,你连续犯了西剑流两大罪状!第一,不服从上级命令,私自行动;第二,与敌人相杀,不但没杀了对方,反而让对方逃脱!原本如果你,只是犯了其中之一,本师还能看在你大哥的份上,饶过你。但是,连犯两大罪状,本师也只能不卖你大哥面子啰!
月牙岚:禀军师,属下一人做事一人当,与属下的大哥一点关系也没。属下自愿承担一切罪过以及处罚!
军师:喔,真有担当怎样?
月牙岚:请军师降罪吧!
军师: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待念情分啰!
月牙岚:是!
军师:月牙岚,因你身为西剑流基层要员却又连犯两大罪过,实在是罪加一等!今,本军师处罚你受过——诫灵鞭!
月牙岚:啊!诫、灵、鞭!
军师:服从吗?
月牙岚:属下愿受诫灵鞭之罚!
军师:喔,真好!(身形一转,一条赤红的鞭子出现在其手上,月牙岚看着鞭子惊恐不已)月牙岚,受鞭吧!啊!
(军师手中长鞭挥下,月牙岚只觉浑身犹如烈火焚烧,痛苦难当)
月牙岚:(痛苦)啊……啊……
军师:三年前,你的大哥替你所受的诫灵鞭,现在你终于知晓它的滋味了吧?
月牙岚:啊……啊……
军师:希望接下来,你不要再让组织失望啰!
月牙岚:啊……啊……是、是!
军师:哈哈哈……(消失在火焰中)
月牙岚:啊,啊……想……想不到,大哥当年替我所受的诫灵鞭竟是如此的痛苦!啊……大哥,啊……”(艰难离去)

【荒野】
(云十方身受重伤,欲回地部总门。小心的来到地部总门的结界)
云十方:(立于一大石旁)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酉!(结界开,云十方入内)
千鸟胜:(跟随而来)找到了,呵呵呵……(离开)

【西剑流】
(月牙岚走出神唤大殿,遇到其他八门队长)
黑衣队长:月牙岚,听说你受了一鞭诫灵鞭,不知是不是有怎样?
月牙岚:哼!
黑衣队长:喔,我真正是好心去给狗嚼啰!
月牙岚:我不需要你们的虚伪!
黑衣队长:看起来,是不是军师方才的诫灵鞭有小力一点喔!
月牙岚:嗯?!
白衣队长:好啰!你明知道诫灵鞭是什么,平时开玩笑也就算了!现在,我们是在神唤大殿的旁边,小心惹军师生气。到时候,可是不得了!
黑衣队长:好,好!谁叫这个垃圾的大哥是组织内地位最高的忍者之一?所以,就算受诫灵鞭之刑也会因为他大哥的关系被鞭的轻一点,这也是很正常。算我鸡婆,算我鸡婆!
月牙岚:你句话是什么意思?
黑衣队长:哼!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啊!
月牙岚:你!
黑衣队长:我怎样?喔,要相杀吗?
白衣队长:好啰!这可是神唤大殿之外,你们两个小心会被军师处罚!伤门的,你也说一句话啊!
蓝衣队长:我?关我何事?要打要杀,都与我无关!
月牙岚:休门队长,这是我与生门之间的恩怨,你不要插手!
白衣队长:哼!要打便打吧!
黑衣队长:这才阿沙力!我早就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垃圾有什么资格和我们一样坐上八门队长之一?
月牙岚:你放心吧,我会让你用你的命来领悟此事!
黑衣队长:好大的口气!来吧!
月牙岚:嗯。
(两人蓄势待出)
黑衣队长:死来!(攻向月牙岚)

【地部总部】
(云十方坐于床上运功疗伤,有人敲门)
云十方:是谁?
(门外,雪山银燕与剑无极)
雪山银燕:云前辈,是我与剑无极。
云十方:原来是银燕以及剑无极义士,快进入吧!
(雪山银燕开门,与剑无极进入。云十方起身相迎)
雪山银燕:云前辈,听说你受伤啰,不知是否有大碍?
云十方:无妨之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啊!(突然内伤爆发,剑无极见状,连忙上前为云十方疗伤)
雪山银燕:剑无极,这……
剑无极:哎呀,这种的伤痕,难道云十方你对上千鸟胜啰?
雪山银燕:千鸟胜?
剑无极:千鸟胜乃是西剑流八门之一景门的队长,使用的招数乃属火。
(剑无极结束治疗,云十方感觉好多了)
雪山银燕:原来如此。
云十方:啊,千鸟胜,他也是不才兼劣生当初在西剑流之中直属的学长啊。
剑无极:喔,还好是这样。
云十方:确实如此。
雪山银燕:此话怎说呢?
剑无极:因为啊,云十方在不会使用溘钨斯的情况之下,遇到可以随意使用溘钨斯的八门队长,可说是万分危险。
云十方:不过,幸好不才兼劣生遇到的乃是昔日的学长,所以,对他的武功招式早有熟悉。
剑无极:喔,也是因为如此,云十方他才能躲过死角,逃离对方的追杀。
雪山银燕:原来如此。
剑无极:所以讲啊,雪山银燕啊,你真正应该吊起来打屁股!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你明明会使用溘钨斯,却一直无法活用。这种的情况,你遇上一般的忍者还可以呛秋,但是,一旦遇上他们八门的队长,你同样也只有死路一条啊!
雪山银燕:真不住。
云十方:剑义士,为了中原的未来,银燕他必需要学习如何活用溘钨斯啊!
剑无极:所以我这不就来啰!唉,这师父啊什么都不做,只会在那游山玩水,把粗重的都丢给我,真是不够意思!
云十方:萧前辈也是因为相信剑义士的能力,才会将重责大任都交与你啊!
剑无极:呵呵,云十方啊,你这样讲实在不过分啊!
雪山银燕:啊,我……
剑无极:好啰,好啰,好啰!连学都还没学,开始就在那里叹气,你是认定自己学不起来吗?
雪山银燕:我没这种意思,对不住!
剑无极:唉,完啰!不是哼,就是叹气,不然就是对不住,真是……
云十方:哈,剑义士,你也知道银燕的个性比较正经。
剑无极:未必然也太过正经了吧?真正有够无聊!
雪山银燕:我必定尽全力学习,不会让师父失望!
剑无极:最好是这样啦!
云十方:相信银燕会的!
雪山银燕:多谢云十方前辈!
剑无极:好啰好啰!切入正题。银燕啊!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何谓溘钨斯呢?
雪山银燕:溘钨斯乃人体中最深处的力量。好似盘古开天之前,天地混为一体的混沌之力。
剑无极:嗯,很好!那要如何使用呢?
雪山银燕:必须要有特定体质的人灌注全身的精力,引出深藏于体内的力量,再经自行的真气转化为溘钨斯之后使用。
剑无极:嗯。基本的理论,你都记的真清楚。
雪山银燕:是!
剑无极:接下来,你要仔细看、仔细听!我要传授给你的就是溘钨斯进阶的用法。
雪山银燕:是!
剑无极:注意啰!哈哈哈……

【西剑流】
黑衣队长:我早就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个垃圾有资格与我们一样坐上八门队长之一!
月牙岚:你放心吧,我会让你用你的命来领悟此事!
黑衣队长:好大的口气!来吧!
月牙岚:嗯。
黑衣队长:赫!
月牙岚:啊!
(双方都蓄势待发。这时,空中降下一条人影,拦在两人中间)
千鸟胜:好了吧?
黑衣队长:千鸟胜!你这是什么意思?
月牙岚:你也想插一脚吗?
千鸟胜:我没什么意思,也没这么无聊。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发生啰!
黑衣队长:喔?
千鸟胜:你们都先跟我入神唤大殿见军师吧!
月牙岚:哼!
千鸟胜:走吧!

【西剑流·神唤大殿】
(众人进入)
千鸟胜:参见军师!
众人: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喔~八门现五门,真是难得。有何事情?
千鸟胜:禀军师,属下终于发现地部总门所在的位置啰!
赤羽信之介:喔?千鸟胜,你所说是真吗?
千鸟胜:是!属下绝对不敢欺骗军师!
赤羽信之介:那地部总门到底在哪里呢?
千鸟胜:就在属下这次前往查探的朗新村,东方五十里的树林之中。
赤羽信之介:嗯。
千鸟胜:原来该地有高人设下非常高段的结界,所以才会一直无法找到。
赤羽信之介:结界?
千鸟胜:是!
月牙岚:军师,希望您能给属下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让我一人将地部总门扫平。
赤羽信之介:喔,你有信心吗?
月牙岚:禀军师,属下有信心!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此次任务若失败,你应该知晓会有什么后果吧?
月牙岚:是!此次任务若失败,属下愿受诫灵鞭之刑!
赤羽信之介:好!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能好好表现!
月牙岚:是!多谢军师!
赤羽信之介:真田隆三!
黑衣队长:在!
赤羽信之介:我命令你与月牙岚一同前往!
月牙岚:军师,此次任务有属下一人即可,不用其他人的帮忙。
赤羽信之介:我不是要他去帮你,而是监视你的!
月牙岚:啊!
黑衣队长:呵呵呵……
赤羽信之介:此次行动,也是我想要判定你是否还有作为八门队长之一的资格!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才是啊!
月牙岚:是,属下一定不负军师的期望!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好,那我就在这等你的好消息!
月牙岚:是!(退下)
黑衣队长:是!(退下)

【荒野】
(银燕一人沉思,忆起从前与二哥小空相处的日子)
雪山银燕:小空……
(剑无极此时来到)
剑无极:唉呀,不然你是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冲动啊?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是你!
剑无极:啊啊,这是什么表情啊?没叫我师兄就算了,看到我感觉很失望怎样啊?
雪山银燕:没!
剑无极: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没啊!唉,为什么师父啊会收你这个这么无聊的笨徒弟啊?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原先啊,还以为可以和新来的师弟组一个泡妞双人组,结果……唉!结果我是连一个烧酒伴都找不到,真是悲哀,悲哀啊!感慨啊感慨……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好好好,不要在那边这跟那啰!我要去找好酒喝啊!……
(突然不远处传来打杀声)
剑无极:哎呦?
雪山银燕:这个声音是……
剑无极:声音传来的方向是……
雪山银燕:啊!地部总门!
(两人急忙救援而去)

【地部总部】
(月牙岚与真田隆三带着大量的忍者前来,地部伤义士亡惨重)
(赵将军与月牙岚强过几招,不敌而倒,此时,月牙岚剑气将至。突然,另一道剑气袭来,替赵将军挡过一劫)
云十方:银燕、剑义士你们终于回来啰!
雪山银燕: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云十方:看来,是地部总门的结界被破坏啰!
剑无极:喔?
(月牙岚见雪山银燕回来,收剑,抬手直指雪山银燕)
月牙岚:第四回合!雪山银燕,此次,我绝对要取你的性命!
雪山银燕:哼!废话少说,来吧!
(剑无极扫视月牙岚后面的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嗯,高手!>
剑无极:<哎呦,有趣味喔!>
雪山银燕:云前辈,请您与赵将军带大家先撤退吧!
云十方:嗯!银燕,千万小心!
雪山银燕:我会!
[雪山银燕四度对上月牙岚,剑无极对上生门队长真田隆三,双方战火一触即发,即将展开一场大混斗,就在此刻……]
(幽灵马车驰奔过来)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神秘,神秘,神秘!消失在武林数年的超强武者,黑白郎君,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
黑白郎君的出现,是否也将带出同样消失武林数年的史艳文以及藏镜人呢?
雪山银燕与月牙岚,剑无极对上真田隆三,他们四人之间的战斗,又是谁生谁死呢?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三集——南宫现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