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1

“哥,你看,国王封我为南将军。”小艾一身黄金圣衣,金光闪闪的来到我面前,“真有男人味呀!”我还来不及赞赏,身后便传来一声感叹。“魔玲,你也来了。”小艾两眼放光,“哟,将军夫人来了。”我回头哈哈大笑的看着来人,“当然要赶来看你光荣的时刻啦。”小两口卿卿我我起来,好像忘了我的存在,没人想和我搭话,喂,小艾不是要来向我这个哥哥道喜的吗?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过分了点吧,这里是我射手宫,你该回你的狮子宫去。我正要发话……

“大艾,国王召见你。”无数闪亮亮的星光随着话语飘来,洁白的披风与一缕缕紫发一同扬起。丞相大人!不用多想这必是帝国四美人之一的穆了。“你说……国王……”看着那美得令人忘魂的穆,没人可以反应正常。“是……”穆美唇一抿,微微上扬,双目眯合,一副欲言又止的隐忍神情。我正看得痴了,这时小艾插道:“哥,快去吧。说不定国王也要封你什么官呢!”“是呀,大哥!”魔玲也和小艾称我大哥。“哦。”我便随穆的轻盈身影走了。

封官?我不稀罕。我老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国王封了东西南北四将军,国内上下官职都齐备了,我又当什么呢?还有,这次怎么是穆亲自传话?他应该很忙的才对?边走边想着,我不由望了一眼穆,他似乎在回避什么一直都不肯望我一眼,“穆,你……”“穆。”一声天籁之音掩盖了我,“沙沙,”穆的星眸立刻飘了过去。梵音绕耳,花叶中金光灿烂,金丝四飞,精致的眉目,这是我国四美人之一的沙加,他的美是耀眼的,不容人直视。耶?神官沙加怎么在双鱼宫?西将军阿布罗狄一直镇守西边,所以双鱼宫常年无人,由于这里玫瑰满园,便成为众官的幽会之地。沙加和穆传说中是这儿的常客。我常听小艾说他们常常抢他的好位置,搅了他和魔玲的好事。那是真事?不会吧,他们可是仅次与国王的大臣呢。

“大艾,长老们也常来这呀。”不愧是最接近神的人,沙加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这可是离国王的寝宫很近哦,难怪他要派阿布罗狄镇守边疆。”闻言穆噗嗤一笑,“沙沙,你好坏,不要刺激大艾了。”什么?你们在说什么?我傻傻地待在原地,看两大美人眉来眼去的。似乎注意到我瓦数太大,沙加秀眉微皱,“刚才国王传话,叫你一个人进他的寝宫。”“哦。”我只好自己走了,虽然看得很爽,呵呵,我是不是有点过分呢?不是说美人共赏吗。

在通往教皇厅——国王寝宫的长长的石阶上,我碰到了卡妙和米罗,“嗨,大艾。你要去见国王吗?”米罗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说不定这回要给你一个封号哦。今晚我们喝酒庆祝好不好?”“好。”一旁的卡妙一言不发,清新的玉面散发着阵阵寒气,典型的冰美人,也只有米罗那种不屈不挠的人受得了他了,“妙妙,你怎么不说话?”卡妙徐徐抬起他水灵灵的大眼,“我在想事情。”“什么事?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嗯?妙妙?”唉,只有米罗才能搞定他了,我知趣的走了。我没听到卡妙的话,不只是幸还是不幸。“我在想国王要封他什么呢,官位都齐了,依我看只差一个王后了。该不会?我是知道国王一直在追他,只是他太笨,一直没反应过来。罗,看来我们的宁静日子不长了。”

双鱼宫里,“穆,你一直在窃笑什么?”“沙沙,你自己还不是,不要以为你正襟危坐在那,我早从你的小宇宙的变化知道你已经笑翻了。不要装作一幅没事的样子,忍得很难受吧,笑出来呀,就我在。”“你也是呀,不要忍出病来,你当丞相太辛苦了,难得有这么好笑的事。”“沙,你作神官一直绷着这个脸,会丑的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什么喜事让两位大人笑得如此开心呀?”米罗和卡妙下来看到传说中不苟言笑的两人笑得小宇宙爆炸,大吃一惊。“还用问,他们想来是解决了国王的终身大事了哦。”米罗吃惊地发现卡妙脸上的寒气也慢慢散尽,“你们……”

教皇厅里,我面对着国王撒加,突然感到双鱼宫里有巨大的小宇宙在骚动,“哼,那四个家伙……”撒加高高坐在他的宝座上,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蓝色的长发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修长的眉目里透着无尽的邪美,那是难以叫人拒绝的诱惑。他的美是令人窒息的,然而你却不愿意从对他的窒息中逃脱,是的,你会愿意坠落于他的手心中,永远臣服于他。

今天我很有幸一口气见过四大美人,穆的秀丽,沙加的超然,卡妙的清冷,撒加的邪美,我正在一个劲比较哪个当属四大之首,其实这是开国以来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上到长老,下到百姓。“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在听呀?你总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你根本心里没有过我。”危险的气息,不知不觉撒加已从宝座下来凑近我,对我说话,他的气息在我的脸上滑过,我被他的小宇宙包围着,阴冷中有一股柔柔的暗流,说不出那种感觉,他就是那样的人,我从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琢磨不透,是不是因为他是双子座,总是叫人迷惑,这一点和沙加很像,不,这是四美人的共性。

沙加太超然了,他是雾中花水中月,叫人无法接近,只能远观;卡妙太冷艳,他是冷冷的月华,永远也抓不住;撒加太莫测,是玄妙的星辰,在坠落之前,总叫人想逃。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在撩扰我的心,他常做一些叫我心跳加速的动作,说一些含义不明的话。差点忘了说穆,他,想到他,我微微一抿嘴,他是最和煦的阳光,最温柔的春风。但他也同样,不为人所有,谁能独占天上的云霞,谁能独占晚风。最美的四人都不该属于我,所以我的心一直很孤寂。

一直默默陪着圣女沙织公主练箭,看她和星矢两小无猜,好不寂寞。连小艾都有了魔玲,其他的兄弟成对的成对,守边疆的守边疆,唉,举目朝野,不知何人可以托心。听情报部长贵鬼说我已被誉为黄金帝国第一旷男,唉。“你已经唉了两声,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在我面前你总分心?嗯?”撒加狠狠瞪着我,分心吗?还不是因为你,每回总让人遐想半天。“你……”我回过神,发现已被他揽进怀中,他正用手玩弄着我的金发,唉,这是第几次了?

记得第一次是在观星台,那是一个赏星的绝佳夜晚。“你带我来这做什么?这里是长老才能来的地方阿!”“别紧张,童虎长老去冥帝国找史昂长老了。哈哈哈,看来我让史长老出使冥帝国是对的,大艾,这里如何?喜欢吗?我会常带你来玩的。”闻言,我暗暗为史长老拈一把冷汗,“不用了,这里很偏僻,没什么好玩的,又是圣地,我也不是神官,王,你不要再乱来了。”“我是想让你看看星辰嘛。你曾说我像星辰,你说你摸不透它,所以我才要带你来这。大艾,你快来看!”“哇,是流星雨啊!”

“流星雨是星辰最温柔的眼泪。”撒加低低的嗓音在我耳边环绕,眼前是绚丽得像烟花的流星雨,一片流光溢彩。我不由身子一软,想坐下舒服的观赏。不料他环住我的腰说:“艾,让我依偎着你。”观星台处在悬崖隔断处,只有一间古破的屋子,这里是长老修养之处,也是长老会的会场,除了长老,神官,国王,圣女不允许外人进入。而我那夜却和他一直站在悬崖边相拥着看了一夜的星光,那时他温暖的小宇宙不容凛冽的山风吹袭到我。我记得我好像很快入睡了。事后,他就绝口不提此事,好像什么也没有过,我也就淡忘了,只有他再次抱我时我才会想起好像有那么一件事。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呀,我要封你做我的王后!!!”他的手一直未停过摆弄我的头发,他很喜欢玩我那头卷发,执意要我留长,我却执意要短发,等等,我好像听见他说要封我什么来着。“你……说什么?”“王后!大艾,听令,本王要封你为后!”“你!”我大惊,狠狠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撒加,你,你玩笑开得太大了点吧!”“你肯直呼我的名了?呵,有吗?忽视我的人是你!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你还要逃避我到什么时候,我这样做你也不能怪我,是你逼我的,艾,要恨就恨我吧。呵,这总比你忽视我好。我知道你是不会违抗我的。”“那……”对付这种君王,“长老们同意吗?沙织公主同意吗?丞相同意吗?神官同意吗?全朝的官员同意吗?百姓同意吗?撒加,就算你是国王,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如果,”他鹰目一眯,“呵,我告诉你这主意是纱织出的呢?如果这其中沙加和卡妙也出了不少力呢?”什么?难怪那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连公主也……“那长老们呢?”“呵,你觉得你还有拒绝我的机会吗?”危机感在扩散,“我不会让任何人阻止我得到你的,艾,你乖乖就范吧,下次圣典就举行封后仪式,你准备准备吧。”他的黑眸深得仿佛藏了整个宇宙,我心一惊,掉头就跑。以光速回到射手宫。

(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2

圣典在一个月之后,我该怎么办呢?黑冷的射手宫里,只有我一人,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它在加速?撒加到底在想什么?是因为我一直避着他,他才对我有占有欲,还是……不,他那种性格,我不要让他得逞,我要找人阻止他。无论他今天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我要去找沙加和穆弄个明白。

以光速来到处女宫,奇怪,怎么这里没人?明明可以感到有两个人的小宇宙在,在……我凝神,在这!不对,这是一堵墙!哦,是扇石门,我用力推开一道缝,于是无数花瓣从里面飘了出来,香香的,分外醉人。我凑上眼去看,花海,无边的花海,香风吹送,天籁声袅袅传来,似有似无。这里比处女宫里的花还美。远处立了两棵树,哦,我想起来了,这里就是传说里沙加的沙椤双树花园,是沙加的圣地,这里象征着他的内心世界,好像还没有人能踏进这里,我不该进去吧。正犹豫,我看见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光柱罩着两人,不用说另一人是穆,他们在干什么?

穆慵懒地趴在沙加的怀中,有点无聊地捋着沙加飘逸的金发,他的身体半裸露在沙加的披风外,沙加穿的是一件纯白袈裟,现在看来也已凌乱不堪,却仍是闭目养神,兰花指合十总不见改过,这样也把穆圈在他的手臂里,长长的佛珠缠绕在两人身上,片片花瓣不时沾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好像置身于花雨之中,要多美有多美。

突然,穆稍稍直起身,两瓣唇轻轻贴上沙加的俊脸,看得我不禁涨红了脸。虽然他吻的不是我,可是穆的温柔透过这片花海,这阵阵香风把我也给传染了。沙加终于肯松开合十的手,抱紧穆,那种力度,让人看了觉得他不是抱,他是在捧一种易碎的物品,像一阵风似的围绕着穆。那一定是一种像水一般的感觉,充实而又虚无,会叫人上瘾,想要一刻也不分开。

沙加回了穆一个深吻,很深情,忽略了一切,仿佛宇宙只因那个吻而旋转。然后他的玉手在穆身上游走。呵,穆轻吟一声,一个翻身,把他压在下面。沙加一脸祥和安宁,像在享受穆给他的爱。穆在上下起伏着,动作很柔和……

“很好看吗?”一个危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容我反应,我被拖离石门,一条黑披风向我盖来。我被人抱起,不知带到什么地方去。真是的,我这个傻瓜,看得那么入神,连黄金圣斗士最基本的警觉性都没有了。突然我被甩下地,黑披风撤去,我跌落进玫瑰地里,唉哟,这里是……双鱼宫的玫瑰园??我抬头看眼前那个把我弄到这的男人。“撒加!!”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似乎在发怒,他此刻的眼神好尖锐,像把利剑刺入我的心,我为什么有点心痛。

“你是喜欢沙加,还是穆?嗯?说话!”他单膝跪下俯身到我面前,捏着我的下巴,“我喜欢谁要你管?”我生气的说,(其实我两个都喜欢,只不过我不好意思告诉任何人)“是吗?不要忘了你将是我的王后。”呜,好痛,我咬着唇,“哼,我可没答应。”“由不得你,呵呵呵。”他又挨近我,蓝色的秀发垂到我的颈上,痒痒的,软软的,有撒加浓浓的气息。“你是不是喜欢那种感觉呀?看得那么入神,你是不是也很想尝尝那种感觉呢?”他的气息在一点点逼近,我别过头去,却躲不过他气息的来袭,我左躲右闪,最后一赌气吼了起来:“想要不想要,也不是和你!”

静,静,静。冷汗,一滴,两滴,三滴……

“我,我……”为什么我要怕他,我也是黄金圣斗士,要打起来我也不会比他差,他的眼眸好像越变越深,脸色渐渐沉了下去,我感到呼吸困难,我……我不……嗯不……怕他……不怕……不怕不怕……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终于说话了:“你说什么?嗯?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好吗?”很轻很轻的声音,可我分明看到他嘴角紧紧抿了抿,我知道这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宁静,我不可以向他示弱,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字一顿的说:“我不会要你来满足我的,永远……”

话还没说完,我被压在了下面,一阵挣扎,眼前的景象摇摇晃晃,我只看得清那双黑眼眸,仿佛我将被它吞没似的。烫,当撒加的肌肤与我的相碰触,我以为我要被它灼烧掉,化为灰烬,然后四散,飞入天地间,像在沙椤双树里的感觉?会吗?会吗?不——那个变幻莫测的男人是不会一生一世守着我的。热泪溅出眼眶,不知不觉小宇宙燃烧了起来,召来了我的黄金箭,我挥起箭刺向他。

一滴,两滴,三滴,“撒加!!!!”我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嗯?艾……艾……”他侧身坐在我身边,左手捂着伤口,冷冷看着自己的血流在黄金箭上,黄金在血的滋润下,显得各外耀眼。“哼。”他皱了皱眉,狠狠地把箭拔出,刹那间,我感到心里一阵剧痛,好像受伤的人是我。为什么?

“撒加,撒加……”不知不觉我已成了泪人,“呵,你在心痛吗?嗯?”他用粘着血的手指摸了一下我的嘴唇。冷冷道:“我来是为了提醒你圣典在一个月之后,如果你不想出事端就什么也不要想,你知道我会为了你大开杀戮的。”是吗,你会吗?你会像沙加对穆那样永恒吗?还是像穆对沙加那样温柔?你有米罗对卡妙的痴心吗?我们会有长老们的默契吗?不可能的,我们是一对并行线,不可能相交,停止你无聊的占有欲吧,撒加。

“哼。”我别过头去,脚步声响起,远去,远去……我就知道他不会一直凝视着我,他不会一直守在我身边一言不发,只是两个人干坐着。我不由想起那团绿云,那是四大御用杀手之一的瞬的秀发,我就是被它吸引过去才看到那一幕的。

没有草木,圣域——皇宫里除了处女宫,双鱼宫就没有更多的绿色了。所以一个人是很孤单的,只有在黄昏或早晨可以看看天上七彩的云霞。除此之外,只有岩石和被圣斗士练拳打出来的裂痕。也正是如此,瞬的绿发才那么醒目。我不由走上前去,他好像在沉思,当眼前的岩石一角转过去时,我看到了另一御用杀手冰河。

他俩静静坐在那,目光停在某一块岩石上,“我们好像每天除了练功,都是这样发着呆,可是一下子就过了好几年,要不是你长高了,我快忘了时间过去了。”“你怎么知道我长高了?我只是长了一厘米而已,我以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是每天都看着你。”“看着我吗?”瞬缓缓低下头,他闭月羞花的面容浮起一丝红晕。

“是,我怕你哭,怕你太想你在冥帝国做驸马的哥哥,我怕……”冰河把头别向别处,闪着桔黄色的发丝晃了晃。“你就怕这个?你不怕你太久不能去看你河底的母亲吗?”瞬把脸凑近他。唉,要不是因为他是杀手不能随便露面,不然当初有人搞美人排行时,他一定榜上有名。想着冰河不由叹息起来,这却引出了瞬的悲哀。“你真想回去看妈妈吗?要不要我帮你?”看见瞬皱眉头,他就心疼,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开始习惯保护起眼前这个可人儿。

“不是,我是怕哪天看不到你,我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我不想失去……你……”一直都不敢对他说出这句话。叮铃铃,星云锁链响起,瞬扑进了冰河的怀中,“我以为除了哥哥,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一心一意在乎我了,现在哥哥有了潘多拉公主,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其实一直梦想和你在一起,一起看日出日落,就像现在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叮咚咚,叮咚咚,叮咚咚……瞬的泪滴在星云锁链上晶莹莹,好像冰河的冰融化,在瞬面前冷是不存在的,那个仙女座可以化解成爱。“瞬,别哭,别哭,我不会走的,你是我的唯一,我陪你看日出日落,和你一起流血战场,生,死,一起,一起……”冰河一把搂紧瞬,那时我发现他们身后的云彩好美好美。

我静静地离开了。

在这个只能与残酷沧桑划等号的圣域里,我渴望着柔情,化解一切冰冷的柔情,可以细水长流地充塞宇宙,贯穿我生命的柔情。我受够了撒加的狂暴,我要逃!也许离开圣域,会不会寻觅到我期待的柔情呢?反正我不是官,没有职责留守在这鬼地方。

逃路逃路!哦,我得和小艾说一声。于是我光速来到狮子宫,唉,又是无人宫,想来他又去魔玲家了,这小子!正生气,我感到了穆的小宇宙,一转身,顿时又满目星光,他总是那么闪亮登场,美死人不偿命。而且,现在的他,嗯,一身便装,没有圣衣护体,更显俊秀,他的紫发略显凌乱,面容像雨后的花朵,有说不出的美,我是知道花朵刚得到滋润,沙加好有艳福,耶,不对,穆才是有沙加这个艳福呢,也不对,唉呀,说不清了,两个帅哥谁也不吃亏哦,占便宜的是我这个偷窥者。“我……我怎么了?”发现我盯着他的脸看,他不由用手摸了摸脖子,我这才发现那里有淡淡的吻痕,像朵花瓣。

穆被我看得不好意思,羞道:“我……我只是路过,我回白羊宫了。”“丞相大人!”我终于想起了正事,穆停住了,没有转身,他的长发散在身后,折射出紫罗兰般的光泽,像一帘瀑布。“今天,国王叫我去,你知道是什么事吧。”他点点头,“你怎么想的?”“我认为你们很合适呀。”“你说什么?”我声调抬高。“你不要以为我也像你们一样,就乱作主张!”穆把脸转过来,面带委屈。“我没有要陷害你的意思,那是大家的建议,不信问你弟弟去,再说了我们国王可是四大美人之一,修罗,迪斯他们快要恨死你了。”什么!趁我还没调整好呼吸,他又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一道金光,我倒抽了一道冷气,不是说穆很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吗?我开始预感到我问题大了。

(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3

我寻思着路过天平宫,看见童虎坐在宫里正中央,纱织公主在他的怀中睡得正香,“长老?”我奇怪地看着他,他平时不是在庐山瀑布前坐着,就是去冥帝国,总之就是很难在这里见到他。看来今天发生的怪事不是一般的多啊。“等你很久了。”等我?“你打算怎么办?”“长老!你知道了?你知道国王要封我为后的事了?”“是。你一定不愿意吧。”“长老救我!能够阻止他的人只有长老您了。”“唉,我和史昂都看不惯撒加那种霸王强上弓的作风,这种事要两情相悦才好嘛,唉,真是任性呀!我帮你逃出圣域吧!”“好啊。”长老不愧为长老,很通情达理。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正喜出望外,他发话道:“你把公主也带走。”“什么?把公主带出圣域?长老……”他该不会是老糊涂了吧!圣女是镇国之宝,我只是想逃离撒加,不想叛国呀!“大艾,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衷的。她还是13岁的孩子,在这种地方长大,会……会成为超……超级同人女的。当然我不是不希望她是,可是你知道的,她的权力无限大,要是她也像撒加那样乱来,乱点起鸳鸯谱就……就……唉!你明白吗?我这样做是为她好,我只能解释那么多,你……”童虎说着说着冷汗沁了出来,不能告诉他那一幕啊!那是在女神殿里,他只是一时想去请安,却……

女神殿里,贵鬼呈上一杯茶,“好香呀,是飞花茶吧?”纱织接过饮了一口,“公主喜欢喝,以后我常带给你喝。我师傅那积了很多呢!”“哼,沙加真小气,我只有过生日时才能喝到他的飞花茶。哟,你师父和他真是好得不得了呀。他们什么时候那个呀?我想去偷看,嘻嘻。”“他们都是在处女宫的沙罗园里弄啦,我还没得看过呢,我力气太小,推不开石门。”“是吗,到时候叫我去呀,我去推!”纱织兴奋得手中的茶溅了一些出来。“不要不要啊!你的小宇宙会让他们察觉到的,到时我就惨了。”“唉,没趣!对了,我叫你查的事你查出来了吗?”“当然啦,我可是情报部长也!”

“据我调查,在公主小的时候,撒加和我师傅穆一起在追沙加,而阿布罗狄则哈撒加,迪斯和修罗都对阿布罗狄有点意思,亚尔迪一直暗恋卡妙,米罗更是死缠烂打缠着卡妙,卡妙好像更钟情于穆,艾家兄弟的感情很好老呆在一起,童长老早心有所属了。公主你想听哪一个故事?”“你先说说穆是怎么追到纱加的?”

“这可是我师傅的光辉历史哦,要搞来详细资料很容易哦。”“少废话,快说呀!!”“好好,我用超能力让你看看师傅的回忆。”贵鬼伸出手握住纱织的手。纱织眼前一黑……

夕阳在我的白羊宫里洒下一地的金光,我看着天的那一边,不由想起拥有那片金光的人,唉,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赢撒加,他总有机会接近沙加,而我没有什么借口可以走近他。我晃晃头,不要再想他了,不要再和国王做这种无聊的争夺游戏,我是丞相,怎可以和别人争风吃醋呢。虽然我对所有人都很和蔼,但他们可知道我的心从未向人打开过。我为什么会在意他呢?我快要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了。

也许是因为那株紫罗兰吧,“我觉得这株紫罗兰很适合你,你看它折射出来的光泽,就像是你发出来的一样。”兰花指摩挲着紫莹莹的花蕾,“可是沙加,花还没开呢!”我站在他身后,只看得见那一片金灿灿的光,“不,心花早已开放。你知道,花开会花落,那花去了还会不会再来?”他长长的睫毛弯成很优美的弧形,笑了,只是淡淡的,隐隐约约。我看得有一点醉。“穆,来浇水呀。”“哦。”

哗,突然,一股水柱射了过来,“哼,好有心机呀!神官大人,怎么不到我的宫里种一些花呀?”“卡妙!”我回头看见那冰冷的容颜。“我有空会来看花的。”沙加话未落,人影已不见了。只剩我面对着冰美人了,“妙妙!!”我松了一口气,米罗果然不会让我失望的赶来。

“……”

“……”

“……”

气氛有点紧张,我很不习惯处在这种争风吃醋的场合,我一脸无辜地看着米罗,米罗也一脸无奈地看着卡妙,卡妙则凝神于那株紫罗兰。不过是一株花嘛,为什么要弄得那么紧张。“唉,如果你喜欢就拿去好了。”我一向这样,内心是冷漠的,所以才不会与人争什么,不会在乎什么,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用温情去面对这个世界。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卡妙走了,米罗松了一口气跟了出去,还不忘瞟了我一眼:“穆,求你不要折磨人了。”折磨?那是什么样的滋味呢?我看着花,一天,一天,又一天,我常看着花发呆。花开了,和我头发的颜色一样,好像是我赋予颜色给它一样。我常开始挂念起它,还有送花人。我以为那是自然的。可撒加告诉我那不是,我真正想的是人。

我不知道撒加是故意还是无意让我看到了他们在一起。滴嗒,滴嗒,滴嗒……不知是汗还是雾珠,从两人的长发上滚落,滴在池水里,回响在整个空间,温池烟雾缭绕,我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两人的轮廓,撒加从背后抱住沙加,紧紧贴着他,沙加手里的小宇宙在燃烧,红得很耀眼,包裹两人的是撒加的小宇宙,幽蓝幽蓝,像悠扬的笛声一丝丝融入沙加的小宇宙。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折磨,我愿去忍受米罗的深红毒针,也不要在这里多呆一会,可我移不动脚步,我好想知道,好想再看清楚一点,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真的结合在一起了吗?虽然很心痛,我一要弄明白,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

为什么至今想起来都是那样不平静,我望了一眼宫门前那株紫罗兰,在夕阳下度了一层金。我明知道他们那时是在进行洗礼仪式,为何?唉,现在连我也为情所困起来。国运不济呀。

熟悉的小宇宙临近。“你怎么来了?有事吗?”我动也不动,直直的望着远方,感受着心里的起伏。“没事不能来看你吗?丞相大人,我来看看花呀。”沙加走近我,“果然长得和你一般了。”“啊。”他突然伸手摸起我的头发,我回头看去,他正吻着那一缕紫发,“你现在才来看花呀?”“正是花开的最佳之时,不是吗?”他抬起头,睁开了眼,我不由得一阵悸动,惊艳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我的佛珠散了,你帮我弄一下,我的巧手人儿。”在我身边坐下,递给我一长串珠子。“你不会弄吗?”我也坐了下来。“不是,我没有穿珠子的线。”“难道我有吗?你以为我丞相是管家婆?”“不,你有呀,把你的秀发给我。”他偏一偏身,挤到我怀里。“你……”我哭笑不得,但还是很心甘情愿的为他穿好珠子。

“帮我戴上啊。”唉,这个挑剔的人。我便掀起他的金发,双手伸过他的脖子,为他戴上珠子,雪白的脖子,让我喘不了气,以至于我怎么也戴不上佛珠。我好想……好想……嗯?我不知不觉已经把唇贴了上去,慢慢游移,一直到他滑爽的肩膀,因为都是圣斗士,肌肉都很结实,可我不知道我们中有人皮肤会那么好,水灵灵的,秀色可餐。

沙加一副等待着滋润的样子,叫我看了又好气又好笑,“你什么表情?”“人家都说穆是最善解人意的,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什么?”“我喜欢你呀。”“什么时候?”“不知道,当我发现时已经不能自拔了。”“你喜欢我什么?”“喜欢看你忍受苦难,忍受委屈,忍受种种不平的样子。好温柔,好惹人怜。”“那撒加呢?”“我只是对他有一点动心而已,吃醋了?谁叫你总不去处女宫?呵呵呵。”

……

“还有吗?”纱织摇了摇贵鬼,“哇~~没有了,好痛呀。公主你放过我吧。”“你说沙加是受还是攻呀?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我也不知道。”“那……”沙织意犹未尽,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你知道撒加追沙加失败后怎么喜欢上大艾的吗?嗯?也不知道?去查呀,小鬼!哎,你说史昂和童虎那对怎样?要是撒加和史昂在一起也蛮配的,要不要设想一下。我还觉得撒加和穆也不错,哦,我忘了阿布罗狄,配谁呢?卡妙?米罗?修罗?……唉呀,真叫人左右为难……耶,贵鬼,你在抖什么?怎么脸色那么差?说话呀!”“公主……公主,我看现在成对的都挺不错的,你不要出什么歪主意……”贵鬼暴汗,“哦,是吗?那……我们配一配没成对的吧!”

闻言,暴汗的不只贵鬼一人,还有一直站在门外的童虎。他的脸已经红一阵绿一阵好久了,等所有的颜色都在他脸上闪过以后,他想到了一个妙计。敢企图把我和史昂分开?呵呵呵,要说算计,你们一个个都斗不过长老我的……

……“怎么样?大艾,你放心,我做你的后台,不会有事的,到时候我会出来为你说话,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公主在这,随你去的还有御用四大杀手中的三人,加一个公主侍童星矢。你先到公主的干爷爷那躲一阵。”我没想到他安排得那么周到,感动道:“我相信长老,那,我走了。”

抱起公主,我离开了圣域,走进了大大小小的圈套中……

(黄金圣斗士同人)黄金帝国逃婚记4

“他逃走了,你很生气吧,你一直都对他那么深情。”镜中的男人有种淡淡的忧郁,不,其实那是一种很深很深的怨,他平时藏太深了,也只有在这时,他才吐出来。“我是很生气,你看来也不怎么好受。你很伤心对不对?”“你下的是什么命令啊!你想杀害大艾吗?”“你心痛了?”“你不用和另一个自己抢情人啊。”

“不,我不允许任何人与我分大艾,你也不例外。”“所以你就那样虐待他,故意要违背我的心意?你为什么要爱得那么痛苦,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直逃避我们,不,他逃避的是你,是你!”“你不要以为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你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只是你做不到。”“哼,你是怕他爱上温柔善良的我,你始终不肯让我出现。如果你真的想得到他的话,让我来爱他,让我来……”“不!不——”啪!镜子碎了,撒加仍可以从碎片中看见自己绝望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

“撒加!”撒加痛苦地抬起深埋在宝座中的脸,来人是小艾,怒气冲冲,“撒加,今天你给我说清楚我哥哥为什么要背叛黄金帝国,我实在想不通,哥哥他没有那个必要!”“抓住他以后你自己问他好了。”小艾和大艾好像呀,不过我的大艾要比他弟弟俊些,撒加阴晴不定地看着宝座下的小艾,“哼,我哥他被你派去的白银圣斗士们杀死了。”

“什么?!”好像一个霹雳,撒加有一种坠落星辰的感觉,他无力地瘫坐在宝座上,表面上仍是冷漠的君王。“是吗?小艾,你以为你的哥哥能被黄金圣斗士以外的人杀死吗?”“可是,如果是为了保护别人的话……”“你不要忘了,他不仅挟持了圣女,还拐骗了四大御用杀手和公主侍童为他效劳。没那么容易死的。”“就是有那些家伙,他才死得更快。”小艾说着不由咬牙切齿。

撒加不禁脑海里出现大艾救人的情景,不过他还是不会相信大艾死了,他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存在,无论离多远。“我奉你的命,亲自去捉拿哥哥,却看见公主和杀手们在我哥哥的墓前默哀,公主对我说,是因为你要谋害她,我哥才冒死救出公主来,他那人就是那样的,无论背负的罪名有多深,他都会……”对呀,对呀,我就是爱上了他这一点。撒加在心里狂喊。唉,自己就是在那时把心献了出去……

“国王?国王?撒加……撒加……你怎么了?我听说你把自己关在教皇厅里,好几天了都没出来过,公主和长老们都很担心你啊!所以我大胆闯了进来……”“水……”啊,好甜呀,我张开眼,一双热切的眼睛在凝视着我,“我没事。”很快,我恢复了君王的威严,却发现几天几夜未进食的身体有些虚弱,“公主叫我拿了小熊饼干给你吃。”小熊饼干?嗯?这个死丫头,我皱皱眉头。“这也是公主的一片心意啊。她那么小,就懂得体贴别人了,真是件喜事呀。”

“我们都知道,你追沙加失败很难过,可你是一国之君呀,不要失恋了就不管百姓死活。卡妙他们不是也都失恋了吗,没有人可以看得出来。唉,不知道我们国家有像你们那样的美人是幸还是不幸,只要一配对,全国就流行失恋。现在沙穆成对,美人就剩两个,大家都紧张兮兮的,生怕自己心慕的美人配给了别人……”“谁喜欢沙加来着?”我挑着眉望着他。

“好好,没有,没有,国王你吃点东西吧。”他笑得很灿烂,灿烂得叫人想狠狠的咬他一口,我邪邪一笑,凑上前,呜……该死,他动作真快,一下子把小熊饼干塞进我嘴里,好像味道不错。我嚼着饼干,望着他,心里设想着他的滋味如何,应该不错,呵呵呵呵。“是不是吃一点东西心情好一点呀?”他那双笑眼真是不知死活的诱人呀,我不会错过它的。呵呵呵呵。

“你刚才叫我什么?嗯?”他一愣,“哦,撒加,你该不会生气吧?”“不会,以后你要直呼我的名字,不准再叫我国王。”我把他往床上扯,顺势骑上去。“好了,吃完甜点一定要刷牙,快去!”他一下子翻身起来,拉我进了洗手间。这个傻瓜,当纱织的保姆当惯了。不过被他照顾是挺爽的。我懒懒地任他照顾着,突然间发现很难再离开他了,有时候心动就在莫名的一刹那……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啊,你是不是想谋害公主?”“哼!你在怀疑我吗?小艾?”小艾怒视着撒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是在做一件和你哥哥一样的事。”“撒加,我终于看透你了……”“不要冲动,小艾。”天籁之音飘来。“沙加!”沙加缓缓走过来,挡在两人中间。“你想阻止我为哥哥报仇吗?沙加,不要以为你是最接近神的人,我就会怕你。”也不要以为你是四大美人之一我就会心软,小艾暗想。“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小艾,为了维持秩序,我以神官的名义向你出拳。”

“沙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我不能让计划失败。”撒加和沙加用小宇宙进行交流。而表面上沙加和小艾在正激烈的对阵中。撒加趁机作了慑心术,搞定了小艾。小艾昏倒在地。撒加下了宝座,抱起小艾。好像呀,好像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他轻轻抚摸着那张脸庞。“哼。”一旁的沙加似笑非笑的,“你总是那么花心,难得有人可以抓住你的心。”话里带着一点惆怅,撒加的眼眸沉了下来,“哦。”

“你笑我?那时,那时你怎么解释?”撒加深邃的眼眸里是一场风暴,泻出一世的猖狂,一丝红霞游走在沙加的花容上,“那时……那时……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都是在一起长大的战友。”“哈哈哈哈哈,战友,有那么亲密的战友吗?嗯?”说着,撒加放下小艾,一步步逼近沙加,肆意的弄乱他的秀发,“直到现在,你也不排斥我哦。”捏着他的下巴,撒加侵略着那片红唇。一阵深吻,沙加推开撒加,气息未喘定,“在这个圣域里,有一张很暧昧的网,维持着彼此间微妙的关系,我们谁也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的真爱,”他幽幽地说,“虽然我选择了穆,却总是抵不住你的诱惑,唉。”说罢,离去,留下教皇厅里一片清香。

撒加望着小艾发呆,沙加说得没错,我们黄金圣斗士之间到底有多少爱恨情仇啊!而我也终于心有所属了,可是他什么时候能明白,就算我很花心,但你是我的全部你知不知道!我竟然看着和你相像的人就心跳不已。

你要逃到何时?何时才愿意回到我身边来啊,大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