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罗是我们十二黄金中最小的弟弟,从小到大都被宠着。我很清楚的记得,他初到圣域的情形。宝蓝色的卷发,短短的翘翘的,天蓝色的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可爱得每个黄金都上前掐他的脸蛋。同时到来的还有比他大几个月的沙加,同样是七八岁,可是却一幅神圣庄重的样子,不苟言笑,与米罗的天真无邪形成鲜明对比。他们俩是最后到来的黄金,从那以后圣域十二宫就都有了自己的主人。

在没什么娱乐可言的圣域里,我们每天要把大多数时间花在残酷的训练和学习比一般人高深的科学知识上,圣域的少数时间就用来逗新来的米罗笑。哈哈哈哈,米罗小时候笑起来可傻了,咧着个嘴巴,露出两排小白牙,中间还缺几颗。

他刚来的时候,个子不高,七八岁像个五岁的毛孩,喜欢缠着人,喜欢人家抱他,或骑在人家肩上、背上耍。那时候我们都笑他是小不点。不过没多久,我们就发现这个小不点可不好管教,整天喜欢到处捣蛋、挑衅,和圣域杂兵打群架,特别是在加隆那坏小子的带领下,更是把圣域上下闹得鸡犬不宁。圣域法纪中明文规定圣斗士是不得私斗的,否则将严刑处罚。所以每次史昂教皇查问时,我们几个大一点的黄金都坦护着他。

米罗他呀,闹出的乱子多如牛毛,印象深刻的大概是有一次米罗在加隆的教唆下溜到沙加的沙罗双树园偷茶叶,被沙加逮个正着,不知米罗当时说了些什么,沙加一个不顺心就用佛珠缠住他,把他扔进异次元空间,连撒加、加隆都找不回来,最后不得不惊动教皇,米罗才在史昂大人的念力下被平安找回,还被史昂大人狠狠的处罚了一顿。那一次米罗扯着史昂大人的教皇袍哭了好久。好像记忆中那次是小米来圣域第一次被弄哭,哭得真惨,哭得我们心都发麻了,可惜史昂大人还在气头上,我们也爱莫能助。

那件事之后,史昂教皇特别命令撒加专门看管加隆,沙加由比他大半岁的穆看管,而米罗则是由我看管。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任务会分配到我头上,我也只不过比小米大半岁啊。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修罗、迪斯是和加隆不分上下的坏小子,亚尔迪太老实管不住他,而阿布可能会有用玫瑰戳他的危险。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会像众人一样老是宠着他。大概是他在你面前会很乖,你说一他不会说二。可要是你一转过背,他就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然而即使被你发现了,你也不会忍心对他发火。因为他真的很可爱啊,喜欢拿着个我送他的水晶杯,跟在我屁股后面念:“妙妙哥哥,请我喝杯冰绿茶吧。冰绿茶凉凉爽爽的,很好喝啊!”有时候他讨茶讨得很烦,我不想给他泡茶,又不舍得揍他一顿,就干脆把他冻起来。后来发觉小米被冻起来的样子更加可爱,脸蛋红扑扑的,眼里含着泪花闪亮亮的。我从此就常常找借口把他冷冻珍藏。

小米在我的看管下还是一如既往,仗着众黄金的宠爱,到处惹事生非,顶多会在被史昂大人处罚后可怜兮兮的蹭到我怀里撒娇。好景不长,三年后,米罗和加隆联手不知道搞了什么飞机,让撒加得了人格分裂症。史昂教皇于是别无选择,又把我们分开,分别送回来圣域之前修练的地方去继续修炼。理由是为了不让我们以后玩出A.E。

其实当教皇是很辛苦的,这一点我很能体会。因为我只用管一个调皮蛋,而史昂教皇要管一帮子,外加圣域繁重的事务。不过我还是不能原谅他把我和小米分开。本来分离是没多大感伤的。只是小米扯着我哭得好伤心,哭得我心都碎了。这该是他到圣域之后第二次哭泣吧。他被大家宠得很任性,平时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在训练场上他也很坚强,不管自己的师父要求多么严厉,他都能做得很好。所以我一直认为他不会有在哭泣的机会了。

唉,我又回到了寒冷的西伯利亚。每天望着那片终年积雪的土地,我就会想起小米阳光的笑脸,还有我们的约定:下次回圣域再相见时,一定要给他泡一杯冰绿茶。我常常在想,但始终没有答案,为什么他那么喜欢喝冰绿茶呢?试着自己泡一杯来喝,没有任何感觉,甚至没什么滋味可言。真搞不懂小米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喝,还为此常常潜去沙罗双树园偷茶叶。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小家伙。

八年过后,在教皇的召集下,我们再度回到了圣域。我回到了自己的水瓶宫。一切的摆设都如八年前一样,连灰尘也没有留下。我有点惊讶,什么时候圣域的杂兵变得如此的细心周到。我正望着石柱上的裂痕发呆——那都是小米的杰作,为了炫耀自己的拳头,一拳把柱子裂了大半,结果换来了三天的冰冻——“妙妙,来一杯冰绿茶!”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话语。我转身望向那个斜靠在宫门外的男人。

仍旧是宝蓝色的卷发,长长的张扬着。同样是天蓝色的大眼睛,清澈却有着隐约的深邃。同样是阳光的笑容,灿烂却透着阵阵的邪气。“小米?!”我记忆中的米罗在前一秒还只停留在八九岁的模样,此刻却换成了眼前这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男人,这叫我有点不适应。我所期待听到的那声“妙妙哥哥,来一杯冰绿茶!”已经把哥哥两字省掉了。是啊,他真的长大了,已经和我一般高了,不,比我还高一点点。好想看着他长大,他长大的过程一定很有趣,不知道他还是不是我们当年的小不点,我最珍贵的冷冻收藏品。

分开八年的黄金们在短短几天的相处下,很快又回到了八年前那其乐融融的光景,仿佛这八年只在转眼之间, 稍微不同的是大家都成熟懂事了。谈论的话题更多的是围绕生死,正义,忠诚,使命……但是米洛就从来不和我谈这些。由于双子座撒加和加隆的失踪,小米在圣域失去了很重要的玩伴,所以他一改八年前喜欢游荡的性子,只是跑来我这喝茶发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甚至是想征服我。

不过,在这一点上他却没能成功,因为他惯于听我的话,所以被占有的人始终是他。他真的长大了,成熟得令人疯狂。在相处的每一个夜晚里,我都深切的感受着他的成长,每一寸结实的肌肉都散发着无比诱人的气息,很像红酒的感觉,每一遍品尝,都会激荡起灵魂深处的痴迷。他是我的!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也许天蝎座真的是天生性感,他总是时刻不停的,在言谈举止中挑拨着人心底里最原始的欲望。这令我很不安,我担心有一天什么人会把他从我手中夺去。虽然我很清楚能驯服他的人只有我。可是恐惧感却总是不是的如云一般飘过心头。那是因为他的性格变得不可捉摸,我可以感觉到他阳光表面下的阴郁。我记得没错的话,天蝎座本性就该是阴郁的,充满了神秘感,不易被掌握。我不允许!我无法忍受他变得那么陌生,所以喜欢逼问他心底的话。

“你为什么喜欢喝冰绿茶?”
“从小就爱喝啊。”
“为什么小时候爱喝?”
“小时候的事,谁记得那么清楚啊。小孩子嘛,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总是没理由可言的。”
“可是我记得你总是说冰绿茶凉凉爽爽的,很好喝。”
“其实那时候只是觉得绿茶是绿色的,又冰冰的,很像妙妙的感觉。不好意思说出来。”
“那——现在呢?”
“唉,喜欢啊,但是妙妙从来就不喜欢人家,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你总是在欺负我,特别是在晚上没人看得见的时候!”
我被他说得又气又好笑。
“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
“我记得我刚到圣域时,史昂领着我和沙加同你们见面,所有的人都围着我,很热情的问我话,捏我的脸蛋,而你什么也没有做,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我。以后你也对我一点都不好,冷淡极了。”

原来你一直是这样看我的?我有些动气,喝了一口冰绿茶,瞪着冰棺里的小米。不过总算我们又可以无忧无虑的呆在一起,我仍旧天真的以为幸福的日子可以没有尽头。

圣斗士是没有平淡日子可言的。史昂大人早就在我们进圣域做黄金时告诫过。他说的一点没错。圣域不久将面临一场战争,对手是假借女神名义叛乱的青铜。战争前夕,圣域里弥漫了各种各样的谣言,而剑拔弩张的气氛让好战的小米兴奋不已。因为交战对手是青铜,我不需要为小米担心,而那些谣言的真实性,我不想去过问。面对这场即将来临的战争,我只担心一个人——冰河。

冰河是我的第二个弟子。他很像小时候的小米。呵呵,每次和小米提到这一点都会遭他强烈的抗议。所以我只好再加一句,他俩像是像,可是还是小米可爱得多。他金黄的卷发让我想起小米灿烂的笑容,冰蓝眼眸有着和小米一样的天真无邪,不过他却有着和我一般冷漠的个性。他和小米最像的一点就是最喜欢喝我泡的冰绿茶,喜欢的理由也都是:冰绿茶凉凉爽爽的,很好喝。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该后悔,当我的灵魂来到冥界时,我的心情是一片漠然。我真的没有料到自己对徒弟的用心良苦会换来我与小米的再次别离,而这次别离却是场永别。我竭力克制自己不去想像小米在得知我死讯的那一刻悲伤的表情。我寒怕天蝎的眼泪。

没想到还有再见到你的机会,我打着讨伐女神的旗号,与怒气冲冲杀来处女宫的你再次相遇。赢来的不是你的那句“妙妙,来杯冰绿茶。”也不是你的笑,而是你的猩红毒针。A.E?很抱歉终于可以陪你玩A.E时,你的心情却很糟。我很清楚的记得,你九岁生日那天许的愿是希望能有机会玩A.E,看看A.E究竟有多大的破坏力。

小米,别哭了,被掐得很痛的人是我啊。我真的很怕你的眼泪,我不知道女神走了,你那么伤心,还是你对于我的背叛很失望?我要走了,真的要走了。不想在你面前化作点点星光,希望你来世再见到我时会对我说一句:“妙妙,来杯冰绿茶。”

one responses

  1. 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