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百分百15

话说米罗觉醒之后,满医院追着冰河打。可惜冰河毕竟是小强,成功逃脱了。米罗嫌呆在医院受小艾罗嗦很烦,就背着小艾跑回了家。

觉醒后的他,身体很快就复原了,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健康,开始沉迷于上网去了。这一上就不知道上了几个小时,他只觉得眼皮睁不开,就趴在电脑面前沉沉睡去。没过多久,卡妙就来了。卡妙本以为米罗这个时候还躺在医院,就偷偷跑回来,拿之前一气之下忘了带走的东西。

当他看到米罗居然趴在电脑前面睡着时,下了一跳,悄悄为他披了件衣服,正想离去,突然想起米罗是个不容易对事物着迷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突然有一天迷上了上网,奇怪的是每次在他上网时看到自己过来,就笑嘻嘻的和自己打招呼,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手把网页关掉了,等自己走后还把网页历史记录给删了。一定有问题!看看这么久以来,米罗在搞什么鬼。

想着,卡妙凑了过去,看电脑上还没关掉的网页,这一看把卡妙差点气晕过去。原来米罗上的是时下最流行的耽美同人网站。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卡妙多少有点了解,耽美同人中除了动画漫画小说里的人物可以拿来做耽美同人文里的人物以外,还可以动用真人。像米罗那种很红的明星自然逃不了耽美同人文的摧残。

不过看那个小子好像乐在其中,居然起了个“最爱瓶子”的网名,也加入到耽美同人作行列,而且看样子似乎混得蛮不错的。卡妙一页一页翻看着米罗写的文章后整页的回贴,心里大概有了个数。他看完后,望着还在熟睡浑然不知大祸临头的米罗,冷笑了一声,带上自己的东西走了。

“风老板。”风见月的办公室里气氛凝重,其原因是因为撒加的意外来访,而且他手里拿着还还没发行的最新一期《见月八卦周刊》的模板。“撒……撒……撒总裁,你你……你喝茶。”我有点胆战心惊的端上茶水。“不不知道,堂堂黄金集团的总裁突然到访,有什么指教。”撒加喝了一口茶,举了举手中的杂志:“我可不可以请风老板赏个脸,把这条报道给撤了?”说着,他翻到一则新闻。

那是冰河刚寄来的撒加和卡妙同上一辆车的照片,照片旁边有一醒目标题:黄金集团总裁撒加逃婚原来有内情。报道的内容大概是说撒加其实早已与卡妙有染之类的八卦。“这个,这个……”我望着那本杂志左右为难。“我会赔偿贵公司的经济损失的。”“撤掉真的很困难,如果撒总裁对这则消息不满意,可以改嘛。”“那就有劳了,那其实不过是我和卡妙同乘一辆车去见圣域财团的纱织大小姐。说到纱织小姐,”撒加的脸上开始升起一丝怒意,“好像贵刊也特别关注我们的婚事啊。”

“是啊是啊,世纪经典的婚礼嘛,我们《见月八卦周刊》本着传媒的神圣使命,当然要给于特别关注。掌握时尚咨讯,把握流行动态,引领社会潮流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好了好了,那么我可不可以请风老板对我的婚事保持低调宣传?”撒加打断了我的话道。

“撒总裁,我看你印堂发黑,精神不振,一定是被纱织小姐逼婚折磨成这样的吧。”撒加斜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呢,纱织小姐这种女人呢很好对付的,只要让她爱上别人,她自然不会再来纠缠了。我想这个办法对于男女同吃的无敌情圣撒总裁不是没有想到吧。”“想是想过,可是这年头上哪找个白痴去追她啊。”“要是我有人选呢?撒总裁愿不愿意贵人相助?”“乐意之至!”撒加终于肯正眼看着我说话了

“那么请看这四个人,那个最矮的就是我的人选,他是纱织小姐的小学同学,超级迷恋着她。最近走了狗屎运,被我所属的上级公司看中,要培养成我们幽冥唱片公司旗下的大牌明星。可惜他的资质很差,要成为能够吸引纱织小姐注目的名人,确实有点儿困难……”撒加很快就会意,接过我故意停顿的话题道:“所以风老板想向我讨一个能让他们一炮而红的机会?”

“对对对,贵集团不是将要派新人去参加一个月后各大唱片公司联盟举办的新人征选吗?我想……”我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道。“我知道怎么做了,今后有什么事风老板可以尽管向我提。只是我需要风老板给我那人追求纱织小姐每一步具体计划,以及事后成果。”“哈哈,那是当然的啦。”我笑着送撒加出了办公室。

一个小时后。“米诺斯先生,加隆先生,苏兰特先生,不知道三位大驾光临敝社,有什么指教啊?”我望着办公桌前,端坐在沙发上的三人,总觉得来者不善。“风老板,我们有事想请你帮忙。”“请说。”“第一件,可不可以帮我查清楚加隆和拉达曼迪斯的关系。”苏兰特放下手中的茶杯,一本正经的道。

“喂,你秀逗啦!”一旁的加隆用胳膊顶了顶苏兰特,“谁见过请人家调查第三者,还是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出来的?”“你管得着,什么第三者?我是你什么人!”苏兰特给了他一个白眼后继续说:“第二件事就是帮我澄清这个小子的造谣!”“造谣?”我开始对苏兰特的委托发生兴趣了。造谣,哼,我可是造谣的祖宗啊!“就是加隆说我们的总裁对我有非分之想。”“哦~~”我轻咳了一声,“小事一桩,小事一桩。这点小忙我还是可以办好的。”“那就拜托你了,风秘书!”米诺斯站起身道。“拜托?”“嗯,就是调查加隆和拉达曼迪斯关系的事。”
“好说,好说。”我诚恐诚惶的送走了这三人。

刚要回到办公桌前坐定。路尼就冲了进来。“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他啪的两手撑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怒气冲冲的道。“怎怎么回事啊?”我感到眼皮狂跳,今天的事情怎么一波接着一波。“就是公司里要我培养的那些新人。一个个都很菜,你们这不是在难为我吗!”我汗:“我知道真是难为你了。”“你知不知道他们唱歌会走调,还总是走半调,叫人听起来就是觉得不对劲,还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劲。特别是那个叫星矢的家伙,只要他一唱,准跑调,他跑还就算了,居然让其他的人也跟着跑。我不信真有这么邪门,和他唱了一会,居然连我也跟着跑调,明明知道在跑调,可我还真就是改不过来。”

“他……是资质最差的。那其他人有什么问题吗?”“有!怎么没有!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毛病。有一个泪腺发达,风吹几下他就想掉眼泪。有一个是潜意识暴露狂,跳两下舞,他就非得把上衣脱个精光,好像不脱他就什么事都干不成似的,气死我了。还有一个拽得不得了,不过他是里面最强的,多少还有可以培养的潜力……”“我知道,我知道了,路尼先生,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我一定会想出个两全的法子。现在还是请路尼先生加紧训练他们吧。”“唉~~”路尼报完怨后叹气的走了。

混乱百分百15

话说米罗觉醒之后,满医院追着冰河打。可惜冰河毕竟是小强,成功逃脱了。米罗嫌呆在医院受小艾罗嗦很烦,就背着小艾跑回了家。

觉醒后的他,身体很快就复原了,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健康,开始沉迷于上网去了。这一上就不知道上了几个小时,他只觉得眼皮睁不开,就趴在电脑面前沉沉睡去。没过多久,卡妙就来了。卡妙本以为米罗这个时候还躺在医院,就偷偷跑回来,拿之前一气之下忘了带走的东西。

当他看到米罗居然趴在电脑前面睡着时,下了一跳,悄悄为他披了件衣服,正想离去,突然想起米罗是个不容易对事物着迷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突然有一天迷上了上网,奇怪的是每次在他上网时看到自己过来,就笑嘻嘻的和自己打招呼,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手把网页关掉了,等自己走后还把网页历史记录给删了。一定有问题!看看这么久以来,米罗在搞什么鬼。

想着,卡妙凑了过去,看电脑上还没关掉的网页,这一看把卡妙差点气晕过去。原来米罗上的是时下最流行的耽美同人网站。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卡妙多少有点了解,耽美同人中除了动画漫画小说里的人物可以拿来做耽美同人文里的人物以外,还可以动用真人。像米罗那种很红的明星自然逃不了耽美同人文的摧残。

不过看那个小子好像乐在其中,居然起了个“最爱瓶子”的网名,也加入到耽美同人作行列,而且看样子似乎混得蛮不错的。卡妙一页一页翻看着米罗写的文章后整页的回贴,心里大概有了个数。他看完后,望着还在熟睡浑然不知大祸临头的米罗,冷笑了一声,带上自己的东西走了。

“风老板。”风见月的办公室里气氛凝重,其原因是因为撒加的意外来访,而且他手里拿着还还没发行的最新一期《见月八卦周刊》的模板。“撒……撒……撒总裁,你你……你喝茶。”我有点胆战心惊的端上茶水。“不不知道,堂堂黄金集团的总裁突然到访,有什么指教。”撒加喝了一口茶,举了举手中的杂志:“我可不可以请风老板赏个脸,把这条报道给撤了?”说着,他翻到一则新闻。

那是冰河刚寄来的撒加和卡妙同上一辆车的照片,照片旁边有一醒目标题:黄金集团总裁撒加逃婚原来有内情。报道的内容大概是说撒加其实早已与卡妙有染之类的八卦。“这个,这个……”我望着那本杂志左右为难。“我会赔偿贵公司的经济损失的。”“撤掉真的很困难,如果撒总裁对这则消息不满意,可以改嘛。”“那就有劳了,那其实不过是我和卡妙同乘一辆车去见圣域财团的纱织大小姐。说到纱织小姐,”撒加的脸上开始升起一丝怒意,“好像贵刊也特别关注我们的婚事啊。”

“是啊是啊,世纪经典的婚礼嘛,我们《见月八卦周刊》本着传媒的神圣使命,当然要给于特别关注。掌握时尚咨讯,把握流行动态,引领社会潮流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好了好了,那么我可不可以请风老板对我的婚事保持低调宣传?”撒加打断了我的话道。

“撒总裁,我看你印堂发黑,精神不振,一定是被纱织小姐逼婚折磨成这样的吧。”撒加斜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呢,纱织小姐这种女人呢很好对付的,只要让她爱上别人,她自然不会再来纠缠了。我想这个办法对于男女同吃的无敌情圣撒总裁不是没有想到吧。”“想是想过,可是这年头上哪找个白痴去追她啊。”“要是我有人选呢?撒总裁愿不愿意贵人相助?”“乐意之至!”撒加终于肯正眼看着我说话了

“那么请看这四个人,那个最矮的就是我的人选,他是纱织小姐的小学同学,超级迷恋着她。最近走了狗屎运,被我所属的上级公司看中,要培养成我们幽冥唱片公司旗下的大牌明星。可惜他的资质很差,要成为能够吸引纱织小姐注目的名人,确实有点儿困难……”撒加很快就会意,接过我故意停顿的话题道:“所以风老板想向我讨一个能让他们一炮而红的机会?”

“对对对,贵集团不是将要派新人去参加一个月后各大唱片公司联盟举办的新人征选吗?我想……”我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道。“我知道怎么做了,今后有什么事风老板可以尽管向我提。只是我需要风老板给我那人追求纱织小姐每一步具体计划,以及事后成果。”“哈哈,那是当然的啦。”我笑着送撒加出了办公室。

一个小时后。“米诺斯先生,加隆先生,苏兰特先生,不知道三位大驾光临敝社,有什么指教啊?”我望着办公桌前,端坐在沙发上的三人,总觉得来者不善。“风老板,我们有事想请你帮忙。”“请说。”“第一件,可不可以帮我查清楚加隆和拉达曼迪斯的关系。”苏兰特放下手中的茶杯,一本正经的道。

“喂,你秀逗啦!”一旁的加隆用胳膊顶了顶苏兰特,“谁见过请人家调查第三者,还是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出来的?”“你管得着,什么第三者?我是你什么人!”苏兰特给了他一个白眼后继续说:“第二件事就是帮我澄清这个小子的造谣!”“造谣?”我开始对苏兰特的委托发生兴趣了。造谣,哼,我可是造谣的祖宗啊!“就是加隆说我们的总裁对我有非分之想。”“哦~~”我轻咳了一声,“小事一桩,小事一桩。这点小忙我还是可以办好的。”“那就拜托你了,风秘书!”米诺斯站起身道。“拜托?”“嗯,就是调查加隆和拉达曼迪斯关系的事。”
“好说,好说。”我诚恐诚惶的送走了这三人。

刚要回到办公桌前坐定。路尼就冲了进来。“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他啪的两手撑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怒气冲冲的道。“怎怎么回事啊?”我感到眼皮狂跳,今天的事情怎么一波接着一波。“就是公司里要我培养的那些新人。一个个都很菜,你们这不是在难为我吗!”我汗:“我知道真是难为你了。”“你知不知道他们唱歌会走调,还总是走半调,叫人听起来就是觉得不对劲,还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劲。特别是那个叫星矢的家伙,只要他一唱,准跑调,他跑还就算了,居然让其他的人也跟着跑。我不信真有这么邪门,和他唱了一会,居然连我也跟着跑调,明明知道在跑调,可我还真就是改不过来。”

“他……是资质最差的。那其他人有什么问题吗?”“有!怎么没有!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毛病。有一个泪腺发达,风吹几下他就想掉眼泪。有一个是潜意识暴露狂,跳两下舞,他就非得把上衣脱个精光,好像不脱他就什么事都干不成似的,气死我了。还有一个拽得不得了,不过他是里面最强的,多少还有可以培养的潜力……”“我知道,我知道了,路尼先生,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我一定会想出个两全的法子。现在还是请路尼先生加紧训练他们吧。”“唉~~”路尼报完怨后叹气的走了。

(圣斗士同人)混乱百分百16

练舞房里鞭声朗朗,路尼一个劲的在咆啸:“瞬!动作太柔了,有点力度,记住你是在跳街舞,而不要跳成民族舞!”“那个星矢,你又跳错了,要我说你几遍!”“紫龙,把衣服穿上,不是开了空调了么,那么喜欢秀肌肉,去选健美先生啊,来学人家当什么明星!”“……”身为舞蹈歌唱教练的巴比隆和前来查看训练成果的我都一脸无奈,一同忍受着路尼的吼声。

八小时的炼狱式训练后,路尼的一声“好了,训练结束”,让小强们立即摊到在地。“累死了,原来当个明星也不容易。”“可是当明星好处也多啊。你看自从我们被指定为明星培养对象后,幽冥集团又送别墅,又送轿车的。想当年我们还只是个饿一顿饱一顿的三流小记者呢。”“……”

正当他们四人抱怨得正起劲,我便过去道:“啊,辛苦各位了。我今天来是要宣布各位的形象定位。经过半个月的训练,我们通过观察和讨论决定了各位的大众形象定位。瞬,将走柔美少年路线,大众形象定位在纯洁、善亮的小男孩形象。紫龙,则走功夫小子路线,大众形象定位在血气方刚,重情重义的少年英雄形象。一辉,走成熟男孩路线,大众形象定位在沉着稳重、情感内敛的酷哥形象……”

星矢等了很久还没提起自己,有点急,问道:“那我呢?”“你?”路尼白了他一眼道:“根据我的提意,你走的是无厘头路线,大众形象定位在不学无术,死缠烂打的痞子形象。”“什么?为什么他们的形象那么好,而我的那么差?不公平!”他又对着我嚷道:“风老板,你不是说过要帮我追到纱织小姐,才要我去当明星
好吸引她的注意吗?现在弄得我像个小丑似的,脸都丢光了,怎么可能追得到啊。”“错!”啪的一声,路尼的鞭子毫不犹豫的随着他冷冷的话挥了过来。

“你懂什么,以后就是流行你这种类型。当今大众看腻了那些俊男美女,像你这种类型会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你一出道,就会引来众人的目光,并且带来一场新的流行风潮。因为你不是那么优秀,这让你显得平易近人,容易讨社会歌年龄层的人喜爱。因为你死缠烂打,会给人一种锲而不舍的错觉,容易招人同情。瞬,紫龙,一辉他们实际上是为了给你的形象进行衬托。”

“真的吗?”星矢兴奋道。“是啊,路尼先生说得一点没错。在今后的半个月训练中,我们的重点将转移到塑造定位形象的工作上。请大家一定要再接再厉,在半个月后的新人选拔赛中脱颖而出,今后的景绣前程是大家的。”路尼接过我的话道:“从今天起,我们将就新人选拔赛的一般选拔项目,对你们做专项训练……”

卡妙的公寓里,冰河正像想推开门进屋,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现示,便退到了门的一边接听,“喂?”“是冰河吗?我风见月。”“风老板啊,我是我是。”“最近你那边的情况怎样?”“我很好啊。”“我不是问你好不好,我是问你你那边出了什么可八卦的事了吗?”“好像没有。卡妙老师和米罗吵架到现在还没合好。而且他最近怪怪的,也迷上了上网。”“恩,确实很奇怪,你在训练之余,要多多留意黄金集团的人的情况。千万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除了是明日之星,还是幽冥财团的特种狗仔队。”“我明白,我会调查一切可疑的事情的。”“很好,等半个月后,你将在新人选拔赛遇到你的同伴,到时候你要说服卡妙让你签和他们一样的公司。”“我明白了。”

海蓝财团总部大厦庞大的花园里,加隆坐在游泳池边上的太阳伞下,戴着墨镜,敞着白色衬衫,深蓝色牛仔裤把两条修长的腿包裹得性感诱人。他正在悠闲的喝着杯冰啤酒,突然头上被人重重打了一下。

“小苏,怎么了?你打得人家好痛哦~~T-T。”“你哥刚才打电话来找你。我说你啊,还是给我乖乖回去做明星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你没看见我不是正在工作吗?”“哦~我怎么没看见呢。”苏兰特诡异的一笑,拿起手中的笛子,摆出一副要吹的样子。“别,别吹,人家可是当红曲词家,现在正在酝酿灵感。”“哦~有你这样酝酿法的吗?你分明是在看美女嘛。”苏兰特望了一眼游泳池对面的咖啡屋笑道。

咖啡屋外是海蓝财团的总裁夫人希蒂,她正晒着午后的阳光边喝咖啡边看书。“嗯,那只是顺便的事。”加隆尴尬的笑道。“真的是顺便?据我所知,我们的加隆天王可是个男女通吃的主。你分明就是看到漂亮的就想追,还敢跟我狡辩!”苏兰特说着说着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加隆笑嘻嘻的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你在吃醋吗?喜欢我就直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给我少来。”苏兰特没好气的说:“再说我就要吹笛子了。”“好好,不说就不说,我怕了你了。其实我是在收集情报。”“收集情报?”“是啊,我在收集波塞顿对你情有独钟的证据。你忘了吗?我们之前……”

“等等,你快看!”苏兰特突然把加隆拉到隐避处,“你看!”他指着游泳池那边的希蒂道。“那不捷克福洛度吗?他们在……”加隆顺着苏兰特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捷克福洛度已经来到希蒂身边,两人交谈甚欢,表情暧昧,再看去时,只见两人居然在拥吻。“他们……”加隆有些吃惊,回过头来不可置信的望着苏兰特。“他们曾经是情侣,后来因为政治婚姻才嫁给波塞顿的。”从小和波塞顿的苏兰特解释道。“那波塞顿知不知道?”“知道她以前有情人,不知道她会搞婚外恋。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哎,女人还真是容易背叛的动物啊。”加隆感叹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苏兰特嘲讽的看着他道。

“耶?隆隆?小苏你们怎么都在啊?在干什么?”波塞顿的声音突然传来,把加隆和苏兰特吓了一跳。“哈哈哈,我们没在干什么。”两人很默契的一人拉住他的两胳胳膊。加隆为了挡住他的视线,还特意把他拉转过身来。“恩,我们好久都没在一起了,不如趁着有空,我们去喝茶吧。”苏兰特尴尬的笑容让波塞顿很是纳闷。“小苏,你今天怎么了?和加隆一起疯疯癫癫的。”“啊,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啊,是不是呀,加隆?”苏兰特向加隆使了个眼色,两人合力把波塞顿拉走了。

卡妙的书房,咚咚,“进。”冰河推开门,“老师,您的咖啡。”“谢谢。”卡妙坐在电脑前飞快的打着字,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句话。“老师,你在干什么?”冰河好奇的想走近电脑看个究竟,他还从来没看见过卡妙出了冷漠以外的表情,而此刻的卡妙却丝毫没有察觉自己一脸的兴奋,已经不在是平时的自己了。

“啊,没什么,只是在陪一个人玩一种无聊的游戏。”他迅速的关掉网页,让冰河什么也没看到。“陪一个人?米罗?”冰河很自然的想到了米罗。“哼。”卡妙的回答很含糊,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说起米罗,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情要找他,我不方便。你可不可以帮我去找他一趟?”卡妙竭力克制着自己的笑意,而脸上的微笑还是泄露了他内心的密秘。有问题!很有问题!冰河想着,答应了卡妙,便开车去找米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