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百分百17

“可恶!可恶!”还没进大门,就可以听到米罗的咆哮。穆抱歉的对冰河笑笑,“看来你还是先陪我坐一会吧,你要是现在去见米罗,受的那个罪无异于五雷轰顶。”“好吧。”冰河想起那天他被米罗追着打的情形,不禁冒了冷汗,便和穆坐在客厅里喝咖啡。

“卡妙最近怎样了。”穆把煮好的咖啡递给了冰河,笑着问道。“我老师很好,最近一直在忙着为我的星路奔忙。”“他还在生米罗的气吗?”穆端来自己的咖啡,与冰河面对面坐下。“可能吧。我今天来就是老师要我来见米罗的。”“哦?有什么事吗?”“也没什么事,他不过是叫我来说一声他不会和米罗去他们事先约好的欧洲旅行,还叫他不要自作多情,跑去准备了。”“就这些事吗?”穆笑道,“怎么感觉是两个人在闹别忸啊。”“是啊,老师是个别忸的人,有很多事,他看在眼里什么也不会说。像我练习出了什么错,他也不会说,总是要让我自己来发觉。哎~~”

“所谓名师出高徒,也许你自己都没发觉,现在的你比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已经变化很多了,言谈举止之间已经流露出明星的风采了。”“真的?!”穆笑着点点头,“好好跟着卡妙学,你一定有好前途的。米罗当年要是没有卡妙,他也不可能在娱乐界有今天的地位。现在卡妙离开了他,撒加头痛得要死,托我暂时当米罗的经济人。还好米罗的名声还在,我这个初学的经济人帮他接好的片子,找好的创作人员帮他制做好的专集什么的,也不算是难事。只是米罗他自己不争气,卡妙一走,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自顾自的沉迷在自己的兴趣世界了。”

“对了,米罗刚才在上面吼什么?”“估计又是什么文让他抓狂了。”穆无奈的望了一眼楼上米罗的书房。“文?”“就是网络上贴的文啊。我不知道他都在看什么文,只知道他很喜欢一个叫最恨蝎子的网络作者,成天念着他,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正说着,米罗的书房门开了,米罗走下了楼。只见他头发蓬乱,胡子拉扎,很是颓废。

“喂,穆,我饿了。”他无精打采的瞟了一眼客厅上坐着的两个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终于肯从你的书房出来了?”穆望着满眼血丝的米罗道。“我饿了。”米罗摊坐在沙发上,开一听啤酒道。“饿了就自己打电话叫外卖啊,我不是你的卡妙。”穆继续悠闲的喝着自己的咖啡。“唉~~”米罗的伤心处被他这么一提,连喝啤酒的劲头都没有了,把啤酒一放,又上楼,啪的一声,把自己锁进了书房。

“你是不是说得有点过分了?”冰河小声的对穆说道。“他明明没有卡妙就要活不下去的样子,而卡妙偏偏是个别忸的人,还要和卡妙闹别忸,不刺激一下他,难道要让他们呕一辈子的气。他们两个老大不小了,吵个架还像个孩子一样,连大家都跟着受罪。”穆的话似乎是冲着米罗说的,他故意抬高了嗓门,望着楼上的书房门道。

果然,话刚落,米罗就冲了出来,扶着楼梯栏杆,站在楼上喊:“谁说我没有卡妙就活不了了?你不是被撒加叫来照顾我的吗?不喜欢照顾我就闪人!”“谁说我是来照顾你的?我只是你的经济人而已。会那么照顾你的只有你的情人卡妙。”“对呀,对呀。他明明是我的情人,我也只不过向大众公布了事实,他犯得着那么生气吗?生气也就算了,还要离开人家。”穆不再与米罗针锋向对,只是无奈的笑笑:“好了,好了。不管怎么说,你也要振作起来啊,不然我们几个朋友很担心你的啊。”

“去告诉撒加老大,说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你只是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吗?我看你那个样子,好像要退出娱乐界。”“那样又有什么问题吗?反正黄金集团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大牌明星撑着。”“好吧,我去和撒加说,让你先调节一阵再说吧。我还会常来看你的,你要照顾好自己。”说着穆起身,拉着冰河往外走。

“等等,我还没有传话给米罗啊。”“走吧,你一个人留下来,想找打吗?要不是我和他是多年的老友,刚才他那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早就对我出拳了。”“可是我回去怎么向老师交待?”“你还不明白吗?卡妙叫你来根本不是想要你传什么话,他不过是想要你来帮他看看米罗的状况。”“哦。”

冰河对穆的话半信半疑,他疑狐的回了家。“米罗他怎么样了?”卡妙早就守在门口等着他回来,还没进门,他就急着问。冰河便把在米罗那的所见所闻都向卡妙交代了一遍。“我就料到他会是那副德性。哼哼……”卡妙听完后,似乎很爽的口里念着什么,回自己的书房去了。“老师,那个最恨蝎子是谁?你认识么?”“不认识,不认识,这年头就数蝎子最惹人恨了。”卡妙对冰河的问话根本心不在焉,哼着小调,进屋去了。莫名其妙!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冰河望着他的背影想着。

莫名其妙!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当冰河在风见月的办公室里望见那个正在抓狂的笑着的女人时,心里不由想起了这句话。“恩?最恨蝎子?”他看到办公桌上放着的最新网络小说的作家署名,惊讶的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作者?”我停止了狂笑,问道。“听说过。我常常听米罗提起。还听卡妙老师常常提起什么最爱瓶子之类的。”“喔?你最近除了在做明星培训外,还做了些什么?”“没什么。就是卡妙老师常常叫我去米罗家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其实他只是叫我去看看米罗,又不好意思直说,就找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他一般是什么时候叫你去看米罗?”“一个星期一次,一般在星期四晚上。不知道是见什么鬼了,每次去,米罗都好像是刚刚被人激怒过似的。”“哈哈哈那是当然的了,每次最恨蝎子发文都是在星期四傍晚,你总是那天晚上找他,不是想找打么?”“怎么又是关于那个最恨蝎子的事?”“那不关你的事,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两天后新人选拔大赛的事,我再和你强调一遍,你一定要说服卡妙,让你和你的同伴组成一个团体。这个团体的名称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小行星地带。你和瞬是主唱,紫龙和一辉伴唱,至于那个唱歌爱走调的星矢就负责rap……”

等冰河走后,我给米罗拨了通电话。“喂?”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个无精打采的声音。“恭喜啊,最爱瓶子的最新力作一经上市,就在畅销书籍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要是人家知道这竟是天王巨星米罗你写的书,一定会更加火热。”“不要,风老板你不要把最爱瓶子的真实身份公布于众。”“好的好的,我不会。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怎么有精神啊。”“是啊……”

“是不是在等最恨蝎子的文啊。”“是啊。我看他的文看得很上瘾,好想看到他的下文,要等到星期四,太漫长了。”“你想早点看下文?我知道怎么做就可以早日看到下文,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做。”“为什么?你快说,怎么做可以早点看到下文?”“你好像很久都没有到卡妙家去了。”“我去他家做什么?你不要叉开话题,快教我怎么找下文看!”“别急,听我说完。你趁卡妙不在家,到他的书房翻翻,你会发现好东西的。”“你的意思是他有还没有公开下文?”“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应该会有。最恨蝎子和卡妙有很大的关系哦!”“真的?我信你一回,我去看看。”“相信我啦,我的情报可是一流的准哦。你要是真的发现什么,别忘了通知我一声哦。就拜拜了。”

混乱百分百18

米罗在电脑面前发了至少一个小时的呆,这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卡妙的电脑上放着最恨蝎子的所有文章,有已经公开的,有没公开的,在电脑桌上还摆着一叠最恨蝎子出版的文集。“原来是他!原来是他!……”“是我又怎样?”卡妙的话语突然从背后传来,打断了米罗的自言自语。

“你什么时候来的?”米罗吓了一跳,转过身,望向靠在门口斜着眼看自己的卡妙。“这句话倒是我要问你的。”“你竟然是最恨蝎子!你……”米罗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只好打算一走了之。“你不就是最爱瓶子吗?为什么我就不能是最恨蝎子呢?”卡妙赶在他还没来得及冲出门时,冷冷的一句话,又把米罗给定住了。“原来你知道!”米罗诧异的看着卡妙。“正是托你的福,我才发现原来我在文学方面竟然那么有天赋。”“原来你是故意的!”“是。平时都是你来气我,偶尔要换换角色嘛。”“那你真的不打算在回到我身边?”“这个嘛……总之我以后只会是冰冰的经济人。”“好!你狠!”米罗恨恨的冲了出去。

两天后,新人选拔赛现场,冰河和卡妙在一片闪光灯下走下了车。由于米罗的自暴禁忌之恋事件令卡妙、冰河倍受众人注目,他们一出现就受到记者们的围堵。

“卡妙先生,有传言说您已经辞掉了米罗专属经济人一职,现在着力于捧红冰冰,这些是否属实?”卡妙面无表情的拉着冰河往前走,心想:我都带着他来参加新人选拔赛了,事实不是明摆着吗?

“卡妙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要辞去米罗专属经济人一职?是因为您对米罗的所作所为不满吗?还是说另有什么隐情?”卡妙瞟了一眼人堆里问这个问题的记者,心想:何止是不满!隐情?哼哼,多得很,不是一句两句能和你们说得清楚的。

“卡妙先生,黄金造星工厂最近对外宣布,米罗由于上次冰雹意外,身受重伤,需要休养一年。而在米罗重伤住院到密秘出院期间,你从未去看过他。是不是你们的关系已经僵化了?”卡妙听到这个问题时笑了笑,心想:什么叫冰雹意外?那不是我的曙光女神之宽恕吗?他才不需要什么休养呢,你们不知道他现在身体好得要死。真是祸害一千年,他怎么可能一下就玩完了。

……

记者们不断的提问,引得卡妙心绪万千,可他表面上仍是一贯的冰冷。正当他们在为怎么摆脱那群烦人的记者发愁时,另一群人的到来,终于把记者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等众人散开了一点,卡妙才勉强看清帮他分担痛苦的另一个焦点原来是和自己齐名的神奇造星经济人路尼。他同时也看清了他今天带来的四位新人。

好不容易进了后台休息室,卡妙正想再嘱咐冰河一些注意事项,门却响了。“什么事?”卡妙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个清秀的绿发男孩子,他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冰河在吗?”“冰河?这里没有这个人啊。”卡妙警觉的道,怀疑他是个狗仔队。“冰河,是我啊!你不记得我了吗?”那个男孩子向屋里张望了一下,朝冰河笑道。

“你认识他?”卡妙打开了门,让那个男孩子进屋。“当然了,我和他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我叫瞬。自从他那时去夏威夷旅游后就突然断了消息,后来我们几个兄弟看电视才知道冰河他交了你们这些名人朋友,过着很好的生活。现在见面也不理我们,唉~~难道你真的把我给忘了吗?你还答应我要照顾我一辈子的。”瞬说着说着眼睛已经泪汪汪的了。

“不是的,不是的。冰河他是因为一场车祸得了失意症,才会忘了你们。你好好和他谈谈,或许可以帮助他回复记忆。”卡妙皱着眉道,眼前这个小男孩很能惹人怜爱,什么照顾一辈子,这些话不禁让他想起自己和米罗的小时候。

“冰河,是我啊,我是你的阿瞬啊。”瞬怯生生走近冰河。“瞬?”冰河一脸迷茫的样子。“冰河,我是你的阿瞬啊!”瞬一把搂住冰河,悄悄在他耳边说:“风老板要你和我们演场戏,别忘了他们还不知道你已经记忆恢复了,我们就要帮装作你才刚刚恢复记忆啊。”“哦。”冰河才明白过来。他也很配合的装作努力恢忆什么的样子,半天才说:“啊!我想起来了!你是瞬,你是我的阿瞬!”他抱紧了瞬,装作很兴奋的样子。

卡妙在一旁也开心的微笑起来,丝毫没有察觉他们在作戏。这时,门响了两声,就被推开了,风见月从门外伸进一个头来,笑眯眯的道:“请各位参赛的新人出来集合。”“风老板?”对于风见月的出现,卡妙有点惊讶。“好啊,卡妙先生。我今天来是当评委的,请多多指教哦。”

说话间,冰河和瞬走了出来。一辉,星矢,紫龙已经在等着他们了。“不错嘛!假戏真做,还趁机亲热了一回呢。”一辉有点不乐道。“不是的,不是的。”瞬急着解释,一辉转身走人不想去听。“你傻(日语:哥哥),你傻,你傻……”瞬追了过去。紫龙和星矢上前去拍了拍冰河:“不错嘛,我们都在风老板的监视器屏幕上看到了全部表演过程,风老板和路尼还夸你们很有演戏天分,呆会的表演考核你们就不用愁了。”

新人选拔赛不久便开始了。由于风见月事先买通了举办方,让举办方故意拒绝水平高的新人参赛,故而让冰河,瞬,紫龙,一辉,星矢等人显得特别出众,但是他们在有些项目方面却很菜,为了不让他们在大众媒体面前丢脸,风见月和路尼想尽了各种花招。

比赛的第一项目是演唱,这一项对唱歌跑调大王星矢来说是个致命伤,由于是清唱考核,又不能假唱,这是最让人伤脑筋的一点,于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只有在星矢一顿没有调的歌曲唱完之后,让各位评委评论道:“恩,这个人是个不可多得的音乐天才,他能对歌曲的曲调变换自如,他的一首歌曲能让人听得云里雾里,很能感然和打动人。”

第二项是表演,这一项对一辉来说是个致命伤,因为那小子只会一个很拽的表情,说得好听是酷,说不好听是张死人脸。作弊的办法只好是在抽签上做手脚,让他涂红了脸扮关公。当一辉挥舞着个大刀,在台上摆着Pose之时,台下被他滑稽的形象给逗乐了,笑倒一片。可一辉仍能严肃的演完,这使他受到了好评,逃过了一难关。

接下来的舞蹈是紫龙的致命伤,其实他跳的舞是无可挑剔的,只是他喜欢脱衣的怪癖让人不敢恭维。在紫龙上台前,风见月,路尼和巴比隆千交代万交代,没想到他一上台什么都忘个精光,自己也快脱个精光了。结果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大众很快接受了他,台下一片惊艳。评委的评论也一致是性感!!

好不容易一场选拔赛下来,冰河,瞬,紫龙,星矢,一辉终于脱颖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