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王上

光影迷离的街头拐角,一前一后的身影在地上映照出深浅不一的影子,注视前方背影的侧颜在逆光中被炫光包裹,将追逐的热切与专注熏染出一圈圈光晕。这一幕在一瞬间被定格,占满整个手机屏幕。

那个手机慢慢收了回来,深色的玻璃缓缓升起,当车窗完全关合后,暗金色的豪车静默而优雅地滑进夜幕。而远去的两人也正好拐进了转角,消失在了车中人的视野。

“王上~求传啊~”竞日还未将鸡尾酒杯端起,女暴君就媚笑着贴了过来,他顺手把手机塞给了她。“天啊,好赞的照片,这逆光效果,这情动的氛围,连PS都不用了。王上真是神抓拍啊!”

女暴君接过手机,熟练地操作起来,给自己手机上传了照。“要给温皇来一发吗?”她传完照,正要还手机,伸到一半就停住了问。

“奇货可居,好好收着。找个机会让俏如来看见。”竞日若有所思地抿了口酒,对女暴君笑道。

回应他的是一种同样了然的坏笑:“奴家明白怎么做了。”说着她又有些故作沮丧叹道:“唉,没想到竟然是赤俏,有种好端端的凤梨酥买成了鲷鱼烧的失落感,我的文设又要推翻重做了。”

“都是一味甜到腻死人的东西。”竞日转着手里的酒杯,眼中迅速流过一抹不悦,“女暴君,《九龙天书》的定稿还没出来么?小王前来不是带你来看基情的。”

“就快好了。这阵子有些线被罗碧折腾得要重写,奴家赶剧本赶得可是欲死欲仙啊。”
“管好自家男人。”
“王上,你就赐奴家一计,整死那死鬼吧。奴家好烦哪~”女暴君说着说着一个劲往竞日怀里蹭。
“小王没兴趣百日恩,更不要仇更深。”竞日早就习惯女暴君这副德性,不动声色手一掀,把她掀到车座的另一头去,还不忘优雅高贵地理了理被蹭服帖的领口绒毛。

他穿的并不是史精忠第一次见他的那一身,却是同类型的高级订制,肩领处蓬松细长的皮毛,任谁见了都想蹭上一蹭,偏偏那一身雍容贵气又使人不敢轻举妄动,女暴君将这种望之便油然抓狂感称为王者的禁欲范。

编剧与雕偶师并无从属上下级关系,但她与竞日之间还有另一种工作关系,作者和出版投资人。其实编剧这工作说忙也不忙,说闲却也不闲。谁也没过剩的精力又搞剧本又写书。所以女暴君只好把剧本产出过程中的垃圾——被卡的桥段和被废的设定等以同人的方式回收再造,赚点私房钱,顺便自己也天马行空爽一爽。

本来她也只是在网上伪个大神,混个风生水起,顺便调查调查戏迷民意,偶尔出点同人本。谁曾想,她遇到了同好竞日孤鸣。

当初两人也不知道网络对面竟都是圈内老相识,这个只道那个经天纬地诸葛才,随便脑洞点设定,计谋是层出不穷,一环套一环,而且特别狗血,计不虐人死不休。那个只道这个妙笔生花好文采,脑洞齐飞神手速。

于是在相谈甚欢之下,竞日邀请晴时明月去当惊雷编剧被婉拒后,酒杯一放,改投资她出同人本。初次面谈时那个相视诧然的精彩,足够女暴君爆几本言情巨著来。

从那以后,两人各取所需,晴时明月依然是惊雷同人圈第一大神,出本专业神速精美,简直快赶上惊雷公司每个月给戏迷发行的会刊了。而竞日也不用再去踩雷看不喜欢的同人文,想看什么,要求列一列,丢给女暴君写。

《九龙天书》这书大纲和情节设置都是竞日给的,设局精彩,高潮迭起,女暴君写得是痛并快乐着。网上贴出的试读被一个叫神奕子的戏迷连用三个“荒腔走板”来数落,导致她卡瓶颈了。竞日让手下人去查了神奕子的IP,就笑她说被钜子舌骂也是种殊荣,至少默苍离肯对你动嘴。

有钱人嘛,想看个同人文也是看高级定制的。当然,竞日手里养着的同人写手不只女暴君一个,三宫六院怎么能少。只是女暴君这多年的功力,能在竞争激烈的惊雷剧里屹立不倒,要说文笔一流绝对是妥妥的,加上圈内人的身份和共同的趣味爱好,因而成为竞日的第一心腹。女暴君也不随人一般称他王爷,直接就咸湿地称呼王上。

“不要意淫小王。”第一次被喊王上时,竞日就阴鸷地一眯眼警告她,倒是让她写了自己跟姚金池的同人当原创言情拿去投稿出书,恶心得她对自己笔下的角色深恶痛绝,可着劲在惊雷剧里虐姚金池。

最近女暴君总算有机会写一条王跟侍卫心腹的线,正意淫竞日意淫得各种苏爽,连带的同人文都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篇,就等着剧发了,按照惯例估摸个安全时期,先后出本贩售。谁知,同道中人果然是同道中人,更何况是竞日那种下棋高手的心智和敏锐。

惊雷剧里一播,竞日就嗅出了自己被意淫的味道,马上给了相关同人文的限制,其实也就一条,拆配对。好吧,谁叫他是王上,给钱的主。女暴君觉得简直比剧本被否决还要吃瘪挫败。只能把自己爱的网上丢一丢,按竞日喜欢的配对写本,作为报复,剧里那两角色的狗血是一桶一桶地倒。

雕偶师插手剧本,算是一种禁忌,竞日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大家心知肚明,也相安无事。除了配对上会时常如此这般明争暗斗的掐架外,绝大多数时间这俩还是很亲密无间的。最大的共同兴趣是研究默苍离当初怎么追到杏花君,其次的兴趣则是温皇跟赤羽相爱相杀是否能终成眷属。

现在这两大兴趣都有了诡异的变化。前者曾经是一个谜,连温皇都错愕不解的谜。自从女暴君考证出《羽国志异》是默苍离所写后,温皇便号称他看懂了最终的战役,但对真相却三缄其口。一切依旧在雾中。

第二大课题,则在俏如来出现之后,开始出现选边站CP有伤团结的问题。温赤?温俏?还是赤俏?这是个问题。而问题的当事人之二正在走向谁也不能预测的道路上。

赤羽的住处并不算宽敞,比杏花君的家要小很多,一室一厅一卫,典型的单身小窝。跟史精忠的小窝相比,干净整洁是最强烈的第一印象。光亮可鉴的地板,乳白色暗花纹墙纸,别致简约的家具,就连各种萌物手办也精心摆放着,既节省空间又增添美观和趣味。

果然和他雕偶的刀锋一样,很细致利落。还有就是屋里透着隐隐的和风气息。那种气息说不上来,有些莫名,就是不知从何处被感知了。不和谐的东西,一望便知是被猫弄歪的。

一到家,巧巧就从史精忠怀里蹿了下来,一下子就不知道钻哪去了。赤羽也不去理,招呼完史精忠换鞋进屋,把他的东西放在玄关,换好鞋进屋去给他泡茶。一路走去,很自然地把被猫弄乱的地方整回原样。

史精忠一边换着鞋,一边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赤羽修长的手指将屋中的事物拨回原位,不自觉就想到被那些手指拨弄的触感,红潮瞬间上涌,他感觉收敛视线和心神,闷闷地低头换鞋,十分拘束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即使不敢多看,他也是身处在赤羽的屋里,心上人的气息无处不在,让他无法遁逃。太操之过急了!他觉得自己来赤羽家简直是一种严重的错误!他甚至还没适应跟赤羽单独相处,冒然登堂入室实在让他难以把持。

“忆无心重粉好了?”赤羽看着自家沙发上正襟危坐、隐隐有些颤抖的史精忠,轻轻摇了摇头,把沏好的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在他身旁坐下。通常他会选择坐在客人对面的沙发上,但看对方如此拘谨,要是再迎上自己的目光,估计就要汗流浃背了,谁知他这体贴的举动却导致对方更加难以消受。

赤羽的气息一逼近,史精忠几乎立即弹跳了起来,“那个……前辈,呃,”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忆无心的粉……”通常跟圈子里的人聊天是三句不离偶,这会儿他却找不到好的措辞了,无论是提议要看赤羽正在雕的偶,还是讨论偶粉配方,这都让他有上门偷师的嫌疑,这事比他心底的秘密更让人敏感。

“嗯?难道默苍离没有给你鬼锋配方?”赤羽果然误会了史精忠的语无伦次,若有所思地望着他。

“啊,不是。我其实是想谢谢赤羽前辈……一步禅空那事……”终于,史精忠抓住了一根被他遗忘的救命稻草,明明之前还在纠结这事,看到赤羽那一刻,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了。看着赤羽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他也渐渐平稳下来,顺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距离,现在他需要的只是距离。相对而视依旧能让他心猿意马,但好歹能够呼吸顺畅些。

“别紧张,这对我是小事一桩。惊雷总不能满屏都是我的偶,我就算雕不腻,戏迷也看相似的脸也看腻了。”赤羽把茶杯轻轻推到茶几另一边,推到史精忠坐的那一边,“日本带回来的煎茶,很有名,尝尝看。”

史精忠连忙去捧茶杯喝了起来。“好喝吗?”他点点头,突然察觉喝茶能遮掩住自己的表情,于是故作自然地端着茶杯,缓缓地一口接一口地喝。那模样有些像猫喝水,用舌头舔着吃,喝得很慢,也很萌,引得赤羽定定地看,嘴角的笑扬起迷人的弧度。

赤羽的目光带着点宠爱意味,本该温暖怡人,史精忠却觉得是咄咄逼人的炙热,他的灵魂正在被灼烤着,既不想逃想就这么着被烧出爱恋的气息,又难以忍受渡秒如年,他就是想不露窘态才这样默默地小口喝茶的。

为什么要这样盯着他看!这会让他自作多情的!正当史精忠快要受不了那种引人告白的诱惑时,温皇曾经说过的话浮现在了心头。

“赤羽喜欢萌物,就是日系常见的那种,会看些萌系动漫,下次送点呆萌的手办给他,他应该会高兴得你上梁揭瓦都没问题。”

萌物?史精忠想起赤羽也说过他呆呆的萌萌的。突然各种纷飞的情绪全都被冻结了,一种莫名的滋味涌上心头。是啊,他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不是那种喜欢。

史精忠缓缓放下茶杯,赤羽饶有兴趣的注视没有了茶杯与手指的遮挡,完完全全展现在他眼前。他不知道自己有多爱慕他,而他现在只是看着自己,像看喜欢的小动物一般地看着自己。史精忠对着他笑了笑,心想自己笑中的苦涩他一定不知道。

“前辈,我们交换质子吧。”失落之后,史精忠找回了自己,他其实很聪明,也懂得如何主动,他觉得自己能让赤羽一步步沦陷。

“好啊。雨音霜吗?”赤羽并不惊讶史精忠的提议。其实他不说,自己请他到家里来也主要是为了提这事。

神锋和珠锋明争暗斗多年,一直处在微妙的平衡上,风格本属于珠锋的俏如来却阴差阳错拜在了鬼锋门下,近来又因温皇的宣传搞得路人皆知,这一新秀跟神锋走得很近,要是俏如来再不跟珠锋这边有所表示,珠锋的面子可算是被削两次了。其实让出短期主线大咖的雕头机会并非如他所言小事一桩,他自身是不会因此受影响,但他身后还有其他珠锋子弟,他不雕也该让给同门雕。

“呃,我想要黑白郎君。”史精忠又低头嗫嚅着补了一句:“我是恨心党。”

“好。黑白郎君和雨音霜一起送你。”赤羽了然笑道:“俏如来,两尊质子得换一尊特别的。呃,给我雕一尊四锋萌主吧。”俏如来初出道,不知道他究竟对四锋之间有多深的认知,赤羽怕他不懂厉害,给珠锋的面子不够,不由得出言提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